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星艦奇航記銀河飛龍第五季(Star Trek: The Next Generation Season Five)-Borg也有好人

作者:wizard│2013-10-26 11:30:32│贊助:20│人氣:1156
有些舊角色畢業了,但不時還是會回來串場,有些新角色登場,但出場率還不是很高。


第五季基本上仍維持著同前一季差不多的水準,其中有幾集演出相當精彩。Data在本季中,擔當要角的機會變少了,給予了其他角色更多發揮的空間,特別是Worf。自從Worf的兒子上艦後,Worf的戲就多了不少。話說,這季Borg人一樣消失了很久,除了撿到一個落單的之外,幾乎沒有Borg人的戲分,不知道Borg威脅何時會回來?
Vol.01 Redemption II: 克林貢內戰下篇。克林貢內戰其實沒甚麼特別,倒是暗中支援的羅慕蘭指揮官的真實身份才是讓人驚訝。沒料到Yar穿梭時空跑去E-C居然沒死,最後還跟一個羅慕蘭將軍結婚生了一個女兒,而這次的羅慕蘭指揮官就是Yar的女兒。另一個有趣的點是Data當了一回星艦指揮官,以非常標準的方式展示了歐美對指揮官的能力要求。不僅是要服從上級、更是要懂得隨機應變,也就是說,服從上級這件事並不是要服從上級命令這種表面的事情,而是要能理解上級命令中所隱含的真正目的,以實際行動真正地協助上級完成真正目的,而非愚蠢的死守命令的表面意義而已。
Vol.02 Darmok: 太神奇的溝通方式了。溝通仰賴的是完全抽像的思考,沒有當下具體的描述,只有不斷引用過去的傳說故事來描述想法,但如果對傳說故事不甚理解的話,就像明明聽得懂對方的話,卻難以有所交集。以一個具體的方式來形容,就像是遇到有兩個人,其中一人說話的方式都是不斷引用成語,引用古文,而另一個人對成語、對古文卻完全沒有任何概念。這就造成了一個明明聽得懂對方的話,卻無法理解對方的意思。然後,對方卻是一個很希望溝通的種族,願意冒著生命危險來傳達願意溝通的誠意,期盼這個誠意能夠成功傳達出去。
Vol.03 Ensign Ro: 一場政治陰謀雖然是主要劇情,但是對Ro少尉來說,進入一個陌生的環境中,嘗試著先去信任其他人會是更好的選擇。Ro少尉的故事其實就像你我都曾遇過的,無助的時候,不知道能夠信任誰,因此一頭熱地想要靠自己解決所有問題,最後卻發現自己什麼也解決不了,還因此把問題變得更嚴重。這時候就很慶幸進取號上有Guinan在,Guinan作為Picard的私人好友,不僅是最值得信任的人也是在苦惱無助時最好的傾聽者,Guinan很好地幫助Ro少尉打破僵局,幫助她作到過去所辦不到的事情,在希望事情往更好的一面發展之前,先去試著相信人吧~
Vol.04 Silicon Avatar: 作一個母親但卻有喪子之痛,作一個科學家但卻是因喪子而偉大,在母親與科學家之間要怎麼找到心裡的那個平衡點,是一個很艱難的考驗,也是一個折磨。復仇的意念由Data所模仿而出的聲音和記憶而增強,復仇的快意卻也因Data對模仿者記憶的理解而澆熄。因喪子而立誓復仇成為最偉大的科學家,兒子引以為傲的是純粹作一個科學家的那一面,不是為了報仇。因思念而痛下殺手後,卻也因未能真正理解而悵然若失。復仇從來就不能得到什麼,復仇的結果永遠都是空虛的。
Vol.05 Disaster: 終於出現了,假如進取號遇到船難的話,該怎麼辦?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讓進取號不僅遇上空前的災難,還好巧不巧的把所有人分隔到不同的地方去,而且更讓所有原本最擅長該領域的人剛好都不在需要他們的地方。Picard和三個來參觀進取號的小孩被困在高速電梯中;Troi、O'Brien和Ro被困在艦橋;Geordi和Beverly被困在貨艙;Riker和Data則嘗試進入輪機室;Worf則在Ten Forward照顧傷者和幫O'Brien的老婆Keiko接生。可以說,除了Riker和Data之外,其他人都不是在最需要他們的地方努力著。因為Riker和Data,特別是Data太全能了,就算剩顆腦,都能代替中央電腦,解決抑制場崩潰的危機。Geordi和Beverly所處的貨艙雖然也是面臨船毀人亡的絕境,但卻不是Geordi通常待的危機處理場所,而Beverly則更不一樣,因為她在這種時候通常都是待在醫務室指揮全艦醫療救護工作。Picard在進取號撞擊中摔斷了腳踝,因此他無法很方便的自由行動,這時候的他沒有平日依靠的專業部屬,只有三個拿了科學研究獎的小孩,他能作到的就是帶領他們逃出電梯井而已,但就算只是逃出電梯井也已經讓Picard費盡很大的心力了。至於艦橋,此時坐陣指揮的是Troi,但她平日習慣的工作是顧問,而非船艦指揮,可以說她對指揮這件事並不太瞭解。而此時艦橋的兩名官員O'Brien和Ro又因為抑制場危機而有著完全不同的處理方向,嚴格考驗著Troi的領導和應變危機的能力。最後是Worf,他的孔武有力沒能在這次危機中發揮力量,不過倒是讓他終於有機會在實戰中經歷一次學院只有教他的模擬訓練任務-接生。這一次刻意設計了一場全艦級的危機,而且還讓所有人不僅分隔各處,還都不在各自最擅長的領域中,正是為了考驗並證明優秀的船員不是只有在自己的崗位上才能發揮力量,而是不管在什麼場合,都應該能發揮力量,專業和頭銜都是一時的,臨危不亂、排除萬難並自動自發地完成任務才是優秀船員真正的力量。
Vol.06 The Game: Wesley難得放假回進取號玩,沒想到進取號這時候任務不僅多,還遇上了麻煩。Etana Jol利用一種會讓人上癮的遊戲,似乎在遊戲中安插了某種催眠或是洗腦的機制,透過遊戲會令人快速上癮的特質,讓遊戲迅速地在進取號船員之間流傳,導致了所有船員不僅對遊戲上癮,而且都被Etana Jol掌控。這個危機最後還是要靠Data這個例外才能擺平,而Wesley則是盡力幫Data爭取行動的時間,克服這個差點全軍覆沒的危險。這集故意把洗腦機製作成一個會讓人上癮的遊戲,似乎也是在暗示讓人上癮的東西都有潛在的危險,不管是否有洗腦機制在內,長期性的沉浸其中也都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看看整艘船的船員不務正業,都在玩遊戲就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了。

