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NO.91、《小貓~星之鐘戒~》-黃道篇「金絲貓 v.s. 獅子座」

作者:不改│2013-09-02 22:11:30│巴幣:38│人氣:268



轟唰         
震耳欲聾的強風呼嘯而過,將整片水泥牆吹得四分五裂,揚起塵灰。
鞋底磨擦聲迴盪在整個空洞的樓層,有個人影從煙灰中逐漸浮現。由上往下造型簡單的皮鞋,膝蓋位置有破洞的丹寧長褲,時髦華麗的牛仔背心,潛藏在背心底下的雄壯肌肉正不斷跳動著。最後就是那誇張的海帶卷金髮,表面附著水氣,大概是因為沾水後而走樣。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小貓咪在哪呢~?」
這個男人是十二宮之一的獅子座,他將手中的牛角長戟往前一揮,周圍的灰霧的散灰一口氣飄散,留下斷壁殘垣的景色。
 
眼見沒有人回應,他於是又破壞了一道牆。
既然對方這麼喜歡躲躲藏藏,那只要把整棟大樓打通就好了。
獅子座揮動長戟,前腳才剛進來的會議廳內剎那變成不成形的瓦礫堆。
 
「喂喂......妳再不出來的話,這棟玩具大樓真的會被我拆掉啊。」
獅子座環視周圍,在慘不忍睹的七樓內部沒有發現他要找的人。
看來金絲貓似乎是往下逃了,沒感覺到有人在附近的氣息。獅子座用力抓抓頭皮,很不耐煩地嘆口氣。
 
「剛剛原以為告白會成功,沒想到會被拒絕,整個時間上完全誤算。我看等等要被<水瓶座>教訓一頓,那個自以為是的混蛋蘿莉。」
獅子座一邊走下樓梯,一邊不悅抱怨著。
「......反正天条作那邊已經解決了,而<雙魚座>……算了。剩下的就只要把逃走的兩位抓到,以及在抓住『她』就達成這次的所有任務......算下來其實時間還很充足,在玩一下應該不會被罵吧?哈哈哈哈哈!」
碎碎念完畢的獅子座來到六樓,這裡的格局和七樓差不多。
一下樓就是橫向的走廊,前方的壁上有生鏽的公告板以及張貼的海報等等。往走廊的延伸看過去,連接著許多門敞開的房間。
 
然而,在盡頭之處,隨著淡薄的月光,有個雙手抱胸的人站在那裡。
銀色的長髮在青色光芒下熠熠生輝,頂上的呆毛和青草一樣隨風飄逸,五官擺放位置恰到好處的臉蛋就像雜誌封面上的模特兒,是個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美少女。
 
「哦哦!我剛才正想如果在六樓還是找不到女神妳的話就要開始拆除工程耶!」
「少說謊了,你已經把七樓拆掉了吧?你這個變態破壞狂。」
金絲貓氣焰囂張,手插著腰,雙眸中看不見任何的弱勢和害怕。
獅子座哈哈大笑幾聲後,視線突然被某個地方吸引過去:
「看妳的髮色......哦?<雙子座>的開關完全打開啦。」
「喵哈哈......能對抗星座之力的唯有星座之力,我才不會隱藏實力。」
「說得沒錯,希望妳不會像<雙魚座>一樣,直到死前都沒認真使用!」
當這句話傳入金絲貓耳裡之時,整個空氣循環開始出現異常,那不僅僅是種亂流,而是蘊含憤怒的奔流。
 
「我應該說過         
「!」獅子座在背後感到沉重的殺氣,隨即往後橫向揮動長戟。
「不要開這種很難笑的玩笑才對!」
金絲貓炸裂的鐵拳與長戟互相衝擊,強大的氣流併發而出。
就向身軀直接撞上火車一樣,無法承受衝擊力的獅子座往後飛了好幾公尺遠。不料,後面又出現另外一位金絲貓。
 
