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真選聖徒萊克左

作者:聖盔夜風│2013-12-20 03:53:16│贊助:4│人氣:250
萊克左
 
 
  萊克左的一雙手按住了伊德溫的肩頭,強迫他抬起頭看著他。「克爾菲納在上,你趕快給我起來!」
 
  萊克左看著伊德溫的雙眼──闇紫色的眼眸中燃起銀白火焰,箴言之力在憤怒!只是對象就是祂的選中者。
 
  同樣身為真選聖徒,萊克左很清楚這與自己已經並肩作戰多年的老戰友現在的狀況如何。他不能放任對方毀在箴言之力所帶來的譴責上,這場如阿特阿斯的磨難般的戰爭還需要他來領導。
 
  「你這該下七次阿特阿斯的傢伙,給我起來!」萊克左抓著伊德溫,用力將對方自地上拉起。但他毫無力氣,彷彿已經被徹底擊潰。若非萊克左抓著,伊德溫可能立刻就會癱倒在地上。
 
  中央的士兵因為震驚而停止動作,視線全都集中在萊克左與伊德溫的身上。他們隨後就在萊克左的大聲吼叫中清醒,然後按照他的命令圍繞著他們兩人以及傷患、戰俘等重新集結為圓圈。
 
  雖然伊德溫的箴言之力殺死了他附近的大部分歐哈爾人和怪物,但是外圍的戰鬥還沒有結束。混戰之中除了距離較近的人以外,其他人都因混戰而沒有查覺到情況。
 
  萊克左將伊德溫交給趕來的狄利爾爵士照顧,然後重新離開圓圈加入戰鬥──這次他沒有離圓圈太遠。
 
  雷索‧瓦康斯爵士帶領著騎兵與騎士們在外集結,重組衝鋒。伊德溫無意中喚起的攻擊給予他們不少的時間來重整勢態。
 
  此萊克左的心中充滿了不少愧疚感。如果他沒有放任自己的思緒沉浸在箴言之力的話,就不會離開圓圈的守護範圍外。也就不會讓伊德溫那該下七次阿特阿斯的傢伙……
 
  萊克左揮劍砍倒了妄圖上前挑戰他的歐哈爾戰士。看著步步近湧的敵軍,他深切感受到了箴言之力拉引著他的意識。他十指緊繃握住劍柄,如果現在有一點放鬆,他相信他的雙手會毫不猶豫地做出違反自己命令的事情。萊克左勉強控制住自己身體的主控權,拒絕聽從箴言之力的引導。萬一他也陷入了箴言之力的力量代價中的話,那麼這支軍隊無疑將消亡於此。
 
  亞卡尤布爾箴言的銀藍光芒在空氣中發出陣陣波盪,提醒著萊克左附近出現了一名能夠撼動箴言之力的敵人。他警戒的掃視周圍,立刻就在左方不遠處發現一名手持流星錘,正掃蕩他士兵的——
 
  ──萊克左看著那個人型怪物,心中湧起一股熟悉與突兀感。當怪物揮動流星錘以高超的技巧迅速砸碎了幾名士兵的腦袋時,他頓時體會到了事實。恐懼迅速竄升,令他不寒而慄的微微顫抖起來。
 
  戴林‧卡列達男爵是東翼戰線的高層指揮官之一。根據幾名戰俘所說,他在戰線潰敗後遭到俘虜被關押起來……但現在,這名勇猛的男爵就站在萊克左的面前,使用他最擅長使用的武器擊殺一個個原本是要援救他的友軍。
 
  不對,那真的是他嗎?
 
  萊克左站在原地,看著怪物。他的面部表情扭曲僵硬,透露的是極度的恐懼。彷彿曾面臨比死亡還要更加恐怖的磨難。五官被人慘忍的縫合起來,就像是那些擁有神奇力量的人型怪物。
 
  怪物男爵越走越近,萊克左手中大劍上的箴言散發強烈波動。空氣中滿溢銀藍色的力量之光,在他身體周遭結成網狀,形成一道防禦之牆。
 
  「萊克左‧葛赫辛。」怪物男爵被縫合的雙唇上揚,與那僵硬的恐懼面容形成了一幅夢饜般的笑容。「擁有箴言之力的真選聖徒。」的聲音是如此艱澀,彷彿用尖細的指甲去刮過鐵板般的令人感到不適。
 
  「你是什麼東西?」萊克左看著怪物。雖然口中如此問著,但他已經確定對方絕對不會是男爵。只是他依舊想問眼前的怪物,你究竟是什麼東西?
 
