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仙五前傳-卓初】夢緣長離(尾聲)全文完

作者:本狼.羿子涵│仙劍奇俠傳五-前傳│2013-09-04 17:39:53│贊助:6│人氣:149
【尾聲】 夢非夢,莫道是空
 
幽香暗浮,似有若無,隱隱縈迴鼻間不散。皇甫卓緩緩睜開眼,入目是一室明亮,原來已一覺至天明。他翻身坐起,支額醒眠,卻忽感有異。

他睡在楓刻紫檀臥榻之上,而臥榻卻在他房中──的確是他寢房不錯,但裝飾擺設卻比以往略有差異。皇甫卓皺眉起身,疑惑地打量四周,這才發覺異感何在。

他的房間,多了不少女人家的東西,少了以往純粹的男子陽剛之氣,增添了女子的柔媚,一看即知此間已不再是他獨用,而是多了一個女主人。看那些窗門,還貼著嶄新的喜字窗花,一派洋洋喜氣。

他床榻旁多了一座雅致妝臺,他拿起燙著楓葉紋樣的木梳看了看,又隨手打開幾個飾物盒的蓋子,愈看眉頭愈是糾結:這些分明是初臨的往日用物!瞥見那個熟悉的檀木盒,揭開一看,面色登時一沉,裡頭果然是初臨生前最珍惜的飾品:四辮旋詩白玉環、碎玉繩環……卻還有一樣陌生的鑲金墨玉手環,皇甫卓眉一皺,一時想不起此物何來,接著便憶起小時候曾在母親的首飾盒裡見過。這只墨玉通體漆黑無雜色,十分罕有,因斷成了兩截,無法一體為環,才鑲金飾以為佩戴,型式較為特殊,是以雖然十數年來不曾再見,印象卻是極為深刻。再流目房內一遍,發現那些原本不屬於他房裡的擺設之物,皆是自初臨房裡搬挪過來的,包括那張楓刻臥榻。

這是怎麼回事,為何一覺醒來,他的世界竟好似不是原本的世界?他成親了?他怎可能迎娶初臨以外的女子?可那墨玉環是皇甫家世代傳予正室的信物,有物為憑,可證他確實已然娶妻,而這個身為他妻子的女人,竟膽敢擅取初臨遺物以為自用?

皇甫卓沉著臉走出房,先是一愣。外頭天色大亮,但日已偏斜,不是方才他以為的晨初,卻已是申時前後。一面覺得奇怪,一面來到隔壁初臨房一看,裡頭已非原來初臨使用時的模樣,卻像是初臨未搬入之前的擺設,看得出來這間有人起居使用,只是那人生活似是極為簡約,物事並不多。

皇甫卓怒極,正見有個男僕在灑掃庭院,喚了來問道:「我不是吩咐過這房間所有物事不得一動,須維持原樣嗎?為何現在成了這個樣子?」

他此刻目含冷怒,威嚴盡顯,雖然克制著語氣,氣勢卻也十分逼人,那男僕嚇得支支吾吾,連話也說不好:「少……少夫人說要將東西搬到少門主您……您房裡的,還是您親……親自吩咐咱們搬的啊!」

他允許的?怎麼會……

皇甫卓捏了捏眉間,認真回想,愈想愈覺得好似真有這麼一回事,印象卻十分模糊……但,怎麼可能呢?他怎可能答允?

「那個少夫人現在人在哪裡?」他問,打算直接去釐清這處處怪異。

男僕一臉奇怪,小心答道:「小的剛才看見少夫人在荷花池邊,多半還在那兒。」少門主是怎麼回事,怎地問起少夫人好像問的是個陌生人?

皇甫卓朝外頭走去,一路只覺莊內氣氛說不出地怪異,細細一辨,卻原來是少了淨天教之劫後的那份冷清低落,反而是一片繁樂積極,甚至較淨天教之劫前還要欣欣向榮。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為何他處處感到不對勁,卻又覺得本是如此?

