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慾望の遊戲 03. 這是場交易,你只能是我的……

作者: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2013-08-03 20:01:38│巴幣:36│人氣:883
 
 
 
 
 
 
  台上,介紹著玲瑯滿目的商品;台下,揮霍著身上的金幣。
 
 
  這,只是各取所需罷了。
 
 
  在這裡,利益為最高精神、財富代表一切,其餘的,又如何?迂腐的,卻也無法抗拒。
 
 
  因為人,也是貪婪的代名詞啊!
 
 
  閉上雙眸,看似在打瞌睡的嬌小蘿莉──可斯里多亞家族的長女,雨冬──忽然睜開那雙似海洋有蓬勃生命力的雙眼,以極其微弱的音量開口:「……可黑醬,人家已經佈置好了。」
 
 
  頤首,可斯里多亞家族的么女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用食指有規律地敲打著椅子把手。那雙與自家姊姊相似,卻也相異的藍眼──同樣如同湛藍大海,但姊姊的藍眼顯出大海孕育出無數生命的活力;妹妹卻是深藏在平靜海洋下能吞噬一切的危險。
 
 
  如果說姊姊是天使,那麼妹妹就是惡魔。
 
 
  「放心,時間上看來也差不多了。」抿唇,無盡殺機只閃現那麼一秒便退去。如同浪花拍打,一瞬,就捲去任何事物。似,沉靜的海平面;而越平靜的海面,所藏的危險更是凶猛。
 
 
  山雨欲來前的平靜,出現在這名有著一頭由深漸淺紫髮的少女眼中。
 
 
  原因很簡單,因為可斯里多亞家族的少女感覺到一股無法忽視的視線盯著她與自家姊姊。那股視線不似芒刺錐在人的背上,而似慵懶的豹子盯著眼前的獵物,也不怕逃跑,因為全在自己掌控下。
 
 
  這種感覺,真的不好受!而且,很危險!尤其在這種人多眼雜之處,要把人拐走並非難事,縱然這裡有提供守衛保護在場賓客的安全,但這些守衛的可靠性又有多高?面上是一貫的從容以及無辜中帶著算計的笑容,眼有意無意掃過會場的所有佈置,不為別的,就為了把所能想到的更種情況演練出最完美的應對方式。
 
 
  「诶!可黑醬,是人口販賣!」雨冬微微的詫異聲暫時中止可黑快速運轉的腦子,只見戴著狐狸面具的人手持麥克風,用著紳士又帶著一點屌而啷噹的口氣,介紹著如犯人銬上刑具的奴隸。
 
 
  「嗯,終於等到了。姊姊待會不行離開本少爺,一毫米也不行……不,一千兆憶萬分之一奈米也不可以。」
 
 
  「那不就是要貼緊緊的意思嗎……人家好歹也是姊姊,是姊姊要保護妹妹,不是妹妹保護姊姊吧!」雨冬噘起小嘴,鼓起的腮子似倉鼠一般,惹人憐愛。但,嘴上雖如是說,手還是乖乖握住可黑的手。
 
 
  「然後,直到人口販賣開始前都別看台上。」可黑用著兩個人才能聽見的聲音,慢慢地傳達指令。
 
 
  流連在空間的吵雜,以及莫名騷動都讓可斯里多亞家族的長女知道,現在並不是一個當問題寶寶的好時機。緩緩地,雨冬閉上眼睛,無條件信任身旁這名實際比自己年幼,外表卻反之的妹妹。
 
 
  無須任何言語,兩人都深信對方的一言一行。這種堅信對方的信賴,除了本是姊妹的羈絆外,還有多年來互相扶持、闖過許多出生入死處的情誼。於是,這對姊妹,缺少任何一名都不行。
 
 
  「計畫變更……本少爺太過於低估這裡人的實力,把委託人的女兒還有目標帶出來就好了。姊姊,如果發生什麼事情,第一要務保護好自己,再來顧及其他人。基本上這邊都不是好人,所以放膽子念咒。」
 
