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デート・ア・ライブ 凜祢ユートピア 凜彌線心得

作者:尽きぬ水瓶│2013-07-20 22:00:43│巴幣:658│人氣:3369
 
 
 
"........開始了"
 
"從封閉的那天開始,再次的....."
 
"讓所有的一切再重新開始..."
 
"我必須...持續守護著《凶禍樂園》之中的幸福才行..."
 
"絕對不能讓《凶禍樂園》的管理出現問題,不可以讓夢結束,只有這個...不能容許"
 
 
"────開始吧.....讓一切都回歸到那一天..."
 
 
 
────咦......?
 
是誰的....聲音...?
 
好像知道...又好像不知道...?
 
不過、我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這個聲音充滿了溫暖以及────懷念...
 

 

 
 
就在士道因為十香的暴走昏迷三天後的復學日
 
早上,凜彌在士道等人出門時前來會合,但士道卻不經他人介紹直呼了她的名字
 
這令凜彌感到一陣驚訝...(其它路線中士道會對凜彌的存在感到疑惑)
 
 

 
 
"好奇怪...已經結束的世界之記憶,竟然還殘留著?"
 
"我的《凶禍樂園》出了什麼問題嗎...?"
 
"是重置的不完全嗎....? 再這樣下去...《凶禍樂園》的管理會有問題....."
 
"不...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
 
 

 
 
6/26
 
 
早上
 
 
凜彌來叫士道起床,士道覺得凜彌有些沒精神
 
凜彌趕緊否決並要士道趕緊更衣後下樓吃早餐
 
士道稱讚著凜彌是個好女孩
 
凜彌也跟著說士道也有很多優點
 
之後士道竟然就在凜彌面前開始脫下睡衣,在被凜彌出聲阻止後才趕緊停止動作
 
在凜彌離開後,士道又在心裡覺得凜彌果然怪怪的
 
 
 
放學後
 
 
士道正想要找誰去約會時想到了凜彌而出聲叫了名字
 
凜彌聽見士道叫自已名字而回頭問著有什麼事
但士道卻嚇了一跳、趕緊道歉並說自已並沒有叫凜彌
 
凜彌卻開玩笑的說還以為士道是想約自已去約會
 
士道一聽卻把自已想邀人去約會的事給說溜了嘴
 
凜彌有些訝異的看著士道問自已只是隨便猜猜而已、沒想到竟然猜對了?
 
接著又說士道意外的積極並問著約自已真的可以嗎
 
看著陷入猶豫之中的士道、凜彌說出"要徹銷就趁現在喔"後
士道便直接選擇了邀約凜彌去約會、此舉令凜彌大吃一驚
 
但凜彌這時卻開始向士道推薦邀其他人去約會
隨後在看見十香後連忙叫她過來,要她去跟士道約會
 
雖然士道本想拒絕,但就在十香問士道是否還在為午餐時與折紙強迫餵食的事而生氣後
 
士道還是不忍心讓十香傷心而答應了
 
但十香就在高興之餘竟說出了要三人同時去約會的宣言
 
想也知道十香是指士道、凜彌與自已三個人同時去約會
 
面對十香的無厘頭宣言,就在凜彌還在想要怎麼拒絕時就被十香拖走了
 
 
 
三人來到的地方是電影院,十香問凜彌有沒有想看的電影
 
凜彌看了一會兒,指向3D電影與戀愛電影
 
但十香卻說不怎麼想看那些,因為之前看過了─────
 
 
士道驚訝的問十香是不是一個人來看的,但十香卻回說是跟士道兩個人來看的
 
對於十香的說法,士道完全沒有記憶
 
十香有些生氣的說士道怎麼忘記了、並想要說出是什麼時候來看過的,但卻說不出正確日期
 
想不起確切日期的十香只能強調著自已確實有跟士道來看過這兩部電影
 
 
就在這時士道的手機響起,來電的是琴里
 
當然是問著約會的情況,士道說出自已與凜彌還有十香三人一起約會的事
 
琴里立刻劈頭問著為何會變成這樣
並警告著若士道說了什麼不該說的導致十香精神變差的話...話說到一半
 
琴里注意到十香的精神狀態並不差而感到奇怪,士道說因為這是十香自已提案的
 
之後琴里因為覺得有趣而要士道繼續下去,士道在答應之後繼續說著十香似乎不太想看電影
要是勉強她看下去的話可能會累積壓力值,所以想帶她去別的地方
 
琴里聽了推薦士道去上次的水上樂園,還可以保養眼睛
 
士道雖反駁琴里保養眼睛的說法,但還是接受了琴里的提議
 
由於十香的泳裝在結冰的公寓內,所以士道打算帶兩人去買新泳裝
 
 
 
 
在滑水道時,在十香的推波助瀾下,凜彌也跟著玩了滑水道、結果...
 
 
 
 
"凜、凜彌...妳的泳裝───!!"
 
"咦? 啊...!"
 
"快、快點整理好!"
 
"說的也是...也許應該這麼做....."
 
"咦?"
 
"吶、士道...可以的喔、士道的話...就算被看見也..."
"凜、凜彌?"
 
”不過、這樣的話會給士道帶來困擾吧”
 
”妳在說什麼啊、笨蛋!"
 
"現在的話十香看不到、也許...是個機會也說不定喔?"
 
 
就在氣氛越來越煽情時,從遠方傳來了十香的聲音
 
之後凜彌才連忙將泳裝穿好
 


 
 
 
 
同日
 
 
士道想邀凜彌而造訪園神家
 
站在園神家門前的士道卻因為緊張而遲遲沒有行動
 
手不斷的在門鈴前排迴著,士道決定───
 
1.按門鈴
2.不按門鈴
 
 
 
選1按下門鈴後、士道等了許久卻沒人來開門
 
耐不住性子的士道決定直接進到園神家屋內,卻看到...
 
 
與自家裝潢一模一樣的房子、但卻沒有半件傢俱
 
就在這時,士道想起自已小時候根本從來沒有跟凜彌一起玩過
同時也想不起她到底幾時住在這的
 
想到這、士道的頭部突然一陣強烈的陣痛,並且有個聲音對他說著
 
"你的真實、不存在於這裡..."
 
接著士道便失去了意識...(GAME OVER)
 
 
 
 
選2不按門鈴,凜彌會從士道身後出現
 
兩人會就這樣在園神家門前交談,之後離去
 
 
 
 
晚上
 
 
一行人來到湖邊奠祭天狗牛
 
在士道去搜尋殿町時,遇見了凜彌、表示要幫忙尋找殿町
 
在找人的時候談到了今天的泳池約會,凜彌表示自已覺得很開心
 
當士道說要再跟凜彌一起去的時候,凜彌卻只是小聲的說著能再一起去就好了
 
 
 
 
就在經歷完一場鱷魚風波
 
士道回到家就寢後又再度夢見了神祕女子
 
 
 
 
"......為什麼?"
 
".....那個記憶....還有那個記憶......全都殘留著呢?"
 
"果然是因為重置的不完全的關係嗎?"
 
"........《凶禍樂園》的力量無法安定...,為何會發生這種事?"
 
"...這樣下去、會無法守護..."
 
"...只有這個一定要避免...不管怎麼做..."
 
 
妳...妳到底是.....
 
 

 
 
6/27
 
 
這天、也一樣是由凜彌叫士道起床
 
然而就在凜彌下樓關火再度上樓之後,卻看見...
 
 

 
".........."
 
".........."
 
 
"啊──────...叫出來會比較好嗎?"
 
"妳已經叫出來了啊!!"
 
