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君臨〉(斯溫)(下)

作者:草壁英彥│League of Legends│2013-10-27 18:43:58│巴幣:28│人氣:1042
                
  卡拉曼達──這是一個座落在莫格羅關口北方的小城鎮。

  它本該只是瓦羅然大陸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甚至難以在歷史浩繁的卷宗裡留下多餘的痕跡,如今卻因為一個意外的發現,使得這座小鎮成為無數嶄新的輝煌故事的起點。

  當地的地質觀察團隊,在這座小鎮附近挖掘到了份量驚人的礦產;以及最重要的,兩條魔力能源匯聚點──聚集了大量魔力的天然場所,其特異的磁場能夠封存含量驚人的魔力,而這股魔力只要透過適當的引領與使用,就能夠發揮出莫大的價值。

  舉例來說,「英雄聯盟」裡用於提供給召喚師解決爭端的場合,「正義之地」,就是仰賴著這樣的場合而成功建立的。

  只是,能源有限、而慾望無窮──為了爭奪這豐碩的礦產,本來已經簽訂了和平條款的德瑪西亞和諾克薩斯,再次被點燃了一觸即發的戰火。

           
  無數的陰謀在檯面下勾心鬥角,被拘留的嫌犯莫名橫死於牢房中,而雙方各執一詞、互相掩飾著自己的算計,在這個過程裡,一件又一件神秘的事情接連發生。

  令人意外的事總共有兩件,其中之一發生在數週前──諾克薩斯最出名也最顯赫的貴族,卡特蓮娜和卡莎碧雅的父親──杜.克卡奧,竟在諾克薩斯最古老也最華麗的「象牙區」裡失蹤了。

  另一件更加令人難以置信的是,諾克薩斯的最高統帥──柏納姆.達克維爾,率領著其親衛隊「羅德索衛兵團」親臨了卡拉曼達現場。



  ──然後慘遭暗殺。

  沒有人曉得究竟是何方神聖,竟有膽量刺殺這個長年來統治著整個諾克薩斯、號稱擁有不死之身的存在──最重要的是,這場刺殺竟然完美無暇地成功了。

  達克維爾連同他的兵團被以極有效率、充滿紀律的手法殺害,這種乾淨俐落的殺人手法,即使以「洗鍊」來形容也不為過。

  就這樣,柏納姆.達克維爾的不死神話,在這座偏遠的小鎮裡畫下了休止符。

  本來只是一場能源權力的爭奪戰,如今竟演變成令人難以置信的刺殺行動,這樣的狀況導致原本就已經十分糾纏的局勢變得萬分混亂。

  於是,日前接替了杜.克卡奧的將軍職位,重新回到諾克薩斯最高指揮部的斯溫,慢條斯理地拄著柺杖,同樣踩上了卡拉曼達的泥土。

  雖然斯溫被除名的過程至今依舊撲朔迷離,但他在位期間留下的顯赫功績卻早已深植民心,以致於在杜.克卡奧失蹤後,為了平定人民間的混亂,最高指揮部才萬不得已地將斯溫重新徵招歸位。

  而今,就連柏納姆.達克維爾都慘遭暗殺的時刻,斯溫也來到了卡拉曼達的現場,主持了諾克薩斯亡者的屍體火化儀式後,成為諾克薩斯在卡拉曼達駐軍的領導者。

  話雖如此,恐懼依然瀰漫在人心之間,瓦羅然大陸籠罩在沉重的氣氛之中,多年來的戰火洗禮早已使這片大地生靈塗炭,好不容易終於有機會迎來和平的曙光,竟又因為一場意外的發現,導致戰爭即將再度開始。

  曾經經歷過戰爭的殘酷,誰也不願意再次活在死亡的陰影底下。

  只是,高舉正義旗幟的德瑪西亞,似乎並不這麼想──





  「德瑪西亞!!」

  就在斯溫進行例行性的營區巡視的時候,伴隨著一聲暴吼,一道彷若蒼狼的身影自一旁的草叢中高高躍起,然後流星般朝著斯溫的首級轟然砸下!





