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潘朵拉之盒】第二話「不死」

作者:ミルク猫│2013-08-29 15:58:10│贊助:21│人氣:126
  刺眼的陽光從窗戶照了進來。

  「今天天氣不錯……」我打開窗戶說。

  拿起櫃子旁的黑盒子,觸感像是鐵製的,我將它放進口袋裡,打個哈欠。

  自從從「爺爺」手上拿到這個盒子後,我便不斷的收集著『希望』。

  今天,也一樣是個收集希望的好天氣。

  ☆

  走在街上,吵雜的人群走動著,我仔細觀察著,看看哪一個人適合『交易』。

  實現他/她的一個『願望』,代價是他/她的一個『希望』,這是項很公平的交易,我是這麼認為的。

  「想收集『希望』嗎?憑著感覺走就對了喔,呵呵。」

  一個小男孩的聲音從我背後傳說,我轉頭,看見一名年約十二至十三歲的男孩,戴著大大的貓耳帽子,手上拿著一根棒棒糖。

  「什……」話未說完,小男孩就這麼憑空消失,不過一扎眼的時間,真懷疑是自己看錯……

  感覺嗎……


  走著走著,不知不覺走到醫院外。

  「這種地方怎麼會有醫院……」

  不對,仔細看,其實是一間安養院,幾乎都是老人。

  「咦?這邊怎麼會有人呢?」一個女生的聲音傳出。

  我看了看四周,開口問:「是指我嗎?」

  「對啊,除了義工外,這兒很少有年輕人來呢。」少女笑了笑。

  我打量了一下少女,年約十五、十六歲吧,飄逸的長髮配上笑容,我記得有人說過,這像「天使」(Angel)。

  「那麼,妳就是這的義工?還有那顆未開的樹是什麼樹呢?」我問。

  「是啊!那顆是櫻花樹喔。」

  少女笑著說:「你也有興趣當義工嗎?」

  「我不知道。」

  如果有交易的話……

  少女看了看手錶說:「糟糕,又要開始忙了,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Despair。」我說。

  「好特別的名字喔,外國人嗎?我叫赤羽櫻,請多指教。」說完,櫻就跑了進去。
  赤羽櫻……


  坐在公園旁的椅子上,看見一群老爺爺老奶奶們在泡茶聊天,仔細想想,我的確很少跟那種人進行交易,不知道上了年紀的人,『願望』是什麼?又有多大的『希望』?

