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RPG】定點NPC─蔣氏

作者:黑龍.拉雅克│2013-10-07 22:24:57│贊助:4│人氣:325





「你問我,何謂隨心所欲?」

排柱而單調,幽暗殿堂中央的王座椅,一名少年於上,無王之氣,手托著腮幫子,晦暗不明的瞳色盯望著──無。

少年捲髮,膚色小麥,身材略高大於同齡者,持戴眼鏡一副的斯文,看似寡沉言行,身著謹為單調的圓領衫與四角褲,居家風的穿著,於此的宏遠雄殿顯得違和。

「……」

「你知道嗎?」挑眉,皺起,少年一怒,不屑。

「這是何等困難的事,但人們總是有所不知。」

「我們會把限制當作理所當然的事情呢,為了工作而生存,有了點薪資來娛樂就認為自己是能「隨心所欲」;為了生存而進食,有了點體力來活動就認為自己是「隨心所欲」……」

一轉,輕蔑而玩味的笑容。

「真是諷刺呢,沒人會去質疑,為什麼要工作?為什麼要吃飯?為什麼要活動。我想,除了「不工作會沒食物,不吃飯會活不了,不活動會沒工作,我只能說,太可悲了。」

「為什麼世界一定要這麼做?為什麼?」

他聳了聳肩,框啷!

不知哪來的葡萄酒,硬生生掉在少年面前,在半空中彷彿煙火般炸開,炫彩奪目的綠光紫影,少年瞋目而視,然而,少年的手定動作,就像是棒球投手一樣,投往前方。

「太奇怪了不是嗎?為什麼人必定要工作才能活下去?為什麼人必定要吃飯才能活下去?為什麼人的活動又是為了要生存而做的?」

「莫名其妙啊!世界!」

那少年的嘴角彎弧何等的狂傲──但那也只是對「它」而言。

「莫名其妙啊!神!我果然不信仰你是正確的嘛?」

參雜於嘴角之間的,是無奈。

「我真的很不想跟你打。」少年搖了搖頭。

「我最後再問你一次,我只是想「隨心所欲」的活著,你就沒辦法成全我這「小小的心願」?對你而言,你不就是這「世界」,又是全知全能的「神」嘛!」

吼著,但卻是幾近祈求的咆吼。

……

半晌的沉默。

「談判破局,是嗎?」

毫無起伏的顏色,少年對著「它」──世界,他看著它。

「操你的,那麼我就要把你揍到爬不起來。」彷彿像是路邊小混混臨走嗆聲,但「世界」彷彿震了一下。

而少年也只是若無其事地起身,到自身大王位後方的電腦桌,像是平常的電腦少年,上網。



16歲時,一個平凡的高中生,一個喜歡「怨天尤人」的高中生,一個想要真正的「隨心所欲」的高中生。

在睡前,他向「神」訴諸了各種不滿,想著他有著隨心所欲的能力,享受真正的「隨心所欲」,不用讀書,不用工作,不用吃飯,不用煩惱一切,因為「隨心所欲」

一早起來,只是想著「快遲到了!可惡!真希望時間倒退!」

這一想,徹底令少年的未來,有著超越360度的,無法理解的大翻轉。

自此,真能「隨心所欲」的少年,「時間」他早就玩膩了,應該說,「世界」也被他玩得原型不在。

無論是將因果律隨意調整,邏輯的隨意更動,世界線的跳躍,根源的篡改,法則的扭曲,都讓他大玩特玩,大呼過癮。

已經將隨心所欲徹底的進行著──那真正的「隨心所欲」,無拘無束。

直至,他無法這麼做的時候。

他看見了,「世界」與「神」

「世界」與「神」告訴他,他是罪者,他是不該存在者,我們要將你滅除。

為何?

他只知道莫名其妙。

難道,「世界」與「神」,沒那能力讓一個少年,隨心所欲地活著嗎?

