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不可避免的分離

作者:守歌│2013-11-09 18:53:39│巴幣:2│人氣:162



Act VI
Scene i : 村莊診所──早上
Personae:奶奶、爺爺、連(男孩)

(奶奶發現連倒在路上發著高燒,趕緊背去小診所。然後,跟爺爺一起坐在診斷室外)

奶奶:老伴,這孩子好不容易熬過來,好不容易……但為什麼……老天爺為什麼還不放過他?孩子的媽也是這樣就……(雙手摀住臉)

爺爺:(覆上奶奶的手拉開,握住)冷靜點兒,沒事的,老伴,他一定也能撐過這次的,我們要相信這孩子,孩子的媽一定會在天上保佑這孩子的。

(小小的診所中,連躺在病床上痛苦地喘息,意識不清,但在朦朧之中依舊不斷地呼喚著鈴)
 

Scene ii : 山頂林中
Personae:天孤、鈴(女孩)

(在一片被樹林包圍的小山坡地,鈴站在其中面對著聳立在頂點的一顆巨石)

鈴:天孤大人,這樣下去連會死的!!!拜託您,救救他,天孤大人!!!

(鈴獨自在清幽的林中吶喊著,周圍沒有任何人影,但一股冷冽如泉水般的嗓音伴隨著黑色的羽翼飄落。)

天孤:鈴,妳知道讓他活下去的方法。

鈴:但是……(痛苦的樣子)

天孤:那也是能夠讓他和妳永遠在一起的方法。

鈴:…不……不行……鈴不能那麼做,連還有家人、還有關心他、等待著他的人。連不屬於這個世界,鈴不能那麼做。(不斷搖頭)

天孤:那麼只剩下一個方法……把我送妳的羽翼給他吧。

鈴:可以嗎(喜出望外)天孤大人?這樣就行了?

天孤:妳知道那代表了什麼……即使要抹殺自己的存在,妳也要救他嗎?

鈴:鈴願意,為了連一切都無所謂。

天孤:是嗎……(嘆息)真是個傻孩子……而我自己也是……(呢喃)

鈴:天孤大人……謝謝您。(鞠躬)

天孤:去吧,人類的小女孩──我自傲的女兒。

鈴:是的,父親大人。(跑走)

(女孩離開後,林中出現許多黑色的身影。他們只是站在原地望著聳立在頂點的巨石。一陣風吹過使得落葉唰唰作響,老妖怪站了出來)

老妖怪:唉──天孤大人,竟然這麼捨不得的話,為何您當初又要讓他進來呢?

(一道模糊的黑影站在巨石上,張開一對染上夜色的羽翼)

(畫面往外拉高,巨石和黑影們都逐漸隱沒在樹林之中)


Scene iii : 村莊診所──早上──隔天
Personae:爸爸、連(男孩)

爸爸:連!爸爸來了!沒事吧?(喘著氣、衝進來)

(連坐在床上原本看著窗外,聽見聲音後轉向門口)

連:爸爸。(興奮)

爸爸:(喘著氣看連)……還好你沒事(坐在床邊的椅子上,長長的呼一口氣)醫生說你已經度過危險期了。(一手摸上連的額頭)現在大概燒也退了,感覺如何?

連:我很好呀,完全不痛了!(笑)

爸爸:是嗎……那真是太好了…。(收回手,又呼了一口氣)

連:抱歉,讓爸爸擔心了。(低頭)

爸爸:(摸連的頭)別想太多,你沒事就好。(收回手)爸爸來之前已經請了兩天假,既然你沒事,剛好可以趁機放個假。(眨眼)後天我們再一起回去吧,(笑)我先去跟你爺爺奶奶說一聲。

連:嗯。(點點頭)

(爸爸走出房間,而連再次看向窗外的那座山)

連:鈴……(緊握抓在手上的鈴鐺)
 

Scene IV :山上神社──黃昏
Personae:連(男孩)、老妖怪

(連站在神社的參到上,前面兩邊是老舊的狛犬像)

連:(嘆氣)怎麼都找不到人呢?難道鈴也不舒服被天孤大人關在家裡了?(自言自語)
(黑色羽翼落下、許多黑影現身在神社兩旁的樹林中,連驚訝地不斷兩邊看來看去,不自覺得往後退了幾步)

