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厭離》03 莫紀

作者:S.R.G│2013-08-31 16:21:23│贊助:4│人氣:183

  早上六點,滿身汗水的莫紀被熱醒,惱怒踢開羊毛被,五月中旬的早晨尚不及盛夏,卻讓莫紀悶不堪言了。

  房門外傳來侍女嬌聲:「莫少爺,請問怎麼了?」

  「進來,」還坐在床上的莫紀待侍女入房,續言:「該換季了。還有給我溼毛巾。」隨後起身。

  灰白銀繡的半袖交領襦裙是莫家侍女的制式衣裝,跟莫紀同年的岑鶯自懂事便穿著這套侍服。「是的,請稍後。」

  不到一分鐘,岑鶯便備善濕度剛好的毛巾為莫紀擦拭汗垢,協助更衣,莫紀換好入春後常穿的對襟背心與窄管長褲,岑鶯半跪拾理遭踢落在地的羊毛被。「中午以前我會換成薄被與竹蓆。」她泛起酒靨。

  「不用這麼急,今天應該晚上才會回來了。」又到月中會議,莫紀又惱了,清楚看到青銅鏡反映他極度不爽的容貌,他用力拍打自己的臉試圖趕走煩悶臉,穿上厚布靴離開家院,他決定了。

  「全體會議改成一個月一次好不好?」

  胤翔城政廳內,蒼武盟各大家主、組織首腦圍在大長桌前,因為莫紀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停頓討論,他們幾乎是用同一張表情看向莫紀。

  沒人說話,莫紀只好繼續說下去。「呃……就是蒼武盟已經掃蕩很多的游離組織,目前的麗北其實已經算很平穩了。」他很不喜歡長篇大論,硬著頭皮把他想表達的說完。「每個城鎮都有各自的事情要處理,這樣頻繁勞煩各處首領來集合會議實在太費事了,像現在討論的跟大部分人關係不大,對吧?所以我建議改成一個月一次集合會議就好。」

  「喂喂、莫先生,」同樣是在左側,對在莫紀對面偏右的男子開口。「我們現在可在討論大事,而且跟你也有密切關係。」

  莫紀認得這位粗硬散髮垂至肩頭、眼袋甚突、嘴角與下巴留著短鬚的男子,靛閻會會主‧許翱。「翠雀營跟你們又有啥密切關係?」莫紀語氣盡顯不悅。

  「靛閻會與翠雀營素無往來。」許翱回答。

  「那麼被翠雀營抓的盧閱跟你很熟嗎?」

  許翱乾笑數聲。「盧閱是韶家的部屬,與在下並不相識。」

  「既然都跟你無關,就給我乖乖閉嘴!你不過是個專行髒事的雜碎還敢質疑我!」

  許翱沒有浮現別種情緒,不再回應,也不再對視莫紀。

  「莫先生,」坐在莫紀右方,長桌中間附近的男子手肘壓在桌上,頭向前傾看向莫紀。「盧閱被擒可是與你有關連的,別把話題岔了。」

  莫紀對這名穿杉袍,留著長鬍的中年男子沒印象。不過就是被迫屈就蒼武盟的投機份子。會議上除了學生時期的同學與名列前百的強者、近幾屆的學長姊弟妹:廉塵陽、韶縱華、黃洬、宋鞅、曹渺等,以及與莫家有往來的大家士,莫紀不會特別去記人,這場會議半數以上的人他都不想放在心裡。「他跟我沒關係,是他自己要去送死的,我啥都沒對他講過。」

  「盧閱很崇拜你呢,會自告奮勇剿滅翠雀營,也是因為這點。」低莫紀一屆的宋鞅輕蔑道,瀏海快蓋過半邊俊秀臉頰、頸後束髮的他看似一表人才。

  曾跟宋鞅起過衝突的莫紀自然不給他好臉色看。「是他自己愛講大話,我沒有保證他事成入我帳下。」好像是三、四天前,屢次被莫紀拒絕加入的盧閱在聊到翠雀營之事時,突然激昂起來,奮道他必能打倒翠雀營,好讓莫紀刮目相看,莫紀懶得理他,結果盧閱與他率領的五十多兵,死的死、逃的逃,盧閱本人也被翠雀營給擒,隔天便與韶家進行談判。「該負責的是韶家吧?」莫紀看著盟主身旁的藍鵲‧韶縱華。