 
因為聽見凜彌的叫聲,使得大家都擠進了士道的房間看見了這一幕
 
四糸奈更直接宣佈士道出局,接著凜彌上前送士道兩個巴掌後結束這場騷動
 
 
 
 
到了球技祭
 
若士道選擇去為凜彌的比賽加油的話
比數最後會以一分之差險勝
 
 


 
若沒有選幫凜彌加油的話
 
在其它路線中,本來凜彌就算沒有士道過去幫加油也會獲勝
 
但在這一輪當中,沒想到一直以來都是獲勝的凜彌竟然落敗了...
 
 
 
放學後
 
 
士道在尋找凜彌時,在樓梯間發現她坐在階梯上嘆氣
於是決定邀她去約會、但凜彌依然推托士道去跟其他女孩約會
 
正好折紙經過被凜彌叫住,要她去跟士道約會
 
與上次十香的模式相同,不知為何折紙也邀了凜彌一同前來
 
坳不住的凜彌只好乖乖的跟著一起過去,在短暫的討論後
 
 
最終三人來到的地方是───────────────折紙的家
 
 
就在三人都進到屋內後,折紙的樣子卻有些奇怪
士道為此問著、折紙說可能只是自已多心了
 
然而就在折紙去泡茶後,士道腦中卻突然閃過一絲奇怪的影像
 
 

 
 
就在折紙回來後,士道向折紙問著自已是否第一次在這裡跟折紙念書
 
但折紙卻說自已剛剛也想問相同的事
 
就在兩人為此覺得奇怪時,凜彌突然插話進來問著兩人到底在說些什麼
這才令士道與折紙回過神來、就在折紙去洗手間而離席後
 
凜彌突然將雙手放在士道肩上、並將臉貼近士道說著
 
 

 
"士道...你的身體好像很差呢、臉那麼紅...說不定又發燒了"
 
"妳、妳在說什麼? 我沒發燒啦,妳是怎麼了、凜彌"
 
"...什麼怎麼樣...以前不是常常像這樣幫你量體溫嗎?"
 
"有、有這種事嗎?"
 
"你都忘了嗎?"
 
"這...可能有做過吧...,不過、現在我們都已經是高中生了..."
 
"很快就會結束的,所以現在就先當個好孩子、把眼睛閉起來吧"
 
"不...要是折紙回來了的話"
 
"沒問題的、鳶一同學暫時不會回來...所以...好嗎?"
 
 
 
 
"啊..."
 
突然、士道感到一陣寒氣、腦袋則是好像被抽離了什麼那樣的感覺
 
就在這時開門聲響起、折紙回來客廳了,凜彌趕緊說明自已是在幫士道量體溫
 
之後又過了一會兒,凜彌突然說想起自已有其它事所以先走了
 
 
 
就在房間裡只剩下士道與折紙後,折紙又開始說著自已果然有在這裡跟士道念書的記憶
 
明明應該是第二次造訪折紙家,卻不知為何會有這種不曾發生之事的記憶
 
由於覺得詭異、所以士道決定先離開了
 
 
 
 
同日
 
 
黃昏時刻、士道在公園內發生凜彌坐在公園椅上又在嘆氣
 
於是士道便上前關心
 
但凜彌似乎不太想說、並反過來問士道在想什麼
 
士道不好意思說自已正在想凜彌的事於是便朦混說自已在想晚餐想吃什麼
凜彌笑著說這樣的士道感覺跟十香好像,並說自已很喜歡那樣的士道
 
士道慌張的問著凜彌剛才那句話的意思
但凜彌卻猛搖手說著沒什麼
 
士道又問凜彌在這裡想些什麼,凜彌回答在想今天晚餐要煮什麼
 
之後凜彌說要去買晚餐便跑走了
 
 
 
晚上
 
 
琴里來到士道房裡說明結界的情況
 
靈力的波動幅度相當大,而且似乎很不安定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還在不斷的在增大當中
 
士道問這是否意味著有可趁之機,但卻被琴里打了回票
 
並說正好相反,要是這種程度的靈力暴走、很可能會把整個日本消滅掉
 
最後、琴里要士道做好自已的事後便各自就寢了...
 
 
 

 
當晚、士道再次夢見神祕女子
 
 
 
"真不方便呢...看不見也聽不見因而做不到任何事..."
 
"果然......《凶禍樂園》的管理已經到極限了嗎..."
 
"不...不對、這種事怎麼能認同、我的世界沒有錯!!!"
 
".....為了讓力量能安定下來...到底該怎麼作才好..."
 
"...對了...只要做精靈們所做的事就行了...那樣的話...我也..."
 
"...沒錯...只要這麼做就行了...看來因為焦燥的關係、令我的思考也變遲鈍了..."
 
"這樣的話...一定可以....."
 
 

 
 
6/28
 
 
 
這天、依然是由凜彌叫士道起床
 
但士道因為夢境的關係而將在床邊的凜彌給...
 
 

"士、士道...?"
 
"啊咧...?"
 
 
 
 
 
凜彌線中由於沒有上述劇情的關係
 
所以士道在被凜彌叫醒後便起床了
 
下樓卻發現大家都不在,在凜彌的說明下才知道
十香早一步先去了學校、四糸乃則是因為身體不舒服由琴里帶去醫院(佛拉斯西納斯)
 
所以今早只有士道跟凜彌兩人
 
就在出門時,凜彌打算鎖門時卻發現鑰匙不見了
 
正當凜彌焦急時,士道對凜彌說她來的時候有用到,所以應該還在家裡
 
在凜彌不斷的道歉下,士道反而對凜彌說自已感到安心了一點
因為凜彌也會犯下這樣的錯誤,讓人感覺親近了些
 
 
最後兩人在廚房找到了鑰匙,之後兩人就在有說有笑的情況下前往校園
 
 
 
放學後
 
 
意外的,今天凜彌竟然主動邀士道去約會
 
士道雖然感到意外、但還是答應了
 
就這樣、士道開始了與凜彌之間第一次的兩人約會
 
 
兩人在逛完商店街後,買了冰品後坐在公園內享用著
 
 
 
"嗯~嗯嗯~士道的好好吃(誤)"
 
 
 
 
就在凜彌專心吃著冰的時候
 
士道看著這一幕腦中不知為何閃過了自已跟四糸乃吃冰品的畫面
 
 


 
 
就在士道為此感到疑惑的時候
 
凜彌突然小聲說了句"總覺得很難呢..."
 
士道以為凜彌跟自已說了什麼而發出疑問聲時
 
凜彌在看見士道手指尖端有溶掉的冰後,竟將士道的手指放入自已的嘴中舔著
 
 
 
 
 
 
但這一舉動卻又讓士道閃過自已與狂三之間似乎也有過類似的經歷
 

 
 
 
之後士道趕緊將手從凜彌嘴中抽出來後,凜彌又小聲的說了句
 
"我果然...還是不行嗎"
 
 
 
這時的士道...

1.問凜彌是否隱瞞什麼
2.對凜彌表達關心
 
選1、直接被守護者滅口然後送入下一輪迴(GAME OVER)
 
 
選2的話,在士道表達關心後,凜彌起初說沒事、但隨後身體就不支的倒下
 
最後凜彌以身體貧血不適為由結束了約會
 
 
 
 
晚上
 
 
在凜彌作晚餐時,士道以期末考將近和今天約會時凜彌貧血昏倒為由
要凜彌暫時可以不用過來幫忙作晚飯,畢竟凜彌本來就是因應士道前幾天發高燒才來幫忙的
 
凜彌聽了緩緩問著士道說自已果然礙事了嗎
 
士道連忙否定並說多虧凜彌幫了自已很多忙
 
凜彌隨後說"那麼...明天也可以過來幫忙吧"
 
聽到這句話,士道有些語塞的說至少在準備考試期間想讓凜彌休息
 
但凜彌卻只是說自已不要緊,到最後甚至變成有點像是在哀求士道讓自已過來般的喊著
 
挨不住凜彌請求的士道只好答應讓她繼續過來幫忙
 
 
 
 
深夜
 
 
就在士道再次闖進琴里的如廁現場,並在客廳被說教一番後
 
在士道的疑問下,琴里開始說起結界的不安定又更加擴大
 
雖然一時之間曾有安定的傾向,到最後卻又變得更加不安定的狀態...
 
