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二.創.世.紀.第十章–傳想歌

作者:歐吉胖│2013-08-25 15:30:39│巴幣:0│人氣:309
本次二創作品改編自日本動畫〈傳頌之物〉的OP〈夢想歌〉。純屬個人創作,暫不做商業行銷之用。如欲轉載請比照原創作品辦理註明轉載出處。如有不當轉載之情況經筆者查證,一律採法律途徑解決。
 
原曲名:夢想歌
作詞:須谷尚子
作曲:衣笠道雄
歌詞改編:江維彬

傳想歌
 
現在打從我心裡吟唱著
是縫接 世界 表裡的 傳想歌
倘若你有感 就順應 冀望 齊唱和
讓那 懸命生機 能夠 悠久傳承
 
天上何處 無神明
但地下 依舊遍佈 滿悲戚
地上何處 無真理
但人心 仍蒙蔽 在未明
 
難道說 事不關己 可以 漠不關心
蜷縮 在身分 的卑屈
如果 夜鶯的離訊 杜鵑的血泣
再透不進 人不願正視的 領域
 
不用理智 看不見 的敵人
是偏差正道外 失序 的權衡
可悲的犧牲 竟淪為 可憎的例證
在 矯情 與 謬論 旗下 殉職的見聞
 
現在打從我心裡吟唱著
是揭露 世界 內裡的 傳想歌
倘若你有感 就順應 冀望 齊唱和
讓那 懸命 生機 能夠 恆久傳承

2.
 
人心 無時 不存疑
微粒善因 要如何 結纍大地
大地仍 朝夕 蓄積
能澤被 天庭的 純真期許
 
難道愛 不著邊際 就是 不切實際
寧追 附 悖理 的利益
如果 蘆葦的濾淨 煙葉的吐息
成了助長 人鏖戰硝煙的 火炬
 
無數征討 也無法 奪還的
是烽火危牆下 覆滅 的軀殼
和諧的體認 真的只 能夠 透過 傷痕
代言 再造 焦土 棺柩 歷時的支撐
 
現在打從我心裡吟唱著
是縫接 世界 表裡的 傳想歌
倘若你有感 就順應 冀望 齊唱和
讓那 懸命 生機 能夠 恆久傳承
 
3.
 
不用理智 看不見 的敵人
是偏差正道外 失序 的權衡
可悲的犧牲 竟淪為 可憎的例證
在 矯情 與 謬論 旗下 殉職的見聞
 
無數征討 也無法 奪還的
是烽火危牆下 覆滅 的軀殼
和諧的體認 真的只 能夠 透過 傷痕
代言 再造 焦土 棺柩 歷時的支撐
 
現在打從我心裡吟唱著
是縫接 世界 表裡的 傳想歌
倘若你有感 就順應 冀望 齊唱和
讓那 懸命 生機 能夠 恆久傳承
 
自慢檢評─
 
嗨!在拖稿拖了三個多月,撒落的節操已經鋪成了我住家地板磚的現在。筆者要鄭重獻上二創世紀的第十部作品,改編自動畫<傳頌之物>OP<夢想歌>撰寫成的作品<傳想歌>,還望多多指教。
 
本次的作品望文生義,就是在弘揚和平和諧的理念。但筆者並無意將其寫成說教式的"傳教歌",而是如歌名所述的那般,給包含筆者在內的所有讀者一個『我能為這個紛擾不斷的世界做些什麼?』的反思引子。因為我個人認為比起像腦白金(註1)廣告般將早已教條化的仁德觀念在複述上一次,還不如在作品中留下一個供人思考的問號去觸發如何行動的思考還比較有意義。所以這首二創歌詞訴求的不是煽動般的應和,而是透過同心同理的了解後根植內心的認同。所以我在填詞上盡量避開用到較為直接激烈的批判性字詞,而是以『傳達反思』輔以筆者自我的反芻與反省之心理來行文。不過話雖如此,歌詞中還是有基於銜接上的考量而帶上有些指責味道的語句。無法全彈迴避的硬傷只能請網友們多多海涵了(跪)。
 
關於解說的部分,由於第一大段與第二大段的歌詞間無論意象還體裁都有不少互通之處。是以筆者突發奇想,想用順位配對的方式來做這次的自慢檢評(如:第一大段的第一段主歌與第二大段的第一段主歌合併講解,依此類推。)。藉此帶給筆者寫作上新的刺激及幫網友省去逐段解讀的繁瑣,可說是一次締造雙贏的嘗試......吧?!
 
好了!廢話不多說,正文講解現在正式開始!
 
