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同人小說】《黑暗靈魂-無名者的故事》07-羅德蘭軼聞

作者:大理石│2013-12-14 22:19:36│贊助:52│人氣:291
※一旦複數個NPC出現,篇幅就會變得相當長,不過因為是對話,所以好像也沒甚麼差別。
※女神騎士到底何許人也,這件事讓我越來越猜不透了。
※中世紀宗教聖樂的調調跟黑暗靈魂非常搭配,但戰鬥的時候果然還是民謠金屬跟歌劇音屬最讚了。

----------
07-羅德蘭軼聞

  當羅德蘭壟罩在永恆的夕日餘暉時,人間又面臨了什麼的狀況?是的,它的日月依舊流轉,時間川流不息、生死輪迴不止,四季來去、樹枯樹榮。
  
  然而,有些事情不同了。當萬物依舊在法則中運作的當下,矮人們中卻出現了脫離世間的異端,那些東西成為孤立於世界的存在,不被自然所包容,同時,大地的秩序也邁入了衰敗,日月雖流轉,但祂們的光芒卻逐漸黯淡;時間與生死雖無可停歇,但在冬季日趨擴張的未來,世上的一切看起來都正邁向靜止。可是一直到收穫減少、災厄瀰漫的日子到來時,已經又是百年之後的事了,世界的休止符漫長而晦澀,在歸於混沌之前,人們還必須繼續掙扎,直到最後一位見證者消失無蹤,臣服於不死的迷惘。
  
  白教的大教主說:世界正跨入黑暗,徘徊在大地上的不死瘟疫侵蝕了萬物的純真本質,人類的靈魂亦因此蒙上的塵埃。
  
  尊貴的他告訴人們,必須用心中的熾炎將黑暗去除,傳承太陽之王的意念,讓混沌歸於虛空,使夢魘永不侵擾人間;於是,第一波的不死人狩獵開始了,接著,還有第二、第三波,討伐的範圍擴及各地,遠至東方之國、西陲之島、甚至在南領之土都產生了巨大的回響,白教之聲傳過了山川河海,人們一度萎靡的心靈也隨之鼓動,對抗黑暗的勇氣又再次於靈魂中發芽茁壯。然後--然後,所有的後續都在趨於凝結的時間中逐漸遭人遺忘。
  
  鐘塔上頭沒有風,此地絲毫沒有氣流經過,然而風鳴依稀在耳。
  
  我看著境外的雲海飄盪,無崖的世界更接近無限,此時消失在彼端的幢幢迷霧將天地收成一體,彷彿它們從未分開過;但我知道盡頭就在身後,在那座人類所無法想像的山巒巨牆面前。畏懼?也許是的,然而我的不安已隨鐘聲消散,第一步永遠是最難的,可是一旦跨了出去,你就會發現自己必須跨出第二步,所有的疑惑都不能令雙腳停止,縱使終將神形具滅,亦是這條道路所註定的結局,既不可避免、也無須避免。
  
  本來我想再敲一次鐘,不為什麼,只是覺得好玩;但後來,無論我花上多大力氣都無法再扳動它。我還想多做一點事情,有股熱情驅使著我去執行一些瘋狂的舉動,去觸碰、去探索,我猜想著,在這片遠離塵世的土壤上肯定埋下了無數秘密,它的未知似閃耀的星點、神秘有如洞窟中的水泉,這副身軀渴望著它們的真實,冒險的衝動彷彿狂風襲來。
  
  所以,去吧,讓我們趕緊出發,還有第二口鐘得找呢!也許在這途中能找到一些樂子,搞不好某人的房子裡藏了些塵封的酒也說不定,畢竟這裡曾經繁榮,總不可能連個小店面都沒有吧?
  