「......是『分身』嗎!」
獅子座咬緊臼齒。以自己的身體為中心,牛角長戟的尖端指向外圍,彷彿在模仿陀螺一樣,在空中畫了好幾次重複的同心圈。
一圈又一圈的風刃就像漣漪般散開,不管是什麼東西都被切成兩半,就連襲來的金絲貓也不例外。
 
被對切的金絲貓沒有噴出鮮血和發出呻吟聲,而是像鏡子碎片一樣,冰冰冷冷的出現裂痕,最後化為銀光粒子隨風的流動飄走。
萬物再次寂靜。月光寧靜的映入地面,繪出深淺不一的影子。獅子座瞇起眼睛,舉起長戟,不敢放鬆大意。
 
差不多過了一分鐘左右         
 
「嘖!被逃掉了!」
他臉上彷彿寫著「搞什麼東西啊」,不停在地上跺腳。
「既然如此......那我就把這層樓整個拆掉吧!瑞爾!」
星戒回應持有者的話語,射出黯淡的光芒。
神情憤怒的獅子座一口氣把長戟反轉,硬生生刺入水泥地面。
 
「啪滋-」「滋-滋-」地面上開始出現一道又一道的裂痕。
「咚!」「咚!」「轟!」隨著兩聲激烈的撞擊聲,地面上的裂痕一口氣擴大,無法支撐表面的地板,在一聲巨響後整個瓦解。
 
宛如地層下陷的景觀一般,門、椅子、櫃子、牆壁的碎塊、斷裂的日光燈等等所有的東西都一起墜落,連獅子座本人也不例外。
 
「哈哈哈哈哈哈!妳還不出來嗎?我親愛的女神啊!」
在墜地之前,獅子座彎曲身體,以蹲下的姿勢落在碎裂的瓦礫堆上。
稍微揮了一下長戟,吹散眼前彌漫的塵灰,一片狼藉的六樓清晰可見。環視整個樓層的狀況後,獅子座眉毛皺了一下:「喂......該不會逃出去了吧?」
 
「算了......等我拆到一樓就知道了!」
獅子座再次將長戟反轉刺入地面,引起劇烈的搖動,水泥塊就像脆餅一樣脆弱,一塊又一塊的碎塊緩緩掉落至下一層樓,引起一次次的刺耳聲響。濃密的煙灰碎石直撲耳鼻和身體。
 
獅子座甩開煙灰,漂亮地降至下一層平面,立足在碎塊堆積處的中央。
他再度環視四周,依然沒有人的氣息,。就算躲起來氣息也不會跑掉,更不用提目前整個五樓被破壞的很徹底,只要站在高處就可以一覽無遺,想躲都沒辦法。
 