 
1.『天上何處無神明...... 仍蒙蔽在未明』與『人心無時不存疑........能澤被天庭的真誠期許』─
 


動畫<東之伊甸>劇場版宣傳海報圖。關於<東之伊甸>這部動畫的故事內容不太好懂,想看的網友可得有相當的心理準備喔XD

這兩段分別為第一大段與第二大段的第一段主歌,兩段中的含意各有分別:第一大段的第一段主歌之意象反諷人心的冷漠疏離;第二大段的第一段則與其相對,表達的是人心對於『種善因』這項人人都知曉也都該奉行的人格準則條例之『質疑』。這兩段看似好像無關,但筆者卻認為這就是為何現代人在一些濟世意識較重的人眼中會被看作只顧自己好就好,沒有悲天憫人的胸懷之肇因。若要筆者以一句話來概括,那我會說:『造成這般現象的心態很多時候不是無心,而是質疑。』。
 
『現在的年輕人只關心自己身周範圍三公尺的事!』。自從日本知名的政經評論家大前研一在<低IQ時代>一書裡記述了這句話後,這句話儼然成了生於現代的我們甩不脫的罪衍。當然,對照起發生在現在的部分社會現象來看,這段話確實有一定的道理。但我個人認為更多時候不是現代人對自己身周外的世界無心留心,而是那些人留心的世界與『世界』兩字原意所涵蓋的範圍與視野產生了落差。
 
如同歌詞中『天上何處無神明』、『地上何處無真理』所述,美好良善的事物從來都沒從世界缺席過。只是我們口中常常感到失落的"世界",往往取決於我們的著眼點所微調的。我們同為在世間活著的一份子,對於生活不可能天天與人和平共處這點想必熟知到爛了。好事壞事煩心事拉幾事,不管是既定還是突發都讓本質上不好過的人生百上加斤。在此前提下,分不出多餘心思去關心在實質上與我們並沒有切身關係的災禍戰亂其實也無可厚非。我知道這再一些濟世意識強的人眼中純粹是推託之詞,只是我得強調這真的無關對錯,只是認知上的問題而已。從現實面來看,一個人在世上要有一番作為,絕大部分的先決條件仍舊著落在生活層面上─說到底一個人在世上的立基點就是要能安身立命,才能去談理想談抱負。這對三餐溫飽得沒日沒夜地拚搏才掙得起的我們來說那些身後事雖不能完全切割,卻也不是我們該優先考慮的事項不是嗎?所以我個人對於一些不加體恤他們口中『沉默的大多數人』之立場,就擅自認定他們是不願付出關心的無心人之言論說實話蠻感冒。
 
像筆者有一次在某個知名ACG網站的子論壇上,看到一條與現在蔚為風潮的環保議題有關的討論串,其中一則回覆內文裡有一段是這麼寫的:『一般民眾的反應:那關我什麼事?!上班要來不及了!!』(詳細內文筆者已記不清,反正大意就是如此。)的酸話時,當下的我其實有點想反嗆他,因為這段話對包含筆者在內為生活為家人愛人努力工作的人已有了褻瀆之嫌。沒錯!那位仁兄或許也在這群人中佔有一個位置,能夠在工作之餘撥冗關懷地球環境安危固然其誠可佩,但我也想問一句:『你沒錯,但你冷嘲熱諷的那些平凡工作群眾又何錯之有?』說到底一個人為了顧全自己的溫飽不是做錯更不是作惡,只不過是人為生存而做的必須作為沒道理招來這樣的挪喻(更何況一定要與你同時間同地點作表態才叫有關心自己居住的環境嗎?你又是從何肯定你口中的那些人都沒像你一樣支持所謂"正確的事"?)。是故我能夠諒解遭到類似上面這番數落的人之心情,他們很多時候只是與筆者一樣,因專心挑起生活的重擔不想多耗氣力開口而無言罷了。
 
但也正因如此,才更突顯出根植想法的重要性。因為唯有根深蒂固到不隨時間與生活折煞掉的意志,才能在世間需要你支持之時有懂得出一分力的心思。
 
可能有人會覺得我這樣是不是在鼓勵人光說不練就好,我要強調這絕對是個誤解。筆者只是在『在世上該對世界有所貢獻』的觀念上,抱持的是『想怎麼做』而不是『該怎麼做』的立場。因為我覺得現在世上缺的不是督促人去做的人,而是引導人去做的人。常言道揠苗助長,一個想法若沒有經過適當的過渡期僅一昧要它快快長成,那最後只會被這股督促的外力連根拔起。因為很多時候那並非當事者透徹了解後成形的本意,而是被一種一廂情願的強勢激昂強制驅使的條件反射。筆者不否認熱情是一件大事能成功的要件之一,但大家要了解激情不等於熱情,熱情的背後往往有當事者強大的覺悟或他人的激勵做永續的燃料;但激情過後往往只剩空虛此一反饋而已,因為一個並非透過自己思考確立的行動,是沒法從『這麼做賦予自己什麼意義?』的問句中求得續航的動力。就筆者來說,不在乎時速多少只考量還有無持續前進的續航力才是改變整個世界力量存續之關鍵。
 
