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罪惡王冠-虛惡- 第六章:黑之核,祈之心(下)

作者:Asterio│2013-09-09 13:52:45│贊助:0│人氣:399


6-6
「特里同、一直不吃東西是不行的喔~」真名端著一些冷食進入大廳
原本是景色宜人、位處高樓中的大廳、用來進行社交的地點,現在卻已成為廢墟中的孤島
彎曲的鋼筋從破碎的牆壁中裸露而出、其中一面牆壁則是完全消失、蒸發在36小時前的激鬥中
涯轉身,手上拿著報告書與電子裝置:「真名妳先吃吧、我等下就會吃的」
「不行~~~~~~~一起吃!!現在就吃!!」真名皺眉嘟著嘴說
「好,現在吃吧」涯苦笑、放下手中的東西拿起食物
「特里同都在這裡做甚麼呢?好幾個小時都沒睡了耶」真名吃著手中的冷飯糰、滿嘴食物地說
「嗯在思考如何恢復社會的秩序,該怎麼幫大家恢復正常生活」涯咬了一口乾麵包
真名睜大眼睛看著涯:「特里同好厲害啊~我的話一定會不知道該怎麼辦」
窗邊幾隻麻雀跳了進來、在兩人身邊跳動、啾啾叫著
真名一個人自顧自開心說著天真的話、說幾天前遇到的貓咪、說上個禮拜撿到的漂亮石頭
涯看著前方靜靜思考著、努力不讓心情表現出來、但臉上有一層焦躁不安的陰影,眉頭深鎖
真名開心的說:「對不對、特里同?
「啊說得也是」涯過於專注思考該如何對策,完全沒聽進去真名說的話
真名突然露出悲傷的表情,以及彷彿失去重要人物的失落感,純真的臉上蒙上了一層陰影
「特里同怎麼了?我惹你生氣了嗎?從剛才開始就不開心的樣子」淚水在眼眶裡打轉、呼之欲出
「啊、不!不是的!我只是在想些事情而已對不起
「想甚麼事情?不能告訴我嗎?
涯沉默一會、斟酌該如何敘述後才開口說「真名如果明天就是世界末日妳會怎麼辦?
真名斜著頭想了一會然後開朗地說「我想要跟涯、跟大家在一起做好多好多事情!
「嗯對啊、的確是這樣才對與大家一起度過這最後的一天」涯微笑,宛如放下心中的大石
走廊傳來輪子的聲音、鶇推著綾瀨進入大廳,四分儀也隨後跟進
「涯~~~~毫無中二影子的消息!!電子通訊系統也完全還沒修復!!」鶇有朝氣地大喊
綾瀨皺著眉頭說「真虧妳能說得這麼理所當然呢、鶇!
「哈!!!!!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恢復不了系統啊!!但是隨時都要保持有元氣才對!!
四分儀看著手中的報告說
「涯,部分市區生活機能已經恢復,地下生還者全數撤出、但仍無任何黑色影子的下落」
「是嗎,我知道了,辛苦你們了」涯起身接過四分儀手上的資料
「涯、多少休息一下吧,自從黑色影子出現到現在你還沒闔過眼啊」綾瀨擔心地說
鶇故意捉弄她說「綾瀨姐好關心涯啊~~~
「鶇!!別亂說!!...如果是妳不睡覺我、我也會這樣說的」綾瀨脹紅了臉、支支吾吾
「綾瀨姐心拍數增加~~~」鶇惡作劇地說
綾瀨臉紅地大喊「鶇~~~~~~~!!
「到底在吵甚麼?大老遠就聽到你們的聲音了!」有吾問道、跟大雲一同走了進來,
「有吾、大雲,除了找到生還者外有任何進展嗎?」涯詢問
「甚麼都沒有、能用的東西都毀了,而且很多都事直接蒸發消失、就連殘骸都沒有」
「但是找到一些備用乾電池、已經放到儲藏區了」大雲補充
「混帳、到底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會有這種怪事!!」有吾用力搥了牆壁一拳
「不知道、而且沒有辦法提出有理的解釋說到底只是幾個小時的事件卻毫無頭緒」四分儀說
「那些人到底是甚麼怪物啊」有吾板著臉說
涯語重心長地說「是未知數但有一點能肯定的是,他們不會是我們的同類」
走道傳來腳步聲、真名一聽就知道是誰、立刻跑出去迎接
「媽媽~歡迎回來!!」真名撲抱春夏開心地說,內心的天真無邪在那稚嫩的臉上表露無遺
春夏摸了摸真名的頭髮與臉頰說「我回來了~真名、有沒有乖乖的?