 

 
"...果然還是不行啊..."
 
"...已經快要控制不了了嗎..."
 
"...但是、到底是為什麼? 為何沒辦法做好呢?"
 
"只是模仿精靈們所做的事、沒有意義嗎?"
 
"...我到底還弄錯了什麼事...?"
"...是期望的結果...嗎?"
 
"...既然這樣...下次該做的就是....."
 
 

 
 
6/29
 
 
這天一樣也是由凜彌叫士道起床
 
一下樓士道發現怎麼只有自已一人,凜彌回答大家都先出門了
 
在吃完早餐出門後,在上學路上、凜彌再次對士道提出了約會請求
 
當作是昨天的復仇戰,聽凜彌這麼說,士道也就答應了
 
 
 
放學後
 
 
士道與凜彌再次來到商店街,士道指著一家麵包店說著那裡的麵包店很好吃
 
然而就在說出十香也很喜歡這句話後,凜彌卻是短暫沉默並叫了一聲十香的名字
(跟眼前的女人約會時還想著其他女人的駄目人間~)
 
但隨後又表現出沒什麼的樣子後就隨士道進入店內
 
 
就在買好麵包走出店內後,凜彌在說出麵包很好吃後
 
士道腦海裡又閃過自已與十香也曾在這裡吃過麵包的畫面
 
 

 
 
但這次士道決定不去在意,帶著凜彌前往下一個遊玩地點
 
 
兩人下一個遊玩地點是遊戲中心
 
士道與凜彌選了一個夾娃娃機玩
 
但夾到最後到沒夾到...就在走出遊戲中心後、士道為此向凜彌道歉著
 
 
凜彌趕緊說著不要緊,並要士道帶自已去他想去的地方
 
結果士道帶凜彌來到了高臺公園
 
 

 
 
凜彌看著眼前的景色、說出就好像街道在身邊一樣的感覺
 
士道跟著附和、之後又說著凜彌似乎是第一次說出自已的要求(跟士道約會)
並說覺得自已有些安心也很快樂,能夠一起創造快樂回憶的約會就算是一場好約會
 
不過、要是約會中只做自已想做的事的話、果然還是不太好
(指約會後凜彌一直都是讓士道來決定行程)
 
聽到這、凜彌卻反問士道為什麼那樣不行,士道發出疑問聲,凜彌繼續說著...
 
 

 
 
"士道做自已喜歡做的事、為什麼那樣不行呢?"
 
"不、就說了這應該要由我跟凜彌一起決定..."
 
"只要是士道覺得快樂的事、我也會跟著覺得快樂的"
 
"我只要能跟著士道做士道想做的事就很滿足了喔"
 
"真的...是這樣嗎?"
 
"是真的喔? 這當然是真的啊,為什麼要說那種事呢? 你應該很明白的啊"
 
"畢竟...我們是青梅竹馬不是嗎?"
 
"不! 怎麼可能會那樣呢.....啊...對、對不起..."
 
"....."
 
"今、今天...就先回去吧...?"
 
"...嗯"
 
 
在離開展望臺後,士道在內心嘆息著為何好好的約會會變成這樣
 
同時也注意到...凜彌似乎正在勉強自已做些什麼...
 
 
 
 
夜晚
 
 
凜彌來到士道的房間為約會失敗一事道歉
 
士道連忙說那算是自已的過失,最後、凜彌與士道相約明天再去約會
 
 
 
就在凜彌出房門後,不久後琴里也來到士道房內打算通知今天的分析結果
 
根據資料顯示,昨天跟今天的靈波反應在16:00前後會有波紋一致的變化
 
在交由令音分析後,發現這些變化跟約會中的精靈很相似、而且還是約會失敗時的
 
聽見這些、士道忍不住說會不會只是碰巧,但卻被琴里否決這種可能並說著
 
將士道過去約會失敗的資料與昨天今天靈波資料分析後...賓果了
 
士道聽見忍不住問著昨天與今天的約會資料,琴里聽了問士道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士道連忙否認,琴里也沒有深入追究、最後只說了分析會繼續由他們來進行
要士道做好自已該做的事便就寢去了
 
 
就在琴里離開房間後,士道想著自已昨天與今天的約會對象就只有凜彌一個人而已
 
而且還算不上是成功的約會,幾乎都會出現事件導致約會失敗
 
琴里說靈波反應跟我約會失敗時的資料很相似,也就代表著是自已在影響著靈波的反應?
 
即然這樣......
 
 
 
 
想到這裡,士道突然一陣傻笑,並自言自語的說著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自已的青梅竹馬......................是精靈什麼的.......
 
 
 
士道決定不再多想便上床就寢了
 
 

 
"不行啊...不行啊...不行不行不行.....!"
 
"...果然是我弄錯了什麼嗎...?"
 
"即使做了同樣的事也沒有任何用處嗎?"
 
"再這樣下去...《凶禍樂園》......我的樂園就要..."
 
"已經.....無法選擇手段了嗎....."
 
"就用我的這雙手....."
 
 

 
6/30
 
 
 
今早一樣是由凜彌叫士道起床
 
途中士道發覺自已老是不自覺的看向凜彌的臉,果然是昨天的事讓自已神經過敏了嗎
 
士道不經這麼覺得...
 
 
 
走在上學路上時兩人一直保持著沉默,直到凜彌突然又提出約會請求
 
士道才連忙答應
 
 
 
 
放學後
 
 
士道再次與凜彌一同約會,在來到公園後、士道先是對著昨天的事向凜彌道歉
 
凜彌表示對此並不以為意,接著士道又提到說以前常跟凜彌還有琴里在這個公園裡玩
 
聽見士道的話,凜彌一時之間有些跟不上話題
 
當士道又問到凜彌最喜歡這個公園的什麼設施時
 
凜彌卻是故作的回答果然是"那個",但士道卻想不起凜彌說的"那個"指的是什麼
 
看見士道這個模樣,凜彌又暗自說了句"果然已經...不行了嗎..."
 
隨後、凜彌不知為何對士道說句謝謝之後,說自已有想去的地方、想讓士道陪自已一起去
 
 
 
 
兩人最後來到的地方是積水塔
 
凜彌不知為何一直保持著沉默
 
正當士道覺得奇怪時凜彌突然開口問士道為何與自已約會時總是有些心不在焉的
 
士道將自已最近約會中不時會從腦海內閃過的記憶畫面一事告知凜彌
 
 
凜彌聽了又問
 
"吶、士道,你覺得扣錯的鈕扣應該要怎麼辦才好呢"
 
"...? 妳在說什麼?"
 
"...一但扣錯一個,就會接二連三不斷的出現錯誤..."
 
"所以呢,我是這麼想的..."
 
"只好一次全部放棄掉,然後再從頭扣好就好了"
 
"那個...凜彌?"
 
"啊、對不起,沒什麼"
 
"是嗎...? (總覺得凜彌好像在說什麼很深層的事)"
 
 
之後凜彌說要暫時離去,士道問去處
 
凜彌卻只回答說是祕密、士道大概是連想到洗手間之類的地方而道歉著
 
 
就在凜彌抱怨士道又道歉後、卻又說了
 
 
"對不起喔、不過,稍微注意一下會比較好"
 
 
說完這句話後凜彌便離去了
 
留在原地的士道則是在凜彌離去後察覺到剛剛那句話有些不對勁
為何凜彌要對自已說對不起呢...
 