  「我已派出探子搜查情報,」韶縱華泰然自若,彷彿盧閱與他毫無關連一般。「期望能找出盧閱被禁閉之所。」

  盧閱的生死正是今天一直反覆討論的話題,韶縱華堅持要救出盧閱,在於確立組織向心力,若放棄人質強行殲滅翠雀營,易讓部屬不信任蒼武盟。

  而建議無視翠雀營的恐嚇、無視人質的一派則強調此乃盧閱擅作主張之事,蒼武盟沒有必要救助不守紀律的部屬,莫紀本來想站在這一邊的,偏偏盧閱事前舉動被有心人大作文章,他若袖手旁觀,反而會折了莫家威信。

  「夠了,各位別再吵了。」坐在內側正中央的盟主‧廉塵陽拍桌止聲,力道之大,在外邊的茶杯水都被震溢了出來。「莫紀,」私底下被稱作『黑熊』的廉塵陽身高超過二公尺,米色衫袍藏不住他粗壯手臂與魁梧體格,如此巨漢麗北僅此一人。「你剛岔的話,是你的條件?」

  「算是吧。」其實他只是不想再聽廢話連篇,故意打斷他們的。

  廉塵陽渾身肌肉,但長髮後疏、鬢髮及胸,及可稱得上英俊的容貌很難與粗曠身材聯想在一起,那對極具威風的煥發眼神盯著莫紀。「你能搞定翠雀營,我就允你從此以後,再不必參加月中會議。」

  對不喜出席會議的莫紀而言,這條件聽起來很棒。「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囉。」

  翠雀營之事定案,接下來叡宇閣與皓軍的問題莫紀懶得理,半夢半醒撐過一小時,會議才告終。

  「莫兄,我有話想說。」莫紀剛踏出政廳,韶縱華叫住了他。

  莫紀遠離走道,俯瞰著梯下內牆門後市景,胤翔城政廳近山,地勢偏高,站此可觀看整座城內屋瓦,若是晴天則景觀更佳,可惜今日陰雲偏多,下午可能會降雨。「翠雀營你有啥建議?」

  韶縱華與莫紀並列,一同眺望市景,參議人士持續走出政廳,最後出廳的是曹渺,兩人與她打完招呼、閒談數句,目送她下了梯道後,韶縱華才說:「我可以分派一百人幫忙。」

  「這麼大方?」

  「再怎麼說,盧閱畢竟是我的部屬,」韶縱華轉頭看莫紀。「我也需要分擔責任。」

  莫紀估算自己兵力與探子昨天所報翠雀營的兵力,韶家一百人是多了點。「既然你都這麼慷慨,我就不客氣了。」莫紀微笑以對。

  「你要馬上出兵嗎?」

  「我很想趕快解決啦,不過很麻煩。」莫紀煩惱地看了灰濛天空。「救不出盧閱,也不能怪我嘿。」

  韶縱華點了頭。「至少烈雪斧要回收到,雖然不及赤鳶幫柳燁的凍塵強力,卻仍是強力星器之一。」

  到頭來你也不在乎自己部下的死活啊。一提赤鳶幫,莫紀頭更惱了。「我盡力而為囉,」站到腳有點酸,他是該離開了。「最快兩三天後給你消息,再會啦。」

  「你可以求助赤鳶幫。」韶縱華仍在原位,提醒著他。

  莫紀狐疑轉身。「又是『赤鳶幫協助蒼武盟以釋廉塵陽前嫌』嗎?」他已經聽這說法聽到很火大了,他望向廳內,好確定廉塵陽不在附近。「我打從一開始就不認為廉塵陽會因為幫幾次小忙就會忘掉那天的敗北,你們的建議根本於事無補啊。」

