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我的妹妹是護衛!? 1-3-妹妹是同班同學!?

作者:脫比阿斯│2013-09-23 00:50:02│贊助:584│人氣:694
  「嗚......喔......」

  早上五點,我發出不悅的叫聲從床上爬起。

  我閉上眼睛,試圖讓自己再度睡著,但就是沒辦法,只好認命地下床。

  打從小學以來,自己就常常在早上五點時自動清醒,比剛去世的媽媽還早起。所以當媽媽在世時,準備早餐的責任就落到我身上。

   平日是
沒什麼大礙,但如果是假日或者前一天太累時就會想再多睡一點。

  我搖搖晃晃地走去浴室,順便整理一下思緒。

  奇怪的是,浴室的門竟然是關著的。我記得昨天洗完澡時沒有關門吧?

  「應該是被風吹的吧......」

  還沒完全清醒我如此說服自己,然後毫不猶豫地打開門。

    ── 一陣水氣朝我飄過來

  嗯?有人在洗澡?

  這時我漸漸回想起昨天發生的事情。

  所以,現在在洗澡的是......

  當我終於發現自己幹了什麼好事時,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水氣順著敞開的門飄出,站在浴室深處的人影也變得清晰可見。而她正是昨晚與我相認的親妹妹,薛曉琴。

  此刻,她正一臉驚恐地看著我

  ── 順帶一提,是全身赤裸,剛洗好澡,濕淋淋的狀態。

  眼前的狀況十分不妙,雖然重點部位早就被曉琴迅速地用浴巾遮住,但她穠纖合度的身材,正盈一握的胸部,以及滴著水珠的誘人胴體已經被我看光了。

  「呃......這個......我......」
  
  看著她逐漸泛紅的臉頰,我試著說些什麼來面對這個尷尬場面,但眼前的場景卻讓我的腦袋一片混亂。

  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我硬是將視線固定在曉琴的臉上,她漲紅的濕潤臉頰卻讓人莫名地興奮起來。

  ── 不行啊,薛夜嵐!她可是你的親妹妹呀!再不想些辦法,可是會被認為是個有妹控傾向的變態啊!

  「那個......我......什麼都沒看到?」

  擠了那麼久,卻擠出這種老掉牙的謊話,真是......

  聽到這句話,曉琴的臉逐漸從驚恐變為憤怒。

  「你這個笨蛋......」

  她眼框泛淚,咬牙切齒地說。而我直覺認為再解釋也沒用,是該閃的時候了。

  「我要殺了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一邊喊出這句話,一邊衝過來。我正想警告她在浴室奔跑是很危險的動作時,「叩!」地一聲悶響,一記結實的頭槌就這樣撞在我的腦袋上。

  「呃啊!」

  我不禁痛呼,身體還很誇張地往後飛出浴室,「碰!」地撞在牆上。

  額頭及背部的劇痛傳進我暈沉的頭裡,讓我無力地靠著牆攤坐在地上。

  「咻鏘!」

  這時,一道東西劃破空氣的聲音響起,然後越過我的頭頂,撞擊在牆上。  

  ── 那是什麼?

  我抬頭一看── 一把戰鬥刀插在我的頭頂上方。

  ......她剛剛拿刀子射我?

  我啞口無言地盯著已經將浴巾包在自己身上,眼神充滿殺氣的曉琴。

  ── 她是認真的!

  我生平第一次感到這麼害怕,雙腳甚至很沒骨氣地在顫抖。

  曉琴不發一語,默默地走到我面前,把刀從牆上拔起,然後蹲下來抵在我的脖子上。

  尖銳冰冷的刀鋒底在我的咽喉,讓我不敢輕舉妄動

  「等這一切都結束以後,我就會殺了你。」

  曉琴瞪著我,用很溫柔很溫柔的聲音說。

  之後她就起身回房間。

  「......哈......哈哈......」

  我繼續癱坐在地上,有點無奈地笑了出來。

  ── 還以為這次真的死定了......

  我坐在地上平復害怕的情緒,腦裡浮現著曉琴剛剛那冰冷地令人不寒而慄的眼神,那完全不像是一個十六歲少女該有的眼神。

  剛才曉琴迅速射出刀子的驚人反應,讓我不禁好奇她究竟受過什麼樣的訓練。    

  另外,她離開前說的那句話實在不像是開玩笑。所以就算我逃過了這場鬧劇,我還是得面臨來自妹妹的死亡威脅嗎?   
                  
  「總覺得......有點悲哀呢......」

  我無奈地走進浴室盥洗,不禁為自己的未來感到擔憂......



  盥洗完畢,我開始準備早餐。正當我猶豫要不要準備曉琴的早餐時,她從房裡出來,並坐到餐桌旁的椅子上。

  「......」

  我偷偷瞄了曉琴一眼,她已經換上和昨晚一樣的學校制服,臉上沒有表情。

  突然,她看向我這邊,我趕緊把視線移開。

  「幹嘛像個變態一樣偷瞄我?你這個笨蛋。」

  同時罵我變態和笨蛋,我真想吐嘈說「所以我到底是變態還是笨蛋?」。不過曉琴看起來心情還是很不好,這種問題大概只會讓自己被殺。而且這實在沒什麼必要問。

  「有話快說,笨蛋。」

  曉琴語氣平淡地說。

  「啊......呃......我......我只是想問妳要吃早餐嗎?」

  「好啊。」

  咦?

  出乎意料地乾脆欸......

  本來以為她會說什麼「誰要吃你做的鬼早餐啊!誰知道你這個變態會不會放什麼奇怪的東西在裡面!」之類的話,看來心情有好一點了?

