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4 GP

[達人專欄] 《以小男孩為名的戰鬥》(單篇完)

作者:KURO│2013-08-04 13:29:23│巴幣:1,026│人氣:1526

  「戰鬥」究竟是什麼?

  小雷克斯(Rex)記得,與自己同名的父親當初是這麼回答他的。

  「是你以後得做的事。」

  老爸的口氣理所當然,讓小雷克斯感到渾身不舒服。當天晚上,他甚至還做了一個渾身浴血、令人喘不過氣的惡夢,想忘也忘不掉。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種夢總是比較容易成真。


    ※


  身為一個「故事主角」必須擁有何種素質,人們一直沒有標準答案。

  原因很簡單:每個故事的主角需求都不同。史詩鉅作與輕鬆小品、黑暗深沉與光明正向、錯綜複雜與直接深刻,影響故事的因素太多太多,自然會需要不同種類的主角,和慾望一樣,可以無止盡地細分下去。

  不過,那已是二十年前的情況。雷克斯的父母經常感嘆,他們那個世代才沒有現今這麼大的求職壓力、得什麼都會才行。時代真的變了啊──

  聽在雷克斯耳裡,不免有種幸災樂禍的味道。

  「我們那個時候,什麼故事都有,所以就算是我鄰居史丹利那種成天在硬土上挖洞的怪咖,也找得到工作──好死不死,那剛好是一篇得獎的作品*1,他這輩子就不用再工作啦!你看,這種就叫做幸運,幸、運。」

  出現了,晚餐桌上最常提到的風雲人物。雷克斯默默叉起一根香腸:接下來的話題,八成會轉到老爸自己身上。

  「話說回來,老爸我雖然沒那麼好運,至少也有個不錯的工作。而且,從那時候我就知道,要早點把你培養成適合這年代的人,生活才有保障。」

  猜是猜對了,不過雷克斯並沒有感到絲毫喜悅,只有厭倦。眼角餘光瞥見一旁點頭如搗蒜的母親,他在內心暗自嘆了口氣。

  就他所知,老雷克斯和母親結婚是二十三年前的事,再過三年他才出生。據說那段時間,老爸擔任一篇冒險小說的主角,到北極尋找企鵝王去了。

  雷克斯至今仍沒去看那篇小說。聽老爸的描述,他總覺得那篇故事的作者似乎犯了某個很大的邏輯錯誤,所以他提不起勁。不過那又如何?雖然不是得獎作品,但那小說確實蠻受歡迎。多虧了那份工作,老雷克斯賺取到足夠的薪水,讓三人的小家庭可以不愁吃穿,也讓他開始為下一代的教育做準備。

  老雷克斯突然挑起八字眉,神情嚴肅。

  「兒子呀,明天你就二十歲了,我決定送你個禮物。」

  雷克斯感到一陣寒意爬上背脊,像冰涼水蛭緊貼後頸一般。老爸每次用這種態度講話都沒好事,常把他搞得雞飛狗跳,這回肯定又是個大麻煩。

  「我已經幫你報名『一日速成戰鬥訓練營』了,你就好好地學吧!」
  「──啊?」

  ……收回前言。何止麻煩,根本是有病嘛!雷克斯傻了約三秒鐘。怎麼會突然提出這種危險的宣言啊!他試圖掙扎。

  「老爸,我沒空耶,系上最近要考試……」

  砰的一聲,老雷克斯的叉子扎入桌面約三公厘深。

  「那種東西不重要啦!無法擔綱故事主角時才用以餬口的下等工作,你根本不需要去想。喂,兒子啊,你倒是說說看,你要考的科目叫什麼名字?」

  雷克斯自然地放低音量。

  「……程式設計。」
  「毫無魅力。」

  老雷克斯嫌惡地皺眉,動手將餐盤上的荷包蛋剁碎。

  「拜託,這二十年來,你有見過哪篇小說的主角會寫程式的嗎?就算有,也只是『作者說他會寫程式』吧?實際上故事裡根本寫不出來,因為沒有意義。既然無從發揮,倒不如去練習當情報員、或者和女生跳舞,實際得多。」