 
  「知道了!人家會把其他人想像成猥瑣變態情色人渣猥褻腦洞大叔!」
 
 
  「嗯,很好。」
 
 
  忽然,空氣瀰漫著一股腥甜的香味,彷彿獵場上剛被撕裂的獵物才擁有的,死亡前最為燦爛奪目朱紅花朵的香味。
 
 
  「可黑醬……?」語氣裡除了濃厚的不解──不解為何突然傳出血腥味,以及憂心──憂心自家妹妹是否會有不識外,便是微微的害怕。
 
 
  這便是可黑不願讓雨冬看見支解活人場面的原因。儘管看過死人、儘管兩人解決過許多人,但可黑知道,雨冬若是看見有人的死法是如此,而且還像教學片般在眼前上演,她一定會崩潰!
 
 
  這種味道對於可斯里多亞家族長女的「職業」,非但無礙,還有助於增長她的優勢。然而,可斯里多亞家族么女的「職業」是否未受到影響,這還真是難判斷,畢竟她的「職業」雖不算特殊,但卻又十分特殊……
 
 
  「不礙事,不然本少爺幹啥要讓你施咒……還有,現在只是在開場儀式,以後妳也得面對,只是現在還不是時機。」
 
 
  無所謂地拋下一句話,可斯里多亞家族的么女瞇起眼瞧著台上的動作。熟練的拿起薄如蟬翼的軟刃,揮、切、刺、點、挑、頓,一系列的動作行雲流水般一氣呵成,過程無半點馬虎。若是一般人,只覺得這套動作看似很慢,但一眨眼間卻又早已完成,分不清方才究竟是自己眼花,抑或是在看慢動作影片在下一秒卻忽然變快動作?
 
 
  實則,那些人看到的只是殘影,沒有特別訓練過的人會這樣覺得實屬正常。
 
 
  並沒有少女該有的花容失色,也沒有故作鄭定的嬌柔造作。可黑只是饒有趣味的盯著那被完美頗開,而無一絲被破壞抑或沾染上汙點的腥紅囊狀物。帶著紅色狐狸面具的魁魏男子,展現著自身的六塊肌肉,手高舉著方才剖出的物品,嘴角咧開著。
 
 
  而身前被綁在支解台上的人,從可黑的角度看不清他的表情,只知道混合在空氣中的腥臭味,便可知在刀劃下去的那刻便尿失禁,然後……沒有然後。
 
 
  所謂的「人口販賣」,物盡其用,絕不留下任何可圖利益。倘若待會沒被買走的下場,注定了,接下來的命運。
 
 
  血腥的畫面,扭曲滿足的笑聲盪漾在不小的空間,令人為之厭惡。掌控別人生死的快感、看見刀俎上待宰魚肉前絕望神情的快感、聞見空氣名為絕望腥甜香味的快感……若非那些半面具的遮掩,醜陋而瘋狂的笑容想必已經覆蓋上大部分人的面容了。
 
 
  而這只是小小的前戲,每回非法「標」的「人可販賣」開始前,都將會秀出本回的支解手本事,讓人可安心挑選,不需在意會不會發生自己標中「物品」出現瑕疵的風險。
 
 
  「嘛,想必賓客們都已經等不及了唄?那麼人口販賣正式開始──」帶著銀色狐狸面具的男子,似恭敬卻也屌而啷噹的語氣傳遍全場。
 
 
  接著,一名名被拴著手銬腳鐐的人魚貫入場,滿身的鞭痕以及瘀青,身上也是破爛衣裝,臉上以及毛髮是濃厚的汙垢,實在很難看出原本的面容。眼中絕望的神情,彷彿此刻早已死去。若非他們的胸前還有微不可察的起伏,可黑幾乎要以為這些人是殭屍而非活著的生物了!
 
