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圖然想說】接文活動

作者:UBL@泉│2013-07-26 13:52:42│贊助:12│人氣:228
 
 
 
 
 
「嗚…...這裡是哪裡……?」
 
在幽暗狹小的房間裡有著一股令人難受的酒臭味,此時有位男子剛好就躺在沙發上。
「嗚!怎麼那麼臭……奇怪,這股臭味是從我身上傳來的嗎……?」
 
當男子醒來稍微聞了聞自己身上的衣服後將眉頭皺了起來並且露出噁心的神情。
 
「不好意思,裡面的客人,這個房間已經到期限了請問你已經整理好行李了嗎?」
 
此時從木製的門後傳來了敲門聲以及一位男性的聲音。
 
「喔、喔…….!等一下馬上就好了!」
 
當男子聽到了聲音後就匆忙的從沙發上起來並且收拾著自己的衣物。------
 

「啊……頭好痛啊……話說我昨晚到底幹了甚麼事……」
 
我正背著有些破爛的單肩背包和黑色外套一個人漫無目的走在人群擁擠的大街上。
 
嗯……我想想,我記得我昨天本來很悠閒的在城市外圍的森林裡散步,然後好像掉到了一個坑裡,接下來……疑,接下來怎麼了?等等,既然我今天一早都是酒臭味所以代表我昨天有去喝酒吧?但……我很不會喝酒啊……
 
當我低頭在想這些事的時候我的臉突然感受到了一陣痛楚。應該流鼻血了吧?
 
「喂!你這個混蛋!走路不看路的啊?!」
 
當我把眼睛往上看時發現了有一個三公尺高且完全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光頭超級壯漢在我眼前邊鼻子噴氣邊用看仇人的眼神看著我,奇怪受傷的是我不道歉就算了還那麼火大幹嘛啊?
 
