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Day10─在雪地獨處之後─

作者:真說異理│2013-09-23 21:08:59│贊助:0│人氣:92
「如果所有的一切,全是命運的安排,那為何不去試著接受看看呢?」
 
一名凝視著花的少女,背對著音燥說道。
 
這是美麗的奇蹟。
 
 
Day10─在雪地獨處之後─
 
跟昨天不同,今天又是有主線的日子。
 
但並不是在餐廳打工什麼的主線,而是去到店長親戚開的滑雪場。
 
音燥與惡魔坐在後座,而駕駛坐由店長取代,約修亞則坐在副駕駛坐,研究著店長拿來的親戚開的滑雪場的廣告單。
 
「不好意思,這麼突然邀請你們。」
 
店長一大早打電話來說,要不要去滑雪什麼的,就變成現在的狀況了。
 
「不會的,反正偶爾出去走走也可以放鬆心情。」
 
約修亞邊回道,邊瞥了一眼極度憂鬱的音燥。
 
最近音燥的精神越來越不正常了,動不動就需要藉著鎮定劑來控制。
 
雪白的雪突然讓音燥又想起了那場惡夢,瞪著眼睛看著自己的媽媽。
 
自己沒能聽到遺言,自己沒能參加葬禮,種種原因讓音燥無法從心頭揮去。
 
 
到達了目的地,這裡的雪厚厚的積了一層,幾人先下了車,店長則去找比較不會積雪的地方停車。
 
音燥看著飄落的雪,就像自己在夢中看見飄落的灰燼一般。
 
「為什麼...?」
 
音燥似乎又有感而發了。
 
「嗯?」
 
約修亞看向,抬頭望著天空的音燥。
 
「大家都像葉子...是不會飛翔的翅膀,看似飛翔...卻只是在墜落。」
 
雪不停的墜落,墜地後又會有新的繼續掉落。
 
「是歌詞創作嗎?沒想到音燥君挺有天份的嘛。」
 
約修亞刻意迴避問題,轉移了話題。
 
音燥聞言,不知道該回應什麼,他變得越來越像書中的音燥了,但這究竟是好是壞呢?
 
「好了,走吧。」
 
店長已經將車安置好了,開始為幾人帶路。
 
四周全被雪給覆蓋,成為了銀色的世界,店長走在最前面,約修亞和惡魔緊跟在後,而音燥則明顯落後。
 
「欸~這邊這邊~」
 
某個聲音對音燥說道,音燥邊前進邊抬頭望向聲音的來源。
 
是冥洛藍。
 
「別激動,是我啦,你的本我。」
 
本我意識到精神如此脆弱的音燥,有一秒露出了厭惡的眼神,但很快的聽到本我的話後,又變回了憂鬱的神情,而且還不理會本我的樣子,繼續前進著。
 
「哎呀~別這麼憂鬱嘛,別忘了,你現在可是上帝呦~」
 
本我不放棄的糾纏著音燥。
 
「...」
 
音燥不語繼續前進著。
 
「只要你相信世界就會為了你而改變。」
 
本我以著難以捉摸的口氣,強調一般的說道。
 
「...」
 
「是真的~你不要不相信呀,自我。」
 
本我跑到音燥的前面,以著倒退的方式前進著。
 
突然音燥停下了腳步,本我也停了下來。
 
「那...為什麼沒辦法讓媽媽復活!」
 
音燥向本我不爽吼道,大家都說自己是上帝,要自己相信,而他努力的相信了但是卻又不能讓媽媽復活,這到底算什麼!
 