連:為什麼……我之前明明都沒看到……(驚訝地低語)

(老妖怪出現在連的對面)

老妖怪:人類,離開吧,那孩子已經不在了……

連:為……為什麼我要聽你的話,而……而且如果鈴不在這裡了,那麼她在哪裡?(又生氣又害怕)

老妖怪:她已經不存在於任何地方了……我們可愛的孩子……(嘆息的語調)

連:這是什麼意思……鈴……怎麼了?(不安、顫抖的聲音,握住鈴噹)

(老妖怪看往連的方向,但其實是在看更加遙遠的東西,眼神飄渺)

老妖怪:……老朽還記得,那孩子剛來的時候每天吵得翻天覆地、整座山都不得安寧。那時還是個只會一直嚎啕大哭的小娃兒,真不討喜。直到咱們實在受不了了,拜託天孤大人想個法子。結果那一位給那孩子聽了蟲鳴的唧唧聲,她倏地停止哭泣,還露出如太陽花般的笑顏。
(連一時無法反應,呆望著老妖怪)

老妖怪:後來大夥們都被那傻得可以的孩子和那般笑容吸引。到處尋山中的聲音要給那孩子聽聽,只為了她傻氣的一笑。

連:鈴說過……她聽得見山的歌謠……她說那是她的搖籃曲……(呢喃)

老妖怪:此後那孩子聽得見甘甜小溪的潺潺聲;聽得見翠綠樹林的窣窣聲;聽得見涼爽微風的颯颯聲……種種天籟之音,咱們都給她尋來了。為了讓那孩子不會感到孤單,咱們給了她這座山的所有,咱們如此呵護的孩子……

連:鈴……鈴究竟怎麼了?(著急,往前踏幾步)

老妖怪:人類終究太過脆弱了,轉眼間就……可大夥們的這股悲傷肯定不久後就會如過眼雲煙般吧,為了在如此漫長到永無止盡的歲月中度日……但至少還有老朽會帶著這份情到死去,至少在老朽的心中她永遠不會消逝……咱們天真的孩子。

連:脆弱?鈴?你在說什麼……?(不解)

(老妖怪眼神對焦在連身上)

老妖怪:那孩子已經死了,為了救你。(冷聲)

連:死?鈴嗎?為了救我?什麼意思?…死?……為什麼……鈴也……再也見不到她了?(混亂)……就和媽媽一樣?(接近氣音)

(狂風往連迎面而來,吹起他俐落的短髮和溢滿眼眶的淚水)

連:不不不不不不!!!!!!(悲慟欲絕)

(狂風將連的吼聲傳至遠方,鳥兒群起展翅飛離,山下在田裡的人們覺得疑惑)

連:鈴!!!!!啊啊啊啊啊啊!!!!!(微微彎腰,手掌摀住耳朵,淚流不斷)

(鈴────)

(鈴噹被放開而落下卻又被繩子綁住垂掛在連的手旁,散發著一股柔和的光芒)

鈴:連,忘了吧。

(連停下大吼,雙手移開,望著虛空一臉驚訝)

連:鈴………(無聲的呢喃)

鈴:記得,要忘記。(聲音遠去,餘音迴盪在山中)

(話止的瞬間,連就像斷了線的人偶往一旁倒去,整個人倒在地上)

(過了一會兒,黑色的羽翼飄落,天孤現身站在連的身旁,前方的夕陽染紅了雲彩。天孤哀傷地看著他一陣子後,緊閉雙眼)

(畫面黑化)

鈴:記得,要忘記。

 
Act VII
Scene i : 家裡──早上
Personae連(少年)、爸爸


字幕浮現:幾年後──


(爸爸跟連相對而坐,吃早餐)

爸爸:連啊,你也很久沒有回老家了,行李都整理好了嗎?你爺爺奶奶一定會很高興。

連:嗯,都弄好了。所以爸確定不去囉?

