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仙五前傳-卓初】夢緣長離(十六)下

作者:本狼.羿子涵│仙劍奇俠傳五-前傳│2013-08-17 18:32:58│贊助:4│人氣:162
(十六) 共許鴛鴦盟【下】

只見她的院落自門洞處至房門口,兩側各高懸一列花燈,燈中燃燭,團團光暈彼此相映相銜,猶如兩匹光錦,雖不到明亮如晝,卻也是輝煌奪目。花燈共十四盞,一排各七,形圖各異,燈皮上或墨繪或彩塗著各種圖案或詩句,有的手法童稚,有的字跡洗斂。初臨一眼就看出來了,一排是皇甫卓送她的花燈,另一排是她送他的,他們小時候曾經約好,每年元宵都要贈送彼此親手製成的花燈,待累積夠多了,就能以此佈置仁義山莊,那麼即使初臨不能出門遊逛燈會,他們也能在莊內自賞花燈;而今不過一十四盞,要繞遍偌大的仁義山莊自是不足,但佈置這一方小巧天地卻綽綽有餘。

初臨喉間哽著千言萬語,眼裡熱聚了滿眶瑩淚,她轉頭望向皇甫卓,對上他柔情無限的目光,再看身後,青鸞含淚朝她微笑,劉言搔著頭,神色可見靦腆。

她沒有想到自己是不可能有機會見到仁義山莊燈海浮沉的樣子了,但有人替她想到了。看來木桶讓老鼠咬穿一事純屬子虛烏有,是為了引她離房以便佈置,予她驚喜。

皇甫卓微笑牽扶著她,帶她走進明燈夾迎、投影鋪道的石路,每一步都配合她步伐而走得悠緩。初臨一步一望,望著每一年歷歷在目的回憶,回眸身畔,那個一直相守相伴的小男孩已然身長玉立,依然像兒時那般細心護守著她,一如他現在凝視她的目光,幽柔含情,不願再錯過一絲她的喜怒哀傷。

「卓哥哥,謝謝你。」她含淚一笑,沒讓眼裡的淚落下來,反倒使那雙翦眸像浸在清泉之中透澄如晶。

皇甫卓微笑道:「謝什麼呢,花燈還不夠多,不能繞遍山莊,卻是可惜。」

初臨聞言心中淒惻,自己一旦不能視物,將再難以書畫,只怕就無法再親製花燈送他了。卻聽他接著道:「以後除了我們的,還要讓孩子們也跟著製作花燈,不出幾年想必就能夠在山莊裡辦燈會了。」

初臨羞紅滿面,聲如蚊吶:「卓、卓哥哥怎麼想這麼遠去了,我們都還沒……還沒呢……」

「想得遠一些,才更覺得往後的日子值得企盼,不是嗎?」他撥開她被風拂貼在臉上的細髮,指腹觸及她頰上熱燙,眼睛觸及她含羞帶怯的目光,心中不禁一蕩,隨即恢復理智:「不過,得先將妳養壯一點才行。進屋吧,妳該喝藥歇息了。」

初臨還留戀那些花燈,不捨入屋,皇甫卓僅容她在外頭待到青鸞端來湯藥,她坐在臥榻喝藥的時候,他升旺炭爐放到她腳邊,說道:「眼下將入冬,一日冷過一日,過陣子大概就要降雪,明兒我便讓人來妳房裡掛上隔氈,準備迎冬。」

藥喝畢,初臨推說現在滿腹湯水不好躺臥,央皇甫卓允她外頭踅轉舒舒胃,皇甫卓勉為其難地將她裏得密不透風,兩人又去花燈下待了一陣子,待藥湯下胃,便不容分說帶她回房。

初臨在內房由青鸞替她梳髮更衣,準備就寢,她不停看向緊掩的門扉,青鸞忍不住笑道:「別瞧了,少主還在外頭呢,看樣子是會留下來陪姑娘的。」

初臨喜道:「真的?」

「真的假的,一會兒不就知道了嗎?」

青鸞讓她上榻,覆上繡被,初臨尚無睡意,就靠牆坐著,青鸞想了想,又去櫃裡搬來一條暖衾擱在床榻角落,初臨不解道:「青鸞姐姐,我被子一條足夠,不需要到兩條被子。」

青鸞嘻嘻一笑:「以備不時之需呀。」接著打開門,果見皇甫卓坐在外廳椅上,正翻看一本架上拿下來的詞譜。青鸞將內房的門大開,好讓初臨從床榻處也能看到外頭,然後含笑告退。

