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同人創作】Devil may cry 曾經的約定 Side:Nero Mission 1-Episode 1 惡魔擁有者

作者:R32-毋滅東瀛戰神│2013-11-17 13:59:38│贊助:37│人氣:392
Devil may cry 曾經的約定 Side:Nero Mission 1-Episode 1

標題:惡魔擁有者(Devil Bringer)
-----------------------------------------
2013年6月9日 早上6點00分

  雖然現在的時間才準備旭日東昇,但對台北市的人民而言,一天的開始就位於這個時間。

  在公園上有許多的老人和一些運動員正在慢跑、打太極拳、跳有氧操、互相閒聊等一般我們所看的到的活動。

  對於這裏的企業家而言,時間就是金錢。因此這時的車流量也逐漸的開始增多,很多都是前往郊區或是其他縣市上班的。

  而學生們也逐漸的從他們的睡夢中醒來,開始他們步調快速且跟人競爭的一天

  在某間學校附近的高級公寓大樓裡,其中一間是獨自一人居住的套房。

  這間房的主人是一位高中生,從去年開始搬來這裡住並辦一般人一樣正常的上下課

  他的寢室裡頭就跟小說蒐藏家一樣,無論是書桌或是放置一旁的書櫃,都塞滿了各類的小說。

  而在旁邊的地板上,放置一個長方體的箱子,上面還刻有紅色的紋章。

  通常來說一般的學生在裡面會放置的大概就屬樂器為主,再不然就是一些重要回憶物品、珍貴的古董、也說不定是一大箱滿滿的鈔票。

  但,這些全都不會在他的箱子裡出現……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鬧鐘就像個忠誠的僕人般,平日的早上六點都會發出巨大的聲響,好趕出主人的瞌睡蟲。

  「嗯~~~……」

  從被窩深處所傳出來的呻吟聲,從中爬出了一隻手來,並試圖按下鬧鐘的按鈕好讓他能夠閉上嘴巴。

  幾次的失準之後,鬧鐘總算沉寂下來。這時的鬧鐘顯示著6:03,似乎是因為失準加掙扎的過程拖了滿長的一段時間呢。

  他將手縮了回去,一個人影逐漸的呈現在床上,似乎為一名男性。

  他將頭髮往後撥了一下,並且稍為搖著頭想讓自己清醒過來。

  「…………」

  似乎是完全清醒了吧…他從床上下來並伸了個懶腰後,將窗簾左右拉開。

  唰!!

  身體的自然反應讓他不禁眨了幾次眼後一直瞇著往遠處看

  高樓大廈林立在不遠處的街道上,車流量也開始增多起來,這就是我們所熟知的台北市景象。

  「唉…今天能不要是星期一嗎…」站在窗前的男子有點不爽的講著。

  抱怨完之後打開房門,上個廁所,稍微洗一下澡,之後到了鏡子面前刷了牙,照著鏡子整理自己的頭髮。

  由鏡子映出他的外貌,深藍色的眼瞳、高挺的鼻子、一個有點帥氣的嘴唇。

  而頭髮由於天生的血緣關係,因此呈現白色帶一點灰的感覺,髮型則是滿帥氣、不會退流行的旁分。

  這種男生,如果在校園裡面出現,肯定有成千上萬的粉絲追迷著她。

  而後換上了今天上學的制服,正常來講,高中生的男性學校夏季制服都是短袖長褲的標準服裝。

  但他的制服上衣和其他人相比,唯一不一樣的就是他的右手是袖子長度是冬天時的長度,右手還戴上了黑色手套。

  這種情形,從一年級開學以來他就是這樣穿的,曾經有很多同學,甚至師長都這樣開口問他:

  「為什麼你要這樣子穿,這樣子看起來很怪耶,而且你不怕違反校規噢?」

  但他總是回應一句:「這是我自己的風格,你們不要多管這隻手怎樣。」

  至於到底為什麼,一堆人也只有聽說是他天生的體質問題。

  在換好衣服後,到廚房微波一下披薩後隨手吃了兩、三片,順便喝了一杯可樂後,就拿著書包鎖好家裡的門,出門上課去了。

  由於父母工作的關係,在去年開學之前就在他的學校附近租了一棟公寓給他獨自生活。

  但另一方面,由於和之前父母託付給二叔的家庭的關係合不來,因此這也算是他自己的意願,想要搬出那個家,不然自己會被他們搞的超煩。

  畢竟,他不喜歡被人監視的感覺……

  搭了電梯下樓,走出了公寓大門,天氣今天是晴天帶點雲的天氣,太陽也像往常一樣,閃耀著整個台北市。

  他看著天空,並且將手擋住部分陽光讓眼睛不會那麼痛苦。

  「早知道我就帶個墨鏡再出門,天氣又這麼熱,不快點到學校吹冷氣的話,到學校之前遲早不是脫水就是半路倒在地上。」

  嘛,由於全球暖化的關係,春天和秋天早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冷到不行的冬天和熱到融化的夏天呢。