  我從冰箱裡拿出兩顆雞蛋,然後將平底鍋放上瓦斯爐加熱。趁著這段時間,我問曉琴。

  「妳......還在氣剛剛那件事嗎?」

  「不氣了。我才沒那麼小心眼呢,仔細想想也是我忘了鎖門的關係。不過這並不代表我原諒你了,而且事情結束之後我一定會殺了你。」

  總覺得這句話充滿了矛盾啊......

  不過看來不會有立即的生命危險,讓我安心不少就是了......雖然還是會被殺。

  我煎了兩個荷包蛋,再從櫥櫃裡拿出幾片吐司,把蛋夾在吐司裡。

  「妳要咖啡還是奶茶?」

  「都可以。」  

  於是我泡了兩杯咖啡,把吐司夾蛋放到盤子上,一起端上餐桌。

  「吃吧。」

  我坐下來對曉琴說,她卻一臉疑惑地看著盤裡的吐司夾蛋。

  「吃啊,怎麼了?」

  該不會真的在懷疑我是不是有下藥吧?    
    
  「這是什麼?」

  「......嗄?」

  我有沒有聽錯?她是不是指著吐司夾蛋問這是什麼?

  「就......吐司夾蛋啊?」

  「吐司我認的出來,我是問這個是什麼?」

  她拿起吐司,指著下面的荷包蛋問。

  「呃......」

  妳是在告訴我妳活了十六年都沒有看過雞蛋嗎!

  「這是荷包蛋,是把雞蛋用鍋子煎出來的。」

  「這樣啊......我還以為雞蛋只能用水煮呢。」

  原來是只有吃過水煮蛋啊......我還以為是根本沒看過雞蛋,不過長這麼大只吃過水煮蛋也真夠猛。

  「那......請慢用吧,妳人生的第一個荷包蛋。」

  「那我開動了。」

  於是她小心翼翼地咬了邊邊一口。
    
  「......好吃。」她露出驚訝帶點滿足的表情,開始一口接一口地把吐司夾蛋吃掉。

  她那個表情,終於讓她看起來有點少女的感覺。

  姑且不論之前的暴力行為,老實說那個表情還蠻可愛的,讓人有點著迷......等等,她可是我妹妹啊!

  看著她吃得津津有味的樣子,我也吃起我的早餐,我們兩個就這樣靜靜地吃著自己的東西。

  ......不對!太安靜了吧?現在可是兩個人面對面坐在一起吃東西耶!至少該聊個天什麼的吧!

  我開始思考著該聊什麼話題,可是太久沒有人陪我吃早餐了,讓我一時想不到該聊些什麼。

  對了!就從剛剛的事情找話題吧!

  「嗯......我發現妳的身材還不錯?」

  最好是啦!這樣只會被殺吧!

  「妳洗澡幹嘛帶刀子進去啊?是怕有人會偷襲嗎?別傻了啦!誰會這麼剛好在妳洗澡的時候攻擊妳呢?啊!我剛剛是不是就這麼做了?哈哈哈~!」

  這感覺像個白癡一樣,而且應該也會被殺掉吧?爭氣一點啊薛夜嵐!

  「妳的刀子好帥氣,它是不是也有名字啊?」

  感覺挺合曉琴的胃口,但是還是怪怪的......

  「你在幹嘛啊?一下歪頭一下搖頭的。」

  「啊?沒......沒什麼。」

  被主動搭話了,快點說點什麼讓話題繼續啊!

  「呃......妳......妳剛剛的飛刀瞄得真準。」

  這什麼鬼啊!這比問她的刀子叫什麼名子還要怪吧!

  曉琴聽到這句話時愣了一下,然後露出非常詭異笑容。

  「呵呵呵,我當時並沒有瞄準喔?」

  她用剛剛對我下死亡威脅的溫柔語氣說道。

  「那只是隨手一丟而已,沒有中還真是可惜呢。」

  她繼續說,臉上仍帶著詭異的笑容。

  ......早知道就問她的刀子叫什麼名字了!

  曉琴繼續帶著那個笑容吃東西。現在的她讓我覺得毛毛的,我索性不再看她,轉頭去查看昨晚炸掉的電視。

  我一轉過去,卻發現那些碎片不見了,只剩下遍地焦黑的痕跡。

  ──咦?什麼時候被清掉的?

  整間房子只有我和曉琴,門又是上鎖的,也不可能有人那麼好心闖進來幫忙清理,而我確實沒有清就去睡覺了,所以唯一的可能是......

  我又轉回去看著曉琴。

  「又怎麼了?你的眼神讓人很不舒服耶。」

  「那些碎片是妳清掉的?」

  「......咦?」

  聽到我的問題,曉琴又愣住了。但這次沒有露出詭異的笑容,反而是臉頰漸漸地泛紅。

  「是......是又怎樣?畢竟是我的對講機害你的電視爆炸了,我......我當然要負一點責任囉。」

  「妳什麼時候清的?」

  「就......大概四點左右。清完之後滿身大汗,身體又髒髒的,所以就去洗澡......」

  這樣啊......

  昨天說了那麼多,結果還是自己去清掉嗎......

  這傢伙還真是不坦率。

  「不......不要一邊盯著我看一邊露出奇怪的笑容啦,很噁心耶!」

  「啊~抱歉抱歉。不過真是謝謝妳了,妳幫了我一個大忙喔!」

  「這......這沒什麼。碎片我已經拿去垃圾場丟了,可......可是焦痕的部份我沒辦法弄,你要自己清喔!」

  「沒關係,謝謝妳啦。」

  聽到這句話,曉琴臉又更紅了。

  她迅速地吃完手中的吐司,咕嚕咕嚕地灌完咖啡,然後喊聲「我吃飽了!」就「嗖!」地一聲衝回房間。

  「真是個怪傢伙......」

  看著曉琴從剛剛到現在的各種怪異舉動,我突然覺得和她一起住倒也不全然是件壞事。

  ── 也許出乎意料地會很有趣?

