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RPG公會-故事】猩紅悅樂

作者:紅染憐華│2013-07-22 06:13:57│贊助:42│人氣:408
本敘述的時間點,為普希蘭茨尚未來到阿斯嘉特前的奴隸兵時代,
至於標題名稱,那是我在發表文章前五分鐘才想的,不用太計較於標題。




那是一個炎熱的夏季午後,空氣乾燥也沒有絲毫涼風,
營中多數士兵都在營帳內歇息,以避開在酷陽下曝曬可能造成的傷害,
身為指揮職務的中高階幹部,通常也不會選擇在這時間點出現,
但是今天另一支隊的百夫長卻帶著十數名護衛來到這個營區。


百夫長經過衛哨確認後,旋即被哨長所派遣的士兵迎入大帳內歇息,
飲過呈上的羊奶後,百夫長背靠著羊毛編織毯子坐臥,
舒緩著旅途的疲累後,這才向負責接待的拾長詢問:


「拾長,艾普(普希蘭茨)現在在哪裡?」

「報告長官,稍早前維德理希長官命人,
把奴隸帶到他的帳篷去,現在應該正在帳篷中休憩。」
「艾普該不會又發作了吧?」

「報告長官,似乎真的如長官所想的一樣,
這次的奴隸都是上次戰役後取得的奴隸。」

「都是?看來這群人都活不了了,
你們早點準備幫忙清理現場,做好收屍準備。」

「是的長官。」
百夫長和拾長似乎都對此習以為常了,
發作?究竟是什麼發作了,需要為此做出準備?
不了解他的人,也許會對其作為感到驚訝,
而兩人都知道並理解,短時間內最好不要進入艾普的帳棚,
干擾到艾普的娛樂,這是所有認識艾普的奴隸兵都知道的規則。



在能夠容納數人起居的挪大帳篷內,已經徹底的做過整理,
一般帳篷內應該有的羊毛織品與地毯全部收起。
帳篷內則有三個遭到綑綁,並被布條遮蓋住視線,身體跪坐著的奴隸。

左側數來第一個奴隸已然倒下,綑綁其身形的繩索早已斷落,
象徵著其掙脫束縛,回歸自由與死亡,
嘴巴遭刀刃橫向割裂開來,嘴部的裂口幾乎與雙眼眼角幅度同寬,
身上有著十數個被短劍深深刺入身體的痕跡,
十指盡數遭到外力凹斷,朝著就一般情況來說,根本不可能的方向蜷曲、歪折,
左手從肩膀關節連接處砍斷,右手則在手腕部份遭人鋸斷,
腳掌在一開始就為了避免逃脫,被鈍器擊碎、打爛,失去了移動能力,
脊椎被鈍器打斷數節,即使活著也形同廢人,
鮮血從全身傷口不停流淌,逐漸匯聚成為一灘血泊,
這具屍體生前承受了極大的痛苦才被處決,
哀號?為了省去這麻煩,一開始這奴隸就被強拉出舌頭,用刃器割斷,
嘴部並被塞入布團,再用布條封住,使其失去嘈雜聲響。


這支部隊的百夫長普希蘭茨,瞳孔無神、面容沒有絲毫情緒反應,
雙唇緊閉毫無一絲嗔怒、愉悅,只是直視著剩下的兩位奴隸,
突然間右手的短劍鬆脫刺入地面,短劍落地的聲響讓兩名仍然存活的奴隸失禁,
是的,他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不論是流淌至雙腿的黏著的液體感觸,
亦或滲入空氣,瀰漫於四周,隨處都能嗅聞得到,顯然就是鮮血所散發的苦澀鐵鏽味,
或是直到剛剛才停止的哀號鳴泣、慘絕至極的悲鳴,
剛才那一聲重物落地的聲音,很顯然的就是第一個奴隸死去的聲響,
這都觸動了餘下兩個奴隸的神經感官。


而普希蘭茨或許是因為剛才的行動讓身體感到疲累,或者是想稍微休息思考新的手法,
身體坐在地上,雙腳盤腿,雙手向後支撐後仰的軀體,向右斜歪著頭,視線看著前方
整個人的衣裝、臉龐、雙手、髮辮完全被赭紅所渲染,
這讓人感到不悅的顏色,似乎是在懷抱奴隸進行刺擊的過程中而沾上,
那名奴隸背部被刺入了六處、前胸十三處,沒有一個地方是骨頭,
可以想見施虐者對於人體骨骼排列的了解之透徹、熟稔。



在十數分鐘過去後,普希蘭茨靠近並將第二個奴隸拉近身旁,
雙唇貼上對方,深吻並交纏著雙方的舌頭,
這動作讓第二位奴隸的恐懼消去,也許是這奴隸在此之前,曾經從其他奴隸兵交談中聽過,
普希蘭茨偶爾不會處決在前次戰役中所獲得的奴隸,
這一切完全視乎其情緒,上層對此也不會出手干預,但是有一點可以保證,
普希蘭茨只要曾經放過此次戰役取得的奴隸,之後就不可能去殺死這批奴隸,
而是拿去販賣或者留下其服侍自己,想到這裡這名奴隸完全放鬆心情,
以為自己已經得到對方的賞識,將能夠得以倖存。