 
 
過了好幾分鐘後,凜彌一直遲遲沒有歸來
 
就在士道等的有些不耐之際
 
水塔突然散出紅光,並將士道單獨拖入結界之中
 
然而現身在士道眼前的卻是一直以來在夢中出現的女性
 
面對士道的問題
 
 
"她"對士道這麼說著
 
 
"...你沒有必要知道我是誰,因為你很快就會忘了一切"
 
"再見了、五河士道,再次回歸到那日常之中吧,這樣的話...又能繼續作著幸福的夢..."
 
 
 
就在對方朝士道發射靈力球後
 
在士道的內心所想的是...
 
 





 
 
大家...將重要的人們就這樣丟下這種事...絕對不行
 
我已經決定好要救大家了,所以...不能在這種地方就這樣結束啊───────────────
 
 
 
 
隨著一陣強光襲來,士道閉上了雙眼
 
然而、當士道再度張開眼睛時,眼前呈現的卻是───────
 
 
 

 
 
"就差那麼一點呢,真是的、別讓人那麼操心啊"(琴里)
 
"嗯啍啍...危險到令人看不下去了呢"(狂三)
 
"...士、士道哥...由我來...保護!"(四糸乃)
 
"就是這樣!"(四糸奈)
 
"雖然不知道妳的目的,但妳若想傷害士道的話、那麼妳就是我的敵人"(十香)
 
"訂正、士道的敵人、就是我的敵人"(折紙)
 
 
"妳、妳們怎麼...!? 連狂三都─────?"
 
"啊啦、我不能跟過來嗎?"
 
"不.....我並不是那個意思..."
 
 
 
"這到底怎麼回事,除了我以外應該沒有任何人能干涉這個《凶禍樂園》才對啊........?"
 
"妳就是這一切的元凶嗎,既然這樣、只要打倒她就能離開這裡了、士道"
 
"先、先等一下,十香 不能先讓我跟她交談看看嗎?"
 
"鳴...可是是那傢伙是把我們關在這裡的不是嗎,在這裡打倒她的話不就可以結束了嗎?"
 
"十香說的對、士道,在結界的影響下,精靈們暴走的危險性就不會消失"
 
"這我知道...但稍微聽完她的話也許還有其它解決的方法,只要有那個可能、我就不想放棄"
 
"所以...拜託妳們了、十香、琴里"
 
"嗯鳴...士道都這麼說了就沒辦法了..."
 
"真是的、這種時候還這麼頑固!"
 
"對不起,不過、就這樣什麼也搞不清楚的結束掉,不是我的作風"
 
"那麼、妳到底是什麼人,又為什麼要狙擊我"
 
 
".....我的名字是ルーラー是管理這個樂園、有如神一般的存在"
 
"神...?"
 
"沒錯、就是神───然後...這個世界...守護《凶禍樂園》、並保持它就是我的使命"
 
"而現在、正是達成這項使命的時候───"
 
 
語畢、ルーラー在手中又再次聚集靈力球
 
士道趕緊繼續問著自已所殘留的那些記憶是否全都是真的
若妳是元凶的話,就告訢我吧、為何要做這些事的理由
 
然而ルーラー在聽見元凶二字後卻將手中的光球消散後反問著
 
 
"───元凶...? 你要否定嗎? 《凶禍樂園》這個只屬於你的樂園...你要否定它?"
 
"樂、樂園什麼的...這也算是樂園嗎?"
 
"沒錯、你想在這裡做什麼都是可以的"
 
 
"與十香締結永世的契約也好"
 
"跟琴里一同步上相同的道路也好"
 
"發誓要永遠待在折紙身邊也好"
 
"陪伴在四糸乃身邊一起渡日也好"
 
"決定與狂三一同活下去也好"
 
 
"這些都是───可以做的到的"
 
"什!? 那是...鳴....."
 
 
.........有的,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些記憶,但那些記憶...確實在我腦海中...
 
然後...大家也都.....
 
 
"什...這到底怎麼回事...,我確實跟士道結為夫婦過..."
 
"士道他選擇了我? ...這份記憶是..."
 
"不可思議、感覺就好像士道的溫暖還殘留著一樣..."
 
".....與士道哥一起、曾經....努力過了"
 
"嗯啍啍、士道似乎賦予了我很多很多的東西呢"
 
 
"大家、都還記得?"
 
"你所想的事、在這個《凶禍樂園》並非什麼奇怪的事"
 
"這裡是、約定著永遠幸福的樂園"
 
"不管夢見什麼還是希望什麼,在這裡都會實現"
 
"果然那些記憶還有這一切...都是妳做的嗎?"
 
"你們想在這裡做什麼都是可以被容許的,除了...對真實伸出手之外"
 
"真實...?"
 
 


 
"沒錯、真實,你們知道的太多、也接近真實的太多...所以、必須消滅才行"
 
"這算什麼...這就是...妳所謂的幸福樂園嗎,狙擊我、殺死我...到底又能怎麼樣!?"
 
"...這不是你該知道的事,你只需要許願就行了,這樣的話、我會為你實現一切"
 
"不管是什麼樣的願望、什麼樣的未來、什麼樣的結局都───"
 
"你...在說什麼啊...那種事..."
 
"在這裡的話、在這個樂園的話、那些就不會只是空想而已"
 
"...如果、你的樂園是真實存在的話..."
 
"不管是好事還壞事、或許全部都能照我的希望去發展也說不定..."
 
"但是...那真的能稱作是樂園嗎? 這種方便的幸福、這樣妳真的就能滿足嗎?"
 
"這有什麼問題嗎...? 人本來不就是會追求幸福的生物嗎、理所當然的會討厭不幸"
 
"能讓那些幸福實現、並遠離不幸的這個世界,難道你要否定它?"
 
"喜歡的事就能實現、那當然是很棒的事..."
 
"不過、這種被賦予的無機質幸福跟用自已的手抓住的微小幸福相比是微不足道的"
 
"我──────無法認同這樣的樂園!!!"
 
 
"────────────!!? 五河士道,你要否定嗎? 否定這個《凶禍樂園》...?"
 
 
隨著這段話,ルーラー周圍的靈力彈也跟著消失
 
ルーラー繼續說著...
 
 
 
 
"既然誰也不期望這個世界的話...《凶禍樂園》的任務也就無法繼續存在了..."
 
就在ルーラー說完這句話,周圍突然一陣激烈的晃動,讓士道第一時間便聯想到是空間震
 
ルーラー繼續說著樂園...《凶禍樂園》正在鳴叫...
 
在這樣下去...《凶禍樂園》很快的就會迎接"死亡"...
 
在變成那樣,ルーラー對士道說著要他再好好考慮一次
 
若結果依然跟現在一樣繼續否定這個世界的話...,就來殺了我吧
 
 
在《凶禍樂園》迎向死亡之前───────────
 
 
 
 
 
之後、一陣強光向士道等人襲來,等士道睜開眼睛後
 
發現眼前的新天宮塔正散發著詭異的紅光
 
士道連忙尋找著大家的身影,同時又想到了凜彌、在心裡再次否定了對凜彌的質疑後
 
這時琴里的聲音呼喚著士道
 
 
士道回頭一看發現琴里竟然穿著軍服
第一時間士道聯想到是為了將再生能力重新交給自已才不穿上靈裝的
 
 
琴里在看了一眼新天宮塔後不禁皺起眉頭,不僅是整個天宮市陷入異象
 
由其是新天宮塔更看得出是一切的禍端
 
 
這時狂三插嘴進來說該擔心的應該不是只有這些而已
 
士道轉頭過來問向狂三是否能將她當成已方來看待
 
面對士道的問題、狂三倒是很直接的回答就這件事上面可以答應協助士道等人
畢竟自已也不想再被卷進去了,當然、這也要士道等人同意才行
 
聽見狂三的回答,士道也直接給予狂三正面的回答
 
面對士道的變化,狂三有些興趣的問了問士道
 
士道回答稍微想起了在這個世界中自已有著跟狂三約會過的記憶
 
但狂三卻回答自已不記得了,士道回應這也沒辦法的事
但自已確實還記得、所以覺得可以相信狂三
 
狂三在對士道表示同意後,將視線轉到士道身邊的琴里
並問著她要瞪著自已到什麼時候,不覺得累嗎
 
琴里回答既然士道都這麼說了,自已也不會再多說什麼
另外自已也不覺得狂三是搞不清楚狀況的蠢蛋
 
狂三則將琴里的話暫時當作是誇獎而接受了
 
 
接著在確認十香、四糸乃、四糸奈、折紙等人的狀況後
琴里代表大家問著士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而士道在將士道簡單的說明一遍後,同時說出凜彌不見了的這件事
 
