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2 GP

◇純粹(希瓦娜)(上)

作者:Cecil│2013-12-28 20:06:52│贊助:170│人氣:2101



  前傳為〈熱愛星星的你〉,可以先看,也可以在看完這篇以後看。
  是在這篇之前,希瓦娜父母的故事(自創居多)。





〈純粹〉



  她笨拙地試圖拭去父親臉上的血汙,他閉著眼,什麼都沒說。
 
  這個動作令她想起,父親經常溫柔地撫摸她的臉──在她化為人形時。
 
  她還無法控制自己,總是會一不小心變成人形,之後有好一段時間都會變不回她習慣的龍形;父親也不在意的樣子,總是充滿興味地看她搖搖擺擺地走路。在父親溺愛的輕笑聲中,她搖晃著不熟悉的頭顱,感覺太長的毛髮從額頭垂下,搔得她好癢。人類的身軀相當瘦小,似乎連去河邊喝個水都會淹死;四肢也太過纖細,一碰就彷彿會折斷。而且,沒有鱗片保護,讓她感覺非常不安。
 
  ──像是連一句話都能殺死她那般脆弱。
 
  為此,她不太喜歡化作人形,父親卻總是告訴她,這是母親的模樣。
  是父親曾經背棄同族,深深愛著的模樣。
 
  媽媽去哪了呢?爸爸。
 
  她只這樣問過一次,那一次,父親很難得地看著天空,傻楞楞地什麼都沒說。良久,他才比了比天際,說:「妳母親,或許就和早上晚上都會在那個方向發亮的星星一樣,保護著妳。」
 
  「我的媽媽是星星嗎?」她天真地問。
 
  「不是的,但她現在或許是了……看看我,連這問題都回答不出來。」
 
  父親仰著頭笑了,聽起來竟有些寂寞。她聽得出來那種寂寞,所以,之後她再也不問母親的事情,並打定主意要好好陪伴著父親,不讓他感覺孤單。
 
  晚上,父親總是用長長的身子環出一個小空間,讓她躺在裡頭。接著,他會數星星給她聽,告訴她現在是什麼季節,以及聖龍族的故事和傳說。然後,她昏昏欲睡地試圖維持住小龍的模樣,在父親的懷抱中睡去。父親把臉輕輕碰著她的,也打著呼嚕睡著了。
 
  他們每天都在不同的地方,看著同一片星空入睡。
  父親說,他們在旅行。
 
  聖龍族不是不旅行的嗎,爸爸?
 
  她如果這樣問,父親只會很輕很輕地,用聖龍的指爪,滿懷憐愛地撫摸她的人類臉龐。現在,沒有人會這樣撫摸她的臉了。
 
  俯在父親的屍首面前,思及此,她悵然的面容終於又浮現一絲情緒。
 
  ──而後,她再次放聲號泣。
 
 
 
 
 
 
 
  「殿下,我們發現的聖龍屍體就是在這裡──」
  「別那麼慌張,我過去了。」
  「對了,殿下,那邊還有個女孩……」
 
  她聽見那個聲音,才慌張地抬起頭來。想化作龍形斥退來人,身體卻沒聽從自己的使喚。
 
  抬首,她看見一對棕色眼珠,還有愕然的表情。一個穿戴著金色盔甲的男人,驚訝地看著全身上下染滿血汙,除了及腰的紅色長髮以外,無可蔽體的她。幾乎是在同一秒,那個人就站起身,要身旁的護衛拿件斗篷來。
 
  「你們應該先給她能保暖的東西才對。」
 
  男人的護衛憂心忡忡地回應:「殿下,我們還是不要待在這裡太長時間為好,這條龍的屍體很可能會把其他龍給引過來。」
 
  聞言,男人用斥責的口吻說:「這個孩子在這邊為這條龍哭泣,你忍心就這樣把她拋在路旁?羅森克。這可不是我德邦素來奉行的精神。」
 
  「是屬下失言。」被稱作羅森克的男人震了一下,隨即凜然地回答。「──殿下,這是您要的斗篷,請快給這位小姐披上。」
 
  「來,披上吧,妳該凍壞了。」男人將斗篷蓋到她背上,親切地說。
 
  直到這刻,她才發覺,白色的雪花已經覆蓋了父親的屍身,而自己的肩頭也有了點積雪。斗篷蓋住自己的身體時,她才緊緊地拉住它,遲鈍地感覺到寒冷,隨後是少許的溫暖。不久,她又把斗篷拿開,蓋在父親的身體上,儘管和聖龍巨大的身軀相較,斗篷簡直就像塊破布片,她還是執拗地想盡可能覆蓋多一點地方。
 
  她自己也不曉得這種行為背後有什麼意義,只知道父親不能受凍。
  她曾看過父親翱翔在天空中,傲然地吼出對這個世界的違抗之聲。
 
  我的妻是人類又如何?
  我是聖龍,要愛誰,和誰生育子嗣,有哪個人膽敢阻止我!
 
