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三題故事:飯糰、三明治、兒童套餐

作者:氣泡小嵐│文學少女│2013-10-29 07:51:34│巴幣:56│人氣:729
「快點快點,我想坐那個~」

女孩朝氣的聲音相當宏亮,步伐突然加快了不少,拉著她的男子對突如其來的舉動有些措手不及,以快跌倒的姿勢勉強站穩腳步,樣子看來十分逗趣。

「不用這麼趕也可以啦,旋轉木馬又不會跑掉。」

「可是時間會跑掉啊!」

「是這麼沒錯……但還是不能用跑的,萬一跌倒就不好了。」

「才不會!爸爸快一點啦!」

「好好~」

女孩蠻橫的態度讓男子面露苦笑,但他還是跑了起來,我則是維持原來的步調,慢慢跟著兩人的步伐。

那孩子叫小優,今年五歲,個性聰敏外向,小小年紀就古靈精怪,讓我這個做母親的有些頭疼,不過舉手投足都非常天真無邪,我常會不自覺的多寵愛些。

至於那名男子是我的丈夫──松場本修。

松場家是歷史悠久的家族,世代以商為業,不論是經濟、政治、甚至是娛樂圈都有牽涉,是非常有影響力的大家族。

規模大、勢力也大,內部鬥爭自然不少,派系間的爭執幾乎不曾間斷,在這樣錯綜複雜的環境下,「當家」這個稱呼想必不是光靠實力才能擁有,歷代家主都是很有能力的人物,但其中到底要付多少血淚,我是想都不敢想。

松場本修身為家族後代,從小就經歷許多風風雨雨,論資質──他或許是歷代最有資格擔任當家的人。不過真正令人害怕的,是他那過份狡黠的智慧。他對自己的實力瞭若指掌,懂得在最適當的時機出最適合的手段,並且毫不遲疑,即便是殘酷的計策,只要能帶來顯著的效果也在所不惜,不論面對怎樣險峻的難題,他也能毫不動搖想著下一步。

在過人的手腕下,松場家的當家之名很快就落入他的手中,不僅對旗下經營的所有事業有著絕對指揮權,就連族內的長輩也要遵從他的話,由此可見他的影響力之大。

錢財、權力、名氣,三樣都達頂點的男人。

身為他的妻子,我應該引以為傲──不,是說面對如此才氣煥發的丈夫,我身為他的妻子的確只能感到驕傲。

然而,那只不過是場面話。

我和他之間終究有名無實。

政治婚姻。

他不愛我,我不愛他。

大學畢業以後,我被迫放棄自己想走的路,就為了參加一場雙方父母擅自決定的相親,當時的對象正是松場本修。

自己的未來居然要由別人作主,想到這裡我就嚥不下這口氣,於是打定主意要讓相親不了了之。

但是松場本修,對第一次見面、完全陌生的我,居然說出了結婚的字眼。這突如其來的變化打亂了我原先的計畫,我就在還沒搶回主導權的情況下徹底輸了。

那時我才明白,松場本修早已看穿一切,反過來利用這個機會,好讓自己能得到想要的利益。從結果來看,他成功了,這樁婚姻讓他的霸業之路走得更加風順。

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把我看在眼裡,說是結婚──裡面絲毫沒有一丁點浪漫成份。第一眼看到松場本修我便明白,他對男女情愛沒有半點興趣,但我作夢都沒想到,他居然敢如此果斷、甚至不抱任何芥蒂的利用我的身份當踏腳石。

沒立刻看清他的城府之深的那一刻起就已註定我的失敗。

我們就這樣建立了誰也不會幸福的關係。

他怎麼想我不得而知,不過對我來說──這層關係空泛到什麼都沒有,如果說他多少表現出像有外遇的模樣或許會令我好過一些,然而愛情對他而言不過是一種可利用的計策,他不會把精力浪費在那之上。

想到這裡,我反而同情那些女人。

或許你們會想─既然這麼痛苦,何不乾脆離婚算了?