在<東之伊甸>TV動畫版的最終話裡,男主角瀧澤朗為了要解除射向日本首都東京的導彈,號召了上百名尼特族到遊樂園的廣場上集合後,便向他們宣布再過幾分鐘東京就要因導彈攻擊化為廢墟,所以現在要請大家用手機各傳一個解除導彈危機的方法到我的手機上來,讓我能整合出一個在幾分鐘內拆解導彈的方法。此話一出,在場的上百名尼特族立刻付諸行動,協助瀧澤朗成功阻止首都毀滅的威脅。這,便是引導人們發揮想法的最佳範本。除了符合群策群力的訴求外,更重要的是每個投身其中的人都從中獲得『真的出了一分力來拯救世界』的參與感。眾所周知,尼特族是日本用來形容在生活上遭遇挫折或思想與普世價值觀格格不入,因為產生對世間種種的不滿進而繭居起來的一群反映社會現象的反社會一族。而這群人成為尼特族的心態演變中,有很大一部分從平常人身上也找得到。那就是在現實生活面前很容易體認到自身的無力。只是他們對這層認知的體認太過鑽牛角尖(若要講難聽點就是抗壓性差。),又無法自肯花心思投入的領域裡獲得普世價值觀的肯定,所以他們才選擇當一個與世隔閡的閒散人士。他們在心態上比之一般人自然存在著更嚴重的問題,但歸根究柢,這般心態在我們一般人之中也是屢見不鮮。
 
就說現正努力爬這篇後記得筆者好了。每日在枯燥的工作與看不到前途的創作間掙扎度日的我,幾乎在創作時都會時不時冒出一句:『X泥馬我這樣創作到底有殺洨意義?』,說夢想的確是夢想,但何時才能抵達我為夢想預設的終點(或著該說中繼站。)?論報酬,那比我刻苦工作的微薄薪水還更不值得依靠;論名氣帶來的影響力?當我看著我發表平台上的點閱率時,沒掉淚就算很堅強了。我知道上述有些煩惱聽在旁人耳裡肯定鞭我市僧,但如果那些說我不該抱持這種想法的人能給我一個達成目標的確切期限,或是單憑滿腔熱血理想便能永續追夢的確立,那我會很樂意將我前面所講的那些市僧范兒濃重的發言全部吞回去。
 
所以筆者認為,有些想法若不趁還有意識到時去矯正鞏固,那就不可能堅持下去了。
 
我們都知道改變自己=改變世界這句話,聽著就是詞彙排列後標語化的通俗勵志句,卻也不能因此否定掉這句話的價值。只是這有個大前提─你一定要清楚能改變世界的絕不可能是『自己』這個個體,而是由許多抱持著與自己不同作風卻有相同信念的人批次輪番上陣的。這就像坐摩天輪,大家都知道只要坐上一圈誰都可以將窗外的美景盡收眼底。但若你想為腦前葉留作記憶的是整片風景中的一塊特定景緻時,就只能等到你的座艙通過該定點的前後那段時間才能獨享銘記。理念的實踐也一樣,也是在行走探索間等待與世界接軌的契機。這與機會此一詞會有著源出同宗的表親關係。硬要說有什麼不同,那就是理念是種容易以想法成形,卻很難找到能鎖定的標的之存在。這與機會在某種層面上是有辦法預想自己該如何掌握,達標了又能獲得什麼不同。這點還可以透過筆者上面引述的<東之伊甸>裡的動畫情境解構來假設幾個問題:
 
如果將該動畫裡投向東京的導彈喻作即將威脅世界的危機,那上百名尼特族是醒悟到關乎世界存亡此一大事而挺身阻止的人,那問題來了:
 
熟知尼特族生態的人都知道他們有不少都是『身懷絕藝』,但也都知道他們依著自己的嗜好或興趣自學得來的知識能在現實生活或職場派上用場的機率微乎其微。如果今天不是瀧澤朗剛好要借重那些剛好具備軍武相關知識的尼特族,來破解普通人一生可能都遇不上也最好別遇上的導彈攻擊,那他們豈非一輩子也無法為世界做些什麼?而雖說徵求了過百位尼特族的提案,但想當然耳也得透過刪減與整合才能運用。那麼那些提案被刷下來沒能雀屏中選的尼特族又得如何自處?是不是仍只能作為無法以身上的知識或想法來成就世界美好的人......?
 