  浩劫降臨!


    Ours is but to do and die.            This is Demacian justice!!

  「我們的使命,就是力戰而亡!」嘉文四世咆哮著:「這就是德瑪西亞的正義!!」

   How obvious.
  「多麼明顯。」斯溫冷然,右手將拐杖向旁一拋,黑色的羽翼猛然綻開!


  就這樣,在嘉文四世創造出來的競技場裡,斯溫化作高大的鳥人,與嘉文四世展開一場激烈的搏鬥。

  眼見雙方的主子突如其來地展開生死決鬥,諾克薩斯與德瑪西亞的士兵也跟著交鋒了起來,無數的刀劍在石之競技場周圍交擊著爆出燦爛的火花,烈血如櫻花般紛飛著灑出一地赤紅。

  ……然而,沒有人知道,在嘉文四世創造出來的石牆之間──




   Watch closely.                      Tricky, aren't you?
  「好好看著。」嘉文四世冷笑著,將手中的長槍插在一旁:「你啊、還真狡猾。」

      Victory a waits.

  「勝利就在不遠之處了。」化作鳥人的斯溫難得地笑了。


  而他的胸甲上倒映出來的身影,竟不是嘉文四世──而是一張妖嬈的容貌。



  伊凡.勒布朗。



     *



  「……你希望我怎麼幫助你?」

  優雅地將門帶上,勒布朗沒有理會斯溫伸出的手,兀自迴身走向一旁的廚房。

  雖然是個很尷尬的氣氛,不過斯溫一點也不僵硬地抽回手,只是泰然地把雨傘收起插在一旁的傘筒裡,然後在桌前坐了下來。

  端著兩杯散發出香氣的紅茶,勒布朗將一只刻紋精緻的雪白瓷杯放在斯溫面前,一邊捧著自己的那一杯,在斯溫的對面坐了下來。

  修長的雙腳交疊在一起,暴露在裙襬底下、穿著黑色絲襪的腿部透出足以誘惑任何男人的完美曲線,但斯溫卻不為所動地盯著勒布朗。

  「難得看你表現出這麼明顯的情緒呢,傑利科.斯溫。」被看到有點不自在,勒布朗開口調侃著斯溫。

  「……因為我需要妳,總管。」斯溫伸手托起杯緣輕啜一口:「縱使達克維爾已經執政多年,但黑色玫瑰仍在諾克薩斯的歷史上有著無法抹滅的存在痕跡。一場戰爭已迫在眉睫,我需要擁有更高的地位權力,才能讓諾克薩斯以我們渴望的模樣重生。」

  「所以?你希望我以黑色玫瑰總管的身分做些什麼?」

  「杜.克卡奧。」

  聽到斯溫提起這個名字的時候,勒布朗怔了一下。

  只要是諾克薩斯的一份子,誰都明白這個名字在諾克薩斯裡有著多麼不容質疑的地位──既是王公貴族的頂尖,更是戰場上令人聞風喪膽的雄獅,尤其是馬庫斯.杜.克卡奧將軍──他的殺戮已經不僅僅只是技術,早已昇華到藝術的境界。

  如果他的女兒、被稱作不祥之刃的卡特蓮娜是戰場上盛開的死亡蓮花,那麼杜.克卡奧就是一場呼喚死亡的屠戮風暴,誰也無法逃過他切開喉嚨的利刃。

  「……你打算拉攏他加入我們的陣營?」勒布朗皺起眉頭。

  要是斯溫打算掀起的革命,能夠得到杜.克卡奧的支援,那便如虎添翼,絕對可以殺死所有攔阻在斯溫面前的異己;然而,杜.克卡奧是當今的貴族之首,可以說是達克維爾統治下的既得利益者。

  要一個社會上的既得利益者,為了整個社會的繁榮而放棄自己坐擁的權益?