  往學校的路途中,馬路上的交通工具來來往往的,除了上班的人,還有許多的遊客和學生們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前往他們的目的地。

  再來說到街道,台北市不只是台灣的首都,而且還是全世界中屬一屬二的先進城市,因此路上的街道顯得有種時尚、流行又充滿環保的街道。

  許多充滿設計感的公共建築和建立不久的商業大廈很有規劃性的在馬路兩旁

  由於有行道樹的樹蔭,白髮男子並沒有汗流浹背,但是臉上因為炎熱而露出些許的痛苦神情

  從家裡走了個15分鐘之後……

  「呼,總算到了,真不曉得我的腳到底是怎麼撐的。」

  他位於這個學校的大門面前講了這句話之後,走了進去。

  在校門旁的招牌上掛名著【國立溪湖高級中學】,還用金色來漆上顏色,真是富麗堂皇啊。

  不過問題來了,溪湖不是在彰化嗎?為什麼會跑來台北啊。

  想必各位都會有這種問題,這是因為由於原溪湖高中在所有的高中當中,逐漸的提升了在學校的風氣,後來每年開始有更多的學生考進台大、政大、清大等台灣首屈一指的大學、甚至還有美國、日本、澳大利亞、香港、中國等知名大學來溪湖高中招學生。(其實我是懶的找其他高中就將我自己讀的用在上面了)

