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遊戲同人小說_GirlArms】The Storm(6)

作者:歷史謎團│2013-07-16 10:54:06│贊助:168│人氣:533
---

------

---------

過去 那一晚


  第一排--總計四十二名的遊騎兵--開始掃蕩行動之後,第二、第三排也接連從小鎮另外兩個地方突入,形成一個包圍網。這群士兵的首要任務便是在進攻小鎮之際打散敵方防禦網,並以最快速度抵達位於小鎮中心的教堂,同時清除兩條街內的任何敵人。

  作戰期間,每排會留下一個小隊預留做為緊急反應部隊,以便在進攻方遇上危險的時候出動。不過理論上來說,迫擊砲就能夠解決大部分的問題

  位於幾公里之外指揮官中心內,伍德中校嚴峻的雙眸依舊盯著顯示螢幕,不過嘴角卻流露出一絲滿意的笑容。沒錯,敵人已毫無組織性可言,現在的他們不過是一群手拿武器的無能之眾罷了。

  恐怖分子無法往深山裡跑,因為那個地方住著被稱為原生種的怪物,可是他們也打不過幾乎是以獵殺恐怖分子為專職的我國士兵。毫無選擇餘地;除了戰死沙場外就只剩下投降一途。

  不過,那抹笑容馬上又從中校的臉上消失無蹤。他暗想,儘管使用者再怎麼無能,武器所帶來的危險性卻不會因此減少。想當初這些恐怖分子竟能將大量武器走私到姆大陸,並控制此一附近的領土佔地為王。要不是有誰秘密地在後頭協助,任那些無能之輩是不可能辦得到的。

  「是誰……」伍德中校喃喃低語道。「究竟是誰意圖把『外面』世界的帶入這座大陸上,並計畫將其散播開來?」

  根據我國情報單位顯示,這座小鎮就是一個小型實驗場。假如這個的實驗成功的話,它將大大改變人類的戰爭型態,甚至影響到國家勢力未來的走向。

  伍德中校不是聖人--他可以很坦然地說自己不是,因為這種人扛不起他所背負的重擔。在軍政界打滾的人都知道,那些唱高調的傢伙都只是一群偽君子。政治和戰場是差不多的東西,這裡容不下軟弱或不切實際的想法。

  可是……即便如此,這類型的人仍試著保持一條最低限度的道德底線;反人員地雷的使用便是個好例子。地雷是個便宜又實用的小玩意兒,實為軍事史上一個重要武器。然而,它所帶來的後遺症卻異常嚴重。據統計,反人員地雷所殺傷的平民要比它們在戰爭中所殺的步兵還要多上數倍。

  如今,世界上超過一百五十多個國家禁止使用地雷,絕大部分的地雷區也在經過掃雷單位的長年努力下一一清除並消失。伍德中校所出身的國家並沒有簽署過相關條約,但為了避免招來不必要的批判,軍方早已決定不再大量地在戰場上佈署反人員地雷。

  總得說,如果沒有這條最低底線的存在,那麼國家軍隊就跟眼前這些恐怖分子沒什麼分別。這一回,後者的行為明顯觸及這一條底線,因而引來國家軍隊的注意,最終導致了自己的毀滅。

  「太過火了……」

  伍德中校正沉浸於自己的思緒裏頭,當一名屬下出聲叫他的時候,這名高階軍官稍微遲疑了一下。

  「中校?」通訊官疑惑地望著自己的上司。

  「不好意思。」伍德中校說,將耳機切換至對方指定的頻道。

  耳機另一頭傳來了白噪音,然後才是特種部隊的隊長,凱拉.史考特士官的聲音:『這裡是先遣部隊,我們正在前往教堂的路上。預計三分鐘後與增援部隊作接觸,並於十五分鐘後執行最終作戰。』

  伍德中校抿著嘴唇,沒有說話--他不需要說任何話,甚至下達任何指令;那些在外頭拋頭顱灑熱血的年輕人都很清楚自己在幹什麼。

  「嗯。」

  因此,他只是淡淡地應了一聲,接著轉過頭說道:

  「幫我接第十航空基地,確保空中支援預定起飛的時間。」

  「遵命。」通訊官很快地回答。

  現在伍德中校能做的只有確認一些分內的瑣事,而這些瑣事將直接牽扯到遠在幾公里外的士兵性命。

  「空中支援已於剛剛起飛,中校。」

  「非常好。」

  儘管只是個人觀點,但伍德中校認為在戰場上運氣根本不值一文;因此他從來不祝人好運,尤其是在作戰的時候--

  「代我將那些怪物送下地獄。」因此,他都以下面這句話取而代之。「Good Hunting,gentlemen。」

***

  通訊機一一傳來各單位的報告,其中絕大多數為確保區域安全的回應,同時也代表著敵方抵抗勢力逐漸變得薄弱。

  「Area Secure!」

  每當這句話在耳邊響起之時,便意味著自己與手下指揮的士兵有更多一層保障。等到通往教堂的街道被完全控制後,凱拉.史考特士官留一下一部分人員堅守於原建築物,以應對敵方狙擊手出現的可能性,接著她帶領另外五名菁英士兵往教堂的方向奔去。

  一路上滿是迫擊砲所造成的坑洞,牆壁上則佈滿了彈痕與彈孔。屍體意外的少……史考特心想著,大概是被增援部隊所吸引而去。作戰正完全照著計畫進行。

  史考特的小隊在同僚的掩護下,迅速朝教堂挺進。在黑夜的掩護下,那棟建築物就矗立於小鎮正中央,石造的建築又有一點像是巨大的墓碑。教堂裡頭似乎沒有一盞燈火是點著的,望過去窗口內一片漆黑。