  曾經那樣驕傲的父親,怎麼能像現在一樣,低賤地倒在地上,沒人過問?她想到和父親流浪的時候的種種,不禁又淌落滾燙的淚。即使是死,也該站著死去,也該詛咒著殺害自己的兇手,憤怒地發誓一定要復仇──那樣傲然地死──那是父親曾經說過的,聖龍應該有的高貴姿態。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悲慘孤獨地,身邊只有女兒哭著。
 
  剛剛那個男人在給她一件斗篷後便走了開去,應該是在檢視她父親的屍身。不久,他似乎是看見她的動作,便咒罵著把她蓋在父親身上的斗篷給拿起來──原本還算乾淨的斗篷,染了冰雪和結霜的血水,變得又髒又濕。聽見他低聲說了什麼不快的話,她害怕他生氣,於是縮起身子。但他沒再說什麼,又給了她一件厚重的舖毛披風,並把手放在她的肩上。
 
  她噙著淚,抬起頭來看他。
 
  「這是妳的誰?」
  她聽得出,男人刻意把聲音放得柔和了些。
 
  她雙手環肩,輕聲回答:「我的父親。」
  她用眼角餘光看見,羅森克和其他護衛都露出詫異的表情,並紛紛看了看她父親被斗篷蓋住的巨大屍身,又看向瘦小的她。
 
  不知怎地,她忽然感到相當憤怒,甚至從喉嚨深處發出威脅的嘶吼。
  「你們看什麼看!
  隨著她的怒氣蒸騰,發燙的鱗片逐漸浮上她淡藍色的肌膚,周圍也燃起火焰,把身邊的雪都融成一小片水塘。
 
  那個男人又按按她的肩膀。
  「別生氣,他們只是不曉得龍居然能擁有人類外型的孩子罷了。」
 
  她的怒氣忽然全部消失了。
 
  她拉著披風,站起身想後退,遠離那個冷靜的男人,卻因為踩到披風過長的下擺往後摔倒。
 
  「糟……」
 
  男人走過來要扶她,她卻只是馬上爬起身,再次後退。
 
  她剛剛差點要變形了,在這種天氣為了她而停下腳步,還給了她斗篷的人,要是因為她變形而蒙受殺身之禍,那是絕對不行的──每次化作龍形,她都會感到一種火燒般的飢餓感,父親每次都適時找來獵物讓她撕啃,她才不致傷人。現在,周圍能咬的只有這些人,這個男人也是。
 
  她不能。
 
  「妳不會有事的,我們不會做壞事。」男人舉起手慢慢走近她。
  「不,你不明白。你們應該離我遠一點。」她搖頭。
 
  要是她待會變成了龍,她會把這些人全都變成什麼模樣,光想像就快讓她發狂。如果這時父親在就好了,父親會阻止她吃人、父親總是會確保一切都好好的、父親……
 
  「為什麼?」男人問:「妳不是需要幫助嗎?」
 
  「你知道我父親是怎麼死的嗎?」她淒然地問:「如果你知道,你根本不會說你們能幫我。我父親是被聖龍族給處決的罪人,而他是為了保護我才死掉的。連我父親都幫不了我們自己,你們更不可能!你們如果識相,就快點離開!待會、待會……」
 
  她不自覺地抬頭,看見白茫的天空不斷落下如同灰燼一般的雪。想到父親將她護在身下,忍著傷勢,不斷和同族戰鬥的模樣,滾燙的淚又滑下她臉頰。
 
  這次居然全來了,就這麼恨混血嗎,可惡……希瓦娜!我們往森林那邊撤退過去,在那裏的話,這些傢伙施展不開手腳!妳趁機快逃!
 
  可是父親,那您──
 
  作為妳的父親,卻要拿妳的命換取安全,和我那些可恨的同族又有何差?
 
  父親猛然張開雙翼,連帶颳出一陣勁風,揚起她的紅色長髮。
 
  希瓦娜,妳要活下去。
 
  至少為了我愛過的這個模樣,請妳活下去。
 
  她聽話地跑了開去,卻沒敢真的自己逃走。她躲在岩石的縫隙中,摀住耳朵無聲地哭泣著,直到後方震耳欲聾的龍吼歸於寂靜,而能將人類血肉都燒盡的火的味道都消失。走出縫隙前,她想化成小龍,抓握了幾次手指卻都沒能成功變回去,便維持著那些龍只消一口就能將她咬成兩截的人形,抖顫著雙腳、淌著熱淚走出去。
 
  她發現,那些聖龍族沒能捕獲她,很快又飛走了,父親如同小山般安靜的焦黑屍身則留在原地,身上滿是如同承受無數刀割劍砍一般的巨大創口,當中溢出的黑色鮮血漸漸乾涸──
 
  「──殿下!斥侯發現龍的影子了!」有一個著急的聲音從遠方傳來。
  名為羅森克的男人又急急地說:「殿下,我們該走了。現在人不夠多……」
 
  那個黑髮男人回過頭說了聲「知道!」又轉過來想說服她。
 
  「總之,以我德邦與光盾家之名,是絕不會見到弱者卻不出手相救的。既然那些傢伙的目標是妳,那我們就有義務要助妳脫身。妳先跟我們去避一陣,脫險以後妳想做什麼想去哪,我不會多管,這樣可以吧?」
 