聽到音燥的怒吼聲,幾人才停下腳步,發現音燥獨自一人站在原地。
 
「因為那是出自你個人的慾望...」
 
超我從音燥後方說道。
 
「看吧~她就是元兇,你沒辦法讓媽媽復活的原因,因為她不相信。」
 
本我像是在怪罪超我一般。
 
「那麼成為上帝,就不算出自我的慾望嗎?」
 
音燥轉身問向超我。
 
「你只是單純的相信自己並不普通而已,並不是強烈的相信自己是上帝。」
 
超我的意思是音燥的想法開端並非慾望只是單純的不相信。
 
「...」
 
音燥無言以對,他抱著自己的頭,漸漸的蹲在地上,像似一點也不想在聽見他們的話一般。
 
「我是以道德為形式運作,維護著個體的道德感、回避著禁忌的存在。」
 
超我向音燥介紹自己誕生的原因。
 
「不要說了...」
 
音燥覺得很煩燥。
 
惡魔走向蹲在原地的音燥。
 
「哼,說什麼完美原則,人類怎麼可能做到這種程度。」
 
本我取笑著,超我的境界對人類實在太困難了。
 
「不要再說了...」
 
音燥用手嗚住了耳朵,但是聲音卻還是能夠聽的一清二楚。
 
──「為什麼...」
 
是媽媽又抱著留著血的頭顱,從雪地的某處走向這裡。
 
「夠了──!」
 
音燥明明閉上了眼,但畫面卻出現在他腦海。
 
「看吧~又出現了,所以和我一起同化吧,一起實現個人的慾望,一起遵循快樂的原則~」
 
本我不管超我,決定來拉攏自我。
 
──「為什麼...要殺我──!」
 
媽媽慢慢逼近音燥。
 
「只要和我同化,就不會如此痛苦了。」
 
本我也逼近音燥。
 
「反對慾望...」
 
超我也逼近音燥。
 
「不要~~!」
 
音燥站了起來,想要跑離這裡,但卻突然被抓住了。
 
──是惡魔。
 
用著惶恐的表情望向惡魔,但絕不是被惡魔嚇到,而是那些步步逼近自己的...
 
「人類果然很有趣呢。」
 
惡魔隱約看得見音燥目前懼怕的東西。
 
 
「給你。」
 
一名也只有國中左右的少女,將溫熱的熱飲端給音燥。
 
「...謝謝。」
 
音燥接了過來。
 
目前位於滑雪場旁的旅館內,這裡就是店長親戚經營的區域。
 
只剩下少女與音燥在大廳,約修亞和惡魔不知被店長帶到哪去了。
 
記憶中似乎也是主線的安排,所以對方也是天使?音燥突然這麼想的。
 
「那個...喝起來會有點苦,要注意...」
 
少女望向直接喝了一大口的音燥。
 
「...嗚!」
 
看起來是非常苦,音燥露出一副快吐的樣子。
 
「抱歉,不過那對精神療癒蠻好的。」
 
聽店長說出音燥的狀況後,少女就決定試著幫點忙來讓音燥舒坦一些。
 
「痾...謝謝。」
 
雖然很苦音燥還是努力的喝完了。
 
「真是...辛苦你了。」
 
少女畢竟也是天使,多少有從店長那聽說,開啟這個世界的天使做出天使絕不會有的舉動。
 
「...嗯。」
 
音燥即便覺得無奈,也只能繼續這樣下去了,而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對少女開口道:
 