  不過正當凱拉.史考特瞥向某扇窗戶一眼的那瞬間--

  「!」

  --女人

  幾乎是剎時間,窗口那頭出現了一名年輕女性的身影。

  長髮飄逸,全身穿著素色裝扮,神情凝重地盯著街道上的凱拉.史考特。

  從大腦皮質內部瞬間傳來毛骨悚然的感覺,讓年輕又訓練有素的特種部隊隊長不自覺的顫抖了一下。

  「那是……!」

  可是下一秒,短促的槍聲使她反射性地回過頭……友軍射擊。待史考特再度將視線移向那扇窗子之際,那位少女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彷彿本來就不存在似的。

  「士官長?」當一名屬下出聲叫他的時候,這名特戰隊長稍微遲疑了一下。

  「不好意思。」她輕輕甩了甩頭,將注意力集中於眼前的任務。

  管他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

  緊抿著嘴,凱拉.史考特一邊暗想,一邊望著距離自己越來越接近的教堂建築。

  管他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她都即將找出答案。

***

現代 某一晚


  儘管身處於不見五指的漆黑之中、儘管身處於這片不論在白晝或夜晚都是由黑暗所統治的森林之中,她扔在自身卓越視力的幫助下一步一步邁出步伐,遊走於被黑暗所團團包圍住的森林之中。

  然而,那模樣卻要比平常還要來得艱困。

  用衣袖抹掉夾雜在嘴角的惡臭,然後用那隻手按著腹部--莉歐.萊茵步履蹣跚地在樹林間穿梭著。與平時英姿煥發、身輕如燕(或如豹?)的她完全相反,這名金色短髮的少女兵器正咬著牙,面露出蒼白且痛苦神色。

  莉歐深呼吸一口氣,瞬間感到腹部一陣刺痛,隨即又咳了好幾聲。灼熱感爬滿食道,隱隱換出另一波嘔吐感。除了強烈暈眩外,她甚至可以感覺到溫暖的液體自鼻孔流下。

  比起剛中拳的時候好多了……莉歐心想,肋骨似乎沒有斷裂的症狀,身體大致上也還運作自如。

  「記得……當初是叫指揮官先生往這方向跑的……」莉歐喃喃自語著。「幸好武器沒弄丟。」

  她苦笑著說,這大概是不幸中的大幸。至少,她在撤退前仍不忘帶著自己的武器一同逃跑。

  莉歐暗暗仔細計畫著接下來該採取的手段。雖然身負著傷,她卻沒有停止分析現狀;嚴格來講,那顆聰明絕頂的腦袋幾乎從未停止過思考任何事。

  又或許……只是或許,當莉歐被薇葶痛揍一拳的剎那間,她的思緒確實陷入全然空白,並停擺了萬分之一秒的時間。

  莉歐猛搖著頭,將意識全神貫注於當下。

  首先最要緊的,便是與青年指揮官會合;接著,他們倆必須趕緊離開敵方的搜索範圍。莉歐雖然被薇葶K的眼冒金星,但勉強還可以戰鬥。畢竟,少女兵器誕生的唯一一個目的正是戰鬥--尤其又以擁有如此優秀之資質的莉歐為例。相反地,屬於人類這種族青年指揮官就脆弱許多,少了武器幫助下的他們簡直不堪一擊。因此一旦帶上青年指揮官行動,想要隨心所欲的戰鬥也不可能的。

  依照目前的身體狀況,暫時是沒辦法戰鬥下去了。她得趕快找到青年指揮官,然後想辦法與敵人進行第二度交鋒。

  正當莉歐仔細在腦袋中思考盤算之際,某個無法忽視的疑惑突然間冒了出來。

  敵人……

  停下了腳步,困惑--就像是有形之物般纏住雙腳,令她無法移動半分。莉歐總能從各種問題中得出解答的,即便是超出常人思考邏輯範圍的發言或判斷,終會被證明是正確的;首度,這一名聰慧的少女感到百思不得其解。

  敵人……究竟是誰?

  她詢問著自己。

  我又為什麼要和薇葶戰鬥?為什麼……

  以常理來看,她根本沒有理由和薇葶拚個你死我活。薇葶是她最要好的摯友,照理說兩人見面時應該要開開心心的,怎麼反而會試圖奪取對方的性命?

  為什麼我們非得戰鬥不可呢?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無法解答

  沒有邏輯可言

  那麼,反觀青年指揮官又如何呢?

  身為一名跟自己原本就沒多大關係人類,她又為何要拚了命去保護他?況且,他還是葬送傑洛--那位親如自己哥哥的兇手!

  不只如此,根據消息顯示他更是……

  緊抿著的下唇滲出血絲,握緊的拳頭指尖逐漸發白,連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名為莉歐.萊茵的少女兵器撫著自己的額頭,無法理解的邏輯與無法回答的問題同時敲擊自己腦袋控制理智的部分。

  根據研究顯示,頭腦的前額葉皮質這個位在額頭後面的腦區具有令人意想不到的角色。它負責調控專注力、計畫、決策、想法、判斷以及提取記憶等,是最高認知能力的控制中心。然而,劇烈的壓力足以引起一連串削弱前額葉皮質的影響。

  此時此刻,莉歐的頭腦或多或少正經歷著相似影響吧--儘管嘗試著壓抑那幾乎快爆發的情緒,更加原始、更加衝動的混亂與焦慮卻逐漸佔據了整個思緒。

  『殺掉就簡單多了嗎?』

  猛地,耳邊響起了低沉、沙啞的嗓音,甚至連莉歐自己都感到不寒而慄。

  那是我自己的聲音嗎?她不確定。然而不是自己的話,那又會是屬於誰的聲音?