一件事情的背面往往有很多條線,也許是錢、也許是利益、又也許是尊嚴,將這些因素串連在一起,會變成難以評估的巨大力量。雖然曾有過這樣的念頭,但那不表示我有能力對抗松場家。

籠中鳥就是這麼回事。

儘管恨他,終究只是望洋興嘆。

就這樣虛晃了三年。

我看見了一線曙光。

即使是有名無實的婚姻關係,在外人眼裡仍然是夫妻,為了不給別人閒言閒語的機會,也為了延續松場家的香火,還有──為了他的野心,儘管彼此無愛,我們仍舊履行了房事。

之後,小優便誕生了。

那天我躺在醫院的產房,除了院內最具權威的幾名醫生圍著病床,全程還以最先進的設備進行管控,能享有如此高規格的「禮遇」,不光是因為這是松場家旗下的醫院,更因為我是當家夫人,雖然這身份看在外人眼裡有著崇高的地位,不過對當時的我來說怎樣都無所謂。

短短三年,我的心被極度的空虛佔據,無法感受任何情感,只是麻木地、淡然地看著一天東昇西落。

原本以為這樣的日子會持續到永遠。

直到我觸碰到小優的身體。

小小的、柔弱的、感覺一捏就碎,明明是如此嬌小的身軀,卻能從中切實的感受到生命的律動,我摸著她的身體說不出任何話,我甚至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抱著怎樣的心情看待這個新生命。

然後,她大聲的哭了,響亮的聲音響遍了整間產房,而我也在當下,流下了婚後的第一滴淚水。

「媽媽!快點快點!」

回過神來,抬頭看到小優不斷的對我揮手,示意要我快點跟上去。看到那可愛的身影,我忍不住露出了微笑。

我的孩子。

就跟那天一樣,只要看著她就能打從心底感到幸福。

「怎麼了嗎?」

當我靠近的時候,那個男人對我提出了關切。

「沒什麼。」

在小優面前我不會對他太冷漠,但也不希望跟他有太多的互動,所以只是淡淡的應了一句。

「媽媽!來一起坐旋轉木馬!走吧走吧!」

雖然漸漸懂事,但年紀尚小的小優還不懂我們之間的芥蒂,所以她拉著我們兩人的手,說出內心最優先的願望。作為她的母親,自然是沒有拒絕的道理。

我們坐上旋轉木馬,隨著設施開始旋轉,坐在馬背上小優顯得非常高興,臉上掛著非常燦爛的笑容,我一邊注意她不會因為太興奮而摔落的同時,一邊享受著這得來不易的時光。

這時我用眼角掃到坐在小優旁邊的那個男人,他看著小優可愛的模樣,眼神不時流露些許溫柔,看起來就像是個疼愛子女的爸爸。

說真的,這令我非常困惑。

我打從心底對小優誕生這件事感到幸福與喜悅,可松場本修這個人就不得而知了,畢竟他很會做表面工夫,那是為了隱瞞他對人情世故冷漠的特性。從結果來看,雖然外界認為他是個有責任感的父親,但私底下又是一回事。

姑且先不說我──就連小優也是如此,那孩子出生這麼多年,但我不曾見過他對小優有過任何關心。

可是,現在這又該怎麼解釋?

大約兩個月前,他開始變了個樣,不光是公開場合、連私底下也對小優關愛有加,不僅會在工作結束之後陪她玩耍,甚至連忙碌之餘也會打電話詢問她乖不乖,坦白說,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明明是個利己主義的人,為何會突然性情大變?不管我怎麼想都找不到一個合理的解釋。

難道他良心發現進而改邪歸正?

……不對,人心豈是說變就變,我可沒天真到以為世間是美好的。

換個角度想,如果這一切都是裝的又如何呢?

本來像他這樣自私的人會突然改變已經夠令人懷疑了,但如果其中是有目的的,那就解釋的通了。比方說,松場本修為了得到某種利益,必須要透過他人之手才有可能達成,就像當年他利用我們的婚姻,或許他正打算利用小優去做一些事情。

雖然只是沒有根據的假設,但對我來說這反而更有說服力,也非常符合松場本修這個人的本色。若真是如此,那我就要做好最壞的打算。

看情況,就算要我離婚也在所不惜。

雖然我早已敗下陣來,但絕不允許小優被當成籌碼利用。

無論如何。

在我想東想西的同時,我們玩過了旋轉木馬、碰碰車、小火車等遊樂設施,時間不知不覺到了中午,此刻我們在遊樂園中的一家餐廳裡等著午餐上桌。

小優正和他有說有笑,經歷整個上午的活動,她依舊很有精神,反而是身為人父的那個男人似乎因為不習慣而有些疲憊,這一畫面不管怎麼看都相當逗趣、也非常溫馨。

如果可以,我也希望自己能無所牽掛的沉浸其中。

可惜那終究是癡人說夢。

「哇~」

餐點來了。小優點的是一份兒童套餐,雖然是相當常見的餐點,但她以前從來沒有吃過這些東西,因此對小優而言這是十分新奇的體驗。只見她兩眼放光,完全被餐盤上的食物吸引,情不自禁的伸出她的小手。

