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8 GP

[達人專欄] 【兄妹小劇場】欲哭無淚的日常01 染血的床單

作者:香附子│2013-08-11 02:07:51│巴幣:1,528│人氣:9766


  欲哭無淚的家族關係的番外篇,沒看過本傳也無所謂,不會影響閱讀。


漫畫版<<忽然想想還是貼上來好了

  如果看過記者NICE的話,和欲哭無淚世界觀是同一個,記者NICE是欲哭無淚的前傳,時間點要早一年,所以兄妹互動方式有所改變也是理所當然的。

  各回皆為小品故事,可單獨閱讀,不必點閱前回。

欲哭無淚的日常02 探親<<番外篇中我最喜歡的一話,雖然又臭又長...
欲哭無淚的日常04 恐怖家庭醫學<<血馨溫腥回(嗯?哪裡怪怪的...)
欲哭無淚的日常05 性騷擾是不對的<<我不確定這篇能活多久...
欲哭無淚的日常06 未成年請勿飲酒<<坦白說, 這篇寫得跌跌撞撞的
欲哭無淚的日常07 伯利恆上的明星<<不了解耶穌降生故事的人大概就看不懂了
欲哭無淚的日常08 手工巧克力要從可可粉開始準備<<雖然沒啥內容, 不過寫了一年半...
欲哭無淚的日常11 最初<<又是個曠年之作









欲哭無淚的日常01 『染血的床單』




  一陣無比熟稔的輕聲呼喚,硬生生將他從虛渺無邊的夢境中拖離出來。

  藉由鼓膜傳遞而來的刺激,在睜開眼皮以前,他已大致粗估了此時的點刻,以及是何人喚醒了他。



  蟲蛉鳴唱不絕於耳,宛如置身山林深處。

  各種相異來源的旋律交錯重疊,卻仍未破壞彼此本質,只要靜心仔細聆聽,便可在溶解於夜晚中的合奏中,藉由節奏差異,分辨出一件一件不同樂器。螽斯的歌聲持續且缺少間隔,不需任何空檔進行換氣,而另外參雜其中忽強忽弱的聲音,則是來自於油葫蘆。

  雜亂不甚規律的噪音偶爾突兀地綴飾在夏夜沁涼的空氣裡,不知名的蟲兒正屢屢撞擊著窗外路燈,將寶貴且脆弱的生命力,一點一滴奉獻給毫無意義的本能衝動。

  他曉得天陲尚未夢醒,沉寂街道仍受黑夜繭覆,蛉鳴嘈雜,又不時在同一方向內銷聲匿跡,也許有人路經此處,然而,卻遲遲不聞足底跫擾。晚風迤邐入窗逕自進出胸膛,浸潤肺泡,徒留夜末氣味,並挑起些許五官知覺。涼意隨風帶入,又因風的停息而汩沒逝落,細微的凜刺感殘存在皮膚上,成為偶然遺下的絲絹手帕。

  四點一刻,他心中如此估算。



  至於喚醒他的人,除了某個女孩外,恐怕沒有其他選項。



  「玲玲?」

  他揉了揉矇矓惺忪的雙眼,手肘撐在床墊上,勉強立起上半身,下方木板隔著彈簧墊受到重量擠壓,發出刺耳的嘰喳聲響。

  路燈微芒由窗口映入,藉此他可編繪出對方輪廓。

  「怎麼了?玲玲。」猶如隔了一層霧般,他並不能清晰辨識女孩臉孔,但他完全不對女孩身分有任何質疑:「睡不著嗎?鼻塞?還是被蚊子叮?」

   「哥哥......」

   「......」

   那是個泫然欲泣的語調。

   「哥哥,我我......」

   「冷靜點,慢慢說沒關係。」

   「哥、哥哥......」

   「我在聽。」

   哥哥改變姿勢,把雙腿移至地板,坐到床側,認真與妹妹對話。



   路燈默默地讓光亮傾瀉在街道上,與他靜穆的臥房。

   等到視線稍稍清晰後他才發現,玲玲此時正雙膝跪在床前,兩隻手腕一上一下緩緩地磨蹭臉頰與眼角,看似是在不停抹拭眼淚。她身著哥哥國中時穿過的舊襯衫,下半身寬鬆的短褲褲管退至腿根,微弱光線下,吹彈可破的肌膚映得慘白。哥哥不禁心頭一揪,右手牽起玲玲左手指,示意她從地上站起來,待玲玲膝蓋稍稍離地後,便伸出左手往前摟住她的腰,以強硬中帶著溫柔的力道與方式將她拉進自己懷裡。

   「來,過來這邊。」

   「呼哇?」被強行摟抱住的玲玲,意外地輕呼出聲。

   她臀部坐在哥哥的大腿上,纖細嬌嫩的背緊貼著哥哥胸口,他的悸動強而有力,規律且沉悶地擊打著玲玲,乃至於體內也充滿了哥哥心跳的迴響,有如兄妹倆彼此合而為一,互相融入。

