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RPG公會】萍水相逢(單篇完)

作者:清離│2013-12-01 19:32:52│贊助:14│人氣:321





  埃莉卡的事前故事,以短篇表現。
  這篇有久違了的某個孩子來客串,其實是她的隱主線
  幾乎是最早讓她離城後來補其他人的坑都沒什麼時間寫她了
  好想那個在阿斯嘉特過得很愉快的她我要快點考好讓她回城\(QxQ)/







  ──為什麼抓不住?
  一片黑暗沒有任何事物。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視線裡什麼東西都不存在。
  ──明明只是貫徹而已……這樣子,不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嗎?
  是紅色。出現了紅色的東西。
  ──……這樣子,該為了什麼而活下去?
  光芒出現,如此眩目。
  然它一閃而過,不一會兒,一切回歸初始的黑暗。
  ──
  ──
  ──
  ──
  虛無當中,有什麼聲音傳遞了過來。


  *


  藍色的眼睛,映照出的是偶然飄過天際的雲朵。眨了眨眼,回過神來,女孩轉而坐起身子。她剛睡醒,而且顯然地,已經相當習慣於累了在路旁倒頭就睡的行為。
  「……吶,鳴,我、我睡了多久?」
  驚於印象中太陽才剛升起,這時抬頭卻已高掛天際,她慌張地開口,身旁沒有任何人,看似對著空氣這麼問,實際上卻是在問自己──問身在她的身體裡頭的那名神祇。
  被她命名為鳴的世界之神。
  『……埃莉卡,妳終於醒了……概估約三個小時。以妳這個年紀,就午睡來說還好,但是妳才剛醒又倒頭就睡,未免太安……好吧,畢竟,妳,還是,孩子……唉。順帶一提,現在剛過中午十二點。
  腦海中傳出這樣子的聲音,所言令女孩──埃莉卡震驚不已。
  「……欸?糟、糟糕了!我們得快點趕路!」這麼說著激動地站起,她拍拍黏了草屑的臀部,同時也跳躍了下擺脫黏在背上的草,「還有,鳴,我要說幾次吶?接手媽媽的工作後,我就不是小孩子了!」
  『……』聲音沉默一會才吐槽:『得快點趕路吧?而且,妳母親甚至是更久以前的世界,全部之於我都仍然是孩子呀,何況是妳呢?』彷彿能看見某個人扶著額頭。無可奈何卻寵溺的態度。
  「唔……哼,」哼氣,對此沒有多加反駁,似乎賭氣了起來的埃莉卡抬起腳就要上路,下一秒卻突然又停住,「……吶……鳴,」態度瞬間軟化,「我……現在該往哪裡走才對?」
  空氣凝結了三秒。
  『……言而總之……往前走就對了。方向錯了我會說。
  「好!」
  於是她毫無顧忌地再次邁開腳步。
  他們這次旅途的目的地是阿斯嘉特,她和世界神都嗅到了,那裡有著歪斜的氣味,腐敗的,只有他們聞得見的,等待著救贖和清理的氣味。是氣味而不是聲音代表著存在於那裡的只是造成歪斜的可能性,但仍有了解情形的必要。畢竟其他的歪斜已經有調律師前去了,她暫時沒有歪斜可負責。

  她是埃莉卡。
  作為調律師,導正世界的脫序。

  阿斯嘉特離上個工作的地點有點距離,因此她和鳴討論過之後選擇抄沿途沒什麼大改變的近路,一成不變的自然景色已經足夠讓一個孩子感到無趣。埃莉卡行走的同時不斷打呵欠,明明才剛休息過一陣子。
  『……妳……是真累還是假累?
  她的表現讓鳴忍不住這麼問。祂並不是嫌惡,只是語氣中有幾分不可置信。在祂的印象中埃莉卡還是候補時體力不是這樣子差的。若埃莉卡是真累,那或許調律師的工作──承載祂和所有前任的「世界」這件事,並不適合她。
  「走路的人是我,當然累的吶!而且這是無聊的呵欠!鳴你不要數落我!」
  只聽埃莉卡嘟起嘴這麼回應。若是現在身旁有人的話,恐怕會將她當成和幻想中的朋友對話的小孩。
  『要不,身體給我?
  聞言,鳴轉而問道。祂很習慣為調律師們做不想做的事。小至趕路、擺脫路上的噁心昆蟲,大至和領主對談──甚至領死等等,祂都為他們承擔過。畢竟他們的不幸,有一部分是由於祂的存在,只是……
  「不要!我要自己走!」
  意料之內地,埃莉卡並沒有同意。她是調律師中少有的例外,明明是孩子,卻堅持凡事都要自己實行,連工作都是如此。譬如剛剛明明可以讓祂繼續走路而不拖延時間的,只是她堅持兩人都得休息……
  『……真是。說自己不是孩子,但像這樣不願把事交給別人,就是孩子呀……唉。妳接任之後,我也越來越像老媽子了。真是。』沒有意識到自己說了兩次「真是」的鳴低聲嘀咕。
  不過兩方的意識是相連在一起的,埃莉卡確實地聽見他的話。想不出可以反駁的話語的她嘟起了嘴不再交談。