  ......當然這是指沒有生命危險的時候啦。



  慢慢地吃完我的早餐以後,我換上制服準備去學校,這時我想到曉琴身上穿的也是我們學校的制服。    

  ── 她會那樣穿,就表示她也會來我們學校上學嗎?

  為了確認這件事,我敲了敲曉琴的房門。

  「什麼事?」

  「妳穿著那套制服,代表妳要來我們學校上課對吧?」

  「爸爸是這樣交代沒錯,說是這樣才能保護你。」

  「這樣啊,那我現在要出門了,妳要一起來嗎?」

  「不需要,我還有事情要處理,我等等會自己去。」

  「可是......妳知道怎麼去嗎?」

  「這件事你可能不知道,昨晚我可是靠著一個地址就順利從機場來到你家喔!你們學校離你家又這麼近,要找到路還不簡單。」

  這是在叫我放心的意思嗎?

  「這樣的話,那我先出門囉。」

  「嗯,路上小心。」

  ......咦?

  「喂,妳剛剛......說什麼?」

  「嗯?我說路上小......啊!沒......沒什麼啦!快走啦!你這個笨蛋!」

  哈哈,我想也是。一個想要把我殺掉的護衛,怎麼可能會關心我還對我說路上小心呢?

  確定曉琴沒有問題以後,我就出門了。

  「啊啊~好麻煩啊......為什麼我會捲入這種事呢?」  

  離開家裡後,我忍不住抱怨。

  「明明只是想過個輕鬆平常的日子,偶爾打打架就好了。沒想到現在還惹上了殺機,而且是來自各地的殺手要來殺我,這跟我想要的生活差很多啊......」

  雖然因為這件事見到了失散已久的爸爸,還派了素未謀面的妹妹來保護我,但是這個妹妹也是需要提防的對象之一......甚至可能更危險。

  「唉......真的好煩啊......」

  「怎麼啦,阿嵐?一大早就在嘆氣。」

  突然,一個
充滿自信的女聲從我後方問,那是我所熟識的人。

  「沒什麼啦,昨天發生了一些事情。早啊,小薰。」

  「早安啊,阿嵐。」

  我轉過身去說早安,回應我的是一個有著高挑身材的少女。清秀整齊的五官給人和風美人的印象,長長的黑髮綁成一條馬尾,修長的雙腳使得在標準長度的裙子穿在她身上反而像件短裙,也因此她曾一度成為男生們偷窺的目標,不過在某一年領教過這傢伙的上踢之後就沒人敢再對她有非分之想了。

  王龍薰,這個看似清純動人的少女,個性卻十分正派。再加上她有在學空手道,讓許多人都對她十分敬畏,甚至尊她為女王。她也是個熱心大方的人,常會主動幫忙有困難的同學,甚至曾經將學妹從花花公子手下救出,還順便教訓了那個花花公子。這個事件也讓她在女生中出現不少愛慕者。

  雖然如此,她生起氣來可是很恐怖的。除了嘴巴不饒人以外,她還會直接賞對方一記強而有力正踢。另外,她也曾為了幫被欺負的同學出一口氣而一個人衝進混混的本營裡大殺四方,那些混混們被打敗後甚至還求小薰收他們為小弟,不過都被小薰拒絕了。

  總之,這傢伙是個充滿傳奇的人物。

  「所以到底怎麼啦?聽蔡姊姊說你昨天在家裡搞了個爆炸出來,說是在做化學作業,學校根本沒有出這種會爆炸的作業給我們做吧?」

  「那又怎樣,反正沒有人受傷。」

  「難不成你在製造炸彈?打架傷人已經滿足不了你了嗎?現在想搞恐怖攻擊了嗎?」

  「怎麼可能啊!我可是個和平主義者欸!那些架都算正當防衛!反正妳晚上再來啦。」

  「嗯?為什麼?」

  「就......昨......昨天弄得一團糟,家裡亂到不可以見人。」

  那誇張的焦痕和曉琴的事情很難跟她解釋,而且她一定會去跟蔡姐講,把事情鬧得更大,所以絕對不能讓她進我家!

  「那我去幫你打掃,可以嗎?」

  「不需要,自己的房子自己掃就好了。」

  「看不出來你那麼賢慧呢,可是這樣反而更可疑囉?我越來越好奇了呢~」

  「反正妳今天晚上還會來不是嗎?」

  「到時候你一定會把東西都清掉,我也就什麼都看不到了啊!我真的很好奇你家現在變成怎樣了嘛!」

  「就只是一團糟而已,沒什麼特別的啦!」

  「聽話,讓我看看!」

  「不要!」

  「嗯嗯~真是難纏啊~」

  「難纏的是妳吧,每次都死纏爛打到底。」

  「沒辦法,我以後要當警察,死纏爛打是一定要的。否則偵訊的時候可是會問不出東西的喔!」

  「又是這一套......」

  小薰提到這個夢想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自從她的父母在十年前的一場搶劫中喪失性命後。她就立志要成為一個警察,將所有罪犯一網打盡,避免更多像她一樣的小孩出現。