  老雷克斯模仿起瞄準開槍的姿勢,自顧自地笑了起來。雷克斯知道,那是個系列故事,描述一個情報員執行各種任務,在人間出了二十幾部電影*2

  「我在二十年前就觀察到現在的流行。聽我的,不要管什麼程式設計,那不是故事主角該會的東西。你該學會的,是戰鬥、戰鬥、還有戰鬥!那是現在人們創作小說的主幹,尤其是最近。擁有它,你的機會就無限大!」

  雷克斯放棄了。他無奈地喃喃自語。

  「好吧,我知道可以很有機會啦,不過是為了什麼而戰鬥?」

  面對這個虛弱的提問,老雷克斯將蛋片一股腦兒掃進嘴裡。

  「問這幹嘛?那是寫故事的人要決定的事啊。」


    ※


  「一日速成戰鬥訓練營」的報名,比雷克斯想像中踴躍好幾倍。

  不算寬廣的集會廳裡塞滿了和他差不多大的年輕人,有男有女,也有少見的偏遠種族出現(據說這是因為人類們喜歡上寫非人主角)。雷克斯注意到,參加者大約可以分成兩種:像他這樣被趕鴨子上架的、以及真對這營隊懷有夢想的,兩種人臉上的神情完全不同。

  吵嚷之中,他低頭閱讀手中的說明文件。這營隊是由某人氣冒險作品主角開班授課、教導身為主角該擁有的必備知識、以及對「戰鬥」的正確認知,上完一天課保證能有很大收穫,得到更好的機會云云。

  嗯,怎麼看都像是自我推銷的廣告單。不可盡信,他告訴自己。

  「感覺很有用,對不對?」

  一個略顯稚嫩的嗓音從隔壁傳來,雷克斯吃了一驚。

  他轉過頭,恰好與發話者面對面:是個亞麻色短髮的少年,大約比自己小一兩歲,勻稱的五官笑得開懷,似乎顯得有些興奮。就他的個人分類,這少年應該屬於「期待組」,真正想參加的那一型。

  「我好不容易才搶到名額,運氣好。」
  「呃,恭喜你。」感覺好像看到宗教狂熱者。
  「謝謝。我的名字是里特爾‧布伊(Ritter Bouy),請多指教。」

  他知道自己的名字唸起來和二戰時人類美軍投在廣島的原子彈*3很像嗎?雷克斯決定閉嘴。他與少年握了手,觸感異常冰冷;不只如此,仔細一瞧,臉色也有些灰白,頗不健康。里特爾靦腆地笑了笑。

  「我天生貧血,所以一直沒機會做訓練,可是我還是想當主角。所以,能報名到這個營隊,我真的很開心。你也這麼覺得吧?」

  雷克斯遲疑了幾秒才點頭附和。雖然說了謊,他覺得自己還算善良。

  等待課程開始時閒著也是閒著,雷克斯便與里特爾聊了起來。這小少爺儘管不諳世事,倒還算是個好人,而且似乎對最近幾年人類世界流行的冒險小說知之甚詳,能夠隨口講上一大串書名、劇情及主角人設。

  「……那些主角很厲害唷,每個都能獨當一面,思考果斷、絕不出錯,面對戰鬥時也毫不畏懼地勇往直前,帶領大家獲得勝利,最後成為一國的領導者或傳奇人物。我真的很想成為那樣的人!」

  里特爾的雙眼閃閃發亮。雷克斯不禁吞回原本要說的話。

  他想,那些主角們之所以處事冷靜、決斷迅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作者懶著寫太多字,只好把他們給神話了;至於用「成為傳說」做為結局,他總覺得那是個不負責任的結尾方法,他很不喜歡。

  廉價的傳說們,只要一離開書本,便無法再撼動人心分毫。

  「對了,雷克斯想成為怎麼樣的主角呢?」

  他閃避著少年直率真誠的目光,吞吞吐吐地說還不知道。里特爾的亞麻色短髮在聚光燈下閃爍光澤,讓雷克斯覺得他與地面上的自己不同,彷彿置身雲端、直接沐浴在陽光之中,神聖而不可侵犯。

