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英雄的序曲 DREAM篇 第一章後半

作者:獨峯│2013-08-06 12:44:52│贊助:6│人氣:323
英雄的序曲     DREAM篇                                                                                               BY不是痞子







        現在是太陽西沉的時間,這座活躍的城市即使到了晚上也不會休息。道路上可見許多的車輛流竄、路燈們彷彿從夢境中被喚醒一般,紛紛點亮。

        這個時間對我來說再好不過了。

 
        躲在暗巷中,戴上鴨舌帽、穿上黑色的大衣,我拿出紅色的布條把嘴和鼻子蒙起來。這樣子,就完成了黑暗轉輪提斯的樣貌。

        「使用者權限。」我對著偽裝成手錶樣子的高科技人工智慧--零零七說道:「遠端空間連結。」

        『命令確認。』零零七立刻回應:『使用者的身體狀態良好,現在開始執行程序。』

        手錶發出幾聲特殊的機械音,接著錶面產生了光芒。我將手臂平放在胸前,程序開始將某個物品從光芒中傳送過來。

        『空間傳送穩定,"黑暗轉輪"的構成達到百分之百。』隨著零零七的聲音,一把異常巨大的左輪手槍從光芒裡出現,這就是我身為反派黑暗轉輪提斯的招牌武器。

        這把手槍有著巨大的輪盤,總共二十個彈倉。外圍十四個,中間五個,最裡面一個,這二十個彈倉分別裝著二十種子彈,能讓我對應各種特殊的情況。

        在跟前任英雄滿月的拉西斯戰鬥時,他那變態般的身體能力老是讓我必須不斷切換各種作戰方式,所以完全沒有子彈太多的煩惱,不知道新英雄--暴雨的艾波涅又是怎麼樣呢?

        我握著黑暗轉輪走出藏身的小巷,不疾不徐地朝目標地前進。

        路上的人們看到我紛紛露出驚嚇的表情,有些人開始尖叫。

        老實說我很少這麼囂張地跑到大街上來,因為前任英雄滿月的拉西斯實在太纏人了,每次我才剛開始行動不久,他就一定會趕到。這傢伙每天都很閒吧?

        不過這次就不同了。新任英雄應該不會想到我這麼快就來挑釁她吧?

        換言之,我有足夠的時間大鬧一番。

        「啊,請大家不要驚慌、不要推擠,也不要打電話報警,要不然我可是會生氣的喔。」我揚聲說道,順便朝某個正拿起手機的人開了一槍,他整個人立刻飛上了空中,就像是近距離挨了一記上鉤拳一樣。

        「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大笑起來,把一發子彈打進旁邊的珠寶店,產生的爆炸讓店裡的貴重品四處亂飛。

        在脫序的行為中,快感逐漸佔據了我的腦袋。

        是啊,就是這個感覺!

        腎上腺素都飆起車來了!

        把某個人打上天空,把幾台汽車炸的起火燃燒、用飛彈在房子上轟出個洞。

        我感受著手指扣下板機的快感。

        在我的力量面前,人們和他們所建立起來的家園是多麼的脆弱啊!

        看,我動了下手指,那些住宅就失去了電力!人們的尖叫聲就像是歌劇一般!

        人類是多麼的依賴他們所創造的東西啊!

        而將這一切破壞是多麼的愉快!

        一天累積的疲勞都消失的一乾二淨了!!

