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罪惡王冠-虛惡- 第七章:能源體(中)

作者:Asterio│2013-09-09 14:12:45│贊助:4│人氣:309


7-4
HeyYO!少年you想幹甚麼!?
突然現身的艾瑞兒擋去了集的去路,雙手插腰,姿態儼然像個色情守門員
「艾瑞兒,我們只是想和黑影見面而已,有些問題必須當面問他」集後退一步,解釋來意
「喔、好!喔不、不好!一點也不好!最好還是不要進去了唄小老弟!」艾瑞兒皺著臉說
涯向前一步,舉止和善地說「為什麼?我們並沒有惡意,僅僅只是想問他些問題罷了」
艾瑞兒說「但是花園裡面那個鐮刀貧乳B根本惡意滿滿啊!!
「艾瑞兒、拜託妳!這對來說我們很重要!」集凝視艾瑞兒的碧藍雙眼懇求
「唉呀呀呀~~不是咱家不讓你進咩,是裡面有個閻魔愛啊,裡面有個卍解全開閻魔愛!!
集試圖控制焦急的情緒,冷靜地說「拜託妳、艾瑞兒!!只有妳能幫助我們進去了!!
「一下子也好、請讓我們進去吧」涯也跟著請求
「啊啊嘶一直說讓你們進去進去的聽得咱家都濕了啊哈~~~~~~!!」艾瑞兒眼神迷濛地喘息,下一秒立刻恢復正常「但是不行,咱家可不能讓你們接近那台閻魔愛+擬神化的初號機~沒門兒沒門兒!」她的捲舌捲得特別嚴重
「拜託妳、艾瑞兒!!」集對著眼前的女人九十度鞠躬
涯瞪大了眼睛「集!?
「就算會發生甚麼危險、我都願意負責,所以拜託妳拜託妳艾瑞兒請讓我們進去吧!!
「我也願意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請讓我們見黑影一面吧!」涯神色自若地說,似乎已做好覺悟
艾瑞兒猙獰的面容逐漸恢復平靜,帶著嚴肅的氣息緩緩開口
「那好,幹掉咱家吧」
集抬起頭來,一臉疑惑「艾瑞兒!?
「來啊、要進去很簡單,跟咱家打一場,贏了就讓你進去,夠簡單易瞭了唄?
「沒問題!
「集、你要考慮清楚對方可不是正常人」涯在集耳邊低語,但艾瑞兒還是聽見了
「放心!咱家只會做人類做得到的動作,不會整場瞬間移動的~那樣金手指開太大了」艾瑞兒淺笑
「怎麼樣?要挑戰咱家嗎?
集口氣堅定回答「拜託妳了!
集往後退了十幾步,騰出一個兩人決鬥夠用的空間,涯則站在一旁觀看
「喲嘻~少年、咱家喜歡你的毅力,這樣吧、給你個痛快!只要能擊中咱家一拳就算你贏了!
「一拳嗎?看來艾瑞兒相當有自信呢」涯心想
集點點頭說「我知道了,當我獲勝時,也請妳遵守約定!相信妳不會反悔的!
Sounds like agood deal, bring it on you little bustard!(聽起來很OK啊、來吧!小壞蛋!)
集高速衝向艾瑞兒!
順著衝刺的加速度、一記右直拳揮向艾瑞兒左肩,她卻沒有閃躲
!!
消失了!?...艾瑞兒呢!?
「嘿、YO少年,別緊張、咱家只是蹲下而已!要用腳踢也OK~」艾瑞兒抬頭嘻嘻笑著
集的左腳旋踢、艾瑞兒向旁邊跳開,差點就踢中她
集再次衝向艾瑞兒、連續揮出好幾拳,左、右、左、左、右、左、右、右、左
艾瑞兒轉身正對集、同時俐落地迴避,右、左、右、右、左、右、左、左、右
「很好很好~就該有這種氣勢,但是你應該不只這樣吧、少年?
「我會打倒妳的、為了祈!!
Jesus羅曼蒂克啊!!聽到這句話、如果咱家是祈,二話不說就嫁了!
集轉身踢出一記馬後腳、直直往艾瑞兒踢去、卻被順勢推開、險些跌倒在地
這時一隻花貓慵懶走過街口,抓住艾瑞兒的目光
「啊哈有貓快摸!!~摳丘摳丘~喵喵喵~!!」艾瑞兒一臉和諧地喵,雙手呈現貓爪
集一把抓住她的右碗、右手快速揮出一拳
「這樣子就!!
艾瑞兒抓住集揮出的右臂、俐落轉身、揮動雙臂、把他摔在地上
「別分心啊~甜心」艾瑞兒笑笑的
集拍拍肩膀起身,苦笑著說「分心的明明是妳啊還是說被貓吸引是演出來的嗎?
「當然不是演的,咱家可是愛貓一族~世界上沒有討厭貓的人!!~」艾瑞兒翹起貓嘴
集緩緩靠近艾瑞兒、緊接著突然快速衝刺、往她腳邊踢出一腳
艾瑞兒縮起腳跟、發現集的一拳快打到臉,她從容不迫地往旁邊輕輕一閃,往後退一步
趁艾瑞兒還未完全站穩、集趁勢追擊、連續揮出好幾拳、拳拳到位、有速度也有力量
要打中艾瑞兒的鎖骨了!