「抱歉我剛才在想事情所以沒注意到你,所以可以請你讓開讓我過去嗎?」
 
我邊說邊從我的外套內袋裡拿出一條手帕擦著我的鼻血。
 
「你這個混蛋老子我要打死你!」
 
此時我眼前的壯漢正一手把我的衣領拉起來並且另一手已經握拳顯然是真的要揍我,但神奇的是我被他一拉就拉起了大約一公尺。
 
「喂~拉拉~你在做什麼啊?」
 
此時我的右方出現了一陣聲音而我跟那位壯漢也很自然的把頭轉過去。
 
而聲音的來源是一位銀色短髮、穿著白色無袖大衣且右手上裝著鐵爪的男子。
 
「就叫你別叫我拉拉了你是欠揍嗎?」
 
雖然男子現在是漂浮在離地面一公尺左右而且是隨時都會被揍的情況但他還是很冷靜的轉頭對著銀髮男子說道。
 
「沒辦法嘛誰叫你名字又長又難唸所以就叫你拉拉啦~」
 
「……」
 
當男子聽到這裡後似乎已經忍不住了而稍微瞇起眼睛並且全身散發出非常恐怖的寒氣以及殺氣,在他眼前的那名壯漢似乎也有點被嚇到而遲遲沒揮下拳頭。
 
「喂,光頭,放我下來我現在心情很糟。」
 
似乎有點不耐煩的男子把頭轉回他眼前的壯漢並且默默的說出這句話。
 
「混蛋你說什……」
 
當壯漢說道一半時發現了正被他扯著的男子發出的寒氣以及殺氣似乎又增加了一倍。
 
「我說放我下來,光頭!」
 
當男子說到這裡時眼睛已經完全變成一字型而且從眼皮的縫隙中能看到的只有深不見底的黑暗。
 
「好的……. 」
 
而似乎被嚇到快昏倒的壯漢慢慢的把扯著男子的手慢慢放下並且在放開的同時就馬上跑走了。------
 
 
「我說拉拉啊~是發生了什麼是你竟然會被一個肌肉大叔纏上啊?」
 
此時我和那位銀髮正坐在公園裡的長椅上看著眼前的白色鴿子。
 
「我也是有名字的你是不會說嗎?」
 
「只不過你的名字真的很長很難唸嘛!」
 
「我看你是根本忘了。」
 
「哪有!朋友的名字我怎麼可能會忘!」
 
「那你說一遍?」
 
「唉?好、好啊,你的名字叫……拉格……還是拉瑞?阿!是拉丸對不對?」
 
「提醒我下次你有難時我要對你見死不救,我說最後一次我的名子是拉倫維爾 傑斯 羅凡納爾,雖然我也不期望你會記住就對了。」
 
「唉對對!你的名字是拉倫維爾 傑……傑那?還是傑洛?」
 
「……我覺得你真的癡呆了。」
 
「你亂講!你的名子真的很難記啊!難道就不能叫拉拉嗎?」
 
「不能。」
 
「為什麼?!」
 
「因為我是男的,那是什麼娘到不行的綽號啊?」
 
「可是你的名字真的很長嘛!」
 
「我允許你叫我拉倫維爾。」
 
「不要。」
 
「為甚麼?」
 
「因為我記不起來~」
 
當他說這句話時我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
 
「算了……跟你說什麼都是廢話……」
 
「那麼拉拉你到底是怎麼被那位肌肉大叔纏上的啊?只不過幸虧我出現還真幸運呢~」
 
雖然我很想現在就往他的臉頰上揮出右鉤拳但經驗告訴我那到最後只會變成我們兩個人的打架並且給經過這邊的路人看笑話。
 
「就算你不出現那個光頭還是會……」
 
「不是喔,拉拉,我說幸運不是指你是指那位肌肉大叔!假如我沒出現那他現在可能就得去急診了!」
 
我眼前的銀髮邊伸出他的右手食指並且以半認真的眼神看像我。
 
「就算你不出現我也不會把他揍到那種地步,況且我現在頭很痛根本不想出力……」
 
「喔~~~~~~所以說我現在不管對你做什麼事都可以囉?」
 
此時我眼前的銀髮邊伸出他的雙手並且把眼睛彎成倒U字形看向我。
 
「我先姑且問一下你想對我幹嘛……?」
 
「我聞到你身上有食物的味道,還有我今天沒吃早餐!」
 
當他說完後就流著口水眼睛閃著野獸的光芒朝我飛撲了過來。
 
「要食物就去工作,你這窮鬼。」
 
想當然的,朝著我飛撲過來的銀髮被我的左直拳正中鼻梁,雖然我現在頭很痛但也只需要用到左手就夠了。
 
「真是的拉拉就是不給情面……」
 
「不是我不給情面,是因為我也得吃東西,而那是我的午餐。」
 
「那麼你的午餐分我一半好不好!」
 
當我說完後原本還垂著頭用手帕擦著鼻血的銀髮就這麼突然朝我靠了過來興奮的看著我並且眼中閃著(我要食物)的四個字。
 
「我頂多只能分你一口喔……」
 
「好好好!只有一口也好我好餓!所以快點拿出來啦!」
 
「現在才十一點唉……算了,我找找喔……」
 
有點無力的我為了補充血糖值也就真的聽他的話從自己的單肩背包裡找著剛剛在飯店裡偷拿的熱狗麵包。
 
「啊,找到了,就是這……」
 
「阿~~~~~~」
 
就在我把熱狗麵包從背包裡拿出來後我眼前的銀髮就把嘴巴張開到幾乎比他的臉還大並且一口就把半個熱狗麵包都吃了。
 
「你這個混蛋在幹嘛啊?!」
 
「拉拉你不是說可以吃一口?所以我只吃了一口啊。」
 