雖然琴里在問還有沒有其它注意到的事情時,士道一瞬間想到凜彌可能就是ルーラー的可能
 
但還是將這件事藏在內心裡
 
 
不久、空間再度開始震動起來,琴里提醒士道已經沒有時間了
 
然而士道依然堅持自已的作法,想要以談話的方式來解決
 
琴里說士道果然是深不見底的笨蛋,但隨後又補充這也不是什麼壞事
 
其實琴里並不想帶士道一同前往,畢竟再生能力尚未回到士道身上
但既然ルーラー是精靈的話,利用士道的能力就有封印的可能性
 
並說若是全部結束了的話...
 
迪拉克斯起司布鐳特、對吧?(我也不清楚士道在說什麼、只好音譯,推斷是某種高級嘉倍佳)
 
你、你很明白嘛,絕對喔
 
 
隨後不久、空間又再次震動起來,琴里表示也該出發了
 
眾人同時看向新天宮塔
 
 

 
琴里假設用來支撐結界的核心之類的物品就在那裡
 
士道問是否這樣就能不打倒ルーラー也能解決結界的問題
 
但狂三隨即說要這麼做的話得先繞點遠路才行
因為新天宮塔周邊有另一層結界,用來阻止外敵入侵
 
必須先將支撐結界的支點破壞才行
 
說到這、士道想起美術品、取水塔、神木這三個地方
 
而眾人似乎也都還記得,之後、因為時間有限的關係,在琴里的指揮下
 
四糸乃負責美術品的支點
 
狂三則是自願去神木的支點
 
折紙也自願去取水塔的支點
 
雖然士道有些擔心折紙的武裝能力不足
但折紙表示若AST本部也跟天宮市一樣沒人的話
 
自已就可以擅自取用上次的"那個"來彌補火力的不足
 
 
而十香跟琴里則是留在原地在等待大家破壞支點的同時守護士道不受攻擊
 
 
就在其餘三人離去後,大群的守護者紛紛在十香與琴里面前出現...
 
大群的守護者令十香與琴里陷入苦戰
 
最後琴里不得以還是只能使出灼爛殲鬼的砲型態來應戰
 
 
 
 
來到結界支點的其餘三人也各自遭遇大群的守護者
三人也各自拿出看家本領
 


"《冰結傀儡》 上、上吧!!!"
 
"大家都一起被摧毀吧~~"
 
 
 
 

"真是可怕呢...對付我這樣的弱女子竟然動用這麼多人,妳們說這樣對嗎,我自已們啊~"
 
 
 
 
"目標鎖定、發射!!"
 
 
 
最後、在四糸乃使用地圖兵器(誤)、狂三召喚分身大隊、折紙讓GP03(誤)砲火全開
總算將三個支點全數破壞,結界也隨之消失
 
就在士道進塔後,十香與琴里依然留在塔的入口處繼續阻擋守護者們
 
 

"琴里、全力上吧"
 
"嗯、快點把這些收拾掉,然後追上士道吧!"
 
 
 
 
 
士道進到塔裡後,所看見的是一個與外部世界不搭襯的奇妙空間
 
周圍像是冰又像是玻璃般的青藍色建物,浮在半空中的水晶體
 
以及.....中央直通塔頂的螺旋階梯
 
 
就在士道不斷的往頂端前進的同時
 
腦海裡也不斷浮現出在這個世界中與現在正在外面奮戰的女孩們共同經歷過的回憶...
 
 
"...由自已所選擇的幸福、你要親自否定它嗎?"
 
"ルーラー!?"
 
"...這個世界的你,明明是如此的幸福...為什麼? 明明已經得到幸福了,卻要捨棄它呢?"
 
"這、這是...!"
 
這時士道的腦海又浮現出更多與眾人們的回憶
 
 
在這個世界的話...或許真的不管什麼願望都能實現也說不定
 
但是、那是不對的,所以我...必須去才可以!!
 
 
與她──────ルーラー見面才行!!!
 
 
 
 
就在士道終於抵達頂層時,一個令士道懷念的聲音說著
 
"果然變成這樣呢..."
 
"這個聲音...是凜彌嗎...?"
 
"啊哈哈...你還是來了呢、士道"
 
"凜、凜彌!? .....那麼...果然是這樣嗎...?"
 
"嗯...你已經察覺到了啊,全部...就跟士道你所想的一樣..."
 
 
 
"ルーラー就是我──────"
 
 
語畢,凜彌的周圍發出一陣強光,之後...
 
 


 
 
"為什麼...怎麼會這樣...!"
 
"無關為什麼,一切在我誕生的那一刻就已經決定了"
 
"...我是《凶禍樂園》的支配者,然後、五河士道,將你關進這個世界的、就是我"
 
"...為什麼...到底是為了什麼! 為什麼凜彌妳要做那種事!"
 
"我打從一開始就不是什麼青梅竹馬,一切都是虛偽的,只是將我的存在刻印在你們的意識之中"
 
 
"為什麼會察覺到呢? ...要是一直沒察覺就好了,那樣的話、就能永遠的待在樂園之中"
 
"在這個幸福又溫柔的世界...吶、士道,你不就是在追求這樣的世界嗎?"
 
"所以...所以就把我們給關進這裡嗎? 為什麼是我...到底為什麼?"
 
"那份答案...對你來說是沒必要的..."
 
語畢,凜彌的手中凌聚了一顆靈力球
 
 

 
"等等! 凜彌,聽我說!"
 
"無需理解..."
 
"──────我、想跟妳一起回去啊!!!"
 
"...!"
 
"就算妳真的不是青梅竹馬、就算妳是把我們關進這個世界的幕後黑手"
 
"不過、不過! 就算這樣...待在我們身邊的時候、一起哭泣一起笑的時候,並非騙人的不是嗎!?"
 
"妳已經是我的日常了啊,所以、妳也跟我們一起回歸到日常去吧!!"
 
"士...道......?"
 
"所以、所以說、一起想想看吧,從這個世界出去後也能跟我們在一起的方法"
 
"我還有凜彌、以及大家都能在一起的未來!"
 
 
"士道你...一直都是這麼的直來直往的呢、光是聽士道的話,就會覺得那樣真的比較好呢..."
 
"妳明白了嗎...凜彌..."
 
"不過...對不起、士道,你所期望的未來,是不可能存在的..."
 
"為什麼? 為什麼呢、凜彌!"
 
"你能這麼說我真的好高興...,能說想要跟我在一起...讓我覺得是件很幸福的事..."
 
"既然這樣──────"
 
"既使這樣我也...不能讓這個《凶禍樂園》就樣結束掉...!"
 
"凜彌..."
 
"我早就察覺到了...自已已經回不去了,總有一天會變成這樣..."
 
"所以...再見了、士道..."
 
"凜彌...? "
 
 
"《凶禍樂園》────《無と歸す者》(パラダイス‧ロスト) "
 
 
"────!"
 