  『妳真的這麼想嗎?』

  莉歐反射性地轉過頭,一名少女的身形立即映入自己的眼簾。

  「少女兵器!」

  一名身穿純白色洋裝,頭戴動物耳朵的少女兵器就站在自己身後不遠處。一雙眸子於髮絲隙縫之間若隱若現,莉歐看不出她正擺出什麼樣的表情,或判斷出有無透露出任何無表情。

  莉歐心裡頭不由得一震,舉起砲管對準那名不速之客。她從來就不會讓人溜到自己背後,但她根本就沒發現到對方的存在,彷彿上一秒才憑空現身似的。莉歐納悶著,她自己感知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衰弱的?

  不過,那名少女兵器似乎沒有與莉歐開戰的打算,她的身上也沒有攜帶武器的跡象。詭異,莉歐心想。武器就是少女兵器的生命,猶如一體的存在;沒有武器的少女兵器什麼都不是。

  就算如此,莉歐手中的砲管仍直指著那抹身影「妳想做什麼?」她質問道。

  不明少女兵器嫣然一笑,緊接著便轉過身往反方向跑去,身影消失於漆黑色的森林中。

  「喂,妳--」

  還沒來得及出聲叫住對方,靈敏的雙耳立刻捕捉到背後傳來的數聲腳步聲。慢慢地,小心翼翼地朝她的方向靠近。

  追兵!

  貌似因夜色掩護所以仍未發現莉歐,但是照這樣子慢吞吞走下去她絕對會被追兵逮個正著。

  沒有時間思考、沒有時間計劃……頭一次拋掉所謂的深思熟慮,莉歐隱忍住傷痛,往不知明少女兵器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她不曉得自己為何會這麼做,也不曉得自己在想什麼,竟然會選擇追逐一名詭異十足的傢伙後頭。可是在心底深處,莉歐感覺到在剛剛那一短暫四目交接的瞬間,對方已經默默地將要說的話告訴了她。

  跟著我。

  因此,莉歐就這麼做了。
  
  除此之外,另一個較為次要的想法自莉歐心底頭跑了出來。

  她剛剛好像看見對方的頭--

***

  香甜的花香刺激著嗅覺神經,眼皮似乎也受到影響似地微微顫動,青年指揮官掙扎地打開雙眼,試圖找出自己身在何處。

  同一時間,青年指揮官試著回憶起自己意識最後斷掉的地方,但他就是無法從記憶汪洋中找出正確片段。有如播放壞掉的電影膠捲一般,眼前隨機地跳出一段又一段過去所發生的事情。

  他剛進國家情報機構的時候、他第一次開槍殺人的時候、他首度拷問嫌疑人的時候、他登上姆大陸的時候、他見到少女兵器的時候、他認識蕾比的時候……

  不過說到底,他現在人究竟在哪兒?

  雖然青年從未體驗過宿醉,但是此刻他正在體驗的感覺應該與其相差不遠了。劇烈的頭痛折騰個他老半天,光線猛地刺入雙瞳,又猶如一道閃電在腦袋裡頭轟然作響似的,不禁令他皺起眉頭。只有在過了十幾秒後,雙眸才慢慢適周遭環境的亮度,青年指揮官也才終於看清楚周遭環境的景色。

  他驚呆了。
  
  天依然是暗的,地卻是明亮的。

  正如這句話的意思--頭頂上漆黑一片,夜幕仍舊遮蔽住了天空;可是當他一低下頭後,卻赫然發現柔和的白光充滿於森林大地之上。

  而這些來自於地面上的光芒,都是花朵--會發光的花朵!

  遍佈於地上每一處每一吋,白色花朵就這麼綻放、閃爍出明亮的光芒異彩,彷彿是存在於地面上的星兒,又宛如數不盡的螢火蟲在花朵上飛舞著。來自於自然界貨真價實的光芒,其中又帶著一絲不尋常的詭異。花朵細長的根莖看似脆弱,卻傲然挺立著,呈現出一股典雅高貴之氣。

  四周萬籟俱寂--與世隔絕的夢幻境地,就在青年指揮官面前嶄露無遺。

  不過僅只於此的話,青年指揮官也不可能會震驚得無法言語。他臉上的神情整個凍結住,幾乎是將驚愕這兩個字刻在上頭。

  眼前的景象的確美麗得足以令人瞪目結舌。縱使如此,姆大陸本身就存在著許多人類仍未發覺的秘密,就連機械怪獸這類生物都能夠生活於這片大陸上,那麼會存在著發光的花朵也絕非什麼驚人的事情……是的,僅只於此的話。

  「妳、妳們,是誰?」

  就在這個當下,三名……不,是至少五名年輕漂亮的少女同發光的白色花朵一起映入青年指揮官的視野內,她們有的坐著,又有的站著,不過全都倚靠在青年指揮官身旁,各個面露出淡淡的笑容。