  戴林‧卡列達男爵已死,取而代之的是某種披著他的外皮的瀆靈怪物。萊克左雙手斜舉大劍,擺出迎戰架式。箴言之力環環縈繞於寬長劍刃上,將周圍點綴成一片藍光之景。
 
  他無法與這人型怪物相抗,這是在前幾次的戰鬥中萊克左用好幾次險些喪命的代價去體證出來的結論。然而,他也不可能放任怪物任意毀滅自己的士兵們。
 
  怪物持續著臉扭曲五官上的夢饜笑容,對萊克左發動了攻擊。他能夠感受到包裹在那流星錘頭上那非比尋常的力量。怪物與他之間的空氣激盪、爆裂著,而周圍的士兵們彷彿沒有察覺到這一幕,繼續戰鬥著。
 
  錘頭與劍刃交架,沉悶的撞擊聲敲響在萊克左的腦海。
 
  那力量不只震撼著他的身軀,也撼動了他的心靈;他感覺到胸前一股龐大壓力油然而生,壓得他喘不過氣。他身上穿戴的鎧甲是由佛密爾花銀鑄成,雖比尋常鋼鐵鑄造的鎧甲更能夠抵抗兵刃攻擊,但顯然無法像伊德溫的符文鎧那樣抵禦人型怪物的奇特力量。
 
  人型怪物只要站在原地將流星錘向前壓,萊克左就一直被逼得往後退。怪物伸出左手,對空氣做出推動。氣流席捲而來,重擊在萊克左的胸膛,將他的胸甲打凹,並將其擊飛。
 
  萊克左在空中前後翻滾了兩圈才重重跌在地上。他感覺到自己的肋骨似乎已經斷了幾根,無形壓力持續的壓迫在他身上,讓他連慘叫聲都無法發出。亞卡尤布爾箴言不斷閃爍的銀藍光芒,是讓他至今仍然沒有被擠成一灘爛泥的唯一原因。
 
  亞卡尤布爾‧艾德瓦納林‧塞洛薩特馮提亞……
 
  他在心中默念著箴言,試圖喚醒箴言之力,壓力卻令他根本無法集中精神。箴言之力就像聖光一樣是高貴而自傲的力量,如果無法專心、真誠地祈求祂回應,祂就會毫不猶豫地棄你而去。
 
  「從某方面而言,箴言之力其實就像是一個難搞的高傲女人罷了。」教導他如何正確運用箴言之力作戰的卡萊特曾經如此說過。
 
  萊克左感覺到身體的每一根肌肉、神經都緊繃到了極限,他彷彿聽到背脊傳來抗議聲,眼球的疼痛,好似即將脹破。有那麼一瞬間,他甚至覺得血液已經自自己全身各處開始滲出;亞卡尤布爾箴言逐漸消褪的光芒,成為了他的死亡倒數。
 
  意識即將消沉的朦朧之間,他隱約聽到了一聲:「以公爵之名!」的戰吼聲。
 
  壓力頓時消失,萊克左的身軀像是斷了線的布偶般癱趴在了地上。但他立刻不顧身體劇痛,重新站起身。突然湧入胸中的大量空氣令他感到一陣昏眩、差點站不穩。
 
  他倚著雙手大劍,努力聚焦視線看向怪物。解救他的人正以猛烈的攻勢進攻人型怪物,讓它連使用那股該下無數次阿特阿斯的可恨力量的機會都沒有。等他看仔細之後,卻發現那人只是不斷在用自己的雙拳進行攻擊。
 
  萊克左那仍有些混亂的思緒立刻浮現了一個名字──馬可‧艾哈林,維洛坦的馬可。奧斯維爾曼斯東翼戰線就只有這麼一位在戰場上愛用雙拳勝過使用自己恩賜神器的搏擊大師。
 
  萊克左拔出劍刃,亞卡尤布爾箴言的光輝重新散發光芒。這次,就連他自己也感受到了熾熱感,代表高傲的箴言之力對於自己竟然被另一股力量壓制感到非常憤怒。
 
  「亞卡尤布爾‧艾德瓦納林‧塞洛薩特馮提亞。」
 
  純粹的藍芒環繞在他的劍刃與身軀之上。萊克左重新感到那全然覺醒的澎拜力量流暢地在身體每一處運轉著,增強著他的觀感和速度。
 
  他踏出步伐,在維洛坦的馬可雙拳擊中人型怪物的扭曲腦袋後插入戰鬥。增強後的身體本能迅速替他抓到了一個空隙,雙手劍刃傾斜而下,劃斷連結流星錘頭與棒身的鐵鍊,切進怪物的大腿。殘破的盔甲連同皮肉、骨頭一同被斬碎。維洛坦的馬可在怪物倒下之前便雙手扣住了對方加速壓下,舉膝撞去。
 
