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1 GP

[達人專欄] 【飛鳥惡寒放送台】病心少女再現報!

作者:飛鳥│2013-08-07 17:02:48│贊助:82│人氣:1436

  這條街最近拉起了維安警報,說是半夜總會有個可疑人士在這附近鬼鬼祟祟、活像個酒醉變態叔叔般喘著粗氣,還不時用望遠鏡眺望別人家的窗戶,而且還會在此徘徊到半夜才肯離去,而這個神祕人……

  「說的就是妳啦!翠葉!」

  時值半夜,我面帶無奈斥責的用手指著眼前女孩。她有著一頭蓬鬆及背的墨綠色中長髮,亂翹的髮尾看似沒整理卻無傷大雅,而她那雙如翡翠石般的雙眸正混濁的盯著我瞧,白皙臉頰上掛著的紅暈與微張的小嘴讓我知道她又進入迷濛的恍神模式了。

  「……喂。」

  我五指攤開在她面前揮了片刻,她才回神似的連眨了兩下眼睛,對我露出可愛的微笑:「唔哇……沒、沒想到政宗還沒睡呢!晚上好唷……」如此說完,她略帶羞澀的搔了一下通紅的臉頰,似乎完全無視了我方才的指責。

  而我只能無奈的將手放在臉上不知道該做何表情,這傢伙是我見過最棘手的人了。

  她是我的同班同學……速水翠葉,看似甜美可愛其實非常病態的女高中生,而最厲害的是她在班上人緣其實超好的。而我呢?山崎政宗,因為行為不良又是問題人物,所以根本連個能稱上朋友的傢伙都他媽沒有。

  但我深刻的認為我比她正常多了,為什麼她的朋友都感覺不出來啊!

  至於為什麼會這樣說她呢?先不提她以往的英勇事蹟,現有證據就是他手上的望遠鏡啊望遠鏡!你想想看嘛!一個身穿制服的女高中生半夜不睡覺冬天冷的要命,拿個望遠鏡就跑到我家樓下不知道在看什麼鬼。說真的啦我剛剛拉開窗簾看到下面有人邊哈著寒氣邊對我這虎視眈眈我真的差點嚇到尿褲子。

  「政--宗?政宗政宗?」
  似乎發現我在發呆,她也學著我剛剛的動作在我眼前探頭好奇的注視我邊揮了揮手。

  「翠葉……老實說妳這樣我跟附近的鄰居都會很困擾啦。」嘆了口氣,我挑眉望視她。

  「是、是這樣呢!真不好意思!」而她也認真的皺眉盯著我,並大力的點了點頭,肯定了我的想法,我見她聽明白了,露出欣慰的微笑,默默的與她對視,而她也認真的瞪大眼睛回望我。

  …………。

  互望約10秒。

  「那妳可以回家洗洗睡了嗎?」

  「咦咦!?人家需要回家的嗎!?」她睜大眼睛茫然的注視著我,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樣。

  為什麼會訝異啊!到底為什麼會訝異啊!該訝異的是我吧!為什麼我剛剛講的那句不像要妳回家的意思啊!不然妳以為是什麼意思?妳覺得我會很紳士的說『今天很晚了,在我家歇歇吧。』然後背景還會很燦爛很少女漫畫嗎?屁啦!妳沒看到我的背後除了黑夜就是喝醉酒倒在路邊的醉漢嗎!動點腦啊!

  壓抑住滿腔的吐槽,我決定冷靜的教導她做為人的規矩。

  「身為人類,我認為啦。」我面無表情雙手抱胸停頓了一下繼續說:「在這個AM1:00的時間點,人類應該要滾回家進入睡眠模式了。而不是在這一邊『哈啊哈啊』一邊拿著望遠鏡偷窺別人的家啦!尼給我回ㄑ!咳咳!」講到最後被口水嗆到都說不清楚了。

  

  「人、人家有異議!翠葉是翠葉不是人類唷!」我還沒從嗆咳中回過神,她便猛的朝我伸出食指,像是要抗告什麼般生氣的皺著眉頭,而她這個舉動差點刺瞎我的右眼,我一個後退迴避緊急閃過這個暗殺攻擊,而當我躲過這個強襲後,我才開始認真思考她的話。

  ……為什麼啊!?為什麼會有人自己做出這種非人宣言啦!她的腦袋到底是裝些什麼?裝豆漿嗎?不,應該是更黏稠一點的米漿啦!而且是15元一杯那種!說到這個,我每次買宵夜看到別人點燒餅油條加米漿就想揍他,燒餅油條要配豆漿啦!而且現在不是思考這個的時候吧!山崎政宗你在幹嘛啊!