  更正,她們都是頭戴著動物耳朵的少女兵器。

  「妳們想幹什麼?」

  青年指揮官想站起身,卻立刻被好幾隻手壓了下來。

  「別亂動喲。」她們其中一人說。

  「你渴了吧。」另一人則說,捧起的雙手之間盛著清水。

  愣愣地盯著那雙手,青年指揮官顯得有些茫然。

  「喝呀。」那名少女兵器鼓勵道。

  青年指揮官小心地啜飲幾口,沁涼的液體流入體內,比起世界上任何飲料或酒精飲品都要可口數百倍。

  「謝謝。」

  那名少女兵器微笑,年輕白皙的臉龐毫無一絲瑕疵。

  「抱歉,我還有……」青年指揮官邊搖頭邊說。「我還有必須做的事。」

  「急什麼。」

  青年再度被壓在地上,少女們的神情仍保持不變的笑容;如同發光的白花般自然,卻又不自然。

  「讓我們一起來玩嘛,讓我們忘記所有煩惱。」

  五名少女貼得更近了,肌膚與肌膚相互接觸,身體與身體相互觸碰。

  青年指揮官感到一陣昏眩,花海和少女們身上散發的香味似乎讓他的身體反應變得遲鈍,這時候她們其中一人的雙手已經纏上青年的頸項。少女兵器一邊靠近,手指一邊遊移到青年的下半身,臀部也開始游移,櫻唇也同時慢慢接近對方的唇。
 
  誘人的香氣再度撲鼻而來,甚至比上回更強烈。這一次,青年指揮官只感覺意識逐漸模糊、逐漸模糊。
 
  「放鬆吧,」甜美的聲音迴盪於耳邊。「一切都不會有事的,上尉。」
 
 
  上尉……

  那兩個字,驚醒了本應沉睡中的靈魂。
 
  「不!」
 
  推開靠得極近距離的少女兵器,青年指揮官整個人跳了起來。
 
  「不要靠近我!」他大吼。
 
  「為什麼要露出這麼可怕的表情,上尉?」
 
  其中一名少女兵器跟著站起身。
 
  她擁有一頭及腰長髮,身穿素色洋裝,瀏海遮住了大半部的臉,上揚的嘴角卻異常明顯。
 
  「你在害怕什麼?」她語氣平淡地說。「上尉。」
 
  「為什麼妳們會知道我過去的軍階!」青年指揮官問。他不只臉色鐵青,額間都冒出了一滴滴冷汗。
 
  「這是什麼樣的問題?」嘴角慢慢彎下,長髮少女兵器的語氣變得極為失望。「你難道都不記得我們嗎?還是說,你選擇不記得了?」
 
  青年的牙齒打顫起來。
 
  「喔,我看得出來,你記得一清二楚。」諷刺地撇了撇嘴發出的冷笑,長髮少女兵器刻意放慢動作,緩緩地伸手撥開自己前額的頭髮。
 
  「可別告訴我,你不記得我這張臉呀。」
 
  「不可能!」為了掩蓋心中的不安,青年指揮官提高音量吼道:「妳已經--」
 
  可是他才一開口便意識到了什麼,而立即閉上自己的嘴巴。
 
  「說下去呀。」長髮少女兵器鼓勵著對方,一旁另外幾名少女見狀都咯咯地笑出來,彷彿這是多麼有趣的事情。
 
  不,這一點都不有趣。
 
  因為這幾名少女兵器早就已經--
 
  「--死了。」
 
  自唇間吐出的那兩個字之際,刺骨寒意直達青年內心深處的。
 
  幾乎是話音落下那一瞬間,長髮少女兵器的胸口冒出個小紅點。然後,那個小紅點緩慢地暈開,具有生命似地向外擴散,將素色洋裝染上一大片醜陋的腥紅。
 
  不只她一人……其餘少女兵器的身體也逐一發生變化。她們之中有人手腳斷落,如同粗製濫造的模型人偶。不過從接縫處流出的,卻是恐怖的血紅瀑布。另外又有幾位的眼珠自完美無瑕的臉龐上頭滾落,有的皮膚則逐漸潰爛,或轉變成焦炭色,燒焦味侵襲入青年的鼻喉內,令他咳嗽個不停。

  胃裡頭一陣強烈痙孿,青年指揮官當場雙膝跪地,嘔吐起來;即便是見識過戰爭殘酷面貌的他,或任何一名人類,都不可能承受得了眼前血淋淋的畫面。

  「我們都是你在戰爭中殺死的少女兵器。」

  長髮少女兵器邊說邊走向青年指揮官,洋裝上半部已被染得通紅,衣襬處滴落一珠珠的液體,將地面上的白花轉化為同樣的顏色。

  那是血的色澤。

  「這不是真的……」

  青年指揮官沒有轉身逃走;即使他腦袋裡閃過這個念頭,他也被驚嚇得動彈不得。

  「這不是真的,」他又重複了一遍,像說給自己聽似的。「這都只是我腦子裡的幻覺而已。」

  「你確定嗎,上尉?或許這是我們的腦子裡的幻覺喔。」支離破碎的少女兵器們發出開懷的笑聲,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顯得毫不在乎。

  「別靠近我!」青年指揮官拔出手槍,那隻手正劇烈顫抖。

  「你所學的知識、你所執行的作戰,殺害了不知多少少女兵器及本地的原住民。不管是直接,還是間接的。」

  「我是位軍人,那麼妳要我他媽怎麼做!」青年指揮官怒吼。「總把任務放在第一位,絕不接受失敗,也絕不丟下弟兄……」

  「謊言、藉口。」長髮少女兵器的回答,硬生生賭上青年的辯解。「當一個人殺人時,他總得找到一個十足的藉口,講好聽點則是理由,來為自己得行為做出解釋。因為殺人是你們人類之人性最終極的矛盾。如果沒有適當的理由彌補其行為,長時間下來人類將因此舉而心理崩潰。」
  