  他的話,應該比自己更有機會成為一個適當的故事主角吧。

  「我覺得,雷克斯是個很有想法的人,只是不太會說出來呢。」
  「是……這樣嗎?」雷克斯望著自己的雙掌。

  里特爾認真地點了點頭。

  「你的表情就真的寫著『是這樣嗎』啊,好像懷疑著很多事呢。」

  ……這麼明顯啊?雷克斯稍微感到困窘。

  「我沒有懷疑你的意思……」
  「嘻嘻,我知道。無論如何,你有自己堅信的事物,那就夠了唷。」

  不愧是在冒險小說的薰陶中長大的少爺,連講話都這麼正派。雷克斯並不討厭里特爾。也許,這是因為他擁有自己從未思考過的想法吧?以人格特質來說,雷克斯的身邊也不存在如此種類,算是生平首見。

  人總會受到和自己背道而馳的特質吸引。嗯,就是這樣。

  在那之後,雷克斯回想起來,這相遇肯定是最初的契機。

  令他決定投入戰鬥的契機。


    ※


  主持人做了簡單的課程介紹:十分粗略,和說明文件上如出一轍。

  一如剛才,雷克斯幾乎沒在聽,里特爾則是認真地動筆抄寫。雖然很好奇這種簡報有什麼好做筆記的,雷克斯沒有偏過頭去看。那樣未免太不禮貌。

  「那麼,就讓我們歡迎今日的講師暨營隊主辦人,巴托克先生!」

  如雷的掌聲中,一名長相秀氣的金髮男子步上講台。他的大名,即使雷克斯也聽過:巴托克在頗紅的冒險小說中連續擔任了三部曲的主角,第四部中則成為了新主角的武術指導者,仍是重要角色,堪稱這世界居民中的勝利者。

  這正是許多家長搶著報名的原因吧?「若能如此,夫復何求」的感覺。雷克斯邊想邊盯著男子的臉。唔,帥是很帥,但不知怎地,他不喜歡。

  「各位,歡迎你們來,我將教你們『戰鬥』的真諦。」

  男子的語氣沉穩,彷彿對說出口的每一個字都有絕大的自信。低沉而纖細的聲音透過音響設備迴盪在大廳間,敲擊、震懾每個人的神經。

  「如各位所知,『戰鬥』是這陣子人類創作小說時相當廣泛的要素,經過我們的統計,與二十年前相比,增加了六十個百分點。這數字有什麼意義呢?簡單說,只要理解了『戰鬥』,如願以償的機率就會上升──你會更容易受到青睞,成為小說作品中的重要角色,無論正方、還是大型反派。」

  有數據資料啊?雷克斯終於稍微感到興趣。不過,巴托克並未多談,像是早已知道對此感興趣的人不是那麼多。

  「各位一定知道戰鬥的表面意義。在不同的小說中,依據不同的故事背景、世界觀設定,我們拿起武器、擁有超能力,與不同立場的敵人賭上性命對決。由於輸的代價即是死,產生的衝突感必然強勁,創作者們都相當喜愛。而對我們來說,雖然只是演戲,卻也是相當真實的戲碼。」

  雷克斯不由自主地點頭。確實很多作者喜歡把筆下的角色寫死。

  「不過,這對我們來說沒有意義。我們要知道的是,在這樣的環境中,如何找到身為主角該有的能力?是招式、技能?是動機、心態?是名聲、技巧?甚至是殘虐的性格、精熟的鍛鍊、內心價值的建立?」

  除了巴托克的聲音,大廳內一片寂靜。他刻意停了數秒才開口。

  「──其實,你們需要『認識』的,只有一項。」

  巴托克高高舉起右手,彈指。隨著清脆聲響,眾人的目光集中起來。

  驀地,雷克斯感到雙手與腰部一緊。他錯愕地低頭,才發現底下的椅子竟設有機關:椅背裡伸出幾雙機械手,將他的雙臂與腰腿牢牢纏住,他試著掙扎,卻難以撼動長椅分毫。望向一旁的里特爾,雷克斯發現少年同樣給綁了起來,膝上的說明文件也滑落地面。

  不,不只他倆,所有的參加者都中了招。大夥紛紛叫嚷起來:

  「怎、怎麼回事?」
  「這是什麼?設計好的嗎?」
  「巴托克先生,您……」

  「安靜!」

  巴托克大吼。聲音中彷彿有股奇異的氣勢,在麥克風的推波助瀾下,硬生生將群眾的浮躁給壓了下去。那感覺,與方才的優雅截然不同。

  「現在開始,是正式收費課程的階段。我要教的,是最基本的一課。」

  他隨手指向第一排某個學員,一個貌不驚人、約十五歲左右的黑髮少年。巴托克躍下講台、走到他身旁,端詳他胸口上的名牌。

  「你叫……迪凱。我可以叫你小迪嗎?」

  那少年遲了一會兒才點點頭。

  「很好。小迪,告訴我,若想掌握『戰鬥』,你覺得要先學會什麼?」

  少年的唇角掛著口水痕跡,很明顯剛才睡著了所以腦海一片空白。他好不容易才擠出回答。

  「……心、心態嗎?」
  「什麼心態?」
  「面對敵人的心態……還有,知道為何戰鬥的心態……這樣吧?」

  巴托克笑了笑。那笑容像是寫著「啊,果然如此」。

  然後,他一拳揮了下去。

  拳角與頭骨撞擊,乾澀聲響刺進雷克斯耳膜,彷彿有隻無形的手拔出他的感覺神經用力一扯。眾人驚呼聲中,巴托克充分發揮小說中武術指導的功夫,將那少年當成練拳的沙袋。動作優美俐落,拳頭卻越來越重。

  「怎麼會是這種愚蠢的答案呢?那種事情需要你們去想嗎?拜託,那是寫故事的人的責任!其實,很多創作者都忘了這回事,就算你有自己的答案,他們也絕不會在意的。這種事你沒有先思考過就來報名了嗎,小迪?」

  雷克斯瞬間想到老爸,他也說過類似的話。不過,兩人的語氣明顯不同:父親只把這當成理所當然的現況,眼前的男人則是……

  最後一拳重重敲上少年前額,他被打得鼻青臉腫、鮮血直流,卻奇蹟似地沒有昏過去。巴托克暢快地喘氣,順過呼吸,再度朝全場發話。

  「現在你們懂了。身為主角候選人的你們,想要面對、接納戰鬥,就只要做好這件事情。回答我,那是什麼?」

  沒有人出聲。雷克斯偷瞄一旁的里特爾,發現他也和自己同樣無法理解。不只如此,他灰白的臉如今更是毫無血色,完全處於驚嚇之中。

  巴托克大大嘆了一口氣。真是遲鈍。他的表情彷彿這麼說。

  「──答案,就只是忍痛而已啊。」

  話聲剛落,雷克斯便慘叫起來,與大夥的哀嚎同聲交鳴。幾滴紅色液體噴上了他的牛仔褲,幾乎痛暈過去的他將視線下移,才發現自己靠著的椅背上竟鑽出了兩根約二指寬的金屬尖釘,狠狠戳穿了自己的肩胛骨。

  下一秒,奇異的感覺如海嘯般猛然撞來,使他立足不穩。整個世界彷彿開始旋轉,他花了一陣子才明白,那是疼痛與驟然失血造成的暈眩。在那股浪潮的中心點,巴托克仍緊緊握著麥克風發表他的言論。

  「該認清現況了吧,什麼叫面對敵人的心態?什麼叫知道為何而戰的心態?你們,知不知道有多少創作根本把這些當成理所當然、提都不提,即使那根本異常得讓人想放聲尖叫?要在這種環境下存活,就別試圖去追尋什麼心靈的滿足。你們該做的,就是讓自己能無視疼痛,放任那些創作者任意惡搞你的感覺神經,反正大部分的作者也弄不清楚為什麼要虐待角色、為什麼要讓角色去死。覺得很莫名其妙嗎?這也無濟於事,作者就是我們的老闆、飼主、神明,我們這些角色只要能符合祂的要求,才比較容易被他們選上,這是不爭的事實,就和你們如今感覺到的痛一樣,是真真實實存在的。怎麼樣,各位學員?」

  你在說什麼瘋話啊!雷克斯很想大吼,卻痛到吼不出聲音,只能緊緊咬著牙根,隨心跳的韻律抵抗來襲的疼痛。與此同時,一個小小的念頭也盤據在心底,游移不定,卻又令他無法忽視。

  這年頭大多數的創作,似乎……真的是這樣?