「有啊~我很乖很乖~」真名嗤嗤地笑
亞里沙一進門就看到仰慕的人、滿足地對他報告進度「啊難民已經集中在學校裡了」
涯簡短回答並微笑、盡力掩藏疲態「謝謝、辛苦你們了」
「是、請問其他還有甚麼吩咐嗎?」亞理沙想再多奉獻自己、只要是為了涯
「不、大家暫時休息一下吧」涯說
毫無預警、也沒有半點腳步聲、兩名女子出現大廳大門口
YO~~~打擾了!!葬儀社的各位成員!!」艾瑞兒逕自大搖大擺、光明正大從正門走入大廳
小雷走得比較慢、似乎在觀察走道上的痕跡「這裡還滿適合Sound HorizonPV的說
兩人一進門、所有人都愣住,對沒見過的陌生人保持警戒
有吾、大雲、亞理沙同時舉起腰間的手槍指著兩人
「甚麼人!?」亞理沙大吼
「甚、甚麼!!」艾瑞兒一臉震驚、彷彿期待巧克力歐菲香卻吃到草莓歐菲香一樣
「小、小雷有兩個!!」她放聲大叫、用手指著亞理沙,臉上表情猙獰得像名畫吶喊
或許應該說是期待一個巧克力歐菲香卻拿到兩個那種臉
!!
小雷往艾瑞兒頭部猛力巴下
「喂B區,不是金髮巨乳就等於小雷好嗎?」小雷冷言冷語
「下、下流這、這個人怎麼回事!?好噁心!!」亞理沙紅著臉抱住身體往後退幾步
艾瑞兒注視綾瀨好一陣子,直到綾瀨露出困惑的表情問道「做、做甚麼!?
艾瑞兒尖叫「還有一個小雷雷雷雷雷雷雷!!
小雷踹了艾瑞兒一腳、正中顏面,然後說「不是巨乳就是小雷好嗎」
「巨呀啊!!天吶、騙人的吧!?這個人搞甚麼啊!?不知羞恥!!」綾瀨滿臉潮紅、同樣抱著身體說
艾瑞兒摀著鼻子看著涯、良久良久,接著開口「小雷有三個!!
小雷華麗肘擊艾瑞兒的蠻腰並吼道
「也不是金髮就是吾了好嗎!?再說那還是個男的啊、標準也放太寬了吧!!
艾瑞兒看著春夏、這時小雷直接用力在她臉上賞了一拳
「吾知道妳在想甚麼、死痴女給吾收斂點」小雷喝令道,表情冷漠、聲音充滿無奈
「唉???我怎麼了嗎??」春夏倒是很想知道她在想甚麼
「喂喂喂!!妳們到底是誰呀!?隨便跑進別人家裡然後大開黃腔、有何貴幹啦!?」鶇不耐煩地大喊
「沒錯、妳們到底想做甚麼!?搶奪糧食嗎?還是想奪取物資?」有吾附和大吼
「啊啊!?老娘是來秀腹肌的呀!怎樣不行嗎!!進擊的腹肌!!!?」艾瑞兒確定進入小混混模式
「婊子、不要一被嗆就亂嗆回去,冷靜點婊子」小雷冷靜沉著地對著艾瑞兒猛開砲
艾瑞兒確認套用小混混表情「啊啊!?~妳說誰是婊子啊臭婊!!
小雷的黃金雙指再次插入艾瑞兒的鼻孔,已艾瑞兒
「妳妹的是在個屁!!」艾瑞兒又爆粗口
「葬儀社的各位、你們見過這兩個人嗎?」小雷詢問,手中出現兩個立體影像
是黑色影子與黑髮女子愛緹雅

6-7
黑色影子的影像與愛緹雅的模樣出現在小雷的手中、所有人都緊盯畫面
葬儀社的所有成員都見過這兩個人、這兩個怪物般的存在,除了蘭絲外的兩個破壞者
即使只有涯、集、祈、綾瀨實際見到、其他人也都透過攝影機看過,並進行了分析、但最終徒勞
現在再次看見這兩個人的樣子、所有人都屏住氣息、彷彿又回到當時激烈作戰的感覺、緊張壓迫
接著涯開口回應「見過如何、未見過又如何?」他站在大廳架高的平台上、雙手抱胸
面對不知是敵是友的情況,涯打算先試探對手底細
「答案還真明顯」艾瑞兒說「嘛、很明顯就是看過的反應,而且還近距離接觸過」
「她是怎麼知道的!?」綾瀨心想,接著問「當時妳們也在場嗎!?
艾瑞兒說「人不論是在有意識、或無意識的狀況下都會產生無法控制的生理反射動作」
小雷接下去說「例如瞳孔的收縮率、只要注意到這些細節就能輕易解讀人心」
四分儀點了點頭驚嘆「這需要高明的手段與高超的洞察力要做到可不容易啊
「哼!就算真的看到又怎樣!?妳們想幹嘛!?」有吾耐不住性子破口而出
「難道又是那個長角女子的同夥!?是來對黑影與黑長髮女子不利的嗎!?」春夏緊張地說
亞里沙用顫抖的聲音說:「還是說是來抹殺我們的!?」亞里沙沒辦法不這麼想
這下大家手中的槍又握得更緊了、一想到有這個可能就更無法鬆懈
「啊!?...不是啦」然而艾瑞兒解釋之前、小雷就衝了
「說!」小雷的聲音從涯後方傳來,一雙血紅之眼瞪得如銅鈴那樣大
不知何時、小雷已經站在涯的後方、張著一隻手並伸直對準涯的後腦勺、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音
所有人同時轉向、槍口一致對著小雷、還在疑惑她何時移動
根本沒人看到她移動!!