  然而,斯溫笑了。

  勒布朗驚愕地看著斯溫臉上浮現的笑容──那張曾被人質疑只是一張面具的容貌,此時竟然掛著令人不得不信服的笑容,那胸有成竹的模樣反而讓人害怕。

  這個男人,一定準備好了什麼可怕的計策吧。

  真不愧是,被稱為「謀略家」的男人啊。



  「我自然有辦法說服他的。」斯溫淡淡地說:「我只是需要一個場合,讓我有充分的理由和他坐下來面對面會談。」

  「……你要我替你籌劃出這個機會?」勒布朗挑眉。

  斯溫輕輕點頭,然後伸手從大衣裡掏出一封信函,交到勒布朗的手中。

  「我需要妳,以『黑色玫瑰』的身分,替我將這封信寄給他──看見黑色玫瑰的印記,他自然而然會明白我這封信的背後有什麼樣的涵義,屆時他勢必會來見我。」

  「你可真有自信。」勒布朗用手拄著頭,頗富饒趣地打量著眼前的男人。

     A calculated risk.         My destination is absolute.

  「風險都在我的計算之中。」斯溫微笑:「我的目的是絕對的。」



  而正如斯溫所說,一切確實都在他的計算之中。

  沒有人知道究竟是否連卡拉曼達發現礦產都在斯溫的預謀之中,可以確定的是,馬庫斯.杜.克卡奧的神秘失蹤,全是斯溫一手策劃的。

  就在杜.克卡奧失蹤之後,斯溫果不其然地繼承他在最高指揮部裡的地位;而卡拉曼達的戰火延燒,更順利地把達克維爾引出了諾克薩斯城邦。

  恐怕誰都不會聯想到,身為整個諾克薩斯最高指揮部的將軍,作為既得利益者的杜.克卡奧,竟會參與這場悄悄掀起的革命;然而,也只有杜.克卡奧這樣的身分、這樣的實力,才有可能如此一絲不苟地終結達克維爾的不死神話。

  當然,在斯溫的操作之下,更不會有人猜到,竟是由杜.克卡奧執行了斯溫的暗殺計畫,親自切下了達克維爾的首級。

  整個諾克薩斯正瀰漫在將軍失蹤、頭領遇刺的疑雲裡──而這份人心惶惶,正是斯溫所播下的種子。

  在這樣的恐懼氛圍裡,誰能挺身而出領導整個城邦,誰就將成為英雄吧。




  ……於是,斯溫的謀略,終於面臨了最後的難關。




     *



  「大將軍的位置應該屬於達克維爾的血脈,這才是正確的決定。」

  為了爭奪最高指揮官的位子,一場政爭風暴即將襲捲這座諾克薩斯。

  柏格納的兒子,凱倫.達克維爾,可以說是當今最接近這個位子的男人。

  除了擁有王室的血脈之外,凱倫亦擁有著傲人的戰功,如果說斯溫是那些在諾克薩斯底層裡掙扎苟活、與上層社會的光輝和榮耀無緣的人們寄託希望的救星,那凱倫就是想要捍衛現今備受批判、卻已然僵化的體制的保守派。

  面對點燃了革命火苗的斯溫,看著民眾的心全部被牽繫在這個城府高深莫測的男人的身上,諾克薩斯城邦的保王派人人自危,全都在擔心斯溫總有一天會把他們一網打盡、全數清剿,並將凱倫的王位取而代之。

  為了阻止這種事情的發生,身為攆走了黑色玫瑰、統治諾克薩斯數十年的達克維爾血脈後裔,凱倫冷冷地扛起大劍,不假思索地站上和斯溫對立的位置。

  和僅靠著運籌帷幄替諾克薩斯打下半片江山的斯溫不同,凱倫和達瑞斯一樣是個剽悍的武將,他絕不能坐視、也絕不會允許斯溫這樣一個出身卑微的傢伙出人頭地。

  力量才是諾克薩斯的信仰。

  這個只會玩弄計謀、暗地裡耍些小手段的傢伙,絕對不可能讓人民信服。

  以力服人,這才是諾克薩斯的王道!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凱倫.達克維爾向斯溫發出了挑戰書。