 
        --我一路留下破壞的痕跡,來到了市政府前廣場,也就是早上艾波涅演講的地方。已經有許多警察駐守在這裡了,他們堆起障礙,拿著步槍瞄準我。

        「新英雄,暴雨的艾波涅!」我無視那些警察,大聲喊道:「為了祝賀妳上任,我一路上放了很多煙火喔,妳應該不會就這樣放我鴿子吧?」

        「那當然。」這時,一道蘊含著憤怒的聲音從我背後傳來。

        「我等你很久了。」

        我沒向後看,而是直接往前一跳,同時我的後面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冰柱。

        艾波涅就站在冰柱上面。她穿著早上就看過的那件緊身衣,正不高興的看著我。

        「喔~是操控冰的力量嗎?」

        「你猜錯了喔。」艾波涅一動也不動。

        「是操縱水的力量。」

        頓時,道路兩旁的排水孔猛烈的噴出水來,水柱竄上空中,化成蛇的樣子朝我襲擊過來。

        這種攻擊未免太好應對了,一邊這麼想著我跑了起來,閃過水蛇的大口後朝著它們的根部射出子彈,被打中的地方立刻爆散,水蛇變回水撒了一地。

        見我破解她的攻擊,艾波涅從冰柱上跳了下來,她的腳觸及地面的瞬間,積在地上的水立刻結冰,地面變成一片白色--我的腳也被凍住了。

        『本用戶介面內尚沒有應對此攻擊模式的方法,建議在安全範圍內戰鬥。』零零七說道。

        「別開玩笑了,就是為了瞭解對手能力才來的,我可要玩個盡興才行。」我說道:「零零七,聲波同調。」

        『了解。』說完,手錶發出一聲尖銳的聲音,我腳上的冰立刻產生龜裂,我輕鬆地把腳拔出來。

        「身為普拉斯市的新任英雄,我絕不會讓你再做出今晚這樣的事情。」艾波涅以嚴肅的表情說著,朝我走過來。

        「嘿............做了就是做了,不然妳要叫我賠錢嗎?」我嘲笑道。

        「是啊,果然還是讓你付出代價才行。」艾波涅像是在考慮著,排水孔內仍在不斷噴出水來,在她身後形成一個水龍捲。

        我朝著她開槍,艾波涅面無表情地承受了攻擊--她的身體變成了水,子彈輕易地穿透過去。

        「這個也算操縱水的能力嗎?」

        「當然。」艾波涅理所當然地說:「我的身體可以溶進任何液體裡面。」

        我朝她射出了幾顆火球,她輕鬆的用水流擋下了。接著,她身後直徑至少有五米的水龍捲立刻排山倒海衝來。

        「唔!」我朝著水龍捲的根部開槍,但應該能以振動破壞物質結構的子彈卻沒有起任何效果,它的威力絲毫不減。

        『推測有人不斷的進行能量補給。』零零七說道。

        「呿!那就由我來把它冰凍!」我大聲說道,射出子彈。

        子彈一碰到水龍捲,立刻產生大量的氣體,水龍捲由底部向上不斷結凍,最後變成一個巨型冰雕。

        但是下個瞬間,許多冰椎從水龍捲冰雕上分離,朝我這裡猛烈的射來。

        畢竟是對方是用水的,腦裡一邊出現這樣的苦笑,我伸手朝前方扣下板機,一道防護罩從槍口展開,擋住了冰椎。

        「結束了,黑暗轉輪提斯。」我的耳邊出現一道聲音,同時某個尖銳的東西抵在了我的脖子上。

 
        那是爪子。

        「滿月的............拉西斯?」

        我喃喃說出身後人物的名字,拉西斯輕輕地笑了。

        那是有如掠食者邊的笑聲。

        「老師您辛苦了。」不知何時,水龍捲冰雕還有地上的積水都消失了,艾波涅正站在我們面前。

        我頓時理解發生了什麼事。

        「等--你們竟然設下圈套?太卑鄙了!」

        「你是有資格說這句話的人嗎?」艾波涅傻眼般說道,用水把我的雙手給凍在一起。

        「雖然身為英雄的行事作風必須要光明正大,但不幸的我已經不是英雄了呢。」拉西斯輕輕搖晃他那獸化的腦袋,嘴裡的獠牙發出森然光芒。

        「你............其實比較像反派吧?」我忍不住說道。

        「嗯?我只是見到好幾次以命相搏的對手被綁起來,所以有點興奮而已。」拉西斯享受般用爪子撓過我的脖子,接著轉向艾波涅。

        「徒弟啊,你真的覺得這樣好嗎?」他用有些不認同的表情看像艾波涅。

        「嗯。」艾波涅堅定的點點頭,說道:「我已經決定了,要在做得到的範圍內盡力嘗試。」

        接著她轉向之前一直看著我們戰鬥的警察們和躲在遠處的記者,大聲的說:「大家也辛苦了,接下來我會替大家討回公道的!」