  也因為如此,溪湖高中逐漸的享譽全球,也因此在台灣開了6間分校。

  國立溪湖高級中學這幾個大字下面還附幾個小字【台北市立合作分校】,而他讀的就是這一間。

  他的教室位於一年級專用大樓的最後一個班——B棟4樓的1年12班

  「Shit……每次都要用走樓梯走到4樓,這間學校還有人性嗎?」

  雖然說這間學校有電梯,但由於剛成立不久,許多設施還沒有完全開放,也因此他才會這麼辛苦的不能搭電梯,只能走樓梯上去的悲劇。

  總算爬上來之後,他一路走到自己的教室並稍為望向裡面。這間教室的學生曾經被人封為【終極一班】,他們的活潑程度看他們早自修之前的時間就知道。

  座位上有幾個互抄作業,分散的女生群中有一兩個風流的男同學正和他們歡笑聊天著,還有看著手機玩遊戲、上FB、LINE等的學生們。

  但有時這裡面也會產生追逐和扁人的情形,當然這都是平時玩玩而已,不會太過份的

  看著一如往常的景象,白髮男子不疾不徐的走了進去,並將書包放在座位旁之後就坐了下來。

  不過才剛坐下了沒多久,就有一群人從另外一道門口走了進來,手上拿著剛從合作社買的早餐,朝著白髮男子的方向走去

  「YO,今天你來的真早啊,陳鴻金。」

  這位叫做陳鴻金的白髮男子將頭抬了起來,並看向他們

  「我說啊,軒軒你直接叫我綽號就好了啊,又不是第一天見到面。」

  似乎是禮拜一的關係,使他今天一大早心情不太好,回話也顯得有點兇。

  「【右手哥】幹麻啊,一大早就這樣,你是早上打手槍還沒打完卻因為要上課所以不高興噢?」旁邊一位被稱做淫魔的同學開玩笑的說著

  「Fuck,我才跟你不一樣,你這淫魔,是昨天看太多A片所以今天有幻覺嗎?」

  「好了啦,別早上一開始就對嗆嘛,我們男生都曾經打過手槍,用不著害羞不講出來嘛~」在淫魔的後方,有一位正在看著手機綽號叫蛋蛋的同學勸道

  「對啊,會這樣的男人都很正常啊~說出來又不是什麼大事…...」

  在四人之中顯的特別的高且帶著眼鏡,綽號為高個兒正要把話說完之前,陳鴻金卻反而直接將話搶過來接

  「那是你們吧,本人我可是很純潔的,我看你們腦子都有問題吧?」

  這話一說完,他們4人馬上否決並開始懷疑起來

  「幹。別在那邊裝純潔啦。你明明每天都帶專業手套。」

  「是啊,淫魔說的沒錯。你在學校內也認識許多正妹,不可能不打手槍的。」

  「話說你的右手怕手髒所以才戴上手套的嗎?」

  「真不愧是大師(濕?),連打手槍都這麼專業!」

  這些話在一般人耳中,似乎是個很傷人的話,但對於陳鴻金而言,這只不過是他們沒事專門找碴罷了。

  畢竟,他的右手這樣子,不可能完全沒有其他的謠言出現。

  也因此,敢跟他接近的朋友不多。但認識他的人都認為他很帥氣,只是對於「性」這方面的總是避而不談。

  更何況,他們班的平常對話不是專門砲人,就是一堆有的沒的。

  而這種對話,每天至少都有一次,才會顯得毫不在乎。

  但是除掉右手這點外,陳鴻金跟其他人一樣,並沒有其他異狀發生。

  成績算中上,體育不錯,但游泳由於右手的問題,所以並沒有在學校下水過一次。

  品格還算不錯,肚量也很大,只是對某些老師和學生會有點不爽就是了。

  陳鴻金聽到他們這樣談論,只是嘆了一口氣後苦笑說道

  「好啦…你們砲夠沒。再不回去坐好,等等早修考的是英文,不回去複習等等又一堆不及格。」

  為了想讓耳根子清靜一點,因此陳鴻金找個理由叫他們回去。

  「但看了也沒用啊,昨天打LOL打到沒時間讀書,今天早上考的英文又很難,不可能現在隨便讀一讀就100分吧。而且你是外國人耶,高中英文對你而言根本小case。」

  軒軒用有點嘲諷的口氣講著。

  「對啊,我寧可吃早餐也懶的寫考卷。」

  這時在旁邊被稱為失智的男性本來在看手機,突然沒事也加入陣容。

  「更何況,你出生地在法國,之後又移居到美國幾年,這段時間也學了一堆語言,還為了想擺脫在美國的家庭,特地學中文來台灣,我看你根本就是想拿英文來砲我們吧?」

  由於父母工作關係,7歲就從法國搬到美國,之後在去年終於編出學業關係的理由而來到台灣。

  他看上台灣的原因是環境不錯,花的錢不需要那麼多。而且為了擺脫前一個家庭,還特地跑去學中文,由於學習速度很快,使他講話完全聽不出來有外國的口音。

  而且待在美國國內,怕說親戚跑來他家探望...不如對他來說是煩人,才想到這個鬼點子吧。

  「好啦好啦,不如這樣子。你們哪個人英文考60我就放學後請你們吃麥當勞,不然現在這樣我遲早被你們煩死…」

  陳鴻金的臉上一臉無奈,表現的很可憐的樣子

  不過說也奇怪,陳鴻金這樣一說後,在場的人瞬間跑回去看英文,不然就是開始背單字。簡直就像個三歲小孩一樣,為了讓他請客而絞盡腦汁的讀著。

  看到這種情形,陳鴻金只是稍微用嘲諷的口氣說了一句

  「真是的,一堆現實的人,聽到要請客馬上就180度大改變成了讀書人。」

  「也沒辦法吧,畢竟你請的的東西真的不錯」

  軒軒坐在陳鴻金隔壁的位置上,並且將早餐準備拿起來吃

  陳鴻金這時將右手托住頭,並看向軒軒問道

  「話說軒軒你不看書嗎?還是說你其實不在乎成績?」

  「我也不可能真的沒讀,昨天看了一小時之後就去打LOL了。而且我不擔心不及格不會被請,沒錯吧?」

  陳鴻金只是用鼻子輕哼一聲後開口

  「這倒是,畢竟無論如何,我今天說好要請你們的,沒錯吧。更何況你們有時候沒60分我還不是照請,一群人還真的怕沒辦法被請客而像掠食者一樣猛盯著課本。」

  「就別管他們了,話說我們也很久沒給你請了,可別落跑蛤!」

  軒軒回應完後,就開始寫剛剛發下來的英文考卷了

  耳根子總算清靜許多,寫完之後馬上睡一下吧。陳鴻金這樣想著。

  就這樣陳鴻金暫時度過了安靜的自修課時光

  之後就是一如往常,台灣的上課是上8節課,5點放學,50分鐘上課完後就是10分鐘的下課時間中午12點則有廠商供應的餐點,12點40分到1點則是休息時間,而下午3點55分到4點10分則是打掃時間。

  但對於那群男生而言,這等於是他們的聊天時間,通常話題不是LOL、就是錶人、再不然是日常生活中的事。

  至於如果在繼續把班上的日常生活情形講下去,遲早讀者們會讀到睡著,因此這部份就省略不寫吧。
  (陳鴻金表示:真是個懶惰的作者啊= =)