爸爸:呃──暑假結束前爸爸會去接你的。(乾笑)

連:嗯,不要緊。倒是老爸一個人住要記得洗衣服、好好吃三餐,不要忘……(說著說著就愣住了)

(爸爸低頭扒飯沒有發現連的異樣)

爸爸:(打岔)好了、好了,爸爸會記得的。

連:(回神)啊……喔……嗯,那就好。

爸爸:……抱歉,連,平常都讓你一個人負責家事,難得放暑假還不能陪你。(越過餐桌摸連的頭)

連:好了,爸。(無奈狀)

(爸爸看到連的樣子笑了一下,收回手)

連:那些都不用太在意,爸也是因為要上班。而且做家事並不會很麻煩,至於暑假更沒差了,是我放假又不是你放,不用特地遷就我。如果暑假結束前也沒空,我也可以自己坐車回來。

爸爸:不不不,接你回來是我唯一的樂趣了,這一點爸爸我可是不會退讓的。

連:(笑出聲)什麼啊,這算什麼樂趣呀。

爸爸:好了,快吃、快吃,別笑了。

(過一會兒)

爸爸:(雙手合十,母指夾著筷子)我吃飽了。(拿著碗筷站起身)那爸爸要先出門了。(邊說邊走向廚房,轉頭看連)

連:嗯。

(爸爸把碗筷放在洗碗槽後,走到剛剛坐的座位上拿公事包和外套,然後走到餐桌旁邊靠牆的櫃子前,面向櫃子上反光的照片,雙手合十,微閉起眼)

爸爸:早安,親愛的,我出門了。(說完,轉向連)之後再打電話連絡阿。(走往門口)

連:路上小心。(提高音量)

(爸爸舉起拿著外套的手輕揮)

(連默默吃完飯,把碗放入洗碗槽,走到照片前,雙手合十)

連:早安,媽……

(畫面照到相片,相片上的媽媽笑容極為燦爛,伸出一隻手向著前方)

連:(緩緩閉上雙眼)……我不懂……還是不懂……媽……。(呢喃)

(相片的玻璃被光芒抹過後,照出連的臉和他身後的一團黑影)

(連轉頭往旁邊走去,相片的玻璃又被光芒抹過。媽媽再次笑容燦爛的伸出手。)


Scene ii : 村莊──早上
Personae連(少年)、祥太(少年)

(連由右邊出場往左邊走,邊走邊左顧右盼。身後是一望無際、一塊連著一塊的田地,有幾間屋子錯落在田中,屋頂飄出裊裊炊煙。突然他停了下來,看著山陷入恍神)

祥太:一直看著山的話,會被帶走的喔。

(祥太從遠方走近連)

連:啊……(回神)抱歉……(轉頭看向來人)

祥太:道什麼歉呀,又沒什麼好道歉的。(笑)

連:……也是。(苦笑)

祥太:好久不見啦!不過,你變真多,連。(上下打量)

連:你到是沒變多少啊。(正視對方)

祥太:喔──我們這團幾乎都沒啥變,變最多的大概只有女生吧。(看向旁邊)

連:……你是在暗指什麼嗎?(臉黑)

祥太:不……沒什麼。(看回連,忍笑)

連:……(瞪祥太)

祥太:嗯喝(輕咳)……話說你還真久沒回來呀。

連:嗯……有點忙。(看向旁邊)

祥太:……抱歉。

連:嗯?(疑惑地看回祥太)

祥太:(低頭)……那時的事,我們一直都沒能好好向你道歉。是平助說過頭了,嘛……他那個人從以前就是個討人厭的傢伙了,但其他人沒有惡意的。

(連看著祥太。而祥太也抬起頭看著他)

祥太:我們只是還不懂而已,因為那時的我們還只是孩子。

(連和祥太對望了一陣子,然後祥太笑了)

祥太:嘛……畢竟小孩子難免有些幼稚,如今回想起來都覺得……(思考)

連:很蠢?

祥太:(白連一眼)你有必要說得這麼白嗎?

連:抱歉、抱歉(淡笑)說實在的我並沒有很在意。

(連偏過頭)

連:因為早就已經習慣了(小聲)

祥太:(抓頭)……你這樣說讓我覺得一直耿耿於懷的我像個白癡。

連:嗯,是啊。

祥太:……嘖,不跟你說這個了,我和其他人約好了今天要去釣魚,你去不去?

連:不了,去了也是……(看向一旁)

祥太:(聳聳肩)那就下次再說吧,掰啦。(經過連身旁走掉)

連;(看著祥太離開的背影越來越遠)祥太(提高音量)你記不記得當時有個女生頭髮上繫著鈴鐺?

