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空想戰記-蒼穹行者8~10

作者:鯊魚小鋪│2013-07-31 17:21:08│贊助:0│人氣:174
8
    「總而言之,我從神祕的夢裡獲得了『知識』,以不斷重生的特質累積『經驗』,魔法能力的根源是靈魂,所以才有儲備大量魔力的能力……喂……你這傢伙居然給我聽到睡著了啊……」

    「啊?唔……才……才沒有!我是閉著眼睛在聽啊!拜託,今天我可是豁出去死命戰鬥撐到你們來耶,我才不像你『喝啊』就秒殺一群怪物。而且,先不論你是否有重生的能力,在這個世界死掉的話,能力好像會變弱,即使魔法不是我的專長,但這種綁手綁腳的感覺是從摔死後開始的。」

    「原來如此,『這個世界的設定』會凌駕於『個人本身世界中的』之上……這樣還真不能隨便死掉呢……」

    「看來你不是第一次到別的世界去?」

    「嗯……所以我對於奇怪的事情並不是特別驚訝,比起你們是什麼生物,我比較好奇你們是怎麼到這個世界來的,風之介是中途遇到的就算了,米卡莎你出現的過程才匪夷所思。」

    「耶?什……什麼算了?你這傢伙……」

    「我……本來以為這是夢或著是……死後世界之類的,那一天真的不太現實,發生了很多莫名其妙的事,我在街上看見了應該已經死了的母親,接著,天空開始出現不正常的各種顏色,那些人……從最不可能有敵人的中央城區向外進攻,戰況一面倒,沒有人來得及反應這是怎麼一回事,而我在戰鬥中被破壞了飛行器而墜落,最後一眨眼我就跌坐在這個世界了。」

    夏克聽到一半臉色便不太好看,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來回跺了幾步後又轉向風之介。

    「你掉下來後提到了……同伴?還有其他異界人也到這裡來了?」

    「啊啊……是呀,說是同伴其實也沒有聽起來的那麼要好啦,在我本來的世界裡,魔族與妖物的力量都很強大,在重度警戒的區域沒有結伴根本是送死。幾年前,國王下達了尋找遺失神器的命令,我們這些傭兵以六人為一隊的編制出發到各地去,我們死了也有辦法重生,但需要將屍體想辦法運回王城給大祭司進行復活儀式,所以才有這樣人數的編制規則。我們在旅行的途中得到了其中一樣神器,那是一個羅盤,只要取得相應的魔法寶石鑲在上面,就能發出一道指引所有神器的所在方位的光芒,我們是順著它的指引一路來到這裡的,由於魔族的領域常設有超乎人類常識的各種陷阱,隨機傳送的空間陷阱也是其中一種,所以直到遇見你們我才理解這並不是原來的世界。」

    「那個羅盤……不在你身上?」

    「哼哼!要是在我身上他們就算要重爬一段路都會回來找我,他們還沒意識到這裡是異世界,一定是想等拿到神器後在回來的路上順便扛我的屍體,我在六人中也不算是主要戰力,所以有沒有我都沒差,這就是傭兵。」

    「最近次元間的秩序並不正常……有些擁有強大力量的人能穿梭於各個世界,平行的世界有無限多個,所以能打破『道理』的方法也有無限種可能,強大的欲望是具有毀滅性的,事物之間存在一連串的因果關係,打破了其中一個『道理』將會導致連鎖效應,而使『全(universe)』崩解。出現本來不應發生的現象、神器掉落到別的世界,這全是那些欲望所造成的後果。」

    「那麼……想畢這一定不是第一件掉落到異世界的神器,有可能有哪樣神器具有能夠對次元造成嚴中影響,然後被某個心懷不軌的傢伙得到,做了各式各樣的壞事。」

    「好與壞,這是見仁見智的,如果他只是碰巧撿到了而使用還好,重點是這個人的『存在』,前往異世界這種事是會造成很多影響的,一個人到過的世界愈多,他就在每個世界的時間軸上留有愈多『存在』,他如果做了時空倒流,或是抹去『存在』的這類事情,各個世界的因果都會因此而變動,打亂既有的秩序,異象便因而遽增。」

    「神器……風之介,你知道羅盤所指向的神器是什麼嗎?」

    「神器一共有九樣,那是通往光之神殿所需要的器物,以七種顏色的光芒及黑暗(無光)來代表,剩下的那一樣就是光之羅盤;這次的光是黃光,代表『Phari』,是擁有『引導』力量的神器。傳說中,古人在迷航的夜裡看見了『Phari』的光芒,而找到了陸地,因而在海邊依著它的形狀建了燈塔。」

