創作內容

18 GP

◇純粹(希瓦娜)(中)

作者:Cecil│2013-12-30 00:16:37│巴幣:84│人氣:1585




  「殿下在那裡!」
  「等等,先別靠近!──是龍!拔劍!所有人拔劍!」
  「殿下!殿下為什麼不攻擊牠!如果是這種東西,殿下應該……!」
  「你們看清楚點,那頭龍是──







  她猛然一片頭昏眼花,有種忽然消了氣的感覺。視野一片天旋地轉後,她俯臥在地上,聽見周圍喧嘩的聲音。
  有人來了,隨後有更多人跟著來到她附近,有人似乎發現了赤裸著、渾身兀自燃燒點點星火的她,便替她蓋上披風。之後,更多聲音和話語傳入她腦中,她抓握手指,試圖撐起身子,觀看周圍的情況。努力了半天,她終於半跪著撐起身體,看見嘉文倒在她身旁,嘴角不斷有鮮血淌流,他的槍掉在一旁,意外乾淨,僅有一些灰塵。

  「嘉文!你怎麼會這樣!誰襲擊──
  她驚慌地大叫出聲,卻立刻從他護衛的眼中看到了事實。

  他們全都用一種驚愕的眼神看著身上留著衣服碎片、鱗片還沒完全退去、聲音也因為剛脫去龍形而沙啞不堪的她。她順著他們的視線,看向自己,發現她的手和斷裂的指甲都沾滿鮮血,濃烈的血味竄入鼻腔。仔細一看,倒在地上的他,腹部不斷湧出鮮血,皮膚也佈滿抓痕,仔細一看,甚至能看到斷裂的肋骨幾乎戳出皮膚。

  剛才的記憶有如從喉頭猛然逆衝到鼻腔的血氣,忽然竄回她腦海。
  她被激怒,不知怎地變成了龍,認不得他,只感到強烈的飢餓和痛楚──

  然後傷了他。

  聽見她的聲音,他張開眼睛,極為勉強地牽起嘴角。
  「抱歉,希瓦、娜,只能……這樣做……原諒、我會、沒事……」

  他說完,便緩緩閉上眼睛,似是昏了過去。
  她怔怔地看著他,不知所措到連哭都忘了。

  護衛們七手八腳將嘉文抬回紮營處,只留下羅森克站在原地確保她的安全。他沒有多看她一眼,只是問她會不會冷。她看見羅森克的披風已經不在了,下意識拉了拉裹住身子的寬大布料。
  「謝謝你。」
  「不用謝,希瓦娜小姐。待會我們也回去吧,妳如果著涼了會很麻煩的。」
  「羅森克先生……」她還想說什麼,卻被抬手打斷了。
  「抱歉,不過請妳不用加上敬稱,希瓦娜小姐。我們基本上是平等的,殿下也不會喜歡聽到妳這樣稱呼在下。」他直了直背脊,仰頭看著灰色的天空。
  「那你又為什麼要叫我『小姐』?」
  「直呼妳的名字是殿下的權利,這點,在下與其他人都明白。所以,也請希瓦娜小姐萬萬不要為難我們。走吧。」
  「……好。」

  回紮營處路上,羅森克什麼都沒說。只是把背打得直直的,凜然而沉默地走著。她抖著雙腿,努力跟上他的步伐。

  「羅森克先……羅森克,」她開口叫他,儘管他沒有回頭應答,她卻打定主意要繼續說下去。「剛剛你們來的時候,看到了什麼?」

  「要不是希瓦娜小姐妳及時變回人,我們就算全部賠上性命,也要把妳給殺掉,救回殿下。」羅森克淡淡地說:「這樣說,妳能明白嗎?」
  說完,他便走得更快,似是不願再多說什麼。

  她不再多問,靜靜地跟著他回到營地。回營地時,她看見許多人都神色匆匆地抱著藥物跟醫療用品衝進最大的營帳裡,羅森克陪著她回到她原本休息的營帳,確認她沒有問題後,一語不發地離開了。

