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半生輪迴》【卷一 徘徊的死靈】 ◎Chapter3 遙古的真相 03

作者:寒冰玥♥│2013-08-02 00:15:18│贊助:32│人氣:368


  03

  如果眼前的畫面不是夢該有多好,捏捏,啊……好痛!

  白澤那雙沒睡醒還掛滿黑眼圈的可笑眼睛被這麼突如其來的一捏痛得連靈魂都醒了過來,看著眼前穿著女僕裝的金髮蘿莉……少女跨坐(絕對是跨坐無誤)在躺在床上的自己身上,白澤總有股說不出的微妙。

  而且那超短的裙子是怎麼一回事!?幾乎都快看到不可視境界線裡的神秘地帶了!

  「那、那個……大小姐?」

  「您終於醒了嗎?我的主人。」

  「呀啊……雖然被萌氣滿點的女孩叫聲主人是天下所有男人的夢想,但大小姐您這樣令小的實在惶恐啊……」

  「……主人H

  「為什麼啊!我只是做了從夢鄉返回現實這樣的事情!就跟迷途的靈魂該回到自己的歸屬一樣!」

  「真是頑固……」

  「頑固的是您那絲毫不動搖的決心!大小姐……您還是趕緊起來吧,不然總覺得會發生不得了的事情……」

  雖然伊妮絲的體重很輕,但一大早就被無故的重量壓在肚子上,白澤還是會覺得有點不舒服,雖然久違地睡了軟綿綿的床一晚,只是伊妮絲那像是中邪而一百八十度轉變的態度讓他整晚幾乎睡不好。

  而且,才經過一個晚上而已,那副元氣滿滿的精神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傷勢有進行緊急的包紮,靈力也在穩定恢復的階段中,但白澤還是很擔心伊妮絲的身體狀況。

  「吶……伊妮絲。」

  「?」

  原先坐起身子要下床的伊妮絲因為白澤的呼喚而轉過頭來,只是腳在挪動的過程使得動作稍嫌過大,裙子也被這股不可抗力牽動也輕飄飄的,讓白澤的視線頓時轉向一旁。

  「……妳真的沒事嗎?」

  「是指服侍主人這件事嗎?當然一定程度的獻身……」

  「我是說妳的傷勢!不要擅自翻譯啊!」

  怎麼搞的?為什麼大家老是把這種會引發社會問題的話掛在嘴邊!?

  「嗯……」伊妮絲陷入了半秒的沉思,隨後啟齒說道:「伊妮絲也不清楚,只是醒來的時候感覺身體有點沉重……但是過沒多久就像這個裙子一樣啪啦啪啦的輕飄飄哦……」

  伊妮絲像是要解釋自己的身體狀況一般,抓起白荷鑲邊的裙子搧了起來。

  「好好好!我知道了!總之給我停下!」

  糟糕啊!伊妮絲就跟壞掉的女僕機器人一樣不受控制!

  ……話說,這個世界好像沒有「女僕機器人」這個品種啊。



  「我出一下門,伊妮絲麻煩妳照顧了。」白澤對靜交待幾句後,便急急忙忙地走了出去。

  今天是來到聖格諾斯的第六天,距離離開蕾卡蘿茲也有將近一個禮拜的時間了,由於這段期間發生太多太多事情,導致白澤無法集中精神去調查靈體事件。雖然今天約好那名蘿莉陰陽師要去附近的古蹟走走看看,但還是得給位在蘿卡蕾茲的芙琳寫信報平安,所以一大早白澤急忙寫了幾句表示「平安無事,只是忘了寄信回去」,便匆忙出門了。

  聖格諾斯的郵行大概都會在早上的時段固定寄收信件,所以白澤得趕在這個時間完成動作。

  完成寄信,白澤走在依舊悶熱的街道上,向著目的地前進。

  「話說……最近好像都是這種天氣呢,果然還是晚上的時候比較涼爽。」由額頭流下的汗使得白澤不得不用手輕輕抹去,雖然今天換上了比較透氣涼爽的輕便服飾,但太陽傳遞的溫度和悶熱的海風讓白澤免不了滿頭大汗。

  甚至連喉嚨都異常乾燥。

  該怎辦呢?正當白澤所思右想的時候。

  「歐、尼、醬~♪」

  令人毛骨悚然到從腳底涼到頭頂的酥麻叫聲從後面傳來。

  「哦!早、早安啊……看見妳一大早精神那麼好,身為哥哥的我很高興呢……哈哈……」在大庭廣眾下能不避諱地大喊歐尼醬的也只有那個女孩了,白澤強忍四下投射而來的銳利眼神,以儼然的哥哥姿態打了招呼。

  這樣真的超級吃不消的!

