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達人專欄] 【小說】尋龍手誌,九(上)

作者:錯字女王月亮熊│2013-12-15 15:36:53│贊助:38│人氣:614
【目錄】

   序 最後一隻龍的傳說             六     無名遺跡
   一       遠行             七     潘德拉城
   二     巨龍棲所             八    亞凱斯入侵





(圖片來源:Nark大

  天後,他們開始往雪地出發。

  卡烈加花了將近兩天的時間處理岸邊的殘骸,在數百具撈不盡的屍體中,他們終於救出兩名中年男子、一名少婦和一個撐不過半天便死去的孩子,那些倖存的難民在恢復意識後幾乎也與死了無異,他們受了如此恐怖的衝擊,每個人的眼色中都只反射出海水冰冷的光芒,以及深不見底的空洞。

  但那片海水完全沒有減少飄流的殘骸,他們甚至木柴不夠,連屍體都沒辦法燒,只能堆在岸邊遭受陽光無情地曝曬。逐漸腐爛的臭味開始在空氣中瀰漫,那副景色簡直會讓人懷疑把屍體再推回海底,是否反而還比較人道。

  「我們不如直接出發去討伐亞凱斯,或許還有機會找到讓海水消失的辦法。這麼久的時間過去,救不起來的人應該也死定了。」副官忍不住提出建議,他的面色蒼白,跟躺在海裡的那些人臉色差不了多少。「而且,在這裡盯著海水越久,兄弟們只會越容易崩潰。」

  對所有人來說,他們寧可面對惡龍,也不願再打撈那些屍體。卡烈加不得不同意副官的意見,只好帶著倖存者繼續前進。

  卡烈加帶著他們前往離巨龍最近的雪山村鎮內--這裡的建築早已被龍給摧毀殆盡,燒焦與崩塌的痕跡明顯可見,或許是最近才慘遭亞凱斯的侵襲--士兵們將這裡做為簡易的作戰據點,村莊的四周皆是山壁,兩條岔路的寬度正好容得下一隻龍的大小,走出谷口上坡就是一望無際的雪原,他們只能在這裡設下陷阱等龍前來。


  「目前我們有四十名士兵,五名倖存者,一名公主與三名女僕。沒有堡壘,只有十幾座營帳。」副官摩林在主營帳內唸著名單,並望了基米爾一眼。「還有兩位天人。」

  「還有三門火砲、兩架對龍用的箭弩。」卡烈加沉思著,雖然光是帶著它們就已經很吃不消了。「我要十二名騎士,明天就要在亞凱斯發現我們之前先將牠引誘到狹口,別讓他直接飛進營地。」卡烈加言意之下,是需要一個作為先鋒的餌食隊伍。

  「我來負責。」副官頓了一下。「建議十個就好,將馬省下來吧。」

  「那些拖著砲台的馬不能用嗎?」基米爾脫口問道,其他人看著他,表情彷彿不大自在。

  「那種馬不適合騎士作戰,是專門拖拉的。你們的國家沒有那種馬嗎?」卡烈加在一片沉默中回應了他。

  別說役畜了,他甚至從沒看過馬。「抱歉,沒有。」基米爾尷尬地回應,然後識相地不再說話。卡烈加只是點點頭,然後繼續與其他人討論戰術。


  這讓基米爾感覺困窘極了,雖然卡烈加都會邀請他參與作戰討論,但那或許只是出自於身份上的尊重,事實上,基米爾在這方面的陌生程度連一個新進的步兵都比不上。他想卡烈加應該也很清楚,那對理解的寬容眼神只會讓基米爾感更加自卑。

  他實在不知道自己在會議中能幫些什麼,結束之後大家開始用餐,他悄悄離席,前去與營地外的士兵坐在一起,攀談聊天來提振彼此的精神。一開始他們對於貴族會有這麼親近的舉動感到畏怯,只是這幾天下來,他們很快便發現基米爾根本不像個貴族,甚至與他們比較相似。到了現在,基米爾已經能記住許多人的名字了。