  「啊啊~一想到還有一年才可以報考警校我就好心煩啊~我也好想趕快成為像姊姊一樣帥氣的女警啊~」

  「雖然她只是在派出所工作的小警員。」

  「喂!不准你小看姊姊!別忘了都是多虧姊姊你每次打架才可以沒事喔!」

  小薰一邊罵一邊用書包敲我頭。

  「好痛!妳冷靜一點,我又沒小看她的意思!」

  還是老樣子,一提到蔡姐就變了個樣。

  成了孤兒後,小薰被她的阿姨領養,剛好那位阿姨的女兒──也就是小薰的表姊──蔡若羽是個警察。從此小薰就一直以蔡姐為自己的典範。

  不過與其說是作為自己的典範,其實比較像是著迷?只要一提到蔡姐,她就會露出一臉妄想的表情,和在學校裡的形象完全不同。

  當然,小薰的這一面在學校裡從來沒有沒有顯露過。事實上,就連她想成為警察這件事也鮮少有人知道。

  「我也是從小跟在蔡姐後面長大的,蔡姐的為人我又不是不了解。」

  「......也是啦。對不起喔,突然亂發脾氣。」

  「沒差啦,反正早就習慣了。」

  「喂!你這什麼意思?」

  「就字面上的意思囉。將來要當警察的人理解力怎麼可以這麼差呢呢?這樣以後辦案會很麻煩喔!」

  「唔......煩死了,快走啦!」

  「是是是~」

  因為一起在媽媽任教的幼稚園待過,小學時又剛好同班,讓媽媽很有印象。小薰的父母過世以後,媽媽十分同情小薰,所以在小薰的阿姨辦理領養手續的這段時間都是媽媽在照顧小薰。  

  之後媽媽因為工作變忙,就反過來把我托付給小薰的阿姨,我和蔡姐就是在那時候認識的。我們三個常常一起到處去遊玩,探險。

  不知不覺中,我,小薰和蔡姐就這樣成了青梅竹馬。

  我和小薰一直到國中都是同班。高中雖然在同校,卻因為能力分班的關係分到不同班去,但每天早上她還是會找我一起上學。媽媽過世以後,她甚至還會在晚上帶著自己做的便當來給我,一開始還真讓我有點嚇到。

  大概是因為也有失去過家人,所以對我特別照顧吧......我是這樣想的。

  我們就這樣邊聊邊走到學校。

  「那放學見囉,阿嵐!」

  「嗯,放學見。」

  說完,我們就各自前往自己的教室。





  「喲!早安啊,小嵐。」
  
  一進教室,一個學生馬上走過來和我問早。。
  
  「早啊阿賢,還有不要叫我小嵐。」

  「有什麼關係嘛,我們不是朋友嗎?」  

  「聽起來就是怪怪的啊!而且小嵐感覺像在叫女生耶。」

  「有什麼關係嘛,我們不是朋友嗎?」

  「就算是朋友也用不著叫得那麼親密。」

  「親密......難,難不成小嵐對我有......那個意思?」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討......討厭啦,雖然早就覺得小嵐對我很好,想不到是這種感情呢......我真是太高興了!就算是男生,有愛就沒問題了對吧!」

  「阿賢......你說的話越來越奇怪了喔......」

  「哈哈,開玩笑的啦,瞧你緊張成那樣。」

  「我當然知道是在開玩笑,我緊張是因為你在這麼多人面前做這種行為,絕對會招來誤會。」

  我邊說邊坐到座位上。

  這傢伙叫葉賢,是我的死黨,有著清秀的臉龐及瘦高的身材。看起來是個很有氣質的文學青年,其實是個喜歡開重口味玩笑的人。

  「你在說什麼啊小嵐,我們的關係早就不是秘密了,不是嗎?」

  他一邊說,一邊從後面從後面用手環抱住我的脖子。

  「你夠了喔?」

  我用力抓住他的手腕,然後回頭瞪他。

  「啊啊~真是灼熱的目光啊~讓我渾身都燃燒起來了......算了,再玩下去就過火了。」

  大概是覺得我不像是在開玩笑,葉賢停止他的獨角戲。

  ──算他識相,要是他不停,我就一拳揍下去了。

  這傢伙常常光明正大地對我開那種奇怪的玩笑,讓其他人一度誤會我和他是一對。  

  但他也是有好的一面。高一開學時,班上同學都因為我的長相及打架事蹟躲我躲得遠遠的,只有坐我旁邊的葉賢肯和我接觸,甚至帶著我去找其他同學聊天。託他的福,讓我在班上不再那麼孤僻。

  雖然如此,還是有些人會躲著我。尤其是女生,常常一看到我就跑走。到底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句話是誰講的啦!

  「幸好你還懂得分寸,不然我以為你今年終於要覺醒成好男人了。」

  「哈哈,阿嵐你又在說笑了,我喜歡玩這一套,並不代表我真的是同性戀喔!雖然我看起來好像對女生沒興趣,實際上我還是喜歡女生的──不過是對男性化的女生就是了。」

  每次被人家詢問他的性向時,他總是會這麼回答,但是我覺得這根本無法解開誤會。

  「既然你不是同性戀,那幹嘛一直對我做出這種引人注目的舉動啊?」

  「那當然是因為......阿嵐你太可愛了啊哈哈哈我開玩笑,開玩笑的!真是的阿嵐你總是這麼禁不起玩笑呢!」

  「我才不是禁不起玩笑,是你開的玩笑實在是太欠打了!」

  我把剛剛停在葉賢鼻子前面的拳頭收回去,坐回座位後說。

  「話說你跟女王最近感情如何?」

  葉賢換了個話題,不過仍然是個很奇怪的話題。

  「你在說什麼啊?」

  「少裝了,你們剛剛又一起上學了對吧?我有看到你們一起進校門喔!」

  「那又怎樣?我們從國小就一起上下學,這只是個習慣罷了。」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女生到了青春期通常就會因為害羞而避免和不認識的男生走在一起。除非......對方是她喜歡的人。」

