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GL》再次相遇 上(夜空Ver.)

作者:終夜│2013-08-28 18:54:34│贊助:42│人氣:431


  搭配食用的圖片及音樂

  



  




正文







  我絕對會回來的……!所以、所以拜託你們再等等我吧——





  把夜晚點綴的繁星當做熱牛奶的佐料一起享用,聆聽著星星對我的細語,想著她是否和我看著同樣的月亮是我睡前的習慣。

  但是那不可能,因為我和她的世界現在是完全相反的存在。

  「明天……終於能夠回去了。」夜空之中飛機劃過了天際,傳來的隆隆聲令我覺得煩躁。

  那個聲音是從我——夜空.上月.雷翁哈特內心傳出來的,就像是自己耐不住寂寞的寫照。

  因為就在遙遠的彼方,我熟悉的人們、場所全部都在那裡,說不期待也是不可能的,更何況這裡大部分的人都是說英文,一個人……不可能不會寂寞吧?

  儘管我跟這裡的人們都很像,但是本質裡我依舊是屬於大海的另一邊。

  放下了冒著水氣的熱牛奶的我走到床邊拿起了我們倆的合照,害羞笑著的我被她牽起了手。

  儘管只是照片,但我仍然記得她那爽朗的笑容和手心傳來的溫暖,是帶給了寂寞害怕的我多少次的拯救——



  #



  我被從窗外撒入的陽光溫柔的喚醒,每天都是這個樣子,但是今天有一點不同的是空氣中帶著寂寞的味道。

  而原因呢……我望向牆壁上的日曆被她圈起來標記的那一天——畢業典禮。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如此惱人的想法突然的浮現,讓我一大早的心情就不是很好。

  真的、真的、真的很希望這樣日子能夠永遠的過下去,當著那犯錯會被原諒的小孩子,而只是因為一點點小事就微笑的我們,如此簡單又幸福的每一天真的不想要它結束。

  「夜空,真的不去和你的同學們說再見嗎?」

  「……」我沉默的搖了搖頭。

  昨夜就跟母親說過了我今天一定不會去,如今擁有這麼多了,如果失去了什麼的話我不敢想像……

  「這樣嗎……那我就去打電話了喔。」

  不知道為什麼,心中還是浮出了哀痛,再說自己這麼做到底是不是正確的,根本也不清楚,只是現在的痛肯定會比跟大家面對面分離的痛輕微許多吧?

  「啊啊,打擾囉!華夜伯母,我來帶走那個麻煩的愛哭鬼了!!」

  正當我在心裡祈求大家原諒我的自私時,聽到了那直接打開玄關大門所傳來的,是她那充滿男孩子氣卻不失溫柔的聲音,她就是我最好的朋友小鳥遊昶月。

  對我來說是個無可取代的存在,總是能夠讓我盡情的撒嬌,難過的時候還會握起我的手輕聲的安慰著我,每一次都帶給我如同焦糖布丁那樣濃濃的溫柔。

  但是現在我根本就不想見到她啊!我早就已經決定好了,我不想看到大家哀傷的道別,為什麼又要這樣子逼我呢……

  「很危險呢,夜空,都已經是最後一天了,要確實的護送妳到學校才行呢。」

  一看見有著如黑玉般漆黑長髮的昶月,我二話不說的拿起身旁的小熊抱枕丟向了她,但是對於合氣道部部長來說,毛絨玩具實在是構成不了威脅。

  她的語氣中有著溫柔卻參雜著哀傷,明明也很難過她卻堅強的笑著,就是為了不讓我感到害怕吧……

  「為什麼!!我不想去啊!而且妳憑什麼資格帶我去!」我壓抑不住內心的不安而大喊了出來。

  我說的沒有錯,明明就是跟我毫無關係的——等我說出口才發現來不及了,人們說話總是不經大腦呢……只要一點點,真的只要一點點的刺激,人們就會亂了腳步。

  但是昶月卻只是溫柔坐在我的身旁,輕輕的握住了我的右手說:

  「我除了武術以外什麼都不行,但是夜空並不會因為這樣輕視我啊……所以我只是想用我僅有的力量保護妳而已。」她溫柔的微笑,用著那一字一句如同麻藥般的言語安慰著我脆弱的心。

  「昶月……」

  明明不只是那樣的……昶月是全校都憧憬的女生,為什麼要將自己如此的貶低呢……而自己就算成績好也沒有什麼用啊!我依舊還是害怕失去而不敢向前。

  但是她肯定不一樣,的的確確的知道自己的道路究竟在哪裡吧?