「啊啊,真無趣......
呢喃一聲的獅子座從高處跳落至佈滿散亂物品和石塊的地面,將長戟倒插在地面,準備再次使力         
 
「!」他突然感覺到有股凝重的殺氣出現在上方。
不對,是有四道殺氣分別從四個方向降下來         
 
「喵哈哈!因為火焰圍牆的高度差不多有三層樓高,謝謝你幫我打通啦!」
位在正前方的銀髮金絲貓揮落手上的火焰鎚子,發出轟的一聲,紅蓮烈焰伴隨爆炸聲直入天霄。
 
另外三個方向也同時傳來爆炸聲,四個方向的火焰宛如互相吸引般,迅速擴張,相連,形成環面,包圍住了困在其中的獅子座以及解開分身力量的金絲貓。
 
高熱的溫度自指尖傳來,豆大的汗珠自臉頰上滑落,心臟的鼓動因為熱度而悸動得更加激烈,加熱過的空氣在腹部裡膨脹,黏稠的口水令喉嚨乾燥。
 
「喂喂?妳不是想困住我嗎?為什麼連妳也一起進來了啊?該不會是失誤吧?」
獅子座身旁旋起絲絲微風,擋住頻頻襲來的熱氣。
「怎麼可能是啊,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我是故意和你在一起的。」
眼睛瞇細的金絲貓吐了一口氣,熱空氣彷彿在灼燒皮膚似的,讓她的身體有點不自在,無法透氣。
「這......這.......這是告白嗎?」
「喵啊?你是怎麼理解成這樣的啊?」
「可是......一般女生要男生和他在一起,不管怎麼想百分百都是告白啊!」
「少自作多情了,等你變成女兒身再來和我談談!」
「什......什......要搞百合嗎?我都可以唷!」
「不過仔細想想你的年齡還比我大,是不可能成為妹妹的,還是砍掉重練吧!」
金絲貓嗤之以鼻地哼著氣,露出不屑的神情。看到如此明顯露骨的嫌惡,獅子座難掩失落的情緒。
 
「算了,我也很喜歡女神那變態的一部份,這正是與眾不同的最好證明!」
儘管容易失落,但振作速度也是常人無法比擬的,這就是獅子座最難相處的地方,陰晴不定的情緒讓人無奈。但金絲貓更討厭的是他那種不分場合、不看氣氛的詭異笑聲。
 
「那麼,把我和妳困在一起,到底是在打什麼算盤呢?」
獅子座輕輕揮舞長戟,紊亂的流動劃過金絲貓臉頰。看似輕柔,但卻能讓人感受到滿滿的不懷好意。
 
「當然是要在這裡把你揍個稀巴爛!」
金絲貓沉腰飛速移動,朝著獅子座的胸口揮出拳頭。
不料,卻被他手上的長戟擋了下來,颳起的狂風將金絲貓彈了回去。
巨大的衝擊讓她無法維持好落地姿勢,於是只好抱住頭連滾帶爬的滑落在地,避免直接飛身躍入火牆的悲劇。
 
「喂,妳應該不是這樣有勇無謀的人吧?該不會腦袋被門夾住了吧?」
討厭的譏笑聲讓金絲貓眉頭蹙起,她拍了拍身上的塵灰站起身。
「喵哼哼,總比你那被火車輾過的腦袋好吧?」
「說話真毒阿……不過我喜歡,女神的每一字每一句真的都帶給我極大震撼!」
「嘖,真是難搞的變態。」金絲貓暗自啐了一聲,目光輕視。不過她似乎沒發覺到自己也是屬於『難搞的變態』一份子。
 
「妳的攻勢這樣就結束了嗎?真虧還搞出如此盛大的火焰秀。」
遊刃有餘的表情多少讓周遭人產生不滿,但這正是<獅子座>充滿自信的象徵。不論何時何地他總是有說有笑的和對手戰鬥,因為他堅信自己很強        
 
的確如此,金絲貓拭掉臉頰上的汗水,她一點都沒有把握。
並不是說不能贏,而是那勝率實在與敗率差距有點大。根據金絲貓估算,算上現在的地利也只有差不多10%左右的勝率吧。
 
「唉……」金絲貓嘆了口氣。
如果是對上其他十二宮,金絲貓還有自信可以拉出五五波的攻勢,但真沒想到自己的運氣竟然背成這樣,偏偏是遇到能力上幾乎克制她的獅子座。
 
數量攻勢會因為狂風瓦解,金絲貓的『分身』無用武之地。
儘管想發動第二個技能          但是只要一用,自己勢必會躺上好一陣子。
現在絕對不可以倒下休息,妹妹、阿作以及其他人都下落不明,如果連自己都無法站上前線          小貓真的會瓦解。
 
「怎麼了?不發動攻擊嗎?那我就不客氣啦。」
獅子座踏上碎石塊,往前瞪出,雙手橫向揮動長戟,沿著軌跡的延長線,扭曲空氣的風刃射出,滋滋作響的噪音讓人頭昏眼花。
 
金絲貓目光筆直,沒有移動,似乎連閃躲都不想閃躲。
藏不住驚訝的獅子座身體頓了一下,他還以為金絲貓會繼續和他玩貓抓老鼠的遊戲,但看那表情也不像是放棄,那到底是……?
 
