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潘朵拉之盒】第九話「飼養.下」

作者:ミルク猫│2013-11-21 14:18:40│贊助:22│人氣:389
  維爾望了微風一眼,發覺微風不知何時走到忒瑟司的屍體旁,展開了魔法陣。

  「微風,你要做什麼?」維爾問道。

  「我想,再一次的復活忒瑟司……」微風淡淡的回。

  維爾瞬間衝上前,抓住微風的領子怒罵:「你瘋了嗎?還要復活它?你知不知道我們被它整的多慘?」

  「我當然知道,身為一個『觀察者』,我一直都在觀察著。」

  「觀察者?」冰閰瞬間將短刀架在微風脖子上,冷冷地說:「你最好給我老實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們一直以為,忒瑟司就是你,因為盒子在它手上,現在你突然說忒瑟司只是你創造的分身,為了觀察用所以你要再復活它?」

  「一點都沒錯,從當時琰月說要到『表世界』時,我就在思考著,到底怎麼做才是正確的,收集希望在當時真的是為了『裏世界』沒錯,不過如果……皇族的『潘朵拉計畫』中,重要的道具沒有失竊的話,我想潘朵拉組織的目的就不只是為了『裏世界』。」

  「潘朵拉……計畫?」

  維爾與冰閰瞪大著眼,不知該說什麼,魔泣笑笑著說:「你們當然不曉得潘朵拉計畫了,畢竟就連皇族都沒幾個曉得,在潘朵拉組織中知道的也只有琰月、微風、我與我那不成材的弟弟。」

  微風輕輕的移開維爾的手說:「那麼,我就繼續說下去了。」

  裏世界逐漸崩潰,皇族已放棄希望,這時分為兩派:一派為主張前去表世界收集希望來重建裏世界;一派主張啟動潘朵拉計畫找尋未知的女神──潘朵拉。

  但是這兩個計畫都需要一個關鍵物品──潘朵拉之盒。

  而潘朵拉之盒的現任擁有者,就是琰月.阿斯維克。


  「爺爺,您說啊!我到底是誰?」

  爺爺轉身過去說:「今晚還要調查,能的話就先多休息……」

  「爺……」「夠了!」我話未說完,爺爺忽然大聲的說:「現在,還不到時候……還不到時候……」

  我只好低下頭,默默的走出房間。

  這到底……算什麼?

  我又到底算什麼?

  為什麼不跟我說?

  天空不知何時開始飄著雨,世界,在哭泣著,不知不覺我走到了開膛手傑克的第五起被害人地點,沒想到看到侍者也在,我隨即躲了起來。

  到底為什麼侍者會來到這,我躲到角落觀察著。

  這裡算是稍微偏僻的白教堂貧民區……就算他是侍者(貴族的下人),但是也不太可能會來到這種地方。

  只見侍者不知在尋找什麼似的,然後,將一瓶紅色液體倒在地上,液體滴落後猶如有生命似的,在地上蠕動、爬行,接著竟然在地面上形成了一個魔法陣……

  這是Magic……這個侍者到底是誰?


  鮮血所繪製而成的魔法陣發出耀眼的紅光,侍者口中唸唸有詞的說:「五個必要的鑰匙孔已開啟,與『裏世界』的通道已連接完成,哼哼,收集希望的準備工作已經完成一半了。」

  『裏世界』的通道?不對,我記得爺爺說過,能夠開啟通道的除了爺爺的黑盒子外,再來就是另外一種紅盒子,以他說的五個魔法陣代表五個鑰匙孔,他是想要開起大規模的通道,難道,五個魔法陣位置分別代表開膛手傑克的犯案地點?