  5點放學時間一到,軒軒、失智、蛋蛋、高個兒、淫魔,和因為事情被傳開而又有兩位跑過來要求陳鴻金請客。陳鴻金也只能無奈的接受。

  原本他們是搭校車的,但由於早上陳鴻金說了要請客因而全都跟著陳鴻金一同走過去,連回家都省了。

  在去麥當勞的路上,由於現在是夏天,所以天空看起來仍然像早上8點多的樣子。

  而路上的交通仍然不斷的來來往往,有急著下班的、接孩子的、旅途回歸的等等,要是對於一般人而言,讓人覺得這是生意盎然的城市呢。

  但是現在的陳鴻金根本沒心情想那些東西,畢竟要請7個人,一天花下來的錢肯定不是一筆小數目
  
  「他馬的我早上幹麻沒事說要請客啊……」陳鴻金小聲嘟囔道

  現在他心中開始後悔早上他所說的話,也因此現在的心情不是說很好。再加上人和車子的嘈雜聲,更讓他的火直冒三丈,只差在沒有把周圍的朋友們直接拿過來揍了。

  「真是的,早知道我就不這樣講了…」

  「誰叫你早上要這樣講,怪我囉?」一位比較發福名稱癡漢的男性給他補一句這樣的話

  「話說早上明明只有5個人啊,怎麼會有2個人不請自來啊?」陳鴻金講了這句令人有點不快的話。

  「好啦,別生氣,畢竟癡漢和大師也是我們朋友啊!」失智想安慰陳鴻金這樣說著

  「也對啦,只是可惜手槍不能來,還有班上的女生啊~」淫魔邊滑手機邊說道

  開什麼玩笑!我如果在請班上那群被帶壞的癡女們來,我這個月起不是去吃土??!!

  尤其是班上的阿寶姐和莊某人,那兩個一來我看我拿人頭去抵債都還不夠啊!!

  陳鴻金邊這樣不爽的想著,邊用它剩下的理智想法裝出不在意的表情說著

  「如果他們也來我是沒差,只要你們之後肯代替我去一趟警局的話就好。」

  聽到這句話大家笑了笑,繼續在路上聊著今天所發生的事情。

  不過正當聊到很開心的時候,在經過某家3C量販店時,淫魔眼角像是瞄到什麼似的,停了下來並專注的看著電視螢幕

  「大家看一下,新聞好像撥出了很恐怖的新聞。」

  於是他們聽了下來並看了一下電視上的新聞後,出現了這樣的標題。

  【台北市進入一級警戒,有怪異生物不斷肆虐中。】

  「這是怎麼回事?」陳鴻金身旁的癡漢疑惑的說道。

  陳鴻金他們稍微看了一下後,大概是這樣的情報。

  「目前在台北市各地區,均出現了奇異生物的蹤跡。自從2019年3月20號以來,全台地區均發生了此類情形,這些怪異的生物,美國政府表示,那些生物被通稱為【惡魔】,會對周圍的人類發動攻擊,損失通常每次出現小規模至少也有3000萬左右,若是大規模則曾經有損失10億元的案例。

  目前已派遣國軍和特種部隊前往台北市鎮壓。不過每次惡魔出現時,各國都會有人看到有一群怪異的軍隊,這些人看起來像是中世紀騎士,身上卻又有著翅膀,網友稱之為【天使】

  由於他們的力量幫助了我們,使每次的災害都能控制在1天內結束,不過每當戰爭結束,這群人卻又消失不見,像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似的。