以上的問題對當下的他們而言究竟有沒有所謂的意義說穿了無關緊要。因為當下的他們願意走出來助一臂之力,純粹就是他們聽到了世界需要他們的求救聲,而他們回應了這呼聲,如此而已。
 
『心要逆天而行,人要順天而為。』。這是筆者某次在居住地淡水閒晃到渡船頭時,無意間在河岸步道旁一間專門幫遊客現場畫Q版自畫像的攤位外圍懸掛的一幅裱框字帖上看到的一句話。我想,這就是理念的行動基點所在吧!筆者之所以將所舉例自動畫<東之伊甸>之橋段用不同的角度解讀,不是為了讓網友們得個『我們不應該像尼特族那般任心墮落,要時時走出戶外關懷世界。』這般直線型結論。而是要強調理念的宣揚其實與知識的應用如出一轍,沒有將個人置於現實中與世界的勢態作磨合,最終只會淪為僅憑已怨念化的執念強行灌輸世間的發洩,結果不是自毀就是遭世間完全孤立,沒第三條路好走。而我針對動畫<東之伊甸>裡引用的劇情片段所設立的疑問,答案也就只有這麼簡單的一個─
 
人要終生抱持為世間出一份力的善念,靠的不是誨人不倦的勸勉,而是明確地向世上所有人指出『世界在某個時機點上,確實需要您的這份力量。』的明確訊息,才能產生時時督促自己去思考與微調如何讓世界變得更好的理念。當然這番言論近乎理想論,但我願意嘗試著去做其中之一個接點。
筆者曾在一篇港漫評論上,看到ID為大劍師的作者在內文裡引用了一個外國作家(抱歉我沒記是誰。)作品裡的一段話:
 
『正因我已活在一個悲哀的時代,所以我拒絕以悲傷的角度去看待它。』
 
筆者雖然沒有看過這位作家的書,但真心覺得這段話寫得真好。因為這段話與筆者於本文裡想表達的意涵不謀而合─每個世代其實都有它的可悲之處,能不能有所改變,端賴我們能不能衝破那扇牢牢關住自己的悲哀。我想,在跳脫出來的當下,就已經是對對世界的貢獻了。『大地仍朝夕蓄積,能澤被天庭的純真期許。』這段歌詞,正是世界給予你們的無形肯定!
 
啊啊!原意是要以交叉比對的方式來壓縮解說的篇幅,怎麼寫著寫著還是變那麼長了?!不過也沒辦法,誰叫這部份正是本篇歌詞的神魂歸位處,不用多些篇幅來講解便喪失了這篇歌詞的立意。換個角度想,把該壓後解說的部份提早講完,後面(大概)也會比較輕鬆,呵呵.....!!
不管如何,本篇到此播映完畢,現在繼續進行下一段。
 
2.自『難道說事不關己.......』至『......人不願正視的領域』與『難道愛不著邊際.......』至『.......人鏖戰硝煙的火炬』─
 
安徒生童話<夜鶯與國王>書籍封面。

圖為印地安人的<和平的煙斗>儀式。
 
 
第一大段主歌第二段與第二大段主歌第二段,是全段落引喻部分最多最多批判味最濃厚的兩段。前面我也說過這是為了突顯主題上的需要,不得不為的作為。我知道包含筆者在內沒幾個網友愛聽這類絮絮叨叨的說教;也知道若照自己在前面強調的主旨來看,我應該要預留些發想空間給讀者才符合歌詞的中心思想。但很無奈的,下筆時才發現要忠於初衷不作精神訓話是不可能的(這也可以說是我的創作功力未到家之故。)。是故筆者只能盡量將字裡行間的批判況味壓到最低,希望別跟正在看本文的各位傷了和氣,呵呵.......。
 
首先來談談引喻部份。
 
『如果夜鶯的離訊,杜鵑的血泣。』這整句裡,一小段剛好各佔一個引喻。『夜鶯的離訊』取自由安徒生童話<夜鶯與國王>改編的歌劇裡,國王因無法再為故事中代表自然純樸的啼音所感動,因而背棄國王而去的情境;『杜鵑的血泣』則是取自古蜀國望帝杜宇的故事,以杜鵑為為了賢君望帝的退位讓賢而鳴泣的意象來轉化入題。而『如果蘆葦的濾淨,煙葉的吐息。』這段則是將一個引喻拆成兩部份用。靈感來自英國詩人波特萊爾的詩集<惡之華>裡收錄的一首<和平的煙斗>的詩作得來的。施中記述在印地安人的傳統習俗中,族中的巫師在部落間的紛爭裡擔任調停人的角色。在調解時,巫師會將所有參與其中的部落酋長集合起來。眾人在這時手拿著蘆葦桿製成的煙管圍坐成一圈,然後邊抽著煙葉邊議和。一場不知會延燒多久的內鬥便隨著飄散全場的煙霧煙消雲散。是故煙斗在印地安族群裡有象徵和平的含意。而合共兩段三重的引喻,其實所指的涵義只有一個─當那試圖喚醒人對良善事物的天籟再也無人願意聽聞,當那始終提醒人們崇尚和諧平衡的象徵再無法映入我們被利益與利用價值遮眼的眼眶裡,那世界最後會呈現怎樣的光景是可想而知的。而寫在這兩句前頭的段落,自然就是造成此一現象的成因無誤,只不過筆者還有一些話要補充。
 