 
 

 
士道一睜開眼,發現眼前的凜彌已經被一堆樹枝纏住
 
一但靠近還會被凜彌身旁的樹枝攻擊
 
 

 
 
就在士道第二次靠近之際,樹枝再次揮來
 
這時十香即時出現為士道擋下攻擊,四糸乃與折紙也隨後趕到
 
然而又有新樹枝從士道身後揮下,這次是狂三為士道擋下攻擊
 
就在士道在跟狂三道謝時,琴里從旁插嘴道要狂三別大意、下一波攻擊來了
 
 
然而越是靠近凜彌、枝幹的攻擊就越猛烈
 
就在這一來一往之間、琴里終於不小心被樹枝擊中
 
然後────就那樣慢慢的雙眼無神、靜止在原地了
 
 
狂三見狀警告士道說著那些枝幹似乎會剝奪意識,要他別離開精靈們的保護網
 
然而、就在不久後,四糸乃也被枝幹擊中被奪取了意識
 
士道見狀雖然想過去,但卻被十香阻止、並要他繼續前進
因為士道的目的應該是要跟ルーラー對話才對,十香要士道相信她們
 
士道在明白十香想傳達的意思後,也決定要做好自已該做的事
 
就在不斷前進的過程中、狂三與折紙也分別被枝幹擊中而停止了動作
 
十香見狀大喊著自已要援護到最後,但不久後為了擋下從後襲擊士道的枝幹
 
依然被奪去了意識,士道繼續跑向凜彌的所在地,卻就在要接觸到她的最後一刻被擊中了
 
 
然後,就那樣被奪去了意識......
 
 
 

 
 
.............
 
.........
 
....
 
 
 
 
 
 
 
"士道、該起床囉"
 
"嗯...凜彌...? 已經早上了?"
 
"總算起來啦,沒問題吧、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呢"
 
"是嗎...可能是作了什麼怪夢吧..."
 
"只是那樣就好了...難得的休假日,要是身體狀況不好可是損失呢"
 
"啊、對喔,今天是假日"
 
"你在說什麼? 你忘了今天的約定嗎?"
 
"約定?"
 
"沒錯、約定、很重要的"
 
"真的嗎!? 抱歉,我弄不清楚了...到底是什麼樣的約定呢?"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約會囉"
 
 
就這樣,我被凜彌帶出家門前往商店街進行今天的約會行程
 
雖然我有些搞不清楚...不過看見凜彌開心的表情,也就覺得無所謂了.....我是這麼想的...
 
 
不過...
 
 
 
就在黃昏時,我與凜彌兩人來到了展望台這兒
 
 

"今天真的好開心呢,明天跟後天甚至是下星期或下個月...要是一直都能這樣就好了呢"
 
 
一直、都這樣...嗎
 
說的也是、我.............
 
 
 
 
 
 
 
 
 
 
 
"────不行、凜彌,我做不到"
 
 
"咦...?"
 
 
 

 
"為什麼...?"
 
"那是....."
 
 
到底是為什麼呢....
 
自已也...搞不清楚...為什麼對凜彌的話會有那種回應
 
簡直像是...嘴巴擅自動起來那樣...
 
 
明明應該沒有否定的理由才對...
 
凜彌是我重要的青梅竹馬,接下來的日子明明都應該要一直在一起的
 
 
沒錯、現在也還不遲,趕快向凜彌道歉吧
 
那樣的話...凜彌就會把剛才的話當成是玩笑原諒我了吧
 
 
今天真的很快樂...接下來也一直要跟凜彌在一起...那才是...最...棒.....的...
 
 
"鳴.....!!"
 
 
這是什麼...過去的記憶? 好像突然在腦中急速的甦醒過來的感覺一樣
 
這樣的情報量...就好像有著世界遭到分割一樣的錯覺...
 
 
"果然我還是...沒辦法成為士道真正的家人呢..."
 
"凜───"
 
 
士道眼前的凜彌突然發出一股強光
 
就在士道的眼睛能看見後,似乎已經回到了剛剛那個被凜彌稱作是パラダイス‧ロスト的地方
 
 
"竟然能從我的《凶禍樂園》.......《無と歸す者》裡逃離...!?"
 
"雖然不太明白...似乎是這樣呢..."
 
".........."
 
 

"...這樣啊...看來你...已經不要緊了呢...士道..."
 
"那是...什麼意思?"
 
士道問完這句話時地面突然震動起來,凜彌說著
 
"...你已經打破我的パラダイス‧ロスト、我已經什麼都──────"
 
"凜彌、聽我說好嗎?"
 
"剛才跟妳約會的時候,第一次感覺到那麼愉快的約會,真的、覺得要是能一直在一起就好了"
 
"吶、凜彌...我、想跟凜彌在一起、妳早就已經是我的家人了啊"
 
"畢竟、這在個世界離我最近的、不就是住在隔壁的妳嗎"
 
"就算不在這個世界...就算從這裡出去,妳也是對我來說重要的存在啊"
 
"所以...一起回去吧、凜彌,回到日常..."
 
"從一開始再重新來過吧,就算不借助《凶禍樂園》的力量也不要緊了才對"
 
"就算失敗、也用不著覺得害怕,我會陪在妳身邊的、還有大家也在"
 
"妳的話一定能用自已的手去抓住幸福的才對!"
 
"...士道"
 
 

 
 
"凜彌...妳明白了...嗎?"
 
".....《凶禍樂園》已經完全的脫離我的控制了,很快的暴走就會開始"
 
"變成那樣的話,這個世界會怎麼樣....."
 
"什...! 難道就沒有什麼方法了嗎?"
 
"...方法的話,有的喔"
 
"真的嗎!! 到底要怎麼做──────"
 
 
"─────把我、封印起來吧"
 
"──────!?"
 
"只要這樣做,結界就會消失、大家也能回到原本的世界..."
 
"這是只有士道...只有士道才能做到的事喔"
 
"對、對了...只要讓精靈的力量流到我身上來的話,不、不過...封印能力若對象沒有敞開心靈的話"
 
"...啊哈哈,這果然像是士道會擔心的事,都這個時候了這還會擔心這個..."
 
"沒問題的,一定能成功的"
 
"...啊...我知道了,這樣就能救大家還有凜彌妳了對吧"
 
"嗯...那一定才是、能讓大家在一起的,唯一、答案"
 
 

 
"最後───、夢見了很幸福的夢呢"
 
"(為什麼...凜彌的表情會這麼悲傷呢...)"
 
 
 
 
隨著凜彌的靈力遭到封印,塔本身也開始快支撐不住
 
同時也象徵著《凶禍樂園》的任務已經結束了...
 
 

 
凜彌倒在士道的懷裡如此說著
 
士道看了看周圍,發現十香她們都已經回神了,但似乎還沒醒來
 
然而就在此時,士道懷裡的凜彌卻開始發光
 
 

 
"啊哈哈..."
 
"凜彌...妳的身體...怎麼..."
 
"老實說...只有我...就只有我是沒辦法回去的"
 
"這是怎麼回事!? 因為、妳...剛才不是..."
 
"對不起...我說謊了...因為不這麼說,士道就不會親我了吧..."
 
"那是...也許是這樣...但是!!"
 
"你看吧...我..很了解士道對吧...因為我是...士道的青梅竹馬嘛..."
 
"...的確呢,因為妳是青梅竹馬嘛...所以別放棄啊! 待在我的身邊啊! 就像至今為止、以後也一樣!!"
 
"至今為止什麼的...其實是不存在的喔...所以...也不會有今後..."
 
"騙人的...這種...這麼可以這樣..."
 
"士道你...教了我很多事,身為人...是需要痛苦的記憶的..."
 
"只要跨過它、那麼快樂的記憶就能變得更加快樂"
 
"那是..."
 
"沒問題的...不說也可以的喔,啊哈哈...對不起....."
 
"啊咧...不知道為什麼...好像看不太見士道的臉了..."
 
"哈哈...那就代表妳累積了這麼多的眼淚啊..."
 
"這麼說來士道也是呢...,不過、原來這就是哭泣嗎,至今為止都不曾想過會有這一天呢"
 
"就是啊! 凜彌不知道的事還有好多好多呢,所以...所以...還不可以..."
 