  我覺得再思考下去自己的腦漿也會豆漿化,跟她認真簡直就像拿油條插自己的豆漿一樣。你看我現在都只能想的到這種燒餅油條式的形容了,就知道與她對話對智商有多嚴重的影響,IQ持續下降中。

  我摀臉做出洗臉似的動作,試圖讓自己的神智清醒一些。這個行動結束後,我閉上眼雙手插腰,決定從另一方面進攻:「再、再說了妳一個女孩子半夜這樣亂跑很危險吧?」

  「唔……嗯。」她像是在思考我的話一般,先是疑惑一下,最後恍然大悟的衝著我微笑,然後低頭開始翻自己的包包,幾秒後從中取出一個物體得意的亮在我眼前,嗯,沒什麼嘛!不過就是一把閃著銀光的手術用剪刀,沒什麼啦……哈。

  嗯……嗯……。

  修正一下,正名應該是:『一把染著不明紅色液體的手術用剪刀。』

  喀擦!喀擦!的空剪了兩聲,紅色液體隨之灑落,落在地上成了點點漂亮的紅色腥花,翠葉她有些害羞的對我微笑:「政、政宗不用擔心人家的唷,不過政宗願意擔心人家……好開心呢。」如此說著,她興高采烈的向我湊近了一點,而我則反射性的退後了兩點,可能還有2.5點。

  ……你知道嗎,一位甜美可愛的女孩兒手裡拿著疑似染血的剪刀出現在半夜,那個畫面說有多病就有多病,我先是默默看著幾乎滴到我鞋子上的謎之液體,再抬頭望視她一如往常的甜甜微笑。

  「翠葉……你剛剛是不是去過麥O勞。」我崩潰的掩面顫抖,那個液體是什麼!到底是什麼啦!希望只是M標誌速食店的番茄調味料啦!對啦!有可能,有這種情況對吧?翠葉她撕不開調味料包裝所以只好用剪的啦,絕對是這樣的。

  我滿面冷汗的再看了一眼那把剪刀……

  上面還殘留著疑似生物肉塊的粉色物體。

  欸…………

  對啦!說到撕不開調味料!翠葉一定也沒力氣撕開漢堡啦!所以才會用剪刀去剪漢堡!

  …………嗯。

  停止無意義說服自己的行為,我開始認真思考未來,說真的,會不會明天起床我就成為報紙上兇殺案的密切關係人?或是被誤認為共犯?還是有可能我會更乾脆的直接成為另一個被害人呢?說真的被剪刀剪死什麼的真是最調味料的死法了。

  我的預想已經前進到自己被做成漢堡的過程了,才發現她還沉溺於我擔心她讓她很開心的事,我忍不住指著她吼出:「所以說……我說很危險就是在說妳啦翠葉!誰擔心妳了!我擔心的是別人啦!」癡漢們快逃啊喂!

  「咦咦?怎麼這樣……」她的語調明顯的失望了起來,漂亮的翠色眼珠漸漸失去光芒而混濁,她低下了頭,劉海遮住了眼眸讓我看不清楚,而她嘴角依然保持著勾起的微笑幅度:「政宗不擔心人家的嗎?」喀擦喀擦!「一點都……不想擔心人家嗎?」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喀擦。

  望視她白皙手指間高速空剪的銀色凶器,我的心臟都快停止跳動了,寒意遍布全身。

  「不,我很擔心妳啊,翠葉。」我面無表情語氣無起伏的如此快速回應,拜託,我真的超擔心妳的,我擔心妳接下來會做出什麼事,也擔心我要是不趕快做出反應,隔天會不會變成一塊一塊的被包在黑色垃圾袋中。

  「唔哇……真的嗎……?」聽到我的回答,她立馬開心的抬起頭來,雙眼瞇起擺出了燦爛的笑容,臉頰微微泛起的紅暈讓我知道這傢伙是真的很開心,也讓我又好氣又好笑,真的是很單純啊這傢伙。

  其實……並不討厭她,我沒什麼朋友,是她一直在接近我,甚至可以說我被她拯救了。

  真拿她沒辦法啊。我微笑嘆了口氣,對翠葉伸出手:「我說啊,時間也不早了,我送妳回家吧?妳家在哪?」我做出了這樣的邀請,一方面我也不好這樣趕她一個人回家,一方面有我在,這樣多少會安全些吧,那些怪叔叔們會安全些。

  她伸手怯怯的遲疑了一下,最終將纖細手指搭上了我的手,並生澀的捏住,似乎很不習慣如此。見她眼神迷茫雙頰泛紅的樣子,我不覺的發愣多看了幾秒,最終撇開了眼神,從耳根傳來的熱浪讓我知道,我應該沒比她好到哪裡去。

  感受到心跳的頻率加快,我撇過頭,尷尬的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搔搔臉頰,為了突破這個窘況,我再問了一次:「喂,翠葉,妳家在哪?」語畢,我撇眼偷瞄她的反應,說來為什麼我非得那麼不好意思啊。