   就像幼年時窩在哥哥懷中,聽哥哥唸著故事書裡的內容一樣。

   「好了,玲玲」他兩條手臂在玲玲腰前交疊,下巴貼靠玲玲右肩。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妳不說的話,我是不會知道的。」

   「哥哥......」

   「嗯?」

   玲玲雙手縮在胸前,如同一隻受驚的小貓。



   「玲玲,可能快要死掉了。」

   說到這邊,她忍不住低頭嗚咽,掩面拭淚。

   「萬一死掉的話,就再也看不到哥哥了,該怎麼辦才好?」

   「死掉?」哥哥佯裝憂心的態度問道:「為什麼玲玲會覺得自己快死了?」

   縱使明白多半是妹妹大驚小怪,他還是相當有耐心地撫摸玲玲頭髮,親吻她的嫩頰,並且彎下腰,用有力的手臂勾起玲玲的膝蓋內側,像抱起鄰國公主般,溫柔凝望著她。

  玲玲心頭猛然一跳,羞澀地側過頭,不敢與自己的親哥哥對視。

   「因、因為,唔......還是不要說好了」她雙手捏住衣襬,往下拉扯,彷彿在刻意遮掩些什麼:「要是讓哥哥知道的話,一定會覺得玲玲很噁心的。」

   「噁心?怎麼會呢。」

   「可是......」

   「妳認為我會覺得自己的妹妹噁心嗎?這種想法才真的會讓我難過,從小到大一起生活十幾年了,妳竟然還信不過我?」

   哥哥用指尖輕挑玲玲的臉龐與雙唇,遣詞中夾雜了幾分訓斥,可眼眸與語氣卻將對妹妹的憐愛毫無保留地透露出來,投注在玲玲嬌小柔弱的女性胴體上。指尖滑過了她的頸部,順著臉蛋輪廓,勾上耳垂,之後,哥哥低下頭,對著玲玲耳孔輕吹一口涼氣。

   接收到來自哥哥的挑情,玲玲身體微顫,下腹緊縮,以蚊子叫般的音量嬌喘一聲後,懶洋洋地癱軟在哥哥懷中。

   「哥......哥、哥哥

   玲玲頸後沉沉靠在哥哥左臂彎裡,頭部後仰,瀏海因重力而往頭頂方向垂下,露出無瑕額面。豐滿雙峰隨著呼吸規律起伏,哥哥的舊襯衫已難以守護玲玲年僅十四歲卻發育極為良好的上半身,鈕扣之間的間隔處受到由內向外的壓力微微撐開,引人遐想的皮膚色便因此裸露出來。

   她睡覺時習慣摘下內衣,想當然耳,連不可示人的突起,也在輕薄襯衫的外側展露形狀,足以讓哥哥窺視全貌。



   「怎麼樣?」

   哥哥雙手纏在玲玲背後,往前俯身,讓自己結實的胸膛緊貼住妹妹柔軟而傲人的胸部,並使它們因受力而擠壓變型。

   他湊近玲玲臉側,以富有磁性的嗓音,帶著混濁呼吸,在耳邊輕聲低語。

   「有哪裡不舒服嗎?說來聽聽。」

   「哥哥......」

   「嗯?」

  玲玲眼皮半睜,雙眸矇矓,鼻息紊亂無序,數根髮絲沾黏在被香汗浸濕的少女臉龐。兩手不經意地拉住了哥哥的衣服,撒嬌似地輕輕扯動,雙腿夾緊互磨,帶動臀部蹭起哥哥的大腿。

   「哥哥,我......」

   在哥哥接連的挑逗下,玲玲幾乎已無法再容納自己滿心情意。



   「......流血了。」

   她勉強抬起頭,無比害臊地凝望哥哥俊俏的面容。

   「什麼?流血?」

   「嗯......」

   「哪裡流血了?」

   「這這裡。」

   「等等,妳......」



   哥哥的手被玲玲所牽引,帶往下方,先是停在大腿上,接著慢慢往上溜去。最後,在兩腿之間火熱的私密處停下。

   血液黏稠濕滑,在手指與睡褲間牽出一條赤紅細絲。

   「醒來以後,發現這裡流了好多血,連床單都弄髒了。」

   玲玲帶著哭腔,祈命般地向哥哥訴說。

   「怎麼辦?我會不會就這樣子死翹翹?哥哥。」

   「我說,那個......」

   「為什麼會得這種奇怪的病呢?玲玲明明是個乖孩子...萬一流血一直停不下來的話,我該怎麼辦才好?」拉扯哥哥衣服的那雙纖手,忽然加重力道,將哥哥更往自己的方向拉近,同時求助的話語也沒有停歇:「哥哥,救救我,哥哥,哥哥!」