  他說完以後就脫下自己身上的鑲毛披風,強硬地將她又裹得更嚴實了些,然後把她像抱動物一樣扛上肩膀,邁開大步。她還來不及抱怨或抗議,瘦小的身體就瞬間離地。男人單手把她放上馬,然後一躍而上,要她扶好自己,隨即呼喝著要侍衛們跟他一同驅馬前行。
 
  「所有人回紮營處去!駕!」
 
  為了不摔下馬,她勉強自己伸出手,在狂風中緊緊地抱住男人的腰際。直到想起自己居然將父親的屍體遺留在後時,她想回頭,卻發現已經連父親的影子都看不見了。
 
 
 
 
 
 
 
  她裹著那個男人胡亂抓給她的一大堆披風和斗篷,等待給自己找衣服穿的他回到營帳中。由於火堆在外面,因此現在這裡實際上並不如她預期的溫暖。但因為披風有鑲毛,斗篷也相當寬大,裹了好幾層後,她也不覺得冷了,竟還暖和得有點昏昏欲睡。
 
  這裡是那個男人和護衛們的「紮營處」。她隨著他走向這座營帳時,可以感覺得到,原本留在駐紮處,沒有預期她的到來的人,都用疑惑的目光,盯著不應該出現在這裡、身為女性的她。她垂著頭,躲在黑髮男人偉岸的影子裡。
  那個男人要護衛整理一下,給她一個地方休息。他把她帶進這裡,便說著要給她找衣服保暖,很快又離開了。
 
  從極度的驚嚇和悲傷猛然換到這種安適的環境中,她的身體得到了溫暖,心頭卻依然冰冷刺痛。最後她終於昏睡過去,但夢中滿是聖龍怒吼著朝她和她父親吐出火焰的景象,父親不言不語的屍身和為她擋下攻擊的姿態也總是交互出現。
 
  她想叫卻叫不出聲音,伸出手想幫忙,卻發現自己眼前是一隻淡藍色、脆弱不堪的人手。
 
  ──她猛然驚醒。
 
  「吵醒妳了?」
 
  她抱著斗篷,慢慢地屈膝坐起,看見那個男人坐在自己面前。他已經脫下了頭盔,略長的髮絲垂在寬闊的額際,偏頭看著外面的臉龐,似乎有點寂然。她聽見身旁有小小的劈啪聲,轉過頭,看見營帳角落有個罐子,裡面似乎置放著火種,此刻正燃放出火光,帶來少許溫暖。
 
  她搖搖頭表示否定。「我在做夢。」
 
  「那是個可怕的夢吧?我進來的時候,聽見妳一直在尖叫。」那個男人溫和地說:「我找不到女孩子的衣服,不過有比較小號的上衣和罩衫,將就著穿吧。」
  語畢,他將一些衣物遞過來,還是沒看她。她楞楞地接過。
 
  她看著衣服,不知道該不該穿上。平常,她若非由於身為龍形而不用著衣,便是因為即使在變為人形時穿上衣服,也會在某次夢醒後發現自己又化為龍形,陡然膨脹的身軀,會將原本穿著的衣服給撐破。久而久之,習於在無人的荒野中旅行的她,便沒有穿衣服的習慣了。反正,變回龍形後,周身都燃著火焰的她根本就不用怕冷;不小心變成人形時,也能倚靠著父親取暖。
 
  想到現在已經無法再靠著任何人取暖,她忍住眼淚,粗魯地套上衣服,也不想再管會不會忽然變回龍,將衣服弄破。
  如果變回龍,那就飛走吧,飛到那些龍找不著的地方。她閉著眼想道。
 
  「妳叫什麼名字?」
 
  穿好衣服以後,她終於得到那個男人正面的注視。他的五官端正而凜然,似乎因為冬日的寒氣而顯得更加剛硬;但他露出的一抹微笑卻告訴她,他試著表示出一些親切。這點讓她感到很安心。
 
  「希瓦娜。」
  「我叫嘉文。嘉文四世。」
  「那是什麼意思?」
  「我叫嘉文,我父親也叫嘉文,我的祖父跟曾祖父都叫嘉文。我繼承了這個光榮的名字,而且會將這名字繼續延續下去。」
 
  說到家族,這個男人似乎就會有些多話。她有些疲倦地點點頭,表示她想離開。她揀了一件長度比較適於活動的斗篷,披在身上,便跟著嘉文走出營帳。他們走向一個比較大,而且從當中透出了火光的營帳。
  走進去以後,她發現裡面有個很大的石板桌,上頭點著幾根蠟燭用以照明,此外,桌上還放著幾個大容量的器皿,當中盛有熱騰騰的食物。十來個人圍在桌邊,似乎都在等待他們,在那些人裡面,她只認出離他們較近的羅森克。
  