    「『引導』是嗎……說不定是它無形中把我們帶到這個世界,所有的事情都有其必然的因果存在,這裡勢必有什麼線索……關於這一切。」

9
    翌日,三人繼續往上面的路前進,雖然路是愈來愈不好走,岔路的陷阱也遠比前面的路多,但因為「經驗值」的提升,路的難度就相對降低。只是,一路上三人都感受得到,那持續被某人在某處監視著的目光。

    「唔哦!看到了!好大的一塊陸地飄在空中!那就是空島啊!」

    腳程意外地快的風之介率先站到最高處眺望,空柱到了這最後一個休息站後,路不再是垂直向上,而是往前一路延伸到風之介所看到的空島那,亞德拉已經在眼睛看得到的距離了。

    水平的路面也並沒有比垂直的好走到哪,構成路面的物質與空柱主體的那種玻璃是同一種,透明的路上又不時有空洞,一個不小心掉下去完全就不知道會死在哪,即使重生了,空柱也只有底部與潛水艇相接的部份能進去,也就是說,在最後的這一段路摔下去就相當麻煩了。

    「啊……」

    幾乎同時,三個人都注意到了,在大空島附近散落的其中一座小島上,有人,而且正向著這邊看著。

    「哦哦!你們是米列希安嗎?超級稀客呢!這裡是亞德拉的邊疆地帶,從那個方向來的就只有經由空柱上來的異界人了,歡迎歡迎,不用客氣啊,把這裡當自己家就好。」

    玻璃路接上了第一座小島後,接下來幾個小島間都以木吊橋連結著,一直連通到前方更大的島,順著路走過來,有一間形狀特別的木造房子,那位大叔大老遠就扯開嗓門招呼著。

    「啊哈哈!我實在太興奮都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巴穆塔.薩特,我跟弟弟菲特一起住在這裡,『祖靈超渡者–巴穆塔兄弟』的名氣可是很響亮的呀!這個邊境到了晚上會有很多活過來的死屍,稱作『祖先』,我們兄弟兩就靠著狩獵祖先,並割下它們的肉來賣錢,我知道你們外人都覺得怪,但祖肉可是亞德拉的名產啊!全國的人都愛死這個味道了!工作完後來兩片祖肉配著牛奶一起吃真的是人生一大享受喔……要不嚐嚐?」

    薩特說著說著就順手抓起了一塊「新鮮」的祖肉在米卡莎面前晃兩下。

    「唔噁……我正想說終於有戶人家能提供我們一點正常食物,難道你們就只吃這個嗎?」

    「啊……你那個厭惡的表情真令人難過啊,吃下祖肉而中毒後再喝牛奶來解毒的快感可不是言語能形容的哪!我看看啊……哦!也是有從湖邊釣來的魚啦,不過它平常也跟祖肉放在一塊兒……嗯……烤一烤應該還能合你們胃口吧。」

    「放棄吧,這種情況常有的,對這種事情看開一點,坦然面對,有得吃就要心懷感激了。」

    夏克默默地從薩特手中接過一串烤好的魚,一邊壓抑著某種情緒,一邊認命地吃。

    「啊啊……你還真吃得下去,不愧是到過個種世界的傢伙,早練就了強悍無比的鐵胃……」

    巴穆特兄弟一邊大口啖著祖肉,一邊分享著他們日常的生活,聊著超渡者的工作如何進行。眼看著,天色漸漸暗下來,薩特突然想起了某事,站了起來。

    「啊呀!糊塗了啦!忘記跟你們說再往前越過那座吊橋後有一個比這兒更大的島,穿過那破爛的海關大門後有一戶人家那有耕作,你們就不用在這吃得眉頭深鎖了啊!」

    「咳……咳咳!」

    早就吃到表情痛苦、臉色蒼白的風之介,很想大罵些什麼,但這讓人一連嗆到好幾下的打擊已經讓他沒力多吐嘈半句了。

    「哦哦,別急,我說過吧,這裡晚上會出現祖先,我知道有能耐到這裡的你們身手一定不差,一兩隻祖先說實在也算不上什麼威脅,但在這個地區,祖先可是大群大群地出沒,所以我們才會挑在這定居。而且,最近有『帝王祖先』出沒的消息,那傢伙可不是光厲害就能解決的,已經有好幾位資深的超渡者被殺死過,這些死屍照理說沒有智慧,但小隻的祖先好像會聽從它的指揮似的,甚至還會擺出軍隊的陣形。所以呢,要不就在這過一晚,要不就讓我們兄弟護送你們過去……啊……居然迅速收拾好了,就這麼不想留一晚啊,好吧!就讓你們開開眼界,見識一下最強超渡者的威風!」