「好快!!」大雲說
「這女人甚麼時候!?這兩個人果然是那些怪物的同類嗎!?」有吾流下幾滴汗水
「不不要欺負特里同!!」真名大喊、幾乎是哭喊
「妳想對涯做甚麼!?」亞理沙緊張地全身發抖、槍都握不穩、造成擦槍走火、射中小雷的臉頰
子彈碰到小雷之前就被高溫電漿分解成氣體、小雷瞪著亞理沙、不發一語
亞理沙瞬間感覺到一股涼意從脊髓下方傳上心臟、她動也不敢動,彷彿一點搖晃就會崩潰
「在吾把你的頭炸得金黃酥脆之前快說!」小雷對著涯面無表情地說,不悅堆滿皎潔的臉孔
「喂喂喂喂喂!!結果最沒禮貌的是妳吧!!一有線索馬上就開始威脅了嗎B!?」艾瑞兒吼道
她繼續砲「而且他本來就金黃酥脆!!人家是金髮正妹blonde(指金髮的人、金髮美女)!!
涯以近乎冷靜的口吻說「妳們跟黑色影子還有那名黑長髮女子是甚麼關係?
「干卿底事?不說的話、吾也可以慢慢折磨你、調教到你用唱的」小雷再次威脅,一樣冷淡
「妳妹的抖S!!不要24小時都開著S模式好嗎!!不要學7-11 alwaysopen好嗎!!」艾瑞兒大喊
涯回頭看向小雷,眼神堅定不移「要是我不說呢?沒人能保證妳不是黑影或我們的敵人」
小雷瞪進涯的眼睛,毫不退讓:「Hell it is(那就去死吧)
「等一下!!」春夏突然大喊、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春夏說「要殺妳就殺吧、反正我們也都要死了!但妳們永遠也不會知道黑影的下落」
沒有人了解她在說甚麼、除了一個人之外
、我知道你都瞞著大家一個人承受這個事實的壓力、但我都觀測到了」春夏瞇著眼說
「春夏媽媽妳說我們都要死了這是甚麼意思?」鶇不安地問
四分儀皺眉回憶起一些事「難道是關於那一片極大型殘骸!?涯果然瞞了我!
「沒錯、黑影擊碎的月亮分成好幾塊殘骸其中有一塊相當於美洲大陸的碎片即將墜毀」春夏說
「涯不願意告訴我們真相,就是因為即使知道、也沒有交通工具能逃,就算有、逃到哪裡都一樣」
春夏抱緊真名「那麼大片的殘骸一旦落下整個地球的生命都不可能存活
「這這是真的嗎!?!!」綾瀨睜大那美麗的瞳孔,屏住氣息
「涯!!為什麼要自己一個人承受啊!!」鶇焦急得大喊
大雲閉起眼睛說「不愧是指揮官到最後還要保護我們,不讓我們操心
亞理沙落下淚水,為的是涯獨自承受這殘酷事實「所以您說不會有事是為了不讓我們擔心
「這種事為什麼不先說出來、涯你太見外了!!」有吾激動得冒出好幾條青筋
涯疲憊的表情恢復平和「抱歉了各位只是現在說甚麼都沒意義了我們很快就會消失了
涯轉身正面看著小雷「想殺就來吧、呵誰也想不到會有這種結局被莫名其妙的人抹殺」
艾瑞兒輕鬆地說「啊~~~~小雷,剩下就交給妳啦~相信妳知道要怎麼做了吧?
小雷輕撥頭髮回應「啊啊、比起威脅,吾還是習慣公平交易雖然威脅別人超爽就是了」
「抖S發言自重喔!!」艾瑞兒雙手插腰、露出不屑的表情
小雷突然喝令「都給吾退後!
「啥啊?」有吾發出疑問之聲
「退後、stay back、閃一邊去、死開、混蛋你欠踹嗎?需要吾把你踹開嗎????」小雷吼道
艾瑞兒嗆「尻北啊!!最後好像混入了奇怪的同位語!!
所有人都離開架高的台階、疑惑地看著獨自站在上方的小雷
陽光從裂開的屋頂射入室內、輕輕灑落小雷的身上、就像她發出輕微電流微光那樣閃耀
籠罩在她的周圍、形成水晶般晶瑩剔透而冷漠的美
小雷緩緩把手伸向天際、手勢彷彿抓取物件、但又張得更開、無法抓住物品的程度
「她想做甚麼?」春夏低聲說
小雷的手臂發出霹霹啪啪的聲音、金色的帶電粒子互相衝擊、激盪出數百兆伏特電流
她的手甲逐漸被金色渲染、發出炫光奪目的光輝
原本只是燈泡般的亮度、火焰、白光、最後到達難以直視的閃亮
電子開始發出怒吼、一旦在極狹小的空間裡擠入過多電子便會如此、電子需要爆發
接著這一刻終於來臨
!!
一道金碧輝煌的巨大金色電子脈衝貫穿葬儀社頂部、穿過夜幕漸落的大空
雷柱分裂的紋路彷彿是切開天空的巨大裂縫、閃光衝破地球大氣層直搗月球的巨大殘骸區
金色脈衝一擊貫穿整片月球殘骸、馬上產生昇華現象:從固體直接蒸發成電漿狀態!