  一名工匠看見基米爾朝營火走來,立刻招手喚住他。「大人,看看這個。」他的表情帶著神秘笑容,讓基米爾看見他手中的小型鐵皮炸彈,掌心大小的圓形彈靜靜躺在工匠髒手裡。

  「這是什麼?」

  「獵龍的小東西。」工匠露齒而笑,將砲彈的引線點燃,丟在基米爾的腳旁,一道刺眼奪目的光芒在爆炸中亮得讓人睜不開眼,基米爾跌坐在地上,發現自己什麼都看不見--基米爾慌張地甩頭揉眼,黑暗包圍著他,像是忽然被一塊布遮住雙眼,卻怎麼都扯不下來。當他終於恢復模糊的視線時,全身早已冒出冷汗,臉色比吹了一夜的冷風還要來得蒼白。

  其他圍在旁邊的士兵發出此起彼落的笑聲,工匠也笑了起來,彷彿這惡意的玩笑已經是他們唯一能做的娛樂。「這到底是什麼?」基米爾連憤怒都來不及,只是狼狽地坐在地上,感受那股被剝奪視線的恐懼。

  「燃燒彈。龍的視力很敏銳,只要把彈做得大一點,牠光是看見那光芒都會瞎掉,托斯雅卓就是被這小東西害死的,牠想飛起來卻被我們弄瞎了眼,當時的表情就跟你現在一樣。」老工匠拿出另外一顆,朝基米爾微笑。「送你一顆新的。來吧,跟我們一起享用難吃的晚餐。」他把一顆燃燒彈塞進他手中,基米爾狐疑地塞進口袋裡。

  「燃燒彈有什麼用?別忘了當時有幾百隻長槍戳進牠肚子裡。現在才幾十個人,亞凱斯會在瞎掉之前先噴火把我們全燒死。」一名年長的士兵嗤之以鼻,工匠的表情像是被潑了冷水,抿抿嘴不說話了。

  「既然如此,你們為什麼還跟著卡烈加來到這裡?艾賓?」基米爾扶著額頭,到火堆旁與其他四名士兵坐在一起。他們縮著身子拉緊大衣與披風,分享著熱茶水與乾糧,也遞給基米爾一份。

  「因為僅存的女人全都在這裡了?」被喚作艾賓的年輕男人聳了聳肩。
  「是因為別無選擇吧。」另一個人撥弄柴火,不禁揚起冷笑。「我本來只想逃離那片屍海,但現在想想,拿著十字弓射龍的鼻孔實在沒有比較聰明。」

  「老布萊,你怎麼不提騎兵隊?把龍從谷口引進營地的主意簡直瘋了!」

  「你們也瘋了才會還留在這裡。當我第一個說要離開時,你們拉著我說已經無路可退了,依我看,你們只是雙腿抖到跑不動的懦夫。」老布萊朝火堆裡啐了一口唾沫,沒有人想回應他。

  「為自己的理想戰死,我看不出哪裡有問題。」基米爾反駁著。

  「我們習慣作戰,可是不習慣死亡,大人。」艾賓苦笑。「人類的生命苦又短,不像您有漫長的時間。」

  「不是正因為如此,死在哪裡、以及為何而死才顯得更加重要嗎?」他挺起身子,神色認真地凝視所有人。「過了幾百歲的天人,活著對他們而言就只是呼吸的循環,到了那個時候連吸一口氣都是折磨,沒有意義地活著比死了更恐怖。如果要我成為那種天人,我還寧可與你們站在同個陣線。」

  「不管是誰終究都是怕死的。」艾賓不認同地說。
  「不對。死亡也是一種本能,我想,有的時候人並不是為了某些理由而死,而像是想找個理由死得好看一點。」「為了最後人類的存亡與龍一搏,與你們並肩作戰,這就是我想站在這裡的原因。」

  「對,我來只為了能在亞凱斯臉上轟一砲--還有什麼比這更值得我犧牲的?」老工匠咧嘴笑著,讚賞地拍著基米爾的肩膀。

  老布萊突然笑了一聲。
  「你笑什麼?」基米爾皺起眉。

  「我只是在想,不愧是領主大人的親戚,連說話的語氣都像。」
  他臉微微紅了。「我差得可遠了。」

  不知道是誰說出:「對,尤其是酒量。」大家終於又笑出聲來,老布萊則舉起杯子,「如果要說理由的話,我他媽還是不想死,但希望明天這杯子能盛滿亞凱斯那混帳的鮮血,好讓老子喝個過癮。」

  「對,暢飲牠的鮮血!」眾人附和著,敲擊彼此的酒杯,彷彿也敲擊起戰鬥的意志。


  當月色也即將落下後,基米爾離開營火,冰冷的空氣立刻從衣角鑽入肌膚,就算基米爾將自己包得再緊,胸口仍能像是凍僵般呼吸困難。他們才剛踏入雪地沒多久,卻已經能明顯感受那驟降的溫度緩緩凝結自己的血液。他連自己能不能好好揮刀都不曉得,這樣真的能和其他士兵一樣作戰嗎?