「你是蛇嗎?!你到底是怎麼把你那小到不行的嘴巴張開到像河馬一樣大啊?!」
 
「嘿嘿~這是~秘~密~」
 
我眼前的銀髮邊說邊伸出他的食指放到唇邊並且吐出舌頭,話說這動作還真是欠扁,欠扁到我想拿我的背包直接往他的臉甩過去。
 
「對了拉拉~」
 
「幹嘛…….你到底要幹嘛……. 」
 
已經有些疲累的我正吃著手中的那一半熱狗麵包補充自己正在大量消耗的血糖值。
 
「你昨天是去哪裡啊我在飯店怎麼沒看到你?」
 
「我昨天去森林散步,不,應該說是去找東西。」
 
「找東西?那你是去找什麼東西?」
 
「我要去找傳說中的妖精,我就是為了這個目的才來這個城市的。」
 
「是喔~我還想說你上週把我拖來這裡到底有什麼事哩,那你要找妖精幹嘛啊?」
 
「聽說她能夠實現別人的一個願望。」
 
「怎麼覺得有點像神燈呢~只不過你要願望幹嘛啊?拉拉你應該不是那種很需要願望的人吧?」
 
「因為我受夠了,我已經受不了那種必須一直住在飯店、在這個世界胡亂遊走甚至連每天的目的只是活過今天這種亂七八糟的生活了,我想要有更安適的生活。」
 
「我覺得拉拉你會有這種思想很正常,畢竟現在的世代的確太混亂了。」
 
當我眼前的銀髮說到這裡時他的眼神似乎也稍微變的那麼認真一點了,但也僅限於這五秒鐘。
 
「那拉拉你有找到什麼線索嗎~?」
 
「沒有,我昨天找到一半時突然掉掉了一個洞裡,醒來後就發現自己全身充滿著酒臭味躺在飯店裡的沙發上,話說我怎麼也沒在飯店裡看到你?」
 
「喔~原因很簡單啊~因為我昨晚收到房間期限的通知所以就先收拾行李退房了,我記得我不是有在木桌上留張紙條嗎?」
 
「紙…….紙條是嗎?那還真奇怪我也沒發現呢。」
 
紙、紙條該不會是那個我在匆忙退房時不小心丟到垃圾桶裡的東西吧……
 
「只不過還真奇怪呢~拉拉你說你掉到洞裡怎麼一醒來會回飯店甚至還有酒臭味呢?該不會你是掉到有酒泉的洞裡吧?哈哈~」
 
「這不好笑…….小心我把你門牙打掉喔……」
 
「好啦好啦~只是跟你開個玩笑罷了~」
 
「那~拉拉~既然你都那麼說了那我們也該去找那什麼妖精了吧~」
 
當銀髮說完後就站起來跳到長椅上並且伸著懶腰,話說這傢伙的腰跟手臂也太細了吧……
 
「老、老大,就是那混蛋,就是他!」
 
當我往聲音來源看過去時發現原來是剛剛被我嚇跑的光頭只不過奇怪的是它的周圍似乎也有很多虎背熊腰的壯漢,其中還有些拿著木棒和戴著面罩,是摔角團體嗎?
 
「YO~我家的小弟似乎承蒙你的照顧了,我們現在是來給你回禮的,YO。」
 
此時突然有一個戴著純金唇環以及耳環、戴著黑色墨鏡並且穿著白色外套,然後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真的駝背把腰彎的非常彎曲並且雙手擺著搖滾手勢的黑人爆炸頭從那群壯漢裡走出來並且用搖滾的旋律說的這些話,我說這位大哥……節奏感不好別亂唱好不好……這樣只會讓別人不知道你到底在說什麼鬼話。
 
「哇~拉拉你看是猴子耶~竟然會有會說話的猴子~」
 
而在我旁邊的銀髮正站在長椅上用右手指著那位似乎就是老大的傢伙並且用似乎沒見過猴子的五歲小孩的口氣跟我對話。
 
「我說你是沒見過猴子嗎?」
 
「YO~竟敢說我是猴子你們死定了。死,定,了。YO……」
 
而在我們面前的那位猴子現在不知道又是用什麼調調說著令人難以了解的話語,拜託,搖滾樂迷看到你這樣會哭的好嗎?
 
「哼!那兩個傢伙看起來很弱嘛!尤其右邊銀髮那個更是一個娘子!」
 
而在那龐克猴子附近的雜兵壯漢也拿著手中的木棒用看不起的口語說著,呵呵,竟敢說他是娘子就算我要阻止也沒辦法了,一群蠢蛋!
 
「我也是有名字的!我叫做弗!我更不是什麼娘子!」
 
而弗也正在長椅上不停的亂揮手而且有些生氣的說道。
 
「YO~生氣的銀髮小男生加上板著臉的棕髮大叔~小弟們上給我去打死他們~」
 
當那隻龐克猴子說完後他身旁的壯漢就全部的朝著我們衝來。
 
就在那龐克猴子說這句話時我也火了……很好渾球你竟敢叫我大叔就別以為我會放過你!我才二十歲啊!就算我頭痛也要把你打成豬頭!
 
「喂,弗,你負責十個我十一個。」
 
「蛤~為什麼拉拉就可以十一個~就算二十個都給我負責也很輕鬆啊!」
 
「因為我也想扁人,而且我知道要是我說全部交給我你一定又會大吵大鬧,所以就這麼決定了!」
 
就在我說完的瞬間我就馬上衝去給了跑在最前方拿著鐵棒的壯漢一拳右直拳並且從他的右側飄過去到了它的後方並且往它的後頸給了一記直拳,沒錯就是直拳,別以為我那麼好心還只給手刀。
 
「真是的~拉拉就是這麼我行我素呢~」
 
當弗癱了攤手後也從長椅上跳了下來並且朝著其中一名赤手空拳的壯漢揮出一記手刀,但可惜,那記手刀似乎不痛不癢反而還讓那名壯漢變得更加凶暴而向弗不停的揮拳,雖然也全被弗輕鬆躲開就是了。
 