這行動就像是在品嚐對方的味道,逐漸的放棄主動權,
勾引著奴隸般,將其舌頭牽引在自己的口腔內,
如同愛侶般品味著對方的口技,
但是,剎那間普希蘭茨咬住對方的嘴唇連同舌頭一起向左側扯下,
直接撕裂了其口部與舌頭,使其直接喪失語言能力,然後便將嘴中的肉塊朝地面吐出。

這一舉動徹底讓第二位奴隸斷絕希望,
舌頭與嘴唇肉塊被吐在地面的聲響,更刺激了其原先的恐懼,
不停的嚎叫、懇求著能夠放過自己,他......他一點都不想死的這麼痛苦,
如果知道今天會被如此對待,他寧願死在戰場上!

可是,這一切已經不是他能夠決定的,而那人完全不在意哀求的哭啼聲,
下一瞬間,從前方襲來的鈍器便直接敲碎了奴隸左腳膝蓋,
第二次則是其右側肩膀從上方遭到擊碎,這一切的行動都令慘叫聲一次比一次淒厲、苦痛,
疼痛讓這位奴隸身體完全像前撲倒,根本無法起身,
接下來像是對原先的手法感到不滿,拿出一把在這缺乏林木的地區根本不會存在的鋸子,
開始從其背部鋸斷其脊椎,「喀茲、喀茲、喀茲、喀茲、喀茲、喀茲。」,
在這異樣的割鋸聲結束前,第二位奴隸便已死去,也許是因為和預期的情況不同,
艾普執起短劍從其右眼刺穿腦部,對這名奴隸的虐殺才告終結。



再來就是.........,似乎對自己的死亡即將來臨感到恐懼,
第三位奴隸情緒徹底崩潰、不停的哭泣,
至於呼喊呢?則因為過度的害怕而無法發出聲音。

此時,這位到訪的百夫長似乎已經等不下去了,
不等回應,不做通告,直接進入了普希蘭茨的帳棚。
「艾普,我進來了。」

就像是早已習慣的畫面,眼前的景象簡直能夠用朱紅來形容,
屍體倒臥並遭到非人對待,鮮血流淌,血泊不斷擴散,逐漸凝結、固化,
從赭紅逐漸轉變成暗褐,腥味入鼻刺激了嗅覺,
讓拉奇昂拿起布巾掩住口鼻,畫面凌亂、噁心,
雖然很早以前就知道並了解,但是短時間內自己應該是不會想喝咖啡了。

「拉......奇、昂,你.......怎、麼會,突然過來?」

像是暫時還不能適應刺眼陽光,過了數秒後才認出對方,
說話的語句斷斷續續,語氣悠緩的進行詢問,和平常發作時一樣。
懷中坐著第三位奴隸,這位奴隸的眼罩被解下,
雖然不停的流下淚珠、並顫抖著身體,
但是稍微觀看便能知道是個皮膚白皙透紅、身形纖瘦、優美,相貌秀氣、俊美的美少年,
普希蘭茨盤腿坐著,雙手緊抱著美少年,舔著其左臉上流下的眼淚。

「首席百夫長要我們兩個的部隊進行編組,
率領部隊到代爾阿提耶待命,我是來和你討論部隊指揮權。」

「拉奇昂指......揮權給你,我需......要休息,明天拔營。」
「收到,艾普你自己保重,記得用點丁香香薰去掉味道,不然帳篷根本睡不了覺。」
「知道了,拉奇昂,慢、走。」

對話相當簡短,但是足以想見之間的關係,
能夠輕易的用一句話交接指揮權,並且習慣對方這種作為,
拉奇昂和普希蘭茨是同一批被收購的奴隸兵後補,曾經在無數個戰場中並肩作戰,
因為年歲相近且相同接受訓練,在訓練時建立了相當緊密的兄弟關係,
兩人的關係甚至比生死之交更加深刻,
普希蘭茨在奴隸兵中使用的暱稱,艾普,這一暱稱也是拉奇昂所取名的,
也因此在那之後,拉奇昂的死導致了普希蘭茨一度徹底喪失理性成為食人者。


與這血腥、苦痛,慘烈至極的畫面完全不相符的,
卻是普希蘭茨幾近死寂,冷徹、無感的神情,他是否因此獲取娛樂呢?
沒有人明白,也沒有人能夠解答,
只知道普希蘭茨在從前就有躲在房間獨自封閉一整天的習慣,
以及偶爾會進行這不堪入目的血腥凌虐。


也有人謠傳普希蘭茨的髮色之所以如此赤紅,
就是因為他這一向讓人費解的習慣所致,
至於其本人的說法則是,這是家族成員一貫的髮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951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5 篇留言

創造
ˊˇˋ
GP奉上

07-22 12:06

紅染憐華
已回送,感謝支持。07-22 13:47
香瓜
超讚!