關於『蜷縮在身份的卑屈』與『寧追附已悖理的利益』這兩段筆者之所以會特地拉出來加以解釋,乃是因為要釐清這兩段與前段的言論相衝突的地方。以一句話來貫穿兩句間的寓意,就是不能一味拿這類理由來當作自己可以什麼都不做的藉口!
 
人對於自己出身的低微卑賤,只能忍受著外來強權的欺壓而時有喟嘆乃人之常情,無可厚非。但我想說的是身份的卑微不能作為自己貶低的依據,更不代表你持有可以隨意看扁其他與你處於同樣位階之人努力的通行證。筆者也知道人生多無奈,縱然胸懷鴻鵠之志,但能真正攀到一展鴻圖的高位贏家屈指可數。所以某些不甘平凡卻又懷才不遇的人對於那些能實現自我理念的人生贏家口中的『認真努力』有股相輕之意可以理解(例句:X,我都沒有努力嗎?)。但我想講的仍不會因此有所改變:現實中有很多事物不會因為你認不認同而有所改變。能改變的,只有人在面對現實時採取的態度。如果想通了仍舊想堅持下去那就拚盡去做;如果想通了要放棄,那就不要把自己理念未竟的肇因歸咎到達標者身上,就是如此!
 
而『寧追附已悖理的利益』這句,首先要搞懂的是『悖理』兩字的意義。『悖』音同『背』,而字義也與『背』字的涵義有重疊之處,都有違反的意思在。所以基本上,『悖』這個字可以算得上『背』的同義複詞。所以這段歌詞『直譯』起來就是已違背了某種義理的利益。那問題來了,利益的『義理』是什麼?一言以蔽之,就是人追求利益的目的是什麼?
 
筆者曾在一本名為商業週刊的財經雜誌某期封面上看到『仇富心態』此一名詞。這個名詞的意思並不隱晦,就是在與其相對位置上的『窮人』對於富人顯赫且家財萬貫的背景之怨妒,哪怕那些富人本身與那些仇視他的窮人間屁大的利害關係也沒有,而那些仇視他們的『窮人』真正要定義起來根本還沒淪落到三餐不繼流落街頭,而是要買車買房買自己想要的東西得要很拼命才有可能入手的升斗小民─當然我的意思並不包含經濟沒出問題或景氣好到爆之類自我安慰的意思在,只是想強調『窮人』在真正定義的解讀上與我們這些動不動『喊窮的人』還是有差別。
 
當然,無風不起浪,我們會去仇視某些富人的原因不見得是不合理的。

只是我想說的是:不管你是相對意義上的窮人還富人,很多時候只是在有心無心間曲解『利益』之義理的無知者罷了。迷失金權中的富人在忘卻初衷將單純追求利益本身當成了最終目的(當然一開始就將追求利益本身當成標的的人不在此列。);而困窘在自身貧窮的人往往都被那太過搶眼的富麗光環迷眩,看不清人追求利益的最終目的不是為突顯與他人位階差距的附庸品,而是為了滿足自己預設目標的必備條件之一。舉凡改善生活、延續經營理念、擴大營業服務範疇以至回饋社會提攜更多後進菁英等等.......。撇去目標預設的高低基點來看,其實富人與窮人追求上的心態並無二致。只是現在會上媒體版面的富人之所以聲名在外,大多都起源於天文財富的確立而構築起。這般既富且貴的身分讓他們成為鎂光燈的焦點,自也讓他們成為了一個顯著好瞄準的標靶。所以一旦出了不管是發言上還是行事上的問題,成為眾矢之的是可以預見的結果。當然有過要罰這是一定,只是不少人取準的技巧跟那些對事不對人的明理人完全無法相提並論,導致無辜被仇富流彈射中的富人亦不在少數,於是富人與窮人間對立的鴻溝就又這麼被挖深了。沒有嗎?記得筆者還有一次也是在書店閒逛看書時,無意間瞄到不知第幾期的<商業周刊>的封面宣傳標語上有一段寫著『別排斥!讓企業名家教你致富守則。』時,我就敢說懷著仇富心態的人真的不在少數。
 