  長髮少女走到了對方面前,伸出雙手,好似要將他擁入懷中。

  她繼續說道:「戰爭之後,你待在姆大陸是由於你想成為少女兵器的拯救者。你以為自己在保護少女兵器,結果反而害死了更多的姊妹。」

  「不……」

  「而我待在這的理由,是因為你永遠也無法彌補自己所做的事情。」

  「不對……」

  「到頭來,你會做的只有一件事,你也只能成為一種人。」長髮少女兵器湊上前,在青年指揮官的耳邊悄聲說道:「你只會殺人,你也只能是個兇手。」

  失去血色的面頰、失去反駁的意圖;青年指揮官的手不再顫抖,如同接受了什麼事實,他放棄了無謂的抵抗。

  青年指揮官甚至不能以身為軍人的理由拿來塘塞自己,因為他和一班軍人不同,他是國家情報局外勤人員,專門替國家戰爭機器執行那些放不上檯面的勾當。是的,他始終曉得這一刻將在某天到來……償還的時刻。

  長髮少女兵器語調柔和,就像一名溫柔的姐姐正在安撫徬徨的弟弟般,她笑瞇瞇地說:「我懂得,我了解事實是殘酷的。但你總不能永遠都活在自己的謊言裏頭,對吧?」

  青年指揮官神情茫然地點點頭。

  「現在,你要做的事情非常簡單。」她握住他持手槍的那隻手,然後將槍口轉向青年指揮官自己的下巴。

  「這樣子……就可以了嗎?」他問。

  「是的,這樣就可以了。」她回答。

  青年如釋重負地呼出一口氣,接著將手指收緊--收緊扣著板機的手指。

  然後--

***

  

  --地一聲槍響。

  短促的槍響,就跟平時聽見的沒什麼不同。

  聽見?青年指揮官心想。死人聽得見槍聲嗎?

  過了一小段時間之後,他才意識到子彈並沒有穿透自己的頭顱。

  「……誰?」

  不知何時,青年指揮官的背後出現了另一名人士。在青年指揮官扣下板機的最後一剎那,對方伸出的手及時移開了對準青年腦袋的槍口,拯救了後者一命。

  青年指揮官往左後方看去,結果卻什麼也沒見著;他再看向右後方,赫然驚見一名少女兵器的右眼眸正凝視著他,眼神裡充滿了複雜、無法以言語去述說的情緒。

  「為什麼……妳要選擇這麼做?」長髮少女兵器摀著胸口,表情憎惡地說。「即便他做了這麼多無法原諒之事、即使他根本沒資格回到那個世界。」

  「因為這名人類的苦難仍未結束。」背後那名少女兵器--以青年從未聽過的少女嗓音說。「並且,連他自己都仍未得出答案。」

  「妳到底是誰?」青年指揮官問。

  對方沉默了一會,接著緩緩開口回答:

  「我是被你所殺死,也同時被拯救的那一位。」

  語畢,她、長髮少女兵器,以及青年指揮官身旁的整個世界一同崩解,飛散為數百萬片碎塊。
世界頓時化為一片漆黑,隨著青年的意識……

***

  「指揮官先生!」

  「……」

  「指揮官先生!」

  如夢初醒般,青年指揮官睜開雙眼,感覺到自己的衣服都被冷汗所浸濕了。
  
  「莉……歐?」

  青年指揮官回過神,發現他手裡正拿著手槍。

  為什麼?

  他無法回答。

  而莉歐則站在背後,使勁抓住他持槍的那隻手。

  為什麼?

  他也無法回答。

  青年指揮官只能失了神似地呆愣在原地不動,像個傻瓜一般。

  「你知道你剛剛究竟想幹些什麼嗎?」

  「我幹什麼了……?」

  或許是對方白癡般的反應令人惱羞成怒,又或許是由於其他因素;總之,莉歐以反往常的冷靜,硬是將青年指揮官轉過身來,雙手揪住他的領口並怒吼道:

  「你剛剛差點就開槍自盡了!」

  「開槍自盡?」

  眼看淚水幾乎快奪眶而出,莉歐一邊說,一邊將對方抓得更緊,「要是你就這麼莫名其妙死掉,那我……那我又該怎麼辦!」

  「莉歐……」青年指揮官試著安慰她,因此不假思索地說道:「我很抱歉……」

  可是道歉的話才剛說出口,莉歐的表情便瞬間變了樣--這全然是預料之外的變化--青年還沒反應過來,莉歐便將他用力甩在地上,並粗暴地抹掉臉頰上的淚珠,惡狠狠瞪著他。

  「抱歉?」莉歐打斷對方,肩膀隨著猛烈的呼吸大幅起伏。「你以為我在擔心你嗎?」

  她的臉上透露出各種不同情緒,一次一種,但都只是一閃即逝:憤怒、憎惡、悲傷,猶如她正掙扎著處理自己的情緒,以及如何將其展現出來。然而,她最後將所有情緒都藏在心底,除了空洞的目光之外,她努力不洩漏出其他任何想法。