   「玲玲......」



   一隻搞錯時間的畫眉,偶然打破了夜晚秩序。



   「......哥哥。」

   妹妹鬆開緊抓在哥哥衣服上的手,轉而撫摸哥哥健壯的大腿,哥哥從小便熱衷足球,腿部肌肉線條緊實美麗,總令玲玲心動不已。她的右手順著大腿內側,悄悄溜進哥哥的褲管中,五根手指有如滑冰一般,展示起優美流暢的華爾滋。

   稀稀蘇蘇的聲響,在房間裡肆意迴盪。

   「哥哥,幫我止血,好嗎?」

   她滿臉通紅,試探性地詢問。

   「只要把那個地方堵起來,我想一定就不會再繼續流血了,所以...哥哥。」逗玩哥哥的手指停了下來,但並不是就此結束,玲玲抽出右手,在每根指尖上吸吻舔舐,品嘗哥哥身為男人所攜帶的雄性芬芳。

   「可以用你最珍貴的部位,替我堵住流血的地方嗎?」

   她嬌羞地側眼觀察哥哥,身體不時抽動,彷彿對於交媾之事分外期盼。

   「我好想要哥哥幫我止血,拜託你了,我的親哥哥,好哥哥。」

   「玲玲......」

   哥哥含情脈脈地審視自己妹妹的軀體,火熱的體溫隱隱將兩人連繫起來,他的右手交錯扣起玲玲的左手,成為一團糾纏不清的結。

   「來吧,哥哥......」

   「玲玲

   「哥哥...」





  啪!

  「哎唷!」



  響亮的掌擊聲與少女的哀號,正如先前那隻畫眉一樣,再次偶然打破了夜晚秩序。



  「少給我演戲了,這個笨蛋妹妹。」

  哥哥鬆開玲玲雙腳,重重放下。

  「妳月經都來過多少次了?現在才在裝純情有用嗎!」

  「好痛喔,哥哥。」

  「半夜大姨媽來,把床單弄髒了就直接說,拐這麼一大圈。」

  「直接說的話,你不發脾氣才怪。」玲玲嘟起嘴,從床上下到地板,彎著腰,不停撫摸著方才受到哥哥掌擊的嬌嫩臀部。

  「你看嘛,上個月還有上上個月,上上上個月......每次都生我的氣。」



  「廢話,有誰不會生氣?」面對妹妹的無理取鬧,哥哥顯得相當不耐煩。

  「上個月還有上上個月,上上上個月每個月都被妳半夜拉起來洗床單,洗到現在,我簡直精通到可以開一門叫作【如何清洗被妹妹月經弄髒的衣物】的選修課,然後自己擔任老師。而且我每個月還都要安排考試,考試內容就是替我妹妹洗床單,佔期末總成績十成,缺考一次直接當掉。」

  「那,老師老師。」

  玲玲無視於哥哥的怒火,毫無顧忌地跳進他懷裡,高舉右手,五指張開。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好吧,妳問。」哥哥抱著妹妹不到一百五十公分的嬌小身軀,無奈地低聲回答:「不過不准問跟課堂無關的事情。」

  「老師。」

   「嗯?」

    「退選單是要拿給老師你簽名嗎?」

  玲玲作出遞給哥哥一張紙單的手勢,實際上手中卻什麼都沒拿



  「不對喔,玲玲同學。」

  哥哥也配合玲玲的動作,接過那張不存在的退選單。

  「在拿給我簽名之前,應該要先給家長簽名才行。」

  「咦?」

  「不過別擔心,我作為愛護學生的好老師,現在就可以幫妳拿給家長簽,至於妳的家長會有什麼反應,我可就管不著了。」

  語畢,他推開坐在懷中的妹妹,起身作勢要前往父母臥房,玲玲情急之下,一把拉住哥哥的衣服,兩人雙雙倒臥在床。

  若非玲玲是趴在哥哥身上,恐怕又將再弄髒一張床單。

  「不行啦!哥哥。」

  玲玲雙手撐著哥哥胸口,褐色肩下二十公分長髮直直縱垂,一股夾帶梵尼蘭氣味的少女體香刺激哥哥的鼻腔,令他感到渾身酥軟。

  「要是被媽媽知道我沒有戴棉棉,把床單弄髒的話,一定會要我洗一個月廁所,千萬不可以告訴她。」

  「既然會怕,睡前為什麼不乖乖把那玩意兒戴好?」

  「我不知道今天晚上那個會來啊。」

  「每次都說不知道。」哥哥使勁將玲玲從身上推開,口氣不滿地回答:「妳的經期又沒有不規律,連我都能幫妳算得很準,但就算提醒妳睡前要戴衛生棉,妳還是把我的話當耳邊風,然後半夜又要把我拉起來,去洗妳染血的床單。」

  「可是戴著棉棉睡覺很不舒服嘛。」

  「妳以為半夜被妹妹叫醒去洗床單的我會舒服到哪裡去?」

  「還有短褲跟內褲。」

  「是啊!沒妳提醒我倒差點忘了,還得洗妳的短褲內褲!」



  看著玲玲天真無邪的臉,哥哥無可奈何地深深嘆了一口氣。

  小時候玲玲尿床,總是哭著來到他的床邊,在父母發現以前,他就已經替玲玲洗好澡,換上新的睡褲內褲與床單,並把那些尿濕的衣物洗好晾好,當他忙完這一切以後,原本漆黑一片的夜空往往已開始換色。

    那時他經常在想,什麼時候玲玲才可以學會起床上廁所?