  「非也,」韶縱華伸掌示否。「赤鳶幫也許有人能成事。」

  莫紀經他提醒,想到了兩個人選。「吳吝……還是說——」

  「葉殷。」

  這個名字令莫紀不快。「你要我求助那個敗類?」

  「我聽過黃洬與蕭遠的敘述,最近查探了有關葉殷的情報。」韶縱華走過莫紀,步入梯道,莫紀雖不滿,暫時忍一口氣跟隨在旁靜聽。「他會被莫紀、還有大多數人稱為敗類,主要是他在加入赤鳶幫前,曾為闇晶樓做過各種骯髒事,走私、竊盜——還有暗殺。」

  「闇晶樓已經是好久以前的稱呼了。」莫紀指摘。

  闇晶樓為十數年前以來活躍範圍集中在麗北的非法組織,傳聞為許家暗中成立,麗北城血案之前便已解散,可是由於後來竄起的靛閻會部分成員正是闇晶樓的舊部,且所行黑事如出一轍,最關鍵的是靛閻會乃許家兄弟所創,『靛閻會藉血案後吸收舊闇晶樓成員擴大勢力』的推測已深植麗北人心中。

  「葉殷也是闇晶樓的舊部之一,雖然就情報來看不過是基層人員,但他的惡名不是自靛閻會始發的,只是那段時期不為人知而已。」韶縱華解釋。

  莫紀發覺到一點矛盾。「他曾是胤翔城的學生,哪來的時間為闇晶樓作事?」一般人自胤翔學府畢業已是十六、七歲,葉殷跟莫紀等人是同一屆的學生,畢業時闇晶樓早已解散了。

  「你不曉得?」韶縱華睜大眼,輕笑一聲。「葉殷並無順利畢業,在他十四歲左右就肄業了。」

  「這我倒不曉得,」莫紀哪會管一個他直至最近才知道存在的人渣,根本不想深入瞭解,隨口問:「什麼原因?」圍繞政廳的白磚牆隨著莫紀步下梯道之故給他逐漸升高的錯覺,最終遮蔽了市景。

  「葉殷的父親‧葉庚失蹤、也有死亡的說法,負擔不起學費的葉殷自然無法繼續就讀了。」韶縱華接著說:「葉家並不富有,僅為了讓獨生子的葉殷能入胤翔學府就已傾家蕩產,葉庚無故消失後,葉家便轉眼崩散。」

  「然後孤獨一人的葉殷為了糊口而加入了闇晶樓這個不問來歷以及年齡的犯罪組織?」莫紀感到不對勁。「所以,他十四歲就已經——」

  韶縱華對莫紀點頭,看著前方,他們已離梯道,穿過政廳城門。「開始在殺人了。」

  莫紀吞了口水,有令他幾乎窒息的感覺,他被迫動手殺人不過是最近幾個月的事,而且第一次械鬥後,有三四天睡不好覺。「好吧,再怎樣敗類,要盡量利用經驗豐富的人這樣嗎?」

  「我建議葉殷不是只因為這點。」韶縱華解釋,街道有幾名巡衛、以及在掃地或修剪樹盆的侍僕。「暗殺婦孺或竊盜貴品這些奸賊所為之事葉殷亦有沾染近半數,而另一半不同於他人的事蹟,則是在於他有辦法暗殺尋常武者。」接近政廳的建築多半為名門貴豪家園,鮮少平民會在此逗留。

  莫紀進一步詢問:「包括持有星器的武人?」

  「然也。」韶縱華肯定地回答。「靛閻會不肯給我成員歷來資料,但據推估,他殺過的武人應超過五十名了。」

  「我記得葉殷武藝不佳。」更正確的說法是葉殷根本不在學府百名榜內,否則莫紀一定記得。

  「我調查過學歷了,葉殷的禮、樂、書、算、武都是中下成績,武競表敗績遠遠超出勝績太多,若非隱藏實力——」

  「就是葉殷擁有強力星器。」莫紀肯定葉殷是後者。

  「有利他暗殺、或是方便隱密行動的星器或技術。」韶縱華補充,停步於自己家門前。

  莫紀亦止步,看著韶府四合院,是以清白牆磚以及墨藍瓦片組成的。「除了利用葉殷救出盧閱,還要順便探查他的手法,這就是你的目的吧。」

  「靛閻會目前與蒼武盟保持友好關係,不會私下發出為害我盟成員的任務,但僅限目前;」韶縱華神情不變,語氣卻深沉。「葉殷表面上加入赤鳶幫,實際如何無人知曉。如果不能納為己方,也該掌握他的情報,翠雀營不失為一個好機會。」