  看見嘉文,所有人都打直身子,行了個禮,異口同聲地說:「殿下。」
 
  「讓你們久等了,」
  嘉文點點頭,用手示意了一下她的方向。
  「這是希瓦娜,她也和我們一起吃晚飯。」
 
  說完以後,他們就各自找了地方坐下。身為這些人的領導,嘉文先盛了些,這才說著「女士優先」,也替她裝了一些,之後則輪到羅森克和其他護衛盛食。
 
  她接過食物,道了聲謝。然而,盤裡的食物儘管燒得很香,她卻有些不習慣,抓著剛才嘉文給她的叉子,她竟不知如何動手。她偷偷看了看旁邊──策馬疾馳許久才回到營地來,嘉文和護衛們理所當然都餓了,此時也正認真地用餐,誰都沒說話,也沒看其他人。
 
  直到要盛第二次了,嘉文才發現她一口都沒動。
 
  「怎麼了,希瓦娜?妳不餓嗎?」
  嘉文輕聲說,而即使他已經相當不引人注意地發話,他的護衛們仍立刻停下用餐的動作,也看向她。然而,充斥在他們眼中的,並不是嘉文話裡的真誠擔憂,而是又一次的詫異。
 
  她忍耐著羞愧和憤怒的情緒,低下頭。「我平常,不是吃這樣的食物……對不起,我出去一下,請你們不要在意。請繼續吃。」
  她把木盤放在石板桌上,起身走了出去。
 
  她都忘了,自己平常吃的是父親抓來的獵物,不管是用龍形還是人形,她都毫不在意地大嚼父親為她撕開的生肉,血水即使沿著下頜流到脖子,父親也只是笑著說她還真像隻龍──她居然忘了,即使她和這些人一樣有人的模樣,卻不像他們有著人的習性。
  一邊往空無一人的營帳走去,她想起父親,想起嘉文的護衛眼中充斥的驚訝,不禁又氣又沮喪地咬緊牙根。
 
  但如果她不是人,為什麼聖龍族也不接受她呢?
 
  「……娜!希瓦娜!」
 
  嘉文的聲音從後面追趕過來,她用手背擦掉眼淚,轉過頭。他吐出的氣息在嚴冬中化作白霧,然後,他在那片霧氣中開口。
  「妳怎麼突然就走了呢?不快點吃飯的話,妳晚上會餓得受不了的。」
 
  看著他,她才有勇氣說出實情。「我……我不吃料理過的東西,我和父親一樣都吃野外抓來的獵物。」
  「生吃嗎?」
  「嗯。」她別過頭,不知怎地又感到很丟臉。「我待會會去找東西來吃的,森林裡總有些雪兔,去樹洞裡挖總是──」
 
  「──對不起。
  聽見嘉文的話,她驚訝地看向他。只見男人蹙眉看著地上,雙手成拳,似是十分懊惱。
  不待她出聲詢問,他又開口。「我應該好好責備我的護衛才是。讓妳感到很丟臉,不想和我們一起用餐,是我的錯。」
  她有些摸不著頭緒。「你在……說什麼?」
 
  「我不會容許他們對非我族類抱有異樣的看法,妳既然有自己的意志、能夠思考,就理應得到尊重。」他認真地說:「我會要他們好好收斂這種不成熟的態度。對我而言,妳是希瓦娜,是一個需要幫助的人。妳吃什麼都沒有關係,只要是善類,我就會平等以待。」
  語畢,他抓握著拳頭,吁出一口長氣。
  「希瓦娜,妳餓嗎?如果不,我想和妳說一些事情。」
 
  她就這樣迷迷糊糊地跟著他,回到下午那個放著披風和斗篷的營帳,兩人挨肩坐著,角落燃有微弱火焰的罐子裡,火依然沒有熄滅。
  她聽他說起自己的來歷:他來自山脈的另外一邊,一個叫做「蒂瑪西亞」的遙遠國度。在那個地方,白色的建築同當中人們的德行一同閃耀光輝,他們嫉惡如仇、行正坐直,法雖嚴但確實憑公理而行。簡而言之,「德邦」就像嘉文常說的一樣,是最適合用來形容他祖國的詞彙。
  她可以從他的聲音中聽出自豪。那個叫做蒂瑪西亞的國家,一定像他說的一樣非常好,若非如此,他也就不會說得這麼得意。
 
  「妳一定會很好奇,為什麼我要和妳說這些吧?」嘉文側著頭看她,映照火光而泛起暖色的臉,比在外面時溫和許多。「其實,我在看到妳變化時,就發現妳的特別之處了。妳是聖龍的孩子,卻也有著人形,難道妳的母親是人類嗎?」
 
  她頷首。「我的父親是聖龍族,母親是人類。」
 
  「那麼,那些龍應該也是聖龍族吧?他們為什麼要將妳和妳父親趕盡殺絕?」  
 
  「他們認為我的存在是一種羞辱。『變幻無方的聖龍族,本不應該和弱小卑微的人類結合。』這是他們說的。我的父親愛上了我的母親,還生下了我,這點對他們來說是不能忍受的。」她將那些聖龍族曾呼喝過的骯髒詞彙給省略掉,簡潔地回應了他。
 