Vol.07 & 08 Unification I & II: 這部上下集是獻給Star Trek的創作者,金羅登貝瑞。為此,請出了TOS的Spock來作特別演出,參與一場瓦肯與羅慕蘭再度統一的冒險之旅。話說,Sela似乎對星聯很不滿,似有不少私怨的樣子,自登場以來,不斷地策劃一場又一場的分裂克林貢與星聯或是像這次的偷襲瓦肯的計畫,似乎非常地積極想要毀滅掉星聯,看來Sela之後不僅還會有其他計畫,也該會有一個專屬Sela的故事,要把Sela為什麼對星聯這麼執著的原因交代清楚。回來談Spock,這一次,終於提到了瓦肯與Data之間那有趣的對比。瓦肯人終身在追求的就是像Data這樣完美的邏輯,而Data卻相反,Data和Spock在相談中剛好也發現了這個有趣的事實,而且對於Spock來說,雖然拋棄了人類身份,但屬於人類的那一部分早就是他身上不可分離的存在,這對Data而言也是相當有趣的對話。關於Spock的事情還有一點,就是這集展開了星聯與羅慕蘭的接觸,特別是描寫到羅慕蘭之中已經有人開始嘗試追尋如同瓦肯那樣的邏輯哲學之路,這個嘗試雖然在星戰啟示錄中沒有看到實際的成果,但在後續的影集中,不知道會不會有進一步的故事交代未來的發展。
Vol.09 A Matter of Time: 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議題,假如時空旅行成為現實,你會想要前往過去或是未來去從那個世界中獲得一些你的世界中不存在的東西嗎?不論是否會改變時間連續性。應該說,當好奇心變成貪心時,你會不會想要獲得更多而利用時空旅行來得到你想要的東西。特別是你是某個專業的專家時,為了取得某種重大突破,卻不願意用自己的力量,而是借用時空旅行的方便來得到你想要的東西,並將之說為,反正遲早也是自己發明的,早點發明和晚點發明有什麼不同?星聯制定最高指導原則並不在於限制本來不是屬於你的變成你的,而是主要在限制不會因為來自外在的幫助而喪失了自己追尋的過程,過程才是最重要的,並不是結果,而這也是為何這影集要以Trek命名的理由。失敗本來就是旅途中不可避免的,因為失敗有很多原因是我們不能掌握的,並不能以事後諸葛的方式來看待失敗。重點是當下,在那個關鍵時刻,我們手中掌握了什麼資源,以及我們在當下以什麼樣的意念去下決定,去作我們當時認為是正確的事情。不論成敗如何,從這過程之中學到的才是Trek的真正目的,這才是真正讓我們成長的原因。
Vol.10 New Ground: Worf的育兒經?這集另有一個亮點,就是孤立子波。這是一個新發明,船艦再也不需要曲速引擎,只要能發射孤立子波,就能讓波帶著船艦移動,有點類似一次性曲速產生器的作用。現有的曲速移動仰賴曲速引擎持續產生曲速場來維持船艦前進的速度,前進速度越快就需要越大的能量,只要在曲速中就必須不斷地維持這樣的能量輸出。孤立子波的設計則不同,船艦一旦發射了孤立子波,就不再需要持續供給波能量,船艦會自然地搭載在不會衰竭的孤立子波上往前進,直到要退出曲速才需要產生能夠中和孤立子波的能量來退出曲速。不過這種能量畢竟還在實驗階段,尚無法完全控制,而且此波若失控,波會像海嘯一樣,逐漸地越滾越大,速度、威力、範圍都會成倍的增長,並且會摧毀沿途所有的天體,變成一個地圖兵器,挺恐怖的。回頭來談Worf的育兒經,這一次,Worf的兒子顯然要在進取號上待上一段時間了,理由很簡單,其實就是要Worf面對自己的兒子,和他兒子共同面對存在於這兩父子間的問題。當年,Worf是沒有選擇,因此不得不在一個人類家庭中成長,但Worf的兒子不一樣,他有機會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但Worf卻不敢去面對的困難,逃避開了。這一集就是要Worf正視自己心中的軟弱處,不只是自己要像個克林貢人那樣去面對教養孩子的責任,也要帶著他兒子好好親自體會克林貢人的家庭生活,把Worf失去的東西,在他兒子身上找回來,並且繼續再傳承下去。