藍色的手套快速推開那靠近的一擊、艾瑞兒現在不只是閃躲,也開始化解攻勢
集仍然猛力出擊、試著在速度與力量中勝過艾瑞兒,每一次揮拳都是希望,接近黑影的希望
他巧妙運用拳擊與肘擊、在短時間內增加攻擊次數、想要讓艾瑞兒措手不及,但效果不佳
艾瑞兒一次次撥開、化解集的來襲,借力使力,被推就拉、被拉就推,宛如柔術大師
「喔!」一旁的涯似乎發現了甚麼
腳踩堅硬金屬發出聲音、艾瑞兒已經被逼到金屬欄杆的邊緣,再近一點就進入花園了
「唉唷!?」她發現集的用意是將自己逼到無退路,縮小躲避範圍、藉此直擊自己!
「對不起了、艾瑞兒!!」集連續揮出數十次拳擊,每一拳都掃出尖銳的空氣摩擦聲
艾瑞兒或化解或閃躲、但集的速度越來越快、他越來越有勝算
一個假動作、艾瑞兒上鉤、躲向集將出拳的定位,最後定勝負的一擊!
「我一定要見到他!!
!!
紮實的落拳聲響徹天元,集也確實感受到拳頭命中目標的觸感
但眼前的這一幕卻令人屏息
藍色手套的左掌緊緊包覆集的王之右手,他動也動不了、想抽離也做不到,像是嵌在石頭中
艾瑞兒一臉笑意看著發愣的集,開口說Let it be,son(學會放下吧,少年)
她放下集的手,伸了個懶腰,方才的花貓這時跑了過來,一人一貓玩得高興,艾瑞兒撫摸著牠
「少年啊,現在進去的話,你們兩個都會被義大利粉化,所以咱家不可能讓你獲勝」
「艾瑞兒,妳剛才沒有盡全力吧?」集回過神來,轉過頭說
「是~~沒有,但以人類的程度來說~咱家剛的動作算是高難度替身演員成龍~
涯走向集「艾瑞兒她其實整場都躲得掉,原本你是完全無法碰到她的但她的確放水了」
一開始是驚異的反應,接著灰黑色的陰影蒙上了集的面孔,但隨即被吹散
「艾瑞兒、拜託妳!無論如何我都必須見黑影一面!!再給我一次機會!!
集剛說完,艾瑞兒就用凶狠眼光射穿他,冰冷的視線令集無法繼續發聲,那冷漠夾雜了威嚴
她閉上眼睛,再度睜開時輕聲說
「咱家幫你們進去問,你們就先回去,晚上再通知你們消息好嗎?」她斜著頭、蹲在地上微笑
那笑容帶來春天般柔和的氣息,那少女般的微笑,猶如一股辦隨花香的涼涼清風,集紅了臉
「好不好嘛?」艾瑞兒又問了一次,笑得更加天真燦爛
「那、那就拜託妳了!」集回應時盡量不讓眼神與艾瑞兒交會
「喔、交給咱家唄!」她笑嘻嘻地答覆
看著集與涯兩人離去,艾瑞兒摸了摸花貓的背,往花園裡頭望
「哎呀呀真不想跟愛緹雅交手,弄個不好咱家真的會QAQ的呀

7-5
夜晚,葬儀社的本部中,透著亮光、飄出陣陣白煙
周圍仍是廢墟的狀態下,一部分被建成巨大的澡堂,融合古希臘式風格與新現代藝術
「為什麼只有澡堂率先重建呢?」綾瀨泡在偌大的水池中,舒適地享受熱水澡
鶇舒適得整個人都快泡進水裡「先不管這些、這個澡堂好棒啊~是唄、大家?
「真的一整天沒有洗澡,簡直是天堂」亞里沙同意
春夏悠然自得地說「極樂啊極樂~
「好舒服啊媽媽~」真名泡在水裡,表情很放鬆
「想到剛才小雷只花了一瞬間就重建整個澡堂好像魔法一樣」亞理沙驚嘆道
「理解物質結構粉碎成原子再重新建構罷了大自然也是這樣創造一切的」小雷說得像她不過是用樂高蓋了一棟小房屋而已
小女孩躲在祈的後面害羞地說「謝謝姐姐洗澡很舒服
小雷摸了摸女孩的頭,微笑回答:「乖喔,不用客氣」
「那個妳是小雷小姐對吧?謝謝妳把我們從廢墟裡帶回來很感激」祭發覺自己難以注視小雷
「沒甚麼,剛好遇到集的友人,帶回來是應該的」小雷挺起胸膛理直氣壯地說
「好好雄偉!!」花音埋著自己半張臉在水底吐著泡泡,接著看了看自己,大嘆了口氣
「平常穿著盔甲看不出來沒發覺小雷的身材這麼好」綾瀨用幾分訝異、幾分欣羨的口吻說
「全身精瘦結實,脂肪與肌肉的比例恰到好處!而且還有腹肌!!」鶇仔細端詳小雷說
「綾瀨小雷小姐是哪裡來的呢?外國人嗎?好有氣質的一個人呢」祭湊近綾瀨,小聲發問
「啊說來話長,不過不用擔心,是朋友」綾瀨眨了眨眼,含笑回應
「朋友啊」祭皺起眉頭深思
「呃、不用擔心,小雷應該是不喜歡集那一型的啦」綾瀨急忙補道
「真的嗎?是真的真的嗎?」祭熱切的眼神讓綾瀨有些心虛
「我不知道耶可是應該是這樣啦」她如此說道
祭閉起雙眼,喃喃念些甚麼,似乎是在祈求上天甚麼,神情很專注
「小雷小姐拜託妳不要喜歡集、不要喜歡集、不要喜歡集
綾瀨最後說「祭我都聽到了喔是說妳有在聽我說嗎?好像沒有
真名則是毫不害臊直接說出口「好大啊~小雷姐姐,要怎麼樣才能變那麼大?