        「喔喔!第一天就抓到了反派,真不愧是艾波涅小姐!」有民眾大喊道,接著響起了一片掌聲。

        「但是,不是說已經退休的英雄是不能再介入戰鬥的嗎?」也有人這樣說道。

        「關於這點,因為我有些想法,所以先讓老師幫了我個忙。之後不會再發生這樣的事情了!」聽到這句話的艾波涅馬上做出回應。

        「............你們這些作弊的渾蛋,接下來要把我逮捕嗎?」我怒聲對仍掐著我脖子的拉西斯說道。

        但是他沒有回答我,而是看著艾波涅。

        「好了,黑暗轉輪提斯,今天會用這種偷吃步的方式逼你就範,是因為我對你有一個請求,或許說是一個約定比較好。」艾波涅轉過來看著我,眼神盯著我不放。

        「明明就是要逼我答應,別再玩乖乖牌了吧。」我不屑的說。

        「是啊,也許這樣比較好呢。」艾波涅點點頭,接著說出了那句話。

 
        那句話,我大該一生都不會忘記吧。

        因為,那是一切的開始。

        要是她沒有說出那句話,我們之後的命運也許會完全不同也說不定。

 
        「請你跟我約會吧。」

 
        「............」

        我什麼話也沒說,只是用怪異的眼神看著她。估計警察、記者、市民們也都是跟我一樣的表情吧。

        「唉............」拉西斯嘆了口氣:「就跟妳說用別的方式講比較好啦。」

        「搞、搞什麼?」我看著臉頰有些泛紅的艾波涅,腦袋一片空白。

        這個女的剛剛說了什麼?我應該沒有聽錯吧?

        「咦?通常這樣講的話男生不是會很高興嗎?」艾波涅露出疑惑的表情盯著我看。                                                                     
        「不,我覺得妳一定是搞錯了什麼......我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喔?」

        「是這樣啊,這樣不行嗎?」艾波涅困惑的說道,看來我的反應跟她期待的不太一樣。

        「那個,拉西斯同志?」我面無表情地看向拉西斯。

        「什麼事?提斯同志?」

        「在這種情況下,我應該回答你的徒弟什麼才好?」

        「只要大方地接受就行了。」他無聲地豎起大拇指,眼裡閃爍著光芒。

        ............這人沒救了。

        「師傅你怎麼就這樣玩起來了呢!」艾波涅不滿的抗議:「我是很認真的!」

        「好好,但我們還是換個隱密點的地方吧。」拉西斯聳聳肩:「在這裡什麼都談不成的。」

 
        因此,我被帶到了他們說的"隱密地方"--我常去的速食店。

        「老實說我覺得這裡根本沒隱密到哪裡去。」我喃喃說道,看著窗外擠成一團的警察和記者們,還有一堆看熱鬧的市民。

        究竟為什麼是這裡啊?穿成這樣在我熟悉的地方超緊張的。

        我們三個一踏進店裡,所有的客人就馬上逃走了,應該不是我的錯吧?

        「你就乖乖閉嘴吧。」拉西斯慵懶地說道,他一人霸占一整張桌子,這傢伙真的是前任英雄嗎?

        「好啦,你先坐下來嘛。」艾波涅說著,把我推到椅子上。

        「那個............請問有要點什麼嗎............」服務生緊張的走過來。

        我瞄了一眼,發現是莉姆。

        幸好我還蒙著布條,要不然就要被發現了。

        「啊,那我要一杯咖啡,謝謝。」艾波涅對莉姆露出微笑,莉姆的身體震了一下,大概是沒想到鼎鼎大名的英雄會對著自己笑吧。

        「五個大號牛肉堡。」拉西斯說道,此時他已經變回人形,所以能夠看到他原本頂著一頭蓬草、滿臉鬍渣的大叔形象。

        但是變身時爆掉的衣服可變不回來,所以這個人現在是上空狀態。

        莉姆看到拉西斯時也是一臉驚嚇,就像是看到一頭會說話的野獸似的。

        「我說啊,你真實身分是流浪漢吧?」我對著拉西斯說,調侃他的外貌。

        「彼此彼此。」拉西斯看也不看我一眼:「你也活像是從杜鵑窩裡逃出來的。」

        「呵呵呵呵............」我瞪著他,故意笑出聲來。

        「哼哼哼哼............」他也對著我露出犬齒,從喉嚨發出聲音。

        說不定我們的感情意外的好?