  「未來什麼的、畢業什麼的,我也是會害怕的,但是我相信夜空一定能夠跟我一起走下去的。」昶月堅定的語氣宛如——

  「好像求婚一樣呢……嘛嘛,交給妳囉,昶月。」

  母親一邊嘻嘻的笑著一邊走出我的房間,讓我不由得大喊著:

  「不是啊!!我們都是女生呢,母親!」

  但是母親的玩笑話早已讓我的臉染上了櫻花般深深的緋紅。

  「都是妳的錯啦,昶月!讓母親誤會了。」

  我眼角邊泛著淚光用雙手搥了昶月的胸部,但是那富有彈性的山峰又再度對我造成了傷害。

  嗚嗚嗚……好大的胸部,又成長了吧……

  「對、對不起,有點不太會說話,那麼要怎麼樣夜空才會原諒我呢?」

  昶月的臉上也染上了些許的緋紅,用右手搔著自己的頭。

  「……約定。」

  「嗯?」

  或許是我說得太小聲了,昶月張大著眼睛疑問的看著我,那深邃的黑瞳總是會不自覺得讓我著迷,那是我所沒有的漆黑之美。

  「和我約定!畢業以後,不論在哪裡,我還是想被妳保護。」

  我緊緊的抱住了昶月,害她被我突然的行動嚇到發出了「噫!」的聲音。

  而接下來的這句話是我畢業從未忘記過,是推著我持續向前的動力——



  「我絕對、絕對會保護妳的,不論在哪裡、不論是什麼時候,我都會保護著妳,我會成為妳的『騎士』,只有妳一個人專屬的『騎士』。」



  昶月的眼神是如此的真切,輕輕的撫摸著我的頭,害得我一點也不想要放開她了,因為能夠為我這麼做的人大概只有昶月而已了……

  昶月真的是我的騎士,就算是現在的我回想起來也依然不會改變,那個溫柔的眼神和聲音,恐怕到下輩子都還沒有辦法忘記吧。

  「接下來回到正題,畢業典禮一起去吧?」昶月嘻嘻的笑著,好像察覺到我認為她會忘記原本的目的是什麼。

  我笑著輕點了頭,不過她壞笑著說:「那我先去外面等吧,總不能穿著一件睡衣去學校吧?」

  「……實在是很害羞,可以等一下嗎?」

  硬撐起的笑容掩飾了我的害羞,現在才想起來我還是穿著睡衣,剛剛睡衣有弄好嗎?希望不要讓昶月覺得我是邋遢的女生就好了……

  「當然!」

  應該說是這實在很有昶月的風格,但是這麼直白的回答反而讓我的臉更紅了。



  #



  因為學校是在都市擴張之後興建的,所以就被丟在半山腰的地方,每次都必須要爬上累人的上坡才能到學校,但或許是因為這樣子,利用這個坡道來進行訓練的棒球社曾經打進過甲子園。

  不過路的兩旁都種滿櫻花樹,在春天的時候我和昶月總是會比較早出門慢慢享受沐浴在花雨之下的氣氛,一想到不會再次踏上這條路心中還是會有一種哀傷,這條路也是伴隨了我許許多多的回憶……

  「早安,夜空、昶月。很難得今天夜空會來呢,妳施了什麼魔法啊,昶月。」

  帶有惡作劇口吻說著嬌小少女是初見荻,常常會來開我和昶月的玩笑,但是大部分都是昶月的部分比較多,不知道是不是我比較難開玩笑?

  「早安!荻,別一大早就嘲弄夜空。」

  昶月無奈的笑著只是用手刀打了荻的頭一下。

  「雖然是會難過但還是要來啊。」

  我盡可能的擺出微笑,既然有人會保護我,那我就不必害怕受到傷害了,而且也不是我一個人在承受而已,今天所有的畢業生也必須要負擔這樣的哀傷,原本想說這樣子想會比較輕鬆一些,卻是越發感受到畢業的寂寞了……