「變大?甚麼變大?」小雷捲了捲金髮
「小雷姐、咱可以摸摸看嗎?」鶇聽到特定話題便衝了過來
「摸甚麼?
「胸部!!
「喔、摸啊」她挺起胸部
「欸!?真的可以嗎!?」鶇愣住了,其他人也都愣住了
「沒甚麼不行的,大家都是女的,有甚麼好害臊的?妳們有的、吾也有,無需遠慮」
「小雷~讓媽媽來摸看看可以嗎~?」春夏已經伸出雙手準備就緒,看來春夏真的以媽媽自居了
「喔、來啊」小雷剛說完這句話,地面就強烈搖晃,感覺起來有七級地震的強度
「哇啊啊啊啊!!」除了小雷以外所有人都發出驚嚇的尖叫
直到不久後地震停止
「話說回來、今天發生地震好幾次呢程度還都不小」綾瀨回憶道
「那不是地震,不會有地震震央持續出現在同一個花園裡的」小雷一臉若無其事說
「我、我也可以摸摸看嗎!?小雷小姐!!」祭聽到這句話也跟了過來
她心想「要摸清楚對手底細、加油!!!
除了小雷以外所有人共同反應「祭妳的心聲都說出來了喔很大聲地說出來了喔!
花音舉起手說「有、有、有、下一個換我!!
「乃們也有長吧、有這麼稀奇嗎?」小雷不解
「可不是每個人都像小雷姐這樣天生麗質的啊!!」鶇說、手還在摸
「這個大小、形狀」春夏很認真地在研究小雷的胸部,彷彿是在研究稀有事物一樣細膩
祈一邊幫小女孩洗頭一邊發問「小雷,其他人呢?涯他們呢?
「隔壁,他們從剛才到現在一直都在,對吧、集?」小雷對著一面牆說
沉默,沒有任何回應
「對、對面真的有人嗎!?」綾瀨聲音微微發抖,幾滴汗流下臉頰
所有人都以懷疑的眼光投向牆壁、緊張的氣氛開始醞釀,要是對面真的有人,就代表
「我們剛說的話、你們都聽到了吧?是這樣才不敢承認自己在對面的嗎?」小雷一語戳破
「小雷姐又是一記直球啊!!這樣更沒有人會承認吧!!」鶇湊近小雷身邊緊張地說
祭湊在另一邊激動地說「小雷小姐、對面真的沒有人對吧?對吧?
亞理沙嘆了口氣、心想:「應該說幸好我剛才沒說到甚麼話嗎
「集、涯、有吾、大雲、四分儀、颯太、谷尋,吾把所有人都聚集起來是有事宣布」小雷點名道
「吾知道你們都在對面,但要是聽不到吾說話就不好辦了,這樣吧,乾脆吾把牆拆了如何?
「在在在在在在在!!小雷小姐我們都在!!請您高抬貴手別轟了牆啊!!」颯太慌亂回答
男池一陣驚恐、女池更是如此
「呀啊啊啊啊啊!!變態啊!!偷聽女孩子們的對話!!你們都給咱去死!!死一百次!!」鶇尖叫
「我、我們不是故意要偷聽的啊!」集的聲音傳來、聽起來異常緊張
「那為什麼不出聲啊!!真是的!!」綾瀨也脹紅了臉大喊
「事出突然呢,涯、怎麼辦呢?」四分儀倒是把戰場上的態度搬到浴場裡了
「不要……..我以後要用甚麼表情去面對集啊!?」祭雙手掩面、幾乎快哭了出來
「嘖、我們根本沒在聽妳們說甚麼啦!也沒興趣聽啊!」有吾回應道
「甚麼!?這更令人生氣啊!!女孩子在說話時注意聽是當然的吧!!」花音班長拿出氣魄來了
「那是要聽還是不要聽啊?」谷尋壓低的聲音傳來,看來澡堂的傳音效果十分良好
「變態、不准聽!!給咱忘記!!現在、馬上、立刻!!」鶇威脅地大喊
「女孩子說的話應該要認真傾聽」大雲一本正經地說
「啊哈哈哈哈哈、吾真的不得不誇大雲這隨時正經的天然呆、棒透了」小雷豪邁大笑說著
兩邊越吵越烈、幾乎像是隔著薄板隔空對喊,直到涯開口
「小雷、把我們聚集在澡堂是為了甚麼?差不多可以說明原因了吧?
涯心想「而且還把平民帶進來到底有何目的?