「小優,吃之前該做什麼?」

「我要開動了~」

我稍微提醒一下,這才使她回過神來,慌慌張張的將餐具放好,然後雙手合十做出飯前感言。雖然我很寵她,但所謂的禮節是要從小培育。

接著小優以端正的姿勢舉起湯匙,挖起一小點食物送入口中。

「好好吃喔~」

看著她說出感言後,我臉上的表情也緩和了下來,我一邊享用自己的那份餐點,一邊看著她吃的津津有味的模樣,心裡頓時覺得暖烘烘的。啊啊,這就是所謂的幸福吧。

「……哎呀,真是的。」

我拿起桌上的紙巾,將小優嘴邊的醬汁仔細的擦拭乾淨,當然我並不打算指責她的冒失,因為這是小孩才有的特權,何況就算是這樣的瑣事,也能讓我體會為人父母的那種心境。

無論如何,我都要保護她。

吃過午餐後稍作停息,我們繼續下午的活動,原則上跟上午沒什麼兩樣,都是小優拉著我們去玩各種設施,她那過剩的精力與好奇心讓我們跑遍了整個園區。說實話真的很累人,可一想到小優的笑顏還是決定奉陪到底,這使我又重新體認到,母親是多麼矛盾且複雜的身份。

然後,我們去坐今天最後一項遊樂設施──摩天輪。

小優沒有說話,而是以閃亮的眼神看著底下的風景,也許她正看著今天玩過的設施吧。畢竟是生平第一次來遊樂園,今天一整天她的興致都非常高昂,能夠給她珍貴的回憶,我打從心底覺得真的太好了。

也許這點我是該感謝這個男人,不過這句話我死都不會對他說。

「小優──」

這時,松場本修突然開口。

「妳覺得今天好玩嗎?」

「嗯!好玩!」

小優立刻回答。

「以後還想要再來嗎?」

「想!」

「那麼,只要小優當個乖孩子,爸爸就會再帶你來。」

這句話在我心裡起了漣漪。

「真的嗎!太好了!爸爸不可以騙我喔!」

「沒問題,爸爸一定會遵守諾言。」

「嗯嗯!我最愛爸爸了!」

「我也最愛小優了。」

看著小優高興抱住他的身影,我又想起了那個推測。約定……是嗎?那究竟能不能兌現,我實在無法樂觀看待。

就在我心裡彷徨著不安,摩天輪已轉了一圈,而小優在那之後安靜了一會兒,想不到她居然就那樣睡著了。似乎是因為情緒降了下來,使身體終於感受到疲勞,這也難怪,畢竟都玩這麼久了。

從摩天輪下來後,那個男人將小優背在他的身後,我則是跟在他後面走著,我們之間沒有任何言語,只是靜靜的朝停車場的方向前進。

這是理所當然的,小優是我們唯一的接點,既然她睡著了,我們之間也就沒必要再做任何互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總之在快到停車場時,他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

我提出疑問,不過他並沒有回應,只是站在那邊不發一語,這讓我有些不耐煩,但也不打算繼續追問。

然後,過了許久,我終於等到了。

他慢慢轉過身來──

「……對不起。」

說出了我無法理解的言辭。

「…………」

什麼?我是不是聽錯了?他剛剛是不是在道歉?他、這個男人、松場本修、一個為了利益可以不擇手段的男人居然道歉了?這說不定超越了頭條新聞,已經是大獨家了。

「……你剛剛……說了什麼?」

我真的被他嚇到了,明明聽得很清楚還是忍不住去確認。

「我說……對不起。」

他又說了一遍,讓我確信自己的耳朵沒有壞掉。

「你居然會道歉?而且還是對我道歉?這是吹什麼風?還是你突然變得喜歡開玩笑?」

我告訴你,這一點都不好笑。

「我沒有開玩笑,我是真心誠意的。」

聽到這裡,我終於忍不住心中的那團火。

「真心誠意?真想不到你居然會說笑話,居然能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這種話,我是不是該稱讚你是個稱職的商人,能夠正大光明說出這種違背良心的話,真不愧是商人的模範啊。」