"吶、士道...可以聽我說一下嗎...?"
 
"嗯...什麼都會聽的,什麼事...?"
 
"像這樣...跟士道一起渡過的那些日子,讓人感到舒服"
 
"...所以、我想...自已的樂園確實是錯誤的也說不定..."
 
"但與士道在一起的日子,卻是沒有半點虛假,真正的───幸福"
 
"妳在說什麼...不是說好接下來都要一直在一起嗎?"
 
"哈哈...能讓士道這麼想讓我好高興,不過、要是被聽見了大家可能會生氣也說不定..."
 
"哈哈...的確有這個可能呢..."
 
"那...就趁大家聽不見的現在...說出來好了..."
 
"什麼? 那麼慎重..."
 
"我...一直、一直都......."
 
 
 
 
 
 
 
 
 
 
"喜歡著士道喔─────────────────────────────"
 
 
 

"凜、凜彌? 凜彌、凜彌.....凜彌.......................................!!!!!!!!!!!!!!!!"
 
 
 
 
 
 
 
 
 
.......
 
.....
 
...
 
 
 
 
 
在那之後...新天宮塔崩壞、當我回過神時,人已經在高台公園了...
 
十香她們被佛拉克西納斯回收接受檢查,而狂三則是又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
 
折紙則是為了確認狀況而去了AST的基地
 
 
 
然後...剩我一人待在高台公園內...
 
 
結局、凜彌就那樣消失了...深信的結局並未到來、而是以壞結局來結束...
 
到最後、還是什麼也沒弄明白,為何要張開結界、為何要殺了我...
 
什麼都成謎的就這樣...結束了.....
 
 
 
這時令音突然從佛拉克西納斯上以傳送方式來到士道面前
 
並問著他要不要緊,士道回答還不太能放得下
 
令音接著說關於這次的事件,有些事想跟士道說明
 
但就在令音開始說明前,卻又對士道說著這對士道而言並不是知道就會比較好的事
 
要士道考慮之後再決定要不要聽
 
 
聽見令音的口氣,令士道在一瞬間心生怯意,但這是跟凜彌有關的事
既然這樣、該作的選擇就只有一個,畢竟這也是士道目前唯一能夠接近凜彌的方法了...
 
 
 
在確認士道的意思後,令音開始說明著...
 
 
首先是ルーラー並非精靈,而是與精靈相似的存在
 
士道聽了覺得很驚訝,令音繼續說
 
雖然不是精靈,但也不能說是別種生命
 
雖然還需要詳細調查,但根據推測、很可能是某個強大靈力的殘渣獲得了意志後的結果
 
也就是沒有肉體的存在,普通的精靈一但封印靈力之後,代表"器"的肉體會留下
 
但只有靈力的ルーラー.....則是在封印後就會因為失去靈力而消失.....
 
 
之後士道又問到結界的部份,令音則是直接說出了結論
 
以結論來說,覆蓋天宮市全體的結界《凶禍樂園》,除了封閉效果外還有其它特殊能力
 
士道問著是否像精靈們的天使那樣,令音回答很相似、但規模卻有根本的不同
 
當士道問到《凶禍樂園》的力量到底是什麼時
 
令音有些停頓的說"...是能修正《世界》的力量"
 
士道聽了覺得有種過於壯大的感覺,令音繼續說
 
就跟這句話本身的意思一樣,結界中的世界,在出現期待的結果前不管幾次都能重新來過
 
這就是《凶禍樂園》的能力,說到這裡、令音問著士道是否有片斷的記憶
 
說到這、士道也察覺到了,自已跟大家確實有著同樣的記憶
 
令音說那些都是在《凶禍樂園》中不斷重覆的過程中誕生的結果,也就是可能性的未來
 
全部都是曾經發生過事,並非夢或是妄想...是確實存在的
 
 
士道這時又想到最後一個問題,凜彌到底是為了什麼要架設這個結界
 
令音說從這裡開始就是她個人推測的部份較多
 
畢竟在凜彌消失的現在,這問題已經是不可解的了...
 
 
令音繼續著剛才結界的話題,並提到要修正世界的話
就必須要發生某件事才行,雖然關於條件有很多種推測...
 
但可以確定的是只要發生某種狀況,就一定會啟動
 
 
 
 
 
 
也就是──────────────────────────────士道的死
 
 
 
 
 
說到這,士道回想起自已在樂園中有好幾次迎接"死亡"的結局
 
自已明明死了好幾次,卻又不斷的重生著
 
簡直像是SAVE跟LOAD一樣...
 
 
令音繼續補充,在士道死亡的瞬間、結界就會將世界回歸到張開的那天
 
也就是說,士道就是這個世界的鑰匙
 
 
 
聽到這裡,士道感到一陣混亂問著
 
凜彌不是要為了要殺自已才展開結界讓十香她們的靈力回流的嗎
 
但令音卻搖搖頭說士道錯了,而且是從前提就開始錯了
 
接著令音提到十香前幾天靈力暴走的事
 
 
而且...《凶禍樂園》恐怕也是在那個時機點發動的
 
 
若不是這樣的話...在十香暴走的現場,士道應該早就死了
 
 
 
原來在十香她們暴走前,士道的精神跟身體狀況就一直不是很好
 
雖然在佛拉克西納斯的診察中並沒有問題...可是卻還是發生了異變
 
伴隨著拉塔斯托克所不知道的威脅...
 
 
令音推測這並非精靈們的暴走,而是士道本身的暴走狀態
 
 
自從士道與精靈相遇開始,每一天每一天就過著充滿壓力的生活
 
與精靈們約會時緊張感所造成的壓力、還有三次瀕死狀態所造成的傷害累積
 
 
也就是說...造成精靈們靈力逆流並非結界,而是士道自已
 
由於身體急速不適,再加上其它因素重合在一起而產生的偶發性錯誤
 
 
 
 
 
在十香暴走的同時,凜彌的結界也隨之展開
 
再加上《凶禍樂園》的力量會隨著自已的死發動...並將世界修正...
 
全都─────────────────連結上了...
 
 
 
 
"凜...彌..."
 
"...雖然我不知道園神凜彌這名少女是從哪裡出現的"
 
"與小士你是否有接點也完全不明白,但有件事是可以確定的───────"
 
 
"啊.......啊........."
 
 
凜彌她...凜彌她......並未讓精靈們暴走
 
並非為了一已之私才把我們封閉在結界中...
 
就只是...為了我而已......
 
 
 
"凜...彌...她..."
 
"...應該就是這麼一回事吧...園神凜彌她...為了守護小士你...就只是為這個才創造這個世界的"
 
"我...什麼都.....不知道....,凜彌她又...為什麼要.....為什麼.....為我...."
 
"...可以別再說了嗎、小士"
 
"───────────令音小姐...?"
 
"...任誰都可以恨她、任誰都可以可憐她,但是小士、只有你..."
 
"她為了救你而賭上自已的一切,請不要玷汙那份決心"
 
"───────────!!"
 
"拜託你、小士,園神凜彌只是想救你而已,並不要求任何回報"
 
"請你不要對她抱持後悔或是謝罪的想法...而是以感謝的心回應她..."
 
".....是..."
 
 
 
 
在確認士道冷靜下來後,令音將某物交給了士道
 
似乎是從新天宮塔脫出時掉落的小布袋,令音也不知道裡面裝了什麼而問著士道
 
 
士道對此確實有印象,這是自已交給凜彌的───────────
 
 
 
士道要求令音是否能讓自已暫時一個人待一會兒,這時周圍傳出一陣震動
 
令音說看來似乎是結界就要完全消滅了,天宮市很快就會回到正常的時間軸
 
之後在催促士道有想做的事得快點之後,令音便回到佛拉克西納斯了
 
 
士道走到了圍欄旁,心中想著與凜彌在夢裡的那場約會中
 
最後來到的地方也是這裡,但時間是不會倒流的,身旁的凜彌也不會回來了
 
將令音交給自已的袋子打開後,看見的果然是自已有印象的鑰匙...
 