皇甫卓帶著滿腹疑問來到荷花池近處,只一望,便看見橋上正並肩站著兩人,當中一人黑衣長髮,目覆遮巾,是劍靈夏孤臨。他身旁的女子嬌小纖柔,身上披著一件薄披風,青絲挽髻,髮飾雅致簡潔,雖不見容貌,卻自有一股清麗動人的楚楚風姿。

他們正背對著皇甫卓,看著院內一處交頭接耳,皇甫卓順著他們的方向看去,只見青鸞和劉言正在院落一角,青鸞羞澀扭捏地拿出一只繡囊遞給劉言,劉言接過,搔著頭只是傻笑;青鸞低頭要走,讓劉言給拉住了,兩人喁喁私語,臉上笑容洋溢著一股甜蜜美好。

皇甫卓瞇眼看著青鸞兩人,心中微微一動,再度看往夏孤臨與那女子。夏孤臨是靈非人,眼睛雖以長巾遮起,但並不影響實際見物,此時他看著青鸞劉言方向,嘴唇向著女子歛動,似是在將所見說與她知,女子凝神細聽,轉頭同他說了幾句話,輕笑起來。

也就是在她轉頭向面向夏孤臨的時候,皇甫卓見到她的側臉,心神猛然大震──她眼上覆著絲巾,她的側臉,她的淺笑,她的背影,俱給他強烈至極的熟悉之感;她……

「初……臨……?」

兩人同時循聲回過頭來,女子抿唇一笑:「卓哥哥醒了?」

皇甫卓腦中轟然作響,疾步來到她面前握住她雙臂,不敢置信地打量她。女子對他的舉動甚覺意外,訝道:「怎麼了?」

皇甫卓還不敢確定,動手去拆她眼上絲巾,女子略驚,不明所以:「卓哥哥,你、你幹什麼呀?」

絲巾卸去,露出完整面孔,那一雙美目雖黯淡無神,仍無損這張如畫容顏的清致秀氣。皇甫卓霎時熱淚盈眶,一把將女子擁入懷裡,激動道:「初臨,是妳,真的是妳!」

初臨對他的異常舉動一時反應不過來,夏孤臨已經識趣地離開,並向所有往這方向看過來的弟子奴僕搖了搖頭,要他們別來打擾,勿要偷窺。眾人大為騷動,都是一臉克制不了的好奇:少門主素來正經自持,成婚前後雖然時常可見他牽著少夫人莊內散步,但最親暱也不過執手相扶,卻從來沒見過他在大庭廣眾之前、眾目睽睽之下,對少夫人有如此大膽親熱的舉止呀!

初臨亦是訝異不已,秀臉紅了紅,赧然道:「卓哥哥,這、這兒有旁人在呢……」皇甫卓恍若未聞,只是呢喃著她的名,初臨心中一軟,心想左右自己也看不見外人眼光,真箇是眼不見為淨,身子給他抱得有些痛,但也沒有出言遏止,而是回抱他輕撫他背脊,柔聲道:「卓哥哥怎麼了,做惡夢了?」

「惡夢……」佳人切實在懷,她的氣息深入肺腑,暖他心脾,皇甫卓原本腦海中令人沉痛的印象逐漸淡化,對此時此刻的真實之感愈加強烈,忍不住收緊手臂,將臉貼著初臨的頭,低喃:「對,是惡夢,很長很真的惡夢,我簡直……沒有懷疑……」

「卓哥哥夢見了什麼,這樣可怕?」

「……我夢見皇甫家慘遭橫禍,父親他……還有妳……妳……」不敢宣諸於口,怕出言成真。「我夢見妳……離我而去,不在了,而我竟慢慢忘了我們之間的種種,甚至忘了妳的模樣,始終想不起……」

他語氣裡的痛苦令初臨心疼無比,她輕輕拍著他,安慰道:「只是惡夢罷了,我在這兒,大家也都好好的呢!人家不都說夢境是真實的相反,信不得的嗎?」

皇甫卓喃喃道:「對,那都是假的,現在才是真的……」他的心慢慢安穩下來,但覺記憶略有復甦,卻仍有些摸不著邊際,他鬆開一手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忍不住問道:「淨天教進攻四大世家,然後……然後發生了什麼事?」

「淨天教攻打開封,圍攻咱們,又事先找了奸細在糧水裡下毒……」初臨臉色一黯,「公公中了毒,發揮不了平時功力,幸好晚臨及時出劍,殺退了淨天教,否則後果恐不堪設想……」

皇甫卓一愣,打斷她:「晚臨?他叫晚臨,不是孤臨?」

「孤臨?不是啊,晚臨的名字是我取的,卓哥哥忘了嗎?」

皇甫卓心中詫異,又問:「那,父親他……」

「公公中毒之後身子虛弱得很,需要頗長一段時日休養,我才剛陪他說了一會子話呢,現下多半正在屋裡歇著吧。」

皇甫卓心中震撼,喃喃:「父親也沒死……還有晚臨……」

初臨聽他自言自語,莞爾道:「卓哥哥當真睡迷糊了,什麼事都給忘了。」

皇甫卓怔忡看著她,記憶逐漸回流,原本如墜迷霧的心神終於明朗起來。

是了,是夏晚臨,他想起來了。

毒影領軍的淨天教在攻擊皇甫世家之前,令門中奸細事先在飲食用水中下了毒,好教皇甫家不堪一擊,門中大多數人都中了毒招,簡直任人宰割,皇甫一鳴拖著中毒之軀和毒影纏鬥之際,陡然橫空殺出凌厲劍氣相助,卻是長離劍靈及時出劍,劍意凜然,宛如神兵降世。