祥太:(轉頭)啊?沒有吧?我們這群哪有這種女孩子氣的女生。

連:是嗎……(小聲)

祥太:……(走回來)連。

連:啊?

祥太:我們這個村子很鄉下,對吧?

連:……所以呢?

祥太:所以我們這邊有特別多的迷信。而我們也從小就被灌輸這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嗯……雖然我不知道其他人是怎樣想的啦,但其實我相信喔,這些東西。

(連疑惑地看著祥太)

祥太:我想說的是,下次不管你的答案是什麼我都會相信,所以……

(連沒有回話只是微微笑著且不斷加深那個笑容)

祥太:喂,你幹嘛笑得這麼詭異,我很認真在跟你講耶。(臉沉下去)

連:(笑出聲)沒事、沒事。

祥太:(一臉才怪的樣子,然後又煩躁地抓抓頭)嘖,總之我想說的是,我也相信你沒有作弊啦。之後我也有聽我奶奶說過那個遊戲其實是個儀式,是在挑選有資質的人所用的儀式。

連:…『籠目』?

祥太:嗯,那個遊戲明明就無法偷看不是嗎?站在正後方,怎麼瞄也瞄不到吧?但能一直猜中,肯定也不是靠運氣的吧?所以,能夠一直猜對的人就是有資質的人。

連:資直……嗎?(低聲)

祥太:嗯,所以下次廟會乾脆換你來當女巫來占卜好了。

連:……你欠打嗎,祥太?(惡狠狠地瞪向祥太)

祥太:哈哈哈,你果然變了很多。

連:你還是一個樣。(嘆口氣,肩膀向後放鬆)

祥太:總之,你有空就來露個臉吧,大家表面上不提但其實都對那時候的事耿耿於懷呢,畢竟害你一個人過完了暑假,最後還發生那種事……

連:……嗯?我……一個人過完暑假?(驚訝)

祥太:怎麼?不是嗎?

連:……嗯。(皺著眉低頭撫額,不斷冒出冷汗)

祥太:喂,你臉色不太好喔,還事先回去吧?可別又昏倒一次啊。(作勢向前攙扶)

連:不……沒事,我現在身體好很多了。(推開祥太伸過來的手)

祥太:是嗎──?你明明就一副比我們那群女生還纖弱的樣子。

連:…祥太。(低沉警告的聲音)

祥太:還有,可別被山神給迷惑了。(突然一臉嚴肅)

連:啊?

祥太:(笑)那就這樣啦,我先走了,記得要好好休息啊。(跑走)

(連看著祥太跑遠的背影)

連:嘖,被溜了。(煩躁地抓頭)

(連眼神飄向山)

連:山神……

(連緩緩地放下手,望著山無法自拔)

連:……鈴?(一個單音,只是呼口而出,完全不懂那代表的意義)

 
Act VIII
Scene i : 林中小路──林中空地
Personae連(少年)、黑影1


(連緩步走在陰暗的小路裡,走到了那片廣大的空地上。被深綠樹林包圍的寬廣草皮,因為天空充滿烏雲而顯得陰暗,連站在中間凝視著遠方被濃霧籠罩的山。突然,從周圍的森林中走出許多黑影,逐漸往連走去。)

連:嘖!你們……真是夠了。為什麼要一直纏著我?!一天比一天多……煩不煩啊!(低頭抱怨)

(不知不覺連已經被黑影們包圍了,許多雜音小聲響起)

黑影1:不該忘記…不能忘記……那個孩子……(從雜音中大聲一點點)

連:啊?

黑影1:約定……那個孩子……時間……(從雜音中大聲一點點)

鈴:連,忘了吧。…………連應該要在那個世界好好活下去。

(黑影突然全部一擁而上)

連:什……(恍神,被黑影1抓住)走開!!!!(大吼)

(鈴────)

(在連衣領下的鈴鐺不斷振動、散發出溫暖的光芒,鈴聲響徹,所有的黑影看到後迅速撤退消散)

連:……(驚訝狀)嘖,搞什麼?(煩悶、疲憊得坐倒在地,雙膝微彎)

(從衣服裡拿出鈴噹)

連:本來還以為它壞了,沒想到還有驅魔的效果(低語)……究竟是誰給我的?(氣音)

鈴:記得,要忘記。

連:到底是誰……在哭?(把臉埋在膝前,雙手疊在後腦勺上)