  在埃莉卡幾乎都要忘記自己已經數了幾棵目測大概有五個她那麼高的大樹時,遠處迎面走來的是一名少女。黑色的髮絲垂落,在這種時間出現在這種地方,看起來是旅人,但並沒有疏於打理自己的儀表。時序是冬季,短袖和短裙不禁讓人擔心起她的身體能不能承受這樣子的寒冷。
  她前進著,埃莉卡也前進著。但看見那女孩時,埃莉卡藍色的雙眸閃動了下,如陽光燦爛的色澤在其中一閃而逝。
  「──鳴,」她說。
  『……沒錯,是「可能性」。氣味比阿斯嘉特那個還重,我竟然沒有聞到……這麼近倒是很明顯。』鳴能理解她想表達的是什麼,懊惱著自己的能力是否隨著在人間待著的時間愈發長久而漸漸消失的同時並透過埃莉卡的眼睛觀察那名少女。
  沒料到,在他下指令前,埃莉卡竟然逕自跑向前去和少女搭話。
  「姐姐。」埃莉卡率先開口,視線平行,她倆的身高並沒有差太多,有鳴的力量存在,埃莉卡能輕易推測自己和對方的年齡差,「……吶,不可以繼續,會很糟糕的,會和妳的意願背道而馳。」

  她的話一說完,只見少女立刻向後跳了約有兩步左右的距離,衝著埃莉卡皺起眉,舉起手擺出架式,似乎相當具有敵意。埃莉卡先是望向她手上的黑色手套,又望向她的靴子,最後盯著她的眼睛,回敬她的視線。
  埃莉卡能看清她然而她卻不能,即使如此,善意與惡意後者仍多少能夠分別一些。

  ──沒有惡意,但是知道目的的人不應該也不可能存在
  少女是這麼想的。埃莉卡同時「聽見」對方的名字。但考量可能會更加激起對方的敵意,她選擇繼續稱呼對方為姐姐。

  「妳是誰?」
  「吶,這麼說吧,我是『世界』的調律師。姐姐,妳聽我的話,調律師不會騙人,調律師也不會害人。調律師沒辦法強迫人,調律師只能像這樣給妳忠告。」
  少女並沒有聽過調律師這個職業,從她沒有放鬆的警戒可見一斑。
  「……我……我跟妳今天不過第一次見到面,妳……」
  「姐姐,相信我。」
  她的語氣堅定。調律師不長於說謊,或者該說調律師根本不會說謊。她們所說的都是真話,無論那有多麼傷人、多麼令人痛苦──埃莉卡自己就是這項特質最大的受害者。
  「吶,姐姐妳知道嗎?有很多人愛著或者愛過姐姐妳,妳跟我不一樣,有獨自生活的能力,而且並不孤單。」停頓了下,組織言語。少女要是仔細看,會發現剛剛對上自己雙眼的藍色眼睛現在成了暖陽的顏色,「惡人自會受到適當的懲戒,正如姐姐妳曾經做過的。世界永遠不會讓人去制裁不該由妳制裁的事。姐姐妳吶……要是繼續下去,將會自取滅亡。」
  「…………」
  少女沉默良久,埃莉卡也沒有急著離開或者要求回答。
  「沒想到都到了這裡了,還會遇見不簡單的人呢!」
  她收起準備戰鬥的姿態,略為靠近埃莉卡一些後淡淡說了聲抱歉。
  「妳看得見嗎?我的身後沒有道路。」
  埃莉卡往後看。
  少女的身後道路連綿不絕。
  她看見這條路通向阿斯嘉特。
  她轉回來又看了少女一眼,調度從前的「世界」的記憶,她知道少女的意思。
  ──我已經沒有退路了。
  許多造成歪斜的人都是這麼說的,諷刺的是他們本身都不該是去殺戮或者去撻伐他人的人,正因此,他們成為歪斜。
  「就算妳……現在直接告訴我『妳會回不去』我也還是會去做的。因為不這麼做……就沒有意義了。」
  如此堅定不移,卻是朝著錯誤的方向的意志,正是生而為人的特質之一。

  這次換埃莉卡無言以對。雖然她是人類,但她沒有這樣子的意念,實際上,也並不很能了解。因為,「世界」要是哪天興起了這樣子的念頭──他就不夠格繼續被人稱作「世界」的調律師。
  「不知名的『調律師』,謝謝妳告訴我這些。但是我還是偏向相信:我的事情可以靠我自己去爭取。」少女說,她點頭算是敬了個禮,沿用埃莉卡的自稱表示對人的尊敬,「妳往這裡……是要到阿斯嘉特去嗎?雖然偶爾也會有不知道該怎麼溝通的人……也會有很神奇的人……那裡是很棒的地方呢!」語落,漾開笑,有意無意轉移話題。
  埃莉卡無法想像能露出這種神情的人竟然會造成歪斜,縱使刺鼻的氣味告知了她這項事實。