「2 Combo-『風炎亂舞』!」
在金絲貓喃喃自語的同時,一把與剛才稍微有點不一樣的鎚子出現在她手上。
槌頭的左邊是紅色,右邊的黃綠色,就好比兩種鎚子組合一樣,<獅子座>的腦內頓時響起危機警報:那東西很危險!
 
「儘管腦中算出的勝率只有10%,但那可沒有算上這東西的情況下。」
冷笑的金絲貓往前踏出一步,雙手握緊握柄,身體前傾,朝前方用力一揮,隨著大地轟隆作響出現的是一片火紅色的暴風漩渦,那是彷彿可以融化人似的高溫聚合體。
 
「嘖。」向前直衝的<獅子座>在被火焰吞噬的前一刻,朝前方放出強烈旋風,讓自己可以往反方向移動,避免被火焰吞食。
 
就當以為自己成功躲開之時         
 
從火焰布幕中竄出的金絲貓讓獅子座不禁睜圓雙眼,提起長戟接下由上而下襲來的高溫鎚子,沉重的力道使他的膝蓋微微彎曲。
 
萬萬沒想到金絲貓竟然會做出這種不惜讓自己全身燙傷也要突擊的攻勢,看來自己也不能繼續維持吊兒啷噹的態度          畢竟雙子座可是專為戰鬥而生的超級天才。
 
一邊是威力媲美強颱的暴風,一邊是侵蝕性媲美火山岩漿的炎之漩渦。
兩種極端的力量不停碰撞,隨著金屬與金屬的激烈交錯,這些碰撞引發一連串的爆炸,亂流和熱氣以兩人為中心呈現環狀圍繞。
 
「我要收回前言,這種鎚子根本是凶器啊!」
「喵哈哈,什麼凶器?說的真難聽,這種鎚子的功用就只有敲敲鐵釘而已。」
「敲敲鐵釘應該不需要這麼暴力的火焰幫忙吧?」
「只是附加的,有點熱度釘子也比較好打進去對吧?」
「只是有點熱度?這種攝氏突破千度的熱度會把釘子融化吧!」
「那代表那種鐵釘只是次級品而已,再去買一根鐵釘比較好!」
「照妳這麼說,全世界的鐵釘都是次級品了,哈哈哈哈哈        
「不……我眼前看起來就有一根不會融化的鐵釘,喵哈哈哈哈哈        
兩人邊笑邊驅動手中的武器,交鋒的金屬擦出火花,零碎的火星被風颳散、被火焰吞噬。
 
「2X2 Combo-『風馳烈焰』!」
就當兩人僵持不下之時,金絲貓手中忽然又出現兩種屬性組合的鎚子。
一看到兩把一模一樣的鎚子,冷汗從獅子座的背脊上滑過。光應付一邊就必須有著高度專注力,如果另一邊也是這樣……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架開兩把鎚子壓下的重量,獅子座扭身跳耀,拉開一段距離。
高度炎熱的氣溫會慢慢奪走人的體力和專注力,所以從被火焰之牆困住時,獅子座身邊一直圍繞著微微的旋風,用來阻擋熱空氣。除了調解溫度的功用以外,這些風有時候可以當作阻擋的工具,使敵人的攻擊角度偏移。
 
然而,要維持這些風,也必須有著細膩的技巧才行。
如果要一邊應付金絲貓手中的怪異鎚子,還要一邊維持防護旋風的機能,這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要是有辦法消滅掉火焰圍牆……只是那熊熊的烈火似乎不是那麼輕易就可以熄掉。獅子座發出「唉」的聲音。
 
「喵哈哈,怎麼了?唉聲嘆氣可一點都不像你呀。」
手握鎚子的金絲貓語帶調侃,雙眼筆直瞪著眼前的男人,他的衣服上佈滿了許多焦黑和切割的痕跡,慘不忍睹。不過自己身上也好不到哪裡去就是了。學校制服同樣也是破爛不堪,感覺像是從地獄走回來一樣。
 