初臨覺得皇甫卓坐得太遠,可又不知該怎麼開口讓他過來,就怕又引起他誤會,一雙小手無意識地搓拈繡被,既羞赧又苦惱。皇甫卓餘光留意著她,見她只是心不在焉地空坐,便道:「快睡了吧,別老是胡思亂想。」

初臨不太情願地應了一聲,只好躺下,也不放下床幔,面向外頭不發一語,了無睡意。皇甫卓一直盯著同一頁的同一個字,根本不知道他正看著的是誰人的詞作,心緒浮動間更無法忽略初臨迎面而來的視線,便故作無事抬眼看她,這一看卻忍不住皺起眉頭。

「看看妳,連被子都不蓋好。」

初臨剛才順勢躺下,並未順理被子,僅著單衣的上半截身子幾乎曝露在外頭,她心中有事,未察覺寒冷,這時經他叨唸才醒覺過來,自己正要整理,皇甫卓早已幾個大步過來,替她攏好繡被,將她覆得嚴嚴實實,僅餘一匹烏髮和半張小臉露在外頭。他在床沿落坐,背對著她催促道:「快睡。」

初臨的聲音悶在被裡,遲疑羞怯:「卓哥哥,你……你會一直在這兒陪我嗎?」

皇甫卓微微轉過身子看了她一眼,便不自在地調開目光,硬聲道:「妳睡就是了。」

「可我還不想睡。卓哥哥,你陪我聊天可好?」

皇甫卓頓了頓,道:「那麼我去拿張椅子來坐。」初臨嗯了一聲等著他,他卻沒有動作,不多時又開口:「妳想聊什麼?」

「嗯,我想想……」想了一會兒,刻意找話聊反倒更想不出話聊,臉紅招認:「我……我沒想到要聊什麼,其實我只是希望……希望你留在這裡而已。」

皇甫卓面上亦紅了,默默地脫下靴子挪進空出來的床榻外側,雙手交叉在胸前曲腿盤坐,心不能靜,但覺此情此景有些熟悉,驀然想起往事。

「妳記得小時候以前也曾央我陪妳睡嗎?妳想念妳母親,想偷偷出莊那一次。」

初臨笑道:「怎麼不記得,夜裡醒來卓哥哥就不見了。」

他跟著笑:「妳只說陪妳入睡即可,我自己亦瞌睡過去,醒來後看妳睡沉了才走的。」

初臨唔了一聲,咬了咬唇細聲問道:「那……卓哥哥今夜能不能不要走,就一直在這兒陪我?」

皇甫卓紅著臉清了清喉嚨,夾雜了一聲含糊的應諾。初臨笑開小臉,翻身欲起,皇甫卓連忙按住她肩膀,道:「妳做什麼?」

「我想跟卓哥哥一起坐著,這樣……才好看著你。」

皇甫卓抿了抿薄唇,抑聲道:「被窩裡暖和,妳乖乖躺好便是。」替她拉好被子,伸手解開自己的束髮,長髮披散而下,跟著和衣躺了下來,緊盯床頂深呼吸幾回後,側身面對她。

卸下了一應外在妝飾,兩人都是最沒有防備的清素模樣,一股難以言喻的親暱氤氳在兩人之間,像是僅有他們知曉的秘密。初臨癡看皇甫卓,眼睛捨不得一眨,脈脈低語:「今晚我一定不睡,我要一直看著卓哥哥,不錯過任何一眼。」