高熱的昇華現象開始向外擴散、從貫穿的中心向四周侵蝕、蒸發所有組成結構、速度越來越快
猶如巨大的金色野獸啃食著銀色盾牌、銀色的月球分崩離析、每顆粒子都蒸發成離子狀態
橫跨數千公里的巨大岩石大陸在金色的輝煌之下不復存在、一切蒸發消散、回歸原始
銀色的月神消失在金色的星塵之中
Good Job小雷!!You are my bitch!」艾瑞兒對她比了個拇指、然後伸出拳頭
小雷咧嘴笑、用高熱的拳頭碰碰艾瑞兒的拳頭「這樣布丁就不用吾請了吧bitch?
「當然是沒這回事!別想賴帳槓槓槓槓槓!!燙燙燙燙燙啊!!」艾瑞兒與小雷的拳頭冒著煙
「騙人的吧……這種事看幾次都覺得令人作噁」有吾用手擦掉臉上的汗水說
「果然是黑影的同類嗎這種破壞力怪物」涯喃喃說道
「哇啊恰~~~這一擊應該也超過白血球的總輸出了吧!?」鶇合不攏嘴地說
「妳們到底是甚麼人…….!?為何會有這種力量!?」四分儀的科學精神發出質疑與好奇
亞理沙睜大雙眼說「真的擊毀了那片巨大殘骸
「不可思議令人不敢置信」春夏摟著真名說
真名看著滿天灑落的月球碎片與高溫電漿說「好漂亮亮亮的銀色和亮亮的金色
「可怕」綾瀨吞了口水、感到一股莫名的燥熱
「好啦~作為延續生命的回報~所有你們知道關於黑影跟黑髮女的事、都告訴我們吧!」艾瑞兒說
她看了看葬儀社諸位猶豫又游移的眼神後說:「嘛、不用擔心啦~我們啊
「是那兩個白癡的家人

6-8
「家人是甚麼意思?」涯對這點感到意外
「那兩個白癡+其他一群笨蛋+我們兩個,是第五勢力」小雷如是說道
「第五勢力?那是甚麼組織?」鶇看著綾瀨,她也只是聳聳肩
第五勢力是個家族」艾瑞兒挑眉說
四分儀投以疑惑的眼神「家族?像是義大利黑手黨的家族嗎?
「是會一起進家庭餐廳的家族!」艾瑞兒開口笑著答
「黑手黨家族也會進家庭餐廳啊妳這白癡」小雷冷淡地說
「那我們就是會進家庭餐廳的黑手黨家族啦怎樣!!
「靠、吾輩根本不是黑手黨!!不要竄改自己的出身好嗎!!
「那、妳們是黑影的兄弟姐妹嗎?」綾瀨好奇地發問,帶有些許訝異的心情
「啊啦~~其實不瞞各位、咱家是黑影的愛妻呀討厭」艾瑞兒臉上出現紅暈,嬌羞又青澀
「愛、愛妻!?」亞里沙嚴重懷疑這個可能性
「哈啊黑影總愛推倒咱家、對咱家魅惑的胴體發洩他那無盡的獸慾」這會兒艾瑞兒更加羞澀、臉頰更加紅潤、用手摀著臉害羞地說「嗚嗯他總是不斷蹂躪咱家嬌柔的身軀、咱家只能被迫壓在地上接受這一切、完完全全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好幾次咱家都受不了、體會到愛的真諦
現場所有人聽得面紅耳赤、心跳加速,一臉尷尬地面對眼前的狀況
春夏紅著臉邊笑邊捧著臉說愛、愛的真諦啊啦、嘛~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開放了!
鶇滿臉通紅抗議道:「這不是開放而已唄!!這這這簡直太過直接了!!超超超直球啊!!
「看來她們不只是擁有無限制的力量、其他方面的文化也很無限制」四分儀推了推眼鏡
「沒想到竟然有人能在別人面前直接講出這種話、這傢伙怎麼回事!?也太不正經了!」有吾說
「哼、就憑妳哪可能是的愛妻?妄想也要適可而止啊賤胚」小雷默默射了艾瑞兒一記冷箭
幹幹幹幹幹幹幹嘛拆穿人家啊啊啊啊啊!!」艾瑞兒激動地邊噴淚邊說
「甚麼啊原來是隨口說說的啊別嚇人嘛!」綾瀨吐了一口大氣、心想果然不會有這麼誇張的事
「因為吾才是他的伴侶啊,」小雷面無表情地啾咪了、啾
「妳妹啦!馬賽克有打跟沒打一樣!啊妳是在啾咪個毛啊!!咪」艾瑞兒也啾咪了、啾
鶇紅著臉支支吾吾說、露出小虎牙「什…sex伴、伴侶!?sex伴侶嗎!?所謂的sex friend!?
「這些人到底多沒羞恥心啊竟然在公開場合對陌生人說出如此毫無廉恥的話!」亞理沙臉紅地說
「啊啦~嘛、現在的年輕人真的是好開放啊~」春夏捧著臉害羞地說
「媽媽~sex…friend…是甚麼意思?是好吃的嗎?」真名用充滿期待的眼神仰頭看春夏
「妳們都在小孩子面前說了些甚麼啊!!」綾瀨摀著脹紅的臉猛搖頭說
「所謂一山還有一山高就是這麼回事嗎?」有吾紅了臉撇過頭去、一臉無奈
「應該說人不可貌相比較貼切吧?」大雲非常認真地回應有吾的說法
「沒錯、吾就是唯一一個經過WHO認證的黑影專用sex frie...」小雷話到一半就被艾瑞兒踹了
「經過WHO認證sex friend是甚麼毛啊!!不怕說謊鼻子會變長嗎婊子!!」艾瑞兒表情欠揍
「吾說謊的話只會罩杯升級」小雷摀著鼻子說
艾瑞兒聽到這句話馬上把靈魂賣給魔鬼、大吼:「鶇的胸部真的超大!!