「只是在想要怎樣才可以用最少的體力將那些鎚子打爛啊……真頭痛呀。」
「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你躺下來閉上眼睛就可以了。」
「這可不行……我們可是接下了抹殺其餘叛逃的『黃道十二宮』的命令。」
「喵哈哈,別笑死我了!說謊也要說好一點,你從來都沒遵守過什麼命令!」
「的確……誰叫我是孤傲的狼王呢,狼王沒有理由要聽從任何人。所以我打從一開就決定要把女神打昏,然後帶回去做快樂的事情,讓妳好好享受水流不止的天堂!」儘管後面的話有點下流,但獅子座是個不會說謊的人,以前經常和她出過幾次任務的金絲貓可以保證。
 
「不過……如果動作再不快一點……萬一讓其他人攪局就不好了……
語氣一變的同時,眼神和表情截然不同,獅子座身旁的壓力好像狂風襲來一般讓人無法站穩          不是好像,是真的有節奏不規律的狂風不斷吹來。
 
「因為接下來時間不多了,我要速戰速決,一擊就把妳搞定!」
「喵哈哈……正巧,作者剛剛也透過心電感應跟我說我們兩個拖戲拖太久了!」
獅子座沒有回應,慢慢舉起手中的牛角長戟          那瞬間,周圍的風宛如被什麼引導似的,通通聚集在長戟的牛角尖端上,形成了肉眼可見的漩渦,強度逐漸增強,風暴球的軌跡慢慢浮現。
 
「……
金絲貓記得這個招式,以前就有看過好幾遍。而且她還知道與這招硬碰硬只有一個下場          等於是飛蛾撲火。
 
不過,這招的出現都還在設想的範圍下。
為什麼金絲貓要在狹隘的大樓內部建立密閉的火焰空間?為什麼金絲貓不逃跑,反而選擇勇敢對抗?為什麼要拿出可以說是秘藏的雙屬性鎚子?因為她堅信獅子座依然和以前一樣沒變,面對勢均力敵的對手就會拿出最強的一擊一股作氣和對手分勝負。
 
在金絲貓的印象中,獅子座在這種一擊搏命的情況下的勝率是百分之百,從來沒有人可以活下來。
 
如果能擋下這擊,就等於是金絲貓獲勝。所以她賭下去了,故意將她誘導到讓自己處於有利的位置,然後再盡力和他打成平分秋色的狀態,一切就是為了和他賭上這一擊         金絲貓將其中一把鎚子收起來,接著吸了口氣。
 
金絲貓按下握柄底部的按鈕,原本由兩種顏色分割的圓柱體槌頭,從中間切出一條線,慢慢分開。如同牛角長戟不斷吸收著周圍的風一樣,槌頭間的空洞似乎也在吸著什麼         那不是氣流,而是周遭的火焰。
 
這正是金絲貓為什麼要造出火焰圍牆的最大理由。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牛角長戟上圍繞的風正以無法估計的速度旋繞著,球型不停吸收周圍的風,撕裂空氣的聲音有如尖銳物互相摩擦一樣。而另一邊的鎚子同樣不甘示弱,如同再忍耐什麼似的,橘紅到可以蒸發周遭一切的鎚頭嗡嗡作響,蒸氣四溢。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幕了!」
金絲貓一躍而出,朝著眼前揮動鎚子,強烈的熱流和音爆併發而出。
「這還是頭一次讓我冒出自己可能會輸的想法!我好興奮啊!」
獅子座前傾奔出,以突刺的姿勢向前伸出懷中的牛角長戟。
 
當在空中接觸的瞬間,巨大的爆炸聲響徹在整個夜空         
 
 
****
 
 
黑色頭髮綁成兩條辮子掛在胸前,今天由上到下分別是黑色的眼鏡、綠色制服,以及藍色短褲          如果身上沒有超過三種顏色就會暴躁是三毛貓的特色,她現在坐在輪子椅上,背部深深緊靠著椅背。
 
