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厭離》04 曹渺

作者:S.R.G│2013-12-08 20:31:50│巴幣:0│人氣:163

  「結果還是沒辦法知道葉殷搞了什麼鬼?這太扯了!」

  在走廊等候的曹渺即使沒刻意去聆聽,還是能清楚聽到莫紀與韶縱華的談話內容。

  「追尋盧閱途中,葉殷以單獨行動較為方便為由跟我的探子分別,其後暗地跟蹤也追丟蹤影。」辦公室無聲半會,再續韶縱華的結論。「至少可以知道,葉殷的確有不尋常且不想給人知曉的追蹤手段。」

  「你挺開心的樣子,打算利用他而不是除之後快嗎?要是我絕對不留他的命,太危險了。」

  「現在我反而好奇蕭彤任用葉殷的因果了,可惜沒多少時間可以探查。」

  「盟主下指示了吧。」

  「這倒還沒,出乎我們意料地冷靜呢,盟主。你要跟他談談嗎?」

  「他會聽得進去我早就談啦,」莫紀聲音相當大聲,聽得出情緒煩躁。「我現在頂多給個『麗北各地動亂方平,我盟應勿輕舉妄動,密切注意皓軍動向。』這樣吧。」

  「意外,皓軍我頭一次聽你關注。」

  「麗北已經沒有可與蒼武盟對抗的組織了,夷柳與麗東一帶也沒聽過什麼戰事,除了西邊的栩州還有啥好關切的!」

  「赤鳶幫。」韶縱華直接講明。

  「你不需故意提這個,我知道……假如赤鳶幫能像叡宇閣一樣能跟蒼武盟暫締同盟就好了。」

  「皓軍意向對往後發展有極大影響,但若盟主執意先滅赤鳶幫,我們也只得遵從。」

  韶縱華辦公室沉寂許久。

  莫紀無語,室主繼續講了:「目前最新的消息,皓軍似乎有意與我盟會談。」

  「哪來的傳言?」

  「皓軍與叡宇閣兩邊人員同是栩州出身,如今敵對的舊識閒刻時互換八卦不算罕見事情,我的斥候利用此點打聽消息。回到正題,皓軍邀約之事很可能為真,我還不打算稟告盟主。」

  「你認為有詐。」

  「蒼武盟與皓軍素未往來,無故示好定有盤算,在皓軍派出正式使者來訪前,我需先擬妥數個方針。」

  「有我幫得上忙的嗎?」

  「目前沒有,提這件事是給你多一個能在關鍵時刻抑制盟主的話題。」

  「呃……多謝關心。」

  「總之,翠雀營之事辛苦你了。」

  「好,那沒事我就先離,」毫無一絲雜音的房門往內開啟,「有啥事就再連絡。」莫紀從韶縱華的辦公室走出。

  曹渺與莫紀對視,彼此僅微笑地點頭,待莫紀遠離,曹渺方敲門請示。

  「曹渺嗎,請進。」

  韶縱華的辦公室跟他的為人一樣,包裝的很好,室內無不潔之處也無多餘之物,只有一方桌及數個書櫃,塞滿書櫃的本冊文件排序整齊,書皮及書頁上亦無堆積明顯的灰塵。

  「翠雀營已經解決了?」曹渺甫問便自答:「不然莫紀也不用特地回來報告了是吧。」

  韶縱華坐在桌後處理政務,輕揮細毛筆,於紙上舞墨極其優雅之文筆,目無視曹渺,回話卻彬彬有禮:「如妳所料,只是我沒有想到他這麼快便回胤翔城了。牆邊有幾張椅子,請挑張坐,招待不周還請見諒。」

  「你是蒼武盟副盟主,而我是蒼武盟小小部下,別這樣拐彎抹角的。」曹渺沒有照他的話做,依舊站在韶縱華前面。

  韶縱華不懷好意似地微笑。「那麼我說要妳交出梁嫣,妳會接受嗎?」

  曹渺不悅回答:「怎麼,靛閻會又想對梁嫣搞什麼鬼?」希望這傢伙只是在說笑。

  「蒼武盟起初由廉家與我韶家建盟,再說服其他大家族入盟,各大家只是為求自保而形式上聽令廉家,不用禮去裝飾,蒼武盟難持久。」韶縱華停下手上事務,語長心重道:「如今蒼武盟雖然快速平定麗北,泰半卻是付諸武力,被鎮壓的殘黨叛心未定,核心政權亦極不穩,若出重大變故,蒼武盟可是會一夕破滅。可以的話,我希望蒼武盟三年之內不再有任何戰事。」