  「斯溫,你打算怎麼辦?」

  魁梧的身軀宛如一座小山般聳立,達瑞斯雙手抱胸坐在斯溫的面前,看著斯溫溫吞地將整封信讀完,然後隨手放在桌上。

  「沒什麼怎麼辦。」斯溫一邊淡淡地回答,一邊撫摸著肩上的碧翠絲:「找上門的架就照單全收,擋路的傢伙就全部宰掉,這不就是諾克薩斯的精神?」

  「……我以為你是會審慎檢視每一場架背後的意義,才決定要應付的對手的類型。」達瑞斯有些意外,原來這個思慮深遠的男人也有魯莽行事的一面嗎?

  不過斯溫淡淡地瞥了達瑞斯一眼。

  「那是必要的。我並不會打沒有把握的戰爭……至於要怎麼打,我早就已經計算好了。」斯溫說道:「只依賴力量而毫無謀略,只是有勇無謀的匹夫;然而只施展謀略、卻毫無力量,也難逃只會耍些小聰明的質疑。」

  「能夠立於巔峰之上的,必然是力量與智慧兼備的強者。要將諾克薩斯納入掌心之中、將這個腐敗的城邦革新為我們嚮往的模樣,絕不能只靠著謀略而已,同時也要拿出足以折服群眾的力量,才足以使人們安心地將諾克薩斯的信條奉為圭臬。」

  「……你的意思是,要我成為那股力量嗎?」達瑞斯挑眉。

  「是、也不是。」

  斯溫的話令達瑞斯有些糊塗了。

  但斯溫並沒有單刀直入的解釋,只是繼續溫順地撫著碧翠絲的羽毛:「你的力量早已有目共睹,民眾對你的力量不會有任何懷疑,但這種力量與智慧分權的機制不會是民眾想要的。他們不會認同我只依靠你的力量、自己卻只是發揮計策而已。」

  「我會用我的力量屈服那個男人,但那不是只屬於我的舞台……而是我們的。」

  早已理解斯溫的想法──或者說,對自己的力量沒有被排除在這個男人的計算之外感到喜悅──斯溫肩上的碧翠絲咧開嘴咯咯笑著。

  本該充滿陰森的氣息,但一隻棲息在人類肩上的烏鴉、如果棲身的對象是斯溫,整個畫面卻散發出一股令人不得不信任的氛圍。

  「將你的斧頭磨利吧,到時候自然會有需要你上場的地方。」斯溫站起身拉起大衣,另一手拾起靠在一旁的柺杖:「而我……會用我的力量,替你的力量鋪路的。」

  「……我會期待的。」

  斯溫冷然一笑,瀟灑地回過身去。



  ──這盤棋,終於下到最後一步了。

  


     *




  「像你這種孱弱無能的傢伙,根本沒有資格領導諾克薩斯。」

  揹著巨劍的凱倫,輕蔑地看著眼前緩步走出的斯溫。

  既然斯溫沒有打算掩飾,凱倫也就乾脆大大方方向全城邦宣布了這場生死決鬥的舉行,將由這場在象牙區廣場上展開的對決,決定接下來統治整個城邦的權位將屬於何方。

  拜卡拉曼達戰役以來引起的混亂所賜,在對未來感到惶恐不安的心念驅使下、幾乎全城的人都擠到了這座廣場上,團團包圍住整個廣場,引頸期盼著下一個將率領他們走向嶄新未來的王的誕生。

  是達克維爾的血脈,將再次引領黑暗的百年?

  還是這個神秘的謀略家,將率領諾克薩斯寫下輝煌的時代?