「差不多了」小雷從水池起身、打開門,出現眼前的是艾瑞兒
她滿身瘡痍、肚子上還被開了個洞
「喲、被電得很慘嘛」小雷冷冷地對艾瑞兒說,看她緩緩流血
「嘖、那個閻魔愛緹雅真的不知道甚麼叫適可而止耶!」艾瑞兒大搖大擺進入內部
「艾瑞兒!?天吶、妳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我去拿醫藥箱」綾瀨吃驚得忘了自己行動不便
「哇啊艾瑞兒、過來讓媽媽看看!」時間一久、春夏真的變成艾瑞兒的媽媽了
「好嚴重的傷痕、艾瑞兒到底發生甚麼事了啊!?是誰對妳做這種事!?」鶇盯著傷口惴惴憤怒地說
對面的男士們聽到這些話語、雖然沒親眼看到,但也感到奇怪
「艾瑞兒、發生甚麼事了?妳受傷了嗎?」涯代表發問
心裡則想到她很可能是為了自己與集而受傷,比平常還在意
「安啦安啦拿些布丁給咱家吃就好啦!」艾瑞兒彎下身子,用手按住傷口,發出一道脈衝
她的身體開始發光、數百道風包圍著她,傷口開始癒合、速度不快但有效果
不久後艾瑞兒完全恢復了
「妳這個有布丁就能收買的輕浮女人」小雷說
「神奇這是甚麼魔法!?」亞里沙克制不住驚訝的心情、張口發問
「不是魔法、是從本體取些能源過來填補軀殼破損而已,填土工程罷了」小雷說
「呿、那該死的閻魔愛緹雅真的出手亂狠的!難怪會被腰斬」艾瑞兒、大嬸模式ON
「不喔、地獄賣得很好喔,再說閻魔愛緹雅是誰啊?是妳沒跟她好好交涉吧?」小雷說
「咱家好聲好氣問她能不能見,結果月牙天衝就斬過來了啊!要不是咱家閃得快、早就QAQ了」
「她一看到妳就斬了?
「嗯啊、差點砍到咱家豐滿的D!」艾瑞兒嬌傲地晃了兩下
「她是為妳好啊,矽膠乳很容易中毒的啊,斬斷禍根嘛」小雷輕蔑地戳了兩下
「咱家先切了妳的鹽水袋萃香(西瓜)再說!!」艾瑞兒衝向小雷、邊跑邊脫
「為啥要脫衣服啊!夠了、趕快說重點!見到了嗎?」小雷把艾瑞兒踢進水池裡
「說來話長,」艾瑞兒從水裡冒出「嗚啊~女人裸體就是不一樣,讓咱家摸摸嘛~~~
艾瑞兒轉身看著所有人開始發動癡女的襲擊
「所以說──艾瑞兒一來就準沒好事!!」綾瀨靠在水池邊準備隨時逃脫
「果然嗎!?艾瑞兒妳還是待在外面好了、小雷姐救命啊────!!」鶇縮在綾瀨身邊說
「嗚嘿嘿~別擔心、咱家對貧道沒那麼有興趣?妳是誰?」艾瑞兒這時注意到祭與花音
「我、我是草間花音,妳、妳好」花音神色緊張地回應,面對艾瑞兒壓力真大!
「不是砧板啦,妳」艾瑞兒一本正經、指著祭
「妳、你說誰是砧、砧板!?」花音生氣地大喊
「那、那那那那個!妳好、我是校条祭那個是小雷小姐帶我們來的」祭口吃回答
「小雷妳!?啊啊……做得好!!」艾瑞兒露出><的表情,對小雷比了個讚
「喔、不用謝」小雷回敬了個讚
「尺寸甚麼的、讓咱家用手量量看就知道啦!!」艾瑞兒惡狼撲向快哭了的祭
「唉唉唉唉唉唉!?甚、甚麼!?妳、妳想做甚麼!!」祭一路退到水池邊
「我就知道是這樣!」亞里沙邊說邊後退,感覺到下一個就是自己
「別擔心、霧雨亞里沙,等等咱家就來寵幸妳了!!DAZE!!」艾瑞兒向後比了兩個拇指
霧雨亞里沙是哪位啊?名字微妙地跟某個幻想鄉的普通魔法使搞錯了DAZE」小雷說
「小雷,再讓媽媽摸一次好嗎?」春夏笑咪咪地說
「摸胸部摸上癮的竟然不只一人!!春夏媽媽妳也壞掉了嗎!?」鶇說
「小雷姐姐、我也要摸摸~」真名撲上小雷、整個人都埋在小雷胸前
「不、不要過來!」綾瀨、祭、鶇三個人縮在水池邊緣,看著一步步靠近的萬年癡女艾瑞兒
「好了、艾瑞兒,到此為止」小雷終於出聲,丟了塊肥皂,命中癡女的頭
「為啥啊?咱家正玩得愉快呢!而且竟敢用肥皂對付咱家!?讓妳撿不完插著走喔!!」艾瑞兒不悅地說
「再這樣下去、吾怕對面的男性吃不消,雖然看不到、但想像聲音可是跟Red bull一樣強的」
她瞇起眼睛接著說「會給他們一對翅膀飛上天的」
「說得也是、正所謂『自己搭的帳篷、自己睡』,咱家去隔壁使用一下咱家剛搭的帳篷
隔壁一陣騷動
「妳想說的是『為自己做的事承擔後果』?給吾回來、誰不知道妳這蕩婦在想啥」
「切、難得了咱家這銷魂的身材(Nice body)
「妳過去才真的是要被腰斬了」