  她歪著頭皺眉望視我,似乎在思考什麼,最後抬起頭凝視我身後的建築物。

  「人、人家的家在這裡唷!」指指我身後的二層建物。

  「……不,這裡是我家。」我連轉頭都懶得就知道她在指什麼,斷然糾正。

  「從、從今天起人家也是住這的!」她有些著急的補充了這一句,態度倔強。

  「不不不不,沒有這種展開的!」妳當這是什麼廢萌後宮作逆!在現實裡一個女孩子突然要住到自己家沒被父母打死才怪!再說金錢上面也是一個問題!伙食費啊,水費電費什麼的!而且再說我他媽又不是那種性無能動漫主角,怎麼可能跟漂亮女孩共處一個屋簷下不出事的!妳也多動動腦啊小翠葉!

  「可是可是……人家……」

  「……。」我放開了翠葉的手,轉而雙手搭上她的肩膀,懇求道:「總之,翠葉。」緊接著不甘願的男兒淚滑了下來:「妳給我回家去!」如此說著,我大力搖晃她的肩膀,讓她掛在纖細頸子上的小腦袋也前後晃了幾下。

  而她呢?她滿頭問號的被我搖著,表情呈OvO的呆滯臉,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講的話到底有錯在哪,說來這傢伙本來就已經喪失常識了,會有這種反應也不奇怪吧?我不禁煩亂的搔搔頭髮:「真是,對妳認真我有夠白癡的,走啦!」說著就想拉她離開這裡。

  卻在此時,身後喀啦一聲……那是我家?……不對,是我家隔壁的平房大門開了,從中探出一位約30多歲的妙齡婦女,婦女有著一頭墨綠色的自然捲髮,將它剪成了俐落的短髮,她伶俐的用目光掃視我一下,隨即對翠葉招招手:「翠葉翠葉,搬家第一天別跟新鄰居聊太久了,他也要睡覺的吼。」

  啊?

  我茫然注視著與翠葉有幾分相似的婦女,直到她禮貌性跟我點頭後,我才確定我不是中了天照還是鏡花水月之類的狗屁幻術,我僵硬的轉頭看向翠葉,手指顫抖的指著她,我知道我現在一定是嘴巴闔不起來的智障蠢樣。

  開心的雙手握拳擱在胸前,翠葉她大力的點了下頭:「唔嗯!以、以後要請政宗多多指教唷!」如此說著,她的眼神開始迷茫混濁了起來,微微張開的粉嫩小嘴因興奮而瑟瑟哈著熱氣:「對了對了……」

  她將臉湊到僵住的我面前10公分處,緩慢且嬌嫩的吐出了個單句。

  「人家的新房間跟政宗是對窗的唷。」

  望著她一字一字吐出的脣形動作,我倒吸了口寒氣,冰冷刺骨的寒風灌入了我的氣管、肺臟、心窩。我能想像明天早上迎接著我的畫面便是一位帶著甜美純真笑容的女孩,立於對窗溫柔注視著我。很美好的景象嗎?不,如果你知道她是昨晚整夜都保持著一樣的姿勢、一樣的笑容、立於一樣的位置死盯著你,你就會打從心底的感受到寒意。

  「那那那……明、明天早上見呢!政宗……」眼神充滿笑意的她朝我揮揮手,輕巧俏皮的躍回了她家,獨留我孤單的站在在十二月寒風蕭蕭的街道上,夜色帶來的不安感正預警著我未來的日子。

  不不不不,所以說啊……

  沒有……這種展開的……吧?



過往:()(

順便曬一下朋友畫的過往未公開的草稿,ㄏㄏㄏㄏ
其實我還滿喜歡的,不過他一定又會說這是羞恥PLAY吧
ㄏㄏㄏ他是說要畫新的給我,不過其實也不太好意思再要他畫啦
丟給各位看看,也謝謝他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183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速水翠葉

留言共 7 篇留言

紅茶梗
這種展開也不錯啦

08-07 17:04

☆星★塵☆
這神馬展開啊[e28](我也想要[e32]

08-07 17:09

小椪我婆
ERE 媽打XD

08-07 19:13

菲歐
這麼可愛的女孩子為什麼不要呢[e16]
就算是幽靈新娘也很不錯啊[e24]

08-08 00:42

嘉兒黛亞‧呂娜萊斯
所以她到底是人還是鬼啦?!WWW

08-08 00:45

奈子
ㄏㄏ廢物鳥壓線趕專欄[e18]

08-08 01:59

黑崎一護
不錯喔[e12]

08-09 01:2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1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瑪麗‧皇后... 後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9990105大家
好久不見! 畫了胡蝶姊姊ˊwˋ 歡迎來小屋逛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