「甚麼東西!!甚麼意思!!為什麼扯到咱的身上啊!!妳們這些變態!!」鶇躲在綾瀨後面說
「那、那個是、是說還不知道妳們的姓名呢!我的名字是綾瀨」綾瀨試圖把話題轉回正常的尺度
在場葬儀社的成員逐次自我介紹後,涯方開口「麻煩妳們介紹一下自己吧」
「哇咑~!!咱家是艾瑞兒(Aerial)」艾瑞兒李小龍附身中
小雷冷冷地說:「小雷」
「咦!?這樣就結束了嗎!?」鶇對這極簡短的自我介紹感到錯愕又莫名其妙
「就某種程度上來說還真是極端不是尺度很大就是太過簡略」四分儀就張紙寫下些甚麼
「嘛嘛嘛~能不能再多說些關於妳們的事呢?」春夏說
「啊啊~好的好的~咱家是艾瑞兒布立茲(AerialBreeze)」艾瑞兒咧嘴笑著說
小雷回應:「吾是姍妲普拉斯瑪(ThunderPlasma),叫吾小雷就行」
」涯暗忖
大家殷殷期盼接下來的內容、直到艾瑞兒開口「沒了~就這樣!!
「這自我介紹也太少了吧!!好歹告訴我們妳們的目的與來歷吧!!」有吾受不了了,臉皺成一團
「哼!愚蠢!女人是由神祕組成的!!」艾瑞兒一手遮在面前耍神秘、看起來比較像中二病發作ing
小雷冷冷地說「但是妳的構成成分有90%是婊子,剩下900%婊子無雙
剩下的900%是甚麼鬼啊!?根本超越100%了啊!!」艾瑞兒指著小雷、翻著白眼、噴著口水大吼
「再說婊子無雙是甚麼鬼啊!?咱家是唯我獨尊的神級婊子!?
歷史最佳婊子年度十大婊子全球最有影響力婊子未來第一婊子就是妳」小雷半開眼說
「最好是從過去現在未來都是婊子啦────!!幹甚麼在別人的未來也加入婊子成分啊!!
「別噴口水、妳這髒鬼」
「這不是斯巴達口水!!這是斯巴達老痰!!
Shit更噁!!
「這兩個人真的是甚麼都能吵啊!!」綾瀨嘆了口氣、無奈地說
「啊~對了對了!麻煩你們說一下關於黑影跟愛緹雅的事吧!畢竟我們是為了他們來的~」艾瑞兒說
葬儀社成員彼此交換眼色,然後決定告訴艾瑞兒和小雷,於是涯開始敘述事情的經過
從來自宇宙、超越光速的蘭絲、手執大鐮的愛緹雅、突然出現的黑色影子到與蘭絲正面接觸
過程中艾瑞兒與小雷聽得入神、不時點頭,偶爾發出一些簡短問題
最後涯說「不知為何,那個名叫蘭絲的女性就這樣離開了,這就是我們知道的全部了」
「嗯如是說、你們不知道黑影跟愛緹雅的下落了?」小雷問
「我們也很納悶他們到哪去了、事實上我們也在尋找他們」四分儀推推眼鏡
「愛緹雅是拖著半條命把帶走的他們一定還在這個星球,蘭絲的權限很有阻礙性」艾瑞兒說
小雷接下她的話「量子跳躍難以突破她的權限,更不用說那兩人身負重傷,重點是、到哪找?
「嘿嘿~說不定他們在附近的多拿滋先生店家約會」艾瑞兒莞爾一笑
「妳蠢啊?哪家店會讓帶把巨鐮的人進去啊?又不是的多拿滋先生」小雷雙手抱胸回應
「不然就是」艾瑞兒話到一半就停住
小雷與艾瑞兒突然出現台階上、剛好在涯的左右、兩人同時釋放出金色與透明色的脈衝
台階上的所有人都被推開、包括涯、只剩艾瑞兒與小雷站在台階上
「妳們突然做甚麼啊!?」亞里沙受到強風吹襲不由得瞇起眼睛、幾乎站不穩
要來也打聲招呼啊混帳──────!!」艾瑞兒對著無人的空氣咆嘯
一團黑色與紅色的閃爍燃焰突然出現在台階上、釋放強烈脈衝震擊
若不是艾瑞兒與小雷將眾人吹開,現在或許已經死在脈衝下了
中央的部分出現些許暗色塊、構成更大的深色塊,人影逐漸出現
更多細部特徵出現,黑長髮、暗色衣、白皮膚、血紅眼
另一道血色火焰一掃便出現黑色巨鐮、纏著黑紅色的雙重火焰、散發劇烈震波
台階被震得發出霹啪聲、出現幾道深邃的裂縫
那一雙血紅色的雙眼閃著惡意、在星光的銀暈下顯得更加鮮明
是黑長髮女子愛緹雅
愛緹雅緊抓著手中的巨大鐮刀,板著臉、前髮遮著臉、血紅色的瞳光穿過瀏海瞪著涯
黑紅色的冽風不斷吹襲、就連空氣也畏懼顫抖
「呀啊────!!」真名被風吹開、春夏來不及抓住
「恙神涯那座花園寡人要了」愛緹雅的聲音彷彿來自地獄,深邃而深層
「花園!?妳要花園做甚麼?」涯站在台階下、一手抓住差點被吹走的真名,把她摟進懷裡
「倘若爾輩還有一點對主人救命之恩的感激、就毫無怨言地接受」
愛緹雅的眼神越加深邃、她接著說
「這不是請求、是告知,爾輩沒有選擇的權力」
那座花園是涯為了真名建造的、如今要拱手讓人,涯一點也無法和顏悅色接受
「那是不」涯的話被真名打斷
「沒關係的、特裡同!!沒關係的只要我們大家在一起就好了花園、花園給她吧
真名堅毅的眼神中有些許的不捨或其實是擔憂?...憂心葬儀社的人們因拒絕而遭遇不測
涯咬著牙、抱緊真名說好、那座花園就給妳吧!