  扯這麼多,就是希望我們能團結一致,那你們當初別讓靛閻會入盟就好啦。「可是你再怎麼誠懇,我還是不會交出梁嫣的。」好不容易把亂七八糟的麗北整頓,曹渺不想再看自己故鄉再亂一次,但有些事她無法淡然接受,梁嫣可是她摯友啊。

  韶縱華點頭,將毛筆置於硯台上。「說『交出』過於失禮了,更正一下,我想與梁嫣私下談談。」

  「有什麼好談的,你以為我會相信這種話喔?」

  「我想從梁嫣口中探聽一些關於靛閻會的情報,保證不會危害梁嫣。」韶縱華正眼看著曹渺,語氣十分堅定。

  「也許你可以擇日來訪璐星城。」

  「至今毫無瓜葛的韶曹兩家突然密切往來那才容易啟人疑竇。」

  曹渺無從辯駁。「可是反過來講,你找梁嫣來胤翔城就不可疑呀?」

  「剛才我跟莫紀的對談妳有聽到多少?」韶縱華又莫名轉移話題。

  跟他講話真得很累。「大概有聽到一些,你想提哪段?」

  「皓軍之事。」

  韶縱華一提,曹渺也馬上懂了。「你想要在兩方大型會談後私下找梁嫣喔。」

  「皓軍不可能單純見個面聊聊天就結束會談的,我可合理要求各家出動人馬戒備,時機地點方式我會安排,只要梁嫣答應出席即可。」

  曹渺想了一會,回答:「我當然也能在場吧。」

  「這沒有問題,但隨扈別帶太多。」

  「對我而言,隨從反而更礙事。」曹渺左手輕拍掛在腰後的『罹響』,發出威脅般語氣對韶縱華說:「你應該很清楚吧。」

  「恐怕只有栩州以南的人還不清楚了。」韶縱華輕鬆笑答。

  曹渺雙手叉腰。「韶縱華,你覺得當天會起衝突嗎?我是說皓軍跟蒼武盟會談那天。」

  韶縱華並未即答,直到提筆處理事務才道:「很有可能,請謹慎以對。」

  其後曹渺再提問數項事宜便告退,步出政廳、走下漫長的坡梯,有氣無力地看著胤翔城內的街景。臨時傳喚的話就不要約在政廳嘛,前幾天才爬過一次。沿路暗自埋怨韶縱華外,她不斷思考要如何應對梁嫣之事。韶這麼費功夫應該不會只想套一些小情報而已,可是梁嫣待在靛閻會的時間也不久,是能問出什麼來呢?曹渺把猜測韶縱華的意圖拿來打發時間,讓單獨無伴的歸途不那麼無趣。

  閃過匆忙奔往政廳方向的蒼武盟人,曹渺行經數株榕樹佇息的圓形廣場,車道劃出廣場的外廓,廓內有乘涼的旅人、嬉戲的親子或孩童、下棋對弈的市民與觀棋的閒雜人等,真正吸引曹渺住意的只有一對情侶,蕭遠與宋婷兒。

  他倆在稍遠離人群的榕樹之下,併坐聳起的板根,兩人看似十分親暱,仔細觀察卻能發覺幾乎都是男方一個勁兒滔滔不絕在高談,女方始終雙目無神盯著對方的臉,兩手像氣根紮在併攏的膝上,頸部仿若隨風擺盪的細枝、應著男方一個段落完畢而點頭,宋婷兒簡直就像一株小型榕樹。

  宋婷兒今天身穿淡紫藍邊的深衣、兩袖刺著淨白杏花繡,齊麗長髮及潔麗儀容盡顯閏秀華采;對比之下身旁的蕭遠頭髮散亂、邋遢衣裝外加吊兒啷噹的表情,光就外表來看兩人極不相襯,甚至給人蕭遠單方面騷擾著宋婷兒的印象。