  「你們還抱有憧憬,但我不同。我已經在這個漩渦裡打滾多年了。」

  巴托克凝視著沿每張椅子流下的滿地鮮血,柔聲道。

  「整整三部曲,那個作者簡直不把我當人看。我失去過青梅竹馬與愛侶、輸過重要決鬥、被追殺十次、受過三次足以致死的重傷,講真的,勇者巴托克每天都想著要如何去死。結果?你們知道,第四部裡那作者更變本加厲了嗎?這回,我會為了拯救新主角而掉進滾燙的油鍋裡,經過長達五年的治療後,奇蹟似的恢復原狀。他不想讓我解脫。你們,真的準備好接受這個地獄了嗎?」

  他好像還說了些什麼,但雷克斯沒有聽進去,只是凝視著一旁的里特爾。

  亞麻色頭髮沾上了噴濺的鮮血,強烈的對比彷彿吸走了原先的光澤,顯得黯淡不堪。少年的表情出乎意料地平靜,不過,那也許只是因為鮮血不斷從雙肩汩汩流出,染濕他的全身、奪走他的力氣。

  雷克斯想起來了,他患有先天性的貧血。這樣的出血量,足以致命。

  不知為何,他開始猛力掙扎,像隻受箝制的猛獸。這輩子,他還從未如此奮力想逃脫某件事物的禁錮。緩緩地、在某種不可知的意念推移下,他把機械臂當成老雷克斯施加於他的種種「教育」,死命鼓起肌肉、試著從各種角度施力,連自己的肌腱發出哀嚎,都沒能讓他停止。

  一開口,體內積蓄的力量就會散去,雷克斯無法向少年說話,不過,他的雙眼沒有離開過里特爾。凝視著少年,雷克斯試圖用眼睛傳達訊息:撐住!我很快就能脫困,把你送到醫院去!要活下去啊!

  就在機械臂終於斷裂的瞬間,里特爾朝他露出虛弱的微笑,閉上雙眼。

  雷克斯猛然落入一片寧靜。他聽不見自己的狂吼。

  不知哪來的力氣,他一拳將逼近的巴托克打暈,轉身拆下里特爾身上的機械臂。二十分鐘前才認識的朋友、對未來充滿憧憬的少年,身軀單薄冰冷,靜靜躺在他溫熱的臂彎中,沒有了動靜。滿身是血的他感到呼吸困難,一如小時候那個忘不了的噩夢。

  直到警察破門而入,雷克斯都維持著同樣的姿勢,未曾移動。


    ※


  那次事件,以巴托克的心智失常結案。

  當時的自白刊出後,也許是同理心作祟,巴托克本人並未受到什麼苛責。雖然不便明說,這個世界的人似乎真的都把創作者稱神,私底下也都對巴托克的遭遇感到同情。他的脫序行為,竟有一半的受害者覺得「自己有所收穫」而串連起來替他求情、遞交連署書,最後法官便以酌量輕判收尾。

  畢竟,這次事件沒有死者。

  雖然有個被害人因為天生貧血,導致腦部過度缺氧而壞死,總算還是保住了性命。那一家在巴托克賠償巨額金錢後,也決定不再上訴,似乎也覺得養一個生病小鬼實在很麻煩。真是個既和平又互相理解的國度。

  不過,在雷克斯眼裡,這些全都是一齣鬧劇。


    ※


  雷克斯獨自步上後山小道,來到自己的秘密基地。

  事發至今已有三個月。當時的傷一痊癒,雷克斯就四處撿拾破爛的金屬片帶回家裡,還一度惹得老雷克斯大發雷霆。後來,他便把那些和垃圾沒兩樣的東西給堆到這兒,更進行了各種改造。

  如今,它們以不一樣的形體結合,被賦予了新的意義。

  雷克斯轉過彎,走進內室。一個長約三公尺、寬七十公分左右的金屬桶穩當地擺在石桌上,尾端有著類似噴射孔的外型,質地黝黑而沉重。在那東西前方的土堆上,則插著一塊小石碑。雷克斯將頭垂下,以沉默致意。

  里特爾終究無法復原,雖然活著卻與死亡無異。這碑,是他的墓。

  土裡埋著里特爾當時在說明文件上的塗鴉──對,那時他並非在做筆記,而是塗鴉。紙上畫著冒險小說裡常見的勇者裝扮,角色的臉卻不像里特爾自己,有些堅毅、有些叛逆、有些玩世不恭,雖然不帥,但勉強堪稱一聲「性格」。