 
  「啊……可黑醬……」睜開大眼的嬌小蘿莉發出輕呼,是不可置信也是憐憫。
 
 
  「不可能,雖然本少爺也想救他們,不過咱們的時候可沒辦法成功,反而還可能搭上自己的命。」直接,也無情的話句打斷了雨冬接下來想說的話。可黑沒有繼續注意自家姊姊的表情變化,因為她知道,可斯里多亞家族的長女不會意氣用事──至少現在不會。
 
 
   其實,可黑現在心裡可謂極度震撼。與自家姊姊不同,可黑‧可斯里多亞,並不是第一次參加人口販賣的拍賣會,但這次卻是她看過最淒慘的奴隸!從一開始懷疑這是違法「標」的作風,到最後觀察身旁人們表情上的驚愕而打消這種想法。
 
 
  這絕對是故意的!
 
 
  正常來說,為了讓「商品」更加容易賣出,在拍賣前夕應該會好好梳妝整理一番,好奪得更高的價錢……像這種自個兒降低買家高價購買的意願的行為,可斯里多亞家族的么女發現自己無論如何當想不出合理的理由。
 
 
  「可黑醬……」孱弱的聲音幾乎被眾人議論紛紛的聲音給蓋過,雨冬按了按握住的手,確定對方注意到自己才繼續開口:「人家感應到奇怪的魔力波動,那些人之中,好像有……『混血』的人在。」
 
 
  「嗯--是這樣子沒錯啊,本少爺的目標就是他,還有另外一個委託的女孩子。」
 
 
  「等等、可黑醬,你的目標是『混血』!」上揚的語調以及不可置信,雨冬瞪大的表情只出現不過一秒,隨即又像是理解什麼似地點頭:「可黑醬的玩具又要增加了,對吧?」
 
 
  「委託人的女兒交給妳了?」可黑答非所問,但眼底興奮的光芒證實了自家姊姊的想法。
 
 
  可黑‧可斯里多亞,只要被她歸類為「可愛」的人事物,就是她的獵物──就算是被視為不被人待見的「混血」也一樣。
 
 
  至於「混血」也只是比較好聽的說法,大多數人稱之為「雜種」。當那名孩子身上呈現兩種種族特徵時,即被歸類為此。而,里艾希里塔奧大陸上的族群心胸沒開闊到能接納敵對勢力的種族,即便是有著同盟關係,也不知道何時兩者間會爆發戰爭。久而久之,「混血」除了為人奴隸,便只有被人唾棄一途,是不得見光日的存在。
 
 
  「哼哼,人家早就找到囉?很厲害吧!」因為身高問題,眼前的畫面幾乎都被大一顆顆頭給擋去,但是她還是不斷探頭扭身,靠著頭與頭之間的隙縫找到對象,一種莫名的成就感令她小小驕傲了下。
 
 
  「是是,本少爺的姊姊最厲害了。待會輪到她時,妳直接按椅子旁的按鈕吧。」說罷,視線落到一名垂著頭,似隨時都要昏去的人身上。
 
 
  一名擁有琥珀色雙眸、銀白色垂下的獸耳,以及身後垂下的惡魔尾巴……不免顯,但還是沒逃過可黑的眼睛。他現在的模樣真的很淒慘,但是那雙琥珀色雙眸中的冷漠、絕望,以及散發出的冰冷敵意,剛好戳中可斯里多亞家族么女的萌點。所以,他是她的獵物,也只能被她捕獵到。
 
 
  「接下來輪到這傢伙啦──各位可沒看錯,他可是『混血』唄,不管做啥都超有用喔,男妓還是勞工還是玩具都行──」帶著銀色狐狸面具的男子嘴角上揚,似乎很滿意聽見周遭不屑的言論。彷彿那些不堪的批評是對他的讚美歌頌,越是難聽,越是能令人絕望,越是愉悅。
 
 
  「呸,誰要買一個雜種回去?買回去等著別人笑話?」
 
 
  「對啊!這種東西買了回去添賭外,還能幹嘛?」
 
 
  「我看,只有腦子有洞的人才會出錢吧。」
 
 
  周遭越來越大聲的語論,從這群外表看似高貴實則噁心的富貴人家口中傳出,語氣裡的排斥以及不屑只因對方身上流有兩種種族的血液。多麼可笑,只要是活著的生物果然都有劣根性。把別人踩在腳底下的優越感,果然是跨種族,不分國界。
 