  曹渺想起了學生時在河畔邊初次發現這小倆口卿卿我我之舉,那個時候也是像這樣只有蕭遠自顧自的開口,一旁的曹渺觀察良久,斷定是蕭遠在騷擾著宋婷兒而現身喝止了男孩。面對指控的男孩歪著頭眨了眨眼,食指比著自己的下巴,表情十分不解。

  「渺姊姊,遠沒有欺負我。」

  儘管旁人難以看得出來,至少宋婷兒是樂於與蕭遠在一起的。就曹渺所知,宋婷兒會想穿上非常不便的深衣,聽說也與蕭遠某次讚賞的緣故所致。真是個傻瓜。曹渺看著膩在一塊的小倆口,本想上前打個招呼,卻感覺像會妨礙他們似地打消了念頭,裝沒看見般遠離廣場。不過——滿羨慕的。

  想到自己已經十八歲,卻還未有穩定交往及能託付終生的可靠男人,不免感到有些寂寞的曹渺半消遣般去篩選對象。

  第一個是才剛碰過面的韶縱華。我不喜歡裝模作樣,搞得自己好像很高高在上的男人。即便韶縱華是曹渺目前見過最為英俊的男人,卻實在不敢恭維。

  再來是同一時間撞面的莫紀。這位就比較微妙了。莫紀樣貌也算俊挺,常裸露在外的結實手臂以及褐膚註解了他的好動健壯,女性間的話題性不輸韶縱華,但有一半是負評。除了學生時期他辜負了蕭彤外,最近有個傳聞是在麗北城事件後莫紀假心庇護失勢的龍家,其後趁隙毒殺了長女‧龍郁芊,奪取龍家的祖傳星器、武籍以及所有地權與財產,可謂狼心狗肺。曹渺最初不以為然,但數度與莫紀出兵,他那毫不留情的狠辣使劍,以及從不去瞧劍下亡者無情態度,讓曹渺為之寒顫,不得不去相信謠言具數分真實。

  其他表面上尚屬於單身的人物……曹渺努力的去想,對象當然很多,長相不太要求,至少看得順眼,但也要武藝高超,出身倒不太介意——起碼別貧窮潦倒——曹渺自詡自己不是這麼高眼光的女性了,即使如此蒼武盟中意的男人還真是沒幾位能提。

  廉塵陽。最後曹渺只想到最高攀不可的人。他那過高及雄壯身軀雖亦較令人有股疏遠感,但為人其實夠親切、不具有足夠氣量的話蒼武盟也無法廣納各家勢力,絕對是理想男性之一,雖然在處理赤鳶幫態度上顯得有些狹隘,但無損曹渺對廉塵陽的評價。

  「嘿、曹渺。」

  不過人家怎麼可能會看得上我這種女生。學生時曹渺就已經知道了,男性普遍都喜歡溫柔婉約的女性,很少會欣賞好強的女人,就算近數十年來女性習武的比例有增加,也較被大眾接受,對女人抱持偏見的人從沒有少過。

  「你有沒有在聽啊,我在叫你耶!」

  曹渺不耐煩的停下,她現在位置接近城門,時間約上午十一點,行人不多。

  她看向右方小跑近身的宋鞅。「幹嘛?」曹渺雖沉浸在挑選對象的幻想中,但並未遺漏宋鞅招呼,由於有點距離的關係使曹渺想裝作沒聽見,宋鞅卻不死心的快步追過來了。

  「沒事,跟妳打個招呼也不行喔?」身材略胖、不高不矮的宋鞅帶了六個看似死黨或部下的男子,染塵沾垢的衣褲及面容,全是一看就知沒有素養、單憑星器或武功逞凶鬥狠的年輕俠士。「我們都是蒼武盟的一份子,不要見外嘛。」

  「我在趕時間,」曹渺快速觀察了這些人,如果是黑夜暗巷或無人荒野,七人已為勢必警戒的人數。「韶縱華有任務交待,所以沒注意到你在叫我。」

  宋鞅點了點頭,長至臉頰的半邊瀏海變得更加凌亂。「沒關係。交待任務喔?」他的視線飄移不定,卻有意無意地經過同一地方。「那種小事叫部下去就好啦,幹嘛自己跑一趟。」

  彼此身高沒差太多,曹渺馬上就發現宋鞅在瞧著她的胸部。「這個我就不方便說明了。」曹渺今天會應韶縱華之請,純粹是因為待在璐星城有點悶,順便出來透透氣而已。

  「該不會是來看我的吧。」宋鞅乾笑數聲,不一會旁人附和般的笑著。

  要是知道你會來,我今天絕對死都不會來胤翔城。曹渺現在才想到方才見到宋婷兒,是該聯想到她哥宋鞅也有可能出現的。「怎麼可能。」宋鞅的視線開始讓她不舒服,曹渺清楚自己穿著薄短袖衫跟其他女生比過於單薄,而且胸部也較大,易被關注莫可奈何,自學生時期開始差不多習慣了,可是這不代表她能容許宋鞅毫無掩飾的無禮舉止。