「若有一天我完成了主線,就會變回原本的自己對吧?」
 
「是的。」
 
少女回應道。
 
「那你們會怎麼樣?」
 
音燥只是出自好奇隨口問問,反正離觸發主線還有一段時間。
 
「嗯~就會回到天界,然後等待下一個開啟人類夢想世界的天使,創造出世界,而我們這些沒能力開啟的候補天使,將會繼續扮演著世界中的角色。」
 
「所以...就再也遇不到你們了?」
 
音燥突然有股莫名的寂寞的感覺,雖然自己已經有絡幻了,可是一想到要分開還是很不捨。
 
「嗯...基本上是這樣啦。」
 
對於這樣的問題,少女似乎有點難回應。
 
「...」
 
音燥憂鬱的望著手中的杯子。
 
「那個...要不要去外面走走?難得都到這了...」
 
少女試著邀請一臉憂鬱的音燥。
 
「啊啊。」
 
音燥將杯子放在桌上,與少女一起走向外面。
 
冷空氣直接被音燥吸入體內,讓他不禁發抖。
 
「不要緊吧...待會還有主線不是嗎?」
 
扮演角色的天使也大概知道接下來的主線是什麼,所以有點擔心無法適應寒冷的音燥。
 
「不要緊...」
 
音燥免強的說道,身體卻不停的發抖。
 
「你知道嗎?」
 
少女走離了音燥幾步,突然開口問道。
 
「什麼?」
 
「人類能夠活到下一秒的原因。」
 
「...」
 
少女的問題突然讓音燥想起了某個畫面。
 
──「當然有,因為你們能活到下一秒,都是上帝在可憐你們。」
 
冥洛藍用著取笑般的口氣說著,即便只聽見聲音,音燥卻可以看得見冥洛藍狡黠的表情。
 
「其實啊...是因為奇蹟。」
 
「嗯?」
 
少女的話把音燥拉回了現實。
 
少女緩緩前進,然後走到某個定點停了下來。
 
「每一分每一秒,人類,不,生命都可能橫死,而這一切全是命運在控管著。」
 
少女繼續說著,音燥慢慢走向少女的身邊。
 
「人類知道命運是不可忤逆的,所以更希望能夠過著理想的生活活著,所以我們天使才會決定實現人類的夢想,讓他們體會理想的人生。」
 
少女突然蹲低了身體,縮成一團很像在看著什麼,而她還繼續說著:
 
「我們絕非出自惡意,只是單純的想讓人類快樂,希望你不要因此害怕有一天,你會變回你自己。」
 
少女的話讓音燥有些不解,自己多渴望變回自己,雖然已經見不到媽媽了。
 
「如果所有的一切,全是命運的安排,那為何不去試著接受看看呢?」
 
少女說出了自己真正想告訴音燥的話。
 
音燥才發現少女正將雪一點一點的撥開,在被撥開了雪後,出現了一朵不起眼的小花,但它卻很努力的綻放了開來。
 
「你看,連它都很努力著呢~」
 
少女對音燥微笑,然後起身繼續說道:
 
「不管在這個世界發生了多痛苦的事情,也不管是否會害怕回到原本的自己,如果你還愛著這個世界,就別向命運低頭,燦爛的用笑容去迎接每一天,這麼一來這個世界,就是多麼〝美麗的新世界〞,〝只要你希望,世界就會為了你改變〞,這句話還有別的意思呦~」
 
「嗯?」
 
「世界指的是你自己的視野,如果希望與相信,自己的每一天都很獨一無二,甚至也很珍惜每一天,那麼你的日子將會因為你一點一滴的拓展你的世界,所以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由你自己來開創未來〞。」
 
「我自己...開創未來。」
 
音燥從來沒想過,那句話衍生的含意。
 
「沒錯~!」
 
少女繼續燦爛的微笑著。
 
「...謝謝你。」
 
音燥隱約突破了一直壓在心頭上的石頭,少女說得對,一直憂鬱也不是辦法,自己的未來要由自己來開創。
 
音燥也燦爛的微笑了,是打從心底的微笑。
 
「嘻嘻。」
 
少女很高興成功的幫助了音燥。
 
 
今天可還沒結束,主線開拍。
 
「我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寫這樣的劇情了...」
 
音燥一點也不想轉頭望向坐在與自己有一段距離的〝人〞。
 
雖然少女說過「如果所有的一切,全是命運的安排,那為何不去試著接受看看」,但是接受與照著做是兩回事啊!音燥在心中抗議著。
 
「看樣子你好像成長了不少嘛。」
 
坐在離音燥有一〝大〞段距離的惡魔似乎察覺到他(的內心)已經不再憂鬱了。
 
千錯萬錯都是自己寫下去的錯,音燥無奈但也來不及了。
 
現在的情況,簡而言之就是音燥與惡魔被困在外面刮著大雪的山洞中。
 
小說中是寫說,由於種種原因跑出旅館的音燥遇上了暴風雪,剛好遇到執事搶救,然後好死不死因為風雪太大兩人只好在山洞待到早上,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劇情就不用再多說了。
 
音燥心裡有數,他多想吶喊,我的心裡沒有樹,只有花啊!
 