  「看看你那弱不禁風的模樣!瘦削、枯槁、不堪一擊,簡直就像根快要凋折的朽木一樣──看你那破舊的爛拐杖!看你那病厭厭的面罩、看你那蒼老的面容、還有你肩膀上那隻醜陋的烏鴉!」

  站在人群之間,像要先給斯溫一個下馬威,凱倫不屑地拋出一連串的漫罵:「不過是玩弄一些愚蠢的小伎倆,就真以為全諾克薩斯都會被你欺騙嗎?我今天就以達克維爾王室血脈之名,在這諾克薩斯最光輝榮耀的象牙區廣場上,當著全諾克薩斯人的面前,終結你那些懦夫般的把戲!」

   Another opponent, another disappointment.

  「又一個對手……又一次失望。」

  面對凱倫的挑釁,斯溫只是淡淡地提起枴杖,然後遙遙指向凱倫:「挑起這場戰爭恐怕是你這一生最後的不智之舉……不過,」

   If you insist.     My pleasure.       My bird is hungry.

  「如果你堅持──那麼,榮幸之至。」斯溫挑眉:「我的鳥餓著呢。」


  「你就跟著你的鳥一起滾到地獄去吧!」凱倫.達克維爾狂嘯著,揮舞著手中的巨劍,以力拔山河之勢衝出!




  「如果我父親沒有失蹤,根本不會有這場多餘的對決。」

  人群之間,有著一頭鮮豔紅髮的女刺客,卡特蓮娜淡淡地看著場中的兩人:「……塔隆,你覺得那個叫做傑利科.斯溫的男人,會不會掌握了父親失蹤的秘密?」

  「……我不知道。」站在卡特蓮娜身旁、披著藍色連帽斗篷的,當然是直屬於杜.克卡奧將軍、在他失蹤後仍然持續地照顧著他兩個女兒的刺客塔隆。

  「但如果行刺柏納姆.達克維爾的人的確是將軍,那這個在這起刺殺事件中得到最多利益的男人,的確是最可疑的。」塔隆瞇起那雙銳利如鷹的眼:「……等這場鬧劇告一段落,我會去問問他。」

  「鬧劇嗎?說得真好。」卡特蓮娜同樣冷眼,看著凱倫.達克維爾的大劍朝著斯溫招呼而去。




  「怎麼!你這個瘸子就只會躲而已嗎!連把武器都沒有準備,我還以為你用那把拐杖就能跟我戰鬥咧!」

  宛如暴風般劈砍的巨劍以雷霆萬鈞的力道炸裂了街道,凱倫不斷地朝著斯溫進擊,然而斯溫卻毫無招架之力、只能持續向後退開,巨劍颳起的狂風甚至吹飛了斯溫肩上的烏鴉的羽毛,只差沒一把將斯溫纖瘦的軀殼砍成兩半了。

  然而,明明凱倫的氣勢強悍到彷彿只要被劍鋒輕輕帶到、整個身軀就會被撕裂一般,斯溫卻依然神態自若地在凱倫每一劍的縫隙間左躲右閃,像是不把凱倫凌厲的攻勢放在眼裡似的。

  場上的民眾當然驚呼連連──明明是一個拄著枴杖的瘸子,卻能在如此狂風暴雨般的劍勢裡閃躲自如,每每以千鈞一髮的角度避開凱倫的劍,簡直可以說是不可思議了。

  但是,不管閃躲的功夫多麼高明,要是無法給予凱倫致命一擊的話,這場戰鬥簡直已經分出勝負了。




  「欸,哥,指揮官沒問題吧?」一邊轉動著手裡的飛斧,達瑞文一邊詢問著身旁的兄長。

  「……我不曉得。」撐著巨斧的達瑞斯淡然,但心底卻替斯溫捏了一把冷汗。

  這個名叫凱倫.達克維爾的王族後裔的確有兩把刷子,但他的劍技和德瑪西亞之力比起來還差得遠了。

  如果由他上場,他只需要三十秒就可以砍斷這個男人的劍,一分鐘就能把他的腦袋剁下來。

  ……傑利科.斯溫,你當時說得如此胸有成竹,現在卻被打得節節敗退,你到底打算展示什麼樣的籌碼,讓人民信服你的王之道?