    現在,當初懵懂無知的小女孩已然成為一名亭亭玉立的少女,如同其他年輕女學生,走在大街上,多少都能吸引到一部份帶有求偶意味的男性目光。尿床什麼的,似乎是早已與她完全無緣的過往雲煙,只是哥哥萬萬沒想到,縱使到了這把年紀,他還是得為自己妹妹清洗床單,而且是遠比尿液更為難洗的東西。

   想到這點,他忍不住苦笑起來。

  「對不起嘛,哥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玲玲站在床邊,不經意地玩弄胸前鈕扣,表情愧疚,向哥哥輕聲道歉。

  「短褲跟內褲我自己來洗就可以了,好不好?」

  「照理來說,三樣都得由妳來自己洗。」哥哥搖了搖頭,慢慢從床邊站了起來:「雖然是想這麼講,但妳每次都洗不乾淨,到時候被老媽發現,還不是要被罰洗廁所一個月?」

  「嗯對、對不起......」

  玲玲語帶虧欠,低下頭,望向正在套進拖鞋裡的哥哥的腳。

  不可以太寵妹妹,這是母親時常告誡哥哥的事情,他銘記在心,一年下來已改善許多。玲玲這邊也不斷努力,從一年前十句話不離哥哥的小女孩,如今也像普通國中女生一樣,有屬於自己的正常交際。

  只是在外表上過於壓抑,反倒令兄妹倆內心更為親暱。



  即便玲玲從幼稚園到升上國中,總是要哥哥幫忙洗她髒污的床單,可至少過程中玲玲從未缺席,堅持陪在哥哥旁邊。無論再怎麼睏,靠在浴室牆邊睡著,甚至是哥哥要她回房間休息,玲玲也不願離開辛苦為她洗床單的哥哥身畔。

  對於她的保護者而言,總歸是一件值得欣慰的事。

    這也是為何他願意為了自己妹妹作出如此犧牲。



    一只灰蛾撲上紗窗,並在其上不斷振翅,直到被飢餓的壁虎盡身吞噬。



    擔心會驚動父母,哥哥房間內始終沒有開燈。

    他的視線此時已全然清醒,縱使日光燈保持黑暗,但藉由從窗櫺透入的光線,仍可清楚辨認出屋內一切。

  包括妹妹短褲上的腥紅血漬。

    他忽然發覺,在玲玲與夜光相襯的白皙面容下,正泛著一抹紅暈,卻不如她下半身的血痕那般黯沉。哥哥轉過頭面向窗外,試著略讀座落於天際邊的黑暗,他想知道遠方是否已開始轉藍,以判斷朝陽將何時升起。然而那片深色黑得過於微妙,也許與其中存在青藍,也許沒有,他只能祈禱天空不會太快邁進明亮。

  廚房裡規律且擾人的滴水聲宛若霧靄般,在沒人注意到的時候淡入這個房間中,哥哥不記得之前這陣聲音是否已經存在,而當他再去仔細聆聽時,水聲戛然而止。

  哥哥留意到,連蟲鳴也趨於微弱。



  「玲玲。」

  去到妹妹房間,與她合力掀開床單後,哥哥拿著那張沾了一攤紅褐色血跡的床單與玲玲剛脫下的衣物,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替我去廚房磨一碟蘿蔔泥來,捏一搓鹽灑進去,就像之前那樣。」

    「收到。」

    玲玲俏皮地對哥哥行了個笨拙的軍禮,躡手躡腳走向廚房,她下半身光溜溜,沒穿上任何東西,只靠著哥哥稍長的舊襯衫衣襬,勉強遮住私處與屁股,一縷血液不經意滑下大腿內側,在玲玲細嫩的皮膚上格外顯眼。

    哥哥抱著衣物進到浴室,拿起一只臉盆,注滿冷水,將內褲與睡褲浸入臉盆內。

    就在這時,玲玲已經拿著蘿蔔泥,站在浴室門口。



  「這麼快?」哥哥稍微感到訝異:「妳才去不到一分鐘吧。」

  「嘿嘿,嚇到了嗎?」

  玲玲露出調皮的笑容,轉身關上浴室的門。

    「其實睡前就已經料到會發生這種事,所以先削好放進冰箱裡了。」

   「原來如此,不愧是玲玲,準備真周到。」

   「哪裡哪裡。」

   「已經知道今晚那個會來了啊,真厲害呢。」

    「嗯哼,過獎了。」

    她驕傲地挺起豐滿的胸部,D罩杯的破壞力令胸前鈕扣看似命懸一線,彷彿只要些許風吹草動,這對巨筍就將破土而出。不過,現在的哥哥完全沒有心情欣賞妹妹的傲人身材,相反的,他只想好好教訓這個蠢妹妹。