  「人家不是說了嗎!要叫人家小蝶的!」七咲蝶氣喘吁吁的將雙手撐在膝蓋上,一副像個約會遲到的女孩一樣,只差沒有出現「對不起!你等很久了嗎?」「沒這回事,我也是剛到而已~」這種經典的對話!

  「啊……對不起。」白澤難得坦率地道了歉。

  「嘻嘻!人家也很喜歡率真的歐尼醬哦!」無視眾目睽睽逼壓而來的澎湃壓力,七咲蝶再度抱緊了白澤的手臂,像隻撒嬌的貓咪在腳邊蹭呀蹭的,惹得白澤心癢癢。

  「好了好了!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被全國的蘿莉控和妹控追殺!還是把要緊事給辦完才行!……話說,我對不起全國的男性。」

  一臉正經地九十度鞠躬後,白澤不禁覺得自己就像個白痴一樣。

  「不要這麼猴急嘛!這個給歐尼醬……」七咲蝶看著白澤,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從腰間拿出用七彩的魔法石作成的藥水瓶,雙手緩緩遞上,不明所以的白澤戰戰兢兢接過之後,突然被異樣的觸感給嚇一大跳,差點連瓶子也掉了下去。

  「好冰!」

  「那當然!這可是消暑用的冰鎮魔石做成的,不過考慮到人家對歐尼醬的愛如同火一般熱情,果然這點溫度是阻礙不了我們兩人的!」

  「我可沒有足以融化堅冰的愛!真是的……怎麼一個比一個還要亂來?」

  「嗯?」七咲蝶用疑惑的眼睛盯著白澤。

  自知說漏嘴的白澤只是尷尬地笑一笑,只是七咲蝶並沒有打算放過他,一直用脅迫的眼神逼白澤陳述實情。情急之下,白澤選擇了將手搭在七咲蝶的頭上像撫摸小動物一樣摸來摸去,有些難為情地說道:「謝謝妳了……剛好我很渴呢!」

  轉移話題的技巧很生硬,不過七咲蝶大概也沒料到白澤會有如此反應,看著那逐漸軟化的態度,大概也打消了逼問的念頭了吧?

  「……哼!明明木頭的要命……有時候卻細心到連女孩子最私密的弱點給突破了。」

  「妳有說了什麼嗎?」

  「唔!沒有沒有!歐尼醬還是趕緊喝下去吧!等等我們還得工作!」手啪噠啪噠地揮舞著,七咲蝶也不顧眾人目光,形象全失地拔腿狂奔,消失在視野之內了。

  第一次看見七咲蝶如此慌張的舉動,白澤下意識覺得眼神的女孩非常可愛,雖然到剛才為止都只會捉弄他。不過鑑於兩個的關係是建立在「一起調查的工作夥伴」關係,白澤便不敢為此多做想法。

  話又說回來,他還真的有點佩服自己的勇氣,竟然會答應這種莫名其妙的請求……嘛,總之都是為了解決問題,就算出發點有些不同,但只要有共同的目標,守護這座聖格諾斯就好了。

  轉開瓶口喝下由七咲蝶遞給自己的飲品。

  「唔……好甜啊!」雖然達不到解渴的效果,不過女孩傳達的心意已經被白澤確實接收到了。

  「好!要開始振作起來了!」



  「所以妳希望我提供感知靈子的能力,協助妳調查?」

  接近傍晚時分,在稍有涼意的街道上,白澤和七咲蝶坐在聖格諾斯正中央的大水池旁,一邊感受迎面拂來的恬適海風,一邊聆聽著水池裡流水微漾的濺濺流水聲。

  「嗯!依我現在的能力,沒有辦法在聖格諾斯如此混亂的靈子場使用我的能力,一旦沒辦法感應到磁場和靈子違和的地方,調查工作便無法進行下去。」

  七咲蝶的情緒看來已經平靜不少,只是還能從字裡行間裡微微察覺到對於無法派上用場的無力感。

  但是……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應該選擇救援吧?畢竟……對素昧平生的我請求幫忙,這也太……」