  「咦?這不是那個誰嗎?」熟悉的聲音從背後傳出。

  「Despair。」我說。

  櫻笑了笑,吐吐舌說:「對不起啦,誰叫你的名字很難記啊。」

  走到我旁邊,櫻坐了下來,看著我還再看遠處那群老人,櫻問:「在看什麼?」

  「老人。」

  「老人……?」櫻歪著頭。

  「妳覺得,老人的願望是什麼呢?」

  「老人的願望?」

  「是不死嗎?或者變年輕?」

  我的『交易』雖然不是萬能的,但是配上我的「Magic」(魔法)到也接近萬能,不過一般為了省麻煩,我是不會去做這種要用到魔法的交易。

  「可是我認為,有些老人根本不會希望不死或者變年輕,反到是想要早點死亡……」

  「為什麼?」

  這是我第一次聽說,我以為人類就是為了追求著不老與不死,現在醫術才會這麼進步與發達。

  「活了這麼久,看透了各種事情……已經沒有任何牽掛,但就是害怕死亡的那一瞬間。」

  櫻說這話時,口氣彷彿透露著淡淡的哀傷與超齡的成熟感。

  看著櫻那不符合年齡的成熟表情,我問:「是在安養院當義工的心得嗎?」

  「啊哈!都被你聽出來啦?」櫻笑著說。

  「嗯……妳好成熟,想好多……」

  櫻歪著頭問:「怎麼說?」

  「像我,我只知道要一直的做某件事,沒想過這麼多。」

  「某件事?」

  「收集『希望』。」我說。

  「呵呵,希望怎麼收集啊?」

  「我會與人進行『交易』,幫人實現『願望』後,再拿走『希望』。」

  櫻摸我的額頭說:「奇怪……你沒發燒啊?」

  我拿開櫻的手問說:「不相信嗎?」

  「那,我要進行『交易』。」

  「嗯,請說出您的『願望』吧。」

  原本就是要找妳進行交易……沒想到省了……

  櫻嘆氣,說道:「我想要……結束這一切……不用再當義工……這樣就好了。」

  「妳可以辭職不是嗎?」我問。

  「爺爺是植物人,我在那邊邊當義工邊照顧爺爺啊。」櫻苦笑著說:「沒辦法嘛。」

  「辛苦了,要是爺爺可以好起來的話,妳就不用當義工了吧?」我說。

  「是啊,只要爺爺好起來的話。」櫻說完,頭不自覺的靠向我的肩膀。

  櫻小聲的說:「對不起,讓我靠一下下……」

  正打算說什麼的我,也只好安靜了下來,靜靜的思考該怎麼進行這筆交易……


  隔日,我又走到那間安養院,櫻看見我驚訝的問:「你怎麼又來了?」

  「我想當義工看看。」我說。

  「噗,好啊,那你就先跟著我幫忙吧。」

  「義工的工作不少喔,最簡單的有掃地那些……」櫻邊走邊解說著,我觀察著四周,的確跟想像中的沒差多少,突然櫻把掃把遞給我說:「先幫忙掃掃地吧。」

  接過掃把,我開始打掃著這間房間,只有一位老人躺在病床上,我看了看牌子「赤羽木」,沒錯誤的話這位老先生應該就是櫻的  那位植物人爺爺了……看來我的運氣很好……

  我靠進他,將手掌放在木的額頭上,閉起眼睛,進行「心靈對話」……

  『有收到訊息吧?』

  『奇……奇怪?怎麼?我在跟你對話?』木的「聲音」直接傳到我腦中。

  『這不算對話……也算……算了,我懶的解釋這麼多,櫻是您的孫女,對吧?』

  『小櫻啊……是啊……』

  『我直說了……我是來幫櫻實現願望的,櫻的願望是您可以恢復健康。』

  『小櫻的願望?』

  『是的。』

  『這麼說,你也可以幫我實現願望?』

  『可以的,只要您與我進行交易,我會實現您的一個願望,代價是您的希望。』

  『那麼……我的願望是……』

  與木進行的心靈對話到一半,房門忽然被打開,只好臨時中斷,我趕緊把手掌移開,櫻走進來問說:「掃好了嗎?」

  「掃好了,他就是妳爺爺嗎?」我說。

  「是啊。」

  「很辛苦呢。」

  「嗯……」櫻低下頭。


  走出安養院後,天色剛黑,我思考著,木的願望……

  似乎能拿到兩個『希望』呢,我笑了笑,忽然櫻從遠處大喊:「等等我!」

  我轉頭,櫻匆忙的跑過來說:「一起……吃個晚餐吧……」邊說邊喘著氣。

  「嗯,可以啊,吃什麼?」

  「大阪燒吧!我知道有一間店的大阪燒很好吃喔!」櫻拉著我開始跑。

  跑了一段路後,就到了櫻說的那間店,點了兩份大阪燒後,櫻說:「這間店,是爺爺以前帶我來吃的,很好吃的,快吃吧。」

  我點頭,拆開筷子,吃了一口說:「嗯,很好吃。」

  櫻笑著,也跟著吃了,櫻總會說到她爺爺跟她的趣事,而我就是在旁靜靜的聽著,聊天時,時間總感覺過的特別快。

  「九點多了。」看看手錶,我說。

  「是啊,好晚了。」

  「明天見吧。」

  「你明天也會來當義工嗎?」櫻問。

  「會吧。」

  我的交易還沒結束。

  送櫻走後,我一個人走在路上,夜晚的人潮似乎並未減少,霓虹燈閃爍著,在這不夜城裡。

  走到公園裡,坐著靜靜享受這寧靜的時刻,抬頭看著天上,突然想起爺爺以前說過,有人的願望是想要天上的月亮,那時候爺爺  是怎麼進行交易的呢?