        「那、那個?」莉姆完全就是被嚇呆的臉。

        「嗯?怎麼了嗎?」艾波涅問她。

        「這、這位有要點餐嗎?」她畏縮的指著我。

        「麻煩給他一杯馬桶水。」拉西斯說道,把腳大辣辣地擺上桌子。

        「開什麼玩笑?我當然要點餐啦。」我不甘示弱地說:「一個冰淇淋和蘋果派,然後把這傢伙漢堡裡的肉都換成生菜沙拉。」

        「小子,你不想活了是吧?」

        「嘿,雖然退休的英雄已經沒有資格阻止我,但我還是特別恩准你揮我一拳好了。」我和拉西斯都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副準備開戰的樣子。

        「等~一~下~!」艾波涅也站起來安撫我們。

        「不是應該由我來主導這次對話的嗎?為什麼師父你擅自玩了起來呢?」艾波涅不滿的瞪著她的師父。

        「唔,師傅也覺得很抱歉............」結果拉西斯乾脆的道歉了。

        「還有你,不想再被綁起來的話,就不要再挑釁師父了。」艾波涅抓著拉西斯的肩膀把他按到椅子上,我只好也跟著坐下。

        「所以,把我抓來這裡到底要說什麼,給我解釋一下妳那句話的意思啊。」我瞄了一下在櫃檯後面張大嘴看向這邊的巴庫瑟跟莉姆,嚴肅的瞪著艾波涅。

        「啊,那個啊,因為我想如果是男生的話聽到這句話應該會很高興吧?」

        「不,我只覺得很詭異而已............」看她不當一回事的表情,我傻眼的說。

        「咦?你沒有心動嗎!?」

        「之前就講過了!妳絕對是搞錯什麼啦!」

        「那個,這是你們點的餐............」莉姆畏畏縮縮的把兩個大盤子拿過來,巴庫瑟在後面提心吊膽的看著她把盤子放到桌上,然後再走回去。

        「咳咳,好了,我們進入正題吧。」艾波涅聳聳肩,坐在我身旁。

        「我大概說明一下我的想法吧。」她用認真的眼神看向我。

        我發現她瞳孔裡有著水藍色的反光閃爍,就像從海底向上看去時的太陽一樣。

 
        「我的最終目標是--。」她如此說道:「英雄跟反派能夠好好相處。」

        「啥?」我頓時傻眼。

        「那個啊,雖然歷代英雄都跟反派是敵對關係,是用自己的力量來對抗反派、保護市民的............」艾波涅吸了口氣,述說自己的想法。

        「但是,我覺得說不定英雄跟反派之間也可以存在友情。每個人的內心一定都希望能被重視、能被好好對待。就算是身為反派的你:黑暗轉輪提斯,其實只要好好談過、互相理解的話,我們應該也能成為好朋友的。」她以充滿自信的笑容說道

        「............」我沒說話,只是盯著她看

        「我想,我們可以商量一下,雖然你是反派,但是也不一定要傷害人。如果你可以答應我的話,我也能夠不要緊盯著你不放之類的--」

        「我說啊。」我冷冷地打斷她:「妳是不是想的太美了?」

        「咦?」艾波涅露出驚訝的表情,拉西斯的眼睛瞇成一條細線

        「為什麼我非得要跟妳當朋友不可?」我露出不屑的表情

        「我們的身分是兩種極端,非善即惡,妳真的認為我們有成為朋友的機會嗎?應該連共通點都沒有吧?」

        「所以說,只要好好相處,過一段時間後就會產生感情了啊!」艾波涅不死心地說:「沒試試看怎麼知道!」

        『身為善良一詞的代表,所有的行動皆須以全市民的安全及幸福為優先的英雄,是不可能與站在相反立場,代表惡意的反派有任何愉快的交流的。』零零七也反駁道。

        「就連零零七這個有著歷代英雄和反派紀錄的人工智慧都這樣說了,那就不會錯了。」我跟著答腔。

        「我說過了吧............這種前所未聞的事情是不可能成功的。」拉西斯和緩地說道,雙眼溫柔地看著自己的徒弟。

        「為、為什麼要那麼堅決地否定啊?」艾波涅臉上的笑容消失,換成不高興的表情。

        「再說,就算妳有那個誠意好了。用這種強迫的方式,會有人想答應妳才怪。」我嘲諷著說道「難道,因為是反派,所以妳覺得用這種方式沒關係?這樣好像跟妳剛才說的不太一樣喔?如果真的要照妳剛剛說的做,就不應該把我綁起來的才對。」我對她嗤之以鼻,拿起冰淇淋開始吃。