Vol.11 Hero Worship: 回聲現像。有時候,面對麻煩未必要擺出強硬的姿態來防衛,真正地理解問題的根源並將之導向化解更是有效的方式。否則硬碰硬的結果,往往都是兩敗俱傷,更何況面對的還是自然界的巨大力量,結果只會是船毀人亡。這集藉由Data和一個受到精神創傷的小孩來闡述這個道理,受到精神創傷的小孩對外界產生了巨大的防衛姿態,為了就是保護自己的痛苦記憶,因為他害怕面對過去的傷害,因此他需要其他的方式來武裝自己的心靈,讓自己與那個記憶隔開,也將別人與那個記憶隔開。可是,在這種防衛姿態下,往往都會讓這個傷口過度壓抑而最終爆發成更大的災難。Data採取Troi建議的方式,先順勢而為,但要逐漸引導他得到一個釋放壓力的出口,就是告訴他,Android雖然有著人類無可以比擬的力量和能力,但是Android卻沒辦法像人類那樣懂得喜怒哀樂,因此對於自己的優越之處無法因此感到驕傲與自豪。不論是作一個人類或是Android,都是有得有失的,沒有完美的。防衛姿態是暫時的,但終究要直接面對。否則,越是防衛,最後反彈回來的力量、傷害也會越大。
Vol.12 Violations: 記憶犯罪。探討暴力的另一層面,精神層面的暴力犯罪。人的意識是屬於個人隱私的一部分,誰都無法強迫他人揭露意識中的隱私,更不用說去窺探、去強迫性侵入攻擊了。精神層面的傷害向來都很難估計,也很難估計這個傷害會停留多久,因為精神傷害不像肉體傷害那樣,很容易就能從外觀看出痊癒的程度。此外,精神傷害也是被認為在性犯罪中最主要、也最難以平撫的傷害之一。因為此類傷害對被害者而言,就是屬於隱私嚴重的侵犯,這種傷害會伴隨著記憶,幾乎會永遠存在。人類對於記憶的深刻層度不見得都是愉悅的,有時候,痛苦的、不好的記憶會留存的更久,深刻地烙印在心裡。精神層面的傷害就如同這樣,人類的暴力帶來的傷害留存最久反而是精神傷害,而非外在的物理傷害,那個深刻的記憶會一代傳一代地,把暴力催殘過的記憶、精神化作難以抹滅的存在。
Vol.13 The Masterpiece Society: 有很多寓意的一集。首先是Moab IV上的Masterpiece Society,這個人工設計的生態圈,所有的一切都是經過基因控制,確保整個環境,包含居住在其中的人類都能達到完美的平衡。但是這樣一個經過完全人工設計的環境,就算再怎麼完美無瑕,其實不過就是個動物園罷了。第二、Picard對於基因控制產生出來的人類有著莫名的厭惡,不論這群人經過了多少不同的改造都一樣,都是曾發生在地球上的Eugenics Wars的相關產物。因為人不論是基於什麼樣的理由來改造基因,其結果都不會這麼理想地往最初創造的念頭髮展,因為人本身就是個複雜的生物,不論是否操控了基因,人都是會自然地想要獲取更多,這是人的天性之一。第三、最高指導原則再度登場。雖然是為了拯救一個人類殖民地免於中子星碎片的衝擊而毀滅,但是這群基因改造人是經過設計而存在的特殊生態,星聯的介入不論是以什麼理由都已經對這個獨特、封閉的生態圈造成了不可逆的影響,雖然對方是人類,但他們那獨特的生活方式是不容許有外力介入的,這一樣會造成難以挽回的傷害,這讓不論是否要不要拯救他們的星聯都處於一個兩難的局面。不救,該殖民地會被中子星碎片的強大引力造成的巨大地震毀滅。救,該殖民地會被外來的生態影響,導致殖民地生態平衡永遠無法回覆。結論是,最高指導原則若是沒有適當使用,星聯對他們造成的傷害並不會輸給中子星碎片,都會對這個封閉的生態圈造成永遠的傷害。