  「真好,一次有兩筆『交易』呢。」一個聲音說到。

  「誰?」我環顧四周,找不到那個跟我說話的。

  「我在這。」一個小男孩憑空出現在我面前,我觀察了一下,約十二、十三歲,戴著有貓耳的帽子,白色的長外套,右手還拿著一根棒棒糖,左手拿著一個紅色的小盒子,藍髮藍眼……藍色的瞳孔給人極強烈的冰冷感……

  我退後一步問:「你是誰?」

  「忒瑟司。」

  忒瑟司笑著說:「你的『盒子』似乎跟我們的不同呢。」

  忒瑟司伸出左手,紅色的小盒子飄浮在他的左手掌,他說:「潘朵拉之盒(Pandora box’s),收集希望的盒子,不過這只是仿冒品罷了。」

  「潘朵拉……之盒?」

  我摸了摸口袋的黑盒子,忒瑟司接著說:「不過,要收集希望,卻要先實現『願望』,真是個麻煩的程序啊!」

  進行所謂的『交易』,一模一樣……

  「不過呢,聽說啊,真正的潘朵拉之盒,可以直接收集『希望』!」

  直接收集?

  「哼哼,什麼為了世界的希望,要收集希望?」

  忒瑟司冷笑:「應該是為了我的願望,要收集希望吧!」

  這傢伙在說什麼……?

  「所以,把你的潘朵拉之盒交出來吧!」忒瑟司說完,瞬間衝了過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我閃開大聲回應:「我根本不知道有人也在收集『希望』,況且要收集就該自己去收集!」

  「看來你沒聽懂呢。」

  忒瑟司伸手,只見忒瑟司手掌上出現冰藍色的魔法陣。

  是「Magic」(魔法)!魔法陣中瞬間跑出無數的碎冰。

  忒瑟司冷笑說:「快把潘朵拉之盒給我吧!」

  「不可能……這是爺爺的!」

  我在前方架設了防護罩,說:「這黑盒子是爺爺留給我的,不可能交給別人。」

  「爺爺?潘朵拉之盒是別人給你的?」

  忒瑟司睜大眼說:「怎麼可能?潘朵拉之盒的前任主人我記得是……」

  我趁著忒瑟司話未說完,瞬間進行了空間移動到他面前,一拳揮了過去,忒瑟司沒料到我的舉動,被打到地上。

  「我不管這黑盒子的前任主人是誰,我只知道前任主人是我爺爺,現在暫時在我手上,還有,要『希望』的話,就自己去進行『交易』,爺爺這樣做,我這樣做,你也該這樣做!」

  忒瑟司站了起來,擦了擦嘴角的血,冷笑著:「哼哼,有趣了,小鬼你叫什麼名字?」

  「我沒名字,真要叫就叫我Despair。」我說。

  「絕望嗎?真不錯啊。」

  忒瑟司用棒棒糖指著我說:「潘朵拉之盒好好保管好啊,我會來拿的。」

  「不可能的。」

  我再度擺起戰鬥架勢,忒瑟司冷笑說:「哼,今天就這樣吧。」說完就往後退,每後退一步身影就消失一點。

  「不知道潘朵拉之盒的真正用法,真是浪費了那個盒子。」忒瑟司在消失前說。

  想要『希望』,就進行『交易』。

  「一成不變的世界真是無趣呢,不過看來現在似乎變有趣了,哈哈!」忒瑟司的聲音從空中傳出。

  感覺今夜特別的冰冷……

  忒瑟司……


  隔日早晨,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夜的事情,今天神經很緊繃……

  我拿著黑盒子,疑似金屬製的觸感外,正立方體,沒有任何接縫,與忒瑟司的那個紅盒子比較的話,真的只有顏色的不同罷了。

  「潘朵拉之盒嗎?」

  將黑盒子放進口袋,我說:「想這麼多也麻煩,先把交易完成吧。」

  來到安養院外,看到櫻在外面幫植物澆水。

  「早。」我打招呼。

  櫻看到我說:「今天也來幫忙的嗎?」

  「嗯。」

  走進安養院後,我循著路來到赤羽木的病房。

  「繼續昨天的『交易』吧。」我說。

  將手掌放到木的額頭,再次進行「心靈對話」。

  『精神在嗎?』

  『你是……昨天的?』

  『是的,我來與您進行昨天未完成的交易。』

  『那……我的願望是……讓我死……』

  什麼!