  他一邊想著,踏進自己與塔梅洛營帳內,發現她還沒入睡,而是輕手輕腳地打包起行囊。「妳在做什麼?」他略帶訝異的問著。

  「小聲點,我們說不定今晚就能離開這裡。」塔梅洛將他拉低了身子,好讓他能蹲在旁邊,而不用一直抬頭看。「我剛剛聽見卡烈加已經發現龍的蹤跡了,就在西北方的山峰。」

  「那妳為什麼在收拾行李?」基米爾低頭看著她,她的雙頰因寒意而通紅,反而看起來更可愛了。他別過頭忍住不盯著她看。

  「他們準備的速度比我想得還要慢,如果我們先出發的話,一定能比他們早見到龍。」塔梅洛的口氣帶著一絲興奮,連基米爾正滿臉通紅地別過頭也沒有察覺。「只要先見到亞凱斯,說服牠收回天人的詛咒,我們就不用管戰事了。」

  基米爾突然覺得自己的理智都回來了。「妳說什麼?」

  她抬起頭來,寶藍色的雙眼漂亮得閃閃發亮,如果是平常他絕對無法反抗那對雙眼,只是她接下來說出的話實在過於駭人:「小子,別忘了我們只是為了追龍才跟著卡烈加,只要天人的問題解決,接下來就讓龍將他們殺光吧。」

  「妳打算眼睜睜看這些人被龍殺死?」

  「當然,他們絕對打不贏。四十名士兵不到,還包括上不了戰場的倖存者與公主,你怎麼以為這些人類會有勝算?」塔梅洛睜著大眼,彷彿自己的推論理所當然。

  基米爾啞口無言地看著她,又回想起她被托爾芬綁架後的可怕模樣,忍不住伸手按住塔梅洛的肩膀。

  「怎麼了?」塔梅洛為這舉動感到訝異地紅了臉,連忙別過頭掩飾自己的緊張。「對了,在這之後,你如果想要去哪裡的話,可以跟我說……」

  「我哪裡都不會去,塔梅洛。我會留在這裡與他們一起作戰,這是我與卡烈加的約定。」他輕輕打斷了她。

  「和死人下的約定誰都不知道是否算數。對吧?」塔梅洛蠻不在乎地說著。

  基米爾皺起眉頭,她為什麼總是能輕易說出這些傷人的話?「別那種口氣。我知道妳很討厭人類,但最近與他們熟識之後,我發現他們其實並不壞。」基米爾搖了搖頭。

  塔梅洛的動作停了下來,她的表情像是早已預料基米爾的反應,只是那尖酸的語氣停不下來。「熟悉了又如何?經歷完這場戰爭,你只會因為他們的死徒添悲傷,那就是你要的嗎?何況他們連你的誰都不是。」她將行李放了下來,小小的身子爬上床舖,將自己裹在被單中。「睡吧,當我沒提過這個建議,我沒興致了。你遲早會後悔的。」她踢了一張薄毯在床沿下,基米爾拾了起來,卻完全沒有睡意。

  人類直接戰鬥的勝算並不大,那些士兵的臉上處處可見絕望的神情,基米爾看得很清楚。但如果人類戰敗,他們可能會就此絕跡……一想到這裡,基米爾便無法釋懷。他們的確是混沌的種族、善惡不定,可是沒有一個種族能輕易決定他族的存亡--諷刺的是村中的長老經常將這句話掛在嘴邊--偏偏不管是龍或人,都在用仇恨來判斷事情的對錯。他答應卡烈加並不是隨眾人的情緒復仇,而是想終結這個憎恨的循環。


  「我心意已決,妳可以不用陪我冒那個險。」基米爾說道,床上的人則沒有回應。他突然發現自己講話話的口氣和塔梅洛一樣,忍不住苦笑起來--他原以為自己除了保護塔梅洛之外沒有其他渴望,但見到卡烈加之後,他發現自己開始改變了。「我想看藍湖。」他說著。