  「就算要來,也該帶部下一起來嘛,」宋鞅揮臂示意身後其中一人過來。「妳鏈錘拿得很累了吧?我叫人幫妳分擔辛勞。」

  她緊握交疊的鏈條,指頭的痛楚轉嫁成了憤怒。『罹響』確實比一般兵器還要沉重,但我已經拿這麼多年,早就習慣了,少瞧不起我。「不需要。」曹渺以嚴厲的表情拒絕宋鞅部下近身,轉變話題:「宋鞅來胤翔城想必也有要事得辦,不必浪費時間與人力在我身上。」

  「沒錯,如妳所想,韶縱華也找上了我。」宋鞅裝似看透人的語氣說。「雖說已經超過約定時間很久了。」

  我什麼時候這樣想了?曹渺最討厭愛把自己想法強加他人身上的男人。「那就不耽誤你了。」

  「耽誤?別說笑了,是韶縱華要等我才對。」宋鞅語氣轉為凌厲。

  曹渺很想離開了。「你這樣是在擾亂蒼武盟的秩序。」

  「我們本來就沒什麼秩序可說嘴啦。」宋鞅舉起左手胡亂甩著。「更不用說,我很不爽韶縱華很久了,自以為得到黑熊的信賴後就擺起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姿態!我總有一天會要他好看,」他轉頭對著跟隨者道:「你們說對不對!」

  曹渺不想再理會眼前的鬧劇,也受不了太陽照射,「隨便你吧,我先走了。」再開步伐。

  宋鞅的問話從身後流進她耳中:「曹渺,妳也看韶縱華不順眼吧!」

  「這跟你有關係嗎?」曹渺只回頭一會,步伐未停。

  「我們可以聯手,找機會剷除韶縱華。」宋鞅公然宣揚自己異心,聲量卻沒降低。「你要是支持我,我也會回報你相對的獎賞。」

  「敬謝不敏。」韶縱華還可以入選名單,宋鞅,你這種人連考慮都不需考慮。

  宋鞅跟曹渺是同屆學生,這共同處是宋家加入蒼武盟後曹渺一直被宋鞅攀親帶故的根源。曹渺根本懶得理他,可是宋鞅卻解讀成是害羞,當日後流言傳進她耳中時,那瞬間曹渺有當場甩出罹響砸死宋鞅的衝動。宋鞅當時就在我身邊該有多好。

  歷年胤翔學府中,第三十三屆的蕭彤、三十四屆的林湘婷與三十五屆的宋婷兒,胤翔學府連續三屆的武競榜首皆是女學生這件事震撼了整個麗北。身為宋婷兒之兄的宋鞅總暗地被譏不如其妹,曹渺雖未與蕭彤比過招,但同屆的林湘婷、以及碰巧相識的學妹宋婷兒有對過數次,很明白宋鞅不及非是他不勤,而是她們太過異於常人。譏言之事曹渺起初曾幫宋鞅說過話,現在卻也常藉此嘲笑宋鞅了。不這樣他那張賤嘴根本不會停。曹渺甚至相信其他人也是基於同樣理由去嘲諷宋鞅。

  「對了,妳要回璐星城嘛。」宋鞅見曹渺往城門走去,補上幾句:「我剛在路上碰到洪巽,他好像要去滄萍城找蕭彤麻煩,這件事我有派人去跟盟主報告了,曹渺妳有空就注意一下動態,反正順路嘛!」

  從胤翔城回到璐星城若不刻意繞路,途中一定會經過滄萍城,赤鳶幫雖與蒼武盟交惡,卻未有主動挑動紛爭之舉,即使廉塵陽與蕭彤決裂,目前曹家等與赤鳶幫鄰近勢力並無因此與之爆發衝突,處於互不相犯的狀態。