  「我沒有優良的諜報人員可暗中監控葉殷。」

  韶縱華舉起左手,比出食指與中指。「我有兩人供你使用。」隨後把手擺向門口。「要進來喝杯茶再走嗎?」

  莫紀婉拒。「你那兩名探子準備好後我就直接去滄萍城。」

  滄萍城距胤翔城東北五公里處,亦為璐星城途經之道,從遠處看會像座孤立在荒原之中的小城。城周圍充斥褐土灰石的寸草不生之地,始於百多年前黃龍國與南洋人領地糾紛所蘊之戰亂,當時南洋人敗退位阻止追擊而急灑的毒粉影響了這一大片區域,即使到了現在仍無法成功耕植農作物。由於對人的生活、成長以及生育毫無影響,當地仍有住人,但農產品只能外購,週遭無山無海,棲身於此的男丁便只有到北方的麗北港、南方的寰安城、東邊璐星城或西邊胤翔城另尋工作。

  滄萍兩字聽來格外諷刺,不過這是當地居民的未來期許。莫紀記得她常這麼講。

  「又要使喚葉殷了。」蕭彤一手抓弄著自己的辮髮,表情似是困擾。

  莫紀進城後,被恰巧快要出城的柳燁招待至城內大廳,待蕭彤入廳,閒話了幾句,莫紀才開始述說主題,卻刻意省略了韶縱華的主要目的。「善加發揮他的專長,不正是妳起初召他入赤鳶幫的用意嗎?」

  總是穿著深紅袍衫的蕭彤搖頭,粗辮擺盪到了身後。「我是希望把葉殷導回正途。」

  「此次要拜託葉殷是為了救人,這不算正途喔?」

  她沉默不答,雙手交叉,閉眼想了數秒。「讓葉殷自己決定吧。」便吩咐一名衛士傳喚葉殷了。

  「我不會勉強他。」

  「但願如此。」蕭彤微有怨言地看著莫紀。「葉殷最近很常為蒼武盟做事的樣子。」

  莫紀隨口回應:「好像吧,要不是韶縱華建議,我也不會特別來。」

  「如果蒼武盟跟赤鳶幫發生最嚴重的事態,」她轉身看向它處。「我到時會怎樣是另一回事,別為難葉殷就好。」

  「你挺關心他的嘛。」莫紀還是頭一次看眼前這青梅竹馬這麼關切他以外的異性。這算好事嗎?卻偏偏是奸惡之人。怎麼樣的人都好,就這點讓莫紀不自在。

  她回頭答:「吳吝或柳燁或許還會因為才能的關係留命,可是葉殷他是另一回事了。」

  「妳想太多了。」莫紀嘴角上揚。「連許翱還有靛閻會『黑熊』都可接受了,只要葉殷沒有想對盟主不利,他不會有危險的啦。」

  蕭彤苦笑。「說的也是,大概只有我這麼傻。」

  蒼武盟甫成立時,『黑熊』廉塵陽曾親自到各家族組織遊說合盟一事,滄萍城的蕭彤自然也是其中之一。據蕭彤後來對莫紀的說法,她當時覺得廉塵陽只是個趁麗北城血案混亂而想當山大王的滋事分子,拒絕入盟。廉塵陽怒而提出比武要求,反被蕭彤慘敗,造成雙方正式敵對。不甘示弱的蕭彤隨後組了赤鳶幫盤據滄萍城;而蒼武盟吸收各方勢力,成了麗北最大的武裝組織。

  認識到勢單力薄的蕭彤無意抵抗,可是廉塵陽並無接納赤鳶幫的念頭,一心決意報復當時醜態,莫紀等人長期相勸下暫緩了進攻滄萍城的計畫,但隨著麗北反對組織一一消滅,蒼武盟與赤鳶幫的對決已近在咫尺。