  哈--哈哈……好吧,我想我是太樂觀了些。總之先下去吧。
  
  上梯的時候慢、下梯的時候更慢,我時不時地擔心自己會因失足而摔落幾十米高的地板,那座塔比想像中的高,狹長的空間切著一層層樓台,層與層間的夾縫讓人誤以為梯洞長如深谷。說是多慮也好,縱使習慣了以單手支撐,我仍舊害怕各種突發狀況,也許爬到一半梯子會崩塌、也許某個敵人就藏在先前沒注意到的平台上;我想找的東西把大劍給搞定,無論什麼都好,至少讓我能騰出雙手做事情。然而這裡乾淨的難以想像,我不禁想問,到底誰會在逃難前把平台給清空?好不容易,我在其中一層中發現了一堆雜物,除了木箱外,裡頭還埋了些繩索與麻布--看來事情總有些例外,不是嗎?
  
  (咚、咚、咚、咑咑……
  
  回到地面的感覺真好。你也有同感嗎?陌生人?
  
  我在爬梯前與他面面相覷,那位頭戴面罩、身穿黑色衣袍的傢伙站在入口一側的牆前,身上還配著一把儀式刺劍。我無法得知他的面容、亦不知其企圖,但我也用不著問他是誰,因為只要是地上的戰士們都曉得,那位陌生人是蓓爾嘉的僕從。白教的信徒與聖職者對他們敬而遠之,那身裝扮乃是不潔的象徵,但在邊緣人與利己主義者來說,蓓爾嘉的牧師才是他們真正的救贖,就算是不信罪業女神的名號也無所謂,因為祂會無條件地接受你;祂與祂的僕從是罪人們的福音,是所有罪孽的裁決與消除者,然而,也別把蓓爾嘉想成溫厚慈愛的女神,也許正因為祂把人當作無可救藥的存在,既不善也不惡、僅僅是個為自身而活的東西,所以祂從不強調道德與忠誠,蓓爾嘉的信條僅僅是一種交易,只要出的起價格,就算是滔天大罪也能得到祂的寬恕。
  
  當然,白教不可能承認罪業女神的慈悲,祂是邪教、身處黑暗側的異端。不過那又如何?反正總有人信祂,就跟有人信火焰與太陽一樣,而且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搞不好罪業女神的罪與罰才是最公正的也說不定。
  
  說起來,這樣的他又有什麼理由來到羅德蘭?於是,我問:「牧師,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呦,很高興認識你,我是卡利姆的歐茲華德,在這擔任禮拜頭牧師的工作。」他的聲音造作且高傲,甚至能說是有點目中無人。
  
  「禮拜堂?這地方算是禮拜堂嗎?」我拉了拉肩上的繩索,好確定自個兒的武器還留在後頭。
  
  此時,歐茲華德的嘴角揚起了笑容,那道弧線異常冷漠。「當有人需要,它就是了。」
  
  「但這裡有其他人嗎?」前不久我好像才說過同樣的話。
  
  「你不就是個人嗎?」他將雙手向外攤開,好像在展示自己沒有任何敵意一樣,但那種動作看起來更像是某種嘲諷,接著,他說:「所有來到羅德蘭的人--他們都需要一個可以告解的殿堂,於是我就在這,擔任你們的嚮導、你們的禮拜堂。」
  
  「可是有誰能到這?難道你就一直在這等著所有來此地打鐘的不死人?」
  
  歐茲華德再次展現他自負的語氣:「你在想你是唯一?或是長久時間中的其一嗎?不,你錯了,來這敲鐘的人不勝枚舉,前一秒、下一刻,你們來來去去、未曾空席……因此,我不需要等待,而是你們等著我出現啊,孤獨的罪人。」
  
  奇怪的傢伙,卡利姆的人一向如此,但我能肯定歐茲華德絕對是其中的佼佼者,神秘兮兮又滿口胡言亂語;然而我承認,他說的可能是實話,畢竟蓓爾嘉總是能做到白教做不到的事情,就算他說自己能跨越宇宙我也不會覺得太奇怪,反正罪業女神本來就不是常理能解釋的神祇。
  
  我接著又問他:「所以有很多人找過你囉?」
  
  「是的。」
  
  「那你能做什麼?」
  
  歐茲華德微微一笑,接著,他細心地說明了自己的業務:「雖然你不像是個有信仰的人……但神是慈悲為懷的。你是想要告解來尋求赦罪?還是控訴?所有與罪有關的都由我來掌管。」
  