  今天的太陽甫登過藍天頂端,以無法察覺的慢速緩緩朝西山落下,薄雲抵擋不住金光直曬滄萍城周遭荒地,額頭冒汗、薄衫微濕的曹渺見到一名手握大劍的男子,男子遠眺百多公尺處的滄萍城,荒原中的灰城,從這裡看來是可用一隻手掌握碎的小城。

  可直接遮住一位站立中成年人的暗藍色寬闊劍身尖端沒入荒地,巨劍旁有位隻手叉腰傾身駝背的男子面朝著滄萍城。

  「曹渺,」背對她的男子不知何故曉得來者身分,以沙啞低聲問候她。「蕭彤將臨,務請慎觀。」他今日身穿深藍衣衫,破舊的袖口與衣擺被野風吹拂,與傾斜的外表及話語搭配,使他多了點滄桑感。

  曹渺於那男子六步前停身,「盟主有下令攻擊赤鳶幫嗎?」這是她最適合揮出罹響的距離,曹渺沒有要攻擊男子的念頭,單純習慣使然。

  「赤鳶幫本就不屬於蒼武盟。」那男子轉頭,留至頸邊未有梳理卻不凌亂的中分長髮、狹隘到讓人感覺他沒睡過好覺的細長眼、上唇及下巴留著鬍渣,曹渺曉得這個長相,只喜歡戰鬥戰到天荒地老的狂野男人‧洪巽。

  曹渺對他了解不深,僅知是個異常我行我素的武人,比起生死更在意勝負與尊嚴,很愛尋強者單挑,常在宴中吹捧自己的戰績與戰況。本算小有富產的貴族出身,但麗北城事件爆發後失去兩親,喪失家長庇護、又因易逞凶鬥狠的惡名不得洪家餘下親戚與舊部信任,沒多久便遭洪家驅逐,其後投入了蒼武盟。

  「這不代表你可以亂來。」曹渺先試著用強硬態度面對洪巽。洪巽在蒼武盟的地位並不高,只不過是個很強卻難以使喚的先鋒隊長。

  「我很規矩的等著。」

  此處已在滄萍城領內,洪巽會這樣規矩,恐怕早就對赤鳶幫下戰書等候了。「你這樣是在製造多餘的紛爭。」

  「我正要平息紛爭,妳可以閉嘴了。」洪巽像察覺到了什麼回頭,身子挺直了起來。

  曹渺心知勸說無用,懶得再爭論而跟往前看去,滄萍城那多了人影,深紅的人影
走在荒野,帶著比陽光更加深沉的壓力而來。不用想都知道誰來了。「蕭彤。」

  「等妳很久了。」赤鳶幫幫主還未接近到能正常溝通的距離,洪巽先興奮出口了。

  蕭彤與傳聞中描述相去不遠,深紅袍衫與黑靴遮蔽了她頸部以下的苗條身體、袍衫黑邊繡金羽紋、左肩處刺有翔翼鳳鷹的繡紋、裙擺則刺著如火焰般的繡紋,戴著半指黑手套的右手持鮮紅槍柄、灰銀槍刃,沒有附帶槍纓,模樣與一般長槍沒太大有分別,名喚『血絳槍』的星器。紅衣與長槍,蕭彤給人的印象就是這樣子。

  獨身一人到來的赤鳶幫主相距洪巽十步之餘時,她開口問候。「我收到挑戰書了,學長。」清揚之聲自蕭彤口中發出,教人光聽都會覺得是個美人兒的聲音。「若書信無誤,這裡不會有第三者。」蕭彤柳眉微墜、堅毅鳳眼看著曹渺,語氣神情未含疑惑與猜忌。

  「此乃誤會,」洪巽搶先回應,怒瞪曹渺。「妳速速離開此處,不可亂我公正的對決!」

  曹渺大概有頭緒要如何去阻止兩人單挑了。「真是抱歉,我沒有這個意思,只是順路經過。」她對著洪巽解釋。蕭彤清聲在前,曹渺的鼻音便明顯不過,她帶著些許的自卑感看向蕭彤。「你們該知道我要回璐星城的話就一定會經過這,我也沒辦法。」蕭彤工整半分的瀏海梳向耳後,順潔及腰長髮織成辮子,找不出痘疤的淨麗臉龐,配著圓順柔耳、小巧秀鼻與細薄朱唇,婀娜纖軀且具玉挺酥胸,是會讓男性目光流連、女性稱羨的存在。