  「那麼,他們會想辦法消滅妳的存在嗎?為了防止他們的血液被污染?」他的聲音多了幾分不解。
 
  「是,所以我不會和你們待在一起太久。我的父親都不可能擋得下的攻勢,你們自然也是無可違抗的。」她斷然說:「和我在一起,你們會遭到毀滅。」
 
  「也就是說,那些傢伙跟該死的諾克薩斯人一樣,認為只有他們的血液才是最尊貴的。」他咬牙,聲音聽來居然有些憤恨。「這種事情,我決不接受。」
 
  「你不接受又有什麼用呢?人不可能贏得了龍。況且,這個世界上還有很多你接受不了的東西,難道你要一一解決掉嗎?」她有些不能置信地看著他。
 
  只有不曾見識過聖龍的殘酷和強大的人,才有可能說得出這麼天真的話來。儘管她不經世事,卻也能從父親的言論中多少得知,這個世界的辛酸和悲傷,並不是只發生在他們身上,而造就那些辛酸悲傷的東西,龍既不能燒盡,人亦無法斷絕。
 
  「這就是我現在在做的事情,希瓦娜。」嘉文衝她露出自信的笑容。「我離開國內來到南方,就是為了知道這世上究竟有多少不公不義,而且一定會將之消滅。我已經替為魔獸所苦的人們除去許多危險的害物,即使妳說聖龍族是難以擊敗的強敵,只要他們威脅到妳的安全,我就會挺身而出。」
 
  「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她站起來,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只有這樣,她才不會因為他所流露出的激動而感到一種強烈的壓迫和驚愕。
  他居然就這樣,輕易地說出連父親都未必敢立下的誓言。
 
  「希瓦娜,作為德邦未來的領導者,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接受了許多教育。這些教育都告訴我,這個世界上有許多邪惡和黑暗,而我光盾家乃至於整個蒂瑪西亞的存在,就是為了消滅這些欺凌弱小的傢伙。我必須領導整個國家往更加美好的世界前進。為此,不管要犧牲多少東西,即使是賠上我自己的命,我都不會有所猶豫。妳如果願意跟隨我,妳就也是那個世界的一份子,我的槍亦將為妳刺穿一切威脅。
 
  嘉文說著說著,也跟著站起身,他的雙手搭上她肩頭,聲音變得慷慨激昂,眼神也熱切起來。
 
  「放心吧,如果妳和我們一起,向妳那些殘酷的親族復仇成功了的話,就和那個世界又更近一點了。在那個世界裡面,我不會任由弱小的人受到傷害,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沒有人要為了自己的血統受到歧視與侮辱,更沒有人會為此受傷。」
 
  她愣愣地看著他。
  這個男人,剛才是不是說了什麼相當了不起的東西?
 
  「──我一定要創造出可以讓妳毫不介掛地吃想吃的東西的世界,希瓦娜。那個世界裡面,只有我和我德邦所行的大義。」
  「大義?」
  「沒錯,就是蒂瑪西亞所行的正義。為了這個理想,我們不惜拋頭顱、灑熱血。希瓦娜,希望妳可以加入我們,一同為這個理念奮鬥。相信我,妳就算只有一半的龍的血統,也可以成為極佳的戰力。而且,我們之後還會繼續討伐諾克薩斯,務求將邪惡徹底從這世上消滅。」
 
  那時,嘉文即使沒有穿戴他的金色戰甲,整個人看起來也像在發光。他凝視著不是人也不是龍的她,認真地告訴她「妳的力量也是必須的」。
 
  她震懾著點了點頭,然後忽然發覺到,她又哭了。
  這次的淚水,不是來自於看著父親死去的痛苦或忽然孤身一人的恐懼,更不是來自於受到異樣眼光的羞愧。
 
  而是因為她知道,有人和父親一樣,如此高貴,卻接納了她的不純粹。
 
 
 
 
 
 
 
  清晨,她在一堆披風和斗篷中醒來時,聽見外面已經傳來了有人走動的聲音。掀開營帳的布幕,希瓦娜看見嘉文穿著金色的戰甲,手上拿著同色的頭盔和長槍,朝她這裡走來,行走時動作流暢得彷彿那把長槍輕若鴻羽。
 
  「希瓦娜,妳醒了嗎?」
  他似乎沒察覺剛剛她朝外面探看,走近後便站在營帳外問道。
 
  「我醒了。」
 
  她急忙套上罩衫,顧不得會把長髮給弄得亂亂的。好了以後,她雙手環肩,走出營帳。看見她,他微微地笑了。
 
  「早。我們用過早飯了,妳跟著我去森林裡吃吧。」他一邊說,一邊轉向森林的方向。
  「森林?」
  「對了,記得帶上幾件大點的披風或斗篷。我在那邊等妳。」他招招手,獨自走了開去。
 
  她依言帶了一些斗篷,為了揀大件一點的,還花了不少時間。天氣似乎沒有那麼冷了,但她的手腳還是有點涼,她索性奔跑起來,擺動手腳的動作使她的臉被風吹得生疼,卻也讓手腳暖和許多。
 