  「我只想問問題,牧師,」話一說出口,我不知怎麼有些猶豫了起來「……你願意為我解惑嗎?」
  
  「當然,我的羔羊。」
  
  他的表現雖然高傲,但為人卻爽快俐落。我能相信他嗎?是的,我可以,盡管卡利姆的子民生性冷血詭譎,但蓓爾嘉的僕從卻從來不藏私,他們狂熱的信徒、聰明的投機份子,然而那些站在黑暗中的他們比起任何人都還要真實。
  
  於是,我向他傾訴我的恐懼,關於不死人的生與死,以及關於靈魂與人性的迷惘;我不期待有個解答,我只希望歐茲華德能聽完它,並把這問題永遠的收在他的衣袍下,不讓任何人知道。但又有誰會想知道一位無名氏的夢靨?
  
  歐茲華德沉默了好一陣子,一直到我講完後亦是靜默不語。他在思考嗎?他願意為我的困擾思考嗎?或是僅僅是在想著如何打發我呢?後來,歐茲華德終於開口了:「我無法為你解答,因為那不是我份內的事。」
  
  那是意料之內的答案,但我並不覺得受騙或遭受愚弄,縱使失落,卻仍令我心滿意足。
  
  「但是,」忽然,他接著說:「我能以做為人類的立場告訴你屬於我的想法。」
  
  真的?我驚訝地看著他,頓時,身上的疼痛都讓這股訝異給驅散了。
  
  歐茲華德一貫地冷笑了一下,似乎對我的專注感到不解。然後,他徐徐說道:「你恐懼的生死是無意義的事情,因為在火焰之前,它本來就不存在,我也不相信死亡之後有任何歸屬,人類的精神僅只於活著,一旦死了就會歸於無有,正如世界之初;而關於靈魂……你可曾想過,為何我們稱它作靈魂?是因為它代表著人類高貴而不可否定的本質嗎?不,是因為我們期盼死亡之後仍得以永存,將理想與無法觸及的希望灌注其中,然後超越苦難、步入天堂--所以你會為此猶豫,因為你把價值全孤注於一個虛無的象徵上,因而會為了它的取與用感到恐懼與罪惡,但它本來就不屬於任何人,靈魂僅僅是一絲生命的餘溫,更遑論道德的意義了;最後,你問人性是什麼……人性,它是人類的本質,僅止於此。
  
  這樣的答案你滿意嗎?你可以不必聽信我,因為這只是凡人-歐茲華德的片面之詞,假若你想問牧師-歐茲華德又能給上什麼答案,我勸你別白費力氣了……我,我是罪惡的掌管者,不是生之主、亦非死之王,那些事情都與我無關。」
  
  確實,要是我能夠這麼想,現在也不會有這麼多困擾……但也許有天我能接受這麼答案也說不定,像個蓓爾嘉的信徒,永遠不為空泛的過去與未來困擾。「謝謝你告訴我這些事,歐茲華德。」
  
  「如果害怕,那就不要再追尋了,永遠做個羔羊沉浮於人世也未嘗不是件好事……呵呵呵,但你已經沒有回去人世的理由了,不是嗎?」
  
  「有一天我會回去的,」我向他宣示:「完成了這趟使命後我就要回去人間,因為那地方是我的家鄉。」
  
  「不死人的歸屬是篝火,你難道愚昧到連自己的真面目都忘了嗎?……沒關係,就這樣下去吧,沉淪在幻夢中也是種選擇。」
  
  「我會證明給你看的,歐茲華德。」語畢,我便打算從這離去。
  
  歐茲華德並未因此給予否定或嘲笑,此時他的語氣也回到了最初那氣勢凌人的狀態:「歡迎你隨時再度光臨,畢竟人都是背負著原罪的啊……呵呵呵呵呵……
  
  跨出鐘塔,我才發現屋頂的混亂超乎想像,兩頭巨獸的屍體仍癱倒在那,週遭的踏面已脆弱不堪;但某方面而言,這地方的堅固也遠遠超乎預期,我看見無數斧痕與重壓的痕跡,但屋棚卻沒有坍塌,僅僅是破洞與龜裂。不過,也許就差最後一擊了也說不定。當我走至中央時,不祥的崩裂聲似乎正不斷警告上頭的活物趕緊加快腳步,所幸那只是個假警報,一直等到我抵達彼端後,假想中的崩壞仍舊沒有發生。
  