  「那麼,請問你要在那邊躲到什麼時候,福爾摩斯先生的小弟弟?」侍者忽然轉頭說道。

  「既然被你發現了也沒辦法……」我的身體自動做出了反應,走了出去說。

  侍者笑了一下,這表情令我不禁打了冷顫,侍者緩緩開口:「不過你的運氣真好呢,可以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幕。」

  侍者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紅色的盒子,微笑道:「那麼,諸位好,在下是希望的代理者──艾諾格.羅阿格特。」

  說完後,還做了一個鞠躬的動作。

  我看著他手上的紅盒子,思考接下來到底該怎麼辦……

  紅盒子逐漸發出耀眼的紅色光芒,深沉的紅色,代表著鮮紅的絕望……


  皇族為了爭執該實施哪種計畫,彼此互相持續爭吵著。

  兩方的主派也無法說明究竟誰對誰錯,表世界收集希望與潘朵拉計畫,都屬於需要長時間進行的,琰月這時突然決定創立潘朵拉組織,並將潘朵拉之盒的能力分散,沒人知道琰月為何如此,不過倒是有人認為是因為琰月認同了表世界收集希望。

  其實內幕是,潘朵拉計畫的不死人偶──Deathless doll莫名其妙的遺失……

  收集希望是長時間的,但是與潘朵拉計畫相比,這點時間並算不上什麼,畢竟潘朵拉計畫的目的是找尋轉生無限次的希望女神潘朵拉,但是就算找到,潘朵拉計畫的人員也不敢保證希望女神是否還有能力來『製造光芒(希望)』。

  史實上也沒明確記載,希望女神是否真有能力,簡單來說潘朵拉計畫猶如一場大賭注,先是賭能不能找到的機率,接著就是女神是否仍擁有那能力……


  於是,因為不死人偶的失竊,主張潘朵拉計畫的更加與另一派不合,甚至懷疑就是另一派主使的。

  終於,兩派不再是於桌上的口舌之爭,開始於背地互相算計,終於演變成大規模的軍事戰爭,更加速了裏世界的滅亡……


  「這世界已經腐敗了,沒有希望的世界根本沒有生存的價值,收集希望吧,用希望重創世界吧!」琰月高舉著潘朵拉之盒說道。

  琰月先是利用了裏世界的戰爭,收集了大量屍體的希望,接著就動身前往表世界,琰月的目的是決定一邊收集希望,一邊進行潘朵拉計畫。

  「我因為疑惑著,究竟這樣做是否正確,於是我創造了另一個自己──忒瑟司,並將自身的記憶與相關知識灌輸進去,也將潘朵拉之盒給予了他,讓自己成為一個旁觀者、成為一個中立的觀察者,來觀察並確認到底什麼是正確,而什麼又是錯誤。」微風看著忒瑟司的遺體說道。

  維爾與冰閰驚訝的看著望,魔泣笑笑的接著說:「於是呢,琰月就這樣一人收集著希望,一人進行潘朵拉計畫。」

  微風撫摸著忒瑟司的頭髮說道:「過了千年的時間之久,不論是忒瑟司或是琰月都是會改變。」

  「這麼說,琰月他……」維爾靜靜的看著望。


  不妙啊……

  對方是持有紅盒子的裏世界之民,以我這種人怎麼可能有勝算?

  「小弟弟,準備好囉?」艾諾格微笑著,張開雙手,忽然我感覺到魔力的流動,接著在我的腳下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藍色魔法陣……

  「Ice Cube!」

  身體瞬間被冰凍住,Ice Cube,冰之束縛,因冰璧而形成的一種結界,內部所有物理現象都會被限制住,連呼吸都不行……

  我是如此的無力啊,我連淚都無法流出。

  「最後,好想知道,我真正的名字……」

  「你的名字,你自己不是最清楚嗎?」忽然爺爺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接著就是Ice Cube的碎裂。

  我摔了下來,看到爺爺衣服破爛不堪的跑來,喘著氣說:「抱歉……雖說是個下等魔,不過沒想到竟然這麼難纏……」

  「當然啊,這可是我為你準備的,福爾摩斯先生,或者我該稱呼琰月.阿斯維克先生?」

  艾諾格說道。

  爺爺瞪著艾諾格,憤怒的說:「你這傢伙,Deathless doll就是你偷走的對吧?」

  艾諾格笑了笑道:「有什麼證據呢?」

  Deathless doll?不死的人偶?為什麼我的頭會如此的疼痛?