  『怎麼回事?櫻的願望不是您趕緊好起來嗎?您的願望為什麼是死?』

  『小櫻啊……辛苦那孩子了,況且……就算我好起來,我也只是一個老人……這樣還是辛苦小櫻了啊……』

  我腦中突然想起櫻說過的話:「並不是每個人都希望不死……」

  『所以您的願望是死亡……』

  『是的,拜託你了,小櫻也是……』

  我將手掌移開,結束「心靈對話」,看著木開口說:「原來人類真的不是都想不死……」
  「櫻是個好女孩,有您這種好爺爺,她真幸福。」

  離開病床,走到門口,我背著病床說:「您的『願望』我聽到了,我會幫您實現的,這筆『交易』就交給我吧。」語畢,離開。


  走出安養院,看到櫻坐在椅子上打瞌睡,我靠近問:「義工可以打瞌睡嗎?」

  「啊啊!」櫻差點跌倒,打哈欠說:「不小心睡著的……」

  該怎麼跟櫻說她爺爺的願望……

  「啊,對了!」

  櫻大聲說:「你怎麼也在這偷懶?」

  「我掃好了。」我說。

  「真的?這麼快?好吧……」

  櫻起身,走進安養院。

  「櫻。」

  櫻轉頭:「什麼?」

  「沒事,我先回去了。」

  我轉身離開。

  「今天也謝謝你了。」櫻笑著說。

  等晚上好了……


  夜晚的安養院有種截然不同的感覺,異常的寧靜,我依照記憶走著,再次來到赤羽木病房外,正準備開門,突然聽到裡面有聲音,我靠著牆偷聽……

  「不行!我還是做不到……」櫻的聲音傳出,接著是某種類似鋼鐵的物品掉落地面。

  「嗚……怎麼辦……爺爺……」

  櫻的哭聲……?

  我開門,見到櫻坐在地上,旁邊有一把水果刀,櫻驚訝的看著我說:「啊……你怎麼在這?」

  「你想做什麼?」我問。

  「唔……不關你的事情,走開!」櫻撿起水果刀說。

  到底怎麼回事?

  櫻用顫抖的手拿著水果刀說:「我要先殺了爺爺,再自殺!你……離我遠一點!」

  「我以為妳的願望是希望爺爺好起來……」

  「我累了!我倦了這一切!」

  櫻哭泣著:「只要我死就結束了,但誰代替我照顧爺爺?」

  櫻……

  「所以,我要先殺了爺爺再自殺!」櫻拿水果刀抵著木的喉嚨說:「可是我做不到啊……嗚……」

  我慢慢靠近櫻說:「櫻,妳聽過妳爺爺的願望嗎?」

  「爺爺的願望?」

  我一手放在櫻的額頭,一手放在木的額頭,開始進行「心靈對話」。

  『木先生,您在吧。』

  『啊……在……』

  『剛剛的對話,想必您都聽見了吧?』

  『聽見了……小櫻啊……如果妳想殺了爺爺的話……沒關係,動手吧……』

  「爺爺!」櫻驚呼。

  『反正啊……爺爺這把年紀了……也不能再為妳做什麼了……』

  「爺爺,我不要!」

  『木先生,那就這樣了……』我直接結束「心靈對話」,將手從兩人的額頭移開。

  櫻不斷哭著,我看著櫻說:「真的,並不是每個人的願望都是不死。」

  我撿起水果刀:「木先生的願望,就由我來執行吧。」

  話說完,正要刺下去的時候,櫻衝了過來抱住我的手說:「不要!不要!你不可以接受爺爺的『交易』!」

  「唉啊,可是我接受了。」話說完,一把刀插進木的心臟。

  「爺爺!」櫻驚訝的看著,我也看傻了。

  「忒瑟司!」我大喊。

  「在這邊,Despair我又來找你玩了。」忒瑟司從空中出現,笑著說。

  只見從木的身體上飄出一團小光芒,飄到忒瑟司的手中,忒瑟司握著光芒說:「這就是赤羽木的希望啊,很抱歉喔,昨天晚上我就先跟赤羽木進行交易了。」

  「你這傢伙……」

  我伸出右手,張開魔法陣:「把希望拿來!」

  碎冰從魔法陣中射出,朝著忒瑟司射去,但都在快到忒瑟司面前融化,只見忒瑟司笑著說:「那麼,接下來讓赤羽櫻也死,我就又收集到一個『希望』了。」

  可惡……實力差距太大……

  我看著櫻,櫻仍然坐在地上哭泣著,只見櫻緩緩的拿起水果刀說:「我真傻……爺爺我馬上去找您了……」

  「對對,就是這樣,哈哈。」忒瑟司冷笑著。

  『是的,拜託你了,小櫻也是……』

  什麼!