  此時,這邊的牆上崁著一把青銅長斧,斧柄節節分明,粗野而充滿力量。那東西似曾相識……我回頭看了一下石像鬼,這才明白那把斧頭或許曾是它的尾巴。真不可思議,那東西原本應該又粗又大,至少不該是做為武器握柄的尺寸存在,畢竟那東西是條尾巴而不是鐵桿,不過現在崁在上頭的它就是一把的長柄戰斧,雖然尺寸稍大卻跟一般的武器沒兩樣,甚至可以說是更好,那把斧頭鋒利、並帶著奇異的魔力,是罕見的特製品。要是拿去賣掉,大概能值不少錢吧?不過我現在想的是其它的事。
  
  經過幾番考量,我決定取走斧頭;未來種種變幻莫測,因此,我需要更多的準備,而你的武器正是我的需要。「要是你聽的到,請接受我的謝意與歉意。」我對著石像鬼的屍體喃喃著,不久,我便將這場戰鬥永遠地戈在這片天空下。
  
  未來我還會回來嗎?歐茲華德的話語猶言在耳,那句"隨時再度光臨"好像篤定了我倆必然會再相間。他期待我犯錯嗎?在這塊土地,我還有任何能犯下的罪惡嗎?
  
  算了,總之,我們還是別再見面了吧,歐茲華德牧師。
  
  
  
  教區已經空蕩一片了。沒有活人、亦無活屍,有時我會為這種空無感到安心,卻又矛盾地自覺無助。
  
  稍稍逗留了幾圈,我從閣樓一直走回入口的大閘門,偶爾會聽到不知何來的失智呢喃,但無論怎麼找,就是無法得知那股聲音的來源。不過,這種盲目的探詢沒有持續多久,後來我回到了升降梯前,一面祈禱著它的作用依舊,一面緊張兮兮地踩入平台內;關上鐵閘,當我將地上的開關採下的同時,伴隨著一陣咭嘎的鐵軸聲響,它突然向下急降,此刻輪軸的聲音正加速遠去,但最初的不順已通暢無礙,平台也沒就此墜落粉碎。發黑的牆間瞬間飛離,此時,崩解的大洞投入了祭祀場的藍天,我自高處看到失落的古老建築散落一地,一道淒涼的通天高塔僅剩半面結構支撐,但最外頭的牆壘依舊,太陽與綠意同樣長存,亙古不變。
  
  「喔?朋友?」佩特魯斯一看見我從窄梯上下來,臉上就帶著些許虛偽的喜悅與不解說道:「我聽到鐘聲了……恭喜你。而且你也……不再是個活屍?哇,真是個奇蹟!」
  
  奇怪,他是怎麼認出我的?難道我的臉無論生死都長得一個樣嗎?於是,我向他詢問他看出我的身分的方法,然而那位聖職者笑得更誇張了。
  
  他說:「我猜的,朋友,而你剛才肯定了我的猜測。」
  
  我真笨,竟然自己洩了底。「你可真是聰明,聖職者大人。」
  
  「只是運氣罷了……」坐在石頭上的佩特魯斯打量了我一下,似乎別有心思。他問:「你……是從哪得到人性的?」
  
  「人性?它是可以任意拿取的東西嗎?」這種說法令我感到困惑。
  
  起先,佩特魯斯似乎還不相信我的話,於是便追問:「那些黑色的小東西啊,朋友,你在人間應該也知道它吧?從屍體裡面跑出了的小妖精……
  
  黑色的小妖精?我是知道這件事,不過它是人性?誰取得名字啊?「老實說,我一點也不明白你說的事。我想我跟你的時代已經脫鉤很久了,佩索魯斯。」
  
  「那你是怎麼變回人類的?難道葛溫妮雅女神現身了嗎?」
  
  「我不清楚,也許你該去問問歐茲華德,他搞不好知道得更多。」
  
  「歐茲華德?歐茲華德……」他對這個名字思考量久,接著,佩特魯斯就不再追問我關於人性的事,改口說道:「總之,你真是個幸運兒,希望你接下來也能一路過關斬將,朋友。」
  
  現在,換我發問了:「說起來,佩索魯斯,你了解羅德蘭嗎?」
  
  「我?我知道的不多。」他表現出一如往常的親切。
  
  「你總該聽過一些事情吧?無論如何,你能告訴我,這座城、還有這個地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嗎?」
  