「嘛……拉拉~我可不可以用叁輪爪啊?不然我的手刀或拳頭不管再怎麼用力最多也只能陷進他們的肌肉裡~」
 
「弗,我不知道你有多生氣但你難道不知道用了那東西後保證會死人嗎?而且剛剛是哪個人說對付二十個人也很輕鬆的!」
 
而有點無法顧及弗的我也是非常危險的在壯漢群裡戰鬥中,雖然都只是些被打兩三拳就起不來的雜兵但一次這麼多人也有點麻煩。
 
「好啦好啦~不能用就不能用兇什麼兇啊~」
 
當弗說完後就放棄了閃避而從那名壯漢揮出的其中一拳裡跳了上去之後再輕鬆的跳到了他的後頸並且一手用著右手刀不停的連續揮閃另外一手則將指甲掐在壯漢的肉裡好讓自己能固定在上面,這畫面還真像一隻貓……
 
而當我們一直不停的收著雜兵轉眼間只剩下了那隻龐克猴子以及在他身旁有五公尺高並且穿著鎧甲的傢伙,看那高度裡面應該也是個壯漢。
 
「厲害厲害~但別以為能夠打敗我YO~鋼騎兵去打死他們YO~」
 
當那隻猴子說完後他旁邊那位穿著鎧甲的騎士就跑過來並且將他的右拳直直往我們揮下,想當然我們還是輕鬆躲…….不對!
 
碰!
 
被正中鎧甲騎士揮出的拳頭的地面馬上猶如餅乾似的馬上粉碎並且變成了一個大約五公尺左右的大坑,而我跟弗也是勉強躲過。
 
「沒想到個頭那麼大速度卻很快嘛……弗,這傢伙我們兩個一起上。」
 
「拉拉~這下我真的得用叁輪爪啦~反正他穿著盔甲應該也沒差吧?而且就是因為他穿著盔甲所以要是我打他會痛的反而是我呢~」
 
「我說過不准!」
 
我說完後就朝著鎧甲騎士的臉給他一記右直拳,只不過這拳卻被他從左側閃過,但我也早就料到這動作所以將重心稍微改變給他的左臉一直迴旋踢。而鎧甲騎士好像也被我這一踢給倒下了,好痛!果然用腳直接踢盔甲還是會痛。
 
「就是現在!弗!」
 
「喔!我來了~」
 
當弗說完後就像野獸一樣跳起來並且直接坐到鎧甲騎士的脖子上用著雙手對著他的後頸不停的用手刀連砍。
 
「嗚喔喔喔喔喔!!!!!!」
 
而不知到是怎樣鎧甲騎士的眼睛閃過一陣紅光後就突然站起來並且像是發狂似的大吼,坐在他脖子上的弗也馬上失去重心而掉到地上只不過在落地前就馬上用後空翻來迴避力道了,順帶一提,鎧甲騎士的後頸也只稍微有一些裂痕罷了。
 
「哇啊啊啊!!!」
 
之後我的旁邊也出現了一陣哭聲,奇怪這裡附近有嬰兒嗎?
 
「拉拉!你看你看!我的手都瘀青了啦!你知道這有多痛嗎!我受不了了啦!」
 
我往我的右方看了後才發現事弗,還有他是真的哭了。
 
「我說弗……你一個大男人這麼簡單就哭會不會太遜了?」
 
「可是你知道這到底有多痛嗎?!這比被你揍還痛!我……」
 
當弗還沒說完後我們兩個都被一陣地震給離開了地面三十公分左右,當我往聲音來源看去時發現原來是那個鎧甲騎士正在不停的一腳踏地,你是相撲選手嗎……?
 
嘶嘶嘶嘶……
 
當鎧甲騎士停止了那奇怪的動作後他就張開了他的雙臂並且出現了類似魔法陣的紋章,隨即後就有一把銀色的大劍憑空出現在他的雙臂間,等等,那不是……!
 