  「找我?」葉殷已到。莫紀本想再談廉塵陽之事,只得作罷。

  「蒼武盟有要事尋求你的幫忙,」蕭彤開門見山的對他說。「要不要做你自己考慮,量力而為吧。」

  「內容。」葉殷面無表情詢問。

  莫紀與蕭彤對看一眼,他想到剛才已對蕭彤說過,卻又不好意思勞煩蕭彤重說。早知道就先把葉殷叫來就好了,省得再講一遍。

  葉殷靜靜地聽完翠雀營之事,僅淡淡問:「我要盧閱的情報,或是翠雀營首領或幹部的情報。」

  你知道這些又能幹嘛?「盧閱長得高高壯壯的,耳朵很大,我想他現在被五花大綁,不用記他長怎樣啦。」

  「我要知道盧閱跟翠雀營的成員有否持星器,數量、能力、戰法、或是其它消息都可。」

  莫紀盯著葉殷,把頭擺向身後的隨行盟士。「你可以問他們。」莫紀說。「我只知道翠雀營聚在茫星砦,然後聽說盧閱不在那,想必他們把人質移往別的地方了,也搞不好是死了,他們硬要說還活著也不一定。談判是明天中午進行,翠雀營首領‧狄慎會出面與我相談。」他打了個哈欠,繼續說下去。「會有幾次談判不清楚,看狄慎的要求而定吧。最裡想的情況是第一次談判便將狄慎格殺,只要你能在明早前救出盧閱。」

  葉殷聽完沒有馬上回覆,向隨行的蒼武盟人問完情報後,他靠近莫紀,不以為然的說:「應該可以。」

  「這麼有把握?」莫紀呆然。他當真有什麼玄虛不成?

  「我不確定,但有頭緒了。」葉殷回答。

  「也不一定要明早之前,除非翠雀營態度過於強硬,逼我不得不抗,那時只好對不起盧閱了。」

  葉殷點頭。「若查出盧閱早已死亡我就會即刻通知;若還存活,會想辦法救出後再通知。」

  「誰來通知呢?」

  「若吳吝方便——」葉殷轉頭看著一直在旁觀的蕭彤。

  此刻莫紀想到韶縱華的話。要是吳吝同行,我也沒藉口再派人進行任務了。「吳吝還是專心赤鳶幫的事務吧。」他示意隨行盟士近身。「他是蒼武盟的情蒐高手,就跟你隨同查探盧閱下落,沒問題吧。」

  蕭彤對葉殷點頭,她亦贊成莫紀的意見。

  「我明白了。」葉殷答道,仍然是那副表情。

  告別蕭彤離開滄萍城,韶縱華部下與葉殷在城門口與莫紀分頭行動,莫紀則先回桂洺鎮自家傳達明日事宜。

  「十人就夠了?」莫紀眼前的親信問。

  莫紀坐在庭園涼亭石椅,吃著歸途順道買來的竹筒飯,細雨點落在外頭屋瓦及地上,澆熄悶熱的氣氛。「再多帶人,狄慎還敢出門跟我談判喔?」

  「可以暗中帶人潛伏在它處。」親信強調。

  「那個就交給韶縱華去做,我們做表面工夫就好。」莫紀快速吃完竹筒飯,正把黏得較緊的飯粒挑出。「狄慎故意把談判地點選在壟霞鎮,那裡我去過,四周都是山丘,那鎮有什麼動靜隨便都看得出來,與其動小手腳,不如少數精銳去。」

  「那我——」

  「邢羅,你留守。」莫紀把半竹筒扔給他。

  邢羅接住油膩的竹筒,發出偌大疑問。「為什麼我不能跟去啊?」

  莫紀掏出布巾擦拭雙手。「不會差你一個人的,你先把我們盟要求的劍鑄好吧,來得及交差嗎你。」不管由誰眼裡來看,邢羅只是個比正常女性高一些的文弱青年,穿著長袖薄服,外露的手掌也無明顯硬繭,在他自報身分前,無人初次見面時便能直接推測出邢羅是鑄劍師。

  「那有什麼難的,不過就幾十把一砍就斷的廢鐵。」邢羅苦笑搖頭,高馬尾劇烈晃動,本還整齊分邊的瀏海亦亂了。

  「你負責的是地位比較高的劍。」莫紀把布隨手一擰,丟給邢羅。

  「他們會要我鑄的劍無非就是圖個好看的裝飾品,我知道的。」邢羅乾笑數聲,接過布巾。「基本的美工、裝飾、紋路沒問題的,保證每口都看起來很高貴、很尊爵不凡的。」他聳聳肩,補充:「我也只能靠這興趣幫你貼補家用哩。」

