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RPG公會】世界崩壞之始(下)

作者:清離│2013-11-28 22:54:18│贊助:18│人氣:209

  拖太久了先發,感覺混合了兩種不同時期的文風OTZZZZZZ。
  初稿,發到公會前應該會再修一次05跟06附近的文字。
  有空再修直接丟了!(咦)

  *追記:分段分錯了怎麼沒有人提出來呀啊啊啊啊啊啊好丟臉被發現我思考哪一段該放前面很久(掩面)



  世界崩壞之始(上)





  神在創造光與暗之後造出了天使與惡魔。
  對祂的狂信者以及背信者。
  為了讓世界有善又有惡,祂為這兩個族群下了定義,生生世世、永永遠遠都不得改變。

  然而如今最初的一群惡魔早已失去生存的動力。他們知道的太多,力量太強大,生命又太長。比起被賦予了毫無徬徨堅信造物主的意念的天使們,他們幾近沒有任何生存的動機。
  那是一件哀傷的事。不存在重要的事物、也不知道生活的目的。等待被召喚、完成召喚人的願望,接著吃掉對方的靈魂──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轉眼又是一世紀。                              

  惡魔的力量可依出生時代粗略分類,而最初的一群自然是最為強大的。
  法亞是其中之一。
  對法亞而言世上沒有做不到的事也沒有得不到的東西。他曾有段日子和人類相當親近,為了精神和肉體的滿足與歡愉。不過他很快就膩了。遊戲人間的同時身為願望的實踐者,人類這個種族究竟多醜陋與不堪,他因此看得愈發清楚。
  於是他開始厭倦。
  人類不過就是群脆弱如螻蟻的生物。可笑又可悲。他開始為了好玩而實現人類的願望,許多時候,他抓住人類的語病而做出和他們的想法相違背的事,接著強詞奪理地和人類爭辯自己沒有做錯只是在實現他們的願望,大多數時候,他單方面地敘述他的歪理,最後一口吞噬對方的靈魂。
   他樂於看見人類在被吃掉的前一瞬的扭曲表情,他覺得非常有趣。法亞想,惡魔從來沒有義務完成人類的夢,他在那之後再也記不得一開始的他是抱著什麼心情和人類接觸。漸漸地,即使在會召喚惡魔的人類間,他也變得惡名昭彰,於是他偶爾也好好地實現人類的願望,並不是出於心情好,只是為了想建立點信用繼續他的遊 戲──對他而言只是消磨時間,對人類而言卻極其卑劣的遊戲。
  即使如此仍然會有人類召喚他,只因他們願意賭,法亞的力量在惡魔中數一數二,於是,他們願意賭──或許能剛好碰上這個惡魔心情好的時候。

  人們用自己的命來下這個「召喚名為法亞的原初惡魔」的賭注。

  這就是他的世界。
  醜惡的、不堪的、無趣的、孤獨的世界。

  所以這樣的他並沒有想過自己會有將所有的關注全心放在一個人類身上的一天,即使違背了惡魔間的禁令,因此多次被同族警惕,甚至受到通緝仍在所不惜。

  他還記得,那天他一如往常地收到召喚,現身。
  「汝所求之物為何?」
  他帶著嘲諷的笑容聽完願望……然後……


 
……然後?
他將一半的力量作為禮物──契約──送給了那名少女。
 
於是。
世界化為碎片四散。


                           
                 
                       
             
       
                              
                 





04-


  「我要力量。」
  召喚了他的女孩如是說。
  「我要能夠拯救我的朋友的力量,我要報仇的力量!」
  他在她的眼中看見怒意,但在那怒意之下的卻是迷惘、苦痛和許多負面情緒。許久沒有願望和感情這麼深刻卻又如此純粹的人類對他提出要求,真的很久。
  法亞覺得如果能看見眼前女孩崩潰的樣子應該會很快樂、如果能看見她墮落的樣子應該會很痛快。

  「……。」
  他思考了會,伸出手,沒有特意幻化形體的他此時的模樣只是一團黑霧。但名為莫兒的女孩面對他的動作卻沒有閉上眼睛,也沒有表露出害怕的情緒,任由他的手伸向她的腦門。
  法亞驚訝的同時也有些不解。他分化出自己的力量,並悄悄地窺視了下莫兒的記憶。於是他看見了莫兒的父母,莫兒的朋友,也看見了莫兒深藏於心中對好友過於深刻的感情。
  真是個絕好的素材。他想。
  「吾已予汝吾涵養千年之力,欲如何運用,端看汝之心意。」
  他說,並觀察莫兒的反應。對人類而言惡魔的力量或許會有些過頭,何況他一次灌了一半進去……雖然若是連這樣都不能好好消化的話,那麼無論剛剛對她的性格的評價再怎麼高,也入不了他的眼就是。