「可是啊~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艾瑞兒一臉正經看著小雷
「不喔、妳是下流,唉說重點,妳在花園到底發生甚麼事了?那傢伙怎麼樣了?」小雷問
艾瑞兒平靜下來、泡進水裡,其他人也緩緩離開水邊,靠近她身旁
男士們則豎起耳朵傾聽
「一一說明太麻煩了、妳們就體驗一下咱家吧」

7-6
體驗艾瑞兒這是甚麼意思?」祈疑惑
「這要說明也太麻煩了總之就是同步脈動」艾瑞兒笑笑地說
「這種方法既省時又容易理解、也不必吾輩多費唇舌、更不會有理解上的誤差」小雷說
「李姐上了誤、誤誤誤誤誤插!?李姐是誰!?」艾瑞兒心跳加速,笑得很亢奮
小雷揍了艾瑞兒一拳
「各位、打開你們的wi-fiLet’s party!!」艾瑞兒流著鼻血、興奮地大喊
「人類沒有內建wi-fi啦」小雷說
girls&boys,buckle up and follow up(女孩們、男孩們,準備好跟上)」艾瑞兒熱血地說
眾人眼前一道閃光,感覺連同靈魂與骨髓一併顫抖,震盪般的呼吸
Ψ
映入眾人眼簾的是鐵灰色的大地、四處散落的碎石、歪斜扭曲的鐵門欄杆
炫目的午後橙色天空,鐵門的另一端傳來花香,真名的花園
風的低語、逐漸轉為更加強烈的呼喊
「這是我剛才不是在澡堂嗎?」集想要四處張望、卻做不到,身體像是受人操縱
「是集嗎?你在哪裡?」涯的聲音從不知何處傳來,感覺像是腦袋裡的聲音
「這種感覺好像身體各個細胞充滿強大的力量」綾瀨的聲音傳來、仍不見人
「咦??」祈看到眼前的花貓,牠在腳邊磨蹭撒嬌
「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聽得到大家但看不到?剛剛不是在洗澡嗎」鶇感覺自己抱起花貓
所有人都感受到、花貓柔軟的身軀與纖細的毛髮
「艾瑞兒妳在哪裡?」春夏感覺心跳加速、對於眼前的環境感到十分不適應
艾瑞兒的聲音出現,說:「別擔心、這是咱家的經歷」
「艾瑞兒的經歷?」亞里沙問
「嘛、這是艾瑞兒今天到花園裡的回憶歷程」小雷答
「那麼、我們現在感覺到的一切都是艾瑞兒當時的所有感受嗎?」四分儀分析道
「對啊、直接把經歷的所有過程打進你們的腦袋裡,這是幻術的一種」艾瑞兒說
「也就是說,這份充滿強大力量的感受,也是艾瑞兒平時的感覺?」大雲認真問道
「完全正確」小雷回應
「身體像風一樣輕耶」小女孩說
「感覺好像呼吸著能源也被能源呼吸著」真名用心感受著這份能源
「艾瑞兒這次心裡沒有色色的呢~」春夏笑得燦爛說,心裡感受到艾瑞兒當時的情緒
「因為咱家當時就要面對死神Bleach了、當然不出來囉~」艾瑞兒又
視覺、聽覺、嗅覺、觸覺,甚至心裡變化全都感受得到就像與一起的那時一樣」祈心想
「天啊我竟然感覺得到當時的大家感覺得到整個星球的每一件事」谷尋的太陽穴狂跳
「雲端上的水分子、老鷹的羽尾、深海的微生物、地心的岩漿,全都感覺得到」祭訝異地說
「這是甚麼!?、這種全知的感覺太不可思議了、簡直就是」颯太忍不住大喊
「是啊說是神也不奇怪」亞里沙心想,與所有人的想法不謀而合
「艾瑞兒姐姐有全知的能力嗎?」真名好奇發問
「咱家不是神、只是擁有能量感知技術而已」艾瑞兒輕描淡寫地說
「感受量子脈動、生物電子流、原子波動等對吾輩來說,在戰場上都是必備的」小雷說
「若是無法感覺到整個星球的一切、咱家在戰場上只有被殺的份」艾瑞兒補充
「有這種力量,我現在覺得粉碎月球根本不是甚麼難事了」有吾點了點頭,雖然其實動不了
「本來就不是甚麼難事,只要有能量誰都辦得到,粗活而已」艾瑞兒說
一個訊息傳入腦裡
是艾瑞兒當時的想法:「哎呀呀真不想跟愛緹雅交手,弄個不好咱家真的會QAQ的呀
QAQ是哪招?鄉民?」小雷冷笑說
「囉嗦~!」艾瑞兒吐了舌頭
眼前的視線開始移動,戴著藍手套的手放下手中的花貓、推開鐵門欄杆,靴子踏進花園
所有人彷彿化身艾瑞兒、感受到體內強大的能源、鐵門的材質、地面的觸感
艾瑞兒走入花園、所有人同步走入花園
「愛緹雅~──────閻魔愛緹雅!咱家來找妳的主人!」艾瑞兒的聲音傳入花園
危險!
警覺到黑色的尖銳物高速襲來!