皇甫卓心頭猛然一抽,強笑道:「累了就別勉強,我總是在這裡的。」

初臨盈盈一笑,臉頰枕貼在手背上。「卓哥哥長這樣──」她認真而專注地以眼描繪他,描繪那劍眉如飛,星目朗朗,鼻挺若削,薄唇堅毅。「卓哥哥也長這樣──」自被中伸出一朵暖香柔荑,閉眼撫摸他的五官,他的臉龐,他長而不如她柔軟的髮。她張開眼,美目含情,粉唇帶笑。「卓哥哥的樣子,我永遠不會忘。」

她倩笑著,皇甫卓卻痛徹心扉,激動地連人帶被緊摟住她。

她眼睛極美,他一直知道,也最是知道。當眾人稱讚她相貌清秀脫俗時,他一下就看見她的眼而不是其他,往後的日子,這雙秀目早就鐫刻在腦海深處,無法或忘──那是以最細致的工筆行雲流水畫就,秋水澄澄,清波皓渺,讓他想起丹楓谷底的清潭,有其淨澈卻無其寒冽。

而今這雙眼睛將要永遠看不見了。

他大慟:「初臨,妳養劍令我為戾氣所侵的身子康復,自己卻代替我壞了健康,我愧對於妳!妳告訴我,我該怎麼補償妳才好!」

「卓哥哥好傻,你沒有愧對我什麼,能幫上你的忙是我最開心的事了。」她柔聲說道,滿足暖笑:「我能夠繼續待在你身邊,就是最好的補償了。」

「初臨……」

她輕撫他臉龐,凝睇他略顯充紅的雙目,疼惜道:「卓哥哥,你累了對不對?我聽青鸞姐姐講起,她說劉言告訴她,你在陳留時為了刻玉連著兩夜未眠,回來後又一路奔波,沒有片刻喘息,就算是習武之人仗著身體強健,也不能這麼熬著。卓哥哥能不能……就在我這兒歇息?我還不睏,但我不吵你,好嗎?」

皇甫卓確實感覺雙目痠熱,但情知不單是兩夜未合眼之故,他心中酸楚,此時不論她要什麼他都會無條件允她,順從道:「好。」又低啞開口:「初臨,我……能抱著妳睡嗎?就像現在這樣,我不會踰矩,妳在被中,我從外面抱著妳便可。」

初臨粉頰染嫣,卻是笑顏羞綻,歡喜無限:「嗯。」

皇甫卓閉上眼,不多時卻轉身打了個噴嚏,兩人這才驚覺他身上並無暖被,在入冬的夜裡這般和衣而眠定要被風寒所侵,接著初臨便看到床榻角落青鸞預先備下的另一件暖衾,頓覺羞不可抑。

暖衾底下的皇甫卓連被擁著初臨,鼻間充盈著她的溫暖幽香,初時還待平息妄念,後來心境逐漸沉靜平和,不多時便安然睡去。初臨本就不睏亦不願睡,此時浸溺在皇甫卓的男子氣息之中,不覺有些暈然,神智反倒更加清醒。她端詳他沉睡容顏,白天時候的嚴謹自持此時盡卸,顯得毫無防備,萬分可親,她心裡無限憐愛,聽著他規律的鼻息,衷心祈盼往後每一夜兩人都能如此相依而眠。

「初臨……」

初臨正數著他睫毛,忽聞低喚,連忙應道:「怎麼了?」卻再無聲息,皇甫卓仍自熟睡,並未醒轉。

原來是夢囈,初臨暗想,忍不住露出笑意,心如浸蜜。他夢見她什麼呢?明兒問問他,也不知他還會不會記得。

情念倏動,初臨小心地半撐起身子,皇甫卓一隻手橫在被上圈攬著她,並未因她的動作而醒轉;她躑躅半晌,終於鼓起勇氣,輕輕將自己垂散在頰旁的髮撩至耳後,帶著滿腔羞澀和難遏情潮,俯身在他右頰上印下一個傾情長吻。

這一夜,初臨深深注視這個她愛逾性命的男人的睡顏,忘了自己什麼時候沉入夢鄉。她只記得,他是她永遠失去光明前的最後一眼。
 
 
 