  莫兒聞言後低下頭,盯著自己的雙手瞧,「……是……嗎?」然後皺起了眉,有什麼東西在身體裡面,她能感覺得到,像是要爆發開來似的,在身體裡四處亂竄,這就是眼前的惡魔所說的「力量」?
  良久,莫兒抬起頭又望了身前的惡魔一眼,沒有再說些什麼地逕自離開了洞穴。
 
  法亞愣了愣,覺得大概會很有趣而跟了上去。
  ……該不該跟她說在黑霧散去的那個瞬間,她的頭髮就因為他的惡趣味而變成粉紅色了呢?
 
 
  *
 
 
  尤理躺在地上,她早就知道會這樣。王國軍畢竟是群男人,會對女性做些什麼她最是了解。
  讓莫兒逃走真是太好了。因為再怎麼樣,她都希望她能活下去。
  不過……
  「唔……」
  想到母親和村裡的其他女孩也被做了這種事,她很難受。但,以她的能力,能救下的又只有離她最近的莫兒一個……不行,她該滿足,至少救了一個人,她該要滿足的。
  想到這裡,鼻頭一酸,她發現自己的眼眶有些濕熱。
 
  尤理幾乎沒有抬起手擦掉眼淚的力氣。痛楚和不適感以及不甘心占據了思緒,她想,他們明明什麼都沒有做,王國軍憑什麼讓村裡的大家遭受這樣的對待
  火焰燃燒木屋……村裡的朋友們的家……她的家鄉……的聲音,在身旁沒有任何人時愈發明顯。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尤理持續思考。
  剛才明明痛苦得腦海一片空白,這時的思路卻清晰得驚人。
  照理來說那群軍人應該剛剛就該給她痛快,但卻沒有,或許等等又會有另一群人過來,她想,此刻,就在這裡咬舌自盡,說不定還會好一些……莫兒應該已經逃遠,到安全的地方去了吧?
  想到這,她閉上眼。
 
  ──想再見一面……
 
  我
 
  唯
 
 
  一
 
 
 
  的
 
 
 
 
  妳
 
 
 
 
 
 


 
 
05-
 
 
  莫兒一踏進村裡就馬上就被正在肅清村莊的軍人發現了。在這樣破敗不堪的村子裡,她顯得乾淨許多的裝束相當顯眼。
  她連思考都來不及,手就自己舉了起來。然後連看都沒看見怎麼回事地,那些她厭惡至極的軍人一一倒下。
  莫兒發現思考越來越困難。
  她喃喃地念著「尤理」和「爸爸」、「媽媽」、「大家」,機械式地奪取這群殺了她重要的人們的軍人的性命。
  已經不僅是一命償一命的程度。
  在莫兒幾乎解決掉所有最初發現她的一群王國軍時,其他人終於發現這女孩不太對勁,倒下的屍體有些是手被削掉,有些是頭被削掉,甚至還有頭和手和腳都各自被削掉一點點的,似乎還有腰斬……這絕對不對勁!
  不信邪的一群嚷著令人心生不悅的話語嘗試接近她,覺得莫兒相當可怕的另一群趕忙逃到別的地方繼續搜刮物品。他們認為只要不要被看見就不會有任何事情發生。
 