  萊克左聽到了讓他非常不舒服的聲音──他見到維洛坦的馬可膝蓋陷進了那顆醜惡腦袋裡。勇猛的勳爵鬆開手,讓怪物的身體倒下。
 
  「必須攻擊頭部。」勳爵微喘著氣說道。連續的戰鬥,再加上剛才的快速攻擊已經消耗了他許多體力。他撿起一旁自怪物手中掉落的、少了錘頭的流星錘棒,然後往怪物的後腦勺敲去。
 
  隨著那令人作嘔的聲響,怪物的腦袋碎裂。流露出裏頭的某種紫色生物。萊克左雙眼瞪大,睜睜的看著那個充滿皺褶與癱軟觸角的生物,感到自己的胃在翻騰。
 
  他之前可不知道這怪物的腦袋裏頭竟然裝著這種玩意。
 
  萊克左改望向怪物被切斷的大腿,黑色的血液淌緩流出、浸到了他包裹在鐵靴內的腳部。
 
  維洛坦的馬可喊了一聲,然後拿起手中的流星錘棒往另一名歐哈爾戰士奔去。少了錘頭的鐵棒將歐哈爾人的頭連同頭盔一同打爛。他回頭看了萊克左一眼,說:「戰鬥還沒有結束。」
 
  萊克左點頭同意,強迫自己忘卻那幅畫面,專注在戰鬥上。他旋轉劍刃一圈,衝入了另一個戰圈中,運用箴言之力所注入他身體中的強大席捲起新的風暴。
 
  他是力量,無人可擋。
 
 
  「以克爾菲納的權杖之名,我非常感謝你們。如果你們再來晚一點,我想我們就要先一步晉見偉大太陽神了。」維洛坦的馬可大人向萊克左行禮道謝。
 
  萊克左搖搖頭,說:「我們也沒有想到,竟然還會有另外一支軍隊進攻這座戰俘營。」他看著開始專心為傷患處理傷勢、進行包紮的戰鬥醫士們。而伊德溫則遠離他的士兵,與亞蘭薩坐在一塊。狄利爾‧卡德爵士與雷索‧瓦康斯爵士隨侍在他身旁。
 
  萊克左的胸前仍然隱隱作痛,但是箴言之力已經為他治癒了不少。至少斷裂的骨頭都已經被修復完畢──而代價就是他幾乎要喪失站立的力氣。
 
  在中央重新集結之後,歐哈爾人便已經呈現出敗勢。接連兩個算是領袖般的人型怪物被殺掉,其餘的怪物就開始失控起來,變的敵我不分。萊克左運用伊德溫的戰術,很快便將怪物一一剿滅。
 
  除了部分解救的戰俘外,他們在營地中還找到了佛密爾爵士慘不忍睹的屍體。他生前受過不少的虐待,四肢的皮肉被磨爛發黑。腦袋被切開來,裏頭則空無一物。
 
  這讓萊克左不寒而慄。
 
  至於伊德溫,他即便在士兵為他歡呼時也沒有清醒。萊克左發覺自己越看著伊德溫的身影,越感到一股深深的倦怠和厭煩。他心裡隱約認為,這位身上留有高貴血統的老戰友似乎越來越無法以一位合格的指揮官以及貴族身分為公爵效忠。
 
  「我以為您已經遭到敵軍的俘虜,馬可大人。」
 
  「本來是。不過後來被雜種們押送到其他戰俘營的路途上,血湖堡的奈莉塔女爵解救了我。」
 
  萊克左皺起眉頭。維洛坦的馬可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他。而他在聆聽的同時也在思考著伊德溫究竟何時才會醒來。
 
  「對了,馬可大人。您在戰鬥中強調要攻擊那怪物的頭部,所以您也知道這怪物的事情囉?」
 
  「嗯,知道一些。怎麼,你也知道嗎?」
 
  「是的。不過我只知道必須攻擊怪物的頭部,這是伊德溫告訴我的。而他應該是從幾次戰鬥的經驗中獲得的。」
 
  維洛坦的馬可回頭望向伊德溫。「看來你們已經對付過好幾隻這樣的怪物了。」
 
  「我們一路上攻破了四處這樣的戰俘營。每一處都遇上了幾隻這樣的怪物,如果不是伊德溫,我想我們必須付出一百人以上的代價才能夠消滅牠們。」
 
  也或許是兩百人,甚至三百人。萊克左心想。回想起剛才經歷過的那股奇特力量,就令他不寒而慄。
 
  「除此之外,我對於這些怪物就沒有任何一點了解。」
 
  維洛坦的馬可想了想,說:「那麼我想我知道的應該比你詳細。」
 
  「那個怪物……叫做亞摩瑞恩。」他說道:「他們是透過一種……非常特殊、而且殘忍無比的方式製造出來的。據說能夠在自身周圍製造出一片禁魔領域,封鎖住魔法、聖術等力量。」
 