Vol.14 Conundrum: 這集有點像是赤色風暴,只不過依靠科幻元素玩的更大一些。這集玩了一個很有趣的點子,假如所有人都失憶時,進取號上的人該怎麼面對這個情況?這裡就出現了很多有趣的狀況,像是船艦指揮權歸屬的問題、故有人際關係喪失的問題等等。指揮權的問題比較像是在考驗Worf,考驗他身為克林貢人卻在星聯船上時,他要怎麼面對自己那好戰的血統,以及如何去尊重星聯的指揮體系。而故有人際關係喪失則對所有人都是一個有趣的考驗,甚至是Data。每一個人都失去了記憶,唯獨工作技能被保留了下來,在這種情況下,每個人是否能夠從自己的能力找到自己的歸屬,以及和已經不相識的同僚相互合作,繼續執行和原本一樣的任務?其中有一個插曲,就是利用這個狀況,在Riker、Ro和Tori之間玩了一次有趣的三角戀,這一次堪比Data和Yar那次的有趣,也是在說明我們是有多麼受到對某個人的故有印象的影響。最後則是這場失憶風暴幸虧在Picard對偽造任務的內容與眼前事實相去甚遠的問題無法視而不見,因此決心放棄任務,進而引出了促成這場風波的幕後主使者現身,才讓危機落幕。
Vol.15 Power Play: 恐怖的精神監獄。沒想到會有這樣一座監獄,把一個人的精神剝離出來,變成純粹的意識體,利用一個特殊的行星,一個終年都被電磁風暴肆虐的特殊星球,將意識體關進這個世界,永遠受困於此,服刑的時間沒有上限,貨真價實的無期徒刑。這集用了一個很有動作性、懸疑性的方式來演出,而且讓三個被附身的演員作了跟以往很不一樣的演出方式,相當有看頭。面對人質救援的談判,Picard最後祭出了不是你就是我亡的極端選擇,逼迫對方罷手,其實這是相當冒險的。但,說真的,不論困在那顆行星上的人原本是怎樣的窮兇殘極,把一個人的意識永久囚禁在一個地方其實是相當殘酷的,如果能讓他們就此消失還比較好,否則的話,持續把他們困在此處,也只會讓他們變得更難以預料而已。
Vol.16 Ethics: 這集談了一個即使是在未來也無法避免的問題,即使醫療技術繼續進步,人終究不是萬能,沒有辦法治癒所有的疾病,更不用說疾病永遠跑在人類的前面,這是一場永無休止的戰鬥。第一個問題就是安樂死,究竟面對一個終身癱瘓的人,是要以他的信念價值為重還是以醫生、親人、朋友的信念價值為重,在面對這個重大的艱難時刻,我們的選擇是優先尊重誰的意願。第二個問題是醫生的職責,面對重大、難以治癒的疾病,總是需要更冒險、更大膽的實驗來挑戰,這是風險很大的選擇,但也是醫學進步的根源,問題在於,醫生的意願是在於完成這個嶄新的醫療方式,還是在於治癒疾病、拯救病人。雖然所作之事並無不同,但兩者的出發點卻完全不同,一個是以病人為重,一個卻是以自身的榮耀為重,提醒了醫學研究者本該擁有的使命和該信守的最高信念。第三個問題是病人的選擇,面對這個艱難時刻,病人當是最中心的那個人,也是所有一切壓力的中心。然而,病人除了以自身意願作出自己的選擇之外,是否還有其他的考量因素,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病人當然有權力只考慮自己的事情,但病人若是想要進一步聯繫過去的自己,和朋友、親人之間的關係,那麼病人是不是應該更廣泛地去思考更多的選擇,選擇一個不是這麼自憐自哀的末路,而是去相信會有人能跟你一同分擔這個艱難時刻,因為他們是你的朋友和親人。雖然說,這集因著克林貢人的特殊體質救了Worf一命,給了一個好的結局,但不代表著其他人也會有一樣的好運,作出安樂死的選擇固然是困難的,但作出為生命奮戰到底的選擇更不輕鬆,不只是為自己,也是為其他的生命。