這根本就是自己在害自己,音燥越想越多陰影飄在自己周圍。
 
「與其一直抱怨,倒不如接受改變不了的事實會比較好受呦。」
 
惡魔雪上加霜。
 
「請不要擅自偷窺別人的OS好不好...」
 
音燥一點都不想行動。
 
「若是不執行主線的話...」
 
惡魔繼續火上加油。
 
「囉唆!我做就是了嘛!」
 
原本縮成一團的音燥,臉紅的像熟透的蕃茄對惡魔吼道。
 
雖然百般不願意,但是為了完成主線,音燥只好認了。
 
「...」
 
音燥緊張的發抖著,要他唸出小說中的這段台詞這種舉動,簡直就跟在群眾面前背詩詞一樣恐怖。
 
惡魔倒是露出了愉悅的表情,欣賞著拼了命努力的音燥。
 
「...好冷。」
 
音燥努力帶著憂鬱的口氣,顫抖著說道,因為他很清楚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不料,說完不到一秒,惡魔就出現在他眼前。
 
「接下來的畫面,不能省略嗎?」
 
音燥帶著一絲希望問道。
 
「如果你覺得不完成主線無所謂的話...」
 
惡魔以著無所謂的態度說著,準備站起身時──
 
「好啦~!好啦~!我照做就是了...」
 
音燥緊張的揮著手說道。
 
見音燥露出如此有趣的反應,惡魔又露出愉悅的表情了。
 
接下來為主線的情況──
 
因為逼不得已倒在雪地上,而弄濕了衣服的音燥,惡魔要幫他脫掉,以免身體失溫。
 
就這樣惡魔一層又一層的幫音燥脫去了身上的衣物。
 
「等一下~!連內褲也要嗎?」
 
音燥緊抓著最後僅剩的遮蔽物了,但看到惡魔對自己不懷好意的笑容,他很清楚後果。
 
就這樣很不幸的,連最後一件衣物也奪走了,音燥頂多被披了一件乾的外套而已。
 
然後進行最後一步。
 
「媽媽說過...女人要有矜持與氣質不能罵髒話...」
 
音燥握拳恨不得揍自己,頭上的青筋已經長了出來。
 
「人類還真是奇怪的生物呢,明明就是自己想看的畫面,但真實體驗卻又抱怨連連...簡而言之就是不坦率呢。」
 
看到音燥反應得惡魔,喃喃自語道。
 
「誰跟你不坦率啊──!」
 
什麼奇怪的結論,音燥都不知道該如何吐嘈了。
 
心不停的跳躍著,快到音燥覺得自己快昏倒了。
 
這麼臉紅心跳的事情,自己當初到底為何寫的下手,音燥真的很想說「哪邊有牆壁,不要攔我呀──!」。
 
惡魔突然沉默,慢慢靠近音燥。
 
惡魔就這樣抱緊了,除了披了一件外套,基本上根本就是裸體的音燥。
 
如果用溫度計來測音燥現在的溫度,那大概已經直達破表了吧。
 
根本就不需要靠惡魔取暖,自己已經像煮沸的水壺了。
 
當然純屬誇示法,實質上不靠惡魔幫他維持溫度,是真的會掛掉的。
 
就這樣,今天終於。
 
可以終了。
 
「話說要維持這樣多久...」
 
音燥突然問道。
 
「這個嘛...看外面的情況,恐怕要等到隔天了...」
 
惡魔輕鬆的說道。
 
「什麼──────!」
 
音燥的吶喊傳上了天空。
 
Day10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825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448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ay9─變成上帝之後─... 後一篇:Day11(a.m.)─...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uc60105所有人
地方的社畜肥宅需要督促,快用鞭子鞭撻他寫小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