金屬的聲音切穿空氣、重斬在眼前,是愛緹雅,黑紅色的衣物與漆黑的鐮刀宛如死神
視角突然向後移動、艾瑞兒往後大跳一步
花瓣與花香飄散四處
WOW、要來也打聲招呼啊!」艾瑞兒說,心想「愛緹雅不對勁
「想做甚麼?」眼前的黑長髮女人冷冷地說,帶著充滿威嚴的聲音,黑長髮覆蓋面容
明明是下午時分、艾瑞兒卻感到一陣寒冷,她緩緩起身
陽光落在愛緹雅身上、卻僅只增加她身上的黑色陰影與亡者的氣息
四散的花辦宛如死神的輓歌
「咱家想見那傢伙
「不可能,任何人都一樣」
Easy(放輕鬆),愛緹雅,咱家又不會吃了~」她心想:「看來壓力太大了要想辦法避免開戰」
「別讓寡人再說第二次,回去吧,有需要時,會主動過去的」
「咱家有需要啊~FB沒反應、Line也不回!」她心想「愛緹雅已經過於疲憊應該盡量避免衝突,而且人民也好、蓋婭也好,都承受不起連續作戰帶來的連帶傷害
「最後警告,回去吧!」愛緹雅正面對著艾瑞兒
艾瑞兒心想「用輕鬆的態度混過去吧!咱家可不想跟她交手無謂的爭鬥罷了」
「唉唷~只是見個面、談個話、泡個茶、嘿個咻(?)而已又沒啥」她一派輕鬆的說
黑色鐮刀猛然落在眼前、視線跟著晃動,艾瑞兒穿過斬擊的細縫退到一旁,動作俐落
第二刀從後方來、雖然看不到、卻清楚感覺到刀刃的銳利強烈氣息
「不准爾拿主人開玩笑!!
艾瑞兒的藍色手套出現眼前、往地面一推,視線轉了一圈、正對後方的愛緹雅
巨大的鐮刀在眼前更加有威嚴、近距離與愛緹雅對峙的寒意全刻印在骨頭深處
「啊恰~超想逃跑!!」這想法閃過心中,但另一個感覺壓過逃避衝動,一種冰冷的平靜
「嘿嘿、即使咱家活了這麼久,仍然會感到害怕呢!」艾瑞兒笑意浮上心頭
心想「害怕不是重點、重要的是拿出勇氣」
艾瑞兒釋放一股極大的不可視能源,掃過地平線與天際線,包覆整個地球,包含人、植物與動物
作為減輕破壞的護盾,以防爭鬥毀了地球
眼前與愛緹雅的距離不超過30公尺,艾瑞兒開口「別鬧了、咱家不想跟妳打啦!!
「是爾不聽勸的別怪寡人」愛緹雅說完便消失
接著出現面前高舉黑鐮、要被砍到了!!
藍色手套一把抓住愛緹雅右手、用力甩動身體、脫離刀刃的攻擊範圍,激起一陣花散
藍色的靴子往地面一蹬、視線快速向後退、越來越高、落在花園邊緣的圍牆邊
花瓣伴隨香味輕輕飄落
「嘖」艾瑞兒改變了心意:「好唄,看來咱家必須粉碎她一下」
雙腳一感受到圍牆,艾瑞兒就大吼
「妳是大姨媽來了喔!?情緒這麼激動、激動戰士!?」艾瑞兒對著遠方的人影說
人影消失,花瓣飛舞
黑色刀刃從上方襲來、看不到、但連愛緹雅的髮絲都能清晰感覺到
「沒有分岔!好讚的頭髮!!」艾瑞兒說,心想「量子跳躍用來對付咱家,認真打的嗎?
視線短暫消失、接著畫面出現、距離圍牆邊十分遙遠,愛緹雅站在牆上
艾瑞兒進行了震盪式量子跳躍,同為瞬間移動,感覺就像突然睡著、又突然醒來
愛緹雅又衝了過來、透明的鐮斬迎面而來,斬碎飄落的花片
藍色的右手套毫無畏懼迎向透明的斬擊、打出淡藍色的半透明壓力震波,激起花浪
兩道衝擊互相推擠、破壞、撕裂,發出強烈震動、大地發出悲鳴、產生劇烈地震
激盪花舞
艾瑞兒低語,衝向愛緹雅Fine…
一種極之銳利冰冷的平靜,瞬間充滿全身每一粒原子
艾瑞兒沉澱了自己的精神,因而凍結了部分精神粒子,達到心靈的絕對平靜
數道黑色斬擊迎面衝來、艾瑞兒腳上的直筒靴高速衝刺、轉身、跳躍、一次次閃過
黑鐮從側邊切入視線、艾瑞兒的手套格擋、頂住握著鐮刀的左手、對著眼前的愛緹雅祭出膝踢
死神的黑色右手套擋下了膝擊、艾瑞兒的視線往前一頂、愛緹雅被頭槌撞開,兩人鬆開彼此
黑色鐮刀再次重斬、切穿地面、激起陣陣煙霧
視線充滿灰煙、直筒靴向後一跳、煙霧越來越遠
鐮刀砍破煙幕、愛緹雅衝了過來、鐮刀上的槍鋒正對視線
溫熱的血與震波同時落地、引起強烈地震,花朵芳香混雜血的氣味四起
疼痛
熾熱的痛楚從腹部擴散、宛如癌細胞、緩緩吞噬軀殼與精神
「為什麼不躲開!?」眼前的愛緹雅雙眼透過前髮看著艾瑞兒、深紅的雙眼充滿憤恨
藍色手套抓住鐮刀、慢慢抽出貫穿腹部的長槍、疼痛感越來越強,幾乎快要昏厥
心裡卻很平靜
明鏡水止
愛緹雅巴蘭忒,妳覺得、妳的主人會想看到妳現在這樣子嗎?忠誠心都到哪去了?