  那晚,她聽見聲音,探頭出去一看,發現有人放了幾隻雪兔在外面的地上。儘管沒有「請用餐吧」的紙條,她也知道這就是給她的東西。她縮著身子,在營帳裡哽咽著把兔子吃了,頭一次覺得血的味道讓她頭昏目眩。
  接下來兩天,她不是在營帳裡睡覺,就是去森林裡打獵。她去過最大的營帳外面探看,但守衛都不肯讓她進去,而他們的眼神中已不再有驚愕和訝異,而是一種排拒的冷漠。

  請至少等到殿下醒過來。他們總是這樣說。

  第三天,嘉文終於醒了。那時,她在灼熱可怕的夢裡昏昏沉沉,緊緊抱著自己,直到聽見遠方傳來模糊的歡呼聲,她才緩緩甦醒。不久,有人站在營帳外,輕聲請她穿好衣服,儘快和他過去,嘉文在找她。

  她穿好衣服離開營帳,環著肩,快步走向嘉文在的那個營帳。那裡很大,看得出是給地位比較高的嘉文住的,但外觀並不華麗,只在門口處繡有一個金色紋樣。領她過去的人站在門口,請她自己進去找他,她推開帳幕,走了進去。

  為了讓他倆單獨會面,營帳裡的人似乎都退了出去,嘉文躺在榻上,看見她,慢慢地露出一個微笑。他的身體被包紮得很好,受傷最重的腹部被裹上好幾層繃帶,看得出來,腹部的傷勢使他呼吸並不順暢。至於他的臉,則剩下幾道還沒完全癒合的傷口,和他故作輕鬆的笑容相較,更顯猙獰。

  她靠近他,楞楞地俯視他被包紮好的每一個傷處。詫異著即使是看上去相當強壯的他,在一個戰鬥技巧生疏的龍底下,依然會受到如此嚴重的傷害。
  這就是龍和人的差距所帶來的影響,而他們即將面對的,是好幾十倍的差距、和好幾十倍的影響。

  「你……還好嗎?」她知道他身上的傷都是她變成龍形時弄的,罪惡感不禁湧上。「對不起,我……我傷了你。」

  他緩緩搖頭,露出寬容的神情,一頓一頓地說:「是我的錯,希瓦娜。我故意激怒妳,想讓妳、儘快學會轉換龍形、和人形、的方法。妳會變成龍,是因為我的、關係。」

  「你……?」

  「妳會變形,有一種原因應該是、憤怒。這是我觀察到的。我想了很久,決定在、妳不管怎麼樣、都無法變形成功、時,才要用這個方法。我很抱歉,那些話是我故意說的,希望妳、不要放在、心上。」
  他伸出手,輕輕握住她冰涼的手,瞇起眼睛。
  「對不起,如果、傷了妳,我很抱歉。如果、我是妳的、父親,我唯一希望的事情、就是妳能、活下來。」

  她愕然地看他,所以他之前說的那些話,都只是為了幫她嗎?她忽然感到有一種強烈的安心感像暖流似的竄過心頭,讓她一時間說不出話。這個男人因為她受到了這種傷害,他卻依然向她道歉,希望她原諒他。

  「──不過,就算妳、逃到天涯海角,那些龍也不會、放棄。」他又說:「就趁著他們、還來不及反應時、回頭反擊吧。這點傷、沒什麼,很快就會好、了。我好了之後,希瓦娜,就去向妳的親族、復仇。不對,就算妳不想復仇,有違我等大義的、邪惡、也不該存在。就算是為了、幫忙我,陪我去吧,希瓦娜。」

  她激動地搖起頭來,放開他的手。「不行,現在還不能去。」
  聽到這句話,他用疑問的眼神看著她。

  她又說:「我這種沒有戰鬥過的龍就能把你傷成這樣,如果是我那些親族,肯定會把你生吞活剝的。拜託,我們不能去,不能自己去送死!」想起數日前,嘉文可怕的傷勢和他自若的笑容,她不禁瑟瑟打抖。

  嘉文眨了一下眼睛,笑聲有些沙啞。「其實,我會受這種傷,不是因為、妳太強、我太弱,而是因為,我不能、傷害妳。」

  「什麼?」

  「──殿下,您該休息了,待會是換藥的時間,請希瓦娜小姐迴避。」
  
  羅森克的聲音傳來,他的聲音冷徹一如往昔,站在營帳外的身影也沒有一點歪斜。她轉頭看向羅森克的方向,又看看嘉文。嘉文很疲倦似地閉上眼睛,說:「那就、下次、再提吧。我會去找、妳,在帳篷裡、等我就好。」