  「你又不是不知道小薰異於常人。」

  「哎呀~說你傻你還真夠傻,就我所知女王也算是個純情少女喔!這樣一個純情的少女怎麼會每天和你上下學,甚至在你單打獨鬥時跑去助陣呢?」

  「光是跑去助陣那件事就不能說她是純情少女了吧!哪有純情少女的會跑進去參一腳的?」

  之前兩個幫派總計二十個人找我打架。小薰一聽到這個消息立刻衝過來幫忙打趴了十個人。

  「唔......這樣看來,女王確實異於常人。」

  「對吧?再怎麼樣也只像是『一起奮戰的好夥伴』那樣的感覺罷了。」

  「聽起來還蠻傷人的欸......而且通常那種關係很容易演化成超越友情的感情喔?就像你和我。」

  「你的舉例很奇怪喔,讓我很想扁你喔。」

  「啊!你會對女王沒興趣......難不成是因為對我嗚噗!」

  這次不等阿賢說完,我就直接打他一拳了。

  這時上課鐘聲響起,班導也正好進教室。我不去理會躺在地上的阿賢並回到座位上。

  「咳咳,呃...事情有點突然,不過我們班上有個轉學生。」

  班導一站上講台就說。他是個有點禿頭的中年男子,名字很特別,叫做王之渙,不過是精神渙散的渙,而且他是教數學的。

  班導的這一席話立刻引起班上一陣騷動,不外乎是在討論是男是女這種事。

  「在這種時間點轉進來還真是奇怪呢,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人呢。對吧,阿嵐。」

  不知何時回到座位上的阿賢說。

  「嗯,對啊......」

  我隨便敷衍了一下,因為我有預感這位轉學生會是我認識的人。

  「那麼,妳可以進來了。」

  班導說完,那個轉學生就進來了。

  ── 不出我所料,那個人正是曉琴。

  「各位同學大家好,我是薛曉琴。我剛從國外轉學回來,所以中文不是很流暢,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曉琴用非常流暢的中文做完自我介紹後,台下立刻響起一陣喧嘩。

  引起騷動的當然是她的歸國背景,還有清秀的樣貌。女生不斷討論著她端正的五官及剛剛好的身材,男生則以奇特的眼光打量著曉琴。

  ── 唉!雖然沒有想到曉琴會轉來我們班,不過我和她長的又不像,應該不至於被認出來。只要曉琴自己不公佈身分就沒事了......

  「然後,」

  曉琴突然說,讓原本吵鬧的教室又安靜下來。
     
  她把手指向我說。

  「我是那邊那個薛夜嵐的妹妹,請大家多多指教。」

  教室突然一片寂靜,就連班導臉上也是一臉驚訝。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全班同時大喊。竟然能夠這麼有默契,真是佩服他們。

  不過......妳這傢伙拖我下水幹嘛啊!這種事有必要在自我介紹時向全班公佈嗎?

  啊啊.......我平凡的校園生活要沒了......

  「她說是......妹妹?」

  「怎麼會......一點也不像啊......啊,仔細一看,眼睛和鼻子還真有點像欸。」

  「先不說這個,那個有如鬼神一樣恐怖的薛夜嵐竟然會有妹妹,而且還是從國外回來的?」

  「不,那些都是藉口吧......一定是平時都被薛夜嵐打壓,只能在家自學,後來為了特殊的理由才不得以讓她上學。」

  
「特殊的理由......難不成是想看她穿制服?」

  喂喂,話題變得有點怪了喔?

  
「為了監控她還處心機慮地把她轉進自己班上......」
  
  「竟然還要她在全班面前宣布自己是薛夜嵐的妹妹,這是在宣誓所有權的意思嗎......?」

  我為什麼被要被說得跟變態妹控一樣啊?而且究竟是誰打壓誰啊?你們要不要看看今天早上發生的事?一把刀子差點插在我頭上耶!刀子,刀子耶!

  我一邊在心裡吐嘈,一邊瞪著曉琴。曉琴卻不以為意,神色自若地看著台下同學的反應。

  「呃......那麼薛曉琴妳就先坐在......」

  班導收起驚訝的表情繼續說。而所有男生一聽到這句話,立刻停止吵鬧,並像等待樂透開獎一樣露出期待的表情。

  唉!要是他們知道這個清純可憐的少女實際上是個殺人不眨眼,不知道會作何感想?無知真是福啊~

  等等,殺人不眨眼......要是老師讓曉琴去坐不認識的人旁邊,然後那人又不小心觸發曉琴的地雷......

  那不就會死人了嗎!

  這種這麼愚蠢的事情絕不能發生啊!可是,要怎麼避免......

  「嗯......那麼妳就坐在......」

  可惡,來不及了!只能這麼做了!

  「老師!請讓曉琴坐我旁邊!」

  我快速站起來並高舉著手,用自己也嚇到的音量說。這大概是我在這班上講話最大聲的一次,連我自己都嚇到。

  班上所有人都驚訝地看著我,班導也不意外,只有阿賢趴在桌上憋笑。之後班導眨了眨眼說:

  「那......好吧。葉賢你搬到前面來,薛曉琴去坐葉賢的位置。然後薛夜嵐,在你妹妹熟悉這裡的期間,她就交給你照顧了。」

  「不行啊,老師!」

  「這樣就成全夜嵐了啊!」

  「老師,你狠心讓一個這麼可愛的少女被野獸玷汙嗎!」

  
「連在學校也要看著自己的妹妹上課,薛夜嵐你到底是有多妹控啊!」
  
  「看來你今天會不得安寧喔,阿嵐。」

  阿賢離開時靠到我耳邊說,一臉幸災樂禍的樣子。

  你這傢伙,虧我還把你當朋友,我可是為了班上同學的性命著想欸......