愛緹雅表情緩和了一些「良矣!
藍色的身影突然衝向愛緹雅、是艾瑞兒!!愛緹雅甩動大鐮、砍向猛然襲來的艾瑞兒
艾瑞兒高速迎向巨鐮刀鋒、在切中的前一刻瞬間消失、出現在愛緹雅後方、再度衝向她
愛緹雅大幅度揮動鐮刀、劃出一個完整的月弧、同時轉身面對後方的艾瑞兒
艾瑞兒又消失不見、她無聲無息出現在愛緹雅上方、向下俯衝
鐮刀上的槍鋒向上突擊、發出高壓突入數公里的上空
艾瑞兒閃過攻擊、快速落地、縱身突躍、近距離伸出雙手襲向愛緹雅
另一道鐮斬重重切向艾瑞兒、發出巨大金屬音、艾瑞兒再次迴避、但每次都更接近愛緹雅一點
數千道高速揮砍與數千次金屬音不斷砍向艾瑞兒、她也從容不迫一次次迴避
艾瑞兒高興地咧嘴笑、露出潔白的上排牙齒與可愛的虎牙「有機可乘!!
她就在愛緹雅正面、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伸直雙手、搓揉愛緹雅的胸部
「槓真的抓到了耶!?」艾瑞兒沒有想到會襲胸成功、整張臉都垂下來,她感到一股寒意
寒意來自眼前極度不高興的愛緹雅、這會兒她看起來已經不爽到極點了
愛緹雅緊抓黑鐮、斬出一道能切穿半個宇宙空間的巨大衝擊、空氣中的粒子率先崩壞
「等等等等等等一下啦!!愛緹雅、是咱家啦、是艾瑞兒啦!!」艾瑞兒著急地說
金碧輝煌的巨大電漿護盾擋去巨大脈衝的去路、吸收愛緹雅的鐮斬
愛緹雅這時才稍稍恢復生氣、她鬆開巨鐮、站直身子瞪著她說「哼原來是癡女艾瑞兒!
「可以不要講得好像癡女是咱家的好嗎!!話說妳剛剛完全就想幹掉咱家吧!!」艾瑞兒抗議道
小雷走向愛緹雅、方才的金色巨大護盾是她釋放的「愛緹雅、the變態,妳們兩個都冷靜點」
「喂妳理所當然叫誰變態啊!至少把定冠詞給咱家拿掉啊B!」艾瑞兒怒瞪小雷
「姍妲爾也來了嗎」愛緹雅轉向小雷、把鐮刀放回背後肩著
「愛緹雅、?」小雷問道
「在花園裡」愛緹雅看了涯一眼
「是嗎妳處理得很好」
……………..」愛緹雅眼神看向別處
「嗯這樣吧、看守的工作就交給妳了,順便好好休息,其他的事交給吾輩、可以嗎?
…….啊啊…….那就這樣吧」
說完愛緹雅就化作黑紅火焰消失
「啊恰~~~~~差點就要被鮮血之結末了、真是說操操、操操到啊」艾瑞兒搔搔頭說
「是說曹操、曹操到吧,誰叫妳白目今天很晚了、就先到此為止吧」小雷轉身面對葬儀社成員
艾瑞兒也轉身說「抱歉了、各位!Q&A(&)的時間改到明天吧!、今晚你們好好休息唄!
小雷化作一道閃電消失、艾瑞兒化作一陣微風消散
留下不知所措的眾人,與滿天皎潔的星光
集與祈帶著小女孩剛回到大廳、看見大家面對甚麼都沒有的台階發呆,集問道
「我們錯過甚麼了嗎?

