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CARDFIGHT!!Vanguard!!★夜光☆ 第十一章 不悅的戰鬥

作者:UBL@泉│2013-07-13 14:01:02│贊助:4│人氣:222
            CARDFIGHT!!Vanguard!!★夜光☆  第十一章 不悅的戰鬥
 
 
 
(學生會長的先導者......究竟是什麼呢......?)

在泉、巳川、司岳以及海斗進入了廢棄工廠後泉和海斗就站在工廠一樓中央的機器前而巳川和司岳則是在工廠二樓的走廊上觀戰。

「看來這個工廠真的很危險,的確是有將它拆除的必要性。」

在海斗進入了工廠後就觀看著工廠內部並且下出了這個結論。

滋......

而此時天花板上的日光燈也發出了奇怪的聲響。

「不論是我們目前的安全性還是我的耐性都稱不了多久,所以趕快結束吧。」

「喔......好的。」

海斗說完後就把口袋裡的卡組拿出來並且把他的初始先導放在機器檯面上,而泉也跟著他做出同樣的動作。

「更換三張牌。」

「我要更換兩張卡。」

當海斗和泉洗牌並從排組上方抽了五張卡後就開始進行了手排調度。

(太好了,看來羽猿會長似乎還不是真的那麼痛恨先導者。)

看到了認真的進行著洗牌和手排調度的泉如此感嘆著。

(果然如此,依那個不管什麼都全力以赴的學生會長的個性他果然不會只是隨便打打就好了。)

趴在欄杆上的巳川這麼想著。

「我已經可以開始了。」

「我也可以了。」

「那麼開始吧。」

「好的。」

(想像吧......)

「Stand up!the Vanguard......?」

當泉和海斗說完後就一起把桌面上的卡翻開來,而下意識喊著平常的開始宣言的泉意識到只有他喊著後就不禁臉紅的低下頭來。

「還真是......丟臉呢。」

在二樓的司岳則雙臂環抱的說道,而趴在欄杆上的巳川還是面無表情的看著泉。

(我究竟......在做些什麼啊......)

雖然泉有些手足無措的在心裡自嘲著自己究竟為何這麼無知但當他把頭抬起來看到海斗的先導者後雖然還是在臉紅只不過丟臉的那些事已經都拋在腦後了。

「那個單位是......碧海藍天?」

「沒錯。」

在機器檯面上的兩張卡分別是『船長 夜之子』以及『火花小子龍騎兵』。

「你先吧。」

「好的......Draw。」

「Ride為『紅河龍騎兵』,並發動『火花小子龍騎兵』的能力,當被『鳴神』的組織Ride時可以將此單位移動至R區,Turn End。」

泉邊說著邊將手中的『紅河龍騎兵』Ride並且把『火花小子龍騎兵』移動至左後方的R。

雖然剛剛發生了那樣的事只不過現在泉已經逐漸恢復並且冷靜的思考中。

此時在另外一個星球“庫雷”的海底中出現了一位騎著紅色小飛龍並且拿著十字弓的黑髮馬尾男孩和拿著望遠鏡、戴著船長帽和眼鏡的棕髮小孩。當十字弓的黑髮男孩被一陣光芒包圍後變成身穿紅色鎧甲、拿著長槍的黑髮馬尾男子,而原本拿著十字弓的男孩則出現在他的左後方。

「換我的回合了,Ride,『船長 夜之子』的效果移動,Call。」

海斗將手中的『神靈武士』Ride並也把『船長 夜之子』移動至左後方的R之後將另一張『神靈武士』Call至左前方的R而且以非常簡短的話語帶過。

「接受支援,使用後衛者的攻擊。」
(7000+5000→12000VS8000)

「No Guard。Damage Check(傷害觸發判定),沒有觸發。」

泉判定的卡是『希望之雷 赫雷納』。

「先導者攻擊。」
(7000VS8000)

「No Guard。」

「判定,暴擊觸發,先導者的Power+5000、暴擊+1。」

海斗判定的卡是『荒海的報喪女妖』。

「怎麼會這樣!!!跟本大爺上次的過程一樣啊!!」

「......他跟你不一樣。」

看到了這個情況的司岳雙手抓著頭髮大喊著,而巳川則是淡淡的對著他說道。

「嗚......Damage Check,Get,抽卡觸發,我讓『紅河龍騎兵』Power+5000並且Draw。」

泉判定的卡分別是『龍之死神鐮刀』和『老龍法師』。

「Turn End。」

(不愧是羽猿會長,果然很強......)

在一回合受到三點傷害的泉有些面有難色的這麼想著。

此時在庫雷的海底中原本帶著船長帽的小孩被一陣藍光包圍後便成了一個身穿武士鎧甲且頭部冒著火的靈魂,而之後原本的小孩和另一位武士靈魂則出現在它的左後方和左方。

當中央的靈魂武士稍微揮動他手中的武士刀後左方的靈魂武士就衝出去砍向黑髮男子而男子則將身子砍過只有微微削下他的右臉頰,中央的靈魂武士看準了黑髮男子在閃避的過程時又像他的腹部砍了一刀,男子也因這一刀腹部流出了大量的鮮血。

「換我的回合了,Draw,Ride為『閃電暴風龍騎兵』,之後Call『光擊爆彈的飛龍』和『詛咒魔砲的飛龍』。」

泉邊說邊Ride手中的『閃電暴風龍騎兵』並把『光擊爆彈的飛龍』和『詛咒魔砲的飛龍』分別Call至先導者後方以及左前方的R。

「接受『光擊爆彈的飛龍』的支援,『閃電暴風龍騎兵』攻擊先導者。」
(10000+6000→16000VS7000)

「No Guard。」

「Drive Check(驅動觸發判定),Get,治癒觸發,我讓『詛咒魔砲的飛龍』Power+5000之後治癒一點傷害。」

「判定,沒有觸發。」

「之後接受『火花小子龍騎兵』的支援,『詛咒魔砲的飛龍』攻擊先導者。」
(8000+4000+5000→17000VS7000)

「判定,抽卡觸發,Draw。」

雖然泉說了非常多的話只不過海斗卻依舊只以少數幾個字進行戰鬥,到最後時甚至連究竟要不要防禦的話也不說就直接做傷害判定了。

「Turn End......」

(學生會長似乎很憤怒呢......)