  這也是,你所謂的「鋪路」嗎?

  「哥,如果等等苗頭不對,我可是會衝進戰場裡的喔?」達瑞文甚至當眾玩起拋接斧頭的遊戲了:「我對那個叫凱倫的男人沒什麼好感啦,雖然指揮官竟然虛張聲勢害我有點不爽,不過我還是不想看他被那個叫凱倫的廢渣幹掉啊。」

  「……用不著你說。」達瑞斯一邊說,手也一邊悄悄握住了斧柄。

  然而,一股冰冷的觸感卻突然襲上他的手背,令他整個人愣了一下。

  ──是誰!?



  「別那麼著急,那瘸子可不是這麼愚蠢的傢伙。」

  就在達瑞斯慌忙轉頭看向右方的時候,勒布朗已經悄然站在他的左手邊,靜靜地提著手裡的法杖:「雖然連我也看不清這男人的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不過這男人跟我不同,他可不是靠著詐欺的小手段才爬到今天這個位子的。」

  「……」達瑞斯愣愣地看著突然出現在身旁的這個美艷的女人。

  不過,他沒有太多的時間打量勒布朗,因為戰局已經出現變化了。






  「這就是你全部的力量了嗎?」

  像是接住一片餅乾,斯溫輕描淡寫地揚起左手,接下凱倫劈落的巨劍。

  「怎麼可能!?」凱倫錯愕地看著斯溫易如反掌地接住他的劍,想將劍拔回來、卻發現斯溫的手指不知何時已嵌入他的劍身之中,將他的劍牢牢地扣住。

  難以置信,這個瘦弱的男人怎麼可能有這種程度的力量!

  「你在害怕,凱倫.達克維爾。」

  只見不知何時,斯溫肩上的那隻烏鴉已經失去了身影;取而代之的,一雙高傲的黑色羽翼如盛開的玫瑰般自斯溫的背後轟然綻放,無數黑色的羽毛棉絮般紛飛,放肆地張揚著他狂妄的力量。

  廣場上所有的人都驚呆了,誰也沒想到這個以謀略聞名的男人,其真實身分竟是這樣一隻恐怖的巨大鳥妖──

  然而,那瞬間覆蓋全身的堅韌黑色毛皮、那三對閃爍魔光的血紅眼睛,分明是令人無比恐懼的模樣,但充分地展現了這個名為傑利科.斯溫的男人,所擁有的、不容質疑的強大力量!

  「……這樣的你,還有資格聲稱自己,擁有統治諾克薩斯的權利嗎?」

  居高臨下地看著眼前目瞪口呆的凱倫,斯溫的聲音自尖銳的鳥喙裡傳出。

  明明是那麼詭譎的場景,但化身為妖的斯溫卻渾身散發出一股凜然的氣勢。

  那是一股讓人不由自主地心悅誠服、想將一切全部奉獻給他的魅力。



  ──如果是這個男人,絕對有能力帶領諾克薩斯走向更美好的未來吧!

  幾乎全場的所有群眾,心中都同時浮現了這個念頭。



  『框啷!』

  把凱倫的巨劍甩在一旁,斯溫冷冷地舉起右手。

  已與他合而為一的碧翠絲,以人類的身分交換來的、非得要有容器才能驅使的莫大力量,此刻正湧動在他的血液之中,讓他得以呼喚神秘的魔法,使眼前這個愚蠢的男人徹底屈服在他之下。

  只見一個發出妖異光輝的魔法陣突然出現在凱倫四周,然後紫色的魔爪就這麼從地底下竄了出來,牢牢地抓住這個男人、以巨大的壓力迫使他整個人跪了下來。

         Dispatch these worms.