10
    赤紅的夕陽慢慢落進了遠方不知名的山裡,從空中往下看夕陽的心境跟在地面看完全不一樣,光與影的方位彷彿空島本身在發光似的,散落的群島就像好幾個小太陽圍繞在四周。

    「很美吧,這可是亞德拉著名的美景呢!我們即使天天看也還是覺得美。」

    薩特說完,輕輕地,沒有一點打斷大家興致的多餘殺氣,從背後的箭筒抽了一支造型獨特的箭,動作優雅、一氣呵成,迅速往森林裡射中了一隻「祖先」。

    剛剛還在夏克身後的菲特,此時已經撲向那隻祖先,抽出腰間的獵刀與短斧,給它最後一擊,並熟練地將它身上的肉切成大小厚薄都剛剛好的肉片,眨眼間就完工,收刀,把得手的肉收進袋子。

    奇異的方型月亮已升起,天愈黑,出沒的祖先也愈來愈多,巴穆特兄弟帶著三人一路前進一路執行他們的「工作」,而且絲毫不影響正常的行走速度。哥哥薩特是個老練的弓箭手,負責給祖先強力的一箭,讓它們受傷並牽制行動;弟弟菲特則負責了結受了傷的祖先並收割祖肉,數量眾多的時候也擔任攻擊火力,雙手持有武器的菲特面對大量敵人的時候特別強勁。祖先雖然如薩特所說,並不強,但兄弟倆不愧為專業人士,從出手、擊殺、到收割,完美且高效率的一條「生產線」,風之介雖然一直想幫忙對付,卻始終沒有機會插手。

    樺木的白色樹幹在不安寧的黑夜中顯得充滿敵意,好像樹妖似的隨時會動起來跟著怪物們一起進攻。夜晚的森林除了大量的祖先外,還有大型的蜘蛛、骷髏弓箭手及會爆炸的綠色怪物,但在薩特的弓箭火力下都靠近不了眾人,穿過樺木林的小島後,就看得到薩特所說的海關大門了,果然很破爛,映入眼前的,是座木造的腐舊城門,斑駁的痕跡遠遠的就看得出來,以及,令人無法忽視的巨大祖先。

    大哥薩特收起了之前路上用的弓,換了一把閃爍著藍紫色光芒的弓,那是有強烈魔力附著在上面的,夏克擁有的「知識」中有武器附魔的相關情報,一眼便認得出來。

    「這就是……連一路從容秒殺怪物的薩特都要認真起來對付的『帝王祖先』啊……」

    「這傢伙這麼大一隻過不了海關的城門,我們兄弟掩護你們,先跑到城門的另一邊,等它叫來了一大群祖先之後就很麻煩了,準備好了嗎?走!」

    Archery Mode-Daze on !

   薩特一邊帶著所有人往城門衝,一邊朝帝王祖先射了五箭,箭一上了弦就放出,像是完全不用瞄準一樣,而威力跟之前完全是不同層級的強,即使這樣,帝王祖先卻沒有被擊退半步。

   「我發動了暈眩箭的技能,但每一發只能停住它一秒左右,找到空檔跑過去就對了,先不用顧慮彼此的腳步!大家動作快!」

   薩特的暈眩箭有效地牽制住了帝王祖先的追擊,就在離城門只剩十幾步的距離時……

   「吼哦哦!吼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帝王祖先發出了連森林的草木都能撼動,彷彿小型風暴般的怒吼。

   「跑啊!快繼續跑!不要被嚇呆了!快!」

   一直在隊伍尾端壓陣的薩特放下攻擊的身段,頭也不回的拔腿往城門衝,隨之而來的是從四面八方蜂擁狂奔的大量祖先,像是接受到了帝王祖先的怒火般發了狂追過來。

   跑在最前面的風之介已經過了城門,在祖先大軍抵達前,薩特看所有人都陸續進去了,就立刻轉過身來一箭一箭地想辦法減少追擊的祖先大軍。

   此時,一簇紫色的微小光點閃過薩特視線的角落,菲特被某個東西重擊後跌了過來。

   薩特還來不及扶起菲特,驚慌的眼神裡看見的是足以被稱為絕望的景象,城門的另一邊,雖然只看得到下半身,但這樣巨大的身軀無疑是,另一隻帝王祖先,以及,那比起祖先大軍,更加危險的存在……

   「怎……怎麼會……不可能啊!為什麼有另外一隻帝王祖先,還統領著安德!而且……這數量……可惡啊啊啊啊啊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0829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yyy2yyy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新角色創造... 後一篇:【實況掛機】一堆真實的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oodhassheep無聊的人
阿姨更新了 雖然這篇阿姨成分比較少 還是歡迎大家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