  「啊……啊啊……」
  但那群持續靠近的軍人們似乎刺激了她。
  「死……都去……!」
 
  在視線所及之處已經再沒有活人時,莫兒停下動作。
  然而「莫兒」並沒有「回來」,她左右張望了下,朝生命力感覺最旺盛的地方走去。
 
  法亞見證了這一切。
  想著這女孩果然非常有資質,然後繼續跟上。
 
 
  *
 
 
  而對王國軍而言,那惡魔般的女孩帶來的是意料之外的恐懼。他們並未被告知前來鎮壓這座小鎮時會出現這樣子的一個角色。她的腳步很輕,往往在發現時已經無法逃走。若是直接只遭到一擊便死去那倒還好,也有離致命傷差了一點點而死不了的情況。
  不知道是誰聽見了莫兒口中喃喃自語的尤理,也不知道是誰認出了看過莫兒和尤理走在一起。持續殺戮的莫兒終於停下動作時,是因為看見衣衫不整而且受了許多皮肉傷的尤理被軍人以只抓住手的方式拖拉到她面前。
  他們以為這能讓莫兒停下動作,事實上確實是停了──但只停了幾秒鐘。在是莫兒卻也不是莫兒的生命體發現他們拉來的尤理沒有掙扎也沒有動作之後,他們連叫出聲音的機會都沒有。
  接著是更加猖狂而且單方面的虐殺。
  沒有人逃走,沒有人能夠逃走。
  莫兒就像能夠感知到軍人們的動作那樣,在他們就要離開鎮上時她會突然擋在身前,展露狂妄戲謔帶著憤恨的笑容同時卻流著眼淚,以這樣的姿態奪去他們的一切知覺。沒有人知道她在對著誰笑也沒有人能理解她為了誰而哭。她在他們的心中充滿了能逃走的希望時出現宛如絕望的化身,正如他們如何對待這座村莊的人們。

  ──王國軍們在幾小時前帶給了鎮上的居民惡夢,幾小時後,女孩為他們帶來地獄。
 
 
  *
 
 
 
  在一切結束之後莫兒回到尤理身旁,暴力地踢開倒在尤理旁邊的王國軍屍體。
  這時的她是莫兒沒錯,無暇顧及自己剛剛到底做了些什麼,她雙膝著地,抱起最愛的人的身子,然後瞪大眼睛。
  她的眼神對上尤理的,那當中有著擔心,有著執意撐下去的疲憊,也有要求她做出動作的堅定。
  「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這麼說著的她將自己的頭埋在對方的懷裡哭泣。她們不需再多作交流,她們理解彼此。
  莫兒感覺到尤理努力地舉起手撫摸她的頭。就像從前那樣。好輕好柔的,可是以後再也不會有了。

 
  法亞在一旁觀看。
  沒有前去和尤理訂定「我可以讓妳活下去」的契約,就只是看著。
  他聽莫兒哭得淒厲。
 
  他聽得出她的聲音悲痛至極。
 
 
 
 
 

06-


  「為什麼必須還給你?」
  對前來討回自己的力量的法亞,莫兒雙手抱胸,理直氣壯地如此反問。她才剛把好友背到秘密基地前埋葬,甚至找不到自己親人的遺體,她的神色卻完全沒有了剛剛的難受,她的表現堅強得過頭,反而顯得虛偽。法亞見得多了,這是人類逃避現實的一種表現。
  但她的話卻讓法亞一下子說不出話來。
  惡魔理應善於言語,他卻發覺腦海裡好像有另一個聲音在阻止自己回話。

  ──像是不敢傷害眼前的這個女孩那樣。

  他忘不了剛剛莫兒哭著在飛濺的血與肉和血腥味中使用他的力量的模樣,也忘不了莫兒抱著自己最喜歡最好的朋友痛哭失聲,卻因為她已經失去求生意志而只能看著她的生命消逝而去的模樣。
  法亞習慣殺戮,屍體和肉塊這類對他而言從來就不可怕。
  但他擔心和現在判若兩人的莫兒,擔心剛剛在戰場──單方面的殺戮戰鬥──中那個脆弱的她。

  ……為什麼?

  他也問自己。
  莫兒在得到他一半的力量之前不過是個普通的女孩。論外表、論能力都不如他的同類,甚他想大概也不如他從前玩過的女人們。他也不過剛見到這女孩一面,幾分鐘,半天……為什麼那時他卻願意將一半的能力給她,而完成了對方願望的現在卻又捨不得拿回來?他的力量再生是非常快的,他隨時可以蹂躪虐待後再一招殺了這個正在轉變為活死人的女──對了!如果不拿回來,她會變成活死人,如果這麼告訴她或許她就會自己送出力……但,要是她變成活死人,是不是除了其他惡魔外,就能有個人陪他走過往後看不見盡頭的路?