  「今天的夜空真的不一樣,昶月妳到底做了什麼,親了嗎?」

  「咳、咳咳!」荻突如其來的話讓我嗆到了口水,臉上瞬間添上如同蘋果般的鮮紅。

  「才、才沒有呢!那種事情……」

  昶月也被荻的話語弄得不知所措,語無倫次的胡亂揮手。

  「耶——那以後會做了囉?太好了,夜空。」

  「昶月就說不是了!荻也控制一下吧,在大馬路上這樣說話很危險的,做不做什麼的……」我帶著無奈向荻抱怨著,但是說到最後我又再度臉紅了。

  「抱歉,因為太有趣了,以後可能很難再遇到天才跟笨蛋的組合了,乾脆今天趕快把以後的玩笑全部說完。」

  荻壞笑的說,但那聲音之中也帶有著那一絲的寂寞,果然是沒有人能夠不被畢業這種感傷的氣氛影響吧……

  「我看妳永遠都不會補完吧……雖然我是不會否認我笨。」

  昶月無奈的吐槽了,用手刀輕敲了荻的頭第二下,不過卻絲毫不受到影響的接下去說話:

  「為什麼夜空要帶著小提琴呢?」

  荻到底是現在才就注意到我有帶著小提琴還是要無視昶月的吐槽呢?我想恐怕是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吧。

  「我被校長邀請了演奏畢業歌曲。」

  「為什麼不拒絕就好了,妳明明都是聞名日本的小提琴家了。」

  聞名日本嗎……?這樣的稱號實在是跟膽小的我不相符呢,只是在演奏小提琴的時候能夠忘記煩惱,我僅僅是為了這樣純粹的理由彈奏小提琴而已。

  「是祝福……我想要用我的琴聲來祝福大家。」

  其實也不全然只有這樣的理由,我也想讓昶月聽聽別於開學時我那痛苦哀鳴的琴聲。

  「真厲害,果然聞名日本的演奏家心思就是不一樣。」

  「不是的!這跟那個沒有關係,除了小提琴以外我也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女生而已,只是一個普通女生想祝福大家而已。」

  我不顧著周圍還有其他的學生就大喊了,並不像是荻所說的那樣,我真的只是誠心的想祝福大家而已,也是為了我自己為了有勇氣與昶月站在一起,所以我才演奏的……

  「夜空……」

  昶月驚訝的看著我,我想她並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明明自己害怕分離卻還說著要祝福大家這樣可笑的話語。

  「夜空,可以問妳一件事情嗎?」

  「嗯?」

  「妳果然跟昶月親了吧。」

  荻十分自然的用著陳述事實般的口氣說著,要是不跟她長時間相處的話根本就和開玩笑分不出來,不過有時候昶月真的分不出來。

  「剛剛她不就說沒有了
絕對沒有!!妳到底要我說幾次啊!」

  
昶月無法忍受比起我還要快反應荻的玩笑而抓狂了,但是緋紅色臉頰對於這句似乎不是那麼想的?



  #



  「呦!主將,早呀。」

  首先迎接我們三個的是在鞋櫃的是平薰,是合氣道部的副部長,平常也就只有她會跟昶月一起練習了(聽說是其他人根本跟不上這兩個人瘋狂的訓練模式),她的聲音老是帶著濃厚的關西腔,或許是從小就住在京都的緣故。

  「早安,薰。」

  昶月用自己的拳頭對著薰伸出的拳頭對撞了下去,用著像是兄弟般的打招呼方式。

  「這樣的打招呼方式還是免了吧,妳們會煞死一堆女生的。」

  「為什麼?」「怎麼會呀?」

  昶月和薰都不明白的看向了壞笑著的荻。

  「這裡可是女校,像是男生的打招呼太過於刺激了,看那裡。」

  順著荻右手食指看到的是一群忘我的看著這裡的女生們。

  這麼說來是呢,曾經有人做過最想交往的排名表,那個時候排名第一跟第二好像就是昶月跟薰……不過,為什麼我會記得這的事情呢?

  「那個實在是……」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呀……」

  「那一定是昶月和薰都太帥氣了,我也覺得妳們很帥氣喔。」

  這一點我想這所學校的任何人都不會否定,因為以前她們總是每天都會有情書的呢,害得兩人不知所措的驚慌還是歷歷在目。

  「夜空真的這麼想嗎?謝謝呀!」

  薰高興的握住我的手上下的甩動,讓我不禁思考了這真的有什麼嗎?

  其實說起來這也不是什麼值得道謝的事情吧,不過如此的直率也是薰的魅力之一吧?

  「夜空覺得我帥氣……耶呵呵,沒辦法呢,我是『騎士』啊……」

  相對的昶月卻失落的看著地板喃喃自語,難道是昶月不喜歡被別人稱讚帥氣嗎?