  到了森林裡,她發現他在林中的一片空地上,正努力把槍從一頭狼的身上拔出來。她出聲叫了他的名字,他把槍拔出來後,稍微甩掉上面的血,便將它放在一旁的地上,往她招了招手,並示意了下狼的屍體。
 
  「這個,給妳的。」
  「給我?」
  她抱著大件的斗篷,有點摸不著頭緒。
  「嗯,雖然沒辦法幫妳切。還是說妳平常不吃狼?抱歉,我找過樹洞,不過沒有──」
  「不,那個,你……」她不可置信地說:「你幫我,弄來這個?是因為昨天的事情嗎?你不用為此感到抱歉還是怎麼樣的……」
  「這個嗎?這是剛好我有空,順便幫妳打來的。」他聳聳肩,自然地說:「待會我有點事想請妳做,不過,還是先吃早飯吧,吃了早飯才有力氣。」
 
  她背對著他吃,因為在他面前毫無形象地撕扯狼肉實在太丟臉了。
  事實上,她昨天一整天除了幾口水以外什麼也沒吃喝過,早就已經餓到雙眼發直,若非有強烈的情緒壓制著精神,她恐怕會因為肚子太餓而走不動。現在她面前的這頭狼肉質雖然不是相當好,卻不失為一頓美餐。為此,她默默感激替她打來這頭狼、現在靜靜背對著她的嘉文。
 
  吃完以後,她用手背把嘴角的血盡可能抹乾淨。雖然他好像不會批評她,也不會笑她,但她就是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狼狽的樣子。為了能襯得上他和他說的理想,她要表現得更體面點。
 
  「那個,我吃完了。」她小聲說,等他轉過來看她,她又說:「謝謝你。」
  「吃飽了嗎?」他歪頭,很認真地問:「妳這麼瘦,是怎麼把那頭狼吃到只剩骨頭的?肉都長去哪了──算了,既然妳吃完了,我就跟妳說要做什麼好了。希瓦娜,待會我們要練習變化。」
 
  「變化?」
  「對,就是變化。妳也能夠變成龍,對吧?昨天我們發現妳的時候,妳好像差點要變形了,是妳把那種反應抑制住,最終才沒有變成龍的。」
  「為什麼你知道?」
  「這只是小事一樁。」
 
  之後,她穿著衣服,試著自己控制變形,成為龍的模樣。依他所言,她的人形並不是沒有用,但不得不說,龍形會是個絕佳的戰力。他問她會不會噴火,她說還要試看看。
  她一邊試,一邊聽他說接下來的計畫。他說,他認為那些追殺她的龍,主要是憑著認出她的父親來找到她的。現在,她的父親已經死去,她又和他們這些人類在一起,一時半刻應該是不會有性命之憂。他只要儘快將她訓練得可以和龍作戰,就能回頭反擊。
  她問那些斗篷又是做什麼用的,他說,那是為了讓她從龍形退卻時用以禦寒的,因為她要是真能成功變化,那衣服肯定不能再穿了。
 
  「我真的能打敗他們嗎?不要說整群,只要一頭龍就可以把我們……」
 
  她甩甩變形到一半的手──只有手肘以下的衣服被人手變成龍爪時產生的火焰燒去,此時,她的右爪正燃燒著紅色的火焰,而左手只有指尖處變成爪子。她不明白,以前她一不注意就會從人形變回龍形,為什麼現在想變回龍形卻那麼困難。
  她很擔心嘉文會對她失望。看著他平靜的眼神,她想快點變成龍,這樣至少不會感覺那麼弱小又毫無遮掩。將意識集中在手上幾次都無法成功,她索性從喉嚨深處發出嘶吼,試圖模仿龍的叫聲,幫助自己回憶起龍形的感覺,卻仍徒勞無功。
  
  「……看來妳是怕了。
  
  嘉文忽然說,他嘴角的笑意消失,眼神也忽而變得凌厲冷酷,見此,她的心忽然沒來由抽了一下──果然他還是會失望,他畢竟不是父親,有理由去忍受她一次又一次的失敗。她縮著肩膀,右爪的火焰漸漸熄滅。
 
  「希瓦娜,妳不敢變回龍,對不對?」嘉文冷冷地注視著她,眼中滿是看穿她心思的嘲諷。「妳寧願就這樣一輩子當個人,逃得遠遠的,永遠不用再面對那些殺害妳父親的兇手。」
  
  「不是,我不是不敢,但父親說……」她著急地想辯駁,話卻哽在喉頭。
 
  「妳知道為什麼妳父親會要妳逃嗎?因為妳太弱小了。」嘉文站起身,從旁邊的地上拾起長槍,槍尖直直對著她的眉心。「站起來,如果妳還敢自稱是聖龍族的後代,就站起來。」
 
  「你懂什麼──我根本不想當聖龍族的後代!」她猛然起身,右手重又燃起明亮的火焰。「我只想當我父親的孩子,他如果是個人類,或我母親是龍,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了!我根本不想當半龍半人!──我根本不曉得我是龍還是人!我想當龍,那些龍不承認我,我想當人,你們也都不──」
 
