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短篇小說」決意

作者:七目.馮.波波夫塔爾│2013-09-24 20:28:32│巴幣:50│人氣:489

  她從二號出口外頭向內張望。

  現在是星期二的上午,她一直凝望著電扶梯的頂端,以為下一秒出現的人就是他。但除了搭著扶梯一路用抹布擦拭的歐巴桑外,捷運站內沒什麼人。到了樓上,歐巴桑一腳踏出電扶梯,轉身時似乎瞄了她一眼後抹布換手,搭乘下行的電扶梯而去。

  她無視歐巴桑的輕瞄,將視線集中回來。她喜歡這種整個車站空空蕩蕩的景象,因為沒什麼人,所以不必刻意閃躲人群的眼光。那些眼光就像她今天出門時還得閃躲母親的質疑一樣──雙眼漠然中帶有懷疑的氣味。

  他還沒到。

  她下意識伸手進包包裡想拿菸抽,但摸空的當下才想到她已經決定戒菸了。手在包包裡沉默一下子,然後抽回。她是有輕微煙癮的,下決心之後還查找了許多跟戒菸有關的資訊,她過濾掉漸近式的方法,努力研究面對戒斷症狀的建議,剛開始那一刻感覺自己充滿信心,但當整個人開始浮現對飄然感受的渴求時,她才知道戒菸有多麼不容易。
她深深嘆了口氣。那種吐息是為了排解隨身而來的,對菸的渴望。她想起躲在廁所看驗孕棒的那一刻。藍色。深深的藍,讓她聽到了最不想面對的判決。為什麼是藍色?為什麼會懷孕?明明都採取了避孕措施不是嗎?她雙手搭在洗手檯前,連頭也不想抬。「跟妳講喔,保險套一點都不保險。」好友講過的話在她耳邊迴響。

  她轉身踱步,拿出瓶裝水簡單喝一口,這樣或許能分散些菸癮的誘惑。不能去看空蕩蕩的車站,她發現那只會加深對菸的渴望。那麼,他會怎麼看她懷孕的事情呢?他還在海軍服役,她則剛開始上班,家裏對她看得很緊。一個還沒退伍的年輕人,沒有事業基礎,懷孕對他來講可能是個壞消息?他會不會像好友間傳說的一樣,不是人間蒸發,就是給錢讓她去「處理掉」?

  不可以這樣,她內心說。沒辦法將白胖爬走著的嬰兒與刮除子宮內膜的慘狀聯想在一起。醫生以細膩的動作一一將內膜刮除,而她則張開大腿任由血水從腹中流出。密友說過的經驗變成她腦裡的恐怖殘像。停止。她要求腦子停止播放密友的故事;她把嬰兒從對方手中接過,親暱吻吮對方的小手,如果可能,她甚至想含住那白裡透紅的小手掌,鼻腔裡都是滿滿的馨香。我還是喜歡這個。她想。

  一知道自己懷孕後,雖然處於震驚狀態,第二天她就開始默默查詢資料,學著使用搜尋引擎,在網路上閱讀孕婦保健的各種知識。看過之後,她才懊悔自己接觸資訊實在太晚,新的避孕手法跟觀念她從沒留意,現在瞭解,於事無補。

  我一定是懷孕了。她想。就算去照超音波也只是形式上的確認而已。淋浴時,她常在水花與蒸氣中凝望自己的小腹。她想像著子宮裡已經存有胚胎,那終將漸漸長大成為胎兒──小小的手、小小的腳,蜷曲在一起默默吸收著母體傳來的養分。輕撫著小腹,腦裡不斷想起自己親吻、含住嬰兒小手的模樣:我還是喜歡這個。她想。

  於是她開始戒菸,酒也沒再碰,對胎兒有害的習慣一律戒除。當年,她接受他的追求,也曾經覺得他是可靠的情人;現在,她卻在沒有婚約之下懷了他的孩子。夜晚來臨時她會稍微感到自己加快的心跳,入睡後偶而會做一些短暫的夢……一切是這麼的平靜,反而讓她感到有些迷惘。接下來呢?她會疲勞不振?她會漸漸發福,然後頻繁地害喜?這樣想迷惘又轉成輕微的恐懼。真討厭,她想。菸癮加上那種夜半無人時的心慌,總讓她緊抱懷中的小熊才能稍微消解。

  今天是他休假,難得休假的日子他總是約她到公園走走,吃點東西聊天,然後就去附近的汽車旅館休息。她想到溫存時他們喜歡互相玩菸,那淡淡的甜香又喚起她對菸的渴望。不行,她下意識摸了摸瓶裝水,今天她不打算依他,她想要好好跟他談一下。手機還沒有來電,她把手機收好,正想往前走時,肩膀上被人拍了一下。

  他到了,就在她打算離開二號出口的當兒。

  「幹麻不出聲!」她有點懊惱,對孕婦拍肩是個禁忌,為什麼偏就是他!