  我抱著頭忍不住跪了下去,好多沒聽過的聲音從腦袋傳出……


  「Deathless doll製作過程順利。」

  「很好,接著導入基本知識與希望價值觀。」

  這裡是哪裡?

  「Deathless doll有意識了!有意識了!」

  「太好了,這下潘朵拉計畫可以實行了。」

  一群人在綠色液體中歡呼著……

  我伸出手觸碰著,原來我才是身在這綠色的液體中……


  「我的頭好痛啊!」我忍不住的大喊。

  「快清醒啊!那都是過去,現在的你才是你啊!」爺爺不斷的搖著我的肩膀吼著。

  艾諾格冷笑著:「原來,Deathless doll在你這兒,不過也沒差了,現在我的計畫並不需要這個不死人偶。」

  艾諾格說完,我突然感覺後一陣刺痛,只見我的胸前穿出了一把刀子,腦袋瞬間的空白。

  「難怪剛才的Ice Cube無法解決你,這下都清楚了,死吧。」艾諾格冷冷的說。

  刀子抽出,胸口被大片的鮮血染紅,死,我現在正面臨著……

  爺爺轉頭,看到雙眼無神的爵士,手中握的正是刺穿我胸口的長刀,爵士口中不斷重複著:「死、死、死、死……」

  「可惡,剛剛不是解決了嗎?Dissonance!」爺爺將手按在爵士的頭上說。

  艾諾格故作驚恐的說:「好恐怖喔,是Dissonance耶,你竟然強制瓦解了惡魔與人類同化後的靈魂啊?不過,我倒是真的沒想到這麼簡單可以殺死Deathless doll?」

  我只感覺到,意識逐漸的模糊……


  遠處傳來了不知道是誰的慘叫聲,一名男子全身是血的走過來冷笑道:「原來這就是Deathless doll?蘊藏了大量濃縮希望的人工生命體……」

  我是用希望所製作出的人偶,是為了尋找潘朵拉而存在的,男子隔著玻璃觀察著,他到底是誰?

  只見男子將雙手放置於玻璃上,口中唸唸有詞,接著我感覺腳底下發出耀眼的白色光芒,男子笑道:「抱歉,為了計畫,請你先自己去『表世界』吧!」

  『表世界』?我的思緒尚未整理清楚,接著眼前一片的黑暗……

  不知道過了多久,睜開眼,看見了許多的光芒飄浮著,接著,我見到那雙對我伸出的手,我體會到了溫暖……


  「我……」我努力的想說話。

  艾諾格驚訝的看著我,惶恐的說:「怎麼可能還沒死?」

  「Binder!」爺爺伸出手,在艾諾格的周圍製造了重力束縛,艾諾格瞬間跪了下來。

  傷口,漸漸的不覺得疼了,因為我只是個人偶,為了潘朵拉計畫所製造出的人偶。

  我緩緩地起身說道:「我不過是個皮諾丘啊……」

  沒錯,我不過是個皮諾丘(不死的小木偶),怎麼可能會死呢?

  眼淚流了下來,總覺得,好悲哀。

  爺爺持續施放著Binder,轉頭怒罵:「你這傢伙說什麼皮諾丘?」

  「什麼Deathless doll什麼皮諾丘,我有這樣稱呼過你嗎?你的名字應該由你自己決定啊!」

  「可惡,Tension!」艾諾格解除了爺爺的Binder後,瞬間朝爺爺衝了上去,就在拳頭快揮到的瞬間艾諾格不知為何又跪了下來。

  「你似乎忘了我是誰?艾諾格.羅阿格特?」爺爺口氣突然改變,冷冷的說。

  「不過就是阿斯維克家族的少爺嗎?」艾諾格抬頭,鄙視的瞪著,忽然一刀刺了上來。

  爺爺反應不及,刀子就這麼貫穿爺爺的背部,艾諾格冷笑著:「我當然知道你是誰啊,過了千年,你以為我沒想過怎麼打敗你嗎?哼哼哼……哈哈哈哈哈!」

  「什……?」我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這一幕,死?爺爺會死?