  阿賢一離開,曉琴就坐過來了。我偷偷地瞄她一眼,她仍舊是昨天那副撲克臉。

  這麼快就把自己偽裝起來了啊......

  「那麼,開始上課吧。」

  班導的這句話把我的注意力拉回來。總之先好好上課,等等下課時一定要好好和她討論現在的情況。

  ......話說剛剛好像看到曉琴在偷笑,是錯覺嗎?


  「所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下課,我不顧旁人的眼光,硬是把曉琴拉到很少人的樓梯口問。

  「什麼怎麼回事?」

  「為什麼妳會到我們班上啊?」

  「我也不知道,似乎是爸爸在幫我註冊的時候就決定好了,應該是為了方便我保護你吧。」

  「就算這樣,妳也沒必要這麼直接就說妳是我妹啊!」

  「我這樣是為了以後方便,如果有人想找我搭訕交朋友之類的,我就可以用這個身分當擋箭牌,把閒雜人等趕走。」

  所以我只是個道具而已?

  「......可是這樣不太好吧?來學校就是要交朋友,一起過快樂的生活啊。」

  「那些關係只會妨礙我的任務,況且本質上我也是個殺手,交朋友只會讓他們陷入危險。」

  「好吧。不過我還是覺得妳可以不用那麼冷漠啦。」

  「沒辦法,這也是為了任務方便,反正我對學校生活也沒興趣。」

   我看著面前這個冷淡的女孩,實在很難把她和昨天那吵鬧的女孩做聯想。

  「幹嘛又用這種猥瑣的眼神看著我?」

  「沒有啦,只是在看過妳之前吵鬧的樣子後,覺得妳現在這樣很奇怪。」

  「要......要你管,為了少和他人接觸,我也只好這樣......」

  一瞬間,她又變回昨天的樣子,然後又恢復成撲克臉。

  所以她自己也是不得已才裝成這樣的嘛......

  「怎樣,有意見嗎?」

  「沒什麼,只是覺得妳辛苦了。」
       
  「唔......謝,謝謝......」

  然後是一段尷尬的沉默。

  「 那......那個......」

  曉琴突然說。

  「剛剛老師在排座位時,其實我有點害怕坐在不認識的人旁邊。我怕自己會因為緊張
,一不小心就做出奇怪的行為。」

  原來妳有自知之明啊。

  「所以......你剛剛自願說要坐我旁邊時,讓我安心不少。」

  「喔,那沒什麼啦,雖然很蠢就是了。妳幹嘛突然說這個?」

  「我......我想說的是,」

  講到這裡,她停頓了一下,深吸一口氣,然後說:

  「謝......謝謝你......之類的......」

  這就是她偷笑的原因嗎?

  這傢伙......意外地可愛嘛......

  「不......不過你還是個笨蛋喔!」

  「是是~噗嗤!」

  「你......你在笑什麼啦!」

  「啊~沒什麼啦,只是突然覺得妳很有趣而已。」

  「你說什麼?信不信我一槍打死你?」

  「好啦好啦,我只是開開玩笑......等一下,妳說要一槍打死我,該不㑹妳有帶槍吧?」

  「當然囉,不然怎麼保護你?」

  「笨蛋!怎麼會有人帶槍來學校啊!」

  「有啊,我啊。」

  「呃......是沒錯啦。」

  「你不用擔心,我藏Lisa的地方很隱密,不會被發現的。」

  說完,她準備把裙子掀起來。

  「喂!妳在幹嘛啊!」

  「我讓你看我藏在哪裡啊。」

  「不需要啦!妳自己知道在哪裡就好了啦!」

  我趕緊把她的手壓住,雖然我知道下方其實有一件韻律褲,但在這邊做這種事情如果被人看見會非常不妙啊!
  
  「找到妳了薛曉琴。咦?薛......薛夜嵐?你在這裡做......什......麼......?」

  事與願違,果然被人發現了,而且還是我們的班長陸詩婷。

  她是班上勉強能和我對話的女生。雖然講個兩句話就會害怕地跑走,不過很多事情都會找我幫忙,基本上還算蠻信任我的。
     
  雖然生性害羞,卻很能統一班上的意見秩序,也很懂得為班上發聲。不過我覺得男生會遵從她,有一部份是因為她小動物般的體態刺激著他們的保護慾。

  「奇......奇怪欸你,你為什麼要掀你妹妹的裙......裙子呢?」

  班長漲紅著臉問,嘴裡冒出很沒氣勢的責備用口頭禪。

  她這麼一說我才發現,我現在的姿勢是一手壓著曉琴的裙子,一手抓住曉琴的手阻止她掀裙子。但從旁人的角度來看,現在的情況就好像是我硬要把曉琴的裙子掀起來,而曉琴則拚命地在阻止我。

  再加上她並不知道曉琴其實有穿一件韻律褲在裡面,所以我現在的樣子就像是一個想看妹妹內褲的變態妹控。

  「對......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們是這種關係,還來打擾你們。薛......薛曉琴,老師要我把這些講義交給妳。我......我就先放在這裡,兩位慢慢來!」