  羅森克沒有多給她任何時間,就推開帳幕,恭謹卻冷漠地將她迎了出去。他跟著希瓦娜回她的帳篷時,背影不像她今早所見的那麼挺直,右拳也緊握著。

  「羅森克,嘉文他為什麼說──」
  「希瓦娜小姐,可以的話希望妳稱他為殿下。畢竟是他收留了妳,而要是妳真隨我等同行,也該算是殿下的部屬。」
  「好,殿下他為什麼說,說……」她不知道該不該重複剛才聽到的話。「說他『不能傷害我』?」

  羅森克打住腳步,他轉過身,端正的五官因著厭煩跟惱火的情緒而凝結,傳遞出一種冷冷的憤怒。見此,她不自覺腳底發寒。她知道羅森克並不喜歡她,也力勸嘉文不要收留她,但嘉文沒有聽從他的建言。或許也就是由於如此,他才因為嘉文的種種行為而更加討厭她。

  「如果希瓦娜小姐妳當時有注意,殿下的槍是乾淨的。」他說,神色中淨是惱怒。「殿下他自言他誘使妳變成龍,但他不能傷害妳,所以他只用槍檔下幾次攻擊,而沒有使出他自豪的招數來反制。但之後,據說妳將殿下抓起來往樹上拋,還攻擊倒地的他……」
  羅森克似乎是回憶起當時發現他倆時,嘉文的慘狀,聲音氣到有些抖顫。
  「在下真的不能明白為什麼……該死!殿下害怕傷到妳,連一次攻擊都沒有,妳卻只是斷了幾根指甲,他自己反而受了那麼重的傷!──我真的不能明白!

  語畢,他罵了一句,用手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前額。

  「……算了,都過去了。希瓦娜小姐,請不要讓殿下知道妳知道這些。他不會希望妳擔心他的。」

  他說完便轉身離去,留她呆立原地,紊亂的思緒在心裡纏成一團。剛才羅森克說的那些話,彷彿在她腦中點起火焰,而她滾燙的熱淚如煮沸的水溢出眼眶,沿著臉頰滑落在地,似乎能夠融化些許積雪。

  當晚,她在營帳中,裹著好幾層充作被褥的披風與斗篷,徹夜無眠。
  想到嘉文渾身染血,才說了一句話就昏過去的那個早晨、那把沒有沾上她一滴血的長槍、今天看見他時,他故作輕鬆的笑容、羅森克失去自制對她吐露的秘密,她就睡不著。
  
  從以前到現在,到底有誰會這樣全心全意對待她?
  為什麼要這樣對待她?

  「希瓦娜,妳的力量,對於我將行走其中的世界,當然也是必要的。」
  她幾乎可以想像出,他轉過頭來,朝她伸出手的模樣。

  反正她已經沒有地方可以去了,那跟著這個男人,也沒有什麼壞處。至少跟著他,她可以勇敢地審視自己的血統,而不帶一點羞愧,那是那個男人需要的東西,所以她應該為此感到光榮。

  只要相信這件事情,純粹地相信著這一點就好了。
  她也幾乎可以聽見,嘉文正一次又一次地對自己這樣說著。







  嘉文的傷勢痊癒得意外快速,過了幾天,他確實如先前所言去找她,跟她說他們時間不多了。她沒有再阻止他帶著自己去報仇,而是欣然接受。
  之後,她烈火般燃燒的決心使她超越了日前阻擋她化為龍形的心理障礙。她終於掌握了成龍的訣竅,且能夠保全自己的意識不受龍形影響;此外,即便因為被她攻擊而身受重傷過,嘉文也依然毫無掛懷地和她一起訓練。