  「你以為我究竟是為了誰才這麼拼命?你以為我是為了誰才選擇跟自己的摯友拚死戰鬥的?」莉歐問。

  青年指揮官思考了一會之後,他回答:「絕不是我,對吧?這跟我們之間的交易一點關係都沒有。」

  「事實上,交易什麼的一開始就不存在呀。」莉歐聳肩說,「本來你這種人根本沒資格跟我做交易。」

  「妳……都知道了吧。」青年說。

  莉歐帶著一抹謎樣的笑容。

  「三個星期前,我收到了一封匿名來信。其中夾帶著過去某一筆有關某場軍事行動的資料。」莉歐說。「很明顯地,那是刻意要挑起我們少女兵器復仇的信件。雖然以普通人觀點來看,這封信的來處與意圖極為地可疑,常理來說根本就沒有人會相信。但是對於親身體驗過戰爭的我--尤其是那一場軍事行動下的受害者的我們來說,這可說天賜的良機。」

  「我猜想,那些激進派少女們也都是受此封信影響而突然開始行動的吧?」

  莉歐點頭,苦笑道:「很單純吧,少女兵器。即便是受復仇之心驅使,那也同樣地單純。」

  「既然妳曉得我所做過的事情,為什麼又不殺我呢,莉歐?」青年指揮官道。「妳選擇在這種狀態下協助我,以妳的角度,坦白說,就算直接把我給殺了也都不算過分。不過妳卻沒這麼做,難道是妳認為整件事情還有謎團沒有解開嗎?

  「謎團?或許吧。那也算是其中一個原因。願意跟著你一起行動,也是出於其他原因。舉例來說,你記得前幾天我總會開你玩笑吧?當時你說我這麼做只是想讓你難堪,你是對的。我確實只想讓指揮官先生感到難堪而已。那些都是出於我憤恨之心的惡意玩笑。同時低指揮官先生的戒心,等時機成熟以後再一口氣戳破盲點.讓指揮官先生無從辯駁。

  最重要的,我更想知道--」

  「妳想知道殺害這麼多少女兵器、使妳的家鄉毀滅,最後還害死傑洛的兇手,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青年指揮官說道。他不是笨蛋,他了解受害者的心態與其感受。

  「不……」

  可是出乎意料地,莉歐輕輕搖了搖頭,臉上的笑容已不再帶有諷刺意味。接著,她緩緩地說:「我想知道,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能承受這樣的工作與責任。」

  青年指揮官抬起頭與莉歐四目交接,後者不知該如何做出回應,只能一語不發地盯著眼前的少女。

  「我知道……」

  莉歐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道:

  「我知道你們軍隊有軍隊的規矩,人類的世界也比我們複雜許多。但我也曾想殺了你一了百了,破壞了我生活的人--害我與妹妹分散多年,又害死傑洛的人,為什麼他還能活在世界上?為什麼……我會在這裡跟你說話呢?為什麼不直接對你開一砲解決掉呢?

  可是我想起傑洛,你知道嗎,指揮官先生。傑洛總是看到人們好的一面。傑洛就是這樣的一個人。當我和他在一起旅行的時候,我們看見了姆大陸居民光明的一面,不管是人類還是少女兵器。那便是旅行的意義所在,去嘗試著接觸過去所不知道的事物。他鐵定會希望我理解你……理解你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說到這,少女空洞的眼神逐漸重新注入感情,淚水再度自她的臉頰滑落。

  「或許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你,指揮官先生,永遠也不。但我會試著去理解你這個人,藉此不讓傑洛對我感到失望。」

  破涕為笑,莉歐露出了少女本應擁有的、最純真的笑容。

  青年指揮官點點頭,現在任何說一句話都是多餘的。

  莉歐再度吸了一口氣,平穩住語調後,她開口問。「因此這個問題才顯得非常重要--指揮官先生,你為什麼會在這裡呢?」

  我為什麼在這裡?

  「我已經回答了我身在此處的目的。」她問。「那麼,指揮官先生又為什麼會在這個地方?」

  我在這兒的理由?

  「你並非是為了任務、並非是為了委託,更甭說是為了社會安寧而行動。誠實地告回答我,請用自己的話語回答我的問題!」

  我的理由是--

  「他在這的理由,便是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冰冷的語調如刀刃般劃破空氣,刺入了莉歐與青年指揮官的耳膜。

  當兩人發覺自己被包圍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數名黑影從天而降,夾帶著一塊巨大的強化捕捉網,將這一男一少女兵器給拖入一片黑暗之中。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865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8 篇留言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幽靈嗎,我記得眼鏡老兄好像很怕鬼...

話說他到底背了多少條人命啊@@
再多背一條應該沒關係囉?(筆記

看到這裡一直覺得青年隨時會被豹子給宰掉欸@@
結果居然是被逮了@@

話說莉歐這樣玩根本自虐啊@口@

07-16 11:50

歷史謎團
心中有鬼就有鬼,心中無鬼便無鬼(爆

很多啊,畢竟是戰爭阿;不只是姆大陸,連外面也算進去的話就很多了WWW

的確一直有被幹掉的危機XDDDD而莉歐,就留給各位自己想了07-16 15:44
神龍
哦哦!等好久啦XD

07-16 12:35

歷史謎團
喔喔!謝謝支持XD07-16 15:44
熾冰
窩低添,這還真是... ...

在看完【環太平洋】之後看到這篇文,該怎麼說好呢~
兩邊一點都不像 (挨揍
P.S. 其實我只是來說我看完【環太平洋】而已 (拇指 (欸?