  「達瑞斯將軍,清除掉這些爬蟲吧。」

  斯溫冷冷地睥睨著因為他化為鳥妖、已經矮了他足足一個頭的凱倫,一邊冷冷地發下指令。

  突然被呼喚名字,達瑞斯如夢初醒般地回過神,然後理解了斯溫的意思,扛起巨斧走向場中的兩人。

  「你……你到底……」已經完全陷入混亂中的凱倫,只能惶恐地扭著頭,一下子看著朝著他走了過來的達瑞斯,一下子看著眼前高大的鳥妖。

   I'm five steps ahead of you.

  「我已經領先了你五步。」斯溫平淡地看著眼前這個方才還不可一世、意氣風發,轉眼卻變得無比懦弱的男人。

  只見一身漆黑的軀殼逐漸化作紛飛的羽翼消散在空氣中,斯溫淡淡地解除了魔化,高舉起手中的枴杖,然後朝著被影之爪禁錮在地上的凱倫的左腳用力釘下。

  無視於凱倫淒厲的慘叫,斯溫只是看著身旁的達瑞斯,緩緩把手裡的巨斧高舉過頭。

  距離凱倫的人頭落地,只剩下手起刀落的一個剎那。

  像是已經恐懼到失去組織語言的能力,極致的害怕轉換成無處發洩的憤怒,自知已經無處可逃的凱倫只能瞪著眼前的男人,發出最後的怒吼。

  「傑利科.斯溫!!」








  「跪下。」

  斯溫冰冷的聲音,卻帶著不容置喙的堅定。

  只見達瑞斯高舉的斧頭,化作一道銀色的落雷轟然劈下──






  用拐杖按住落在地上的凱倫的首級,斯溫輕輕嘆了口氣。

  在紛飛的鮮血與黑羽之間,這場漫長的鬧劇終於寫下了尾聲。



     *



  「達瑞斯,你覺得一支軍隊,最需要的東西是什麼?」

  「……紀律。」

  坐在諾克薩斯最高指揮部的頂端,聽著達瑞斯的回答,斯溫意味深長地笑了。

  「正確答案。你的確是有資格擔下『諾克薩斯之力』這塊招牌的男人呢。」

  「承蒙抬舉了,諾克薩斯新任的最高指揮官,『謀略家』傑利科.斯溫。」



  「唯有紀律,才能驅使一支軍隊變得更加優秀。嚴格地恪守原則,從一而終地服從自己的信念,絕不質疑自己所走的道路,日復一日地保持著訓練……只要一步一步紮實地向前,總有一天就會到達所嚮往的彼方。」

   A Noxian does not dawdle.

  「諾克薩斯人從不混水摸魚。只是單純以義理來驅使的軍隊是脆弱的,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真理──根本沒有所謂的正義,只不過是力量的強弱而已。」

  「無法貫徹的信念形容虛設,沒有力量捍衛的正義如同未曾存在──只有擁有力量,正義之名才有價值。」斯溫侃侃而談著:「這是我們和德瑪西亞的不同之處。他們高舉正義之旗,卻只是操弄人們的盲從──而我們的正義,來自於我們自身的力量與強悍。」

  「是。」達瑞斯想起當時,斯溫和嘉文四世的對話。

  ──「……德瑪西亞人的王子啊,回答我,什麼是邪惡?」

  ──「這種披著正義外皮的邪惡,就是你們相信的正義?」



  「我,將以最高指揮官的身分君臨諾克薩斯。」

  斯溫淡淡地自沙發上站了起來,轉身俯視著底下的整個諾克薩斯城邦。

  這個國家,已經積弱不振太久了。那些虛偽的榮耀、不堪一擊的力量,有如蠹蟲般早已將整個城邦的內部蛀得千瘡百孔、搖搖欲墜。

  就由我,來親自主導諾克薩斯的復甦吧。

  「而達瑞斯,你將以諾城霸主的身分,以你的力量結合我的謀略,盪平所有膽敢攔阻在我們面前的敵人。」

    Noxus will rise.