在社會經濟學上有一種說法,叫做個人利益可以帶動群眾利益。意思很簡單,就是一個富人若在願意無私奉獻出財富投入無償的公眾建設,其能創造的群眾利益遠比以群眾利益帶動全體利益來得更有效。由於我並未真的學過這方面的知識,不敢很肯定是不是真的就是這樣。但至少我能肯定追求利益的行為本身並不如那些以仇富心態來看待的人認為的那麼萬惡。該被譴責的,是那些只顧盲目追求利益而背叛了個人原則道德良知以至成立該項事業的初衷。再講白一點,只要企業家不放任你的富二代兒女酒駕撞死人,不要為貪圖那蠅頭小利而販賣參了三聚氰胺的毒奶粉或拿地溝油塑化劑來製作黑心食品,不要因為企業做大品牌響亮就開始罔顧自己企業該遵循的操守等等,我相信只要那些企業能維護好本就屬於消費者的權利,那他們追求利益的作為其實與我們根本沒有並沒有直接衝突到的利害關係。如果還能想到回饋社會造福人群,那就更完美了。
 
至於我為何不去講那些富人欠稅收回扣等問題,乃是因為筆者最近接觸了一些與這方面資訊相關的紀錄片評論節目,發現這類議題的牽連之複雜遠超我們的想像。像許多財經雜誌都指出台灣是個逃漏稅天堂,但當我某個星期五晚上在公視的一個名喚<主題之夜>的節目裡所播的一部片名為<為什麼貧窮>的紀錄片,在紀錄片播映完後,主持人與政經學家針對紀錄片所收錄的內容觀後感講評裡,聽到有一段是說台灣其實在對富人逃漏稅等方面的相關法案,其嚴苛與落實程度超越歐美很多大國時,當下還真的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所以說這類議題要講真的不是一時三刻幾頁篇幅辦得到,我也不敢說自己所獲得的資訊是全然正確的,何況也跟主題沒多大干係,是以筆者這邊就按下不表了。
 
其實第二部分的自慢檢評大家看到現在,應該也發現到這一部分的論點有很多與第一部分相衝突的地方。但我想這是無可避免的。因為很多時候一個概念會產生矛盾,是因為很多概念本身就是種一體兩面的存在。只是我們無法為概念本身裝上一條將其作分隔的縫接拉鍊,才會產生出矛盾。
各位說是吧?
 
從『不用理智看不見的敵人......』至『殉職的見聞......』與『無數征討也無法奪還的.......』至『歷時的支撐......』─
 
 
 
英國經典文學─鵝媽媽童謠集。
 
第三部分以<傳想歌>的歌名來看,應該是三部分裡『傳想』意味最濃厚的一段。倘若大家有仔細看歌詞本文的話, 應該會發現我在這兩段副歌句型上使用的幾乎都是肯定句的語氣。而整首歌詞裡除了貫通全首的『現在打從我心裡吟唱著.......』這段副歌外,用最多肯定句型的就是這兩段了。但文義上的肯定並不代表理解上的肯定。相反地,若從歌詞營造的意境來看,或許才是向所有人拋出最多問號的兩段。
 
首先是『不用理智看不見的敵人......』這一大段。本段的寓意並不隱晦,就是在暗喻網路資訊發達的E世代哩,職責一向被民眾認為應該是自由求實的主流媒體竟大開倒車地走向歪曲事實、竄改真相與微調輿論導向的黑暗時代。而其中涵蓋的範疇小至筆者這般升斗小民每日煩惱的民生問題;大至國與國間各種名目的侵略戰爭。關於這部分我相信很多人都肯定有所知覺,所以筆者僅列舉一部前陣子自公視頻道看來的一部中文譯名為『看不見的戰爭』的紀錄片聊表佐證。
 
該影片的內容大體在描述英美方面電視台等大國的主流媒體在處理伊拉克或阿富汗這類在大眾普遍認知中與恐怖攻擊一詞劃上等號的反骨國度採取軍事行動背後的真相。其內容不但深入伊拉克阿富汗等國,實地採訪當地民眾所揭露的這些以鎮壓反恐的名義,在這些本就因經年內戰而國力孱弱的國家裡究竟幹了些什麼『好事』。以及主流媒體在披露真相的職責與來自政府官方的壓力之夾縫間所採取的態度。『可悲的犧牲......』至『......殉職的見聞』這兩句,便是由對這部紀錄片的觀感得來的。
 