來說點內容好了(茶
原來姆大陸也會鬧鬼,只能說好兄弟不分地區宇宙時空,雖然在這篇文最多就是地區差
感覺本篇主要在內心糾葛,看來謎團陷入和我一樣的泥淖了科科~ 不過,讀者,是誠實的 (咳血
話說果然死去的人最偉大,傑洛桑啊啊啊啊

最後果然要來一句,辛苦啦

07-16 15:48

歷史謎團
中國機器人超爛...我以為會很威,結果...
俄國更蝦...我超想看他們打架的拉吼!!!OAQ

...

......好兄弟不分地區宇宙時空XDDD今後會有謎底喔>.0
內心鳩葛確實很難寫,科科(爆

戰爭是殘酷的,但傑洛並不是死在青年所承認的戰爭中,因此令他格外自責;對於莉歐而言,她傷得更重。

謝謝支持!!
07-19 00:44
刷不到冰弩的祭月間緒
這一篇真是打中人心。

07-16 17:42

歷史謎團
謝謝稱讚,敢問打中人心是打中哪一部分呢?

......還有,我以為祭月不看網路文章XDDD(或是說不常看~~07-16 23:48
刷不到冰弩的祭月間緒
拙者不是說了嗎,如果是友文(指多字的連續小說)拙者一定會看,只是看細與否的程度問題。

這次關於眼鏡哥跟莉歐的情緒表現拙者覺得堪稱做細演大,在編織複雜的內心獨白時仍保留了高度的力道,是傑作。

07-17 07:24

歷史謎團
原來,感謝祭月願意花時間的閱讀。真是受寵若驚>A<
這下子以後寫文得更認真啦,又有一名讀者在觀看[e26]

內心戲那邊有點沒信心,聽到祭月這麼說我就安心了(也是由於寫到最後已經累爆了,所以...)。

再次,謝謝祭月的支持。沒有什麼比這更開心的了。07-19 00:46
打哈欠的德姆
寫的真是太好啦~不論是和幽靈少女或是和莉歐的對話.情緒表現.內心戲都寫的很棒阿[e19]
指揮官先生這次又到鬼門關前面繞一圈了阿....
指揮官先生別這麼快就想死了好不好阿~~~!!!
你死了你家的那隻兔娘搞不好真的就會跟著你一起去了阿[e28]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5a5grIT_Eo


話說.我其實有一個很大的疑問.故事中那些幽靈...真的是幽靈嗎??
為什麼我覺得她們應該是別種東西.例如說「千面」
其實說她們是千面.我還真的沒什麼證據.只是覺得幽靈有辦法握著人的手嗎??
然後指揮官先生開槍時.又能夠將手給推開?
不過指揮官先生後來卻是被莉歐發現打算開槍自盡.而阻止指揮官先生的人是莉歐...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阿...難道說千面也會讀取人類腦中的意識嗎?那這樣一切就說的通了阿

最後還是要說:辛苦你了謎團大.生出這一篇肯定是繳盡了腦汁吧
但還是要請你再接再厲喔~

07-17 21:13

歷史謎團
謝謝德姆稱讚

這次字數有點多,閱讀辛苦了(尤其又是在螢幕上

我覺得指揮官如果真的回去後,可能會遭受到更嚴重生命威脅XDDD(兔子的逆襲


故事中的幽靈--德姆問得好喔XDD德姆每次的疑問都令人感動~~令人感覺沒有白白浪費精力寫故事。而我每次也都得說--請期待下回(被毆飛

確實是絞盡腦汁,不過一切都是值得低,為了讀者們。
我會加油喔喔喔喔喔喔!!07-19 00:53
遊騎兵
"你以為真的有鬼,其實是你自已心中有鬼"這句話是我從一部電影預告片聽來的台詞,至於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鬼,我想這說不清楚,不過唯一可以確定的事,你會發覺有鬼,多半都是與你自已做過的事情有關。以這位指揮官來說,在戰場上,他背負著許多條命,不管是直接還是間接、人類或是姆大陸上的原住民們,雖然他是為了執行上級的命令而不得不做出許多殘酷的事,但命令畢竟是死的而人卻是活的,人是有知覺、有感情甚至有罪惡感的,當你被迫做出一件殘酷的事,就會慢慢的在你心裡累積一股無名的壓力,久而久之,這股壓力就會慢慢把人壓垮。也因問如此,在戰場上,當一個沒有感情、沒有罪惡感的人,或許會比較輕鬆[e31]。
但這指揮官會對自已過去的事情感到有罪惡感,甚至拼了命想去彌補他過去所犯下的錯;或許不管他怎麼做,消逝的生命不會在復活、或許不管他怎麼靡補,過去所做的事也只會如影隨行的跟著他,但至少證明了,他是值得去救的,因為他努力的想利用自身的經驗以及身手來阻止悲劇在次發生,而這也許是莉歐願意拼命保護他的原因之一。
不過看到最後,又忽然有出乎意料的人物出現了呢,不知道我有沒有猜錯,從對話內容來看,冰冷語調的主人似乎不是薇婷呢,或許這一切,又是之前那些"隱藏在幕後"的人所玩的另.一.場.遊.戲;畢竟那些信的內容,對激進派的少女兵器們或許是天賜的良機,但對某些人而言,少女兵器們的行動,也是天賜的良機。但假如我猜錯了,這段請無視。(光速逃

最後再來分享一部,在戰場上必須做出痛苦決定的電影片段
http://youtu.be/bxzWRYtBBWA
至於誰對誰錯,我想這沒有人說的準,只能說:裡面的人都沒錯,不過這卻是大時代的無奈......