  其實白澤想不出較好的拒絕方式,只是在都不瞭解對方的情況下,連交易契約都沒有建立就要提供能力,這點不管怎麼想都很奇怪。雖然有可能是對方為了試探這裡的意願如何而將自己的籌碼壓著,但白澤也只能選擇靜觀其變。

  而且最大的問題在於……

  「因為我是陰陽師的關係嗎?」

  「……」

  這就是整體的問題所在,由於白澤是第一次接觸到陰陽師,所以能有對陰陽師認知的訊息皆由芙琳‧蘿卡蕾茲所傳授。以芙琳的說法來看,陰陽師最忌諱的就是和其他種類的人類有所接觸,其中最為討厭的就是靈能力者和魔法師。

  之所以會厭惡的原因,大概就和世間的評價牽扯上了關係……

  而且,在完全不知道對方的目的之前,白澤不打算做出沒有保證的約定。

  「當時也有考量到通行的問題,所以納希佛里也有頒發正式的文憑……不過現在應該很適合用來證明我的身份吧?」七咲蝶從袖子裡拿出一張經過細緻封膜過的文書,印在上頭的特殊封印裝置經過七咲蝶玉指一碰,頓時散化成一股謎樣的紫煙隱匿無蹤,無視於這股變化,七咲蝶動作熟捻地將文書攤開。

  「土御門……名字還真奇怪的陰陽支系。」看著經過魔法固化的文字撰寫的文書,並確認文末的戳章是由納希佛里正式認同蓋印後,白澤也只好相信眼前的少女是由地方政府派來調查的陰陽師。

  「歐尼醬這麼說的話,會被宰殺的哦……」

  「哈哈……開個玩笑而已,總之……是希望我借能力給妳吧?」

  「嗯。」

  「但是我還是很在意,為何不請求支援呢?」

  個性怪辟的陰陽師應該不會拉下面子低頭向身為靈能力者的自己求助吧?既然如此,為什麼七咲蝶堅決選擇自己而不是他們家族的成員呢?

  不管怎麼說,向自己人尋求幫助總比依靠外人還來的強吧?

  「嗯……之前我有說過吧,現在這個大陸算是處於一個不平靜的局面,用來協助暗地工作的陰陽師們全都被派上前線了,再加上陰陽師中能夠察覺靈子的人並不多,所以到最後將計就計把我送來了。」

  「為何不尋求靈能力者幫……啊……」

  「誠如歐尼醬所想,在這個世界上肯拋頭露面的靈能力者,遠比魔法師少很多。」

  帶點憤恨的口吻,七咲蝶毫無起伏的語氣如今增添一抹不滿,這讓同樣身為靈能力者的白澤有些過意不去。

  的確,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類種族如果要做人口普查,其中靈能力者所占的比例幾乎小到連圓餅圖的一小點都看不見。而世界上家喻戶曉的強大家族,被世人所知的靈能力者也只有蘿卡蕾茲家族的芙琳而已,雖然並不代表其他家族不存在靈能力者,但屈指可數是絕對性的。

  畢竟,那名同樣身為伊妮絲青梅竹馬的傲慢大小姐,也是靈能力者的一員。

  「不過,在我來到聖格諾斯的時候,察覺到我的能力無法派上用場而將消息傳回土御門那邊時,大概在前天就收到回信說他們有在納希佛里當地的陰陽師,『感應』到聖格諾斯『目前有一名靈能力者』存在,為此原本還鬧得不可開交呢……不過!在地方政府的介入及斡旋之下,土御門就決定派我向歐尼醬尋求幫助了。」

  「……是這樣啊。」

  所以說,土御門那邊還沒有人知道伊妮絲的存在?