多次協調的結果,「世界」與「神」,仍是一派強硬。

「難道隨心所欲,真的是如此困難的事情?」

「……」

「但我可不想死啊,混蛋。」

少年表面笑了,內心卻也哭了。

「世界」與「神」,這種對人而言遙不可及的存在,今日突的到自己面前,要來追殺自己,毫無餘地,誰能接受?

但這也代表,自身持有的,是「世界」與「神」的力量。

贏了,那就是成為世界與神。

輸了──可不想輸啊,輸了不就死了?但什麼都不做,也會死,正是因為這樣,才想哭泣,沒有選擇餘地的,要戰鬥啊,跟一個16歲的少年,這是來真的嗎?。

但,沒有任何的選擇餘地。


「這世界真是他媽的混蛋啊。」

蔣氏,理解了神,理解了自己,成立並新生了遠古的抗神之武,籌措了自身的勢力,與神與世界,為了「隨心所欲」而戰。



(建議觀看資料時,先觀看下列各項的連結物,以便更深入了解)

稱呼:蔣

種族:人類(神咒者) 【以解開神咒】

性別:男(可隨意調整)

年齡:錯亂,因過去擺弄時空遊走之故,年齡早已不可考。

身高:180m(可隨意調整)

體重:72Kg(可隨意調整)

喜愛:隨心所欲,無拘無束──真正意義的。

厭惡:拘束、命令、不自由、約定成俗、戰鬥、任何會影響自身隨心所欲的事情。

敵人:世界系統

形象色:無

職業:巴別塔塔主



於殿堂的王座椅後方,一名少年於此區縮體身,坐在另一張椅子上敲打鍵盤,盯望銀幕。

少年髮微捲,膚色小麥,身材略高大於同齡者,持戴眼鏡一副的斯文,看似寡沉言行,身著謹為單調的圓領衫與四角褲。

這樣居家風的平凡電腦少年,他的身分令人難以連想,他就是全知者,新巴別塔的最上位者,唯一解除神咒的真之人類。

他的真名不詳,為獨「蔣」一字的自稱,漢字。

過去曾是近外界的天主教徒。

他的背景遭遇父親意外死亡,令他意外的思考。

神究竟是真的是全知全能的在照顧世界?

他開始不相信神,並開始對哲學有著濃厚的興趣,並以此做出了多套的反神理論,找尋其的非合理處,並尋找著「世界」的種種不合理。

沒可能的,神不可能是慈悲的,怎麼可能呢?

鮮少有人質疑人為何要吃飯,為何會老化,但少年注意到了這點,當然不只這些,各種人們認定「自然」的現象,都幾乎被少年質疑了一遍,「為何會如此?」,並以哲學邏輯去分析著,世界的自然。

然而,他更是嚮往「隨心所欲」,人不受生死,不受他人,更不受世界的影響,能夠隨心所欲的在世界穿梭,改變世界的一切,甚至創造世界。

16歲時──

不明的,他如以所願,卻也意外地解開了神咒

──獲得了「可能性之力」,隨心所欲。

起初,這任他遊玩了許久的時間,宇宙對他而言只是個小小的玩具箱;平行世界也只不過是多個小玩具箱;時間什麼他早以跳脫;因果對他來說毫無意義;邏輯是任己拆組的樂高;根源不過是多到不行的牙膏型水彩顏料;法則是他跟玩具辦家家酒的自HIGH的語句。

任己所欲,不亦樂乎。

直到,世界系統為了遏止這力量,與蔣宣戰。

他根本無法理解,過去所信仰的「神」,和自己所想,真的是「毫無餘地的善良」

但其實也是「為了自身利益而行」,單純是為了世界的安穩,而必然的要殺掉自己。

固此,他非戰不可。

敗者為亡,勝者為聖

當然,他並不好爭

只是為了抵抗,那少年時的天真卻又傲慢的冀望犯的過錯。

【個性】


寡言人,喜愛思考與理解各種複雜的事物,縱使他的能力能讓他輕易知曉;