  裏世界的毀滅,裏世界之民不是不會死的……

  爺爺的背部逐漸被鮮血所染紅,艾諾格冷笑道:「也差不多該送你上路了,睽違了一千多年的重逢,雖然時間短暫但也很快樂呢,The thunder of judgment!」

  艾諾格瞬間推開了爺爺,接著一到從天而降的雷電筆直的打在爺爺身上……

  「啊啊啊啊!」爺爺痛苦的叫著。

  審判之雷……這種高等Magic,就算是爺爺也……

  「哈哈哈!就算是琰月,過了千年還是會改……什麼?」

  突然,爺爺出現在艾諾格身後,一手貫穿了艾諾格的胸口,爺爺吐著血說:「過了千年……其實我早已學會無詠唱……」

  爺爺邊說邊吐血,臉色憔悴的接著說:「看來壽命是真的到了……接著!」

  說完將黑盒子丟了過來,艾諾格見到後驚呼:「潘朵拉之盒啊!給我!快給我!」

  「因欲望所迷失的人啊……沒資格擁有潘朵拉之盒。」說完,爺爺也搶下艾諾格的紅色潘朵拉之盒,丟了過來。

  「也差不多該送你上路了,睽違了一千多年的重逢,雖然時間短暫但也很快樂呢。」

  爺爺模仿剛才艾諾格所說的話,只見爺爺與艾諾格突然被黑色的火焰所燃燒著,艾諾格恐懼的叫著:「Hell Fire!救命啊!是Hell Fire!」

  「爺爺……」

  我拿著兩個潘朵拉之盒,走上前哭著說:「不要,不要死……」

  爺爺緊抱著仍然在掙扎的艾諾格,微笑道:「你,能夠代替我使用琰月這個名,代替我使用潘朵拉之盒持續收集著希望嗎?」

  我無語的點點頭,爺爺接著說:「別忘了你自己的身份……」

  黑色的火焰持續燃燒著,伴隨著艾諾格的慘叫聲……


  琰月與艾諾格同歸於盡後,接著,望就拿著潘朵拉之盒,繼承著琰月的身分。

  「等、等等!這麼說來,琰月死了?但是為什麼望……會有琰月的記憶?」維爾問。

  「似乎是琰月於潘朵拉之盒上所設置的Magic,為了讓望能夠第一次就熟悉潘朵拉之盒,於是強制將自我的記憶、與望的記憶做了融合與修改。」微風說道。

  魔泣補充接著說:「就是這樣,所以望才會依稀擁有自己的記憶,並且也擁有琰月的記憶,因為這樣忒瑟司才會誤認。」

  冰閰忽然問道:「你一直都觀察著?」

  「嗯。」

  「即使如此,仍不去幫忙?」

  「嗯。」

  「開什麼玩笑!」冰閰拿著刀瞬間衝了上去,但馬上被維爾制伏住。

  「放開我!放開我,維爾!這傢伙明知琰月當時的情況卻……」冰閰掙扎著,但維爾絲毫不打算鬆手。

  微風仍是沒帶感情的口吻說道:「我只是一個觀察者。」

  冰閰停止掙扎,憤怒的甩開了維爾的手,只見櫻默默的走上前抱住了冰閰。

  「妳做什……?」「沒事了喔……」櫻小聲的說著,接著只聽到冰閰的哭泣聲。

  「真不愧是潘朵拉女神呢。」魔泣小聲的說道。

  微風靜靜的走到忒瑟司身旁,靜靜的張開了魔法陣……

  「Back Tracking、The modification codes、吾賜予妳新身分與新靈魂,但不可忘卻過去的教訓……」

  忒瑟司的遺體在魔法陣的光芒中逐漸飄起……


  一片漆黑的世界,這裡是哪裡?我是誰?