  看著他,她驟然打住了發洩般的話語。
 
  「那些都是徒然多言,現在,如果妳想復仇,妳就必須是龍。希瓦娜,變成龍然後打敗我,否則妳就離開吧。」
 
  嘉文緊抿著嘴,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她忽然有種被背叛的感覺。昨天那個安慰她的嘉文,和現在這個要求她變成龍不然就離開的嘉文,是同一個人嗎?連這個男人都可以對她露出那麼冷漠的表情,那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可以相信?那些聖龍族阻止了她的父親和母親相愛生子,現在還讓她面臨了這種孤單,而想到自己以後只會面臨更多這樣的孤單,憤怒取代了悲傷。
 
  「我不變成龍就不能復仇嗎?」她輕聲問,聲音裡沒有任何期待。
 
  「如果妳不能善用妳父親留給妳的力量,那我只能說妳讓妳父親蒙羞了,希瓦娜!」嘉文決絕地大吼,槍尖狠狠刺向地面。
  
  她張著嘴,已經無法再回答。
 
  她感到自己的鱗片在上臂與臉頰浮現,周身燃起了火焰,衣服慢慢被膨脹的身軀撐裂,意識彷彿也因為身形的增加而被稀釋,變得越來越模糊。憤怒與飢餓支配了她的思考,儘管剛剛已經吃過了狼肉,現在這個站在她面前的人類,卻是絕好的一頓佳餚……
 
  她完全變成了龍,雙眼也跟著失去神采。
  然而,她的意識完全陷入一片混沌前,看見那個男人舉起槍,笑了。



To be continued.

經過漫長的四個月,在今年結束前終於迎來了更新……!

其實在拾筆寫起自創以後,真的以為自己不會再繼續寫延伸了,看到這麼多人都還在等自己喜歡的角色的故事,真的很感謝也很不好意思。
多虧一些一直在鼓勵我給我催稿的同學們,我又努力擠出了一個故事!希望靈感之神多造訪我,讓我可以寫自創也能寫延伸,這樣大家就都會幸福了!(蝦密

這次的故事是關於龍女希瓦娜,事實上這個在同人中總是超愛嘉文的可愛女孩子,我也很喜歡。聽了配音以後,那種沙啞的聲音也讓我覺得非常有魅力。
雖然很想寫又甜又閃的故事,但有鑑於我是個只會寫讓人低落的故事的混帳,希望各位也能稍微忍耐這個故事一點都不甜蜜。不過我覺得嘉文好帥(自己寫自己講這樣對ㄇ

這個標題的設想呢,起初指涉的是龍女的血統(半龍半人),但在之後也開始指涉了嘉文對他理念的解讀,和龍女對他的信任與仰慕。希望我能把他那種又高貴,又善於籠絡人的模樣寫得足夠真實。對於這兩個角色還有標題的解讀,在我儘快更新下篇以後,也會有更多的討論。

拆成上下篇當然不是因為我想賺巴幣賺兩次,而是因為這次字數比較多,另外也想先讓各位看看我筆下的龍女與嘉文,習慣以後再放出後面的故事,或許會得到比較廣泛的接受。
也由於是上下篇的關係,必須選擇一個有代表性的小圖片(個人愛好)我選了白色的騎士,騎士代表的當然是希瓦娜作為嘉文護衛的身份,白色則代表蒂瑪西亞,另外,我覺得在我筆下,希瓦娜的心應該是潔白的,並且會因為不能調和世間價值觀的混沌而感到痛苦。

有沒有我越來越多話的八卦……
請繼續等待下篇!(WTF

中篇點此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903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L|League of Legends|龍女|希瓦娜|嘉文四世|Shyvana|Jarvan IV|蒂瑪西亞

留言共 20 篇留言

哈德
頭香!! 希瓦娜大好><!

12-28 20:25

Cecil
仰慕嘉文的希瓦娜超萌啊!!!!!!!!!(抱頭大叫12-28 20:26
哈德
超讚><!!!!!!!!!

12-28 20:29

Cecil
不過我是個只會寫BE的混帳,我唯一能承諾的只有我絕不會拆散這對鐵桿CP(握手12-28 20:31
槭葉楓紅
放著沒看頭香就被拿走了[e26]

另外我沒有妳越來越多話的感覺[e24]

12-28 21:29

Cecil
我也是很受歡迎的(你
哈哈謝謝你,但我怎麼有種這是在說我稿子寫得不夠快的感覺XDDDD(欸
我會努力的/12-28 21:31
槭葉楓紅
沒有說妳稿子寫不夠快阿
小的都沒成品了怎麼敢催別人(抖)

只是說本來話就很多了所以沒感覺
(槓)