  塔梅洛的頭似乎動了一下。

  「聽母親說那裡的湖清澈到可以映照出任何東西,白天時好像在水底藏了一片天空。妳問我想去哪,我也只想得到那裡了……如果妳願意跟我去的話。」他停頓了會兒,見塔梅洛仍然沒有反應,只好蓋上被子躺在旁邊的地上,聽著陣陣風雪的呼嘯聲睡去。


  等隔天醒來時,他原希望塔梅洛會像往常一樣叫醒自己,用那惹人厭的口氣嘲弄自己一番。他從極冷的溫度中驚醒,手腳像是冰凍般不聽使喚,「塔梅洛,我想要熱茶……」他喃喃說著卻沒有回應。帳篷內帶著比往常更寒冷的溫度,外頭不停傳來士兵走動與交談的聲響,他卻覺得世界從來沒有這麼安靜過。所有聲音擦過他的耳旁,卻無法成為任何有意義的訊息。

  基米爾終於坐起身,望著空盪盪的床舖,以及床邊消失的行李。

  他幾乎能想像當塔梅洛半夜偷偷溜出帳篷時,是用什麼眼神望著熟睡的他。「你最好給我追上來。」她一定是在這樣想,然後頭也不回地衝出去。

  她總是這樣,該死的。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套上大衣跑出營帳,直直走向卡烈加所在的主營帳內。領主停下討論進度的聲音,表情訝異著,沒想到基米爾會朝自己露出這麼氣憤的表情。


  「軍隊的難吃糧食終於把你逼瘋了嗎,朋友?」卡烈加自認為幽默地問著。

  「我真希望如此,解決一個廚師總比解決一條龍輕鬆多了。」他的聲音堅定又強硬,雙手壓在標註龍所在的地圖上。


  「大人,我懇求您能借我一匹馬。」


《待續》


【插入曲】



大地に咲いた花は静かに 争いを見守っている/大地上盛開的花朵 靜靜地 見證著人們的鬥爭
何かを守ろうとする度 誰かが犠牲になるの/守護著什麼的同時 誰又犧牲了呢?
何のための戦いだったのかと/「人類到底為了什麼互相殘殺?」
沈黙の中で心は嘆いた/在沉默之中 內心如此嘆息
Broken blade/Broken blade

今は信じよう /現在去相信吧 
未来はこの想いに 値する価値のあるものだと/用這份信任去等待的未來 是值得的
一つの愛を守るため すり抜けて行った/為了守護一份愛 穿越了重重難關
全てに意味があったと…/這一切全都是有意義的...

このまま時が止まればいい 愛する人が笑う/時間若是停在此刻就好了 所愛之人正露出笑容
誰もがそんな日常を望んだだけ/每個人期望的 不過就是這樣單純的畫面而已
それなのに今 心は嘆いた/然而現在 內心卻嘆息不已
Broken blade/Broken blade

命あればいいと 思っていた/只要活著就好了 曾經是這麼認為的
大事なもの 奪い去られてしまうまで/直到最珍貴的人事物 全部都被奪去為止
壊れ行く心の音 聞こえた気がした/隱約聽見逐漸破碎的心 發出悲鳴
このままでいいのか と…/「就這樣什麼都不做 真的可以嗎」...

今は信じよう 未来はこの想いに 値する価値のあるものだと/現在去相信吧 相信值得這份執著的未來
一つの愛を守るため すり抜けて行った/為了守護一份愛 穿越了重重難關
全てに 意味があったと/這一切 全都是有意義的




  下集今晚或明晚PO,謝謝大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752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奇幻|小說

留言共 5 篇留言

灰音
『「大人,我懇求您能借我一匹馬。」』月亮熊大大,基米爾他借一匹馬,是去找塔梅洛嗎?

12-15 18:26

錯字女王月亮熊
是啊:)12-15 18:27
依瑞/Ray
看來塔梅洛是自己跑去找亞凱斯了?
不曉得人類跟亞凱斯的戰爭究竟孰勝孰負?
還是塔梅洛能順利說服亞凱斯收回詛咒?
實在是越看越好奇!
下篇趕快出呀!!(敲碗)

12-15 21:36

錯字女王月亮熊
是瑞瑞~~今天太晚回家,明天才會貼了XD12-15 23:33
亞蘇
嗯,很奇怪,雖然我認為這是好事= =a

一開始塔梅洛給我的感覺只是個外表看似小孩,內心卻像個阿嬤的偽蘿莉,熊也知道我前幾回還滿喜歡這個角色的,但是隨著故事一直發展下來,直到這一段,我突然覺得阿嬤很可惡XD

