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聖痕]Never wither-05

作者:其實是吐槽系│2013-09-11 10:30:15│巴幣:0│人氣:118


05
過去

這已經是有記憶以來的第三天早晨。

窗台上的水晶花在陽光裡搖曳著葉子,隔著水面葉片呈現出奇異的光澤,在頂端的花苞蜷縮著花辦,正用肉眼無法發現的速度一點一滴綻放,照這樣下去,說不定到晚上就會完全開花了。

起床後的盥洗已經完畢,但我沒有出門去吃早餐,而是坐在床上看著手裡的一柄單手細劍。在撫摸著這把劍的時候觸感都非常熟悉,看著卻相當陌生,傑洛德囑咐我要盡早適應自己的武器並隨身攜帶,於是這把劍又回歸到我手上讓我自己保管。

有了之前對練的經驗,我已經了解自己以前是拿慣了劍的人。在使招式時雖然動作整個不倫不類,但是還從未發生過讓武器脫手的意外。

比起現在連攻擊別人都無法做到,以前的我一定是個更加勇敢的人吧......勇敢而且又果決自信,能力和魅力都很強,戰鬥的身姿和立於前方的背影讓人嚮往...

我到底被下了什麼魔法......過去的事情只要稍微深入的細想,就會被從身體裡竄出的劇烈的疼痛阻止,更對這種狀況束手無策...

思考又陷入一團死結,再這麼鑽牛角尖下去也不是辦法,我嘆了口氣後就把劍掛在腰上走出了房間。而到目前為止唯一感到欣慰的是,面對馬上再次被飛撲的情況,完全能夠泰然自若的反應了。

「早安,捷克豪紳。」

「為什麼那麼煞風景的叫全名嘛~~這種時候了還害羞什麼,還是說妳比較想要叫我Honey或Daring~~不管哪種我都可以喔!」

「......妳也早喔,安。」

大概是以前真的太常面對這種狀況的關係,明明才幾天我就已經完全習慣了很多事情。大清早等在門口的除了白兔法師之外還有蘿莉弓手,躲在沒有陽光陰影處的安稍微走出來一點,小聲的也打了招呼。

「你們要跟我一起去吃早餐嗎?再之後......嗯...我應該是要到辦公室去吧。」

「指揮官現在的話...很危險。」安細小到像蚊子在叫的聲音說了一串話,不過我總共也只有聽清楚第一句而已。

「所以我們兩個今天會一整天貼身保護妳喔~整天都能甜蜜蜜的相處,親愛的妳有沒有很感動!」

我很感動必須被你精神轟炸的一整天還有個小蘿莉能撫慰我......

拖著兩個背後靈去用過早餐之後我來到了領主辦公室,卻被唯一還留在這裡的希莉雅告知到第一教練場去熟知一些軍團戰事項,在這期間手裡的工作完全沒停下來,甚至沒空轉頭看我。

見她這麼忙,還在到處晃悠的我有點心虛,沒敢再打擾的乖乖聽令行事。

城鎮中心附近的路和主要幹道雖然也都熟了七八成,但是沒敢憑著不靠譜記憶亂跑的我還是請了捷克豪紳帶路。

結果這丫的拼命鑽小巷就算了,還不知怎的走一走就經過紅燈區,甚至把一間沒有招牌的小賭場當成自己家,大大方方從前門穿越到後門。讓我後來在叉路上拼命被安拉著衣袖時,毫不考慮的就跟她走。

「人家明明就是挑最快的捷徑!」

「我沒有那麼趕時間......請你讓我記正常的道路,我會非常感謝。」

這種狀況要持續一整天的話未免太讓人虛脫...看著走在前面的小蘿莉,還讓人真想撲上去求安慰。

先前已經完全被轉暈方向感,最後這幾條路我就沒有再費心思辨認了。等到了教練場門口後安乖乖跟回了我身後,而在矮護欄外稍微打量過整個場地後,我走進教練場四處張望了下,結果馬上就有人朝我走來。

「艾梅凱洛...」

對方點頭並笑了笑,表示我沒有說錯。

「其實妳都習慣叫我艾梅的,不過算啦、現在不需要在意這種事情。」

艾梅凱洛領在前頭帶起路來,我們三人也就跟在後頭,途中經過了一列應該是正在訓練的士兵隊伍,揚起的塵煙讓安嗆咳不止,我拍了拍她掩在斗篷下的腦袋,安搖搖頭表示沒事。

「妳都沒這麼關心我...」明顯吃醋的兔子一臉哀怨,我只好也拍拍他的頭......雖然這動作頗有難度。

「你需要的時候我會關心的。」

大概吧...