Vol.17 The Outcast: 難得看到ST終於探討到這個領域的問題了,雖然說還沒有真正的要探討那個問題,但這集算是拐個彎提出了這個稱之為性向歧視的議題。性向歧視一直是人類社會一個很嚴重的迫害,自古以來,不管是從習俗文化還是宗教信仰,對於性向歧異者的傷害都是非常暴力的。而雖為大膽前衛的ST,卻甚少針對這個領域的難題作出批判,畢竟這個難題的背後都是社會力量很強的團體,不太能夠去得罪,甚至是挑戰他們的世俗觀念。這集用了一個很不一樣的方式,算是拐個彎批判這個問題。本集出現了一個J'naii外星種族,該種族有一個特色,就是雌雄同體。這個生理特徵是經過長年的演化才從雌雄分離變成雌雄同體的,也因此J'naii的人認為雌雄同體是一種更優越的進化結果,比雌雄分離更加地先進。但是,雌雄同體的進化似乎不夠完美,因此J'naii的族群中總是會有些人在出生時沒有以雌雄同體的形式誕生,而是會以雌雄分離的形式,生為男或生為女。這些有性別的J'naii人在雌雄同體的社會中備受歧視,甚至認為有性別的J'naii人是生病了,需要被強制治療。所以,有性別的J'naii人紛紛被抓去強制接受矯正治療,就像被當作有精神疾病的人一樣,被剝奪了自由選擇的權力。雖然說,是用了有性別才被當作有罪,迴避了典型常見的非異性戀的議題,但對性別歧視的批判其實是一樣的,都是針對性向自由權力這件事作出探討。不過,本集結尾並非選擇了好的結果,似乎也是在暗示這個問題即便來到了未來,即便是有先進科技的時代,這個問題仍然難解,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Vol.18 Cause and Effect: 時空陷阱。TNG終於也玩起時空題材,本集繼續延用Beverly的女性直覺,讓其直覺成為率先發現時空循環的狀態,進而影響其他人也感受到這個現像,從而採取了手段逃脫了時空循環的陷阱。然而,進取號能逃脫時空循環的陷阱其實正是因為進取號遇到了一個船毀人亡的災難,這個災難成為一個非常強烈的響應回饋到下一個新的循環之中,成為進取號船員察覺這個時空循環陷阱的契機。相反的,Bozeman號就沒這麼幸運了,獨自一艘船困在這個循環之中,完全沒有發生任何重大的事件可以回饋到下一個循環之中,因此就這樣在沒有任何查覺下就過了足足八十年之久。這是不是在傳遞一個訊息,正是因為面臨危機將至,所以才能把人的潛能逼出來,才有可能逃出一個無意義的空間。若是沒有任何危機,那麼就算擁有最先進的科技,也會無所查覺地困在一個無意義的空間中,虛耗數十年的光陰。
Vol.19 The First Duty: 這集的主軸在講的其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這關係到一個組織能否長遠的發展,能否維繫住基本的核心價值。誠信。誠信是責任的原則,誠信是榮譽的基石。誠實面對事實,不僅只是讓真相公諸於世,也是在維護團體的榮譽,將團體的榮譽置於個人榮譽之上。失敗、犯錯都是無可避免的,沒有人不會犯錯,就算是以絕對理智為終極目標的瓦肯人都不能保證自己不會犯錯,甚至是像Data這樣的Android,也在上一集中作出了錯誤的判斷,沒人可以不犯錯的,就算是Q也一樣。問題在於,當犯錯的時候,我們的選擇是什麼?榮譽是根基於誠實,沒有誠實就沒有榮譽,沒有誠實就沒資格談責任,不論用了什麼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一樣。沒有誠信就無法真正面對自己犯下的錯誤,就無法真正的讓自己進步。一個優秀團隊仰賴的就是團員對自己誠實,也對其他人誠實,從而推動團隊努力向前,才能讓團隊生生不息、繁榮昌盛。要是一個團隊中充斥著謊言,相信這個團隊總是得不到該有的助力,因為所有人都在粉飾太平,永遠也看不見真正的危機和真正需要被努力改進的地方。