  「埃莉卡。」於是,她點點頭,然後這麼說。期待著或許對方願意主動報出名字。
  「賽拉,賽拉‧斯兌爾。」少女微微愣了一下才答道,沒有褪去她的笑容。埃莉卡知道這是假名,不過相較於剛剛的劍拔弩張她已經相當滿足。

  「那麼……其實我還在趕路,就先走一步囉?」這麼說著的賽拉向前走了幾步,沒留給埃莉卡說出留下之類的話語的機會,「謝謝妳,埃莉卡,能認識妳,我很高興。」
  埃莉卡欠身以示了解,然後目送少女往自己來時的方向前去。
  明明是相當官腔的話語,卻能從語氣中感受到對方的心意。這讓埃莉卡有些落寞,她驚覺這段談話之後少女明明遠離氣味卻是加重的,這代表她沒能阻止可能性。

  『這不是妳的錯。人類總是如此。妳要是再說更多,就打破戒律了。
  一陣風吹過,鳴的聲音同時傳來。為了不打斷她的思緒,她「說服」時鳴不會說話。埃莉卡並沒能因此釋懷。但是為了讓搭檔放心,她還是點點頭,沒有吐槽鳴「我也是人類」。整理好自己不符合年齡的白髮,風還在吹拂,不刺骨但是煩躁……又亂了的話整理很麻煩的,想到這,她壓住它們。
  賽拉的腳程有點快。轉眼間,她的視線中,她已經是一個小小的黑點。

  話說回來,那個方向──
  「吶……『廢墟』,不是過去那裡了嗎?」
  埃莉卡問。她還記得上次跟上上次定位時有感受到同行的信號,她還特地觀察對方到底是要到她那兒,還是她不能離開。
  『……是啊。今早的定位……「廢墟」是朝著那邊過去的……似乎還有其他勢力也朝那邊去了。
  「……總覺得有事情要發生吶。」
  『……我們大概料得到,不過這不能分享給妳。
  「嗯,我知道。」
  『啊、不管怎麼樣,打架可不是妳的長處,別去跟人淌渾水呀。
  「……知道啦!」
  埃莉卡沒好氣地回應,她自己的弱點還沒有必要讓鳴來提醒。

  在再也無法看清剛剛談話過的可能性之後,埃莉卡旋回身子。

  「吶,請不要再讓我碰見像賽拉這樣子的可能性了,鳴。」
  『……這不是落到這裡的我能決定的呀,埃莉卡。
  「……嗯……也是呢,對不起。」

  不待鳴回應,埃莉卡重新邁開腳步。
  距離阿斯嘉特,還有一小段路。

  ──萍水相逢之後,一切如故。


  *


  ──為什麼抓不住?
  火焰在燃燒,燃盡了所有。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火焰還在燃燒,燒到了自己身上。
  ──明明只是貫徹而已……這樣子,不就沒有任何意義了嗎?
  後悔的想法沒有興起。
  ──……這樣子,該為了什麼而活下去?
  痛楚以及哀愁凌駕一切。
  ──
  ──
  ──
  ──
  虛無當中,絕望和寒冷找到出口。








  下禮拜之後真的不發文。
  真的orz我也逃避夠了。

  還有很多事情需要學習,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606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4 篇留言

清離
自己吐槽。
我覺得一定會有人把鳴看成嗚。
譬如我自己。

12-01 19:50

野獸前輩神主
我插香

12-01 20:00

清離
到底XDDDDD12-01 20:37
櫻天影
我沒有看成嗚!!! 雖然看到小離自己吐槽我笑了(槓
小離的文章依然致鬱我心(?),看到小離的文章小旅都會想更努力(雖然很懶(去使。
...可惡我會努力家族的主線的(痛哭奔(為什麼在這時間回啦###

12-02 03:36

清離
謝謝小旅姐沒看錯但我自己重看一次的時候真的看錯了還複製貼上放大wwwwwwwwwwww(掩面)
欸會致鬱嗎我覺得這篇還好才對QQ……我們要一起努力唷XDDDDDD(蹭)
好唷好唷我會期待>"<!!不過這個時間……(推算)小旅姐要早點睡啦QQQQQ12-02 22:19
櫻天影
因為對賽拉放太多感情了。 看到他這樣我好難過...(痛扣
--而且自家角色認真主線的話又都病嬌黑化的很糟糕簡直喪心病狂無可藥醫--(皆不能治癒意味
然後我又在這時間回(你#(被拖上床(X

12-03 02:46

清離
不wwwwwww她會調適好的,有些時候不失去什麼的話心態會永遠是個孩子。而且蹉跎光陰。蹭蹭。
--不別這樣何棄療!!!!!!--
快去睡覺求妳快去睡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12-04 22: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sigh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問卷】我喜歡巧克力!…... 後一篇:【RPG公會】ReLov...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eon3715下雨了
《夏夜狐狸畫》、《三國是我的告白》、《惡女與她的執事》、原創歌詞等,歡迎來我小屋躲雨看故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58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