  究竟他們是誰?而目前惡魔在台北市是否會造成更大的災害?天使軍團是否又會出現?請繼續鎖定中天新聞的現場連線轉播。」

  看完這個報導的一群人同時又聽到公共廣播聲,說著「各位民眾不要慌張,聽從指示各個避難所去避難,我們中華民國國軍會平定惡魔。」這個訊息。

  對於這種情況,癡漢馬上開口說道

  「靠!沒想到這裏也會跑出惡魔噢?」

  「還是先回學校吧,不然到時被襲擊就糟了。」身旁的軒軒也這麼回應。

  「幹麻那樣,直接去麥當勞裡面躲順便吃一頓大餐就好了啊。」

  「如果你要拿你的命換一頓餐你自己去。」聲音比較沉厚的大師這樣吐嘈淫魔

  但就在他們轉頭準備離開之前,從地上冒出了三個詭異的黑色光線並從裡面爬出了什麼東西阻擋在他們的前面。

  他們腳上裝有鐮刀,而皮膚像是裹了布一樣顯的有皺紋,看起來不是地球上的生物。

  「欸幹!是惡魔!!!」失智這時大喊了一聲。

  惡魔,為這個時空的不明生物體,通常種類跟大自然的生物一樣,千奇百怪,因此統一使用此稱。

  他們的目的除了破壞之外,還有許多的目的而看上人類世界

  面對這三支惡魔,他們8個人在沒有東西可以防衛自己的情況下很危險。

  而回頭往後方看,有另外2隻惡魔準備襲擊。

  對於這種情形,癡漢小聲的說了一聲:「靠…我們被包圍了…」

  這種情況下,誰都想要誰快點來救他們,畢竟他們隨時就會對他們發動襲擊。

  但在這時候...... 軒軒突然大喊了一聲

  「右手哥,你在幹麻,快回來啊!!!」

  只見陳鴻金面對於這三隻惡魔,不但不怕,反而向前走去並用有點煩的口氣說著

  「老子現在不爽還敢出現在我面前啊…」

  「你在做什麼,萬一激惹他們,他們真的會過來殺你啊!」癡漢大聲警告著陳鴻金

  但他非但不害怕,反而還對前面的三隻惡魔做挑釁的動作。

  「那又如何?反正怎樣都是死,不如主動出擊比較快。」

  突然間,有一隻惡魔忍不住氣,似乎要他給我閉嘴似的,以它奇異的步伐,上前攻擊。

  而陳鴻金只是緩緩舉起他的右手做出防衛的動作

  「右手哥!」「危險!」

  這種話一堆人跟他講,但他們只見惡魔對準他的右手,砍了下去。

  通常來講,要是一般人早就沒了一隻右手吧。

  但接下來的情形,讓眾人都看傻了眼......

  「惡魔…被抓住了?」

  失智先回過神來,這樣小聲的說著。

  只見陳鴻金用右手抓住了對面惡魔的鐮刀,那隻惡魔無論怎麼掙扎都拔不出來。

  「真是的…這菜鳥都不會找對手的呢。」

  他只是用力往下一摔,這隻惡魔瞬間頭破血流,化成一縷黑煙,消失了在街道上......

  其他惡魔看到了這種情況,似乎開始有點懼怕。

  然後他後面有人用害怕和懷疑的口氣講了這一句話

  「陳鴻金你...的右手究竟怎麼了,為什麼會這樣……」

  原本陳鴻金要回應他,但突然之間他將目光朝著上方看,其他人也順勢的看了上去。

  有一群人在他們的上方站著,應該說是以翅膀懸浮在空中還比較貼切

  在那一群人的正前方,有一個較為醒目的……

  天使……

  頭上長了兩對角,一對是白色往外擴較大的,一對則是往內呈現金色的小角。

  至於他和後方的軍隊都一樣有著翅膀,不過惟獨他卻只有一隻金色翅膀,似乎讓人覺得他是因為觸怒上帝而遭受懲罰,因而墮落到地域的單翼墮天使吧。

  身體看起來是鳥人的身體,白色羽毛環繞周圍,胸前到腹部一部份則是不一樣的紫色盔甲。

  小腿以下則是用盔甲做成的鷹腳,看起來就有一種威懾力。

  而他的左手拿著紫色的盾牌,但盾中央則發出一定程度的光芒;右手則是拿著似乎是用特殊方式打造出來的黃金劍。

  以這個天使整體外表而言,當他們看到的時候似乎被嚇到了,因為他在一般人眼裡似乎和正常的天使有許大的不同。

  而他的後方大概有7個穿著白色鎧甲的騎士,似乎就是新聞所提到的【天使】

  身上的鎧甲似乎是依照中世紀騎士的鎧甲所改良而來,其頭盔上有著一對向內彎曲的大角。

  他們的右手上均拿著中古騎士所拿的長錐形大劍,左手則拿著跟正常男人身高差不多的盾牌。

  以正常人來說光穿上那身盔甲應該很難靈活的移動,何況是像這樣單手拿劍單手拿盾的,這些裝備估算至少也有60公斤以上吧。

  除非他們真的也是天使……

  那位單翼天使將劍向前一揮,後方的天使騎士就成V字縱隊,看來這位單翼騎士是這個小隊的領導者吧。

  而後他們飛了下來,其中那個單翼天使和陳鴻金四目向對。

  就在其他人準備要說什麼的時候,那個單翼天使講話了…

  「欸!不是說好平常不要使用你那個『右手』嗎?」

  「沒辦法,這群不怕死的衝上來想傷害我們,於是我就先下馬威挫他們銳氣。」

  不知為什麼,陳鴻金似乎認識這群天使,還用一副很傲慢的態度回應

  「萬一右手如果失常沒擋到,你下半輩子就成了殘障人士,你懂吧?」

  「好好我知道啦『克雷多』,話說我的武器有帶過來吧?」

  武器?是什麼武器?你的右手到底是什麼東西?這些天使為何你會認識???