「那、那個……三毛姊姊          唔、唔噜、對、對對對對不起……
被瞪了一眼的書香貓不斷彎腰道歉,滿臉欲哭無淚,活像滿腹委屈的小狗狗。
「唉……」嘆氣的三毛貓伸手調整書香貓頭髮上快鬆掉的絲巾,今天她的髮型仍然是開滿五連六色的小花,明明個性內向,髮型卻這麼前衛,真讓人不解。
 
「三、三毛姊姊……?」
書香貓怯懦地抬起頭,餘角充滿淚光,嘴角不住顫抖。
「對不起,我剛剛心情有點差……有什麼事嗎?」
三毛貓努力把臉部表情控制在平常的狀態,將自己心中的不爽壓抑住。
「這……這個東西……
「這是……?」
接過遞出的信封後,三毛貓疑惑地回問。
「這是白姊姊要我交給妳的…..說、說這是金絲姊姊要我們在指揮中心遇到危險時拆開來看……
「原來如此。」三毛貓摸了摸白色信封表面,裡面的確放有什麼東西,估計是一張紙吧。接著又像是想到什麼,再次拋出問題:「那『白貓』人呢?」
 
「白姊姊匆匆交給我後,就離開了……真、真真真真的很對不起!」
一瞬間,書香貓又感受到三毛貓身上放出強烈壓力,於是又趕緊低頭道歉。
「妳先回自己的工作崗位吧,然後暫時代替我指揮一下。」
儘管口氣中依然帶有怒意,三毛貓仍然維持著平常的表情。或許就是這種反差才讓人覺得恐怖,書香貓輕點一下頭,兩步併三步快速走回自己的工作位子,途中還不小心摔了一跤。
 
「每個人……每個人都是這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露出猙獰表情的三毛貓一邊呢喃一邊瞪著前方的城市電子地圖。
上方有許多五顏六色的閃爍亮點,每種顏色都有各自代表的意義。例如橘色代表兩位副官的位置、紅色代表幹部們的位置、金色代表第一組的成員位置。
 
只是,上方的橘點如今只剩下一個,另一個早已消失很久。
那個還存在的就是金絲貓,目前正有顆紅點以極快的速度往她的所在地前進,估計那個人就是白貓吧。不,等等,她怎麼停在澡堂了?該不會要洗澡吧?三毛貓按著快爆出青筋的額頭。
 
一切的變異都從今天下午開始。
主人、銀絲貓和繭居貓的消失……其實胃痛貓也不見了。在小貓有著極大影響力的四個人目前下落不明,而且毫無線索。儘管已經派出近百名的小貓出去搜索,但都過了好幾個小時仍然沒有消息,簡直像是他們已經不再這世上一樣。
 
下落不明的原因鐵定和已經有目擊出現在市內「黃道十二宮」脫不了關係。
代表金絲貓的亮點已經停在某個地方很久…..如果設想沒錯,她現在或許正在和「黃道十二宮」的其中一分子接觸中。
 
就算想派人去幫忙,但去了也只會拖金絲貓的後腿。
「黃道十二宮」有多麼強三毛貓是沒看過,但卻有查過資料          每個人大概都是隕石等級的怪物吧。
 
「唉唉……
除此之外,還有個更令三毛貓頭痛的地方          目前潛伏在城市內的殺人狂,代號「Jack」。警方已經正式要求政府內的超能力對策課協助,因為已經出現警察也成了犧牲者的事實。傍晚「小貓」這裡也收到政府寄來的請求。
 
不過頭痛的地方不是派人出去幫忙搜索犯人,而是銀絲貓早上說過「這個案件由我一個人來解決,誰都不准許插手」。因為如此,三毛貓至今仍處於被動狀態,沒有任何動作。
 
與銀絲貓相處的一年下來,三毛貓可以拍胸鋪保證銀絲貓是個不會食言的人。
只不過……目前情勢可說是有點糟糕,什麼都不做的話說不定會喪失許多挽回的機會,坐以待斃絕對不是一個指揮者該有的行為。
 