6-9
小雷坐在少數未倒下的大廈樓頂、俯瞰整個殘破的城市、夜色與銀河叫人癡狂
晚風輕拂她金色的髮絲,帶來微微的寂寥,帶走些許憂愁
艾瑞兒無聲無息從高空落下、走近小雷、坐在一旁的電箱上、一些發光的文字漂浮在她的手中
「看過這個了嗎?」艾瑞兒說的是她手中的文字
小雷看著銀河的璀璨說「看過了世事難料事情不總照計畫走」
「執行者…AsterioMetaverse…Castella…愛緹雅(Artia)其中只有是已確認的執行者」
「很像的風格,獨行者原本就打算獨自執行這計畫,其他兩人是另外提出申請要求加入的誰都沒料到蘭絲會在這種時候亂入,真是個不懂禮貌的傢伙,託她的福,整個計畫都廢了」
艾瑞兒猛然回頭、亢奮得臉都紅了:「脫脫脫脫脫她的服!?
小雷踢了艾瑞兒一腳
艾瑞兒扶著額頭說:「至少主要目標還活著,就目前而言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對手著實太了」
「嗯往好的方面想、減少人口有助大自然發展」
「是啊、樂觀地說至少大部分的人死得都很快速無感,蘭絲的速度就是如此霸道」
兩人凝視滿天的星光與破碎的城市,除了天空沒有一點光彩,黑色的大地猶如無底深淵
「愛緹雅好點了嗎?」艾瑞兒打破沉默說
「不好、她的情況非常糟糕,面對蘭絲的壓力援護失敗這兩個因素讓她一蹶不振」
「她對自己太嚴苛了,這種完全的忠誠總伴隨過度的自我苛求與大量壓力」艾瑞兒嘆口氣說
「她活得比我們都久、過得比我們都苦,一路走來陪伴她的人少之又少,而是其中一個」
小雷繼續說
「好不容易有個願意愛她的存在,自己卻只能眼睜睜看受苦,這種痛楚可想而知」
「的確如此...剛才摸到她的胸部,平常的她可沒有那麼大的空隙,證明她現在到達極限了」
「不是因為妳的揉乳神技進步了嗎、變態?」小雷斜視艾瑞兒說
「謝謝妳喔!!第一次聽到這麼令人火大的稱讚!!」艾瑞兒的顏面暴出幾條青筋
「嘛現在最好就是讓她多待在的身邊,多少也能減輕她的心理壓力,讓她好好休息」
「同時還能擔任的護衛、一石二鳥的方案」
「正是如此」
金黃色的電子群在小雷手掌中閃著微光,逐漸形成黑色男子的形象,只差是金色的
她癡癡凝望著手中的金色黑影、在夜色中吐了口氣,輕聲說道
「依照剛才涯說的、壓碎了自己的核心,也就是說打算與蘭絲賭一把、奮力一搏」
「不是第一次了,那傢伙什麼時候都一樣,永遠把人民擺在第一優先」
「吾在意的是之後的景象」
艾瑞兒瞇起眼睛:「滿天的笑顏嗎?
「啊啊葬儀社還不知道那是甚麼,別告訴他們了,否則要離開的時候可能造成不必要的麻煩」
「唉呀呀~如果不是人道主義者就不會這麼麻煩了,直接消除記憶就能了事」
「喔~?如果不是人道主義者,妳還能說妳愛?
「嘿嘿~不能!」艾瑞兒嘻嘻笑著說,煞是可愛
「我們就暫時待在這裡協助人民恢復生活、重建世界、再次建構宇宙空間,並觀察主要目標
「啊啊、沒問題,另外還要記得確認蓋婭建立自然防衛系統的進度」
「至於人民還是不要知道太多的好第五勢力存在的目的就是替他們過濾過度刺激的真相」
「說得沒錯,剩下的就等醒來後再做打算吧
兩個人坐在頂樓觀望星空,品嘗夜晚帶來的純淨空氣
Ψ
黎明、陽光從上方灑入大廳內部,新鮮的陽光為眾人帶來溫暖與希望,也宣示晴朗一天的開始
葬儀社成員在大廳或站或坐,圍在架高的台階上、討論重建街道的工作,以及昨晚的插曲
祈剛從走道進來大廳,她剛換過衣服、脫去破爛的制服、穿起橘紅色的飄逸鏤空裝束、露出細腰
「祈、早安!」集打了聲招呼,他也換上葬儀社的衣服與紅圍巾,與其他人等待祈的到來
「大家,早」祈微笑回應
昨天遇到的雙馬尾小女孩這會兒和真名玩得愉快、兩人和窗邊的鳥兒開心地唱著歌
春夏坐在一旁看著可愛的兩人玩耍、感覺既幸福又平靜
「話說那兩個人怎麼還沒來?該不會是開溜了吧?」有吾抱怨道
「是指昨晚你們說的那兩個人嗎?依照涯的敘述,很像是我們遇到的那兩位女性呢」集說
「嗚呃一想到艾瑞兒,我就起雞皮疙瘩!!那個人太奇怪了!!」綾瀨已經起了雞皮疙瘩
「是太變態了!!」鶇補充
「昨天,有兩個人救了我們,說不定是她們?」祈在集旁邊坐下
「根據集剛才的描述,很有可能是」涯坐在中間的位置,手裡拿著電子儀器
真名對著小女孩樂不可支地說:「未央、妳看妳看~小鳥的媽媽在教牠們怎麼飛呢~
「飛上天空...我也想要飛起來」未央輕輕撫摸手上的麻雀說
涯看了未央一眼,轉頭詢問帶她回來的集:「未央,是那個孩子的名字嗎?