  嘉文告訴她,其實他並不是沒有應付過龍,只是數量從沒有像這次預期得這麼多,但他也表示數量未必代表著優勢;儘管她對他這種自信仍免不了憂心忡忡。  
  他也用長槍向她展示過名為「滅龍一擊」的招數,長槍瞬間刺出的速度和力道相互加持,幾乎可以刺穿龍類最脆弱的腹部或眼睛。只是,這招需要有其先導,也就是誘使龍露出腹部,或攻擊者上升到足以攻擊龍類眼睛的高度。
  為此,她學著載他飛行,但為了不招惹無謂的注意,她所謂的「飛行」幾乎都離地不過數公尺,頂多只能算是騰空。每次載著他飛起來,他之後都會有點歉疚地說,要她一個女孩子這樣載他實在太麻煩她了;但她總是用力揮手,表示她一點都不在意。

  他們訓練完以後一同回紮營處,包括羅森克在內,嘉文的護衛們沒有再用不好的眼光看她,但也不太搭理她。對此,她反而感到比較輕鬆,只要面對嘉文的話,一切就會簡單許多。只要照著他的話做,完成所有他希望她做到的事,一切都會很簡單。

  一切都是為了他理想中那個更加美好的世界。

  最後他們終於拔營,往適於作戰的曠野移動。她變身成龍,載著他飛上天空,試圖將她殘忍的親族給引出來。不出幾天,好幾頭龍紛紛出現,看見她,確認了她就是讓聖龍蒙羞、流著骯髒血脈的子嗣,便怒吼著朝他們而來,攻勢鋪天蓋地、毫不留情。

  「消滅半龍!不知自己混血的羞恥,還膽敢和低賤的人類聯手!」

  嘉文乘在她背上,舉起槍,向空中大吼:「遂行德邦意志!貫徹我等大義!
  地上的護衛則跟著大喊「保衛王族!保衛我等光輝!
  她沒想跟著說出什麼振奮人心的話,只是發出前所未有的吼聲,足可震撼天地、向整個世界宣示她半龍少女的存在。

  她會贏,要為了他和她自己,打贏這場戰爭!

  攻擊持續了數日,他們一次幾乎要面對三到四頭聖龍的攻擊,所有龍都不把護衛們組成的小隊放在眼中,只是專心一意地朝她和她背上的騎士吐出高熱的火焰;她靠著極高的機動力和瞬間爆發力,在他的指示下撞入龍群,讓他使出「滅龍一擊」,單憑一股不服輸的意志力,把原該將她追獵而死的高傲龍族給打個措手不及。
  偶爾她會飛低,試圖將戰線導往有地面小隊協助的地面,讓羅森克等人可以跳上負傷的龍身上,施予最後一擊。在這個過程中,因吃痛而狂吼著揮出爪子的龍,因為力道不夠,只能傷到她的皮肉,卻會生生將人切成碎塊。她看著兩三名護衛就這樣被砍作分不清彼此、混雜著的屍塊,她沒有心情焦慮痛苦,而嘉文亦是只能夠朝天怒喝,將龍的眼睛刺穿。
  他們沒有多少時間可以修整,即使有幾個小時的空檔,嘉文也只是喝水吃點東西,身上的傷越來越多,卻沒有時間能夠好好休息。他們都靠著強大的意志力撐著,沒有人願意言明,但他們都很清楚,再這樣下去,所有人都會被消滅。

  幸運的是,靠著一人一龍的搭配作戰,以及護衛們在地上的誘引與偷襲,他們最終迎來了勝利。

  這次的行動終結在一個染血的清晨──嘉文大吼著「蒂瑪西亞!」從高處一躍而下,直直刺穿領頭聖龍的腦袋,並且和那頭龍一起往地面墜落,她保持著龍形,很快地飛到他們下方,用身體接住了他。他們一同緩緩落到因融雪而泥濘不堪的地面,精疲力竭的她聽見他俯臥在她的背上,迷茫地呼喊著「蒂瑪西亞……勝利……」,接著,他開始念誦起誰的名字。

  葛文、葛爾溫、羅斯洛、安奎、高斯藍……
  那些人都是他的護衛,沒能逃過聖龍將大地化為焦土的吐息、或是用上全力揮出的利爪、或僅僅是受到自高空落下的屍體的撞擊,就這樣輕易地失去了生命。在這幾天,她不斷地聽見他在休息時,輕聲念著死去護衛的名字,然後自我欺騙似地說:「一切都是為了那個更加美好的世界。」