  「莫家還沒窮到這程度哪。」莫紀與他相識甚久,心想應是不需掛心,隨口交代其他事:「龍家的人就麻煩你照料數日了。」

  邢羅點頭。「可是我想,郁芸她比較想看到你才對耶。」

  莫記本不想回頭的,還是停了腳步。「改天吧。」回話時正巧看到岑鶯走來,接收了邢羅手中的竹筒。

  其實這一次不需要特地回家調人,直接從韶縱華的兵抽調一成就好。莫紀眼見翠雀營的人馬盡露疲態,就已知此戰結果會是如何。即使對方人數是這邊好幾倍,今日不派自家精銳亦可輕鬆取勝。

  壟霞鎮鎮西南數公里外草原便是此次翠雀營指定的談判處,地形起伏不大、雜草僅高於腳踝、毫無可遮蔽或造成行動不便的自然障礙物,此處尚可目視到壟霞鎮外圍。翠雀營之首‧狄慎以及諸部下聚集在南方樹林近百公尺前,用意極其明顯。

  「你要談判,可以選涼爽一點的時間,中午也太折騰人了。」莫紀不悅地對相距約二三十公尺的翠雀營高吼,再把一罐快見底的壺水喝完,遞予他人。明明昨天還下雨。雖未至夏,可這時期的中午太陽已相當熱了,雲量稀薄,莫紀很想躲到樹下乘涼。

  本已站在眾人之前的狄慎又更進一大步,用比莫紀更大的聲音回應:「莫同學皮膚從以前就曬得挺黑的了,有必要在乎這小小陽光嗎?」狄慎渾身肌肉,最明顯的特徵就是亮禿禿的光頭,聽說狄慎頭頂天生髮疏,學生時期備受譏笑,後來憤而理成光頭。頭部唯一留有毛髮的就是鼻下那一小撮鬍子,鼻梁與右眉之間的短刀疤使他表情相當猙獰。「先前蒼武盟有個不視抬舉的傢伙來犯,我為示誠意,我們並未狠下心殺他。」他穿著米色短袖衣與寬敞長褲,手握反閃青光刀身的長柄刀,據悉那星器名乃是『蒼犽』。

  莫紀冷哼一聲。「沒意義的場面話略過好嗎?趕快把你們的要求說出來。」

  「我們只想離開這座島。」狄慎看似誠懇的表示。

  「你瘋了嗎?」莫紀以平常口吻說著。「離開閉麗境,你能去哪,黃龍國?東雲?還是想去南洋人那邊?聽說黃龍國把我們稱作『野孩』,視為叛軍對待,目前逃去那裡的人都沒好下場;東雲語言文化跟我們差異太大,去那裡無法謀生,南洋島陸更不用說了。」

  「哼,不然能怎樣,現在我早就無路可退啦。」蒼犽刀柄擊地,聲音反映了持有者的苦悶。

  莫紀差點笑出來。翠雀營搞成這副德性,眼前這名禿頭要負一大半的責任。翠雀營自一開始就是為了掠奪他人財物而生,麗北大亂後藏匿在壟山一帶,四處對各小村鎮趁火打劫,是個毫無紀律賊團,比靛閻會還不如。「投降蒼武盟。」

  「我若照辦那才叫瘋了。」狄慎即答。

  「盟主廉塵陽氣量夠大,只要你有意悔改,罪不致死。」應該吧。

  狄慎搖頭。「『黑熊』行事我很明白,但是『藍鵲』這小人絕對不會放過我。」

  莫紀暗自認同狄慎的說法,他也不喜歡韶縱華那種看似正派,實則近乎偽君子的作風。只不過他還是得收拾眼前亂黨。「不服從的話就只有死路一條。」

  「莫紀你不管盧閱的死活了嗎!」狄慎不住大吼,雙方回到一開始的僵持。

  心知今日不過是來拖延時間,莫紀沒有期望狄慎突然想開,當前要務即是要給予能令他放心,又可延長救人時間的條件。「我聽聞黃洬跟東雲有密切往來,他也許有可以讓你去東雲的船隻。」