 
沒錯...這是...證明凜彌跟我之間是"青梅竹馬"的證明
 
將這個交給凜彌時她的臉、令人無法忘懷
 
雖然很驚訝、卻也相當的高興
 
 
還有將它忘在家中廚房時的那份慌張.....
 
 

"...不是約定好要珍惜它的嗎、凜彌,既然這樣...就負起責任、好好帶著它啊...!"
 
"不然的話...妳明白的吧、...早上我又要起不來了...也看不見妳問我料理味道如何時那高興的臉"
 
"再也見不到...妳的笑容什麼的..."
 
"為什麼啊...到底為什麼!? 一直都是我的青梅竹馬...一直都要在一起的..."
 
"這麼說的人不就是妳嗎....."
 
 
 
"凜彌────────────────────────────────────────────────────!!!"
 
 
 
 
 
 
 
 
 
 
【謝謝你、士道...我...跟士道在一起時的時間真的很幸福喔...】
 
 
 
 

 
 
 
 
.......
 
.....
 
...
 
 
 
 
 
在那之後...士道等人回歸到了十香暴走的那一天,當然也失去了結界內所有的記憶
 
而當天十香雖然面臨暴走,卻還是拼死忍下來而沒有造成任何影響
 
 
雖然士道還是常常會有殘留著新天宮塔以及身邊少了什麼人的錯覺感
 
 
 
但這些大概都會隨著新的相遇而流逝吧...
 
 
 
 
 
 

 
 
 

"...大家、都忘了呢...不對...這樣才是最好的...,世界不該存在像我這樣異物..."
 
"這樣...這樣就好了對吧...士道?"
 
 
 
就在說完這句話後,一個神祕黑影突然出現並對凜彌說著...
 
 

"幸苦了,妳完美的完成了自已的任務"
 
"..........你是?"
 
"接下來妳就好好休息吧"
 
 
隨著這句話,神祕黑影將凜彌給吸了進去
 
 
 
 
 
END
 
 

 
 
 
凜彌給人的感覺總是一副笑笑的、軟軟的(?)感覺
 
其願意為了士道奉獻一切的心態,雖然有些問題、卻也有著難以言喻的高貴情操
 
為了不讓心愛之人認為是自已害死了她而主動親吻了對方
 
最後看著凜彌在士道懷裡逐漸消失時
 
 
 
那感覺就跟看狂三七夕短篇一樣令人鼻酸...
 
 
 
 
園這個字象徵了0,而0又有始源、虛無...甚至是代表神本身的意義
 
園與神組合起來的姓氏"園神",由此象徵她是本作中的神
擁有著能將結界內的世界歸零、甚至改變因果的力量
 
 
第一輪時,在士道夢中她曾說過她一直觀守著士道
也許代表著她從5年前甚至更早之前就已經察覺到士道身上的那股力量了也說不定
 
原本只是默默看著這個世界的她,突然有了這麼一個特定的觀察對象
 
之後在持續觀察著士道的日子中,也逐漸對士道產生特殊的情感
 
但由於自已只是靈力聚合體,在根本無法與士道有所接觸的情況下
也只好持續待在士道身旁,祈求著士道能過著幸福的日子
 
 
每當士道開心時,凜彌也會跟著士道開心
 
士道傷心的時候、凜彌也會跟著士道傷心
 
 
 
 
然後、到了命運的日子...
 
 
士道因為靈力盡失使得復原能力也跟著失去
 
就在千均一髮之際,凜彌緊急啟動了結界操控因果保住了士道的性命
 
並且不斷的讓他在《凶禍樂園》中輪迴著,就像是涼宮無盡的八月那樣
 
 
就在輪迴次數經歷過幾十幾百...甚至幾千輪幾萬輪後
 
凜彌的力量終於也到了盡頭...《凶禍樂園》也無法繼續維持下去
 
 
因為不願意看見士道在回歸現實後死去,凜彌發動了パラダイス‧ロスト想將眾人回歸
 
但士道卻打破了パラダイス‧ロスト(失落樂園)回到凜彌的面前
 
看著士道竟有辦法打破パラダイス‧ロスト的凜彌開口這麼說了...
 
 
 
"...這樣啊...看來你...已經不要緊了呢...士道..."
 
 
 
 
這句話代表了凜彌對士道已經放得下心...同時也包含了離別的意義
 
 
 
 
最後.....凜彌就那樣消失了,只留下了身為青梅竹馬證明的鑰匙
 
 
以及士道在夜空下呼喚凜彌的慟哭聲.....
 
 
 
 
 
 
 
 
 
 
 
題外話:
 
終於打完了六篇...說實在話,我本來只想打狂三篇而已...
因為狂三線給我的感覺實在太像白色相簿2序章結尾的那種感覺
 
(順便騙GP)
 
 
 
也許有版友察覺到,這些劇透文有這一篇比上一篇寫得更詳細的感覺
 
還有CG的部份也跟最初狂三篇出爐的時候有很大的不同
 
說起來...意外得到遊戲中的全CG檔應該才是我把這六篇全打出來的關鍵吧
 
心裡有種不打也不行了...的感覺
 
但實際打下來還真是一項大工程...常常打完主稿都已經半夜2、3點了(爆肝)
 
結果隔天醒來再看PO文的時候才發現裡面內容一堆需要修正的部份
 
可能因此造就很多版友上次看是那樣、怎麼下次看變成這樣的情況
 
(尤其是狂三篇改的最多)
 
 
小弟在此致上深深的歉意...
 
 
 
 
 
最後...感謝觀看過本文的各位版友們
 
還有你們的GP
 
 
 
 
 

 
 
MEMORY───205 小さな奇跡
 
 
 
 
"大家早安~"
 
一如往常般,小珠老師以輕快的聲音向大家問早並開始點名
 
這時小珠突然想起今天有位轉學生要進這個班上
 
殿町立刻火熱的喧嘩著
 
士道則是疑惑怎麼會在這個時期有轉學生進來
 
隨後、在小珠老師的呼喚聲下,轉生學進到了教室...
 
 
 

"...!?"
 
"大家早、初次見面,我是園神凜彌、今後還請多多指教!"
 
 
士道看著這名少女,不知為何有種早就認識她的感覺
 
她身上那種柔軟的氛圍...那嬌小的聲音...以及...雖然溫柔卻筆直的眼神
 
自已全都認得...
 
 
 
就在小珠老師指示轉生學坐在士道旁的空位後
 
凜彌慢慢的走了過去,而士道看著眼前的凜彌對她說...
 
 
 
"歡迎回來、凜彌"
 
"嗯,我回來了喔、士道"
 
 
 
 
to be continued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931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園神凜彌|凜彌|精靈|凜祢ユートピア|青梅竹馬

留言共 6 篇留言

湯圓桑
這條線的結尾感覺就像還有後續一樣0.0

07-26 22:40

夜市夜夜眠
感謝大大阿
讓我這玩不到遊戲的人也能感受這些故事
真的很謝謝阿

08-02 19:05

Kaisar
感謝大大的努力 這遊戲真讓人感動

08-25 22:21

凜禰☪_RinMi
哭了...感謝大大的努力!! (鞠躬3次)

09-10 21:31

¶™司馬〽NGNLx紫羽✔
請問有沒有那個短髮少女(像茉茉的)首次現身的文章?

09-16 22:32

宅宇清弦
太感人了TT~
看來士道以前似乎擁有所有精靈的能力,但不知道為甚麼現在變成這樣

08-25 14: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pkgi4478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デート・ア・ライブ 凜祢... 後一篇:淺談Tiny Dunge...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