  這些都成了背後7個人目前所想要知道答案的問題。

  之後,看到其中一個天使拿出一個很長的行李箱,似乎是早上陳鴻金的寢室的那一箱箱子。

  陳鴻金單手接過了行李並將它放在地上,打開一看,似乎是一把看起來特殊設計過的大劍。

  握把看起來很像重機車在用的握把,靠近劍柄那邊有著類似煞車的裝置。

  至於劍刃本身,在劍的一邊側面上竟然有噴氣孔,靠近劍柄的地方有用一些雕刻,外型也有些怪異。

  沒有任何的時代的設計跟它類似,看來是結合現代技術所被人創造的吧。

  「哼,還真是感謝你啊,把我的愛劍【緋紅女皇】帶過來啦。」陳鴻金邊拿起他的劍欣賞著

  「就算我不拿來,你也不是早就準備好傢伙了嗎?」

  那個被陳鴻金稱作克雷多的天使繼續說道

  這時陳鴻金一邊從書包拿起東西,一邊說著

  「你也知道,那把劍實在太大,萬一直接帶過來我早就被學校…不,是直接去監獄報到了吧。於是我只在書包放了【湛藍玫瑰】呢。」

  湛藍玫瑰??這又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被稱呼成這樣??

  那群人腦海中又多出了這樣的一個問題。

  只見陳鴻金從書包拿出了一把左輪手槍,這把槍就算一般人看了,也都會說這把槍不同於一般的左輪。

  應該說它,是一把右輪手槍。

  這把槍和緋紅女皇一樣 ,外表上有著許多的雕刻,在槍的兩側還有著一朵藍色玫瑰。握把則是用木頭作的,但絕對不是用一般的木頭,畢竟握把上看起來呈現許多紋路,大概是用生活千年以上的樹作成的吧。

  而他的槍管並不是只有一個,而是兩個,這代表著隨時可以一次發射2顆子彈,給對方一個致命傷害。而彈倉似乎和一般左輪一樣,以6發為一個單位所組成的。

  「那需要我把右手用開來嘛?還是說……??」

  不過陳鴻金還沒講完就被克雷多接了過去

  「先不要,畢竟那個東西的力量過於強大,連【教團】都不知道那是什麼,雖然你常常不聽我的話一直使用他就是啦……」

  「那我就把後面那句話當成你同意我把右手給解放囉~」

  陳鴻金一說完,就看他把右手手肘以下的地方,全部撕碎。

  當手套也被拿下來的同時,後方又傳出了一道聲音

  「陳鴻金,你的手,是被什麼東西用過…?」

  聲音來源似乎是軒軒的

  因為,當大家看到那隻手真正得樣貌時,完全傻掉了......

  那隻右手看起來不太像是正常人的手,正確來講是跟【惡魔】差異不大的手,那隻手上有部分地方還發出藍色,白色所組成的地方。

  陳鴻金才剛將布用下來沒多久,克雷多馬上接著一句回應軒軒的問題,一邊吐嘈著陳鴻金

  「我們晚一點會跟你們解釋。不過我說你啊,我可從來沒說『同意』這兩個字眼啊。」

  「誰叫你不回應我,我只好當你默認了啊~」

  對於這樣的回應,克雷多知道再跟他辯解下去也沒用,於是將焦點轉回至週遭的惡魔。

  「你們這些惡魔,膽敢侵犯人類的居住地,今日我們【魔劍教團】要將你們趕回地獄去!」

  而前面的陳鴻金又補了一句,讓後面7個學生嚇到的話

  「話說你們數量不只這樣吧?剩下的惡魔給我出來,早早讓我收拾掉,之後就可以早點走人啦。」

  看來是講了這一句吧,以他們為中心的周圍,又出現了像剛剛一樣的惡魔,其中包含了3隻較大的惡魔,外表則是以黑色的外殼,部分地方裝了更大的鐮刀為外表。

  包含那3隻大隻的,總數高達17隻惡魔吧,在他們周圍環繞。

  克雷多看到這種情形,以冷靜的反應指揮著

  「騎士們啊!以那七人為中心點,保護他們!!」

  那群剛剛保持不動的騎士突然跑到陳鴻金的同學們附近,以90度角為一個點,分散開來保護。

  看情況差不多之後又說了一句令人不解的話語:

  「至於攻擊方面就交給你和我吧,『尼祿』。」

  尼祿?  尼祿是誰???

  正當他的朋友們想著尼祿是誰時,卻突然有一個聲音回應

  「我沒差,反正老子剛好在氣頭上呢!」

  眾人聽著聲音來源,看著發出聲音的那一個人,沒想到竟是他……

  陳鴻金……

  正當他們要問「你為什麼被叫尼祿?」的時候,陳鴻金面對前面的惡魔說了一句:

  「前面全部交給我吧!你們負責後面的吧!」

  之後就開始對惡魔展開攻擊了。

  至於惡魔也開始的往他們中心點開始攻擊,裡面的人也正式開始反擊,由陳鴻金攻擊前面,克雷多攻擊後面,左右雙側打不到的地方則由騎士們防守。

  那7個學生以為我方的損傷會很大,但其實卻剛好相反......