當然筆者不會厚著臉皮說什麼看完的當下一股悲憤縈繞心頭這類的感想─那連筆者自己聽著都覺得太做作了─但心頭有一團鬱結的低氣壓悄悄形成這點可就沒有花假了(我相信每個看過或剛收看完筆者上面提供的影片連結後的人,應該都是心同此情的。)。當然媒體被政黨綁票幫著高層文過飾非打形象宣傳戰並非首例,筆者自不是初次聽過在那邊大驚小怪的毛孩子。但像這樣『親眼見證』一國存亡的真相竟這麼輕易地被當成填塞一分多鐘晚間新聞時長的填充物河蟹掉,真的很難不為如此荒唐兒戲的現象啟口唏噓。當然,影片中也訪問到不少良知還未完全死透的媒體工作者(多半已退休。),闡明他們在這類報導的處理上所遭逢的難處。而時而插花爬一下某些知名論壇上附設的國際新聞版面的我,也知道這類大議題底下存在著盤根錯節,牽一髮足以讓一個社會甚至一個國家體制崩壞,非是朝夕之功可以理得清的。只不過當筆者在影片中看到很多美其名為新聞報導,骨子裡卻是在誘拐群眾意識,試圖煽動人潛意識的愛國心為政府高層那不能明說的野心做了像在古羅馬時期圓環競技場內的觀眾看台上,一聲又一聲地對看台下的兩名死鬥者嘶喊著『殺了他!殺了他』的觀眾們,而觀眾們還不知這種假報導真政治文宣的慫恿間接殘害的無辜人命難以計數時。真的也忍不住想去學某些人感慨一句:『現在這世道真的容不下真話啊!』
 
猶記得電影<盧安達飯店>裡有一段台詞是當時實地採訪的記者團拍攝到一段殘忍的屠殺畫面,即將撤離盧安達卻無能為力的他們想藉由這段畫面播放,讓國際注視這場大屠殺時,由其中一名記者說的:
 
「沒用的,人們看見這些屠殺慘劇的片段,一定會說「天呀, 這真可怕」,然後繼續吃他們的晚餐…」:
 
這段話在如今寫文的當下再被提起,忽然間覺得莫大的諷刺與悲哀同時撲面而來。諷刺的是偶爾觸及真相的人往往不能懂得真相所闡釋的悲哀;悲哀的是多數人觸及的『真相』反倒造成加速真實的殆沒此一諷刺。
 
這債,該由誰全權負責?
 
而『無數征討也無法奪還的』到『歷時的支撐』這一整段,則又是針對包含上述疑問在內的世間種種亂象的大哉問。本段首兩句<鵝媽媽童謠集>裡的一首筆者查不到詩名,但有讀透一定知道這是在暗喻戰爭所帶來的傷痛,是不論付出什麼做代價也換不回來的。而本段末兩句,就是筆者對首兩句的詰問:
 
『難道和平、和諧與愛等自人類經智慧的啟蒙後所發掘的美善意識,非得透過憎恨、貪婪、暴虐等同為人意識到的惡行來襯托善的可貴?』
 
很遺憾,答案似乎是:是的!因為世間所有的人事物都逃脫不了『過程』這毫無慈悲心卻又滿懷真理的儀式。不管你追尋的出發點是哪裡,終點又坐落何方,過程肯定是永世不移的必經路徑。有人自經歷或目睹作惡的可怖了解為善的可貴;也有人因體認到善的無力轉而投奔向惡所掌握的巨力。不管偏屬的是常人道德接受能否的哪一面,它們唯一的共通點就是都是一種領悟。
 
同理可證,假若今天我們跳脫了『戰爭』這人見人厭的認知,又從何得來『戰爭後的和平是應該珍惜的』的領悟?更遑論什麼反戰意識了。這也是我們在理解世間事物時最不能理解的矛盾。
 
就拿本段副歌末兩句『和諧的體認』至『歷時的支撐』來看,我想大家應該看得出這兩段歌詞所指何意。沒錯!不管是以革命的旌旗為號召還是以討回國土國格等等為口號,戰爭的得失永遠都是以鮮血磨墨骸骨削筆所編撰的史實。現時的我們其實都很清楚世界的時局是因為各國擁兵(核彈)自重,勉強維持表面的和平,但誰也無法保證我們腳下踩的薄冰何時會崩碎瓦解。更遑論在檯面下如壓力鍋內滾沸的水般的暗潮角力從不間斷。舉凡經濟封鎖、外交孤立、資源獨佔以至人才競爭,在在都是『看不見的戰爭』的一部分。所以在筆者來看,現在的時局說我們踏在薄冰上還算輕描淡寫,應該說我們踏的是一支逐步升溫的平底鍋,為了不成為時局下的盤中飧而拼命地跳著踏上踏下的愛爾蘭踢踏舞,避免自己成為遭煎熟的那一個還比較貼切。
 