  佩特魯斯思考了一會兒,然後說:「嗯……那是個傷心的故事,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去談論它。但假如你的誠意夠……
  
  真是露骨,他言下之意是想索取情報費吧?我想我早該明白眼前的聖職者是如此腐敗,至少它絕對比不上歐茲華德的真實與了當。我不確定他到底想要什麼,不過就如同不死人商人說的,假如靈魂是這裡的貨幣,那來到羅德蘭的佩索魯斯應該也是以此為基準。因此,我從手中取出了一點白色的魂火,那東西的質量不多,然而我想,就一個小故事來言,這點貨幣也算足夠了吧?看來佩索魯斯也同意我的估價,於是,他毫無猶豫地接下靈魂後,便接著到出他口中的傷心故事。
  
  「在千年以前,」那位聖職者的語氣平順,用字遣詞工整而優雅「當太陽王葛溫與主神洛依德的光輝仍壟罩羅德蘭時,這裡便是人類的起源,我們的心靈與靈魂與光輝同在,為讚頌諸神的偉大而群聚於此;後來,祖先們在神知智慧的引導下在此建立城邦、打造牆壘,很快地,第一座城市誕生了,那便是小隆德,居於山峽之間的偉大文明,而現在,你看到的這塊地便是他們的祭祀之所,與大山壁之後的神都對話的神聖之崖。然而,毋寧說它是羅德蘭之地與人間之土的交叉點,據悉記載,此處是永無陰霾的山崖、永不迷失的起點,無論前往何處,眾人都必定在此匯聚。
  
  你一定覺得很納悶,難道你所見的外部市鎮、宏廳大城也都是小隆德的一部分嗎?我可以說是,因為兩者的關係密不可分,不過,實際上,小隆德應該在我們的下方才對,一處與飛龍谷連結的豐饒盆地,而此地應該被稱作小隆德與神都的連結之所--光輝的白教之城。在那千年以前的黃金時代,矮人們、也就是人類們,他們大多住在山下,而巨人們、也就是神明們,祂們則生存於至高之頂,有時身分懸殊的兩族仍會進行交流,甚至是彼此來往,而諸神的傳言者就是兩者溝通的媒介,亦是神都大門的衛兵與祭祀主。
  
  這裡曾是如此熱鬧,人們夢中的理想國就實現在那段歷史中;後來,越來越多的人回到此地進行巡禮與探求,結果,自小隆德到白教之城、從牆邊市鎮至魔女之都、甚至是在神祕的異端之國烏拉席露、靜謐的午夜之國桂福隆德,這些地方都留下了人們的足跡,羅德蘭的交通是由矮人們所打造的,我們在眾神的看護下散布於此,與神明共榮、與陽光共存。
  
  可惜,在遠古歷史中的某天,太陽的光輝逐漸黯淡,心懷惡意的不潔之人伺機而動,想闖入神都、搶下神明的榮耀;自此,矮人們陷入了可怕的動盪中,一道來自深淵的影子讓神土沾上了污漬,而那些弱小的人們,有的人堅守信仰、與邪惡搏鬥抗衡,有的人則出賣了靈魂、將身心都獻給了深淵。那是場戰爭,除了死者尼特外,所有大能者都不可避免地深陷其中,有言道,這是自創世之戰以來第一次足以威脅世間的混亂。最後,小隆德與白教之城都淪陷了,在街道中充斥著惡徒與詛咒瘟疫,神之土失去了光彩,連同人間的光芒也一同逝去。
  