  「既然是路過便快些離去。」洪巽手按在巨劍劍柄,不耐煩地催促曹渺。

  洪巽是出了名的好鬥且武藝過人,乃第三十屆武競榜首,由於胤翔學府嚴厲規定不可跨屆比武,畢業後亦無正當理由可下戰書,洪家不過小康家族,根本毫無機會與名門交際,只有在這種荒唐的混沌之刻,洪巽才有機會挑戰連蒼武盟之首的廉塵陽也無法戰勝的蕭彤。

  不過比起一介武人的私欲,顧全大局的曹渺微笑回應:「我有點興趣,旁觀不過份吧?」

  正當洪巽欲怒斥之際,蕭彤發話了。「其實兩人一起上也無所謂。」

  曹渺與洪巽同時把頭轉向她,洪巽表情由訝至怒,曹渺眼珠只稍微掃過洪巽一瞬,便知他要發難了。果然還是阻止不了。

  「好狂傲的女人!」暴怒的洪巽拔起被稱作『劣界之碑』的暗藍色巨大長劍,劍身猶如平面鐵板,毫無多餘的刻紋或裝飾。「曹渺、你敢插手就連妳也砍!」隨劍而起的砂石還未落地,洪巽已近蕭彤三步距離,劣界之碑橫掃而去。

  藍劍撼震赤槍,在兩位強者互不退讓的精靈力加持下,激發無從目視的氣波,即使曹渺急退到十數公尺外舉臂戒護,波動帶出的烈風差點讓正在退步的曹渺跌倒。至近距離的蕭彤穩若玥峰,只有衣擺與長辨髮為氣波餘勁拉扯;洪巽則再如何咬牙切齒,心有不甘的被震退數步,甫第一擊便顯示出兩人的差距。

  『精神與靈魂昇華而成的潛在力量』是精靈力至今比較明確但又很不實際的解釋,是熟練武者可藉鍛鍊肉體再進一步獲得的能量。精靈力運用純熟者徒手碎岩絕非難事,更為精進者更可發出氣波以行遠程攻擊,可是要發出具殺傷力的氣波,遠比將精靈力常佈在肉體上要難上許多且更費體力,將精靈力注入在兵器上才是尋常或熟練武人普遍行使的運用方式。

  當對戰的雙方皆用高強精靈力攻擊衝突之際,猛勁氣波便會擴散四溢,尋常兵器無法承受太過猛烈的精靈力炸裂而損毀,但星器卻能承受住此等衝擊,這是星器除了比凡兵更為堅銳且具異能之外,另一個為世人所爭奪的最大理由。

  洪巽外表無大礙,卻像受了重傷顫抖不動,曹渺瞧得出他精神上受到的衝擊相當大。「蕭彤,妳果然比林湘婷還要更強!」洪巽逼迫自我般的狂吼,提起巨劍再攻。

  蕭彤豎槍再擋,此次再激起的氣波未像第一次那般強烈,雙方皆留餘力以對奇變。「你與林湘婷比之如何?」

  「互有勝負!」劣界之碑再劈向蕭彤,這一次血絳槍沒有硬接,蕭彤右臂前傾、右腳猛踏側身轉避巨劍劈擊,順勢對前的槍尾在巨劍還未劈砍荒地便直入洪巽腹部,擊退了洪巽。

  「那麼這場比武,」蕭彤從容看著左手按腹、苦不堪言的洪巽,槍尖對前,擺出迎戰姿態。「應該不需要繼續了。」

  洪巽緩緩調整體勢,並不擔心蕭彤趁隙襲來。「我跟她最後的較量也是好幾年的事了。」他舉起劣界之碑,洪巽嘴部以上都被劍身遮住,看不到表情。「我這幾年有可能毫無長進嗎?」他再度拔腿進攻。「再來!」

  烈勁衝波再激,劣界之碑卻沒有遠離血絳槍,而是持續擠撞著。「好鬥志,你說的不錯。」蕭彤清喝一聲,兩人互退數尺對峙。「可是我也不會一直原地踏步,」蕭彤一滴汗都未流,反而洪巽已露疲態。「你贏不了我,但堅持要打我是能奉陪到底的。」