劍靈威力強大,淨天教反被殺得潰不成軍,逼得毒影不得不交出解藥,落荒而逃。幸有劍靈之助,此一戰皇甫世家傷亡並不嚴重,但皇甫一鳴中毒頗深,侵蝕經脈,雖大難不死,卻需長期休養,索性便將門主之位傳承予皇甫卓,此後由他掌皇甫世家大小事務,自己半退幕後。

皇甫卓查詢奸細身份,發現常念不知所蹤,後來在丹楓谷發現了他的屍體,雖然之中諸多啟人疑竇之處,不過既已死無對證,便不再追究,命人將他葬在於淨天教來襲之中喪生的常氏夫婦墳塋之旁。

淨天教教主姜世離被封於女媧血玉之中,黨羽潰散,短短數月內淨天教聲名沉寂,在江湖上消失得無影無蹤,武林恢復太平。

劍靈出世之後,初臨身子果然大有好轉,經數月的細心調養與婚禮籌備,皇甫卓和她在年節之前終成連理。十數年走來,她的身份不再令莊內諸人三緘其口,終於能跨出高牆,坦然於陽光之下;皇甫世家少門主大婚之喜,為戰火洗劫後的武林添注了一道蓬勃生氣。

今時枝頭新發,初春正好,他們已成親三個多月,清冷中含帶著絲絲暖意的日光照在荷花池畔神態親密的兩人身上,皇甫卓摟著初臨,看著她氣色極佳的嬌顏,但感諸事美好圓滿,可心裡卻又覺患得患失。雖知自己方才不過是夢魘纏身,但夢裡一切太過深刻,一時難以自腦中淨除,使之心下難安。他該如何才能不用懷疑這或許才是另一場美夢,終可能夢醒幻滅?
 
 
 
 
夜裡沐浴過後,皇甫卓披散長髮,穿著寬鬆寢衣,一自澡間跨進房中,便隱約嗅到屬於初臨身上的清幽香氣。如今他們新房也成了芝蘭之室,皆是因為有她在的緣故,而初臨卻說,她只聞到屬於他的味道。或許兩人在意的都是彼此,才只注意到彼此的氣味吧。

他緩緩向內房走去,及至近處,聽見裡頭傳來低低的說話聲,話裡提到了自己,不覺停下腳步。只聽青鸞揶揄竊笑:「少門主平日將妹妹往心坎裡疼惜,捨不得妳磕碰摔跌,就怕妳有一丁點受傷,想不到私下裡竟這般粗魯,什麼憐香惜玉都拋到腦後去了!」

「青鸞姐姐說什麼,都、都不害臊的嗎……」初臨的聲音聽得出羞赧:「卓哥哥待我很好的,他只是……他跟我賠罪過的,青鸞姐姐不要誤會他。」

青鸞笑道:「唷,成親之前就事事只想到少門主,成親之後更是處處迴護他啦,真是,哪有人這樣疼丈夫的?」

初臨不服氣道:「那照青鸞姐姐這麼說,以後妳定是會處處欺負劉大哥的了,我還是先提醒他一聲得好,好教他非得有壯士斷腕的決心才能娶妳進門,省得他日後悔之不及,反而惱我向卓哥哥提你們的事!」

「啊唷,妳這是威脅我來著?看我不懲罰妳才怪!」接著傳來兩人笑鬧的聲音,是青鸞呵著初臨的癢,沒幾下就使初臨投了降,笑喘著求饒:「是我不對,我不說了,青鸞姐姐饒了我!」

青鸞笑道:「看妳還敢不敢貧嘴。好啦,快些讓我上了藥吧,一會兒少門主就要進來了,我可不敢打擾你們。」

「什、什麼打擾不打擾的……」

青鸞笑了幾聲,又道:「哎,妳記得要提醒少門主輕些,妳都不疼嗎?」

初臨赧道:「還好,也不大疼,我本就看不見,妳不說我也沒特別感覺。」

皇甫卓愈聽愈緊張,好像自己不知幹了什麼事,害初臨身上有了傷口,連忙舉步入內,著急道:「初臨,妳受傷了?」

卻見青鸞拿著一個小瓷盒站在床邊,初臨跪坐在床上,兩手將長髮攏在腦後,寢衣大敞,露出月牙白滾青邊的抹胸,和一片滑如凝脂的頸項和香肩,皇甫卓乍見之下,身子猛然一震,停下腳步。兩人毫無防備下看到他出現,都驚呼出聲,初臨手忙腳亂地將寢衣拉上掩住身子,小臉酡紅如燒。