  就在櫻要刎頸的瞬間,我抓住了她的水果刀說:「妳不能死……木先生的另一個願望是,要我照顧妳!」

  我轉頭看著忒瑟司,伸出右手:「木先生,我實現您的願望,櫻我會照顧好的!」說完,只見忒瑟司手中的光芒飄出,飄到我手上。

  「這就是木先生的『希望』了!」我說。

  「哈哈哈,你這傢伙,竟然能分走我的希望!」忒瑟司笑著說。

  雖然櫻的願望是死,不過……

  忒瑟司攤手:「今天就先這樣了,拿不到的希望我沒興趣了。」

  「忒瑟司你……」

  我看著忒瑟司,只見他邊顧著舔棒棒糖邊說:「如果啊,你也活這麼久,就知道一成不變的世界多無趣了呢。」

  「我只是在收集『希望』而已。」我說。

  「真是死腦筋……」忒瑟司說完,身影慢慢的在空中消失。

  這次,只收集到木的希望……

  我看著櫻,她還在哭泣,我伸出左手說:「走吧。」

  「什麼?」櫻抬頭問。

  「我要實現木先生的『願望』,不然他的『希望』會消失。」我說。

  沒聽到回應,只感覺左手被握住。

  我拿出黑盒子,將木的希望靠近黑盒子,黑盒子發出黑色光芒後,彷彿是確定我會實現願望似的,滿意的再度消失光芒。

  我將黑盒子放回口袋,牽著櫻走出房間,回頭看著木的屍體,嘆口氣,我揮了一下右手,只見木的屍體變成一堆粉紅色的櫻花花瓣,飄逸在這小房間內。

  「這樣就行了。」

  離開安養院,無數的櫻花花瓣從窗戶飄出,櫻指著那顆未開的樹說:「櫻花樹開了。」

  我抬頭看,櫻花樹的櫻花綻放著……

  我看著櫻,這個『希望』……

  牽著我的『希望』走著,這次的兩筆交易很成功。

  我摸著口袋的黑盒子,我還在收集著希望。

  不知道下一筆交易是什麼呢?



一日一篇騙巴幣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495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潘朵拉之盒

留言共 7 篇留言

小柯
[e15]不老不死(?)
http://minus-k.com/nejitsu/loader/up257705.gif

08-29 16:02

ミルク猫
很好吃(咦?08-30 20:45
任孤行
不死很恐怖的

08-29 16:47

ミルク猫
這是個很矛盾的問題(?08-30 20:45
紫梅的小牙
GP發射~

08-29 18:13

ミルク猫
謝謝 : 308-30 20:45
飛豬十二元
[e12]

08-29 18:41

ミルク猫
[e30]08-30 20:45
TRG
圖片的那位是...(咳) 我才沒玩~

08-29 19:48

ミルク猫
俺サマのラグナRock~08-30 20:43
TRG
結果你還是說出來了[e28]

08-30 22:38

ミルク猫
因為愚貓有買(?08-30 23:27
葉月
"希望",因為是人在當時對未來感到憧憬時所衍生的一種"名詞",
至於能否成真,就看個人休養能力來追求囉!!

11-19 22:15

ミルク猫
當初是在動筆的時候查了關於潘朵拉的盒子、希望、願望、慾望、夢想等相關詞語。
就像是「我希望明天過得更好」或是「我的願望是明天過得更好」仍有所不同。
對我來說,因為希望無法實現,所以才要為了這個希望活下去。11-19 22: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reh1jl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生存與逃脫遊戲】第四章... 後一篇:【潘朵拉之盒】第三話「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uoki米納桑
小屋內繪圖更新,有閒有緣來看看ㄅ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