直筒靴一腳重踹愛緹雅驚訝的表情、踢飛她,撞穿圍牆,再次引發大地震
愛緹雅坐起身、直直看著一步步走近的艾瑞兒
「爾爾甚麼都」愛緹雅站起身子、迎面衝向視線、揮舞黑色大鐮
艾瑞兒不斷閃避、每一刀幾乎斬中、在幾乎碰觸的情況下躲過一次次黑斬
「妳想說咱家甚麼都不知道嗎?
三尺長的巨大鐮刀閃著紅光、染著遂黑、衝擊艾瑞兒的視線
艾瑞兒全身激盪出一股強大的能源、發出一道極之強烈的震盪波、撞開強襲的愛緹雅
幾乎是落地的同時、愛緹雅再次襲來、帶著能斬碎數百兆宇宙的黑色高密度斬擊
艾瑞兒閉上雙眼,甚麼都看不見,卻甚麼都看得見
從愛緹雅黑色的刀刃破碎的心靈、心中聲嘶力竭的嘶吼,一切都感覺得到
風不止,凌而厲
有那麼一刻
時間,停止了
凌空的花辦、凝結的芬芳
艾瑞兒、達到光速的境界、靜止的世界
感覺到黑色的刀刃穿過上方的空氣,感覺到充滿震波能源的拳頭紮實打進愛緹雅的腹部
感覺到粉碎千兆宇宙的能源粉碎了愛緹雅體內的能源,貫穿她的軀殼結構
滴滴、答答
伴隨巨大爆裂聲與強烈地震、時間再次踏上旅途
────────────────!!
張開雙眼、視線向後轉,映入眼簾的是倒在地上的愛緹雅
飄向空中的花瓣順從重力輕輕飄落
「呃啊啊..」愛緹雅發出微弱的聲音,看著天空的太陽,彷彿嘲弄著她,耀眼奪目
艾瑞兒悲愴的心情湧然而起,難過的是,愛緹雅為了自己主人陷入無可自拔的消沉
「咱家當然懂,」直筒靴走向愛緹雅,接著蹲下「咱家,是妳的家人啊」
她摸摸愛緹雅的黑髮說「看看妳現在的樣子,咱家這種程度的雜兵都能擊倒妳」
風緩了下來,接著漸漸轉化成微微的涼風,彷彿與艾瑞兒一體,輕盈自然
花香撫慰著愛緹雅的內心
「面對咱家幾言幾語就完全失去理智,妳現在這樣,簡直跟以前的根本沒兩樣」
以前的優…?
「啊啊,我們家裡那個每天擔心自己幫不上忙、比所有人都還努力兩百兆倍的人類,優」
她接著說「她以前可不是這樣,曾經被稱為『修羅』,是個心靈破碎,隨手殺人的被害者」
「隨手殺人?那個優?」愛緹雅語帶懷疑
「現在看起來是很天然呆,以前卻和野獸無異殺人只是存活手段,她的心靈,早就傷痕累累」
「那麼為何現在
「跟妳一樣,遇到了」艾瑞兒含笑回答
「主?
「嗯、那個傢伙把她從黑夜深處拉出,教導她生命的意義,將她納入羽翼之下,細心呵護」
她最後說「就像對妳這樣所以,有甚麼事就說出來,我們是家人、不是嗎?
數隻蝴蝶拍著虹色雙翼飛過花園,蜜蜂停在花朵上專心採蜜
艷陽公平地閃耀她的光芒,每一顆散落愛緹雅雙眸的光子都是如此清晰透亮
她注視著陽光,注視著人類無法用肉眼感受的熱度與亮度,凝望那美麗的八咫鳥散發熱量
不知過了多久、愛緹雅開口
「寡人面對蘭絲退卻了、害怕了、恐慌了寡人沒有資格作為主人的護衛
「誰不怕蘭絲啊?全世界都一樣,神歷時代現代,差別不大」視線往上、看著天空
艾瑞兒繼續說「像咱家就超怕的啊、上次面對她,咱家差點漏尿真的再差一點就了」
「主人他他一點也不害怕」愛緹雅哽咽的聲音令人不捨,她用那幾乎是啜泣聲的聲音羞愧地說:「但是蘭絲說要放過寡人時寡人卻安心了,心裡想著:『太好了』寡人沒有資格
「啊~?妳說那傢伙一點不害怕?別笑死人了!那傢伙是最害怕的,簡直就是膽小鬼!
「不准汝侮辱主人!」愛緹雅憤怒地瞪著艾瑞兒
「但是!!但是即使害怕,也會迎向對手,這就是勇氣,即使恐懼、也勇敢面對」
……….!
「雖然妳活得比我們都久,但咱家與共事的時間更長,比妳更了解
艾瑞兒口氣溫和地說
絕不是個甚麼都不怕、甚麼都感覺不到的傢伙,只是比較會裝模作樣而已」
艾瑞兒露出開懷的笑容,心裡想到就很雀躍「而咱家就是喜歡他的寬容器量!嘛,妳可以消沉也可以難過,但說過『發洩完了,就放下吧』」
方才的花貓又跑了過來、艾瑞兒伸出手摸摸牠的背,大喊Oh yes!有貓快摸!!