Vol.20 Cost of Living: 本集的重頭戲在Lwaxana身上,並透過和Alexander互動表現出重點。其實人似乎很難逃掉孤獨的問題,即便是像Lwaxana這樣的人。有意思的是,這集Lwaxana並沒有施展她的心靈感應能力,而是像個因孤獨難忍而急著把自己嫁掉的女人,特別是當她講到她的年紀已經不再容許她像過去那樣擁有這麼多的追求者和選擇時,她也在為自己的處境著急和無所適從。但是,人生本來就不是什麼都能得到的,就像Worf父子的爭吵,為了彼此的尊重,都需要各退一步,相互妥協,並試著為對方作出一些承諾來換取對方給予的承諾。這都是互相的。也因此,Lwaxana越到結婚關頭就越是感覺想要逃避,因為這場急就章的婚姻完全違背了她一直以來信奉的生活方式,她必須作出選擇,選擇放棄自己的生命為了不再孤獨,或擁抱自己的生命,或許仍然孤獨,但她會是快樂的。比較有趣的是,Picard本來聽到Lwaxana想要在艦上舉辦婚禮,對此相當不滿,認為Lwaxana把進取號當作私人遊艇這樣方便來去,實在是過於隨便。但又想到,Lwaxana終於要結婚,可以因此擺脫Lwaxana那沒完沒了的糾纏時,爽快地下令批准婚禮舉辦,甚至連Riker也心有靈犀般地認同。
Vol.21 The Perfect Mate: 姑且不論Kamala的變化者到底是甚麼樣的存在,或是要去怎麼定義這個種族,光是看女性變化者在這場和平協議中的用途就很清楚了。變化者美其名是絕對完美的伴侶,不論對象是誰,但實際上不過就是個進階版的充氣娃娃。不只是面貌、身材可以訂作、專門打造,還擁有心靈感應能力可以體會到伴侶的心聲,無論如何都一定能說出伴侶所想要聽到的話,而且保證絕對不會說出伴侶所不想要聽到的任何話,這不就是只存在於幻想、遊戲、動漫中的完美情人?可是,細想一下Beverly所說的那些話,這個變化者的自身意願是什麼?先別管和平的責任,變化者自誕生下來就是為了服侍伴侶而刻意打造的,在這過程中,變化者原本的自我還剩下多少,變化者能否說出自己的心聲,即便還是要為和平奉獻,去滿足一個未曾見過面的人。問題就在這裡。沒有,變化者沒有選擇,她不管對Picard講了多少話,送出多少誘惑,她仍然得在那一天奉獻自己,因為這是她的天性,已經寫進她的基因、血液之中,不能拒絕。I am for you Alrik of Valt。這句話一旦成為現實,是感動、欣喜;亦或是哀傷、痛心。Picard很清楚感覺到,並非沒有受到誘惑,而是這誘惑過於夢幻。誰不想有這樣的完美伴侶?但擁有這樣的伴侶是對的嗎?有誰想過內在的慾望可以膨脹到如此巨大,讓花費多年築起的自律之牆這麼輕易地就為其敞開大門,但是門上卻仍然寫著I am sorry。
Vol.22 Imaginary Friend: 以錯誤的角度來認識一個文明是危險的。一個能量型智慧生命想要瞭解人類,但卻選擇了從一個小孩子的角度來觀察人類,而且是從一個因為家庭因素而略顯孤獨的小孩身上來觀察,促成了一個有點危險、偏頗的視點。最糟糕的是,該外星智慧生命並沒有發現小孩與成人之間的關係和不同,以至於誤認為小孩在人類社會中其實是受到奴隸和壓迫的人,因此面對此一暴力、野蠻、獨斷的人類,此外星智慧生命決定要消滅人類,消滅這個殘酷的種族。其實這個觀點在講述的就是一個單一的觀察方式很容易造成欠缺完整瞭解就急著行動的作法,這問題在人類社會之中也很常見,只是這集採用從小孩子和成年人的關係來發展,頗有諷刺之意。因為在成年人與小孩之間也很常見到這種問題,只是這個問題往往會隨著小孩子長大而逐漸自動解決,很少人會去思考或去注意到這個問題所隱含的意義。特別是成年人,每一個成年人都經歷過那段時期,然而很少成年人能夠在遇到這個問題時想起自己也曾經歷過的童年,也有相似的經歷。我們都是隨著成長而淡忘了童年的一切,包含以小孩子的觀點來看成年人的世界,是多麼的不同和不合理,可是在我們成長之後都忘記了這一切。