 
初臨佇立在略帶灰色的黑暗之中,一時間感到茫然,然後才想起這是她一直以來與劍靈見面的夢境。四周怨靈仍在,數目看著竟比上一回所見少了不少……往常怨靈淨減的速度並不劇烈,歷時七年也才淨化一半,如今不過數日便少去肉眼可知差異的數量,卻是異象。

她流目四望,看見劍靈自遠而來──他步伐蹣跚,來到她面前之後即告不支,跪倒在地。初臨連忙蹲下身看望他,著急問道:「劍靈你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劍靈十分虛弱,緩緩告知一切。

這套長離劍養劍之法,分流了初臨的靈氣和精氣,靈氣以養劍靈成形面世,精氣以煉怨靈淨化怨戾;靈氣虛耗可以休歇待補,精氣虧損卻會造成憑軀衰敗,養劍人的健康先遭蠶食,後是鯨吞,最終可能因此命殞。

劍靈在養劍之前便已蘊生,只是靈力尚微,不成氣候,只能壓制怨靈作亂,卻無法消滅他們。這些年他依憑初臨靈氣逐漸茁長成形,終於具備幫助初臨化滅怨靈並抗禦戾氣侵蝕的力量。他一心一意助她,以緩她因養劍而肉身折耗的情形,若控制得宜,她便不至於為養劍而喪失性命,待劍靈出世後,她的身子更有逐漸好轉的可能。只是既已毀損,必有遺缺,最多亦只能比現今狀況為佳,而無法回到過往健康。

然而怨靈憤怒反抗,在前一次他們夢中見面之後第三天群起反撲,他戮力苦戰,受到牽制,這些日子以來才會無法與她相見,劍氣紊亂亦是此因,如今雖然慘勝,後果卻已造成,再無彌補之機。

劍靈緩緩撫過初臨的雙眼,低下頭似是憾恨。

初臨的眼睛長年來為戾氣所滲蝕,逐漸不良於視,劍靈一直以劍氣替她抵擋戾氣,拖延發病時機,卻因為怨靈團結反撲,戾氣大盛,短短數日內激劇了失明之速,劍靈抵抗怨靈的同時,依舊咬牙苦撐戾氣之襲,這時候初臨卻離開長離劍,返回望楓村──長離劍乃劍靈憑軀,一旦劍的本體與養劍人肉身相距過遠,或者相離太久,阻絕戾氣一事便是鞭長莫及,他試著提醒她,卻意喻難明,終至錯過。

初臨呆愣失神,心情複雜。如果她不離莊回去望楓村,或許雙目還能支撐數日;但她心知總有一天會全然失明,所以才會要求回村最後一見。說來可笑,皇甫一鳴不讓她離開長離劍,他在乎的固然是養劍不可中斷,以免有何差池,沒想到這番禁足對她竟是好事。

劍靈充滿愧歉的聲音在腦中響起。

──對不起,妳的身子,還有妳的眼睛,對不起……

初臨搖首淡然一笑,溫柔地摸了摸他的頭,輕道:「這些陰錯陽差,怨不了任何人。你不用道歉,你為我做的夠多了,我更應該謝謝你才是。」

她坐了下來,讓劍靈將頭枕在她腿上,輕輕撫著他的髮,似慈母惜兒,似長姐友弟,語聲柔和:「我雖然失明,可我不害怕往後的日子,因為我已經擁有我夢寐以求的了。我身邊有人陪著我,悲喜與共。我會繼續養劍,等你出世,卓哥哥、我、和你,或許……或許還有孩子們,」她溫情微笑,想起皇甫卓說的企盼。「我們會是一家人,永遠都在一起。」

劍靈默想片刻才溫順點頭。

──我,會一直保護妳,保護所有妳在乎的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323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仙劍奇俠傳五-前傳|皇甫卓|夏初臨|卓初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kyuz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仙五前傳-卓初】夢緣長... 後一篇:【仙五前傳-卓初】夢緣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ommy87487
小說更新~~,個人風格比較偏向奇幻,有興趣的人歡迎拜訪,交個朋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1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