「拉拉……那應該是……」
 
此時弗的眼神變得非常認真而且一直盯著那個鎧甲騎士召喚出的劍以及魔法陣。
 
「我知道……但是為什麼他會使用那個……」
 
「現在應該已經不是可以赤手空拳戰鬥的情況了,不管拉拉你同不同意我都要用叁輪爪了。
 
「這次我不會阻止你,因為我也要用武器了。」
 
當我說完後我就從我的袖子裡抽出四支銀刃小刀並且分別用雙手的食指、中指以及無名指夾住。
 
「喔~人稱(刺殺者)的拉拉終於要認真了嗎~?」
 
「笑話,這連我的三成力都比不上。」
 
「好好~」
 
當弗說完後他右手手臂上的鐵爪就跑到了手掌上,而此時看似普通的鐵爪也變成左、右、上各三面都有三個齒輪的特殊造型,而後他也擺出了戰鬥姿勢。
 
「弗你負責攻擊我來拖延他!」
 
「OK~」
 
說完後我和弗就分別從左右側朝著鎧甲騎士衝去,不知為何盔甲騎士卻把目標指向我並且把他手中的他劍輝下來,好,算你倒楣竟敢選我攻擊!
 
當鎧甲騎士還沒攻擊到我時他手中的劍就已經從手中放開並且落到地面上去,而會被放開的原因就是我已經分別拿三隻銀刃小刀往他拿著劍的那隻手的手指射去,奇怪的是明明手指被射穿了鎧甲騎士卻還是不痛不癢只是用另一手拿起了掉落的劍,看被射穿的部分裡面也是空心的,該不會……
 
「弗!直接把他的頭砍了!」
 
「拉拉~這樣我會犯殺人罪啦~」
 
「我理你快點砍了他的頭!」
 
「……嗯~」
 
似乎已經知道我意思的弗就這麼跳起來要攻擊鎧甲騎士的臉,只不過鎧甲騎士也早以用他那只剩兩根手指的右手防禦,而拿著劍的左手呢?當然還在跟我對戰中。
 
只不過弗卻用他的左手抓起了盔甲騎士的小指並且直接翻過去到了盔甲騎士的後方並且要用他的鐵爪直接貫穿鋼鐵騎士的脖子。
 
「直接往那個裂痕刺過去,我已經把騎士固定住了。」
 
而我現在正輕鬆的站在旁邊看著弗,順帶一提,盔甲騎士的左手手指也全被我的銀刃小刀射穿,左右腳也全被我的小刀固定在地上。
 
「破碎的冰將刺殺敵人,其姿態令人們恐懼,展現真正的樣貌吧叁輪爪!」
 
當弗說完後他右手上普通的銀色鐵爪左側的三個齒輪就開始轉動並且也出現了魔法陣,之後的銀色鐵爪也變成了藍色的冰爪。
 
在一瞬間鎧甲騎士的脖子也被弗的冰爪直接貫穿並且頭就直接往天空飛去,而隨即後鎧甲騎士飛出去的頭和被固定在地面上的身體馬上變成了冰塊。
 
「YO……什……什麼YO……」
 
好像有點被我們的實力下到的猴子現在正邊發抖邊還是用著那個調調說話,你很注重那個節奏是嗎……?
 
「嘛~我沒想到竟然這裡會有人能夠使用(梵咒)呢~只不過隨便亂用應該不太好吧~」
 
此時弗已經把冰爪便回普通的鐵爪並且收回平常的手臂位置慢慢的走過來輕鬆說道。
 
「你應該沒什麼資格說吧?我雖然同意你使用叁輪爪但可沒叫你也用梵咒……」
 
「嘛~隨便啦~只不過我還真是嚇到了沒想到那個盔甲騎士都是這隻猴子的梵咒呢~那麼該怎麼處置他呢?」
 
「YO……我…….」
 
似乎已經失去力氣的猴子現在已經一屁股坐在地上並且不停的發抖,還有他從剛剛到現在都會發抖的原因大概是我現在正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夾著一隻小刀。
 
「看他戴著金唇環還有金耳環再加上他是老大那應該有不少錢吧?」
 
「嗯嗯!這麼說的確是!那麼~這位猴子先生你能夠給我們錢嗎?我們的伙食費跟住宿費剛好都沒了~」
 
弗邊說邊在猴子的面前蹲起來並且大言不慚的把雙手伸出來示意要那隻猴子給錢。
 
「YO……YO……好的……我所有的錢都在這外套裡……」
 
而那隻猴子也乖乖的把外套脫下來並且給我們,之後我也把手中的小刀收回了袖子裡並且去回收其他小刀,什麼你們說還去回收太遜了?你們可知道那又不是一射就無法再用的東西而且每一隻可是都花了我大把的鈔票呢。
 