  「那可難講!」

  一面倒的戰鬥沒什麼好不好講的。一旁觀戰的曹渺眼見洪巽反覆被擊退再站起又突擊的蠢樣,當下有放給他死的心情浮現,洪巽嘴角流落朱紅、遍體鱗傷,但偏偏就是不死心。在你放棄之前,會先被蕭彤殺死了啊。曹渺右手握緊罹響的短柄,拉直鏈條,人頭般大小的圓型多尖刺錘蓄勢待發,曹渺再三推演,深呼吸一口氣後,奔往正背對著她的蕭彤。

  曹渺正要發聲,洪巽搶言:「妳要幹什麼!」

  我要阻止這場愚蠢到爛的戰鬥啊。見蕭彤察覺到她,曹渺毫無顧忌甩出罹響,刺錘直指蕭彤頭部,根據曹渺的經驗,過往遭罹響直接命中頭部者皆是一擊斃命,曹渺相信若是能成功偷襲蕭彤,縱是麗北第一也會香消玉殞。

  蕭彤弓步不動、腰往後一旋並後拉右手,疾迴的血絳槍槍刃準確擊中罹響刺錘,在蕭彤已知來犯情形,曹渺並不意外無法得逞,驚訝的是被擊中之刺錘竟以她前所未見的速度回返,曹渺情急揮下右臂,下墜的鏈條牽引刺錘,震墜荒地之上,噴起不得不舉臂護眼的莫大沙塵,地盪劇烈扯晃著曹渺雙腳,蕭彤精靈力造成的震撼確實傳遍了曹渺全身。

  「學姊,妳只會欺負弱小嗎?」曹渺故作輕鬆,內心卻充滿驚恐。這什麼蠻力啊?她瞬間理解洪巽的話了。林湘婷與宋婷兒已經是超乎常人的強者,而蕭彤更是在她們之上。她空著的左手按住顫抖的左膝,有一種即使蕭彤空手一拳也能把人打成重傷的感覺。我就算全力用罹響往地上敲下去也沒這麼誇張。訝然的曹渺吸入太多灰塵,她不經意輕咳兩聲,對著那蠢武人說:「這不是洪巽一個人能應付的對手,我決定加入戰局了。」

  蕭彤本就揚言要一打二,沒有再表示其它意見;可是洪巽詫異憤恨不滿的表情述說他不願如此。這正合曹渺之意,洪巽向來喜好單挑,否則也得對等條件進行鬥爭,這是他那無謂的自尊所下之個人規則。很好的表情。曹渺滿意的笑著,推算洪巽必會停手。他方才講了敢插手就連我砍——曹渺雖是擔憂,但洪巽不全是毫無道理可講之人,這點從他肯候蕭彤赴約、執意單挑看出。另外洪巽直至今日才找赤鳶幫下戰帖,這與韶縱華對赤鳶幫的方針:『在平定麗北其它騷亂前勿惹赤鳶幫』沒有衝突,顯見洪巽對蒼武盟是存有服從之心的,應該不會殘害同伴。

  洪巽未再劍對蕭彤,面容戰意已去半分。「今天就……」

  突然曹渺感到背後有異,無法形容的直覺促使她回頭。「誰?」只見一名黑衣人已欺身至近處揮劍襲來,曹渺驚訝自己竟未聽到偷襲者的步聲,趕忙擺臂,罹響後發先至,逼退了黑衣人。

  「葉殷!」蕭彤訝道。「你怎麼來了?」

  葉殷?曹渺尋思自己在何處聽過這名字。好像是今天早上韶縱華與莫紀在討論的傢伙?關於葉殷,曹渺有聽聞過其惡名,曾在靛閻會作骯髒事的陰險惡人。靛閻會——難道這傢伙就是韶縱華要找梁嫣的原因?

  面無表情的黑衣人沒有回答蕭彤,但襲擊曹渺,等於是說明來助蕭彤,這讓洪巽大喜。「這樣就變二對二了。」

  「等……」曹渺話未完,本了無戰意的洪巽歡奮出劍再攻蕭彤,轉眼間葉殷亦握劍行刺曹渺,使她頓生怒火。你沒插花的話,戰鬥老早就結束了!