07-22 13:47

紅染憐華
我以紳士之名發誓,普希蘭茨是個有病紳士。07-22 13:48
駱駝商旅
那些奴隸好可憐T T

07-22 17:38

紅染憐華
角色表示:「戰利品不是人。」07-23 07:19
BOOK
以文章來看真是個修辭精彩華麗的文章呢,故事也很刺激痛快,因為這樣子所以很輕鬆就看完了。
對普希蘭茨來說把人折磨致死,跟爽快的殺死是有區別的阿?

07-24 22:15

紅染憐華
謝謝,我超想知道Book對這篇文章的感想。

這是某天半夜,原本我在睡前想著要怎麼寫出一篇,
講述我入會前創作角色的最初想法以及之後的角色個性演變,
胡思亂想時突然想到,
為什麼我不把普希蘭茨一開始的情況寫出來呢?

避免混淆先進行聲明,我的文章裡,奴隸和奴隸兵是兩種不同的概念。


解釋普希蘭茨性情上的孤僻,以及非常人的異樣習慣。
不過這需要先解釋一下,在我設定裡面的奴隸兵(普希蘭茨的職業),
是以現實的土耳其新軍(يڭيچرى)為藍本,
現實中是土耳其帝國要求東歐基督教附庸國,
貢獻基督教家庭出生的男童,
並使其接受伊斯蘭教義薰陶,同時進行長時間的軍事訓練,
由於遠從外地來到,且除了君主以外,沒有任何人可以依靠,
使其不像一般軍隊一樣容易因為裙帶關係而腐敗,
對於君主的絕對忠誠和艱苦訓練,使得新軍成為帝國最精銳的部隊。


我加上的設定則有,所有男童都必須閹割,
巨大的苦痛多少有對心理層面造成相當程度的影響,
而訓練過程中還會進行精神灌輸,
【除了自己人以外的人都是牲畜】,
在奴隸兵心理建立一種,不會去質疑殺戮的價值觀,
殺人就像呼吸一樣,沒有任何困惑、猶疑,
以此讓他們建立一種不會把人當成人來看待的觀念,
將奴隸兵從小打造成一支絕對服從的殺戮機器。


用比喻的話,這群奴隸兵是把戰場上取得的俘虜(上文所提的奴隸),
全都當成鼠輩,和豬、犬、牛、羊毫無分別的物種。

就像,假如你用掃把打死老鼠,或拍死蒼蠅、蚊子,
手指輾殺螞蟻,撕開蝴蝶的軀體,
甚或飲食豬、牛、雞、羊等等肉品,
會因此而內疚或質疑自己的行為嗎?

很少人會對此感到困惑,
或者因為上面的情況而產生PTSD(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而普希蘭茨的情況就像是,用各種手段來觀看這群牲畜的反應,
不會因此而愉快、不會因此而憤怒、
不會因此而苦悶、不會因此而哀痛,
只是沉靜的進行觀察、聆聽、感受、接觸。07-24 22:48
紅染憐華
不過更直接來講,他認為他只是在玩著玩具,
而這些玩具都會因此而毀壞。

打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把這些俘虜當成人看待,
不過他仍然理解規範,他並沒有瘋狂,
理性壞滅是那之後的事情,
在這次敘述中的他,明白自己的職責、
遵行國家的規範、效忠著唯一的君主。


所以刻意選擇在例行的軍事訓練結束後的營區休息時間,
還考量到在不打擾到他人的情況下進行,
使用他靠戰功取得的戰利品(俘虜),並理所當然的進行使用。07-24 22:58
BOOK
我當初注意到這篇文章的時候  我記得是早睡那天  清醒注意到這篇文章發文時間特別早  真是令人好奇的作息呢  
接著就上火車去了所以沒有馬上回~  
只有回一小段是因為  如果討論起來應該又會是段漫長的交流w    
那麼普希蘭茨和其他奴隸兵看起來也是有不少個體差別的阿? 畢竟就算是奴隸兵這樣的行為還是很特別的吧?

07-25 01:08

紅染憐華

當天師父和朋友喝酒喝多了,
被告知隔天沒辦法上工,所以當天我也沒事,
因為熱到睡不著........,所以就開始思考一些事情,
想著想著就乾脆開電腦撰寫。

其他奴隸兵就算娛樂也不會選擇這種方式,
普希蘭茨的確算是個奇怪的傢伙,
觀察各種手段會得到的回應,
但是,他了解並遵守規範,行為也還在可以被接受的範圍內,
所以也沒有人會去譴責他,
大概就像是把屬於自己的玩具玩壞一樣。


原來Book去旅行了,難怪,
我想說這篇應該當天晚上就能夠看到Book的感想了。

我是蠻期待長篇的問題和想法的,
這樣我或許能夠從疑問中找出我自己沒想過的問題,
進行更深度的思慮、補充wwwwww。07-25 01: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g00700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故事】(... 後一篇:【RPG公會】維德理希家...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i89ukuk6hensen1997
度玖,最喜歡你了!再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