  「諾克薩斯將會崛起。」達瑞斯頜首,感到一陣前所未有的熱血沸騰。

  相信眼前這個男人、把權柄交到他的手上,果然沒有看走眼。

  這個男人,絕對能帶領諾克薩斯,開創燦爛奪目的光輝未來。





  站在諾克薩斯最高指揮部的頂樓天台,斯溫孤高地君臨著整座城邦。

   (早起的鳥兒才有吃蟲的資格。)

  「The early bird GUTS the worm.」

  而他將以王的身分,讓黑色玫瑰重新綻放。



「如果你還有能力求饒,那你還沒有資格求饒。」
──斯溫


〈君臨.完〉


  草壁碎碎念:

  聽說這個下篇跟上篇好像相隔了接近整整三個月啊(ry)

  因為今天受了C姐提起有人在等我的下篇,受刺激之下就決定來把這篇寫完了,不過因為我一直想著要把〈正義期刊〉的故事揉合進來,卻始終找不到完美的方法,結果最後寫出來就變成這個樣子了Orz

  在文中不斷地試圖讓其他諾克薩斯的主要角色們出來串場,但卻又不能讓他們搶走整篇文章是為了描述斯溫如何君臨於諾克薩斯之上的主線,就變成他們在整篇文章中都只有驚鴻一瞥的血肉,實在是很可惜的一件事……

  希望我往後有機會寫其他獨立的小說,來把角色們之間的糾葛好好地描述一遍。

  (雖然我還有一個新坑要填……)



  由於我一直想不出如何解釋卡拉曼達之戰,所以這篇文章卡了很久,最後也為了避免花太多時間去敘述整個過程,所以省略了很多部份、只是講了個大概而已(汗)

  詳情請見正義期刊,不過這裡還是簡單列一個故事脈絡表來敘述我假設的背景:

  斯溫在升遷的過程中結識勒布朗和達家兄弟→因為反對愛歐尼亞侵略戰而被解職→私下聯繫勒布朗,用計讓杜.克卡奧神秘失蹤,從而空出位子讓他接替→請杜.克卡奧刺殺達克維爾,然後讓勒布朗偽裝成嘉文四世襲擊他,使兩國之爭白熱化→逼死英雄聯盟出來調停,他就能回過頭來專心應付政爭然後幹掉凱倫.達克維爾並成為王


  當然,杜.克卡奧失蹤的理由迄今依然不明(這應該是所有關注英雄聯盟背景故事的人都很有興趣的懸案;另一個同樣失蹤下落不明的是英雄聯盟最高議會成員雷金納.阿什拉姆)

  實際上是不是這個樣子我也不曉得,但依照正義期刊的故事脈絡,能夠這麼碰巧在卡拉曼達之戰期間失蹤、偏偏又是在達克維爾被暗殺之前,除了「杜.克卡奧之所以要失蹤是為了避人耳目,好讓他得到機會刺殺達克維爾」這個發展之外,我還真想不到更好的解釋了。

  (也有可能不是這個樣子,但我覺得暗殺達克維爾的幕後主使者是斯溫)

  比較可惜的是,這篇文章畢竟不是在敘述斯溫和勒布朗之間的戀情(?),所以沒什麼機會寫到這對CP更進一步的相處,希望下次有其他機會補完這個部份(欸

  以上,在經歷了漫長的耍廢後重新拾起筆,總覺得自己的文筆還有很多可以更加洗鍊的地方。

  我會繼續寫下去,也會繼續多方閱讀、拓展自己的視野,希望大家能夠繼續不吝批評和指教。

  那麼,下一篇預計是達瑞斯,敬請期待!

  (目標是乖乖在下個禮拜之內寫完……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225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eague of Legends|同人|英雄詩篇|斯溫|Swain

留言共 2 篇留言

Cecil
為了給你牡蠣所以這次給10塊,要撐住啊!(疑

10-27 18:45

草壁英彥
我盡力(???10-28 22:12

不管是官方還是這的鋪梗都超棒啊

02-02 00: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fish8212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專屬於妳的JG 01... 後一篇:【萬聖節賀文】萬聖詐欺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ommy87487你各位
小說更新,喜歡奇幻類型作品的巴友可以進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