  現在她坐在餐廳裡環視周遭,嗡嗡轉動的大吊扇、靜止無聲的壁畫,更重要是空無一人的座席,這一切像極了她與他的專屬園地,很好。或許是因為米橘色調的鮮暖感讓她對他的話題展露耐心的微笑,點餐時她簡單選了肉醬義大利麵與熱可可。「飯後再來一盤招牌冰怎麼樣?」他笑著問,她也欣然同意,當然她只打算吃冰上的料理。他笑起來的時候,就像烈日照耀下的白色亞熱帶建築──閃閃亮亮地反射太陽的光,那曾經令她為之心動,但現在她卻在思考他知道後會是什麼表情?

  「嘿,你有帶打火機嗎?」他摸遍全身、翻看皮包後帶著歉意問她;她不打算現在就說她戒菸了,只好緩緩地搖頭。他開始還有點迷惑,整個人稍向前傾,似乎想聽她說些什麼?但是她只抿著嘴,讓沉默持續了兩秒左右。看到他專注的雙眼,她的心又開始搖擺,流掉孩子是不是比較好?讓兩人時光繼續下去,什麼煩惱也沒有;可是,另一方面她卻害怕他知道事實後無聲消失,留下她孤獨面對隨之而來的不解與責難。所以在這一刻她無法說話,靜靜看著對方露出苦笑,離開座位找打火機去了。

  或許是一次拍肩的慍怒加上一次沉默的搖頭婉拒,抽完菸回座後,男友也受她感染似的極少開口。但她反而覺得這種氣氛正合己意──可以專心吃飯,只要挑好笑的、有意思的話題嗯嗯兩聲回應算完。她沒有怪他的意思,但思索著怎麼說這件事卻讓她反應變慢下來。
麵吃完了,她拿起熱可可慢慢地喝;他則剛把最後一塊豬排吃完,神情和緩而謹慎。「以往妳都會點杯紅酒的。」男友發現了她的改變:「今天菸酒不沾呢!」

  「偶而也有不想喝的時候。」她說。

  「那還想吃點什麼?」

  「還有冰不是嗎?」她拿起紙巾擦嘴。

  趁氣氛緩和的當下,男友開始跟她斷斷續續的聊,很一般的話題,但是對殺時間很有用。

  終究她沒能切入正題,這時候服務生把冰品送上來。

  「我只要吃上面的紅豆。」她說。「一點點就好。」


  離開餐廳的時候,門口的鸚鵡意外沒有發出聲音,她望了一眼風車鞦韆,空蕩蕩沒有人坐。男友隨口問了她:「妳是不是想一次把菸跟酒戒了?」不過她只是聳聳肩膀,然後在他把手搭過來的時候抓住指尖,輕巧的轉了一圈──他變成了她的舞伴,她則閃過了搭肩的手。他們手牽著手向前漫步。如果他能夠高興地答應結婚,迎娶她,讓小寶寶在婚約的保障中出世,不知該有多好?但還沒談論之前,一切都只是夢幻泡影。她輕甩著男友的手這麼想著。

  走在綠樹相迎的小道上,她心裡還留有餐廳外露天座位的粉紅影像。她能想像出孩子和她一起坐在那邊吃冰的光景嗎?「你幹嘛?」她突然瞪著身邊的男友,他正準備拿菸出來抽:「飯後一根菸呀!」「我覺得還是少抽點好。」她說。雖然一時找不到理由阻止,但為了胎兒,她還是說出口了。男友停下來望著她。「今天有點反常喔!就問妳是不是打算戒菸了?」稍停一會,她才緩緩的答道:「我討厭二手菸,還有,今天我不想抽。」順手把男友的菸整盒拿走:「我幫你保管,暫時。」

  可惜這個說法沒有成功,男友說好說歹後把菸拿回,然後到一旁空曠的地方開始吞雲吐霧。「討厭二手煙,那我躲遠點抽就好。」他說,眼睛裡露出了狐疑的光:「妳今天怪怪的。」


  抽完菸後男友開始打破沉默,一邊繞著花田一邊告訴她放假前的生活趣事。他是個談天高手,似乎可以不斷湧出各種話題讓氣氛熱絡。軍中趣事講完了就換冷笑話,冷笑話講完了就跟她分享友人的秘辛,偶而沒話題就用手呵她癢鬧著玩。他們一起進入五分車的車頭假裝駕駛,試著從車內的視野想像火車開動的光景。「有正副駕駛座耶!」她說:「不知道當年有沒有駕駛是夫妻檔的?」「難說喔!」空間很窄,他只是擠身走過來,在她頰邊輕吻一下,然後再沒接話。