  也是呢,有哪個女生會想被說帥氣呢
撇開薰不說普通的話應該想被說是可愛或是美麗之類的。

  「抱歉,昶月。」

  「嘛……其實也還好啦,如果合氣道部部長不被說帥氣的話,那我想自己也會很沒有面子吧。」

  這樣也不必特地的說吧,感覺上比較像是安慰自己。

  「昶月看開了,好厲害。」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樣的表情就很想打下去!」

  昶月忍受不了的往荻的方向打了過去。

  「我閃。」

  「什麼笑話,怎麼可能給妳閃開。」

  「三年就這一天,今天就和平一點吧。」

  在荻不知所云的閃避台詞之後,薰抓住了昶月要攻向荻的手。

  剛剛昶月所散發出來的氣息絕對不是開玩笑的,我想敢這麼抓住昶月手的人只有薰了……

  這三年來昶月跟荻一直在上演攻擊與閃躲的戲碼,結果荻的體力因此還變好了……仔細的想想,為了要開玩笑的付出還真大。

  「好吧,我收斂一些。」

  「這還差不多。」

  昶月聽到荻的話只是無奈的嘆氣了。

  「三年以來唯一的休戰嗎……」

  「不可以哭呀,夜空,至少等到畢業的時候也到了在一起哭吧。」

  看見我即將流出眼淚的薰不知所措的胡亂揮著手不知道該怎麼做。

  就算是這樣子如同平常無厘頭的一天,也無法改變今天就是畢業典禮的事實……

  「嗯……」

  我忍住了眼淚擺出了笑容對著薰小小的點了頭。

  「太作弊了……」

  「好可愛呀……」

  耶、耶耶!我只是想讓薰安心而已,這個附加品我不要啦!

  「真的好厲害啊,夜空同志,不愧是最想交往的第三名。」荻靠在鞋櫃邊笑嘻嘻的說著。

  我記得了!因為我是最想交往名單的第三名,難怪我會記得第一跟第二是誰……這根本不是重點啊!

  「才不是呢!我才不承認那個名單上寫的。」

  我大聲反斥著荻,不過實在是太難為情的讓我的臉變得更紅了。

  「傲嬌是不管用的喔——噢!」

  「荻!」

  荻在後退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室內和室外交替的台階,幸好薰及時伸出了手把她抓住,要不然那種情況實在是十分的危險。

  「我們還是和平的過完這一天吧。」

  我小小的笑著看著大家,但實際上卻早已難忍眼淚滑落了——



  #



  在開完早上提醒畢業典禮注意事項的班會之後就是自由時間了,荻建議我們到屋頂上來放鬆。

  因為這種日子大家都忙著感傷不會到屋頂來,荻是這麼說的,事實上也如同她所說的一樣沒有半個人在這裡。

  「話說回來妳們畢業後想做什麼?」

  荻不顧地板是不是髒的就直接坐下來看著天空的雲飄動的說了坐,我想著以後也沒機會穿著這套制服的坐在了她的身旁,隨後地昶月和薰也坐下了。

  「我的話應該是用體育優等生的資格晉到某所大學吧?我想繼續走向武術的極致……充其量來說只是不知道要做什麼而已。」

  昶月一邊說著一邊無奈的笑了,雖然是這麼說著的,但我仍然相信她比自己還樣更清楚到底該做什麼吧。

  「我應該會先回去一趟關西,我想跟叔父繼續修武藝,總有一天能夠對抗主將的!」

  「喔!我等著妳!」

  昶月緊緊的握住了薰伸出來的手,這兩個人真的是越看越像兄弟檔。

  「我可能沒有什麼打算吧,一樣找到大學就會讀了,跟昶月一樣。」

  「荻不是打算當搞笑藝人嗎?」

  「才沒有呢!!」

  昶月好不容易的抓到了機會開荻的玩笑……而且自己吐槽的速度竟然這麼快。

  我還記得當時大家熱烈討論未來的時候我一直不敢說出口我要到國外留學的事情,那種痛苦對當時的我來說是前所未有的折磨。

  「我……會到東京大學念書的。」

  雖然一時的停頓了,但是之後我還是用最平常的笑容說著。

  「是呢,夜空的成績的確很好,音樂的天份也是。」

  「好厲害呀,夜空。」

  荻很難得的稱讚了我,薰也對著我爽朗的笑著。

  「說謊……!夜空又再說謊了。」

  昶月突然得站起來背對著我緊握住了右手,像是不甘心在忍耐著什麼。

  果然還是騙不過昶月……一年之中幾乎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跟她一起度過,騙得過或許才是不可能的。