  『罹響』鏈條長度加上手臂的最長攻擊距離可達三公尺左右,葉殷的長劍根本觸不到曹渺,只能抵擋從迎擊轉為主攻的刺錘,幾度拉鋸後刺錘正中劍身,電火般的震動傳遞至劍柄,葉殷右掌承受不住劇烈撼痛而鬆脫長劍,無奈退至罹響揮之不及的距離外。

  掉在一邊的長劍未有損傷。很不錯的星器呢,給那種傢伙有夠糟蹋。葉殷這一連串的舉動曹渺已見慣了,約兩年多前從璐星城附近河岸撿到罹響以後,大多數對戰的敵人不是被刺錘擊體斃命;就是武器被震脫,再重複前者。好弱。曹渺怒視握著右腕且體勢不穩的葉殷,質疑韶縱華好奇於眼前這名弱者的原因。長得不怎麼樣,生澀又雜亂無章的揮劍動作代表他不諳劍術,簡直是比宋鞅還差勁的男人。曹渺很想了結葉殷性命,可是殺害赤鳶幫的人意味著將當場與蕭彤作生死決,她還未理出下一步,突覺蕭彤朝她奔來。

  曹渺急轉身,眼角餘光確認到半跪在地的洪巽,不加思索把罹響甩向蕭彤面門,卻見蕭彤壓低身形,血絳槍朝天刺去,槍尖精準鑽入接近刺錘的鏈條間極小環口,罹響被血絳槍帶往上空,曹渺正欲拉回罹響,疏於防備再進一步的蕭彤,罹響的握柄沒擋住蕭彤侵進右腹的左掌,緊接著蕭彤再放開右掌,震步聲響隨著右肘一併沒入曹渺胸口,她整個身體被擊飛數尺,與罹響、血絳槍同時落地。

  劇痛使曹渺慘吟不止,咳出的燙血自嘴角流到下巴,順勢落至鎖骨,染紅了領口。她呼吸紮亂到無法動作遑論起身,淚水溢滿了眼眶,蕭彤模糊的赤影在曹渺耳內烙下了方才說過的語句。

  「妳只會欺負弱小嗎?」

  曹渺想反駁,但口中出來的話語在旁人聽來只是苦痛呻吟,眼見拾回血絳槍的蕭彤走向葉殷,貌似回過頭看曹渺。

  「要是蒼武盟的人都是像妳這般喜歡趁隙發難之徒,我是絕對不會加入的。」

  不、不是……曹渺的止戰算盤遭到曲解,她仍說不出話解釋。我原本就沒有要為難赤鳶幫啊……

  「今天到此為止,把我的話轉告給廉塵陽吧,我隨時恭候蒼武盟大駕。」

  赤鳶幫主離去半小時左右,曹渺才總算緩住亂息與劇痛,勉力起身癱坐在地,環望四周,發現左側靠站在沒地巨劍旁的洪巽。

  「妳是要躺多久?」身上留著數道血痕的洪巽毫不關心她的傷勢,話語滿是惡意。

  「好笑,洪巽你被蕭彤這樣打,就不信你會比我好過。」既然洪巽惡劣,曹渺也沒必要留口德了。「這是對待同伴的該有的態度嗎?要是沒我,你早就死啦!」

  「盟主敗得不冤枉。今日我與蕭彤單挑,就算我亡,也是存榮而亡。」洪巽落寞道,隨即語氣急變:「但卻被妳給破壞了!妳這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女人!」

  曹渺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我只是……」

  洪巽不再說話,解下綁在腰部的牛皮披風,拔起劣界之碑收納至牛皮中再背著,獨留曹渺,逕自離開了荒地。

--

這回拖真久啊...|||
除了電玩打太兇外,女性視點怎麼寫感覺都很怪,
到時候其他更重要的女角要怎麼辦啊...orz

一些描述應該有再更改的可能,
像是血絳槍是當初草稿名,很想改又不知道要改什麼樣。
精靈力方面的解說稍嫌冗長,我盡力縮短了 -.-

下一回可能會拖更久,因為麗中部分大綱又想小改一下了。
希望真鋼彈無雙別拖我太多時間 QQ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6814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厭離|小說|奇幻|武俠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sucoo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食簡記] 8% ice... 後一篇:真.鋼彈無雙一點感想;自...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nokiBOVOSO工作
疲勞大爆發,還好之前有用預約發布。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