  雷克斯知道,里特爾的模特兒,就是他。

  人總會受到和自己背道而馳的特質吸引。當時的里特爾,是否也在自己身上看見了什麼不同的景色呢?雷克斯不知道,也不想去猜。唯一能確定的是,那個使他和里特爾相遇的事件,絕對是一個契機,令他決定投入戰鬥的契機。

  憧憬著故事主角們、即使身體孱弱也願意一拼、靠自己的力量報名了營隊,里特爾僅僅是個如此單純的少年。所以,他會死,一定有什麼東西出了錯。是巴托克嗎?也許,但他沒有受太重的刑罰,這又是誰的錯呢?

  是他、是他們、是祂們,還是祂們那兒的他們?

  雷克斯不清楚答案。神明不會代替人們書寫明日,他想親自去找。

  他明白,在找到答案之前,他必須戰鬥,以不知何處歪曲的世界根源為敵,展開一場看不見盡頭的抗爭。過去,他不斷欺騙自己,謊稱他本身也是世界的一部分;但如今他明白,那不是事實,而是刻意的虛像,必須被打破才行。

  雷克斯,獨自一人的反抗組織:ReXistance。一個諷刺的名字。

  所以,他才做了這模型。完全參考那顆著名的原子彈所製作,一看見它,除了想起那個少年、那次事件,更能提醒雷克斯,戰鬥尚未結束──直到追尋之旅結束的瞬間,原子彈才會爆破,席捲他心靈中舉目所及的一切。

  下定決心,雷克斯揀起刷子、沾染白色油漆,在模型上落筆。


  Little Boy」。

  以小男孩為名的戰鬥。姑且,算是某種紀念吧。
  

(完)



*1Holes》/Louis Sachar1999年紐伯瑞文學獎金牌獎等
*2007情報員系列
*3:該原子彈名稱叫做「小男孩(Littte Boy)」

《後記》

  各位好,我是黑羽毛。這篇短篇小說篇幅稍長,約有七千餘字,但直到落筆最後一個字為止,我還覺得意猶未盡。小說的其中一種用途,是以故事包裝作者的內心想法,即使有時那些想法不見容於社會、在某些特定人士眼中顯得刺眼,我想,這篇多半也有類似的感覺。可以確定的是,文中巴托克的話語雖然偏激,卻真實地含有我的主張,這「世界」的整體設定亦同:荒謬與混亂當中,有我想指出的事物。

  不確定會不會在創作者們心中留下些什麼,但能寫出這樣的故事,我心滿意足了!


原子彈「小男孩」

【個人小說創作粉絲專頁】默林
小說發表、創作心得、雜談分享,這兒是我的世界,歡迎光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138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羽|小說|創作|達人專欄

留言共 4 篇留言

藍光雨
我喜歡這篇小說,我覺得小說創作也是一場戰鬥,一個伏筆和一個戰鬥場景,都是作者用很多時間和精力完成,這篇故事讀完給了我很多思考和感動,很棒的小說故事喔!

08-04 19:48

KURO
感謝!我想這篇小說可以給予每個讀者不同的體悟,都是很好的事情!08-25 21:12
七萬七千七百七十七
第一次看你的小說,可是裡面的世界觀跟人物的個性設定很吸引我,寫得真好!

08-04 22:03

KURO
感謝,這次其實是一種嘗試,行得通真是太好了XD08-25 21:12
Rinoa (閉關中)
黑羽的小說人物設定和世界觀都很棒!!
而且每一篇小說都看得出黑羽很用心
希望能幫黑羽加油讓黑羽多多寫這麼好的小說

08-05 15:42

KURO
短篇小說其實很難把腦海裡完整的設定搬出來,
所以能夠看懂的各位其實也都是很用心在讀的,我感覺得出來XD08-25 21:13
小一
第一次看你的小說+1

巴托克就某程度上來說和雷克斯好像

08-11 21:11

KURO
是的,這幾乎算是一個無盡的迴圈了XD08-25 21: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4喜歡★kusoalv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博愛座的... 後一篇:近況...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risPuth法式長棍麵包
ずっと真夜中でいいのに。『猫リセット』MV (ZUTOMAYO - Neko Reset)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