  雖然不知道這個結果是喜是憂,總之在目前局勢都還不明朗的情況下,能讓伊妮絲的危險降到最低,這點是白澤樂見其成的,只是白澤總覺得七咲蝶的話裡好像哪裡有問題,但最後還是選擇不追究了。

  「總之,狀況我知道了……只是……」

  「交換條件是吧?畢竟要歐尼醬平白無故損失體力小蝶也過意不去,總之……會讓歐尼醬舒服的哦?」

  「妳、妳在說什麼啊!?」看到七咲蝶面帶紅暈地朝自己的身上爬了過來,白澤下意識將身體往後挪,不停地冒冷汗。

  但七咲蝶仍然無視白澤的反抗行動,輕輕將粉唇緊緊挨在白澤的耳旁,若有似無地吹了口氣。「我這裡有解決這次案件的關鍵線索,就當作是交換條件囉。」

  「……欸?」

  「嘻嘻……歐尼醬還真是單純呢!那麼容易就被攻略可不行哦……」七咲蝶就像要到糖果的孩子,微微露出虎牙吃吃地笑著。

  「……」因為剛剛的吹氣而顯得全身酥麻的白澤,有些無力地看著仍然黏在他身上的七咲蝶。

  「怎麼,難道聽到事件能夠解決,心裡還不覺得舒坦嗎?」

  惡魔的笑容啊!分明就和剛才說的不一樣!難道說……舒服和舒坦的定義是劃上等號的!?

  「嘛,總之明天早上八點到這個水池集合吧,小蝶這裡也有事情要事先調查的,就這樣吧!」

  拋下全身石化的白澤,七咲蝶像隻脫兔一般蹦蹦跳跳離開現場,等到白澤回過神時,才知道自己又被擺了一道了。



  白澤觸摸著刻有精緻雕紋的七彩落地琉璃窗後,便將視線投向後方空間不大的教堂內部。

  一如既往,整齊排列的木質長椅如今空無一人,就像等待著虔誠的教徒想一睹上帝面貌、手指交叉閉目祈禱而存在於此。桌上放滿未燃燒銀座蠟燭的主講臺,後方佇立著一尊由大理石雕塑而成的天使,雙手抱胸、面色親和一如關愛子女的母親一般降臨於世,翩翩飛舞的翅膀有種羽毛散落的錯覺。

  這裡是位於市郊不遠處的廢棄教堂。

  雖然還不明白七咲蝶為何將自己帶來這種地方,不過由於當事人說她所提供的線索和這幾處「類似」的場所有相關,白澤也只好戰戰兢兢地跟在這名嬌小女孩的身後。

  只是,這裡分明是被遺棄的地方,總覺得太過窗明几淨了些?

  雖然只是出於臆測,正當白澤打算使用靈力感知的時候……

  「這裡很奇怪,對吧?」

  不知何時站在身後的七咲蝶,用那帶著一絲偽裝的微笑如此說道,看在白澤的眼中,心裡不怎麼滋味。

  「……何以見得?」壓抑著內心躁動的情緒,白澤故作鎮靜地開口詢問。

  「其實歐尼醬稍微靈力感知一下……就可以知道這裡『根本』不存在靈子。」

  句末語氣之上揚彷彿掀起白澤平靜流淌的內心,漾起了一湖漣漪。

  「……」

  寂靜,就好像不存在一絲生命的氣息。

  「似乎不怎麼吃驚呢?」七咲蝶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眼睛幾乎瞇成一彎輪月。

  「不,吃驚極了……沒想到眼前所有的形體只能被稱之為『空殼』,是那種只要輕輕觸摸就會粉身碎骨的存在。」遺留在掌心的觸感,真實卻虛偽。

  照理說矛盾的魚刺應該狠狠插入喉嚨之中了呀?為什麼自己卻能夠如此平靜述說這一切呢?吃驚啊!這不是當然的嗎?因為自己這股衝擊早就已經把自己所有的思緒和神經摧毀殆盡……就像當時一樣……