Vol.23 I, Borg: Borg人能有改變的可能嗎?這集雖然Guinan用了一個很直接的方式來提醒Picard,對敵人輕忽大意是會致命的,然而Guinan最後還是不得不去相信,Borg人並非不能被改變,Borg人還是有其他的可能,人類與Borg人之間還是有相互毀滅以外的其他選擇。其實,當一個Borg人落單時,被隔絕於集合體之外時,確實是有可能賦予他個體的意識,然而這不代表當他回到集合體時,他的個人意識在千億之數的集合體意識中還能有所保留,更多的可能是會被重新設定再接回集合體,這一切的努力到頭來不過是空。但是,本集在說的道理並不是像Beverly那樣純粹是因為仁慈而不願採取激進的手段去毀滅一個到處毀滅其他種族的危險種族。而是在說,不管Borg人是多麼的危險和無法溝通,不管Borg對人類造成了多麼大的威脅,都不代表人類可以選擇像Borg人那樣,輕易地就作出毀滅其他種族的決定,即便對方是十惡不赦的Borg人。人類與Borg人的差別就在於此。
Vol.24 The Next Phase: 死掉的滋味?其實是羅慕蘭新武器造成的意外。假如隱型裝置可以提升成可以穿透實體物質的版本,這個隱形方式將會成為更難以破解的新武器。這聽起來比搞出光學迷彩還神奇,不僅隱形還能穿牆,這樣的裝備可以讓星艦間的戰鬥獲得多麼巨大的優勢是不言而喻的。意外被隱形之後,要面對的危機還不只是把自己復原而已,還得處理羅慕蘭在背地裡暗算進取號的陰謀,得在進取號啟動曲速之前阻止。不過最好玩的是羅慕蘭那方也有一個人也因為這個意外而被變成隱形人,兩派隱形人的大戰最好玩的就是Geordi一把將羅慕蘭人推出進取號的艙壁,直接讓他去太空漫步了,看來在星艦上當隱形人挺危險的,一不小心就可能摔出艦外了。
Vol.25 The Inner Light: 很哀傷的一集。這集就像南柯一夢一樣,不過真相比南柯一夢殘酷許多。一千多年前,一個行星因為面臨太陽變成新星而滅亡,該行星上的文明也因為科技不夠發達,無法逃脫這個註定到來的命運,只能眼睜睜看著屬於他們的文明消失的那一刻到來。所以,他們最後能作的就是把他們的生活、記憶化作電子訊號,發射到宇宙中,等待著未來的某個人發現這個承載著他們僅存的記憶,然後,這一切將會成為那個來自未來的某人的生命體驗,讓那個人在他們的星球上、以他們的身份度過一段屬於這個已消失千年的文明的生活。然後,這個消失的文明將成為來自未來的那個人的記憶的一部分,他們的文明就會成為那個人的一部分,永遠流傳下去,讓未來的人們記得,在Kataan上曾有過這麼樣的一群人。這就像是人們死後,總是希望自己死後還能活在其他人的記憶中,似乎這樣就能將他的生命延續下去一樣。
Vol.26 Time's Arrow: 每一季最後都會來個這麼一部上下集的長篇,吸引觀眾繼續追看下一季。這集的主角是Data,已經隔了相當久,Data終於又開始活躍了。這次的故事跟時間和外星人有關。比較有趣的一點是,這次的故事也跟Guinan有關,而且是跟大約五百年前的Guinan有關。據Guinan所說,這次的任務其實就是Guinan和Picard的首次相遇。話說,我還以為Picard和Guinan的首次相遇是在電影版日換星移中,應該是發生在寇克巡視進取號B上,只是不確定Guinan有沒有和Picard見到面,但很確定就是那場意外讓Guinan來到地球的契機,具體地說,是Guinan的種族被Borg滅亡,她所搭乘逃生艇被進取號B救到,在這之後,Guinan就輾轉來到進取號D上了。回到Data身上,這集玩的梗跟回到未來有點像,就是在24世紀的地球發現了Data的遺骸,但這遺骸卻是在19世紀就留下的,意思就是Data不知因為什麼原因回到了五百年前,然後在五百年前被破壞、死了,只留下一個頭,這顆頭就成了進取號要來解開這一切謎題的關鍵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2206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月巴豆頁 楊伐善
話說我在電視上還沒見過這個光頭艦長耶