「謝謝囉猴子先生~那麼就請你先睡一下吧~」
 
當弗接過外套並且向他道謝後就對那隻猴子的後頸使用手刀,而那隻猴子也因此昏過去了。
 
「我說你的手不是瘀青嗎?假如會痛的話我來就好啦。」
 
已經把小刀都回收完的我現在正往弗的方向走去。
 
「也沒痛到那種地步啦~而且真要說痛你不是在頭痛嗎?」
 
「好很多了,況且那隻猴子竟然叫我大叔真是不知死活,不管多痛我都要把他打成肥豬。」
 
「哈哈是嗎~只不過就某方面來說我們還真幸運呢裡面的錢大概有三萬左右再加上這件外套似乎也價值不凡我們這個月的住宿費還有伙食費應該都別擔心了~那麼我們現在就去找你說的妖精吧~」
 
「好好好……那麼趕快走吧。」
 
就這樣我和弗就離開公園朝著成是外圍的森林走去,這次得小心點才行,我可不想再掉到洞裡去了。------
 
 
「哼哼哼~看來這個人的實力還不錯嘛!」
 
此時有個身穿洋裝的綠色長髮小女孩正坐在剛才被拉倫維爾用銀刃射穿的鎧甲騎士的手指上並且喃喃的自語……
文章打完了~話說我現在想不到可以打什麼後記呢......
只不過沒想到我竟然越寫越開心寫到了6893個字(燦笑
只不過我怕可能有人會不知道梵咒是什麼所以先解釋一下吧~
所謂的梵咒就是類似魔法的東西
例如那隻猴子召喚出的鋼騎士以及弗的冰都是~
說實話我還不太清楚到底該給拉倫什麼樣的梵咒所以就交給下一位了~
幻音雪加油啦~(看能不能寫出比6893個字還多的文(0w)
最後就來推廣一下公會吧~這是一定的~
這裡的人都很親切也很多話喔~可惜就是人數不足
那麼後面的人就加油啦~(揮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1009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9 篇留言

十六夜郎
頗期待接下來的劇情,到後面一定超級(有病)的吧?
你還順便推廣公會,真是辛苦你了。
你還修稿過,我寫文章從來沒有修稿,看來我應該要養成修稿的習慣了=ˇ=
辛苦嘞。

07-26 13:55

UBL@泉
謝謝啦~修稿也是最近才養成的東西啦~雖說是修稿但其實以是檢查有沒有錯字罷了
接下來的人可以都推廣啊W07-26 13:58
Liar。萊爾
6000字
不可能啊我最高紀錄才3000字阿你想殺死我嗎還有你留下這不明不白阿哩不打的東東要我怎麼接阿!!!!!!!

07-26 14:06

UBL@泉
這就是接文活動的樂趣啊~放心啦當初我寫四小時就好了~07-26 14:08
UBL@泉
我覺得我真該多塞幾個字讓他到達7000字07-26 14:09
Liar。萊爾
反正我大概1500搞定(茶

07-26 14:12

UBL@泉
那加油啦~07-26 14:15
燯熐の殤龍
認命填坑吧

07-26 14:12

UBL@泉
填吧!!07-26 14:16
Liar。萊爾
突然發現......從

雖然男子現在是漂浮在離地面一公尺左右而且是隨時都會被揍的情況但他還是很冷靜的轉頭對著銀髮男子說道。

而似乎被嚇到快昏倒的壯漢慢慢的把扯著男子的手慢慢放下並且在放開的同時就馬上跑走了。

到這邊 似乎有換人稱視角?!

07-26 14:22

UBL@泉
哼哼~觀察入微喔~
因為我覺得用第三人稱比較順這麼用了~07-26 14:31
Liar。萊爾
你害我看到那邊時有點卡住XD

07-26 14:32

UBL@泉
什麼?!(0A)07-26 14:36
Liar。萊爾
因為視角毫無預警突然轉掉會很怪......

07-26 14:37

UBL@泉
原來如此!(筆記......07-26 14:39
絢暮
好多字唷!
現在沒辦法用電腦,到時候再看

07-26 18:23

UBL@泉
哼哼~我可是花了整整兩天呢~07-26 19:35
血瞳星
我的天(暈倒
字好多.....接下去的人要怎麼辦啦?((哭
((啜泣中
在此拜託一下在倒數第二的公會朋友不要挖坑阿((跪求...我不想落坑啊

07-26 18:28

UBL@泉
看看妳能不能打破我的紀錄吧(0w)07-26 19: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vu06cj86cj4f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泉的人物介紹(我竟然畫圖... 後一篇:保險桿的陰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cgLLkotori上帝v
想要姐妹Q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