        「但是不這樣你是不會來的吧?」她不悅的說。

        「那當然。」我說道。

        「想要好好相處什麼的,那種扮家家酒只不過是妳的妄想而已。」

        艾波涅的頭垂到胸前、肩膀垮了下來,好像快要哭出來了。我瞥了一眼拉西斯,他用凶狠的眼神瞪著我,像是叫我要道歉一樣。

        ............鬼才會道歉。

        窗外發出了一陣騷動,看來應該是看到新英雄的樣子不太對勁的關係。

        接著有幾分鐘我們之間沒有任何談話。莉姆跟巴庫瑟繼續在櫃檯後如坐針氈、拉西斯則是嘆了口氣後默默地吃起漢堡,我也大快朵頤自己的餐點。

        「做給你看。」過了一會兒,這句話從艾波涅的口中冒出來。

        「嗯?」我看向她,她抬起頭來,用明明眼眶泛淚卻很兇的眼神瞪著我。

        「我會做給你看,給我等著!」說著,她猛然站了起來。

        「隨便妳吧,只不過我是不會配合的。」我聳了聳肩。

        「哼!」她生氣地踩了下地板,接著快步走出速食店。

        「真是的,充滿理想的年青人啊。」拉西斯不知為何在嘴角鉤出一道微笑,平靜的說道。
        「............你不跟著出去啊?」我從側面斜視著他。

        「當然要出去,跟妳這樣的反社會分子在一起連空氣都要臭掉了。」

        「那就請便吧。」我隨意搭腔道。

        於是拉西斯也站了起來,拍拍身上的麵包屑,然後對著我說道:「不過你以後可要小心一點,雖然我現在已經不能以英雄的身分行動,但是如果是我自己的事情--」

         「少廢話。」我不耐煩地說:「快滾吧。」

        他繼續看了我一下,之後也大步離開了。

        我舔著手上的冰淇淋,不知為何感到有點不快。

        『恭喜您在兩位英雄的夾擊下仍能逃出生天,這個成就將會記錄在本用戶介面的資料庫當中。』零零七說道。

        「暫時給我閉嘴。」我將剩下的餅乾筒揉成碎片,撒在桌子上。

        「我只是被放過了而已,被瞧不起人的放過了。」

        『這點本用戶介面也同意,剛才的對話當中對方縱使表現出敵意,也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我把蘋果派拿起來從中間擠爛,裡面熱騰騰的果肉和糖漿流到手上。