07-21 16:27

歷史謎團
遊騎兵這段留言真是令人感到深刻,因此也讓人思考了好久一陣才決定該怎麼回應。

從過去讀了士兵的自傳以來,從越戰到第一次、第二次波灣戰爭以來,我可以體會到兩種士兵的存在;第一種,是對於殺害其他士兵沒有感覺的人。他們成功找到屬於自己理由隔絕殺害人類同胞會所造成的心理陰影。這並非指這些人毫無感情,但他們確實不抱有罪惡感。最明顯的理由包括,在敵方國家殺害敵人,藉此來保證自己國家和家人的安全;軍人多少都有這種心態,可是第一種人將其強化至極致。再來,就是在軍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歸屬,並感恩軍隊給予他(或她)的一切。士兵有愧於軍隊,因此他們會做任何事來回報軍隊。他們的童年或過去的生活多半是有陰影的(低收入或有家庭因素)。對於他們來說,軍隊就是真正的家,他們將餘生--自己的靈魂都奉獻於此,因此殺害敵方士兵這種事情根本微不足道。

接下來談第二種人,也就是大多數士兵所面對的狀況--殺人對他們來說會造成心理創傷。雖然不是明顯的,可是罪惡感(或困惑)確實會在新中逐漸成長。他們會懷疑自己做的選擇正確嗎?對方是否有拿著槍?有威脅性嗎?即便是戰機飛行員這種通常看不見自己目標的士兵來說,他們同樣得面對這種問題。也因為如此,PTSD和各類心理問題便油然而生,進而引發社會問題。美國軍方在訓練士兵時嚴格要求他們能一槍斃命目標,這一部分是出於技術提升的原因;但據軍方調查指出,如果第一槍沒有殺死敵方,那麼之後開第二槍時有很大機率將會對我方士兵造成心理影響。因為第二槍給了士兵''思考''的時間。為了減少這類創傷,在反射神經下殺死目標是必須了。

而,青年指揮官正好介於第一和第二兩種人之間;他可以接受戰鬥人員的死亡,可是對於非戰鬥人員(GA)便無法承受。因為對他而言,GA不屬於任何國家派系,而是近於平民的存在。在他眼裡,姆大陸上的戰爭根本就不能跟國家跟國家之間的戰爭做比較,而是更接近一場殘酷的兒戲。殺害本地居民來豪奪土地已經偏離現代戰爭的規則。

遊騎兵說得沒錯:命令是死的而人是活的;而某些命令將永遠對人產生怎樣的影響。況且,對於青年指揮官這類特殊戰鬥人員,那種影響將更加深刻。

我不認為增強國防是錯誤的,但戰爭鐵定是錯的。

僅希望天下和平。07-22 01:53
遊騎兵
還有,謎團大,這段話有錯字喔:我知道你們軍隊有軍隊的規矩,人類的世界也比我們複雜許多。但我也曾想殺了你一了""白""了,破壞了我生活的人--害我與妹妹分散多年,又害死傑洛的人,為什麼他還能活在世界上?

07-21 16:29

歷史謎團
感恩!!
立即改去~(溜07-22 01: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gn0192024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謎一般的問卷... 後一篇:~小說小塗鴉,腦補劇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活動參賽文(短篇) (11)

【原創熱門長篇-男孩在女子學園就讀】 (0)
第一章:重生,感覺格格不入 (5)
第二章:惡夢,又緊追在後 (6)
第三章: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7)
第四章:挫折,只好再次面對 (6)
第五章:傷痛,總是伴隨在身邊 (6)
第六章:家人,無法改變對象 (4)
第七章:錯誤,只能勇敢承認 (4)
最終章:仰望,明日終將到來 (1)

【原創中短篇-不思議系列】(偶更) (0)
《酩酊大醉!酒魔女系列》 (8)
《人妻鐵匠!太太系列》 (26)
《傲嬌貴族!安潔拉系列》 (5)
《冷傲農女!芭芭拉系列》 (6)
《人馬騎士!瑪麗亞系列》 (5)
《沒頭沒腦!極短篇系列》 (40)

【原創短篇-士兵的故事】(完成) (22)

【同人小說-艦隊收藏】(完成) (34)
《KIS艦隊調查局》(刑事犯罪) (19)
《二戰中的艦娘》(史實改編) (26)
《艦娘們的小故事》(輕鬆短篇) (39)

【同人小說-少女前線】(完成) (9)
《幻影怒火》(AR小隊系列) (4)
《夢醒》(404小隊系列) (4)
《獵殺》(404小隊系列) (5)
《秘密》(404小隊系列) (5)

【GirlArms同人】(完成) (0)
~第一卷:The Last Ace~ (6)
~第二卷:The Journey~ (7)
~第三卷:The Hunted~ (7)
外傳:My Queen (1)
外傳:Sweetness (3)
外傳:Stories (2)
外傳:Wings of Dreams (1)
~第四卷:The Storm~ (9)
外傳:Aftermath (1)
外傳:Little War (3)
~第五卷:The Savior~ (17)
~第六卷:The End~ (4)
(其他) (11)

中短篇雜小說 (44)

Bullshit區 (159)

奏樂者系列(短篇) (5)

動保員 (7)

未分類 (288)

lsbn9780194大家
【爵士鼓翻奏】ノラと皇女と野良猫ハート2 OP 絕讚舔舔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