  「是的,這裡的靈子場誠如您所說,已經被幻滅殆盡……所以人家才能暫時使用陰陽師的能力,調查『來自那個世界的居民』所遺留下的線索。」

  「嘛……姑且不論人家是用哪種手段調查,畢竟靈能力者和陰陽師可說是井水不犯河水的那種關係呢!咳,總而言之……」

  輕咳一聲過後,七咲蝶腳尖微點地面優雅地轉身一圈,也不顧飛揚的裙襬將她的大腿展露無遺,找到一個定點穩住身體後,換上了比第一次相遇時──詢問白澤問題的那副認真口吻──還更嚴肅的表情,用那近乎不帶任何情感的語氣說道:

  「這座城市──」

  「早在兩百年前已經……」

  「滅亡了。」


◎版權所有,請勿盜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104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寒冰|《半生輪迴》

留言共 6 篇留言

闇色史萊姆王Sater
頭香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ㄎ~~~~~~(這是什麼奸笑聲啊!)
話說土御門似乎在很多提到陰陽道的人都會說到呢[e6]
還有白澤......我可以拿你試刀嗎?長曾彌虎徹太久沒用有點鈍了........(抽刀)
死寂的毀滅城市居然還會存在現世嘛......這內情不單純˙˙

08-02 00:31

寒冰玥♥
其實土御門的靈感來自魔禁XDDDDD
畢竟是陰陽師嗎[e5]

因為第一天來聖格諾斯就是為了調查靈異事件(?)~所以就...OAO08-02 12:45
乂天武凌乂
那一天, 夏川白澤回想起來了, 回想起蘿莉的可怖, 以及被蘿莉攻略(推倒)的屈辱.....越看越有這種想法XD

08-02 08:10

寒冰玥♥
蘿莉的逆襲...[e5]08-02 12:45
提醬汁◕◞౪◟◉
ヽ(́◕◞౪◟◕‵)ノ

08-02 09:03

寒冰玥♥
[e29]08-02 12:45
夏雪雨.下午茶
城市到底是......?
期待下一章~
話說「聖格諾斯的郵行」是「遊」行哦~

08-03 23:48

寒冰玥♥
哦哦...這裡的「郵行」是指郵局唷...(行:ㄏㄤˊ)
算是為了區別現代郵局而設立的新名詞~造成誤解先說對不起了QQ08-04 02:07
夏雪雨.下午茶
嗯哦哦抱歉
看錯了,原來是ㄏㄤˊ呀
了解了解

08-04 10:02

寒冰玥♥
不會不會XD08-04 10:23
霏羿
來偷懶一下~~~
最後下的結尾我有嚇到了......
說好只看一章><
結果我又想在看下章了~
胃口被吊著真難受~~><

11-02 23:56

寒冰玥♥
我應該還沒辦法寫出讓人吊胃口的文章吧XD11-03 00: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Crazy2071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殘枯的思念》... 後一篇:【賀文】《小魔賀文之巴哈...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半生輪迴》 (8)
┌─ 卷一  徘徊的亡靈       (1)
├─                 (0)
├─ 章一  初到,聖格諾斯     (5)
├─ 章二  純白的牽引       (5)
├─ 章三  遙古的真相       (4)
├─ 章四  殘枯的思念       (8)
└─ 終章              (1)
├─                 (0)
┌─ 卷二  紅霞下的黎曦      (1)
├─                 (0)
├─ 章一  神隱竹林的雙姬     (4)
├─ 章二  月潭的巫女       (4)
├─ 章三  遙跨世界的異戀     (2)
├─ 章四  神社陷落?!      (0)
├─ 章五  琉色拂現的曦光     (0)
└─ 終章              (0)
├─                 (0)

《布偶布偶,我愛妳♥》 (2)

【SilverCarnival★】 (4)
《角色卡》 (1)
《2013年》 (14)
《2014年》 (17)

《活動》 (6)
賀文 (4)

《小說》─停更中 (0)
《暗影之靈》 (2)
《古今交錯的愛》 (3)

【寒冰雜記】 (0)
《心情雜記》 (57)
《動漫小心得》 (5)

《楓之谷小說》2012 (0)
《Maple Fantasia》 (16)

《楓之谷小說》2011 (0)
《Maple Fantasia》 (20)
《楓之幻想曲》 (16)

《小品創作》 (15)

《詩品》 (3)

【愛麗絲繪繪】 (10)

【OSU!】 (4)

未分類 (1)

cxz0725每看到的你/妳。
保持開放的心,讓生命於自然之流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