  但陽光永存、邪不勝正,當人間的太陽即將走到盡頭的同時,剎那,祂再度亮了起來,熊熊燃燒、其身姿偉大不凡,一如葛溫王一般雄壯威嚴。到底發生了什麼是呢?哈維爾之書--堅石哈維爾的追隨者寫道,當最後一批矮人離開羅德蘭時,葛溫王已出發前往初火之爐,太陽王葛溫找到了災厄的起因、亦尋得了解決的方法,於是,祂獨自擔起重任,開啟了一趟傳火之行;後來,由主神洛依德引領眾神行事,所有的秩序皆在一項又一項的偉業中再度回歸,但神之土卻已拒絕了矮人們的停留,我們的一切理想與和平都於自身的業障下落幕,此後,唯有虔誠者與受招喚者得以進入羅德蘭,神土與人界自此一刀兩分。
  
  朋友,這就是羅德蘭的故事了。」
  
  「你信這故事嗎?」我反問他。
  
  佩特魯斯聳了聳肩,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事實擺在眼前,您能不信嗎?」
  
  「你說洛依德駐守在此,但實際上這裡已經沒有神了,是吧?」
  
  「對於沒有信仰的您來說,就算祂站在你面前,您也僅僅是視祂為一道光火而非神明,不是嗎?」
  
  佩特魯斯暗指我目光短淺,但我可不想跟他吵這種事,這只會顯得自己沒格調罷了。「那你們這些使徒又來這做什麼?你又為何一直留在此處?」
  
  「如果你一定想知道些事情,那我就告訴你吧,」他笑著回答:「我在等我的同伴過來,對方雖然是個小女孩,但她也是我的主人,另外還有兩位年輕騎士同行。他們不但年輕,身上還背負著不死人的使命……所以說,我的職責便是保護並監督他們。」
  
  他們的使命肯定不是那兩口鐘,於是我試探性地問著:「你們的使命跟鐘無關?」
  
  「很遺憾,我無法向您透露那究竟是什麼。」話鋒一轉,佩索魯斯抬頭看著我,並說:「雖然您是如此求知若渴,但我必須看守住使命的秘密。」
  
  那位聖職者是如此具有誠信的人?我看是我的誠意不夠吧?不過,我其實也沒必要如此在意他們的目的,畢竟追求的東西不同,盡管我們終究不能成為夥伴,但至少確定了彼此不是敵人--只要這樣就好了。
  
  在離開前,我才想到自己還有件事情沒解決。我對他說:「佩特魯斯,你之後還會回去人間嗎?」
  
  他覺得奇怪,但也沒多做揣測,直回答:「是的,在完成使命之後我會回去索爾隆德。」
  
  「我想麻煩你一件事情,當然,絕對不是要你做白工,」我從木箱中取出了那捲無名信件,接著講道:「你能把這帶回去嗎?那是你們祖間留下的遺物信件,我希望由你將它帶回人間處理掉。」
  
  佩特魯斯困惑地接下了它,而後,他簡單的瀏覽了一下,不知怎麼的,看起來好像還有點失望。也許佩特魯斯以為這是個機密的上古文件吧?可惜,它只是一張沒什麼大不了的家書「喔,一封信。好,我答應你,我會將這東西拿回索爾隆德。至於價碼?不,不必了,幫助他人乃是白教使徒的天命,況且是一張如此重要的祖先遺物,我想我有義務將它給送回地上。」
  
  「謝謝你,先生。」
  
  「不客氣,不死人。」
  
  我們的對話以此做收尾。但願你說到做到,佩特魯斯。
  
  
  
  別了那位不真誠的聖職者後,我循著熟悉的路途回到祭祀場的篝火。那身受了灼傷與骨折的軀體需要一點治療……也許不只是一點,然而,哪怕是多些停留,我都害怕溫暖的火焰會令雙腳再也不願起身。這裡的篝火比我所點燃的更盛大、也更明亮,到底兩者間真正的差異是什麼?我坐在那愣了半餉,等到一聲呼喚傳來,我才意識到旁邊那位久留不前的過客。藍衣戰士鬱悶的臉依舊如此,他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然而,此時他卻主動地與我搭話。
  