  「這次真的能夠看出了呢,昶月。」

  荻對著昶月露出了溫柔的笑容,是不同以往那惡作劇般的笑容。

  當然一開始我就沒有把握能夠騙到荻,但是她通常都不會直接說出來,而是私下問完之後才決定要怎麼做,有時候也會和我討論,這也是為什麼她這麼愛惡作劇我還願意跟她當朋友的原因。

  「為什麼說謊能告訴我們嗎?」

  荻用著十分自然的語氣說著,純粹是希望自己有什麼可以幫到朋友的,而昶月還是持續忍耐著,讓荻把話問完之後應該就會對著我生氣了……

  『我以後不會在日本了。』像這樣的話我根本說不出口,所以對不起,我的軟弱又再度傷害到了妳們。

  「這場表演是最後一次……在日本的表演,所以在離開前我還想為這個地方演奏一次,以後我就不會在日本了……」我語帶哽咽的說著。

  「是嗎……」

  聽完我的回答之後荻馬上就陷入了沉思,或許她早就知道我不想離開日本而在幫我想辦法。

  不過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因為我要去美國科蒂斯音樂學院的事情早就已經是定局了。

  「對不起……現在才說出口。」

  「什麼呀……!會回來呀?夜空會回來呀?」

  薰已經止不住她的眼淚隨意的流下,只是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詢問著我。

  我當然也很不想和妳分開啊!薰,妳永遠都是帶著直率的心對帶著他人,不管自己是不是會傷到自己或別人,也願意為不公平的事情打抱不平,妳也是我重要的朋友之一啊!

  「我想不會的……或許有表演的時候我還會再回來,但是在大學的時候我是不會回來的……」

  這樣的事情要由自己親口來說實在是太痛苦了,就像是自己將朋友之間的友情撕裂一般。

  「夜空不在的話我們會很寂寞的呢……」

  荻如此說著的同時眼角邊也泛出了淚光。雖然很愛惡作劇,但是適時的在我們低潮的時候炒熱氣氛總是有妳,所以拜託妳不要這麼說吧?

  這樣的痛苦我早就已經知道了,從升上高中的那一刻就知道了,但是與妳們在一起的時間還是很重要,儘管會難過,但是我還是不會後悔。雖然像是荻一樣會替人著想的朋友我想可能很難在遇見了,就因為這樣我才不想要大家流淚,如果我不來的話大家根本就不會這麼痛苦……

  要是同在日本裡,至少一個月能夠見上一面,但要是在美國的話那絕對是到畢業前都不可能回來的,因為自己本來的家就是在美國……

  「不要啊!我不和夜空分開……!」

  轉過身來的昶月發出了像是忍耐住不哭般哽咽的聲音,但是眼淚早就很不爭氣的流下來了。

  「我當然也很不想和大家分開啊!但是我根本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我的眼淚早就已經潰堤了,帶著哽咽的聲音說著。



  「那就跟我們做約定吧!我已經承諾會成為妳的『騎士』,那麼『公主』不是也該待在『騎士』的身旁嗎?」昶月搖著頭甩開了眼淚,用盡了全身的力量只是想要把那麼簡單的幾句話傳達給我。

  「……我不想分開啊!我喜歡妳啊,夜空!!不是朋友之間的喜歡……之所以想保護妳,那是因為喜歡妳所以才想要保護妳!如果妳不在的話,那為什麼要和我做這樣的約定呢!」



  言語真的是很神奇的東西呢……如此的幾句話就讓我的心被溫柔填滿了,好像會溺死一樣的溫暖從深處漸漸的擴散開來,好像不再害怕,這樣簡單的隻字片語好像就讓我不再害怕未來會遇到什麼。