    「......妳以為我真的是在誇獎妳嗎!?」

  哥哥忍不住怒吼起來,厲聲斥責玲玲,不過終究還是要顧慮沉睡中的父母,因此刻意壓低了音量。



  「妳果然早知道今晚那個會來,結果還是不肯用衛生棉!?」

  他把玲玲拉到鏡子前,從她背後伸手捏扯她的雙頰。

  「是這張嘴嗎?每天鬼話連篇的就是這張嘴嗎!」

    「吧呼吧呼。」

    「嗯?妳在說什麼?」

   「噗囉噗囉。」

   「說清楚一點,我聽不懂。」

    「姆响姆响。」

    「難道玲玲不會說話了嗎?真糟糕,一定是壞事做多了,被上天懲罰了吧?」

    「啊嗚,啊嗚啊嗚,齁窩齁齁窩,黑啊喔唉喔。」

   「......」



  「唉......算了。」

  看到鏡中臉部扭曲,又同時淚眼汪汪的玲玲,哥哥心中怒氣也已消退大半,甚至反倒對玲玲起了憐愛之情。他放開雙手,輕輕揉了揉被捏到泛紅的臉頰,緩和玲玲的疼痛。

  莫非她是上輩子跟來的債主?哥哥不禁這樣想。

  玲玲將衣襬往下拉扯,避免走光。她沒說任何一句話,只是把頭往斜後方靠在哥哥胸口上,鼓起腮幫子,以鬧彆扭的眼神向上默默望著方才欺負她臉頰的哥哥。從這個角度往下看,玲玲胸前乳溝十分明顯,令哥哥起了想把牙刷夾進去的念頭,但理性終究還是勝方。

  這對兄妹在身體接觸上幾乎沒有任何隔閡,連父母都不免為此感到擔心。



  然而他們此時正在床上深眠,對於浴室中的事更是毫無所知。



    清洗工作還是要繼續進行,兩人依依不捨地彼此分開。

    放開玲玲後,哥哥盤坐到地上,拿起玲玲剛剛從廚房取來的小碟子,用手指捏取一搓蘿蔔泥,擦拭在內褲上沾有血跡的地方。隨後,他把指尖壓抹在血痕上,試著將蘿蔔汁壓進布料中,好清理掉滲進布裡的血液。這樣的動作對手指負擔很大,洗完所有痕跡後,往往指尖皮膚會冒出水泡,甚至紅腫刺痛。

  玲玲跪坐在哥哥面前,拿起盆中的短褲,邊觀察哥哥的手,邊進行模仿,希望能把清洗方式牢牢記住。

  只是當她學起哥哥的手法與力道時,指尖傳來的疼痛感令她不禁皺起眉頭,雙唇緊閉。哥哥迄今已為她洗過不知多少次沾有經血的衣物,可直到現在,玲玲才發覺哥哥為了她究竟做出了何種程度的犧牲。