  「XXX,你跟著爺爺一起收集希望也這麼久了,有一天爺爺的工作也必須交給你,你有能力嗎?」一個男人的聲音如此說道。

  啊,是爺爺,那是爺爺的聲音。

  我點了點頭:「當然有能力。」


  因為我是Deathless doll,背負著琰月的這個名稱,而我是Despair!


  世界光明了起來,我看到了爺爺、或者該說是琰月.阿斯維克站在我的面前,他笑著說:「看來,你都想起來了,Despair,望。」

  「抱歉……我不知道該稱呼您為爺爺還是琰月……」我低下頭說道。

  「都可以啊,不過我還是習慣你叫我爺爺,畢竟我的年紀真的算是爺爺嘛!」爺爺笑著這麼回我,有種讓我好懷念的感覺。

  「爺爺,你……真的死了嗎?」

  「以那種情況來說,可以算是死了吧,不過別忘了我是誰?」

  爺爺將手放在我的頭上說:「過了這麼久,你終於能夠想起來所有事情了。」

  「這麼說,我會有爺爺的記憶,都是因為爺爺?」

  「嗯,當時為了讓你能夠馬上的熟悉,不得已只能這樣做。那麼,你還記得我們為什麼要收集希望嗎?」爺爺笑著問。

  「為了這世界的希望,要吞噬與收集所有人的希望。」我回答了第一個。

  「第二個呢?」

  「為了找尋潘朵拉女神。」

  爺爺思索了一下回:「雖然第二個沒錯,不過這並不是我所期望的答案……」

  我疑惑的看著,難道還有第三個?

  爺爺像是看穿了我的心事般,笑著說:「第三個,為了你自己。」

  「你要為了你自己,而去收集希望。」爺爺微笑著再次複誦。

  「這、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你有名字;因為望,你不是皮諾丘。」

  我忍不住衝上前抱住爺爺,淚水無法克制,嗚……


  「爺爺!」睜開雙眼,發覺臉頰濕濕的……是夢啊?

  真是個不好的夢……夢到昨晚因為交易,被忒瑟司殺……接著夢到了爺爺……

  想到這眼淚又不受控制,真可笑啊我……

  怎麼感覺,好像被壓著?

  我稍微起身只看到一個沒見過的小女孩趴著睡著了,眼睛周圍紅腫,似乎昨夜剛哭過,口中不斷的說著:「嗚……Despair……對不起……你不能死……」

  她在叫我的名字?我明明沒見過這個小女孩……等,這衣服好像是忒瑟司的?同樣穿著有貓耳帽子的外套,仔細一看也是藍頭髮,不過稍微長了點,外貌也以忒瑟司有些許的相似……

  看到她左手拿的物品後,我更驚訝,竟然是紅色的潘朵拉之盒!

  「唉啊,睡的可真熟呢。」魔泣笑著說。

  「醒了嗎?看來已經都清楚了?」微風靠著牆壁,靜靜的問。

  「魔泣.羅阿格特跟微風.薩末爾……」我不自覺的脫口而出,明明與微風是第一次見面我卻清楚他的姓名,明明也沒跟魔泣熟到知道他的姓氏……

  昨天的,不是夢?