  「麗北港黃家——」對麗北人而言,專事海貿的黃家具相當知名度,狄慎那瞬間充滿希望的表情說明了這點。

  「能否順利取得船艙位,就要看你們接下來的誠意囉。」

  狄慎表情回復凶煞。「在我們安然上船前絕不交人。」

  「那起碼讓我瞧瞧盧閱的樣子行嗎?」

  「就是怕你們亂來才沒帶他過來啊,別當我白痴!」狄慎怒罵。「我會要他寫筆書信,你們認得盧閱的筆跡吧。」

  莫紀逮到了一絲線索。「那,我現在就要一封盧閱的親筆信件,今天之內就要閱到。」

  「你……」狄慎訝然。

  「怎麼了?如果肯配合,也許船位會再多些,翠雀營不是只有老大一人想安然去東雲才對吧。」

  「休想分裂我們!」狄慎惱羞成怒,又一下回復平靜。「我可以配合,但今日實在有點困難……」

  盧閱果然沒有被囚禁在茫星砦內。「明天呢?反正越快越好。」

  「別催!你再咄咄逼人,我就剁掉盧閱幾根手指附在信內!」

  明明是威脅話語,由滿臉恐慌的狄慎口中講出,聽在莫紀耳中,反倒幼稚了起來。「我沒有催,只是想確定日期而已,別著急。」你們真敢這麼做,還以為能安全離開閉麗境嗎?莫紀心想或許可以藉此得知盧閱的被囚地,便樂意配合書信交流,正要安撫狄慎時,卻見狄慎神情失色驚慌。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狄慎驚恐慌憤指著莫紀,食指頭、向前伸出的左手臂劇顫不止。

  莫紀很快發現狄慎指的不是他,往後一瞧,是個有點印象的人物,他回頭隨口安撫狄慎:「別緊張,只是一位手無寸鐵的女生插花,我暫離一會。」說完莫紀轉身穿過己方人列,與獨身前來的女子照面。

  眼前這名比莫紀年長數歲的女子,恐怕是他這輩子見過最為詭異的女士。

  莫紀記得她姓蘇名璃,留著十足引人注目、全境獨一無二、她聲稱是天生的亮麗綠色長髮,以及比自己還要黝黑的肌膚。「午安。」蘇璃雖發出無外來口音的甜聲,自然地微笑招呼,但前述的兩大特徵太過特異,導致蘇璃再平常的言行都會變得極端不自然。

  「妳來幹嘛?」莫紀與她不熟,只想馬上得知她的目的。

  蘇璃隻手遮口故作訝異貌。「還真冷漠,果不負棕狼之名。」

  「比不上妳這條特立獨行的青竹絲。」

  「何必冷言相對呢,」蘇璃輕笑,雙手指端互觸,形近虛心合掌,不過掌未合、指也未併。「韶縱華託我傳話。」

  「事情有變了?」

  蘇璃沒有即刻回答,悠然走近莫紀,散發出幽幽花香的淡紫薄羅衫與開衩至膝部的齊胸長裙越漸濃郁,莫紀對香包沒有興趣,不知是何花香,只見蘇璃薄唇微動:「盧閱已獲救。」

  莫紀大驚。「才一個晚上而已,葉殷好快的動作。」

  「這是今早的消息,」蘇璃保持和藹面容,持續低語述說:「韶縱華得部下回報後便立刻暗中在這週遭部屬伏兵。為防狄慎察覺有異,他決定先不告知你們這事。」

  「所以現在已經佈好伏兵囉?有啥戰術快說。」

  「如果能當場擒住、或者格殺狄慎,那麼此處還有茫星砦的翠雀營餘黨應該就會喪失戰意,可免不必要的傷亡。」蘇璃輕撫自身裸露豐滿的上胸,意有所指建言:「我可把狄慎誘殺,就看莫紀你採不採納——」