本身卻亦是個健談的人,但若與他不甚熟識,甚至熟了也不見得,唯獨他自認與對方熟識時才會展露開朗之面,否則平常時總顯得冷漠,除此之外還十分懶散,除非「十分」必要,否則絕對做自身不喜之事。

內心兼具少年的衝動與相當的理性,同時亦也走不擇手段的性格,有時卻又會因良知束縛,是個兩極而難以捉摸之人。當然上若不與他為敵,或者成為他所必須做出選擇的時候,這面僅以冷言出待。

興趣很多,且隨時變動,難以捉摸。

至於他所面對的敵人,正是「神」,故自稱「神認之罪者」



──可能性之力
(備用世界系統

「怎麼可能?那當然,因為我創造了可能。」

蔣是目前唯一的解咒者,真正的「人類

世界系統最為畏懼的對象。

擁有與世界系統相同的力量,並且能進行「理」的搶奪,這讓世界系統頭痛萬分,必然要將他除掉。

取得理的蔣能將可能性以直接使用並將結果實現利用。

然而,縱使不合理,不可能之事亦也能行,具備不可限制性與無限性。此乃自動形成,將一切不可能或不合理全數打破,創造新的可能並加以實行。

不具有任何性質,無法定義為任何事物,又能成為任何事物,正因不具定義成任何事物,才能有無限的可能性。

該能力的發動即只有用意念即可,無限且無所不能(除非世界系統行以限制)

(下有詳細解釋)




【知】

「可能性」的來源之一。

「知」就是讓世界的「思想體」有著無盡的創造性,創意與創造,正是讓這世界能夠逐漸成長茁壯的系統。

擁有知,才能思考,理解,與求知,在思考──而高端的知,思考的事物與理解就會更上一層,能「創造」而理解。

創造理可謂「憑空想像」,要達成真正的憑空想像是完全不可能,需要有完整的知系統才能形成(也就是世界系統專用的系統)

為何有此言呢?很簡單,所謂「憑空想像」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一般人類具有的只是理解,拆解與拼湊資訊,並不具備產生資訊的能力,頂多是高效能的再組合。

只有極少數人類具有「生產資訊」的能力,就算是被列為天才的愛因斯坦,其相對論也只是「發現並運用」,而不是「被創造出來」

但是能理解與拆解拼湊資訊,只要能高效能化就已經是很了不得的事情,更別提是生產新資訊──然而,生產新資訊,本身就是「人類」辦的到的事情。

這也意味著知系統在「各思想體」之間,會有不同程度,而世界系統的知系統是最高程度。

所以世界系統才這麼處心積慮不要讓人類奪得「知」(世界系統專用的),但可惜仍是被「蛇」給暗捅了一刀,導致數以千萬的人類有著這麼危險的因子。

擁有完整人類的「知」固然能更親處的去創造理,並分析理以方便「奪理」

然而這工作為了更效率化,令蔣設立了解析組織來幫助。


【奪理】


「造一個,覆蓋上去,就是自己的。」

首先來說明「理滅崩壞」

理滅崩壞,即是世界的「理」被破壞時,世界會因此而失序(例如把1+1=2的邏輯破壞,那麼與此理有關的現象就會失序)