  「聽起來,這些怪物力量的運作方式似乎和符文陣列差不多?」
 
  維洛坦的馬可點頭同意。
 
  「要殺死這種怪物,必須要攻擊他們的頭部。因為那是他們主體的所在地。」
 
  「主體?」
 
  「我剛才說過,亞摩瑞恩的製造方式非常特殊、而且殘忍無比。他們是透過將另一種叫做亞瑞梭的怪物放入活人的腦中來進行製造的。」維洛坦的馬可停了下來,思忖自己的用詞是否恰當。
 
  「其實,製造這個用詞不太正確。他們更像是一種寄生,或著該說共生的生命型態……」他猶疑的看著萊克左說道:「我們在進攻這裡前,還攻破了另一座戰俘營。在那裏頭找到了菲爾斯‧迪利男爵,他似乎也受過了和佛密爾爵士相同的待遇……我們只能慶幸歐哈爾人沒有成功地將男爵擊垮。」
 
  萊克左感到非常地不舒服。他回想起他們所殺的那隻人型怪物,曾經屬於戴林男爵的面容,上頭印下了非常深刻的恐懼,扭曲了他的容貌。以及碎裂的腦袋裡露出的紫色生物還有佛密爾爵士被切開的腦袋……可想而知那過程絕對非常難以想像。
 
  這麼說來,伊德溫先前所擊敗過的那些人型怪物……曾經都是與自己並肩作戰的高貴人們?
 
  阿特阿斯的磨難啊……
 
  除了人型怪物外,維洛坦的馬可還告訴了萊克左其他怪物的事情。譬如那些怪物的名字:裂口怪物叫做亞薩卡拉、利刃怪物叫做亞薩德拉、爬行怪物則叫做亞薩赫拉。至於那些高大宛如巨人般的綠皮怪物則叫做亞班德恩,是怪物中較高階的一個支系。而除了這些,似乎還有其他的怪物。
 
  「您是怎麼知道這些事情的?」
 
  「和亞錫人的對談中得知的,我們應該要早一點向他們徵詢的才對。你會非常驚訝他們對於這些怪物──嗯,或著該說亞薩曼達──有多麼了解。」他看了一下天空。太陽已經傾斜了不少,距離正午至少已經過了數個陽時。「只不過,他們對於自身族群的歷史知識非常保密,想讓他們開口簡直像是要地精在天上飛一樣的困難。」
 