        總覺得很不爽,但是有不太清楚該怎麼發洩這個情緒。雖然現在也可以到外面去大鬧一翻,但我不想又把那兩個人引過來。

        『根據本用戶介面的理解,剛才發生的事情可以稱之為交涉。』

        「交涉--」

        『是雙方在互相尊重對方的前提下談話、尋求共識的過程。』

        「共識什麼的,那種東西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我不屑地說道,從椅子上站起來。

        「喂,這裡就交給你們收拾了。」我對著莉姆和巴庫瑟說完,便走出了速食店。

        外面的人們看到我都嚇得半死,但是我根本懶得管他們,逕自回去了。

        做為跟新任英雄的初次會面,今天可以說是最壞的情況。

 
        但是隔天,更糟的事情降臨在我頭上。

        突然的程度就像是走在路上被超速的車輛無故波及一般。毫無徵兆、毫無理由。

        「............好了,下課。」我淡淡說道,教室裡立刻發出一陣騷動,學生們紛紛開始收拾書包離開。

        我結束了今天的課程,準備離開教室。

        想當然,沒有一個學生向我道別。

        我自認為這樣比較輕鬆。

        「老師。」但是,今天卻有個人叫住我。

        「呃?是莉姆啊。」我停下腳步,有些意外地看著她。

        「老師,我有些話想要跟你談談。」

        「啊,是、是這樣嗎?」莉姆嚴肅的眼神讓我不好拒絕,同時也覺得很少看到她這麼認真的樣子。

        或許是我從來就沒有認真觀察過自己班上的學生吧。

        「那麼,是什麼事呢?」我走回講桌,考慮到可能是課業上的問題,我還是想在教室裡解決比較好。

        「............」

        「?」莉姆跟著我走到講台上,卻一句話也沒說。

        我疑惑的看著她,難道是有什麼不好啟齒的事情?如果是家裡的是我可是不打算幫忙的喔。

        等到教室裡的學生都走光了,她才深吸一口氣:「老師,你昨天說要我少打點工對吧?」
        「不是課業上的問題啊?」我忍不住問。

        「嗯。」

        「好吧,我是那樣說過沒錯。」於是我無奈地說。

        「我想通了,那樣子確實是很累,而且也不切實際。」莉姆淡淡說道。

        「喔?那真是太好了。」我適當的回應。

        「其實是完全不夠。」

        「呃?」見莉姆的表情沉下來,我愣住了。

        「就算一直打工,那些錢也不夠付爸爸的醫藥費,還有他生病之前欠的債............」

        「喂喂............負債要子女還不是犯法的嗎?」我問道。

        「那些人才不會管那麼多。」莉姆稍微露出憤慨的表情:「反正他們也只會欺負比他們弱小的人而已。」

        「是嗎?」我裝作不太能接受的樣子。

        「所以,我想到了可以賺更多錢的方法。」

        「喔?是什麼?」

        「在說之前我想要再找一個人來聽。」莉姆說道。

        「那是什麼意思?」我忍不住皺起眉頭。

 
        「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希望黑暗轉輪提斯能聽到。」

 
        我的身體不由得一震,向後退一步。

        「為、為什麼會這麼想呢?」我努力壓抑自己有些顫抖的聲音。

        「因為我想要從他那裡賺到錢。」莉姆說道:「他應該有蠻多錢的吧?老師?」

        「這個我怎麼會知道呢............」我苦笑道,伸手抓住了我帶來學校的公事包。

        背後留下大量的冷汗。

        為什麼?為什麼她會知道?

        「老師你不知道嗎?」莉姆仍舊淡淡地說:「我以為老師你和黑暗轉輪提斯很熟呢。」

        「怎麼會有這麼荒唐的想法呢?莉姆同學,我可是一位教師。」儘管我臉上的笑容應該嚴重扭曲了,但我還是試著掩蓋心慌的表情。

        「我從店長那裡知道了,常去那間速食店的客人裡面大概就只有你會點冰淇淋和蘋果派這種組合了?」

        「那、那代表什麼了嗎?」

        「昨天,黑暗轉輪提斯有到我們店裡來。」莉姆微微一笑:「他點的東西跟你一模一樣。」

        「也有別人是點那樣的吧?不要把我跟那個反派混為一談。」我故作生氣的說。

        「沒有喔,我還看了最近一個禮拜點餐的紀錄,每次有人指點這兩樣東西的時間都跟老師你來的時間符合。」接著,莉姆說出了決定性的話語。

        「黑暗轉輪提斯,就是沒錯吧?」

 
        「............」

        「............」

        沉默降臨在我們周圍,我瞪著莉姆,她有些僵硬的接下了我的視線。

 
        「真沒辦法。」最後,我嘆了口氣,從公事包裡拿出了鴨舌帽跟紅布條。

        我戴上鴨舌帽、用紅布條蒙住口鼻,變成了反派的樣子。

 

        「是啊,你說的沒錯。」我緩緩說道,同時露出睥睨的眼神。

        「莉姆同學,你已經發現了我的真實身分了。我就是黑暗轉輪提斯。」我自嘲般說著,莉姆被我突然的舉動嚇得後退一步。

        「那妳現在想要做些什麼、又可以做些什麼呢?

 
        於是,我的夢境開始了。

        痛苦、快樂、溫暖而冰冷的夢。

        在這個夢境的彼端,我將會迎接什麼樣的未來呢?

 
        也許會後悔也說不定,也許會非常後悔也說不定。

        但是我一開始就知道了。

        不管發生什麼,我都不能再回頭了。

        就像我當初決定要當反派一樣。

 
        已經無法回頭了。




................................以下作者廢話...................................................................................................
        大家好~我是不是痞子!

        距離前篇已經過了一個禮拜惹,所以今天就來發後續囉!
        其實我還是希望可以更快發下一篇的啦,只是發生點事。又想寫短篇、又想寫長篇,真不知道自己的時間該怎麼分配才好XD
        今後最晚應該也是一個禮拜發一篇喔!(暑假啦)
        那麼,希望各位讀者能好好享受這個英雄的序曲 第一篇後半!

8/9更新:為了讓我更好接著寫這個故事,所以我稍微改了一下最後的一點地方~不過基本上什麼也沒變就是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1668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原創|小說|奇幻|原創小說|愛情|未來|科幻

留言共 1 篇留言


你的創作風格還是那個調調啊......
我覺得前面有點悶又有點莫名奇妙,會減少我想繼續看下去的慾望啊

08-07 12:47

獨峯
唔......好ㄅ,我再看看能不能改善吧!08-07 14:0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k786617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三色的花道... 後一篇:英雄的序曲 DREAM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eifer88216泡麵公主莉莉絲
繪圖小屋更新~ 【紳士圖】木乃伊公主的小肚肚(? 歡迎大家來看看ㅇㅂ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