而回說到戰爭或革命較正面的一面,那就是誰都不能否認它的確是一劑為社會與國家帶來重大變革的超速催化劑。別誤會,筆者我也跟大家一樣,對戰事的發生是持反對態度的。只是當我們回顧歷史,不難發現其中有許多事蹟()都佐證了上述說法的正確性。只是動機不管是推翻暴政還是鞏固主權,那都像要切除人體內病變的惡性腫瘤般,傷痕與流血都是避免不了的。這也是某些想為世界帶來變革的有心人士在思慮上最大的障礙─為改革而啟戰無疑是整肅紛亂世界最快捷的特效藥,可是隨之而來的流血犧牲等副作用也不是每個人的情感面呈受得了的。於是生於現代我們在改變世界上最大的難處,便如筆者上面所述卡在一個不能隨意重啟,只能在表象祥和內裡卻怒濤洶湧的世界進行無限跳閃的生存遊戲─在腳下的薄冰碎裂前手忙腳亂地跳到另一片薄冰上,挨得一時是一時。這般生存法則並非我們這世代獨有,但恐怕生於網路時代,資訊接收度大增的我們領略更深吧!
 
所以這段歌詞所意涵的問題,我覺得正解應該是:那是我們每個人都想理直氣壯地否定的答案,可惜向來與我們不合群的世界總會用過份直接殘酷的方式肯定答案的正確性。而既然答案揭示了我們在締造承平世界時不能逃避的宿命,那我們能做的也該做的,就是與這必然遭逢的矛盾打上一場能以流血之外的理路,來替代為革命促建而獻祭的生命的思想爭仗。
 
結語:
 
在本次的二創歌詞哩,我採用了很多以往嘗試過的撰寫手法,挑戰了以往從未挑戰過的類型(應該說沒像這次這麼字字斟酌,句句衡量的。)。雖然我在這首歌詞裡有不少地方都在大違本性地說教,但我本人對講大道理這檔事是有些排斥的。基本上筆者是傾向『教他釣魚,不如授給他基本技術後就放他自行摸索。』的概念。因為自己真正去思考過體認後所得到的,才會真正屬於自己的行事準則。所以這首自慢檢評與其說是解惑,倒比較像拋下更多更深層的疑問予人回答。我想不管是誰來用除此之外的型式來講述相關議題都是如此吧!
 
正如我在貫穿整首歌詞的副歌裡一段所述,這是首縫接世界表裡的傳想歌。因為就像我上面自述的『授道理念』那般,將所謂世界的黑暗面與我自己還算擅長的表達形式做連結,讓讀者在與其面對面審視的過程裡透徹它的存在,遠比耳提面命地強調這有多麼多麼地不可取更能取得思考上的平衡。因為世上有很多事情不論我們知或不知,它都在那裡;不管我們想不想了解,它總會在一個機緣下讓我們意識到它的存在;也不問我們是否有意願面對,它都是個任性要求我們一定得正視的存在;所以為了不以手足無措的態度迎接它的到來,或是在它到來時因為不知從何瞭解起而錯失一個普通人改變世界的契機,這是勢在必行的。因為正在世界某處發生的動亂或悲劇離我們的生活雖遙不可及,但那卻與我們內心深處冀望的和平無限接近。當然我並沒有狂妄自負到我當下發表完後所有啃完文章的讀者就會群起響應,也不認為和諧世界的理念僅靠這世代便能達成─我在前面已依著歌詞的理絡舉瞭一些實證,而那發生過的或正在發生的事件總數相比連鳳毛麟角的程度都談不上,由此可知其困難度了。
 
所以雖然筆者在上面佈了一長串的道,但本歌詞的定位始終是定位在傳遞思想的初衷上。我知道我現正在做的事不獨只有我在做;我也知道我的論述很可能在下一秒換個立場換個地域或換個狀況可能就因為不適用而遭推翻;但只要有人會因為我這篇拙作而在心中真誠根植下『我若要讓世界變得更好,我該怎麼做的思考?』,那就是這篇拙作的勝利了。
 
最後殷切期盼世界能成為真正的香格里拉,不再只是存於傳奇文獻裡的一紙幻想。
 
註一:腦白金為對岸(大陸)珠海巨人集團旗下的一個保健品品牌,經營者為史玉柱。該品牌截至目前為止在對岸乃知名度最高的保健品品牌,但也因誇大不實的宣傳與過度的廣告轟炸而飽受批評。因此後來對岸有網友將『腦白金廣告』引喻為不斷重複某種論調對他人洗腦之意。
 
註2:Hum Pty Dum Pty Sat on a Wall,Hum Pty Dum Pty  had a great fall, All the King`s horse,And all the King`s men,Guldn`t put Hum Pty together again.(中譯:哈姆地達姆地坐在牆上,哈姆地達姆地掉下來,即使國王的馬全部聚集,即使國王的兵隊全部聚集,哈姆地達姆地也無法恢復原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435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傳頌之物|東之伊甸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AX0002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二.創.世.紀.第九章–... 後一篇:二.創.世.紀.番外篇序...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EnokiBOVOSO隱形藥水共舞
用跳舞慶祝520日。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