「而妳身為忠心的護衛~喵,就要讓自己開心,因為對來說,妳快樂、才是最重要的」
「啊寡人快樂?最重要?」愛緹雅紅了臉
「對啊,想想看為何要把妳從深淵裡拉出來,為何在那次離開前保留能源護送妳離開」
艾瑞兒抱起花貓,貓舔了她一口「因為愛妳,就像愛人民一樣」
她說這句話時,心裡充滿感激,一種對一切慈悲為懷的心情湧上心頭,滿溢心靈
「保持快樂的心情,也是我們的工作」
愛緹雅沉默不語,心裡一陣甜甜的慌亂
「要不是因為妳是第五的一員,咱家根本不會浪費一微秒跟妳說這些,但妳是,所以聽好!遇到這種情形、別人要消沉多久不干咱家屁事,但是第五勢力沒時間消沉,我們還有很多事要處理」
「寡人已經失敗了軟弱無能的廢物」愛緹雅讓劉海遮住面容,不想讓人看見自己的表情
「失敗?別鬧了、第五勢力每天都在失敗,我們根本就快拿諾貝爾失敗獎了、朋友啊!
艾瑞兒對著天空哈哈大笑
「但是重要的不是失敗、告訴咱家,被擊倒時,他會怎麼做?
「嗯?」愛緹雅不解
「那當然是站起來!妳以為無堅不摧嗎?錯、極之脆弱,但總能在被擊倒後,再起!
艾瑞兒神情輕鬆帶著一絲嚴肅,與貓嬉戲說:「是如此,第五也是如此,沒錯、我們是弱者,但我們絕不是失敗者!倒下、就再站起來!世界上沒有失敗這回事,只有不成功、半途而廢的輸家!
她稍微擦了擦腹部的血液
繼續說:「說過『堅強不是無敵,而是每次被擊碎後還能站起來,那才是真正的強韌』!
「主人他?
「今天在這裡的話會說甚麼?會說『盡力就好,不用難過』,然後伸出雙手,用力抱緊妳」
藍色手套的雙手緩緩伸向愛緹雅,緊緊的把她抱在懷裡,良久良久
「爾做甚麼?」愛緹雅沉浸在溫暖的懷抱中無力掙扎,伸手扣住藍色手套的手臂
花貓跳到愛緹雅身上,蹭著頭、撒著嬌
「忠誠心啊,是要表現出來的,打起精神,想想看會希望看見怎樣的自己」艾瑞兒摸摸她的頭
艾瑞兒身上殘留的主人氣息鑽進愛緹雅的內心深處,她心裡閃過一個畫面
她看到主人對著自己伸出手,說「身旁有這樣堅強的妳,總是很安心」
艾瑞兒也接收到這份想法,完整感受到那份愛慕景仰的心情
「很好很好!好好休息,別忘了、妳可是第五勢力中無可替代的家人,我們家也就只有一個妳,世界上也就只有一個妳,獨一無二的妳」
………..」愛緹雅沒有回應
「打起精神來好嗎?」艾瑞兒笑咪咪地問
最後小聲回答……..嗯」
艾瑞兒露齒大笑,輕輕放下愛緹雅、起身,朝向花園中央前進
畫面迴轉,艾瑞兒看著愛緹雅說「咱家超愛妳的,就像愛妳一樣!那咱家去找~
直筒靴一步步走向花園中央,透明的玻璃花室映入眼簾,感覺得到黑色男子就在裡面
黑色的氣息
藍手套推開玻璃門,這裡幾乎沒有受到破壞,艾瑞兒帶著輕飄飄的心情進入
「唷Boss~咱家來看!咖啡、茶?還是咱家~?」她嬌羞地說
日光輕輕灑落花室,在黑色男子身上閃出透亮的金黃色
眼前的視線看見黑色男子平躺花叢中,上身包裹層層黑色繃帶,從左肩向外延伸應該有的左手
不見了,沒有左手,被蘭絲一擊抹滅
視線越來越靠近,接著蹲下身來仔細端詳
深黑色的髮絲與死人般的潔白形成強烈對比,輕閉雙眼彷彿死者
「起來啦起來啦起來啦起來啦起來啦起來啦起來啦起來啦!!
漁夫艾瑞兒眼見沒反應,祭出其他技巧
「不起來是唄?咱家要騎上去了喔?要在大腿上不停扭動水蛇腰喔?要做H的事情了喔?
沒有反應
「喔啦喔啦喔啦喔啦~大姐姐要脫了喔?真的要脫了喔?脫到一半了喔?要打馬賽克了喔?
還是沒反應
艾瑞兒一邊作勢脫衣,但似乎有點不對勁
藍手套輕輕靠近、在碰觸前停下,彷彿是發現了些甚麼重要的事
「能量沒有流動精神靈魂意識都沒反應騙人的唄?
艾瑞兒感覺到面部僵住,心裡冒出個結論、最後化作了語言
「妹的、這不死了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643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steri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罪惡王冠-虛惡- 第七章... 後一篇:罪惡王冠-虛惡- 第七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ca881690大家
帶種就進來我小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