10-26 12:09

wizard
以前台視撥的時候就作銀河飛龍,蠻久以前的事情了,搞不好有十五年了...10-26 13:05
月巴豆頁 楊伐善
我在SYFY上看到的都是寇克艦長

10-26 14:20

wizard
SYFY?這是什麼?10-26 18:44
狐狸祭司
《銀河飛龍》沒看多少,蠻喜歡機器人的,一直學習人類的情感。

10-26 16:07

wizard
以前都是跳著看的,根本搞不清楚頭跟尾[e35]10-26 18:44
月巴豆頁 楊伐善
一個頻道 我記得這個寇克艦長是同一個系列吧 mod上面的
專門做一些古老的東西
比方以前的綠巨人跟蝙蝠俠

10-26 22:34

wizard
寇克是第一個系列,通常叫作原初系列TOS(The Original Series),有三季

畢凱是寇克時代的78年後10-26 22:39
月巴豆頁 楊伐善
因為我偶爾會看 不過他的節目時間不是很固定 都亂做XD

10-26 22:46

wizard
是喔~

幸好我都自己來,一方面不喜歡被廣告打斷,一方面可以用自己喜歡的節奏慢慢看或一口氣看很多集10-26 23: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johnchu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 後一篇:噩夢輓歌(Requiem...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cp94060大家
我吃什麼都很喜歡加芥末,大家喜歡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