  這讓玲玲胸口不禁湧出一陣酸溜。



  「......」

    「我說過我來就行了。」

    哥哥抬頭看了妹妹一眼,之後又再次繼續動作。

  「妳又洗不乾淨,到時候我還是要再洗一次,浪費時間。」

  「......」

  她沒有說話,也沒有停下。

  「玲玲?」

  「......」

  「很睏了吧?妳回房間去睡覺沒關係。」

   「......」

  「啊,還沒幫妳鋪新床單,不然妳先睡我的床好了,可以嗎?」

    「......」

   「不想要睡我的床的話,那我...嘿咻,現在就去幫妳鋪床單。」

    話才說到一半,哥哥就撐著膝蓋準備要站起身,只是在他真的站起來之前,玲玲先伸手拉住了他的褲管。



  「哥哥。」

  她搖搖頭,擺出一張溫柔的笑容,示意哥哥不要離開。

  「怎麼了?」哥哥索性坐回地上,繼續搓磨玲玲的內褲:「妳是擔心我走了以後,就不幫妳洗了嗎?」

  「不是。」玲玲頭搖得更加大力。

  「我一點也不睏,哥哥。」

  說話途中,她不經意地抽了一下鼻子,低頭垂首,用手背蹭了蹭眼角。

   「現在不去睡覺也沒關係,我還是在這裡陪哥哥好了。」

  「哼?陪我?」哥哥冷笑一聲,語帶嘲諷地回答她:「如果妳當初乖乖戴上保險套...啊,說錯,如果妳有戴上衛生棉的話,我現在就能繼續躺在床上舒服睡覺了。」

    語誤那邊,兩人不禁小聲笑了出來。

  只是玲玲的笑聲顯得稍稍混濁,哥哥抬頭看向她時,她又用手腕抹了一下眼角,也許是因為湧出睏意,玲玲眼眶有些泛紅。

  「說真的,玲玲,這邊我來就行了。」

    哥哥放下手中的內褲,握住妹妹右手。

  「看妳很睏的樣子,而且...妳看,手指都紅了,這樣明天早上起床會冒出水泡...啊,又說錯了,應該是今天才對。」

  「嗯......沒關係。」

  玲玲低下頭,讓瀏海垂下遮住雙眼,偷偷抽著鼻子,小聲回答。

    「反正到時候手指受傷,就跟媽媽說是被哥哥欺負弄的。」

   「竟然恩將仇報!?」

  「嗯哼,被哥哥發現了。」她用手背遮掩嘴唇,刻意露出邪惡的笑容:「雖然哥哥對我很好,從小照顧我到現在,好的東西全留給我,辛苦的事都自己攬下。但恩將仇報什麼的,可是玲玲的專長唷。」

  「是嗎?真令人傷心,我不記得有把玲玲教育成這種壞孩子。」

  「有的喔,特別是多虧了哥哥的夜晚教育。」

  「別說得這麼色情!」

  「嘿、嘿嘿......」

  「......」

  「......」



  兩人短暫沉默片刻,哥哥便再次出聲。

  「玲玲?」

  察覺到妹妹神色有異,哥哥開口喊了她一聲,往前湊近,試著觀察她的臉。玲玲稍稍抽身,意圖閃躲,但終究還是躲不開哥哥的視線,只能自己看往別處。

  「......」

  「怎麼了嗎?忽然......」

  「......」

  她沒有回答,只是一面緊抿雙唇,一面抽著鼻子。

  「玲玲。」

  「......」

  「有想說些什麼嗎?」

  「......」

    「妳......唉,真是,拿妳沒辦法。」

    哥哥把臉盆往旁邊推開,雙膝跪在玲玲前面,一把抓住她的雙手,用力把她拉進懷中,之後往後坐下,讓玲玲側身窩在他的胸前。

  玲玲眉頭緊鎖,努力不讓眼淚留下來,卻終究只是徒然。

    臉頰上不知何時,早已掛了兩串晶瑩水痕。



  「......哥哥。」

  她用手臂擦了擦雙眼,咳了兩聲,再次面露微笑。

    「那個啊,哥哥,我想說......我好我......」

    「嗯?」

   「我......啊,對、對了,就是那個嘛。」坐在哥哥大腿上的玲玲,調皮地瞇起右眼,歪頭朝上望向哥哥說:「我是想說,下次哥哥夢遺的話,就輪到我幫你洗床單了呢。」

   「誰會多到流到床單上啊!?」

   「不會嗎?可是我看A片上的外國男優,都可以射好多哎。」

  「夢遺不一樣吧?」

    「哼?真的不一樣嗎?」

   「總之,我半夜睡覺是沒辦法跑出這麼多...」

   「什麼嘛,哥哥好遜,真讓我失望...我瞄。」

   「妳那鄙視的眼神是怎麼回事?」

    「嘿嘿。」

  哥哥深深嘆了口氣,伸出右手,用指背抹掉玲玲眼角的淚痕,比起放聲哭泣,像這樣強顏歡笑的表情,更令他感到心疼。

  「帶著眼淚作這種眼神,還真是滿滿的違和感。」

  「唔,你管我。」

  「當然要管,誰叫妳是我妹妹。」

  「也對呢......」

  玲玲傻傻地笑了笑,閉上雙眼,把臉埋進哥哥的胸口中。



  「哥哥。」

  「怎麼?妳又要幹麻?」

  「沒有要幹麻啊」



  她挺起上半身,用額頭輕輕頂了一下哥哥的左頰。




  「......我好愛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232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6 篇留言

喵帕斯
太……………op了

08-11 11:51

香附子
OP??08-11 12:00
夜月夢夢
op,over power,太強惹的意思

08-11 12:15

香附子
噢~原來如此08-11 12:17
喵帕斯
樓上正解…果然是讀書人

08-11 13:33

白桐Wayne
這太強了= =

08-11 13:35

香附子
呃...哪方面?08-11 15:04
神隱
好偉大的哥哥

08-12 21:40

香附子
偶爾還是會欺負妹妹的08-13 15:25
男人就是粉紅色
第一次 看 不過蠻喜歡的喔^^

08-14 15:22

香附子
Thank you~[e24]08-14 15:30
大鮪魚KK
這啥拉XD~~
有夠閃的>w<~~
為啥一次普通的夜襲((咦?!
可以閃成這樣啦XD~~~

((話說我被妹妹騙了-w-"

08-20 00:38

香附子
一點都不普通喔[e29]08-20 07:32
妹控階乘波浪符
如果這是真的...
妹妹送我好不OAO

08-20 00:47

香附子
有的話一定會自己藏起來的08-20 07:32
黑羽夜
嗯...被前面劇情誤導了...中段劇情開始我就不知道該露出怎樣的表情觀賞了~

08-20 17:12

香附子
這時候只要邪笑就可以囉~08-20 17:18
水城 衛
可惡,根本壞孩子的刋物呀!!![e16]

08-22 17:49

香附子
只是純純的愛啊08-22 18:28
夜宸
可惡 害我自己腦補完後面的程序(?