走在前面的艾梅凱洛似乎偷笑了一下。反正我是破罐子破摔了,誰愛怎麼笑...就讓他高興吧。

把我帶到目的地後,艾梅凱洛就說自己還有事情便離開了,我在原地乖乖等著,不時和捷克豪紳拌上幾句,過不久後那個在眾人間穿梭忙碌的黑色身影終於朝這個方向走來。

「久等了...各部隊的安排要今天中午前下達才行,方才已經做完了最後的調整。」

我很乖覺的點頭。大家都在忙,只有我不曉得做啥好,對此我絕對不會有任何怨言。

「我已經聽朵菈說過了。主上對戰鬥的狀況還算熟悉,只是不會主動進攻,但閃避之類的動作很靈活。」

「對不起...」

我沮喪到覺得自己要是頭上長有耳朵,一定會可憐兮兮的聳拉下來。不過賽凡提斯搖搖頭,似乎不怎麼在意。

「不需要道歉,原本這次就是因為軍團戰才迫不得已要主上出征。這一路上若有任何突發狀況,妳只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就好,其他都不需要理會。」

「呃、可以提前問下會有什麼突發狀況嗎?」

賽凡提斯非常嚴肅的看著我,隨即發現這讓我相當緊張後便移開了視線。

「什麼都有可能發生。」似乎是稍微斟酌了一下,黑髮軍師停頓了幾秒鐘才又開口,「指揮官身邊發生刺殺或狙擊的情況很普遍,不管怎麼說妳現在是特別狀況......而再怎麼樣也會有疏漏的地方。」

差點又要開口道歉的我最後還是把話吞了回去,賽凡提斯大概故意略過了我這個表情,只是又交代了一些事情。

「......所以主上會被安排在法師和劍兵隊之間,路西斯全程都會跟著妳,要注意絕對不可以離開他身邊。這次也會帶上一部份的新兵,雖然不會讓他們上場打仗,但是野外行軍和紮營以及部署陣列之類的事情還是要讓他們學習。」

我想起剛才在教練場上看到的那隊士兵年紀都很輕,想來是在做出發前的最後操演。那些人的年紀看起來應該都比我要大一些...畢竟我的外表由人類年齡來估算的話,大約是十四、五歲左右。

「...賽凡提斯,你知道我幾歲嗎?」

「主上今年年初剛過十八歲生日。」應該是看出我疑惑的地方,對方主動接了下去,「妳身上有大半的人類血統,其他部分至少混合三族的血緣。因為大陸上的種族關係很複雜,這部分的推論是由妳所用的魔法能力來判斷的。」

魔法...!?看、看來之後也要鍛鍊跟法術相關的事情了啊...

大概是我的表情太好讀懂,賽凡提斯輕笑了一下,「妳使用的魔法不是以正規方式學會的,平常也不是主要攻擊手段。如果是本來就會的東西,那麼即便沒有很刻意的鍛鍊,該用的時候就會自然的使出來了吧。」

「你真像我肚子裡的蛔蟲...」

「我出任妳軍師的第一個月裡妳也說過這句話。」

糟糕、為什麼無意識就把吐槽說出口了啊!

被說是蛔蟲的賽凡提斯似乎一點都不介意,只是接續剛才的話題繼續說了許多此次出征的注意事項,要我複述了一些對自己人打暗號的方式,還有急難時的應對方法,之後便讓我回去休整,好好準備明天的出發事宜。

就算特意給我空出一大段時間,明明什麼事情別人都替我準備好了,我自己到底還要做些什麼真是沒有概念。回頭捎上兩隻小動物並特別指定讓安帶我走大條道路好記得街道配置,不過踏出教練場營區之後我又立刻改變了心意。

「可以到街上逛逛嗎?我還沒有把整個馬切恩城都繞過呢。」

安在斗篷下的表情瞬時愣住,大概沒有想到我會提出這種要求。

「可是明天就要出發了......軍師大人、說要妳回去休息...而且、而且現在為了準備出戰的事情,城裡有點混亂...隨便亂走的話...很危險...!」

我明白安的擔心,可是剛才那樣的念頭浮上來之後就無法抑制下來。而跟我賭氣之後就開始自己一個人玩著抽牌的捷克,從剛才就一直沉默地看著我和安,沒有發表自己的意見。

「我...想看看馬切恩到底是什麼樣的城市。」畢竟他們倆負責保護我,不論如何至少也要說服他們才行,「就因為明天就要出戰了,即使我到時候什麼都不會做也做不了,我還是想看看...自己戰鬥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聽著我這番話,一時答不上來的安顯然猶豫了。我看向白兔法師,對方勾起一個有點誇張過頭的笑容,但顯然心情真的很好的開口。

「親愛的就算什麼都不記得還是這麼帥氣,讓我想到當初對妳一見鍾情的理由呢~」

「一句話,給不給去。」

我明明那麼認真的說出自己想法,還要把氣氛搞到有夠奇怪,也開始跟著有點賭氣回去的我直接截了對方後面的話。

「魔術師捷克豪紳奉陪到底喔。」

脫下了禮帽一個正式鞠躬,白兔法師有點戲謔態度卻很認真的這麼說了。





= = = = = = = = = =


先貼到這...繼續攢存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664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HU74453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聖痕]Never wi...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小說連載122萬字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315.久違的武器店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