「…………」

「還是說你真以為我會相信這些話?哈,也不想想我們之間發生的事情,現在居然要我相信你說的話都是發自內心?少看扁人了。」

「…………」

「不過算了,看在小優今天玩的開心的份上,我就來聽聽你想怎麼說,看看你的狗嘴是不是真能吐出象牙。」

停不下來,或許我現在的樣子非常扭曲不堪,但我就是不由自主的想挑釁這個男人。我一邊露出殘虐的笑容看著他,一邊期待他對我展開反擊。

然而他並沒有說出預想中的台詞。

「對不起。」

而是以平靜的口吻說第三次道歉。

事到如今,再糾纏下去也只是無理取鬧,我不得不正視眼前的這個男人。

「……沒頭沒腦的說什麼?你到底為何道歉?」

「一切──」

他說道。

「我們之間的所有一切。」

「一切?所謂的一切是指什麼?該不會是指從相親到今天──我們之間發生的所有事情?」

「是的。」

「……那我就更不明白了。假如你真的有所愧疚,為何直到現在才有所表示?你該不會想說自己突然良心發現吧?」

「嚴格來說的確如此。」

「……你在耍我嗎?」

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又有些升上來了。

「我知道這難以置信,但希望妳能給我解釋的機會,好不好?」

「…………」

「這件事跟小優有關,所以拜託妳聽我解釋。」

見我依舊沒有妥協,他臉色凝重的說出了這句話。

「跟她有關?」

「是的。」

「……………………那好吧。」

最後我選擇了妥協,因為我想知道小優跟他之間的事情,反正聽聽也無妨,何況就算他說謊也不會有任何損失,只不過是讓原本惡化的關係變得更加惡化罷了。

「妳還記得,前陣子的那起家族危機嗎?」

松場家能夠發展到現今的巨大規模,自然不可能一路風調雨順,再怎麼正直的人都有可能樹立外敵,松場家當然也免不了這個命運。

幾個月前,松場家面臨到一大危機,幾名外資企業聯合跟我們惡性競爭,利用生意上的瑕疵對我們百般刁難,加上他們買通內部人員製造混亂,想藉此削弱松場家的實力。

我們一方面想辦法消除業界對我們的誤會,並且要給一個能讓他們滿意的方案,二方面要平息內部爆發的一些紛爭,要盡可能的不得罪兩邊才能把傷害降到最低。同時處理這些麻煩事是非常困難的,因此不論是家族還是企業內部都陷入前所未有的低迷,士氣幾乎跌到谷底。

所幸,靠著當家松場本修的機智想出了可行的方案,並在他親自領導下,全體同仁共同努力,終於解決了外資給他們的難題,順利突破難關。

「那跟這孩子有什麼關係?」

雖然在業界引起很大的話題,但對年幼的小優而言仍是個遙遠的世界吧。

「沒錯,的確和她沒啥關係。」

那你還說?

「妳知道那之後外面是怎麼說我的嗎?他們認為帶領企業脫離險境的我是個非常英明的老闆,只要跟著我就能不斷往上爬……等等。嘛,或許對妳來說都是些陳腔濫調,畢竟妳是我的──」

他沒有再說下去,是因為知道那個名詞是彼此的禁忌吧。

「但是,真是這樣嗎?我真的像外面說的那樣英明嗎?」

「…………」

「或許妳認為我是個狡詐的人。但是,就算能想出再多策略,我始終是個人,會因為不預期的變化而感到焦急、也會因為險峻的條件而膽顫心驚、更會因為過高的難題而灰心喪志。」

說著說著,他的臉上出現了苦笑。

「當時為了那些問題連覺都沒辦法好好睡上,每天過著昏天地暗的生活,腦袋越來越不靈光、情緒也越來越不穩定,我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能解決問題,腦中浮現的全都是壞主意。」