  「嘿,你好。」
  
  戰士一臉不以為然,好像早猜到了什麼事情一樣。「你是之前那個骯髒的活屍是吧?」他問:「終於肯穿上褲子啦?」
  
  「我,嗯、是的,我買了一條褲子。假如你還想對我背上的武器大作文章,我能了當地告訴你,它是搶來的。」
  
  「哼,但你肯定還搶了更多東西,是吧?」藍衣戰士苦苦地笑著,他沒追問我為何回復了肉體,但心中好像早有了一個答案。
  
  我問他:「你是不是在想,我就跟一個垃圾沒兩樣?」
  
  「不用急著否認,畢竟羅德蘭就是這種地方……為了生存,我們必須互相掠奪。」戰士看著地上的雜草,在沉默半餉後,接著問:「你……是你敲響甦醒之鐘的嗎?」
  
  這件視感覺起來應該是項豐功偉業,但似乎沒人開心的起來。「是的,先生。」
  
  「哼哼……那接著就快去把第二口鐘也給敲響吧。」
  
  「但我不知道要怎麼過去,你知道嗎?」我猜戰士一定了解的更多,來到這大夥都明白自己在做些什麼、有些什麼訊息,但唯獨我一個人到處瞎摸。
  
  戰士搖搖頭,不自覺地嘆著氣。然而那不是在說自己不懂這些事,看起來,那更像對我的態度感到無可救藥。「活屍,往下走就對了,找個鑰匙把門打開……方法就是如此。」
  
  「你是說城鎮下面的街道?」
  
  「不然是上面的嗎?反正就是一直向下,直到無路可走為止……不過我想事情也沒這麼輕鬆就是了。剛才你經歷過一場大戰,對吧?那麼下面的狀況也一樣,也許還要更可怕,除了骯髒的東西外,還到處是充滿了瘟疫與病蟲。真好笑,使命這種事……跟送死沒兩樣,這到底有什麼意義呢?」
  
  「問的好。」
  
  藍衣戰士這時把目光放在我身上,他看來不打算打啞謎了。「曾經有個咒術師告訴我,他要去病村尋找咒術的起源,至於要怎麼過去?他說在下水道中有條路與村子相連……然後我就在也沒看過他了。你想去驗證那位倒楣鬼的情報嗎?想就去吧。」
  
  「我知道了,謝謝,」我告訴他:「真的是十分謝謝你的幫忙。」
  
  「不用客氣,你現在可以走了。」戰士語氣刻薄地吐出了這個字詞。
  
  當元素瓶也裝滿之後,我決定先到底下探望那位女性。為什麼?我不知道,那行為僅僅是種直覺,我想見她、想知道關於她的事情--我不知想是憐憫她、還是想讓她可憐我,那位沉默不語的女性守在祭壇之下,縱使孤獨也不做反抗,我不了解她,卻自冥冥之中感覺到她的不凡。那位女性到底是誰?我能從誰口中問出她的來歷?
  
  但這時,我才發現有位訪客已先入駐於此。那身黃銅盔甲……坐在外邊的人是女神騎士,他遠遠地看著那位女性,似乎心謀不軌。然而,一查覺我從階梯那走過來後,羅特雷克的目光很快地就轉向了我這頭;也許這動作沒什麼差異,畢竟頭盔的面罩將對方的臉全遮住了,可是我能感覺到他視線的移轉以及對方細碎的小動作。但是,過了一會兒後我才理解,原來羅特雷克一點也不在意別人的目光,後來他在確認完來者何人後就又繼續看著那位的女性,所想所為令人摸不著頭緒。
  
  「嘿,嗯……黑劍士先生,」他隨口找了個名字稱呼我,不過跟索拉爾不同,他把我叫做劍士而非騎士,「真巧,又見面了。來這是說好的禮物。」
  
  話一說完,他就拋了個小東西給我,仔細一看,那是枚光亮的黃銅徽章,上面還浮雕著一顆太陽。物如其名,它是太陽徽章,戰神的榮耀信物,但不是只有太陽長子的戰士們才擁有這種東西嗎?我萬般不解地看著羅特雷克,並問:「你也信戰神?」
  