  突然,櫻拿著早餐走進房門,看到我醒來竟然哭了出來,早餐差點掉下去,維爾也衝了進來說:「聽說望醒了?」

  冰閻跟在櫻的身後,冷冷的說:「這樣就死了的話,怎麼對得起琰月?」

  「維爾諾.羅格跟冰閻.貝蘿娜……為什麼你們都在這?」我不敢置信的問。

  趴在我身上的少女終於有了動作,只見她緩緩的抬頭揉著眼睛看著我:「啊……咦咦咦咦咦啊啊啊你怎麼會醒來!」隨後馬上羞紅著臉,跳離開我的身體。

  「妳……在哭嗎?」我詢問這名少女。

  「笨、笨蛋,我哪有哭啊,只是沙子跑進眼睛裡面!」少女揉著眼說道,我看向窗戶,沒打開……

  「妳的眼睛紅紅的……」

  「那是昨天熬夜的關係啦!才不是昨天哭的呢!」少女馬上反駁。

  「熬夜?」

  「唔!總、總之,這跟你沒關係!絕對沒有關係!」少女對我吐舌頭說。

  我思索了一下,好吧,她都這麼說了,因此我詢問:「昨天,我被忒瑟司殺了嗎?」

  少女從櫻手上接過杯子喝水,聽到我這麼一說瞬間嗆到,大喊:「一、一大早說這什麼話啊?應該有別的要問的吧?」

  「翔太回家了嗎?」我關心著我的交易,所以詢問櫻。

  只見少女挺著胸說:「哼哼,那筆交易被我搶了下來,所以希望也是我的囉。」

  「這樣,那沒辦法了……」我正打算躺回床上,沒想到那名少女竟然跳到我的床上,站在上面阻止我……

  少女雙手叉腰,站著對我說:「你你你你就這樣繼續睡?應該還有什麼沒問到吧?」

  ……內褲露出來了……

  說也不是看也不是,於是我把頭撇向旁,少女彷彿沒自覺的繼續說:「你就沒對本小姐的身份感到疑惑嗎?」

  「好吧……妳到底是誰?還有,小褲褲跑出來了……」

  「本小姐的大名叫做愛薇爾.阿莉爾特.莉莉絲……你、你剛才說、說什麼……?」愛薇爾說到一半突然脹紅著臉,一臉快哭的樣子。

  「你、你、你這變態!」愛薇爾往我肚子上踩了一下後,隨即跳下床背對著我。

  「唔……」

  我的肚子……

  肚子,昨天才被忒瑟司……我緩慢的解開了上衣,看了一下嘆口氣道:「果然是皮諾丘啊……」傷口已完全癒合,這就是Deathless doll的能力嗎?

  「不……」「不對!Despair才不是什麼皮諾丘!」櫻才正要說,隨即被愛薇爾給打斷。

  「Despair不是什麼皮諾丘,Despair就是Despair!」

  愛薇爾正經的說著這句話,隨即臉紅馬上改口:「我、我的意思是,Despair跟皮諾丘本來就不一樣,不是嗎?絕、絕對沒別的意思喔!」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愛薇爾這樣說,心情似乎好點了,微風突然開口:「愛薇爾,妳還不打算說明嗎?」

  聽到微風這麼一說,愛薇爾身體瞬間僵直,膽怯的看著我說:「我……接下來我要說的,可不是期望得到你的原諒,你、你要搞清楚喔?」

靈感消失中,各方面意味上。

其實有時候在想,寫設定跟寫小說,到底哪個比較困難?

有人可以搞了上百個設定跟人物,卻始終沒個頭。

但是對愚貓而言,光是角色名稱就可以搞死愚貓了…… < : 3

黑歷史篇就快要結束了呢~繼續去玩二創小說好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4971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潘朵拉之盒

留言共 6 篇留言

紅茶梗
第一人稱的描述還不錯

11-21 15:25

ミルク猫
三年前的作品其實現在看只覺得好黑歷史…(抹臉11-21 15:51
任孤行
用說謊滿足女孩子
皮諾丘的專長!

11-21 16:15

ミルク猫
矮油!11-23 00:04
下地獄去
黑歷史篇就快要結束了@@

11-21 19:24

ミルク猫
快結束了!11-23 00:04
kiki
審判之雷真是大絕招@@

11-22 14:13

ミルク猫
是高等MAGIC無誤~11-23 00:06
藍色野玫瑰
我好像默默中刀了...
<<設定稿打了很多但一篇都沒出來的人

11-24 14:24

ミルク猫
囧……11-24 15:01
葉月
寫人物設定跟寫小說...兩邊都難,
有些的人物設定有時要弄個"背景故事"
結果跟寫小說差不多了///
創作辛苦囉!!

11-29 21: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reh1jl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潘朵拉之盒】第八話「飼... 後一篇:【手殘繪】人設大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azaimao大家
好友加起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