集小聲回應涯:「是啊,她叫淺田未央,她的叔父表哥...被蘭絲...」涯點了點頭,他當時也在場
YO~~~葬儀社的各位早安呀~~~」艾瑞兒的聲音遠遠傳來
「咿咿咿──────!!來了!!」綾瀨嚇得想轉身就逃、鶇和亞里沙反應也大同小異
He was aboy~she was a girl~Can I make it more obvious~?艾瑞兒唱著艾薇兒的歌進門
「吵死了、死癡女,一大早的別強姦吾的耳朵好嗎」走在後面小雷閉著雙眸說
「妳懂個毛!人家都說咱家的聲音超像井上麻里奈的啊!!南夏奈的美妙美少女聲線啊!!
「那去死吧、妳個混帳」小雷、南千秋模式ON
「唉!?還真的是她們呢!!那個妳們好、感謝妳們昨日出手相救!」集起身、微笑伸出手
「怎麼了、少年?伸出手是想摸咱家胸部嗎?」艾瑞兒挺直腰背、姿態高傲地說
「唉不、我沒這個意思」集心臟猛跳、退後幾步
小雷戳戳艾瑞兒胸部說:「誰想揉妳這半調子的奶啊?撒泡尿照照看有沒有事業線吧妳個混帳」
「哼!老娘可是有傲人的D!!
「喔、是喔?ABCDEFGHD?那還真是傲人呢!
「幹───────嘛故意數到妳的H罩杯啊!!乳牛is令人火大!!」艾瑞兒撲向小雷
「喔~少年、又見面了」小雷對著集揮了揮手、另一手插進艾瑞兒的鼻孔裡
「嗯……感謝妳們昨日的救命之恩,當時要不是妳們出手、我們不可能全身而退」
「沒事、小事一件」小雷微笑、揉了揉集的頭、像對待小弟弟一樣
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集紅了臉、驚訝地愣在原地
祈也表示感激「那個謝謝妳們」
「謝謝姐姐……」昨日的小女孩這時也躲在祈的後面發出輕柔的聲音
小雷一派輕鬆說「喔?妳們也要摸摸頭嗎?過來啊、不用客氣」
「要感謝吾輩的話就對了」小雷還沒說完就被一旁的艾瑞兒打斷
「那就獻身給老娘啊渾蛋!!把妳們的交出來啊!!」艾瑞兒鼻孔被塞住卻還是用力大吼
「妳妹的馬賽克打在哪啊?」小雷艾瑞兒
祈稍稍退到集的後方想躲起來:「唉?不、不行
小女孩退到祈的後方想躲起來:「嗚………
小雷更用力插進艾瑞兒的鼻孔說「再不自重點,等下插的就是拳頭了喔」
「最好是塞得進去啦!!」艾瑞兒亂吼
「吾會塞其他的洞」小雷雙眼閃著紅光
「什、什什什什麼其他的洞啊!!」艾瑞兒脹紅了臉、噴了滿地鼻血
「你們早、睡得好嗎?」小雷無視艾瑞兒,自顧自地對葬儀社的眾人打起招呼
綾瀨笑著回答「睡得很安穩、謝謝小雷關心!
「早、早啊大家好嗎?吃飽了嗎?」艾瑞兒滿臉鮮血抬頭面對眾人、邊抖邊說
「嘻嘻~反而是妳看起來一點也不好啊」鶇嘲弄艾瑞兒說
「還沒吃」大雲很誠實地回答
「雲仔你也答得太快太城實了唄!!」鶇的肚子發出咕咕聲、她紅著臉撇過頭去
「是嗎?那這給你們吃、不用客氣」小雷不知道從哪拿出一大袋食物放在平台上
袋子裡有各種食物,麵包、培根、飯糰、水果、甜點、罐頭、湯品等冷、熱食,全都包得好好的
「哇啊~這是哪裡來的啊!?還是熱的呢~這樣就有熱食能給孩子們吃了」春夏放下了心中一個擔憂
「不要問」小雷簡短地說,春夏困惑地笑了一下、決定不過問
「嘛~放心沒有毒澱粉啦、安心吃吧,放輕鬆點、不用太拘謹,當自己家就好!」艾瑞兒輕鬆地說
「為什麼是妳說這句話啊!?這裡不是妳家、給吾拘謹點!」小雷敲了一下艾瑞兒的頭
大家圍成一圈、吃著熱呼呼的食物,心情與神情都放鬆不少,比起之前對峙的樣子好得多了
「感謝妳們的食物、以及阻止月球墜落」涯微笑面對小雷與艾瑞兒,但他仍有疑問
艾瑞兒有備而來、她坐在涯對面的石塊上,瞇著眼笑著說「嘛、咱家知道你們有很多疑問」
她繼續說「那就先從最簡單的開始說起好了~關於我們到底是甚麼東西
艾瑞兒手一揮、一個影像就出現眾人中央,那是一個由數個圓形層層包疊的球體
「這這是甚麼?」集完全無法理解那異樣的物體,開口發問
艾瑞兒笑著說:「這就是我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643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Asteri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罪惡王冠-虛惡- 第六章... 後一篇:罪惡王冠-虛惡- 第七章...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安~心~上~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