或許這些話已在他心中累積好一陣子,語氣相當急促。

但是下一個瞬間,原先灰暗的臉龐突然變得明朗。

「那個時候,把我從谷底救出來的就是小優。」

「…………」

「那天中午,我好不容易抽出一點時間,本想好好休息放鬆一下緊繃的情緒,可滿腦子都是那些難題,越是想要放鬆,它們就越是盤據在腦內干擾著我,這也讓情緒變得更加不穩。」

「接著,房門響起了一聲敲門聲,原本以為是來報告的下屬,沒想到居然是小優走了進來。老實說,那是當時的我想都沒想過的事情,所以感到非常驚訝。」

就像我說的,松場本修是對家人毫不關心的男人。

「驚訝歸驚訝,但一想到小優是跟這些煩惱毫無相干的孩子,我的情緒就更加惡劣,所以沒有給她好臉色,只是冷冷的問她:『幹嘛?』。」

看在他人眼中這是赤裸裸的拒絕,但小優還不能很好理解。

「只見小優從後頭拿出一顆飯糰,笑容滿面的說:『這是我做的飯糰,希望爸爸能夠收下!』,可當下我沒能理解,只是覺得很煩,甚至大聲叫她出去。」

我腦中浮現小優天真無邪的模樣,以及對她斥責的男人的畫面。如果換做是我肯定會對小優的體貼感動,可對於任何事情都能自行處理的松場本修而言,這個舉動只不過是多餘的累贅。

「妳知道嗎?小優並沒有感到氣餒,而是又一次笑著對我說那是她做的飯糰,希望我能收下。但是那時我已經瀕臨界線,看到她又故技重施,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怒火。」

這時我注意到,他的雙手正微微顫抖。

「我將那顆飯糰,粗暴的揮到地上。」

「…………」

「回過神來,我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事,我無言的看著變形碎掉的飯糰和跌到地上的小優,雖然那時我不是擔心那孩子會不會有陰影,而是怕這一舉動會影響外面對我的評價。」

他苦笑著,這話似乎不假,我也認為他確實會這麼想。

「我就那樣僵住好一會兒,傻傻的看著小優,當下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如果她哭了會變得更加麻煩,我努力思考要怎麼補救,卻不知道到底該做些什麼才好。」

「然後,小優接下來的動作讓我非常驚訝,她把飯糰收拾後重新放在手上,慢慢站了起來,以天真的口吻對我說──」

『爸爸不喜歡吃飯糰啊。對不起,小優還只會做飯糰,小優應該多學一點才對。』

『這樣好了,乾脆爸爸告訴我你喜歡吃什麼吧,小優馬上去學!一定會做來給你!』

『啊,我知道了!是牛排對不對!爸爸很喜歡牛排對不對!』

「明明手中的飯糰被我打壞、明明衣服被我弄髒了,小優還是開朗的跟我說話,為什麼?無法明白,我只是呆呆的看著她不斷問我想吃什麼。」

之後是怎麼回答的,我忘了──他說道。

說實話,我也非常驚訝,該說是固執嗎?小優的善良遠超過我的想像。

「過了不久,她又拿一個三明治走進來,再一次笑著希望我能收下,那時我還是不能理解,但怕之前的局面再度發生,所以我收下了那份三明治,並在她面前吃了一口。見我終於吃了,她露出非常開心的笑容。」

「…………」

「後來才知道,飯糰與三明治是她為了感謝我的辛勞特地為我做的。」

「…………」

「明明我從沒為你們做過什麼,她還是為了我特地去學怎麼做,很可笑吧?可正因為如此,才讓我體會到以前從沒感受過的暖意,那時雖然沒能立刻明白,但現在我懂了。」

他望向天空──

「那就是所謂家人的關懷。」

神色相當平靜。

「……這就是你突然性情大變的原因?」

「沒錯。」

「……你真以為我會相信?」

「我不奢求妳會相信,但我希望妳能夠理解。」

「為什麼?」

「小優會那麼做,是因為妳跟她說過什麼吧。」

……啊。

我想起來了,以前小優因為不常看見爸爸,便跑來問我為什麼,我記得當時是這麼回答的:「爸爸他啊,為了讓小優跟我能過上好日子,每天都很辛苦的工作呢」。

對我來說那不過是為了讓她安心的演技,想不到居然在無意中讓她有了那樣的認知……

「或許對妳來說只是無心,但那確實給了我一個契機,一個讓我能重新審視自己的契機。」

「……那是──」

「我對妳做了許多過份的事情,強迫妳和我共結連理,卻又不對妳抱有任何感情,我現在明白自己以前有多惡劣,可事到如今才想懺悔,任誰也不會相信吧。所以我不期望妳能原諒,但至少要讓妳知道,我對小優絕非虛情假意。」