  活下來的,只有羅森克一個。他指揮護衛們排列陣形作戰,因此離戰場比較遠;此外,他也擔當回頭為傷兵治療的重任。看見只受了輕傷的羅森克出現在視野中,她才緩緩放鬆下來,任由身體轉回赤裸的人形。
  她全身上下都是焦黑的燒傷,手腳的指甲也幾乎全部斷裂上翻,挫傷則意外地少,應該是因為龍鱗給予了適當的保護。而她身旁半陷入昏迷的嘉文,傷勢則要嚴重得多,他腹部的戰甲因為受到強烈的爪擊而咬進肉中,肩甲也破碎不堪,兩頰和手部都是被劃得血肉模糊的傷口。雖然羅森克已經做過了緊急處理,出血卻只有停止一點,即使是在她擔憂地凝視著的此刻,他的傷口也一直淌著血。

  「殿下會沒事吧?」她忍著疼痛拉緊身上的披風,小聲問。神態中全然沒了剛才那種呼嘯於天際的氣魄。
  「我不能保證。」羅森克神色凝重。「他勉強自己作戰太久了。」  

  他們暫時不用再擔憂聖龍族的追擊了,但原本所帶的東西幾乎都因為沒人能幫忙背負而必須丟棄。她和羅森克把可用的、較輕的東西整理出來帶著,找到某個山洞休息,在嘉文昏迷的期間,希瓦娜出去打獵物回來,夜半則自願在外守衛,不讓野獸靠近;羅森克趁著天氣比較溫暖的時候,去找長在山澗間的草藥,磨好或煮過,讓他倆敷在傷口上。在那期間,由於傷口重複感染,嘉文發起高燒,他時睡時醒,昏昏沉沉,夢囈時仍念著死去護衛的名字。

  葛文、葛爾溫、羅斯洛、安奎、高斯藍……
  更加美好的、世界……

  偶爾她看著看著,會忍不住伸手摸摸他的額頭,希望他能睡得好一點。
  見狀,羅森克一開始還會叨念她「不該對殿下這麼沒分際」,但看嘉文似乎確實睡得安穩多了以後,他也不再阻止她,只會在需要換藥時要她走開點。不久,嘉文的情況轉好,不再發燒了,羅森克說,現在只要積極幫嘉文換藥,等他清醒後,他們就能開始做接下來的打算。

  她問什麼是接下來的打算,羅森克搖搖頭,說他不曉得。如果嘉文還想繼續旅行下去,那他們勢必要更小心,討伐聖龍這等大事自然也不可以再做了;當然,最好的情況是先回蒂瑪西亞一趟,做好修整和重新徵召,或許還是能重新出發。

  她看著他沉睡的臉,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可以繼續跟著他。她還沒有想過,在這趟旅行結束以後,他們會變得如何。或許是因為他們也只能相互依靠,羅森克已經不再那麼排拒她,儘管依然有些冷淡,但請她幫忙和謝謝她把獵物抬進山洞時的神態,儼然已經將她視作平等的夥伴。
  偶爾,為了更瞭解嘉文的來歷,她會非常禮貌地詢問羅森克一些和蒂瑪西亞有關的問題。說到敬愛光明的祖國,羅森克也罕有地會顯得柔和一些。他總是用昂揚的口吻讚美現今的王族,光盾家的崇高與尊貴。而說到嘉文那就更不得了了,羅森克總是說嘉文凜然又決斷,具有足以稱霸一方、精於戰爭的氣質,卻又同時具備了體察弱小,為人民付出的無私精神。他經常說,能夠成為嘉文的貼身護衛,對蒂瑪西亞人而言不知是多麼地幸運和光榮。

  她越聽越覺得他是個應該成為王的男人,也在心中暗暗決定,要為這個人用上所有力量,直到最後一滴血流乾。

  幾天後,嘉文終於醒了。

  那時,她俯臥在離他不遠的粗糙石地上,將龍鱗覆蓋著肌膚,避免被割傷。聽見他又發出了低低的話聲,她原想起來去摸摸他額頭,讓他再睡下。靠近時,她卻看見他睜著眼睛,茫茫然看著灰暗的山洞頂,然後看向她。