08-23 06:52

香附子
很好奇你腦補的內容呢[e32]08-23 07:30
Mr.Lo
可惡,想畫插圖。[e16][e16]

08-23 17:51

香附子
願意幫我畫嗎? 我可以貼哥哥的長相唷[e16] 雖然是很久以前畫的08-23 17:54
Mr.Lo
雖然我很想腦補哥哥,不過OK的,PO吧wwwwww[e16][e16][e16]

08-23 18:01

香附子
寄過去了,真不敢相信有人願意幫我畫(跳舞中[e12]08-23 18:11
白鴿
翻文的時候被主題名騙了進來...傳說中大約一千字的"小"劇場[e28]

08-27 15:21

香附子
這可是有七千多字喔...08-27 15:25
白鴿
但結果也是全看完了[e29]

08-27 15:21

凰月
被某位想畫插圖的結果真的畫出來了的某LO的圖騙進來
現在看了第一篇結果發現我想把每一篇都看了=ˇ=
先訂閱好了XD

08-28 06:58

香附子
不知還會有多少人被騙進來呢...[e29]08-28 07:54
Mr.Lo
某Lo,該不會是在說我吧?www[e12][e12][e12] [裝傻

08-28 11:17

香附子
我覺得不會有其他人了[e25]08-28 11:21
暮寧旭寂
被前面典雅的用詞和氣氛完全騙到了...這篇好強...

08-28 20:22

香附子
其實還挺想按照前面氣氛繼續下去的...不過這樣一來就犯規了[e29]08-28 20:27
showdown
本人 .... 沒認證的初心者,所以無法按「喜歡」 ....

目前看到 02,漸漸能熟悉作者的風格,回憶段也不會造成時間困擾
這種哏都在淡淡之中發生的文章,令人不由得感到清新與好奇

期待接下來的作品了

08-30 17:01

香附子
那我猜等你看到03, 可能就馬上會不熟悉了[e29]08-30 17:07
殺龍王
這內容讓人好害羞唷[e16]
沒有妹妹的我根本不能想像[e15]

08-30 22:52

香附子
我也沒有從小一起成長的妹妹...
沒血緣的妹妹倒是有一個08-30 22:54
奢華的低調
這內容.............@@

09-01 22:11

香附子
嗯?09-01 22:18
(●´∀`)ノ♡
還好這不是現實啊啊啊啊啊啊

09-06 00:50

香附子
??09-06 06:34
小步步
可惡,我還以為到最後會變成H文說!!

09-10 10:12

香附子
剛睡醒看錯字了...[e26]09-10 10:35
香附子
H文也是有寫的喔,但當然不能放在巴哈09-10 10:35
小步步
噗,香奈子也很糊塗呢

09-10 10:37

小步步
啊,我也看錯字了
是香腹子

09-10 10:37

香附子
[e9]09-10 10:39
Detle
H希望!

09-13 08:10

香附子
H是不行的[e25]09-13 08:16
Detle
NO!!!!!!!!!!!!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6/a3d45fb5199e2c952c7bd53f0a2d52ed.JPG?w=300

09-13 08:18

香附子
H場景有放在其他論壇上,看你能不能找到[e29]09-13 08:21
Detle
詳細希望,煩請私信(下跪

09-13 08:24

香附子
題示一:【欲哭無淚的家族關係-序】的那張圖中可看出名稱
題示二:我放在伊莉上

其實我是不太想讓人看到啦,因為那篇篇幅很長,描寫比較隨便,沒這篇精緻
打算日後再寫篇正式點的成人版外傳09-13 08:36
Detle
太棒了!謝謝

09-13 14:43

香附子
找到啦?[e17]09-13 14:50
蔝霏
好害羞((掩面

09-14 16:03

香附子
[e16]09-14 16:05
海苔醬
看到中間還以為是...我邪惡了

09-19 14:19

香附子
誰都會這樣以為的[e29]09-19 15:02
ω靈異ω
可惡 我想歪了

09-21 19:06

香附子
第五回也將會是色氣滿點...要回來看喔[e15]09-21 19:15
轉瞬為風
這筆風有點兇殘阿,微18了

09-25 10:05

香附子
兇殘?
現在寫的第五回會更加H喔09-25 10:06
yk6
好創作!!! 中間的轉折我喜歡XDD 或說本來以為留言中將會有很多「你沒有妹妹只有弟弟的留言」Σ( ̄。 ̄ノ)ノ

09-28 10:10

香附子
我有弟弟也有妹妹[e25]09-28 18:35
日月
鼻血!!!