 
  「兩百萬金幣。」可黑按下手邊的按鈕,聲音透過啟動的擴音魔法清楚壓過幾乎要把屋頂掀開的吵雜。這種魔法,可以讓自己的聲音改變,是種為了讓買家安心出價,把變音和擴音兩種功能混合出的魔法,能夠讓買家安心喊價而不怕被識破身分。
 
 
  可黑嘴邊露出一抹邪氣的笑容,等到著意料之中的吵雜──全場一片安靜,隨後爆出的是不可置信的驚叫、覺得出價者是瘋子的大笑……等等。打個比方來說,剛才的吵雜是千萬隻蚊子亂飛,現在就還要加上雷電亂轟!
 
 
  「哦--兩百萬金幣?閣下可確定?這傢伙你出幾枚銅板,也不會有人跟閣下搶唄?」
 
 
  「本少爺認為值得。」可黑眼裡閃過不解,這人果然詭異……還是,對方本就是個怪胎?
 
 
  「呵呵,沒事沒事,不過咱想應該沒人想加價唄?」無所謂地聳肩,帶著銀色狐狸面具的男子用著屌兒郎噹的語氣接道:「好啦好啦,恭喜您標下他咧──其實啊,咱是想誰買了他出價超過五十金幣,就讓得主免費選一名奴隸咧。」
 
 
  現場有些人開始扼腕,畢竟如果真的出五十金幣就可得到兩奴隸,一名還任君挑選……嘖嘖,有姿色的奴隸有時候還可以叫賣到三十金幣呢!但是買了那種會讓降低自己名聲的奴隸來……似乎也不怎麼划算。
 
 
  「所以說,請買家上台唄?不然就等同於放棄這種優待囉──?」
 
 
  「走吧,姊姊。」這次,可黑沒有按下按鈕,而是直接起身,拉著身旁的嬌小蘿莉。此時兩姊妹,不,因為雨冬太矮,站起來和沒站一樣,因此眾人的視線都聚集在可黑身上。
 
 
  鶴立雞群,用來形容此刻的情景十分妥貼。
 
 
  「可、可黑醬──」身旁沒了「雞群」擋住自己的蘿莉表情快哭了,因為自己的職業外加不常外出的種種理由之下,可斯里多亞家族的長女參加這種大場面的次數可是寥寥可數,更何況是成為眾所矚目的對象?
 
 
  不過,自家妹妹似乎直接忽略她哀怨的眼神,把她拖上台了。
 
 
  「就、就她……這、這這個……人!」渾身顫抖的模樣,彷彿雨冬現在在做的是指認幹了滔天大罪的惡人,而不是選要哪個奴僕?
 
 
  「好咧──請跟咱到後台確認唄?阿黃,剩下的交給你啦──」
 
 
  「是。那麼接下來……」黃色狐狸面具的男子接替上來,宛如方才什麼都沒發生,繼續進行著拍賣。
 
 
 
 
***
 
 
 
 
  寬敞的空間滿是奢活的裝設,就連門把都閃耀著敗家的光芒,估計連貴族也不會如此大手筆的裝飾會客房吧?估計這房間所有裝飾加起來,可以讓普通百姓過去五、六年日子了。
 
 
  牽著自家姊姊,坐上柔軟的沙發,可黑翹著二郎腿,瞇著眼前同樣翹著二郎腿,但是更顯得隨興、大牌的男子,身旁是剛才拍下一男一女。
 
 
  而銀色狐狸面具的男子,二話不說,直接取下自己的面具。釉黑的眼裡有著邪氣以及自大,嘴邊噙著的笑容令人聯想的狐狸,一頭狂亂的頭髮帶著一股狂氣。他露出痞痞的笑容,開口:「嘖嘖,咱就直說了唄,咱對妳很有興趣!」
 