  他伸出手,很慢但堅定地握住她的手,微微皺起眉。
  「希瓦娜……?」

  「殿下,我在。」她學著羅森克恭敬的口吻回答,斂下眼睫,試圖將寬慰的淚水困在眼眶,不讓它流下。「您終於醒過來,真是太好了。」

  她本想叫在門口守夜的羅森克進來,但這難得的時刻,讓她決定再獨享一會,她不曉得,之後是不是還有機會能和他獨處。嘉文難受地喘著氣,想撐起身子,但被她輕輕按了回去。

  「殿下,您還需要多休息。其他事情我和羅森克會處理。」
  「我們、贏了,對嗎?」他慢慢地問:「妳,自由了?」
  「是的,殿下大恩,希瓦娜無以回報。」她還有點不習慣這樣說話。
  
  聽見這麼彆扭的話,嘉文想笑卻沒辦法,只是咧開嘴巴。他伸手撫上她還覆蓋著龍鱗的臉,表情又回復成以往的溫和。

  「那個世界、又近了一點,對嗎?」
  「是的。」
  「我們一起、回去吧。回、蒂瑪西亞去。」他停頓了一下,彷彿在思考著什麼重大的決定。「然後,妳,願意成為我的、護衛嗎?陪我一起、繼續奮鬥,對我獻上忠誠、不離不──」

  她等不及他說完就打斷他。
  「我願意。

  她沒有回握他撫著她臉頰、還包著繃帶的大手,而是將手放在胸前,宣示了她的意志與信仰,以及此生的忠誠,將永遠歸他嘉文四世所有。







  有人曾懷抱敬畏地說,其他地方或許是蒙曉日恩澤才有白晝;但在蒂瑪西亞,卻是由這個城邦本身雪白的建築和美德的光輝,點亮了太陽。從科學的角度來說,這當然是有待質疑的狂言,但這種說法卻也強烈體現這個城邦,在瓦羅然居民眼中,煥發何等的明亮與光耀。整座城幾乎全都選用大理石建材建造而成,人民總因為它散放的光芒而難掩自豪。精雕細琢的塔尖,讓來客遠遠就能看見德邦細致的天際線。

  她騎在馬上,瞠目結舌地看著蒂瑪西亞的建築,被明亮卻不刺目的陽光爍出金色的輪廓。

  這就是殿下的故鄉啊。

  「希瓦娜,那就是我的國家。」嘉文騎馬行於她左側,看見她發亮的臉龐,便這樣對她說道。「妳一定會喜歡的。」

  「是的!」她充滿精神地回答,沒有說其實只要跟著他,她哪裡都喜歡。

  「殿下回國是件大事,為什麼不讓屬下回去通報呢?」羅森克在嘉文左側出聲詢問。「應該讓宮裡的人替殿下接風洗塵……」

  「不了,我想快點開始看看文件和聽報告,不曉得那些諾克薩斯人又有什麼計畫。光想到這些事情,我就沒辦法放輕鬆。」嘉文長吁了一口氣。「頂多向父王通報我帶回一個強大的戰力,告訴他可以減少我護衛的數量就夠了。這次,我一定要所有敵人都臣服在蒂瑪西亞之下。」

  語畢,他看向她,露出一個信任的笑容。
  
  嘉文終於歸來使全國上下都振奮不已,而在知曉內幕的人之間,希瓦娜的存在無疑是個更加強力的震撼彈──蒂瑪西亞不是沒有女兵的存在,而嘉文身邊也從來不乏仰慕者;但受他欽點為貼身護衛的希瓦娜,不僅結合了這兩個要素,還是一頭戰鬥力非比尋常,只聽嘉文命令的半龍。她對一些反逆勢力和臥底人士而言,無疑是個相當麻煩的存在。
  如果她有一絲一毫想踰矩的行為,那或許還有攻訐非議的空間,但要她在嘉文的房外守夜,她就動也不動地站到天亮;平常她陪嘉文出席各種活動,公開或非公開場合全都沒有找他談話,而是一個命令一個動作,比羊還乖;而罕有地遇到刺殺者時,她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手化作龍爪,一出一收,還溫熱的心臟就在她掌中。