 
音樂──高杉さとみ─百恋歌(百戀歌)
(純音樂)


*Scene ii : 老家裡

(連躺在一間榻榻米的房間裡,房間非常空,只有靠牆的地方放了一排矮櫃。矮櫃上放著一個金魚缸,兩隻魚在水裡悠游自在。房間的門大開陽光灑了進來,卻不及連躺的位置。房間哩,陽光照不到的地方相對起來非常黑暗。門外是走廊和重了些許花朵的庭院連在房裡滾來滾去,然後連面向矮櫃、背對畫面停了下來。畫面轉拍金魚缸的特寫後,轉向連的臉望著金魚缸出神。而在連的身後,鈴透明的身影淡入,站在房間外陽光明媚的院子裡,表情泫然欲泣)
 

*Scene iii : 村莊

(連走在田野間的小路,右邊是一片高聳的向日葵田,走著走著走到了向日葵田的盡頭。連繼續走了幾步後停了下來,看著前面不動幾秒。突然一個轉身看往向日葵。然後,他的臉凝視著向日葵出神。鈴的透明身影淡入,站在連身後,兩手拿著向日葵,靦腆的笑了。而連皺眉)

 
*Scene iv : 林中小路──林中空地

(樹林裡滴著水,連跑在陰暗的小路上,像是追逐著前方的光芒。直到光芒逐漸放大到充斥整個畫面,連停下腳步大口喘著氣,左看看右看看卻只有一片廣的空地上沒有半個人影。天空佈滿沉重的黑雲,下著大雨。連茫然地走出樹林,不顧身上瞬間被淋濕,望著微暗的草皮和深綠色的樹林出神。透明的鈴站在連後面的樹林裡,雙手靠在某棵樹上,只探出一顆頭。停了幾秒後,鈴退了幾步後轉身離開,而連此時迅速轉頭。等連視線能及鈴站的位置時,鈴的身影早已淡出。最後,連低著頭大力咬牙)
 

音樂接上緊湊的旋律
 
 
*Scene v : 樹林中──山林入口

(連在樹林中奔跑,不顧臉上、手上逐漸被樹枝劃過而出現傷口,只是一個勁兒地跑著。最後來到一個巨大鳥居前方停了下來。連拍了拍掉落在身上的樹枝和葉子,看著深紅色有點斑駁的鳥居和後面延綿至天邊的階梯。鳥居被許多繩子纏繞,明顯生人勿近的樣子。緊握雙手,抬起頭瞪視著階梯的盡頭。)


音樂結束,被烏鴉翅膀啪搭啪搭的聲音蓋過


(一隻烏鴉飛過畫面,孩子A出現並坐在鳥居上,兩隻腳晃呀晃的,旁邊有許多烏鴉)

孩子A:會被抓走喔,一直看著山的話。(愉快的音調)

連:你?!(驚訝)

(突然連的周遭的樹林裡也走出很多小孩,他們念著奇怪的童謠。連警戒地看著他們)

孩子們:

走啊,走啊。

這是哪裡的小路啊?

走啊,走啊。

這是天神的小路啊。

(孩子們在連的兩旁排成兩排,越過連走走跳跳地往鳥居去)

走啊,走啊。

不須感到害怕的啊。

走啊,走啊。

不用感到疑惑的啊。

(孩子們穿越繩子,爬上樓梯。坐在鳥居上的孩子A從上面跳了下來,在連的前面笑著伸出手,跟著念)

走吧,走吧。

直到那座山的彼端吧。

走吧,走吧。

幸福就在山之彼端吧。

(連瞪著孩子A,然後手不自覺地握上掛在脖子上的鈴鐺)

走啊,走啊。

一切都是為了那個親愛的孩子啊!

(最後,連一臉下定決心的樣子,伸出手放在孩子A的手上。孩子A笑得很愉悅,握住連的手)

孩子A:
走啊,走啊。

一切都是為了那個親愛的孩子啊!

(孩子A邊念邊帶著連往鳥居走出)

(畫面黑化)
 








To Be Continue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369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劇本|守歌的小小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agome807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小小公會大大有趣之法書大... 後一篇:和你的約定...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blacktor讀者
【科幻長篇】《台東超載》-25:忘川基地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514731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