「Jack」與「黃道十二宮」          突然出現在市內的雙危險指標。
很恰好都在今天出現,不免讓人懷疑是否有什麼共通點,但卻無以證實。
即使現在恨不得趕緊將這兩件事解決,但兩邊都不是好惹的,加上主人和銀絲貓都有可能被對方當作人質,所以不能輕舉妄動。
 
三毛貓從沒覺得身為最高的指揮官原來是這麼痛苦的包袱。
為了顧及大家,無法主動出擊。銀絲貓為什麼要一個人解決?金絲貓為什麼不要與夥伴們一起戰鬥?原因就是她們都知道這些事只有自己才可以做到。
 
一想到這些,深深的無力感從胸口上滑過又從頭頂滑下。
近似於苦澀的味道在口中散開          我們果然都很沒用。
無法幫助正深陷於水深火熱的夥伴,只能隔岸觀火。作為一個人是非常差勁的。儘管內心不斷要求自己要忍耐、要堅強,將自己想要挺身而出的勇氣當作廢紙一樣燒掉。即使如此,我們不像整天都高喊我很沒用的那個主人一樣,有些事我們還是做得到的        
 
就算沒用、就算會變成拖油瓶……我們也必須回應正在奮鬥的夥伴們。
 
「『書香貓』。」
自己的代號突然被人喚起,書香貓轉頭望著坐在後方的人。
「從現在起,『小貓』進入最高五級警戒狀態。把這些訊息通知所有人。」
「咦……?」
書香貓不禁睜圓雙眼,因為說到最高警戒的意思          那代表著,從現在起所有成員們都要以自身性命為最優先考量,就算放棄任務逃跑也可以。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們都不清楚,所以就依靠自己的雙眼來判斷吧。」
一年前的慘劇三毛貓雖然沒經歷過,但老早就翻遍了許多資料。那時候就是大家天真的以為能夠和『黃道十二宮』對抗,所以才釀下大錯。
 
這次絕對不能再重蹈覆轍。
即使我們真的沒有力量可以抵抗,但有些事我們卻是能做到的          那就是信賴夥伴,以及用盡全力保護自己。
 
「在場的各位也聽好。」
三毛貓的話,讓現場的情報組成員通通回頭。
「現在的成員,不多不少剛好就是三百人。什麼都可以失去,就是絕對不能丟掉自己的生命。如果你們隨意丟棄的話,我一定每天都把你們的照片放在旁邊抱怨,讓你們就算升上天堂也不會好過!每個人通通都要給我活下來!」
這句話不是威脅也不是玩笑,語氣中蘊含著發聲者的意志和懇求。
就算是神經在大條的人都知道這次的情況非比尋常,光惡名昭彰的『黃道十二宮』出現就足以對這座城市造成有如天災般的危機。
 
『小貓』們最信賴的副官          銀絲貓行蹤不明。
『小貓』們最中心的領導人          天条作行蹤不明。
『小貓』們最討厭的變態          金絲貓現在正在努力。
以及與她們這些普通成員不同,有能力可以對抗的各組的幹部          每個人此時此刻一定都在盡自己最大的努力。
 
所以說         
如果連保護好這點小事都做不到的話,就不配稱作是他們的夥伴,也不配繼續待在『小貓』裡。無法回應的信賴就是失望,更何況我們不是普通人,我們不是手無寸鐵,我們不是沒有能力        
 
 
「接下來就給我好好咬緊牙關撐過去吧!」
 
 

Next Time:《小貓~星之鐘戒~》-「黃道的逆襲.搗亂者與解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558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極北之風
提醒一下,攝氏數百度的火焰是燒不融鐵釘的喔。

09-02 23:47

不改
嗯,筆誤了,我原本有先查過資料,結果因為隔了幾天才接下去打,所以忘了=口=09-03 00: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s86110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得】永無止盡的未來-... 後一篇:【心得】豐滿圓潤、柔嫩光...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akfasu57歡應各位路過就看看~
歡迎到我小屋看 我也會看你們的小屋 偶而會丟奇怪的創作~歡迎天來看 我會非常高興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