青鸞也是臉紅一片,尷尬笑道:「少門主您沐浴好了?那青鸞告退了。」連忙將小瓷盒放在床上,三步併兩步逃之夭夭,出去時不忘將內房暨外廳的門都緊緊闔上。

皇甫卓拿起那瓷盒打開看,裡頭盛著淡綠色的晶瑩膏物,散發著清新涼爽的氣味,卻是一盒外抹藥膏,不禁憂心道:「初臨,妳哪兒受傷了?」

初臨臉上更紅,細聲道:「也、也不算受傷,只是……」

皇甫卓看她緊揪著寢衣,又想到方才瞥見她裸露出來的肌膚上似有斑斑青痕,正色道:「讓我看看。」

初臨羞澀地應了聲,由得他輕輕掀開衣襟。皇甫卓一看那些似曾相識的痕跡便馬上臊紅了臉,那是他昨夜留下的……便是這盒藥膏也是他先前給她的,消瘀甚是見效。

皇甫卓清了清喉嚨,赧聲道:「我昨夜有些……克制不住,弄疼妳了嗎?」

「沒、沒有……」初臨細聲道:「這些……青鸞姐姐沒提的話,我也沒上心,應該不很嚴重才是。」

皇甫卓憐惜地輕撫那些吻痕,懊惱地嘆了口氣,惱自己疏於控制力道,令她承受不適。初臨知他所想,輕輕道:「沒事的,這半年來我身子調養得極好,雖然沒有兒時那般健康,但也不像養劍時候那麼孱弱了,卓哥哥別老是擔心我像瓷娃娃一般,一摔即碎。」

「那也不能當真摔了妳啊,摔壞了我向誰討去?」皇甫卓重又展顏,忍不住低聲一笑:「或者妳這是在暗示我,往後儘可以為所欲為?」

初臨紅透雙頰,低下了頭:「我……我不是這個意思……」

皇甫卓見她嬌態可人,情難自已,輕輕摟住她,盈鼻盡是她幽香,本想替她上藥,這時念頭一轉,將藥盒擱到一旁去。他背靠著牆,初臨伏在他懷裡,兩人片刻無聲,只有彼此的心跳和呼息迴盪在耳邊。

「……初臨,不瞞妳說,自下午醒來之後,我就很是徨然不安,我怕我分不清楚哪個為真,哪個為夢,會不會其實我現在就在做夢,所以這一切才會這般美好完滿……」

初臨搖頭道:「卓哥哥多想了,你不是分不清,而是擔心會失去,所以才會這般惶恐。」

皇甫卓心頭一抽,沉痛道:「夢裡,我失去過一次,不想再有第二次了。」

「你失去的是夢裡的,可你擁有的是真實的。」初臨認真無比,忽爾淘氣一笑:「我想到個方法,卓哥哥要是擔心分不出哪個才是夢,不妨試上一試。聽說夢裡不知疼痛,你去找個法子讓自己疼一疼不就知道了?」

皇甫卓唔了一聲,道:「我方才在澡間,腳趾踢到盥洗木盆,痛得我想劈了那木頭。」

初臨噗哧笑道:「那卓哥哥還有什麼懷疑的?」

皇甫卓撫著她的髮,輕嘆道:「在乎,所以就多疑了。」

初臨不願他這般自尋煩惱,跪直身子撫上他的臉,溫柔摩娑他臉頰,認真說道:「卓哥哥聽著,初臨十分肯定自己不是在做夢,而是真真實實地擁有這份苦盡甘來的圓滿。卓哥哥既然此刻和我在一起,自然也不會是做夢了。」

「初臨……」皇甫卓一陣動容,復又擁住她。初臨張開雙臂緊緊回抱,希望藉此讓他明白,她不是一觸即散的假象,她是會與他攜手白頭的血肉之軀。

寢衣輕薄,皇甫卓清楚感受到她嬌軀的柔軟和溫香,身上所有感官倏地變得纖銳敏感,畢生所愛嬌婉在懷,他渾身一熱,心狂跳起來。

她已是他的妻,他謹守了多少年的相守以禮,如今都已不再是常倫規範,讓她承受自己的滿腔憐愛,正是天經地義……念頭轉過,身體已然自動自發,輕輕親了親初臨雙眼。初臨知他所欲為何,羞臊難當,不由自主低下了頭,皇甫卓托起她下頷,含住那一點紅唇。