  先說那些騎士們吧,保護的好好的,惡魔一用鐮刀攻打過來,他們就用盾牌擋掉後用錐劍朝敵方反擊,完全看不出騎士們有任何的缺點可以進攻。

  再說克雷多的戰鬥,雖然說只有一個翅膀,但飛行能力卻控制的很好,大概是習慣這樣飛吧。

  利用空中的俯衝,將敵方的陣容打亂,之後再以翅膀為推力,向前猛衝用劍對敵方造成傷害,有時連盾牌也被當作武器拿來攻擊對方。

  幾次空中衝刺之後,後面的惡魔開始完全亂掉,連指揮的大型惡魔也開始站不住腳,開始胡亂的攻擊起來。

  可是如果說後面的克雷多還算溫柔版的話,那前面的陳鴻金就算是兇狠版的吧…

  陳鴻金先主動挑釁小隻的過來,再用他的緋紅女皇將過來的惡魔砍殺,而對於還沒開始發起戰意的大型惡魔,則使用湛藍玫瑰射擊牠們,好讓他們能夠被激怒並朝陳鴻金的方向攻擊。

  而那隻惡魔之手也不是單純的裝飾品,有的朝向裡面的同學走過去的。右手不知為何居然又跑出了另外一隻由靈魂組成的手,伸縮到惡魔所在的地方將他拉回來繼續攻擊。

  可是突然間兩隻大型惡魔開始包圍他,讓他同時接受前方和後方的攻擊。

  「危險,陳鴻金,你會被殺掉的!!」被騎士保護的高個兒這樣說著

  畢竟如果是一般人,面對同時從雙邊來的攻擊,一定會受到傷害。

  但他似乎完全不在意這兩隻的夾擊,反而將其中一隻掏至空中,先對另一隻惡魔發動攻擊,說也奇怪這時緋紅女皇卻開始發出紅色光芒,而噴氣孔同時也噴出火燄,使第一隻惡魔承受不住巨大衝擊而倒下了。

  之後對掉下來的第二隻大型惡魔用惡魔之手抓起來後,左手使用【湛藍玫瑰】連續射擊並且將緋紅女皇插在那隻惡魔身上。承受這麼多傷害的第二隻惡魔,也變成了黑煙散去。

  對方的惡魔軍隊,就在這樣的攻擊之下,瓦解了......

  這場對戰花了約15分鐘左右,但對於裡面他的朋友而言感覺不知道經過多少個小時了。

  結束後,陳鴻金和克雷多再度開始聊了起來

  「果然不出我所料,這群應該是最近才誕生出的惡魔,沒有什麼對戰經驗。」

  「管它的,只要能讓我不爽的心情紓放就好,話說其他區域應該也有派出去軍隊吧?」

  「恩,其他區域也已經派出軍隊,估計在7個小時內就可以平定這一次的暴亂。辛苦了『尼祿』,我們今天的保衛任務就到這裡結束,今天晚上你可以在家休息。」

  說完克雷多就拍陳鴻金的肩膀,似乎告訴著他辛苦了。

  「終於啊,今天可以睡的久一點了,不然每次都因為殺死惡魔而浪費我的睡覺時間,可真是不值得呢!」

  陳鴻金邊伸著懶腰,邊有氣無力的說著。

  「那我要先回去教團一趟,不過你最好也跟我來,因為你動用到那隻手,這個我必須向『教皇』報告才行。」

  對於克雷多這樣子說,陳鴻金稍微翻了個白眼並嘆氣著

  「天啊,這麼麻煩,不過晚上的休息時間多了一大堆,陪你回去我是沒差啦~」

  就在他們即將要走掉的前一秒,那7個人的其中之一,失智大聲喊道.