  然後她就哭哭啼啼地的跑走了,留下茫然的我們。

  「好像......有點不妙?」

  「是啊......」

  班長的舉動使得許多人開始注意這裡。

  「再待下去就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我們快走吧!」

  「同意,我們還是先......」

  「薛夜嵐!」

  話還沒說完,馬上就有人叫住我,而且是我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

  「我本來以為你是個正直的人。只是很愛打架而已。沒想到你竟然是個藉由妹妹來滿足自己慾望的禽獸......我真是看錯你了!」

  王維猛和他的七個小弟不知從哪冒出來,那頭金色長髮依舊十分礙眼。

  這傢伙打從高一就一直用各種理由來找我打架,而且每次都打輸。之後甚至開始呼朋引伴來圍毆我,然後依舊被我打爛。

  「我不管你覺得我剛剛在做什麼,我只能說你的結論完全錯誤。」

  「無需多言!你玷汙了一個清純可愛的少女已是一個不爭的事實了!接受制裁吧!」

  「喔喔!猛哥好猛啊!」

  「哈哈哈哈哈!我可是最威猛的王者王維猛啊!」

  我和曉琴無言地看著他們。

  「欸,這個搞錯時代的金毛笨蛋是誰啊?」

  曉琴悄悄地問。

  「哎呀,竟然忘了先自我介紹。我就是本校最威猛的王者──王維猛!妳可以叫我猛哥就好了,曉琴小姐。」

  「喔喔!猛哥好猛啊!」

  「那當然,我可是本校最威猛的......」

  「噁。」

  曉琴發出非常不雅的聲音打斷王維猛,瞬間所有人的動作都停住。

  「不......不可原諒啊!」

  很好,曉琴的形象要崩壞了。

  「薛夜嵐!你竟然這麼大膽敢打斷我!罪加一等,不可饒恕!」

  「喂!你也太扯了吧?那聽起來像我發出的聲音嗎?再怎麼迷戀一個人也要有個限度吧!」

  「少囉嗦!曉琴小姐是不可能發出這種沒風度的聲音的!絕對是你,薛夜嵐!」

  靠!直接否定那是曉琴發出的聲音然後推給我嗎?高招啊!然後曉琴在你心中到底是有多高貴啊?你們也只不過才在同一間教室待過一堂課,而且連話都還沒說一句,你就已經把她尊為女神了?

  「你這傢伙......根本討打......」

  「哈哈!你終於想動手了嗎?」

  「最近發生了一堆煩死人的事,現在你們又來找碴,這次一定要把你們打個半死發洩一下。」

  「喔喔!他嗆聲了!老大別輸啊!」

  「正好!我也要把過去的帳一筆勾銷!屋頂上見!」

  說完,這一群白癡就邊歡呼邊衝上屋頂。
 
  「唉......」

  我嘆了一口氣。

  因為一時激動而下了戰帖,現在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

  「你們這群人真無聊,我要先回教室了。」

  曉琴邊說邊打了個呵欠。

  「喂,這件事是妳引起的,妳也負一點責任吧。」

  「我是在負責任啊,現在教室裡一定因為班長的關係而鬧得沸沸揚揚的,總要有人去說明一下情況吧?」

  「嗯......這麼說也是。」

  「而且就快要上課了,身為一個新生上課第一天就翹課也很不好,那我先走囉。」

  曉琴邊說邊跑回教室。

  「什麼啊......剛剛明明還說對學校生活不感興趣......」

  算了,人家都願意負起責任解決事情,那我也盡一點力吧。

  於是我走上屋頂,王維猛和他的七名小弟已經站在那裡等了。

  「太慢了薛夜嵐!真該讓曉琴小姐看看你這散漫的模樣,讓她好好責備你!」

  「勸你最好別太囂張喔死金毛。聽你的屁話已經夠煩了,還得忍受你那煩死人的金毛,搞得我超不爽的。信不信我把你那頭金毛扯掉?」

  「你......你竟然說我的帥氣髮型煩死人?不可原諒!罪加一等!我要代替金毛來懲罰你!曉琴小姐,妳等著。我一定會好好痛扁這玷汙你的傢伙,讓他哭著跪在妳面前認罪!」

  有完沒完啊這傢伙......

  「我要上了薛夜嵐,接受制裁吧!嗚喔喔喔喔喔喔~」

  王維猛筆直地朝著我衝過來。雖然很有氣勢,不過也只是單純的直拳,很好應付。

  「碰!」

  突然一陣巨響,讓所有人嚇一大跳。

  「怎......怎麼回事啊!」
 
  「是從樓下傳來的!」

  所有人都聚到頂樓邊緣往下看。

  「這是......什麼?」

  看到下面的景象後我立刻傻眼,正下方的一樓教室陷入一片火海,瓦礫和玻璃碎片四處飛散,濃煙不斷竄出。

  「喂......這是怎麼回事啊?怎麼突然爆炸了?」

  「爆炸?是瓦斯氣爆嗎?」

  怎麼可能,那裡是普通教室耶!

   「普通教室......喂!裡面應該沒人吧?

  
「靠!喂,薛夜嵐!我們快下去看看!

  啊,好!

  
然後我們一群人就開始往一樓跑去。

  ──可惡,希望只是普通的意外......

  我在心裡想,但是卻直覺性地認為事情絕對不單純。

  ──希望......不要是那群想殺我的殺手......



  另一方面,在夜嵐的教室內,所有人也同樣被下面傳來的爆炸聲給吸引,並聚集到窗邊一探究竟。

  只有曉琴,靜靜地坐在位置上。

  「終於......來了嗎?」

  曉琴輕輕地說,並慢慢地將手槍上膛。


  久等啦!超久違的更新喲!(被毆)

  距離上次更新已經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了,那些不停催我稿的人還真是抱歉(鞠躬),雖然我這個毛病應該絕對不會改就是了。(再毆)
  
  然後這次的字比以往還多,所以讀起來可能有點累,雖然都是一堆廢話


  人物設定可能要等明天才能更新(還要拖啊......)最後為了讓讀完這麼多字的各位趕快休息,我就不再廢話了。

  接下來就有麻煩的動作描寫了,所以下一次更新的時間......