不過我想這符合圓形人物的塑造原則,而塔梅洛這個人物在這篇故事中,絕對也是指標性的,反而基米爾是越到後來,形象越鮮明突出了。

12-15 22:29

錯字女王月亮熊
會讓亞蘇有這個想法真是太好了0.0
因為兩個角色的性格發展我一開始就想好了,所以一開始你說基米爾沒個性時我有點緊張,不過我還是讓他們順著故事走,能讓亞蘇這樣想真好:P12-15 23:37
白河
我也是跟亞蘇同感,一開始的劇情著重在描述塔梅洛的機智與歷練,到了越來越後期,這腳色的一些現實黑暗面才慢慢被挖掘出來,越挖越多,頗有讓人知面不知心的顫慄感覺。

相較之下,基米爾反而是慢火熬煮,到了最後幾集明顯加重戲份,他的優點與顯明形象直線上升,不再是前幾集那個事事無所謂,被塔梅洛牽著走的配角跟班而已(形象象徵,無貶意)。他或許不夠歷練與陰險,可是相對地他擁有其他更閃耀的優點,這點在這篇文章跟其他士兵相處的那段,以及表現出來的信念都可以看得出來: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發揮的位置。

距離結局又近了一點,希望最終能有個老梗卻幸福的好結局,不過雖然我一向自認對劇情很遲鈍,在這篇似乎也看到了些許熊對於結局的暗示......只希望是我猜錯了(?

12-15 22:57

錯字女王月亮熊
所以某一回我才會在後記抱怨塔梅洛,就是因為這樣(?)
基米爾透過與卡烈加的認識,他的某些特質也開始被激發了。我很喜歡那樣的變化。
我相信最後的結局會是好的發展,所以白河不用擔心A_A+(奇怪的笑容)12-15 23:43
不透光
其實我很喜歡這個老阿罵呢,而且我也很喜歡月亮姐描寫阿罵內心衝突的寫法。
而卡烈加在這個故事裡面好像就是扮演著一個激發著基米爾的軍師呢 :P

我很喜歡這篇故事,繼續期待 :)

12-16 15:46

錯字女王月亮熊
謝謝弟弟!看你們阿罵來阿罵去的感覺好有趣XD12-17 19: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shiungk20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明天貼出旅行手誌第九章_...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小說】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 ① 奇幻創作系列 ╮ (0)
尋龍手誌 (21)
藏神鄉 (23)
岡堤亞的傷醫 (8)
渡鴉之末 (26)
芬布爾之夢 (5)
長夢 (3)

╭ ② 病態愛系列  ╮ (0)
我將她囚禁的那段時間 (10)
斯德哥爾摩情人 (12)

╭ ③ 短篇創作系列 ╮ (0)
愛情&青春短篇小說 (13)
醫療&社會短篇小說 (9)
奇幻&科幻短篇小說 (8)
其他同人、綜合小說 (20)
噗浪角色扮演企劃 (2)
寫作心得分享 (62)

╭ ④ 暴雪同人專區 ╮ (0)
[WOW]就讓青銅龍拆散你全家 (5)
[WOW]我們是快樂的天譴軍 (15)
[WOW]已宰的羔羊 (48)
[WOW]existence (22)
[WOW]從未回去 (5)
[WOW]艾澤拉斯賞景誌 (4)
[WOW]綜合短篇集 (10)

╭ ⑤ 其他創作  ╮ (0)
【阿熊繪】不畫的漫畫家 (85)
【梓梓繪】我有蘿莉魂我超強 (14)
【詩】原來我會寫新詩 (16)
【攝影】iphone萬歲! (38)
【書蟲】偶爾唸唸書的心得 (36)
【影音】電影心得、音樂歌單 (26)
【遊戲】玩得不三不四但就是很愛 (28)

╭ ⑥ 公會、合作  ╮ (0)
【塔客協會】創作交流公會 (31)
【夜暮之曲】RPG公會 (2)
【Cyber嚴選】網路小說電子報 (1)
【錯字王國】奇幻推廣粉絲團 (5)
【ѡ✦魔女茶宴】 (1)
【HGWS】 (1)
【出版】我才不是台灣角川原創小說作者 (88)

╭ ⑦無人知曉的秘密 ╮ (0)
【夢日記】偶爾發病的日記 (12)

未分類 (397)

Suvalanna看到這段文字的人
快!快跑! 是D小調的大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