 
  「你算得上可愛的範圍,像小狐狸。」抬起手也取下自己的面具,如海深邃的眼看不出情緒,微微上揚的嘴角帶著若有似無的慵懶。
 
 
  而一旁見到兩人都脫了面具,左想右想也想不出自己是否該說話的嬌小蘿莉最後垂下頭,放棄開口,效仿前面兩位也脫下面具,露出自己的如天湛藍的大眼,眨呀眨的。
 
 
  「咱可以免費讓妳們帶走他們,不過--咱有條件!」妖冶的眼中,閃過一絲詭譎的亮光。
 
 
  一愣,可黑露出淡淡的笑容,裝作不知情。
 
 
  「哦?如果本少爺沒興趣呢?」
 
 
  「那咱就每天騷擾你姊姊,你姊很對咱的胃口咧?」
 
 
  「耶?不要!人家不喜歡變態!」發現自己被扯進去的雨冬,趕緊表明自己的立場。雖說知道自家妹妹不會賣了她,但是她下意識就是不想跟對方牽扯上。
 
 
  「嗯,本少爺對於你的騷擾很感興趣--」邪邪一笑,看見雨冬的眼睛裡滿是驚訝以及怨念,可黑才露出滿意的笑容,把話一轉:「但是,本少爺只讓寵物靠近姊姊唷?」
 
 
  「可以啊,反正最近挺無聊的,當就當唄?」
 
 
  「不要!可黑醬只抓可愛的人當寵物!」雨冬大喊。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是對於眼前的人就是很反抗!
 
 
  當然,可黑眼裡也有些訝異,畢竟自家姊姊有些怕生,可是對這傢伙……
 
 
  「名字?」仔細打量起這人,可黑吐出這兩個字。能讓怕生的姊姊如此失態,這就值得考慮抓來當寵物了。
 
 
  「亞玄狐‧零式。」痞痞的回答,瞇起的眼睛像是狐狸,也沒看向可黑,反而饒有趣味地開始盯著跟他玩大眼瞪小眼的嬌小蘿莉。
 
 
  「零式……」可黑露出一抹笑容。「零式」這家族可是式神一族,但是行跡不定,就連本家在哪都沒答案。據說「零式」家族成員能力不弱,除非打敗他們才會與人訂下契約,但是成功的人數卻是少之又少……
 
 
  「可黑‧可斯里多亞。她是我姊姊雨冬。明天自己來找本少爺。」
 
 
  「耶!不是吧!」
 
 
  「嘿嘿……期待你能本家。」露出笑容,可黑微啟紅脣:「『薩魯瓦克巴』……」
 
 
  一陣亮光包圍四人,等光消去後,只剩自稱亞玄狐的男子。
 
 
  「嘻嘻──越來越有趣了?咱的魅惑很少失效呢……」
 
 
  喃喃自語,頗有興致。
 
 
 
 
(待續)

抱歉,我把前戲拖太長- -"
以後可能會改成2500~3500左右,不然一次5000似乎太多。(吃不消啊=口=)
下一章開始就會有上一章的預告內容囉>.0
而且也會開始步入正軌,嘿嘿嘿wwwww
 
 
p.s. 這篇出現一名新人物:亞玄狐
而人物都是從我身邊的朋友抓來的,顆顆
如果看見自己的名字,可別太吃驚唷A口A+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129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小說|自創|奇幻|搞笑|慾望|遊戲|黑薩|後宮|惡搞

留言共 7 篇留言

山羊賢者 – 亞玄狐
哈哈~不錯哪=w=

話說那些狐狸群是?

算了~不在意

08-03 20:12

孤單夜刃
老實說!
你寫的真好看阿!

08-03 21:09

跳吧 兔子
氣氛我很喜歡

08-03 21:09

人覺
喔喔~
人物的個性根本就跟本尊一模一樣阿!

08-03 22:31

亂入人型
會有我的嗎會有我的嗎(揮揮)(不)

08-03 23:08

星風綠
小薩的後宮收服之路(錯
這篇的敘述句我很喜歡www

08-04 10:09

黑崎一護
後宮收服之路[e38]

08-06 01: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yogo5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這就是廢話... 後一篇:最後一場相遇,最孤單的愛...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yinjyun0619大家
《緋色的幸福~王子與騎士之戀~》新章更新囉!歡迎來小屋看看唷!^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