12-28 21:36

Cecil
居然是這樣你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我害羞內向又文靜好嗎!(誤12-28 21:39
拎杯主角(o‵ω′o)
寫得很好呢
有玩LOL的人都知道希瓦娜跟嘉文的劇情
但是官方沒有再更詳細敘述這段故事
不過...依照本文 我們可以這麼推論
羅森克:嘉文殿下 我們發現一隻野生的蘿莉
嘉文:嗯...讓我看看

嘉文:弟兄們 我決定帶著這隻野生蘿莉上路了

嘉文:弟兄們 為了立FALG 我決定幫這隻蘿莉報殺父之仇

結論:嘉文你...果然是蘿莉控啊
(從背後傳來:for the king
demacia!!!!
你被擊殺了
嘉文得到助攻

01-01 11:17

Cecil
我以為我可以淡定看待所有回應……
直到我含著水看到你的留言(噴

野WWWW生WWWWW蘿WWW莉WWW
可不可以不要那麼中肯(笑翻
(DEMACIA!!!!!(嘉文:又一個助攻(嚼01-01 13:41
米奧
嘉文怎那麼MAN[e1]

還是一樣超好看阿

01-04 14:58

Cecil
他本來就很MAN,FOR THE KING!!!(你
有三篇你慢看OuO01-04 15:03
米奧
好多篇阿><

01-04 15:13

Cecil
超多的你要忍耐(忍你大頭
本來我以為可以一篇END,大綱寫一寫還擔心會太短,結果……(遠目01-04 15:15
米奧
沒關係的我很愛看!!
只是你的網遊那篇都來不及看完~~

01-04 15:16

Cecil
沒關係的一百年後他還是長那樣(用力握手
更新前跟我說一下我先去搶頭推(欸01-04 15:20
米奧
xddd我要聽你的超級建議!

01-04 15:26

Cecil
哈哈哈哈我只會跟你說我覺得多好笑,建議什麼的……我有說過那種東西嗎(欸01-04 15:28
米奧
有啦有啦 但是我最近寫的好像不是很搞笑的感覺

01-04 15:29

Cecil
OK的,不好笑有不好笑的回文法,你只要寫,剩下的交給讀者負責O∀O01-04 15:31
死眼糖果布偶
喔喔喔!寫的好好喔我也很喜歡這對,很想寫lol的同人小說,您激發了我> <

02-01 22:58

Cecil
祝你寫出理想中的作品///02-01 23:01
翻桌咖啡
GP奉上!!又更愛希瓦娜跟嘉文

02-03 19:10

Cecil
我也超愛的,最近在耕同人準備閃你們ya02-03 20:17
RegretRen
喔不Q_Q
果然先看後面是不對的RRR

02-13 14:47

Cecil
前面痛痛的,你傻傻QQ02-13 15:02
イロ
喔喔喔!!!超愛這對的!!!
((而且希瓦娜是咱唯一的TOP&JG(#

02-18 19:53

Cecil
希望你喜歡這樣的希瓦娜>//////<02-18 20:14
KR
佩特拉妳為什麼要死?聖龍爸跟聖龍媽為什麼要死?為什麼人被殺就會死?為什麼艾倫連打個女巨人的臉都會MISS兩次?為什麼希瓦娜不是我女朋友?為什麼<喜歡星星的你III>還沒出虛淵的陰影就出現在我的頭頂?為什麼我現在會像是被少女漫刺傷心靈的少女衣樣跑來這邊加血?為什麼我在這邊加血不成反而有種中了更多流血效果的感覺?



算了,我決定也要虛淵來殘廢打擊Cecil了

02-25 16:39

Cecil
你崩潰了你真的崩潰了http://emos.plurk.com/481322cff6bf04e90b76e09b9e152cec_w48_h48.gif
希瓦娜是嘉文的但你可以想像你是他--前提是你也會滅龍一擊而且你也是王子喔!

Ⅲ還不會虛淵但我覺得Ⅳ應該會(也該出現了

兩人的相遇雖然是冬天但感情依然像火焰一樣燃燒!02-25 16:44
RegretRen
這邊發生火災了~~~~
快叫消防隊((跑來跑去

02-25 16:47

Cecil
快叫烈火雄心崔絲塔娜來滅火RRRR02-25 16:49
燎原火
火災!是火災阿!希瓦娜息怒阿!

03-10 22:54

Cecil
嘉文正在攻略希瓦娜,他表示「這我挺得住」(吐煙03-10 22:56
Mr.S
嘉文挺不住吧…嘉文好過分(≧∇≦)故意激怒希瓦娜

03-14 18:45

Cecil
嘉文:我沒想到這頭龍這麼強,這下要GG了(被隊友檢舉03-14 18:51
Mr.S
希瓦娜反撲!!

03-14 18:56

Cecil
推倒嘉文~(不對吧
下章就會看到結果囉!03-14 19:01
神隱
好文筆

05-09 15:36

Cecil
謝謝你(拱手05-09 16: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2喜歡★annmcecil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翅膀、黎希爾.Ⅶ... 後一篇:◇純粹(希瓦娜)(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urplechange喜歡看輕小說的你們
我的原創輕小說【思想無罪】更新囉~女主角終於登場了,歡迎大家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