  「何苦這麼麻煩。」莫紀冷哼。「我想狄慎會先被妳嚇跑哪,交給我吧。」莫紀再次穿過列隊回到初始與狄慎喊話談判的位置,「好了!」打斷狄慎氣急敗壞的叫囂聲。

  「什麼好了!」暴躁的狄慎沒有打算停口。「你們從剛才開始到底在竊竊私語個什麼鬼!是想怎樣暗算我們翠雀營嗎?我再次警告,再有類似舉動,小心盧閱——」

  「盧閱已在我們蒼武盟的掌握下了。」莫紀乾脆道。

  狄慎甚為慌恐。「什……」

  莫紀確實聽到了身後蘇璃的驚奇嬌聲,卻無理會,逕自向前走去。「我才懶得暗算你們,翠雀營算啥貨色了,有到不得不算計取勝的程度嗎。」

  「別過來!」狄慎張手嚇阻莫紀,卻失手掉了蒼犽刀,趕緊拾起。

  「是男子漢的話便放膽面對死期,自盡或被我殺死,在我劍鋒揮來之前抉擇吧。」莫紀抽出分繫左右腰邊劍鞘似龍鱗、劍柄為龍形的雙劍,右劍似龍口吐逼命劍鋒、左劍劍尾龍口咬玉,合稱曜龍分光,麗北龍家祖傳星器。

  莫紀步步逼近,備感恐懼的狄慎退了一步。

  「逃也是抉擇之一,但你有把握奔的比我快?」

  「棕狼‧莫紀……」狄慎緊閉兩眼,雙眉擠出怒紋,一會他便睜眼怒向。「我跟你拼啦!」

  見狄慎無畏衝來,莫紀點頭暗讚,臨死催放的鬥志令狄慎終有大將之風,手上蒼犽彷彿可一刀將莫紀劈成兩截。「你這份覺悟,」可是對莫紀而言,仍只是垂死掙扎罷了。「值得留全屍。」

  刀光劍影繪出血花艷體,蒼犽染不到莫紀的血便已離手,狄慎胸頸各中一劍,迅颯離世。

  「還有人要戰否?」莫紀避開血泊跨過狄慎屍身,盡量不去注視他。還是不習慣殺人這種事。眼見翠雀營盡棄凡兵,戰念皆失,便道:「事後論罪前,允你們先安葬狄慎吧。」

  如蘇璃所言的週遭蒼武盟伏兵自林內現蹤,與莫紀會合,莫紀令他們前去茫星砦支援,只留對等量的兵來處理此處的翠雀營降兵,而莫家從士亦先調回自府待命。

  接著便只剩赤鳶幫了……

  「精湛的劍術,佩服。」

  在樹蔭下的莫紀轉首回應蘇璃:「是對手太弱了。妳不去茫星砦嗎?」

  「韶縱華要我來傳話,剩下的我自己判斷,」蘇璃傾首笑道:「依我看,茫星砦應該也是不戰而降。」

  「話說回來,妳知道盧閱被救出的經過嗎?」

  「不知道耶,韶縱華沒有說太多。」蘇璃食指扶著下巴。「執行者是你推薦的,你應該跟他很熟才對說?」

  推薦的人是韶縱華吧。莫紀不喜歡韶縱華常瞞細節的作風。「跟葉殷很熟的是靛閻會,他可是靛閻會的會員之一。」

  這話使蘇璃感到好奇。「他是靛閻會的人?我還真不知道。」

  兩人數會未再對話,莫紀目視蒼武盟兵拘捕完此處的翠雀營餘黨後有了動作。

  「我要走了。」

  「請慢走。」蘇璃揮手道別,又問:「可以的話說一下目的地,方便我對韶縱華報告。」

  「那妳就不用報告了,我就是要去胤翔城。」


--

這次拖太久了點...|||
因為防衛地球是很重要的(心虛),
接下來還有JOJO ASB要打,不過這款,我應該不會玩很久(看向評價)

其實這話流程很簡短,但也可以寫到快一萬字是怎樣啊啊啊啊啊
龍家互動剪到下一次再演出吧,反正這話出來的角色也很多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524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厭離|小說|奇幻|武俠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msucoo9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地球防衛軍4] Inf... 後一篇:[JOJO ASB] 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o2017你好
我超帥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