  「實際上我什麼都信,黑劍士。人不就是這樣嗎?有利可圖就不會孤守一方,而且你想想,大家都在呼喊口號,但又有誰是真正忠於一位神祇的?況且他們不都是葛溫神族的一員嗎?那麼信誰不都一樣?」
  
  「這……」我不知道自己想反駁些什麼,也許是想,羅特雷克與太陽信徒的形象一點都不搭。不過,也可能是另一種狀況,要是他曾幫助過那群組織,那這枚徽章的來歷也就沒什麼疑慮了。「這東西隨便送人好嗎?我還以為這是榮耀的象徵。」
  
  「給予救命恩人我的榮耀,這不好嗎?呵哈哈哈哈--」
  
  但這感覺沒什麼意義。盡管如此,我仍沒把這句話說出口。「羅特雷克,現在你自由了,接下來你要去哪?完成你的使命?」
  
  「我不跟那套說法,黑劍士,我有我的事情要做。我聽到鐘聲了,是你敲的吧?別擔心,我不會跟你搶這份功勞的,接下來也一樣,那是你的事情,跟我無關。」
  
  「喔,好吧。」後來,我也跟著看向那位女性。不知羅特雷克是否與她相識?於是,我問了他關於那位女性的事情。
  
  羅特雷克回答:「她?就是個防火女罷了,看守篝火的聖女……但我不認識她。」
  
  「不過,看起來你似乎很挺在意她的。」
  
  他笑了笑,接著說:「是啊,我在想,為什麼那群聖職者能想出這麼可悲的方法--把他們的聖物囚禁在石牢裡,就為了保障一絲火焰不會消散……但說也奇怪,那個女人也自願留在這,也許兩邊的腦袋都有問題吧?」
  
  「白教?我以為他們最討厭不死人了。」
  
  「那得看是什麼狀況了。在羅德蘭,火焰的神聖一直未曾遭受質疑,結果下面的某一部份人卻急得跳腳,不過,我想這純粹只是自卑感作祟吧。你看,不死人的力量遠比凡人更強大,當他們知道我們能從火焰中獲得力量後,便想盡辦法將它污名化,好維持自己身為"真正"人類的威信……結果,他們卻一直保持老祖先的習慣,這可真是笑死人了。」
  
  「所以她已經在這待了幾百年?」
  
  「我不清楚,但真要猜,我想連五十年都不到吧,畢竟她是如此的純潔無垢……」羅特雷克的語氣十分怪異,不知是崇拜還是愛慕,我感覺得出來,裡頭藏了些不可告人的情緒「就是這樣了,黑劍士。好啦,我倆終歸是沒關連的不死人,我想接下來就不必多談了吧。」
  
  我想我也聽夠這些事了。「禮物我收到了,謝謝。」
  
  「小意思。」
  
  離開前,我又瞄一眼防火女,她的姿態依舊,攤坐的軀體沒有一絲動彈,宛如石雕。她還是活人嗎?……要是我把她放出來又會如何?想了又想,最終,我仍沒下過任何決心。
  
  不久後,經過一番整頓,我再度踏上了旅程。但現在問題來了:我該先去哪呢?往下是個好主意,但似乎沒人想跟我爭敲鐘的權利……那不如就到處看看吧,這裡還有好多地方沒去過。敲鐘這件事,等我弄清楚了羅德蘭的樣貌在去做也不遲,畢竟鐘永遠在那,想跑也跑不了,而且,就算有人早我一步抵達甦醒之鐘,那也無所謂,反正也沒什麼好爭的。
  
  這次就慢慢來吧。

----------
※實體版在本節之後其實還有額外新增兩節,其名分別為〈歷險〉、以及〈流亡者之家〉,但考慮到購買實體書的讀者的權益,最終我決定暫且保留這兩個章節不公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744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DarkSouls|黑暗靈魂|同人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blackto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同人長篇】《黑暗靈魂-... 後一篇:【同人小說】《黑暗靈魂-...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h10120大家
當兵放假囉~終於有時間更新小說,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