  「陳鴻金,等一下,先回答我們一個問題,你到底是誰,他所說的尼祿為什麼會是你啊…?」

  陳鴻金只是轉過頭來,慢慢走到他們面前,儘管他們現在很害怕,深怕這個陳鴻金會隨時對他們做出可怕的事,因此想隨時拔頭就跑。

  但他們仍然想知道陳鴻金到底是誰,不然的話之後就再也不知道有沒有時機可以問。因此才勉強挺直身體,聽他回答。

  陳鴻金走到他們2公尺的面前停了下來,用右手抓著頭髮說道

  「原本應該我可以在這裡隱瞞很久的,沒想到今天被你們發現了啊…」

  他的口氣有點疲累,並且無奈的說著

  「很抱歉之前沒跟你們講,陳鴻金只是我在台灣的化名,我真正的名子,叫做『Nero(尼祿)』……」

  這時大家只是愣愣的站在那邊,兩邊不發一語的互向注視著…

  後方的克雷多看見這個情況,便走向他們解釋道

  「關於這個…我看晚點就在尼祿家說明吧…」

  之後克雷多將目光轉向陳鴻金身上,意義似乎是指:「看你決定。」

  陳鴻金只是將嘴巴靠道克雷多耳邊,並說道

  「沒問題吧?這個…」

  「我事後會派人處理的,而且我想你還是把那時的事情說出來,你心中的鬱悶才會減少一些。」

  「隨你吧…」

  陳鴻金說完之後,便將緋紅女皇放在身後,並將湛藍玫瑰放在書包之後,對大家說道

  「先來到我家吧,現在危機還沒解除,到我那邊避難比較好。」

  克雷多這時飛了起來,原本保護他們的騎士也隨他飛在空中

  「這樣好了,尼祿你先帶你同學回去。我們消滅完惡魔之後會到你家去的。」

  才剛說完,克雷多和天使騎士們朝著前方低空飛去,留下了陳鴻金他們一行人

  「那…到那裡我會跟各位說明一切的…先安心的跟我來吧。」

  陳鴻金說完就將書包掛在肩上,並開始自己走自己的路

  而他們雖然怕的要死,但因為想知道真相加上他們平時膽量也都很大。

  因此和陳鴻金保持一點距離,隨著他一同走向得知真相的地點,有點腳軟的走著。

  「到那時…你們就明白了…」

  陳鴻金邊走著邊自言自語的,臉上則是掛著悽涼且帶點哀傷的神情…
-----------------------------------------
其實這篇在好久以前就打好了,只是我刻意拖到今天才發表

要模仿我班上的癡漢們的口氣是我的一大難題

幸好他們只會出現幾篇而已,畢竟這是惡魔獵人X約會大作戰

有的東西我可能前面會說很多,但那全都在我的劇情合理範圍之內

至於下一篇嗎…最快3天後就可以看到了吧(最晚差不多是一個禮拜)

這可能像【從零開始】一樣,寫個兩三年都還寫不完

加上但丁、維吉爾、和兩位神秘人物的篇章,我想我可能要寫個五年吧ˊ_>ˋ

算了,反正我是一定會把它寫完的

                      2013年11月17日  抽不到希臘北歐神的GG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457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惡魔獵人 4

留言共 8 篇留言

月光下的小丑
寫的還真不錯!
筆法我還蠻喜歡的

11-17 14:19

R32-毋滅東瀛戰神
謝謝大大支持[e19]11-17 16:02
脫比阿斯
小說啊...(看著自己停滯不前的小說)本來還想說只是單純的時空亂入,結果跑到臺灣來了啊~越來越有意思了喔!

11-17 14:53

R32-毋滅東瀛戰神
台灣只是個開端,真正的戲碼會在之後出現[e2]11-17 16:03
我是祉攸飯
DMC的劇情套到台灣的感覺還蠻妙的
內容也很讚!!

11-17 15:13

R32-毋滅東瀛戰神
謝謝大大支持
其實我是把原本班上的一些人全都拿來套用到裡面11-17 16:03
妾身才不是雙馬尾呢!
嗯...(跟著看向自己放在小屋的小說)感覺頗刺激呀,期待後續!

11-17 15:31

R32-毋滅東瀛戰神
我剛剛也有去看過,感覺上有種被人拉到異世界的FU11-17 16:05
豁懷
有趣呢!

11-17 19:35

R32-毋滅東瀛戰神
感謝大大觀看[e1]11-17 19:38
酒が好きな扶桑姉
一個字...好長啊~~~~~~~~

11-17 20:29

R32-毋滅東瀛戰神
是啊[e6]
而且我還要寫個五年呢[e6]11-18 17:22
天野 空
超讚的耶[e17]

沒想到文章順暢[e16]

11-17 23:45

R32-毋滅東瀛戰神
這一篇是當初寫的很順暢的[e6]11-18 17:22
瘋狗在此
我來啦~

老實說融入台灣的世界觀太讓我意外了!

但寫得很好

人物的刻畫

戰鬥的描寫

在下望塵莫及啊!

11-19 00:03

R32-毋滅東瀛戰神
感謝支持,其實這篇是我裡面寫得最順的一篇[e6]11-19 14: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ava5940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evil may cr... 後一篇:【同人】Devil ma...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aster918薩瓦魯多
天氣之子同人文更新~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