他是火,撩撥她體內慾望焚燒,他的唇他的掌他的身體,在在傳遞著他對她的渴望。初臨在他的熱烈相待下神智迷離,但仍強守著一點清明,小手輕推他肩頭,張唇欲語;而他不放開她,手臂緊箍她嬌軀,使兩人密貼毫無縫隙,趁她唇瓣輕啟,探舌入她檀口與之糾纏。

「卓哥……唔……」

初臨幾次欲言都教他打斷,想轉開臉,他卻跟得極緊,閃躲不得,最後勉強將頭一偏,透紅的小臉埋進他肩窩,嬌柔低喘:「卓哥哥,等一等……」

皇甫卓繃緊身子抱著她,聲音因情慾勃發而嘶啞:「初臨,妳……妳若是不願……」

「不、不是……我……」初臨聲如蚊吶:「床……床幔……」

皇甫卓微微一怔,隨即醒悟。初臨自失明之後,其他感官更加敏銳,當兩人溫存之時,她總習慣將床幔揭下,使床榻上成為一個隱密空間才能安心回應,開闊之感令她心慌意亂,不能專注。

皇甫卓鬆了口氣,伸手將床幔放下,初臨感覺到帷幔已落,將她和皇甫卓圈圍在一個只有他們倆的私密天地裡,心中踏實下來,摸索著捧住皇甫卓的臉,依著大致的方向朝他的唇靠近,卻是偏了方位,唇瓣印上他嘴角;她略一停頓,往旁吻過去。

皇甫卓溫柔地笑了,她的吻細碎在他唇間,都教他一一盛接住,又深深迎往,四片唇瓣如膠似漆,再無稍分之時,難分你我。初臨小手輕輕滑入他衣內,順著精實的線條深入,撫觸這具她以雙手點滴勾勒在心的陽剛之軀;皇甫卓身子大震,擁著她的雙臂反射性一緊,貼著她的唇緊聲低喚:「初臨……」

初臨含糊地嚶嚀一聲,他輕柔地讓她躺下,薄唇戀戀不捨地自她香唇離開,星點般落在她雪白的肩頸上,小心地略過那些已然形成的吻痕。正在不知天地之時,初臨忽感有異,迷茫地朝旁望去。她不能見,但感覺得到──

皇甫卓順著她小臉對著的方向望去,只見床幔一角給勾住了,露出一個缺口,宛如一個予人偷窺之便的暗窗。他輕輕扳回她的臉,啞聲道:「專心。」覆上她身子,再次深吻住她,一手輕解她寢衣,一手將床帷拉平,完全遮住了裡頭愛慾氤氳、如癡如醉的繾綣纏綿。

初臨在皇甫卓懷裡嬌嬈盛放,她的溫暖幽柔讓他對自己現存的世界再無任何懷疑。有她在的地方,就是他一生依歸。

他們會有孩子的,一男一女,哥哥妹妹,越兒和未央。小未央尤其喜歡晚臨,天真無邪地將以後要嫁給晚臨為妻的話一天到晚掛在嘴上。

他們會平凡地過著執手相守的日子,皇甫卓會教孩子和晚臨製燈,過幾年莊內的元宵便會燈海浮浪,燦爛光明,每一盞都是對當下的心滿意足,和對未來的想望企盼。

紅楓守護的仁義山莊自此歲月靜好,無憂常樂,情緣深纏之人共迎白首,永世不離。
 
 
 
(夢緣長離,全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578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仙劍奇俠傳五-前傳|卓初|皇甫卓|夏初臨

留言共 1 篇留言

琴幽‧境主
恭喜終於寫完了啊[e12]
而且還是HE
是說大大的文筆真的很棒呢[e19]

要出本真要說一聲呢[e19]
(偷偷問一下~到時文本中會有插畫嗎[e39])

09-07 01:17

本狼.羿子涵
謝謝謬讚,那到時預購時就讓我叨擾一下吧^口^
插畫想是想,但也要找得到適合的繪者來畫,
現在連封面都還腦袋一片空白......Orz09-07 09: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kyuz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仙五前傳-卓初】夢緣長... 後一篇:【電玩】古劍奇譚二一周目...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zmf4835751
週二坐我旁邊的女同學,我喜歡妳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2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