  嗯,總之謝謝各位的閱讀,您的回帖是我發文最大的動力(欸?),讀完後歡迎留下意見及批評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818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7 篇留言

狐羽桑 ✌(´◓Д◔`)✌
我是頭香?

09-23 00:52

脫比阿斯
這種時間很容易吧XD09-23 00:53
狐羽桑 ✌(´◓Д◔`)✌
還好我還沒回到家,不然就搶不到了…

09-23 00:55

脫比阿斯
[e28]09-23 00:56
狐羽桑 ✌(´◓Д◔`)✌
難怪你之前會問和自己的妹妹同一個班級會不會很奇怪

那些不聽人解釋的點很好笑~[e6]
其實我覺得可以不用讓夜嵐這麼敏感,
我認為要有一種狀況外的感覺會比較好。
因為事情才剛開始,
一方面知道有殺手要來殺自己也才是昨天才知道的事,
二方面對於一個原是「普通人」的人來說沒有真實感。

以上僅供隨意看看~

題外話,如果我妹成天對著我罵白癡笨蛋我一定會巴爆她的頭!即使她拿刀捅我...[e10]

09-23 08:11

脫比阿斯
瞭解了!其實那一部分我也有在想到。只是不知道該讓夜嵐認為那個爆炸會是什麼,所以就這樣寫了。簡單來說就是我的功力不足啦!09-23 11:28
脫比阿斯
然後,在你巴你妹的頭之前,請先確認一下她是不是職業殺手(爆09-23 11:28
香附子
看到有兄妹檔就進來了[e29]

09-23 11:43

脫比阿斯
原來閣下喜歡兄妹配?09-23 11:45
香附子
哼哼...兄妹戀才是這個世界上最無暇的愛情
來我的小屋看看,就知道我有多執著了

09-23 11:47

脫比阿斯
拜訪了大大的小屋以後,心裡好像有奇怪的開關被打開了...09-23 12:23
狐羽桑 ✌(´◓Д◔`)✌
可以說是「難不成是理科實驗失敗導致爆炸?!不過這威力也太過誇張了,而且那裏並非是理科教室...」之類的
接著可以用身為殺手的曉琴點出此事件非意外之類的
嘛~聽聽就好~

然後,就算是我也還是會照樣巴下去的啦!(崩[e22]

09-23 12:05

脫比阿斯
......你願意成為我的專屬作家嗎?(炸09-23 12:25
狐羽桑 ✌(´◓Д◔`)✌
诶诶?你在說什麼狐羽不明白~(認真)

09-23 12:31

脫比阿斯
( ´_ゝ`)09-23 13:24
狐羽桑 ✌(´◓Д◔`)✌
發表感想倒是可以~作家什麼的我...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9/1f72216d115616939ef76b3a12e64126.GIF

09-23 14:26

脫比阿斯
那......你願意成為我的專屬評論家嗎?09-23 14:34
狐羽桑 ✌(´◓Д◔`)✌
那沒問題!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9/24c2247494a5845446b437e43a9df7e8.GIF
話說作家...以前我寫過同人文,可是被我放生掉了...

09-23 14:41

脫比阿斯
[e6]09-23 14:42
狐羽桑 ✌(´◓Д◔`)✌
小縮1-4!交出乃!(敲碗)

09-23 14:46

脫比阿斯
最好是啦![e28]09-23 14:47
狐羽桑 ✌(´◓Д◔`)✌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9/24c2247494a5845446b437e43a9df7e8.GIF專業催稿!

09-23 14:49

脫比阿斯
已被施壓[e3]......先讓我把人物設定搞定吧09-23 14:51
狐羽桑 ✌(´◓Д◔`)✌
嘎U啊![e22]

09-23 15:27

脫比阿斯
嗯![e22]09-23 15:35
中野 さん*

09-23 17:57

脫比阿斯
痛[e13]09-23 23:02
十六夜郎
只是來這邊逛逛,剛好看到夜嵐兩字...恩...果然是容易撞名的名字

09-23 23:00

脫比阿斯
哈哈哈哈哈![e7]其實我想很久,當初為了和曉琴的"曉"相對,而先想到"夜",後面的嵐是覺得念起來很順才加的,我沒想到這竟是菜市場名XD09-23 23:05
狐羽桑 ✌(´◓Д◔`)✌
對了,就是我覺得曉琴的個性應該要在更冷一點,
畢竟是曉琴是殺手,兩人又是第一次見面,
即使是兄妹但坦白講無異於陌生人。
我覺得個性的話剛開始"傲"一點好,這樣在之後表現出"嬌"的時候比較有心動的感覺。
不過好像大部分都是這樣的寫法...
以上不負責任心得~ˊ___>ˋa

09-27 10:09

脫比阿斯
其實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是寫著寫著就變成現在這樣了...早知道當時就不要讓她破口大罵了(´・_・`)09-27 10:17
黑貓偷吃糖
你也知道是超久違的更新阿?(燦笑戳

09-28 03:00

脫比阿斯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啊~09-28 09:11
欠債的一米六五
我坐在地上平復害怕的情緒,腦裡浮現著曉琴剛剛那冰冷地令人不寒而慄的眼神,那完全不像是一個十六歲少女該有的眼神。剛才曉琴迅速射出刀子的驚人反應,讓我不禁好奇她究竟受過什麼樣的訓練。
>>>看完之後不知怎麼我想吐糟一句︰不不,少年,你的應對反應也不像是個高中生……XD

10-07 10:45

脫比阿斯
如果我說夜嵐以前也有刀子威脅過你接受嗎?XD10-07 12: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yoyo91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我的妹妹是護衛之人物設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hahahah巴友們
電繪創作更新囉~有空按進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