  她是姿態高傲凜然的少女,也是極富警覺性的龍。只要有任何攻擊朝向他而來,她就會張開雙翼,替他擋下。只是,繚繞在他眉上的愁雲慘霧,卻不是她發動攻擊就能解決的問題。

  嘉文總是盯著書房裡的世界地圖,喃喃說著和諾克薩斯這個城邦有關的話題。作為光盾家的成員,他的血液中自然也有著嫉惡如仇、憎恨著諾克薩斯的基因。對他常說的「理想世界」而言,諾克薩斯人無疑是最不配的居民候選人。為了要完成他的理想,他也經常採取和諾城針鋒相對的行動,著實為年事已高的嘉文三世,向他們的宿敵做出了充滿血性而有效的對抗。

  在處理諾克薩斯的問題上,以往幾乎都是以發動戰爭為策略的最大宗;但自從「英雄聯盟」成立,蒂瑪西亞就不能打著正義的名號,向諾克薩斯發動攻擊。雖然嘉文並不喜歡這點,但希瓦娜在內心深處卻隱隱感到有些安心。

  在回國的路上,她和嘉文提及那些死去的護衛,他雖然露出了遺憾的表情,但也和她說「這是必要的犧牲」,神色裡全然沒了之前夢囈時的痛苦,好像他正在有意識地壓抑著罪惡感。她皺眉,忍不住告訴嘉文,她覺得戰爭很可怕,雖然那是一種不得不,但她真的不希望再看到戰爭。
  她以為他會溫和地說他會避免再次發動戰爭,但他只是看著遠方,嚴肅地再次重複:「那是一種必要的犧牲,只要我們成功消滅諾克薩斯,統一整個瓦羅然,就再也不會有戰爭了。」

  「但是,如果您想守護的人民都為了戰爭而死,那美好的新世界真的還有它存在的必要嗎?」她忍不住說:「如果沒人能活在那個世界裡……」

  「我是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我會把損害降到最低。」他凝視遠方,聲音中透出一種決絕的冷冽。「我會確保,只犧牲少數幾個人就達成我們的目標。」

  她不知道該怎麼反駁這個說法,畢竟他努力要創造的是所有人的幸福,而既然她也曾受過他的幫助,那她就理應也為這個信條而努力吧。雖然,如果可以,她真的不想再看到他為身邊的人死去而難過;也不想去想像,會再有任何無辜的人要為了所謂的「美好世界」而死去。



To be continued.

下篇點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9203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L|League of Legends|龍女|希瓦娜|嘉文四世|Shyvana|Jarvan IV|蒂瑪西亞

留言共 16 篇留言

槭葉楓紅
  在回國的路上,她和嘉文提及那些死去的護衛,他雖然露出了遺憾的表情,但也和她說「這是必要的犧牲」,神色裡全然沒了之前夢囈時的痛苦,好像他正在有意識地壓抑著罪惡感。她皺眉,忍不住告訴嘉文,她覺得戰爭很可怕,雖然那是一種不得不,但她真的不希望再看到戰爭。

這段跟前面似乎有點沒辦法接

12-30 00:29

Cecil
你居然知道我在想什麼,小聲點我待會偷偷改一下(欸12-30 00:31
Yosuki
萌死了萌死了萌死了[e16] 所以我決定來搶頭香 (NO

12-30 00:30

Cecil
頭香被搶走惹12-30 00:31
Yosuki
樓上的啊啊啊啊啊! 我的頭香QWQQQQQQQQQQ

12-30 00:31

Cecil
楓紅表示,什麼那是頭香?我只是覺得很擋路所以拿掉它……(咦12-30 00:33
槭葉楓紅
和平只是一個相對代名詞,在實現和平的過程必會破壞和平
無感到某個程度就會成為暴君(望)

這樣也能搶走別人的頭香=.=

12-30 00:33

Cecil
我喜歡這個解釋,其實這也是我想寫的一個概念。
YOSUKI超痛扣的啊XDDDDDDDD12-30 00:35
Yosuki
看時間是一起回的[e17] 不鬧場了! (回土裡

12-30 00:36

Cecil
(澆水(等等12-30 00:38
槭葉楓紅
剛才還以為YOSUK是這個[e6]
http://www.yosuki.com.br/

12-30 00:41

Cecil
居然、生魚片!!!!!(生命值歸零
你夠狠,剛好我GA還在CD……算你狠(倒地12-30 00:43
槭葉楓紅
看不懂只能Google阿[e9]
妳在LOL??