09-28 18:32

香附子
擦擦09-28 18:36
yk6
(笑 XDD 香附子的伊莉希望〜〜

09-28 19:24

心恩
最後那句凸顯了兄妹之間的情誼。

10-05 20:52

香附子
[e16]10-05 20:56
轟之舞
寫文辛苦了

10-06 22:15

小白豬
把我看前半段的感動還來XD

10-18 18:13

香附子
前半段哪有什麼值得感動的地方[e29]10-18 23:48
波波利(。﹏。)
可惡 褲子都脫一半了(噢不

10-27 22:11

香附子
快穿回去[e29]10-27 22:15
咖啡王子和繪畫王子
第一百给GP

11-04 12:29

香附子
終於[e29]11-04 12:45
咖啡王子和繪畫王子
你辛苦了OWO/

11-04 12:35

史達Suda
半夜大姨媽來,把床單弄髒了就直接說,拐這麼一大圈。」 加一啊 (茶)

最後親左臉
感覺很棒 /////(大心)

12-07 22:44

香附子
沒親哎...是用額頭磨蹭[e29]12-07 22:46
紫色女孩
qwq 半夜看到大聲公 然後跑進來看到不得了的東西 [e33]

02-09 03:28

香附子
半夜不睡覺不好喔02-09 09:15
紫色女孩
[e38]

可是好好看

02-09 09:22

♥梨お樂♥
超好看~

這兄妹真的很特別呢!

香附子哥哥你的文章真的很厲害,詞用的很深呢![e28]

02-09 20:57

香附子
用最深的應該是土堤那篇[e20]02-09 21:05
♥梨お樂♥
不!前段很深!辭彙很厲害呢[e22]

02-09 21:08

香附子
去看看【土堤下的溘逝】(上), 跟那篇比起來, 這篇算十足簡單易懂了02-09 21:44
♥梨お樂♥
嗯嗯~[e18]

02-09 21:48

༺ 翼という ༻
通知

08-25 14:38

香附子
原來這就是通知嗎~08-25 14:43
唯唯
香附子真是太厲害了...繼上次洋溢優雅情調的<夏殤>番外篇後,
這次的故事有著輕快愉悅的氣氛,令人讀著非常放鬆,
雖然好像是說建議我看第二話,不過既然有時間,還是想就這樣順著讀下去XD

好頑皮的妹妹跟好可愛的哥哥呀~這對兄妹的感情真是令人羨慕,尤其是開頭的裝純情,
看得我臉紅心跳呢,正在OS : 怎麼有那麼糟糕的天真發言時 ?
哥哥賞巴掌的責罵瞬間令我發笑了~

這系列都是如此輕鬆愉快的氣氛嗎 ? 那我想一天一篇慢慢吃下去是沒問題的

08-27 13:38

香附子
這篇莫名其妙高人氣呢, 其他篇好像就沒什麼魅力了...[e27]08-27 13:43
唯唯
請不要在意,香附子,我想所謂的『莫名其妙高人氣』跟開頭引人遐想的圖片(?),
以及開頭裝純情的心跳片段有關,當然並不是說香附子只依靠那些,
而是現代人有時真的比較偏向:直接吃到想吃的東西這樣,對其他故事就比較少耐心......

看看現在的輕小說主流市場,有時真的很感慨呀(嘆
不過我始終相信,能成為名家之流的作者,必定是心有內涵與理念的人呦,
就像香附子在<夏殤>中的精采表現一樣,那才是實力的勳章呀。

08-27 13:49

香附子
唯尋的觀察談吐都很成熟,不像只是個大學生,也許是文學社社長的磨練吧[e24]08-27 13:56
啪神
把ㄊ想歪ㄉ我真是太可惡ㄌ!!!!!!!!!!!

然後如果妳當初乖乖戴上保險套...啊,說錯,如果妳有戴上衛生棉的話,我現在就能繼續躺在床上舒服睡覺了。

哥哥你在暗示神ㄇ或許我能幫幫你??wwwwwwwww

08-28 20:25

香附子
你在暗示什麼呢wwww08-28 20:33
啪神
WWWWWWWWWWWW

哥哥是賢妻良母讓我拐回家把!!!(太明顯ㄌ你!

08-28 20:46

Hower
無意間看見您的文章很是喜歡 後來追其他文時看留言發現似乎某論壇有所謂的謎之版本 但是卻沒有找到 是刪掉了嗎? 如果還在能否私信告訴我呢 謝謝大大 您的文真的很好看呢 變成粉絲了=w= 創作加油

11-01 22:48

香附子
嘿嘿...要找到的話需要靠些智慧喔11-01 22:50
來睡
很久的文章了 路過看到 驚為天人 已收藏

06-23 11:24

香附子
多謝讚賞喔06-23 15:09
夢見心地❆
整理書籤的時候路過,希望大大能繼續更新ლ(╹◡╹ლ)

11-28 21: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8喜歡★Flatsedg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記者都是很Nice的,這... 後一篇:記者都是很NICE的,這...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tchuai1009喜歡吉娃娃的你
快來加入吉娃星蒐集更多小吉圖https://guild.gamer.com.tw/guild.php?gsn=1185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7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