而世界系統則能夠即時的進行「世界修正」,讓破壞理的人的行為毫無意義,讓世界接回正軌。

如此麻煩的世界系統,無法去侵害的全身,畢竟侵害了是連自己都要受創的,如果要真正有效的進行對抗,那麼就要靠另一個世界系統──也就是蔣。

蔣能夠在不破壞理的狀態下,創造一個相同的理覆蓋取代在原本的理上,就能成為自己的,就能成功奪得理。

舉例來說,蔣創造了一個和原本相同,「1+1=2」這個理,並覆蓋取代在世界系統的「1+1=2」上面,那麼世界系統就無法在操作這個理,反成為蔣能操作的理。

然而,這樣就能把「1+1=2」改為「1+1=3」,世界就這樣逐漸的被蔣操作。

那為什麼蔣不要乾脆把「1+1=3」創出來呢?因為「1+1=2」還在,兩理並行仍會造成理滅崩壞,沒好處,乾脆把世界系統有的理搶過來,在魔改造,最保險,也最有用。

相反的,世界系統也能搶回蔣有的理,故此,每天都在進行著雙方爭奪理的戰爭。


【理滅崩壞】

將他人的存在之理取得操作權,就能決定是否讓該者的理的存亡。

將個體的的存在之理破壞,就已經不單單是「存在抹消」這樣「簡單」的技能。

被擊中者就無法以各種「現象」回復,有存在的操作能力者仍完全無效,甚至連世界系統都不可逆,完全的滅除。

非但是對抗支系統的決勝技,也是唯一殺死世界系統的技能。

【神罪者體質

人類的體能本身就是「生之究極」,凌駕於萬物之上,是因神咒的關係才變得脆弱。

這是有機可循的,若是人類體能和智慧過差,怎能靠著單純人力或簡單的機械辦到蓋巴別塔,最後驚動到神,卻以「阻止」來抵擋人類?這就是當初人類無論智慧或體能都異於常人,才有辦法短時間威脅到神的緣故。

然,神罪者的「體質」能做到的「生之究極」,是神所畏懼的強大。

‧力量

已經不是比較強不強或大不大的問題,神罪者能直接以「力量」去改變理與法則,你沒看錯,這是「自然體質」,而不是什麼異能,人類天生就能夠以力量去改變一切。

‧體能

沒有所謂的飢餓問題;再生能力超越地球上的認知範圍;骨頭因超絕的堅硬度,所以不會有骨折這種事情發生;內臟與肌肉要承受一輪飛彈轟炸易如反掌;神經的反應速度等同甚至可超越光速,而自己得肌肉可以完全配合神經的反應。

而神咒者能夠隨意操作自己的細胞,細胞強韌度也不在話下,而病毒或細菌那類的侵擾完全是「操子渺小觀」那樣的卑微存在,被以往視為絕症的病,都可以不費灰吹之力的排除消滅。

‧腦

能夠令知系統運轉,其強韌度自然不在話下,反而是全身最堅固的地方。

操子渺小觀】

對蔣而言,除非世界系統、支系統或者理本身,不然萬物對他而言,皆只有「操子渺小觀」而論。

舉例來說,原子對人類來說很小,但我們必須靠顯微鏡去觀察,也必須靠特殊器具來操作。

但對蔣來說,萬物對他而言就和原子一樣,但他卻能輕易地不靠任何手段去觀察他,並且操作起來簡直是輕輕晃一下手指的程度,也能輕易改變其性質,或者消滅。



【分身】

偶爾,會放分身到處閒晃

這時本尊就好像在打電腦一樣在玩(?),所以分身可說是更放縱了。

當然,要他打「格鬥遊戲」亦可.....