  她從小就喜歡火車,第一次在火車頭裡看到各種儀表板讓她感到興奮異常,看著速度指針,扳動開關,她就覺得自己像是專業的駕駛,讓火車緩緩地開動,載著貴重的貨物安穩的往目的地推進。那句「難說喔!」讓她感到有點洩氣,跟原本期待的答案不一樣。

  她望著鐵道對面的老樟樹,那曲曲折折的樹枝隨風搖動,整株樹看起來像是巨大的樹根倒過來生長一般。

  老樟樹躺在手術台上,是要生產嗎?她停止思考。


  她牽著他的手走來到另一處地方,小小的平房透露著寧靜的氣息。午後的夏天日頭隱沒,她向上仰望,看到大片的灰雲籠罩,真是難得的雲,她想。腳下的廣場刻有古意的圓弧紋路,她喜歡那紋路,有點像堅硬的泥地漾出一波波的水浪──她和他踏著神秘的地浪而來,她想記下這段文句,可隨身什麼也沒帶。

  正想開口問他事情,卻被男友打斷了。

  「我明天收假,今天可以晚點回家嗎?」他說:「輕鬆一下。」

  這句話激起內心的水波,跟廣場一樣一圈圈的。他能理解她嗎?他能體會她嗎?「不行耶!傍晚就得到家。」她看到男友眼裡的愕然,那讓她又有想說出口的衝動,但終究她只是用手摸摸對方的臉,希望他意識到一切就要開始改變了。

  戒掉好了。她想。我也要戒掉他才行。

  望著廣場,她又下意識摸了摸瓶裝水。


  「好吧。」男友再度由背後環抱住她,無視眾人的眼光說:「我又想抽菸,要不要一起來?」見她沒有回答,便放開了她跑到一旁處理菸癮去了。

  她站在平房旁看著男友在遠處抽菸,突然想起自己很少看過他的背影。那抽菸的背影給她一生漂泊的感覺,一切都沒在怕,但一切又很無奈。風難得吹了起來,男友吐出的煙飄向一旁玩耍的孩子。她皺起了眉頭,看著男友無視小朋友們繼續出神吞吐著煙。

  「回家吧。」男友帶著笑意走向她時,她說。

  「這麼快?我覺得你有話要跟我說,是嗎?」

  「沒有耶。」她說。「你不要想太多。」

  「那就好。」男友聳肩的時候,眼神不再閃爍狐疑的光。

  她拿出包包裡的水緩緩的喝一口。喝水可以抒解一點菸癮,或許吧。她想起園區裡的五分車車頭,想起肚裡的孩子,覺得包包裡也放了一份安心似的,走起路來踏實多了。

  搭上捷運,她在都會公園站與男友分別,她看著男友漠然又空白的眼神,沉著臉揮手對他道別。或許他隱約猜到了怎麼回事,但他默不作聲的反應已經讓她了然於胸。

  再過幾站就要到達高雄,她將在那個廣大的車站裡出站,然後騎機車回家。

  這一次,她不再閃避人們漠然中懷疑的眼光。
 
全文完

原為「第十一屆 宗教文學獎 參賽小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836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創作|寫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

09-25 22:48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e41]09-25 23:52
蒼い月 ( 蒼月琉華 )
宗教文學獎....哇....

09-27 22:51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其實評審都是文學家,所以得獎作品幾乎沒有宗教味,能夠反映人生、充滿關懷之心的作品就能得獎。09-28 07:09
蒼い月 ( 蒼月琉華 )
不是...我"哇"是得獎....Orz(寫好幾篇都沒得獎過 所以很羨慕有獎的)

09-28 07:14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我也很羨慕有得獎的呢。09-28 07:21
Ⓐ告
對一個看起來像孕婦的ㄈㄓ拍肩 也是禁忌

10-06 13:16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e17]10-06 14:04
┌♥ ┤厘子├♥┐
耶!!終於看到七目的文章了♥(灑花www
不過我原本以為有後續的說,但是確實這種劇情貌似有沒有後續都無所謂
而且面臨懷孕的那種躊躇還有擔心以及不由自主的期待描繪得很深刻^^

10-08 18:30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哈哈謝謝啦!
不過這篇沒入選,還要繼續加油XD10-08 22:48
Ⓐ告
你千萬不能這麼做喔

10-31 12:53

七目.馮.波波夫塔爾
阿哩供蝦?xD10-31 14:42
我要留言此作品限好友留言。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smdavid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空戰奇兵懷舊評析-200...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0191045你各位
鋼門交流協會歡迎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