12-30 00:50

Cecil
XDDDDDDDDDDDDDDD
這是LOL的同人,我還在想說你居然連LOL都有玩XDDDDD
等等那你怎麼看得懂!?12-30 00:52
槭葉楓紅
看不懂沒錯阿,GA我想到這個
http://media.play168.com.tw/event/gaw/officialpage/img/061.png
只是有看過『此技能CD冷卻中』所以就猜LOL了
  
至於劇情… …
腦補是萬能的… …而且這類也不算罕見… …
  

12-30 01:01

Cecil
猜得好XDDDDDDDD
看我的文都要有超強腦補力(畢竟作者本身就(ry12-30 01:03
哈某
終於更新la

12-30 01:03

Cecil
對啊,但我要退休la(被打死12-30 01:05
哈某
還有..C姐聖誕快樂!!!

12-30 01:05

Cecil
春秋同學聖誕快樂!雖然已經過了那也只好順便來個跨年快樂!12-30 01:07
槭葉楓紅
『此技能CD冷卻中』是在巴哈點出來的
原因… …問巴幣… …

腦補是往新世界的途徑(??)

12-30 01:07

Cecil
你被禁止同一分鐘發文兩次吼XDDDDDDDDDD
自寫自萌超棒的,請不要不滿!(沒人不滿12-30 01:09
槭葉楓紅
我是點GP點出來的(瞪)
那天補看了某作者4X篇也點了3X次

點另一個作者時就出現『此技能CD冷卻中』
巴幣GG

12-30 01:14

Cecil
辛苦賺來的巴幣最後都入了別人口袋,好淒涼呀~(不要笑12-30 01:16
拎杯主角(o‵ω′o)
蘿莉控嘉文的歷史在更新

嘉文:我會受傷是因為我無法傷害妳(蘿莉)

嘉文:我們一起回蒂瑪西亞去吧 然後,妳,願意成為我的(護衛)嗎?
 她等不及他說完就打斷他。
  「我願意。」
嘉文表示:計畫通
公然反殺聖龍族追兵 她就沒辦法回去聖龍族
為她抱殺父之仇 立flag加好感度
這一切犧牲都是為了....抱隻蘿莉回家好過年啊

頂多向父王通報我帶回一個野生的蘿莉

嘉文:你知道的太多了
-----------------------------------
以上純屬玩笑...請嘉文支持者別打我

01-01 11:36

Cecil
不要更新啊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這個當大綱的話根本過度中肯啊,你知道得太多惹(DEMACIAAAAAA!
抱隻蘿莉回家……新年快樂!(什麼
你果然知道得太多了(被EQR01-01 13:46
翻桌咖啡
原來大綱在樓上這邊!希瓦娜原來不只是吃貨!原來還是個蘿莉[e12]

02-03 23:19

Cecil
顯然小時候很蘿!
把這個當作大綱會被嘉文EQR要謹慎喔!02-03 23:31
イロ
羅莉控BJ4((#

02-18 20:05

Cecil
とある蘿莉控の嘉文(被開大02-18 20:15
燎原火
嘉文表示被希瓦娜禁言了(?)
嘉文:不離不... 希瓦娜:我願意!
嘉文:等等我還沒說完阿

03-10 23:00

Cecil
妳願意成為我的……護衛嗎?(本來肯定不是護衛,不是!
就這樣攻略完畢了,席里爾你保護了十七年的孩紙就這樣被拐帶啦~(跑走03-10 23: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annmcecil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純粹(希瓦娜)(上)... 後一篇:◆純粹(希瓦娜)(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LSLS6403所有巴友
推薦一位 歌枝小風🎐🍃新人Vtuber 目前千人不到 有歌唱直播的時候 有空閒可以過來聽聽 感謝各位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