【招式】

‧力‧

身體能力極高,尤其在力量方面,有著不可理喻與難以測量的力量,其力量甚至能達到能以「相對力量」來衡量的境界。

‧相對力量‧

被動技範疇。

在對方與自己的肉體互擊或互拚力量的時候,那一剎那,蔣氏就能還以對方絕對無法抵抗的力量打回去。

例如對方一拳打過來,而蔣一拳回打到對方的拳頭上,蔣那拳的力量,是對方無論多大的力量,甚至是無限力都無法相比的力量回擊回去。

又或者被抓住的時候,蔣掙脫的力量也是對方的完全無法抵抗的。

如果對方也持有「相對力量」的能力,基於被動技的特性「後者先勝」,由於是對方主動提供自身力量,所以是「比較源」而不能成「應對源」。

看似很強,但卻也要對方出招自己才能出招還擊。

固然,這就代表著,就算是相對力量,蔣的身體仍能承受甚至毫無壓力的施展那「相對力量」

‧極上存粹力‧

常駐技能

能夠將「單純的物理力量」直接性的影響一切。

說簡單點就是拳打腳踢就能K掉一切,魔法、靈魂、非物理的東西、甚至空間、時間或概念都揍得掉。然而自己會因為揍下去就消除那些東西+被力包覆的關係,所以自體不會受傷。

當然,「物理」的也揍得掉,爆炸、電流、甚至是「單純的物理力量」也就是刀砍或打擊都能消蔽,換言之,就算單純用肢體去跟刀劍等銳物打也不會受傷。

當然,前提是「肢體要出一定的力道」,所以嚴格而言並不能全然當作防禦技能。

‧超體能‧

常駐技能

自身旗下的生物科技組織Pioneers,有對分身進行改造。

故有著下列的能力。

──肉體系天賦
效果:由於是肉體的天賦,因此難以用術式或魔法來複製。(包括魔龍噬狂)

另外,就以種族的模仿而言,則更為困難,因其體質與魔力,乃用組織開發的機密特殊技術異化而成,連模仿相像的機會都沒有。(就好比山寨貨一定要持有一些本家的技術,若沒有是連模子都仿不出來的,若有其他角色複製或模仿該能力,就算只像一小部分仍視為破壞本人的設定。)

──高耐力
效果:肉體強韌和體力皆有優異表現。
備注:體力與身體強韌較高。

──野性感知
效果:將感知大幅提升後,擁有野獸一般的感知,對他人的氣息會有所偵查。


──肉體駕馭
效果:

1、可自由控制且知悉每一片細胞的運作甚至位移,包括血小板,白血球,紅血球,神經細胞等,因此可以用物理方式(用各細胞把毒物圍住,將毒包附於汗中擠出毛細孔)來排毒
2、可自由更改血液流向(更正確的說是用部分血小板把毒物送離)可因此不讓重要器官受損
3、可儲存氧氣,因此長期閉氣
4、本體的細胞都比常人更為堅韌,對毒物(甚至腐蝕毒)都有頑強的抵抗力
5、可自由控制神經感覺的感應出入(不僅觸覺,五感皆有)

備注:
劇本中,細胞控制處理的效率與程度由引導決定。

──毒免疫
效果:因天生改造體質,對任何毒性有著免疫的效果。
備註:本體全身的細胞都經過強化,連腐蝕攻擊也有耐性。

──劇毒之血
效果:血有劇毒,縱使碰到物體表面也有入侵的可能。
備注:為神經毒,中者極早就會癱瘓,最後腦幹停止運作

──安全分辨
效果:封鎖能讓各種物質通往自身體內的身理機能,以感官來安全感測整個環境。
備注:主要能靠單純嗅感官,而不將空氣吸入肺中,來觀察周遭空氣的變化。

──再生能力
效果:無時無刻迅速回覆損傷。
備注:

──自我止血
效果:控制血液來完全止血
備注:無,且還能維持血液流動

──非生物損傷概念
效果:失血過多,斷頭死亡,脊椎斷掉導致癱瘓等,生物構造損傷效果不適用。
備注:無

‧天貫突‧

概念武裝

長槍,長度210cm,寬4cm,本體頑強的堅硬,幾乎不可能用單純的強物理(也就是怪力)和強魔法(各種強大的魔法)來消除,除非轉移至異空間或者使用概念能力,否則幾乎沒有滅除的辦法。



有六把?其實可以不斷生成,但最大上限量在六隻(召喚出來時),原因乃是分身力量不足(本尊能搞無限槍制+萬槍穿心)

使用時,槍會漂浮在自己身邊,並且飛刺過去貫穿敵人,依速度決定控制性,最快可達超音速,相對轉彎與追尾性能會極差。

擁有「對神」屬性,任何具有神性的事物(所以包括聖屬性甚至闇屬性(如果屬於魔神之力類別的話),貫穿率大增,傷害更是暴增(例如劃下去本來只是擦傷,但如果具備神性的話就會演變成很深的傷口)