  但是十分卑鄙的我卻無法回應這樣的心情,我無法回應一個馬上就回失去的感情……我沒有那種勇氣去耐得住那種無法與昶月見面的寂寞。

  我果然還是太膽小了……這樣的我根本什麼做不到,對不起……

  「不要啊!!不要這麼說!這不是只會讓我更害——!」

  當我還沒說完的時候,一種溫柔的觸感貼上了我的嘴唇,輕飄飄的感覺就像是棉花糖般柔軟,伴隨著我的臉開始越來越紅。

  面前是已被眼淚佔滿整個臉龐的昶月,我的雙手被她的雙手抓住壓倒在地,彷彿是不甘心我就這樣離開的奪去了我唇。

  雖然是這樣,我還是好開心……雖然很卑鄙卻還是很開心啊……

  「做了呢。」

  「好厲害呀……」

  「拜託跟我說,夜空。老實的說,妳喜歡我嗎?」

  昶月離開了我的唇,用著她最令我著迷的那直率眼神看著我。

  「要做個直率的孩子才是最可愛的喔,夜空。」

  荻壞笑著的說了,或許在更早之前她就知道我喜歡昶月了……這真是很卑鄙的說法。

  「這樣問的話,我的回答不是就只有一種嗎……」

  我的雙手依舊被緊緊的抓著,視線之內只能夠看到昶月而已,我沒有辦法逃脫她那雙美麗的黑瞳。

  「但是我還是想清楚的知道夜空的回答……」

  「沒錯!我喜歡昶月,我喜歡小鳥遊昶月!!」

  這是我真正的心情,但是說出來的同時我的心卻感覺好痛,明明就要分離了,為什麼要逼我說出口呢……!

  「那麼就對我承諾,總有一天妳會回來,然後不再離開!」

  「我們也會再這裡等妳的。」

  「對呀!夜空是我們最重要的朋友呢!」



  #



  當時我忘記了我是怎麼回答的,但是我清楚的記得我答應了,明明是八年前的事情了,卻能夠讓我如此的惦記著……

  周圍的人們因為急著趕時間而四處走著,也有的人在迎接自己的親人,這裡是日本羽田機場的入境大廳,也是我實現諾言的起點。

  我朝著入境大廳的大門慢慢的走了過去,外面的太陽就像是在歡迎我的歸來般閃耀著,就像是昶月每次帶給我的光輝一樣。

  終於到了……我最愛的地方,現在大家到底都在做些什麼事呢?

  希望現在的我也有能夠保護昶月的力量。

  希望荻能找到真正屬於自己的美好未來。

  希望薰能夠保持著自己純真無邪的善良。

  現在就來實現我的承諾了,這八年大家久等了……






——————————————我叫分隔線,也是後記—————————————


  對於觀看此小說的各位我表示由衷的感謝,也請多多支持。



  
此篇是以夜空的視野進行,主要以回憶畢業的辛酸為主還有放閃光,下一篇即是用昶月的視角來描述那之後八年的再次相遇

  另外,可能會覺得薰說話的方式怪怪的,那是因為我不確定要怎麼呈現關西腔的感覺(茶)。

  我會盡可能在活動結束前把下一篇生出來,嗯……我該繼續寫了

  下篇傳送門:《GL》再次相遇 下(昶月Ver.)


  希望看過的人都能發表一下對於故事的感想,再次謝謝大家。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481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溫馨|愛情|百合|GL|相遇|畢業|月亦夜

留言共 5 篇留言

路(RuSiRu)
停在這邊實在太殘忍了QQ

08-28 19:51

終夜
哪裡殘忍 下篇就要出來了啦XD
08-28 19:57
マジやばくね的大佐
GL大好~~~ 可是我也很期待大大的遊戲王呢(茶)

08-29 00:03

終夜
我有緩慢的在寫了(= ̄ω ̄=)"08-29 00:15
赤蠍
這篇好讚阿 喜歡喜歡[e12]

08-29 13:09

終夜
謝謝 下篇在努力XDD08-29 13:12
咬絳
期待下一篇囉ˊωˋ

08-29 13:36

終夜
晚上就會出來了XDD08-29 13:46
墨染
有點難讓自己忍住顫動呢。
看到中段已經開始感受到離別的不捨,就像是感同身受那樣讓我感染他們的情緒。
明明沒有校園生活的鋪陳,卻能夠在畢業前夕的字裡行間描寫出他們的感情,真羨慕...
期待下一篇了,聽說是晚上會出來對吧?(笑

08-29 17:50

終夜
嗯嗯 快要寫好了XDD 這一次就是甜到化不開了(= ̄ω ̄=)08-29 17: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joker888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詩集 心靈篇1... 後一篇:《GL》再次相遇 下(昶...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不曾擁有並不痛苦,痛苦的是擁有過而失去。」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