  如果是平常,萊克左或許會為勳爵的最後一句話笑出來。
 
  「但是,大人,請問您為何在此?哈瑪爾鎮應該會很需要您才對。」
 
  「歐格林男爵派我出來攻擊這些戰俘營。」馬可大人將那場會議簡略的告訴了他。
 
  「您只率領三十名騎兵就來攻擊這座戰俘營?」這真是他聽見過最瘋狂的事情。
 
  「在昨天的這時候,三十名騎兵其實是相當合適的兵力。」
 
  「我想之後再慢慢告訴你會比較好。現在,我們必須集結軍隊盡快返回哈瑪爾鎮。歐哈爾人也許已經發動了攻擊……」他提醒萊克左,然後轉頭看看周遭的士兵。
 
  「你們有多少人?」
 
  「進攻之前,大約有兩千兩百人。現在的話……」他皺眉思索。伊德溫的部隊並沒有進行有秩序的攻擊,而是就那樣衝了下來。他甚至不確定是不是所有軍隊都參與了戰鬥。
 
  「現在的話,我想應該也暫時足夠了……如果只是防守哈瑪爾鎮的話。」克爾菲納在上,他們的部隊數量甚至比哈瑪爾鎮的全部守軍還要多。
 
  馬可勳爵的表情透露出了他的欣喜。「很好,這樣的確是足夠了。」
 
  「快,我們必須盡快趕回哈瑪爾。」他轉身就要去發布命令,但萊克左拉住了他。
 
  「我想,您先帶著一批人回去就好。」
 
  維洛坦的馬可皺眉,「為什麼?」
 
  「因為我們必須要整頓傷患、以及重組士兵。更何況我們還有一件事沒有處理好。」萊克左轉頭看向依舊一動也不動的伊德溫。
 
  維洛塔的馬可醒悟般的點頭,「喔,對,當然。不過你們必須要快,我們已經襲擊了那麼多座戰俘營,歐哈爾人不可能會一直坐視不理。」
 
  「我知道。我會先將組織還算完善的士兵交給您,馬可大人。不過得要花點時間……」他說著,轉頭看了看行動中的士兵。
 
  維洛坦的馬可率領七百名仍舊有體力維持急行軍的士兵先行離去,萊克左則命令剩餘的士兵加快速度整裝集結。卡利芬爵士戰死在剛才的戰鬥中,他也沒有看見伊摩‧卡頓在哪裏。
 
  最後還是在幾名隸屬伊摩爵士指揮的士兵的指引下,他才於大量的歐哈爾人的屍體中找到了老爵士。對方雙眼睜開,失去生命光采的淺綠雙瞳望著天空,手中緊握著他的劍。那上頭沾滿了許多怪物的鮮血。
 
  爵士以他的勇武畫下生命的句點。讓他喪命的原因是一道自右肩開啟,幾乎要到左腋的傷口。──他的胸部以上只差那麼一點就要與身體分家。
 
  克爾菲納在上。
 
  萊克左暗自咒罵著。這下他開始擔心就算伊德溫自箴言之力中恢復過來,又會重新陷進新的罪惡感帶來的影響中。伊摩爵士一死,宣告著忠於勇猛的塞德溫的騎士們已經全數離世。
 
  他將伊摩爵士麾下唯一存活至今的百槍長馬塔蘭躍升為槍爵(Lance Lord)來接替他的職務。摩林‧史坦利森爵士則繼續帶著幾名騎兵履行他先前的職責,巡邏警戒四方。
 
  至於他自己,得將全副精力用來處理另一件事情。
 
  雷索‧瓦康斯爵士和狄利爾‧卡德爵士站在伊德溫的身旁,擔心的看著他們的誓主。萊克左在兩位騎士的注視下走到伊德溫的身前蹲下,雙眼直瞪著對方。
 
  「好了,你這該下無數次阿特阿斯的傢伙。你打算什麼時候清醒過來?」他說道。卡萊特‧史傑爾教導他運用箴言之力作戰的方法,例如如何將箴言之力纏繞在劍身,如何使用祂構築防禦,卻未曾教過他要怎麼去解救一個即將被箴言之力的聖性吞噬的人。
 
  真選聖徒在濫用箴言之力或是做出違反箴言之力聖性之類的事情時,往往會引發箴言之力的不滿與反抗。有些下場比較悽慘,直接被箴言之力燒盡了靈魂。有些則能夠活下,只是從此再也無法喚起祂的力量。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祈得祂的原諒,平安脫險。
 
  基本上,伊德溫得要靠自己。
 
  萊克左感覺到除了兩名爵士外,還有不少視線聚集到了他的身上。
 
  他強迫伊德溫無神的雙眼望向他,看到箴言之力的銀白聖火在對方的闇紫瞳眸中燃燒著,摧磨心智。
 
  這讓他的心中驟燃起無名怒火。
 
  「克爾菲納在上,如果哈瑪爾鎮陷落的話……我一定會殺了你的,伊德溫。你聽到了嗎?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公爵閣下的血親。我會殺了你。」他對著伊德溫,或是「祂」大吼。「還有你那該死的亞卡德托!我發誓我會用我的雙手將祂自你靈魂中揪出來,然後將祂丟到阿特阿斯去!」
 
  隨後,萊克左的拳頭在周圍士兵的驚呼聲與兩名騎士腰間劍刃的出鞘聲中,擊中了伊德溫‧奧克若雷的臉。
 
 
 
 
---------------------------------------




  上一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801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神魔誌|歐哈爾戰記

留言共 1 篇留言

灰音
『最後還是在幾名隸屬伊摩爵士指揮的士兵的指引下,他才於大量的歐哈爾人的屍體中找到了老爵士。對方雙眼睜開,失去生命光采的淺綠雙瞳望著天空,手中緊握著他的劍。那上頭沾滿了許多怪物的鮮血。』我覺得這段很壯烈的感覺,不過我很喜歡喔!

12-20 19:30

聖盔夜風
謝謝。12-21 11: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aa9438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吶喊... 後一篇:你們這些夏天的火腿!...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xis提督們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734289 艦隊收藏二期攻略 第五回正式上架!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