且兵刃相交,會因為使用者具有神性的關係,而讓該武裝的效果消除。

(例如天貫突攻擊到對方(神)使用的噴火劍,該噴火劍的火力會下降)

出自於神的招式也有效。

(例如使用聖屬性魔法,則槍貫穿該魔法的效果大增,如果是神本身放出的魔法招式,也具有同等的貫穿效力)

還有「對防禦」屬性,當對方採取防禦姿態or技能,被擊中的剎那(無論防禦體(例如盾牌或防護罩)或防禦者本身),就會因此無法抵抗且不自覺的卸開防禦姿勢。

‧天鎮‧

招式

腳踏地時震開雙臂,以自身為圓心的半徑三公尺內的事物都會被震開,魔法類型則會受到一定程度的逼退。不過人被擊中基本上不會有傷害

若想抵擋則是會承受強大的硬直,縱使強大體能也難以承受,因為此乃是異能招式造成的「位移現象」施加於他人身上,也因此無視了質量體本身的重量。

‧押立‧

招式

猶如抓取東西一樣並同時扭腰向後(有點像投槍的預備姿勢),接著將握緊的手平推出去。

將手緊握,是把前方六公尺,直角九十度的扇形範圍的空間給壓縮進掌心,平推出去則是將壓縮的空間推放出去。

簡單的說,此招會讓前方的空間受到一定扭曲,魔法或人都會受到空間的扭曲而一定程度的暫停行動,最後因為空間被推放所以會被整個彈飛。

‧極相‧

招式

一個向斜下的鉤拳,旋即在自身面前爆出長10公尺,寬3公尺,高3公尺的強力血紅泛黑的異能地波,無擴散之疑慮,波動之威力乃平均且一次就出現全部。

被擊中者將會有內傷+擊飛的作用。

‧痕崩‧

招式

一個向斜上的鉤拳,伴隨而來是像血紅泛黑的超大型劍氣(約10公尺長,3公尺寬)的東西朝前高速飛去。可以預先矯正角度,變成橫或直的飛過去,揮打姿勢不影響劍氣飛行的方式。

被擊中者會出現像是被電鋸砍過一樣的血肉糢糊,裡頭的異能力轉流複雜,猶如數以千計的刀片在亂流中,而進入者就猶如身處該亂流一樣。

同樣的對魔力類別的招式也大幅有效,因為能將他人的魔力打散而擊破。

‧撕分‧

招式

手指猶如要抓人一樣的張開,隨後一個向斜上揮去,會出現像五道血紅泛黑的大型劍氣(約5公尺長,3公尺寬)的東西,常以自身為圓心點的九十度角扇形平均飛出。



上視圖

也就是痕崩加大範圍卻縮小威力的模式。

‧與推‧

招式

自身滑步至五公尺遠,期間做出金臂勾的動作,手與移動軌跡是血紅色的。

此時具有霸體狀態,外加強大的防禦異能力附身,撞到者將會被彈飛(不過傷害不大)

有傷害的部分在於被金臂勾揮到,就會受到強烈的衝擊+內傷而飛出去,其威力甚至能直接讓人的脊椎折成兩半。

此外,能夠手拿著東西來進行這動作,在揮臂的時候丟出東西,該東西會超音速的飛出去,所以別說是一個貨櫃,就算是籃球以超音速砸中人也具有莫大的傷害。

‧蝕刻‧

招式

食指指前,指到之處力馬將被血紅色的光束炮(直徑10cm)射中。

中招者將被高速侵蝕,被擊中宛如蝗蟲過境一般。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9939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熊貓起司
唔喵OAO好厲害的感覺喵...OAO
好詳細OWO!

10-12 11: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peter199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打臉法理論... 後一篇:【RPG】空間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uaing123搶匪
到底是在“????”什麼?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