  他沉默,但莫兒並不會了解他心中的掙扎和想法。

  「既然你不理我,那就代表不用還囉?」
  「且待吾思……」
  「用正常方法說話!」
  「呃!」
  正常方法是指莫兒使用的現代語言這點他很了解,其他同族和人類的羈絆比較深,隨著時代演進的同時也有跟上潮流的腳步,但他不一樣,能力強大如他,突然間要更改溝通方式還是有些困難。
  法亞沒有注意到自己根本沒有必要聽這個小女孩的話。
  「……就契約來看,汝必須將力量還給吾的期限是死亡之時。」
  他還是努力地試著白話。
  「那就對啦。我還沒死,所以我不想還。」
  「……為何?」
  「惡魔不用管吧?反正,現在契約還沒到,你快給我老實走開!」
  聽見這話,法亞落地,想了想,化為他人類的樣子。火焰般艷紅的髮不像鮮血令人生厭、黝黑的肌膚和高挑的身材,整整高了莫兒快一個頭──雖說無性別,但基本上依然是略偏陽性的個體。
 
  若不是知道他是惡魔,若不是短短的時間內發生那麼多事,莫兒想自己大概會跟尤理一起說這個人長得真好看,她沒有掩飾自己稍微但並不劇烈的驚訝情緒。
  ……尤理。還有爸爸跟媽媽。好想他們。

  法亞接著說:「……吾可以讓步,待汝死去,然而,若是不讓吾跟著,汝會比汝所想的還要早死。」
  「你說什麼?」
   他能感覺得到,莫兒並不會控制他給她的力量。魔力正在外放,到其他魔族會發現,覬覦,就算冒著危險殺死也想要弄到手的地步。這實在有些矛盾,只要讓這莫兒快點被殺死他就能完成契約的最後一個步驟──但他卻希望這女孩能再活久一點,就算再這樣下去她會永遠死不了……
 
  不,讓她變成活死人吧,這就是他要的。

  「汝不過是平凡人,而吾的力量過於強大。」
  法亞故意停頓了會才又繼續說下去。
  「覬覦吾等原初惡魔之力的魔族汝絕數不清,不讓吾跟著,汝定會死。」
  聽完這番話,莫兒沒有回答,而是自顧自地轉身準備離開。
  「汝……」
  「……要、要跟上就跟上,不要廢話!」
  法亞對這番話思考三秒才了解對方是接受了提議的意思而跑步跟上。他並不習慣人類拐彎抹角的說話方式。莫兒的腳程不算快,縮短距離對他而言並不困難。
  「將往何處去?」
  「已經沒地方回去了,」莫兒沒有回頭再看一次身後的那些肉塊,雖然一下子殺了許多人,那不過是剛拿到力量的鬼迷心竅以及復仇的心態蒙蔽雙眼下的後果。她依然是害怕的,她能感受到自己的雙腳在顫抖和內心的不安和罪惡感和……
  爽……快?
  她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奇怪。
  「……你不是應該希望我死嗎?」
  於是,她這麼問。雖然並不喜歡這個惡魔,但──她更不想再繼續深入自己的內心了。
  法亞默默地跟上,沒有回答。連他自己也不確定這人類小女孩何以打亂他的步調。

  這是一人和一魔結下不解的孽緣的前因後果。
  之後,莫兒終於稍微能夠理解惡魔的心態、甚至和愛人轉世後的靈魂相遇、還召喚了從屬靈……拖著破敗的身軀和心靈踏上又一次復仇的道路……

 
  最後,用最糟糕但也最完美的方式完成自己的夙願。
 
 

  那是時光不斷流轉,轉眼過了千年後的另一個故事。




07-


  這是名為法亞的惡魔的世界崩壞的一天。
  可是。
  至今他未曾感到後悔過。

  一次也沒有。






  目前來說最心疼的孩子是莫兒。
  她的故事無論前後都是孩子裡面因不完美而最真實的一個。

  還有很多需要學習的地方,今後也請多多指教。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575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3 篇留言

清離
聽說編輯會洗朋友通知……嚇死我了……所以在這裡補充,希望看得見OTZ。


王國軍也有他們的痛處,他們也只是聽命行事。
但莫兒顧不著那麼多也絲毫不願意管王國軍內部的情況,我家的孩子們對於這類事情好像都有莫名偏執。
一件事情從多個角度來看會不一樣。當然殺了這麼多人的莫兒心中也絕對不是絲毫沒被影響。
希望之後有機會能寫其他故事,但要先把賽拉跟謝絲卡的補完。

11-28 23:52

樂之
好看XDD 離加油OwO

11-29 10:38

清離
謝謝樂樂><我會努力的QQ!!11-29 16:31
櫻天影
法亞....... 原來他的個性是這麼來的(什

11-29 13:15

清離
……………………其實,他後來就只是個莫兒廚而已。莫兒開心怎樣都好的感覺。 (?11-29 16: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sigh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沒有反應,就只是張問卷... 後一篇:【問卷】我喜歡巧克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28812834任何無聊ㄉ人
如果有人願意給我GP 我一週不尻槍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