「…………」

「能夠擁有這樣的女兒,我真的打從心底覺得非常幸福。」

……真不甘心,雖然不想承認,但那樣筆直的說出如此害臊的宣言的他看起來好耀眼,我隱約覺得自己被超越了,這讓我很不甘心。

同時,也讓我覺得有些感慨。

原來我們都一樣。

我一直認為小優是「只屬於」我的孩子,想去獨占她的關愛,可對小優而言,不光是我和這個男人,只要她願意──她可以對任何人表達自己的關愛,因為她不是自私的孩子,而是個心地善良的孩子。

或許就跟松場本修看到自己有多惡劣一樣,事到如今我才知道自己這個母親有多失敗。

真的……我們都一樣。

「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請問。」

「你曾經愛過我嗎?」

他想了一下。

「不,從來沒有。」

以肯定的語氣說出答覆。

「是嗎?」

「嗯。」

「我想也是。」

如果剛才回答說「是」,我肯定會搧他耳光。

「對不起。」

「沒關係,你不需要道歉,因為我也是。」

「是嗎?」

「嗯。」

我們之間是沒有愛情的婚姻遊戲,這份共識是彼此都默認的認知,即便是殘破不堪的扭曲關係,但經歷長時間的相處不是說改變就能改變。

「天色也晚了,早點回家吧。」

「也好。」

沒錯,這樣就好,繼續保持這樣的態度對彼此都好。

但是,我隱約知道,我──或者我們都期待著,期待自己總有一天能夠說出這樣的話:

「我們的孩子。」





  這篇我放在電腦一段時間,一直沒找時間來將它寫完,到了最近決定要一口氣把它完成。但是寫到一半時才發現不妙,比我原先預期的長度來的更多,一邊想辦法縮減內容,一邊又怕別人看不懂我在寫什麼,就這樣抱著矛盾的心情,好不容易把故事拉回我想要的結局。


PS:天氣真的變很快,忽冷忽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243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創作|文學少女|輕小說|三題故事

留言共 8 篇留言

拖稿之王✖幽零
雖然看著看著覺得好哀傷
不過後面感覺是個好結局呀

看著自己親生孩子真的會有這麼幸福的感覺嗎?
但還是會因為生太多孩子而拋棄掉一些比較沒用的吧?O_>O"..

10-29 08:36

氣泡小嵐
這終究只是我的想像
我知道並非所有人都是這樣
但我希望所有家長都能這麼認為
這是我寫這篇時最真切的想法10-29 09:19
彗星弧光
能是好結局真的太好了!
家庭故事就是要這樣,什麼女兒拿刀捅爸爸、爸爸搧媽媽耳光、媽媽把女兒賣掉的情節最討厭了(抱頭哭)

10-29 10:34

氣泡小嵐
沒問題,我寫不出那種胃痛的故事[e12]10-30 20:45
藍莫言
孩子可以改變一切……

10-29 11:11

氣泡小嵐
是的,無庸置疑10-30 20:45
任孤行
拯救人的人
永遠是人!

10-29 16:50

氣泡小嵐
攤開能握住的,比想像中來的更多10-30 20:46
バカ猫
阿~
好溫馨~
..

.
.
話說之前那個神奇的女孩還有無奈騙婚(?)去哪邊了!跪求後續啊!((敲碗

10-29 20:25

氣泡小嵐
我腦中一次浮現兩個女孩
不知道你說哪個XD10-30 20:46
Thurain巧克
看到中間覺得有點難過啊QAQ
我喜歡這樣的結局~~

10-29 22:41

氣泡小嵐
能讓你喜歡是我的榮幸[e12]10-30 20:46
バカ猫
兩個都有!!

10-30 21:40

氣泡小嵐
哈哈,寫出來是很有魅力
不過讓你們自行想像更棒10-31 20:58
亦真非真
有些劍已沒有劍鞘有些劍卻還可以製造出劍鞘

11-02 23:13

氣泡小嵐
能挽回的,就拼命去挽回吧11-03 00: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a106951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介紹】彷... 後一篇:【單曲】以撫媚與強勁共譜...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有分離的難過,才有再見時的喜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