泉微微皺著眉頭的這麼想著。

「沒想到那小子竟然從原本的三點傷害轉變成二比二......」

司岳皺緊著眉頭看著泉和海斗兩人的戰鬥說道。

「......我說過他不一樣。」

而巳川還是面無表情的淡淡說道。

此時再庫雷的海底中原本腹部受傷的黑髮馬尾男子被一陣雷光包圍後變成了比原本在年長些騎著紅色飛龍、拿著長槍的黑髮龍騎兵,之後龍騎兵的身旁及後方分別出現了兩隻大小不相同但外表相似也都穿載著槍械的飛龍。

當黑髮男子壓低身子後就往靈魂武士的方向衝去並且用手中的長槍把靈魂武士拿著武士刀的右手給刺穿,隨即後穿載著槍械的飛龍也朝著幽靈武士的方向發射砲彈,幽靈武士也被因砲彈炸擊所產生煙霧所遮住而看不清目前的模樣。

「Draw,Ride,『船長 夜之子』的效果,選擇卡組上方十枚卡將其中一張放置棄牌區後把剩下的洗牌。」

海斗邊簡短的說明邊把手中的『夜霧船長』Ride並支付一點傷害把『船長 夜之子』置入靈魂後將另一張『夜霧船長』放入棄牌區。

「移動,Call。」

海斗將左前方的『神靈武士』移置後方並將手牌中的『毀滅暗影』Call至『神靈武士』的前方。

「接受支援,『毀滅暗影』攻擊後衛者,技能發動,Power+2000。」
(9000+7000+2000→18000VS8000)

海斗發動了『毀滅暗影』的技能將牌組上方兩張卡放入棄牌區並且Power+2000。

放置棄牌區的卡分別是『伊達男 羅馬利歐』以及『乘著暴風的幽靈船』。

「No Guard。」

泉說完了之後就將左前方的『詛咒魔砲的飛龍』放置棄牌區。

「那傢伙沒事幹嘛攻擊後衛者啊?!應該要盡量給予對手傷害才對啊!!」

司岳握著拳頭激動的大吼。

「跟你說你也聽不懂吧。」

而巳川正趴在欄杆上只微微睜著一隻眼睛的說道。

(『詛咒魔砲的飛龍』的能力是對方在三點傷害後Power+3000,這樣只要搭配上『火花小子龍騎兵』的支援就有15000的Power,既然他會選擇攻擊後衛者也就是說他等級三的先導者大概是......)

巳川如此的在心裡推測著。

「攻擊先導者,技能發動,Power+3000。」
(8000+3000→11000VS10000)

海斗使用先導者的『夜霧船長』攻擊『閃電暴風龍騎兵』,再加上棄牌區有另一個『夜霧船長』,所以Power+3000。

「No Guard。」

「判定,......沒有觸發。」

此時海斗判定的卡是『致命探索者 塔納托斯』,而當他看到這張卡時泉也發現了海斗眼中的怒火似乎燃燒到了最高點。

「Damage Check(傷害觸發判定),沒有觸發......」

泉判定的卡是『紅河龍騎兵』。

此時再庫雷的海底中,當煙霧消失後映入眼簾的是斷了右手、全身鎧甲都有刮痕的幽靈武士,隨即後幽靈武士就被一道藍光包圍變成了一個戴著船長帽、戴著眼鏡和拿著西洋劍的棕髮船長,而位於棕髮船長左後方的小孩被一陣藍光爆為後就漸漸的消失,在小孩前方的幽靈武士也跑到了小孩的位置,之後棕髮船長的右方出現了一個拿著刀和盾、戴著帽子的黑色女海賊。

當棕髮船長把帽子壓低後位於他左方的女海賊就朝著飛龍的方向跳去並且把手中的刀砍了下去,被砍中的飛龍在一震吼叫後就變成了閃電消失了,而之後棕髮船長也向黑髮男子的方向衝去用手中的西洋劍刺去,黑髮男子則將身子重心往右而只稍微削下了他的右耳而已。
 
(塔納托斯......)------

「海斗,你又在讀書啦?」

在有些簡破的房間中,有個綁著辮子的紅髮修女正雙手插腰對著名為海斗的小孩這麼講著。

「反正我也沒別的事可做。」

而那位名為海斗的小孩則是不理那位修女繼續看著自己的書。

「你又被其他小孩排擠了?」

「......」

「唉......這也沒辦法,誰叫海斗你真的很難親近呢,與其說你被大家排擠了更應該說是你在排擠大家吧。」

「修女,我不太想說這些,可以讓我靜一靜繼續讀這些書嗎?」

「讀太多書會近視喔,雖然本來就有了啦......只不過海斗你這個年紀應該是要不停的玩玩玩,來吧,別再讀無聊的書了,陪修女一起出去玩吧!」

「修女,妳講的這些話實在不像是一個長輩會對小孩說的,在說最後一句話才是妳的本意吧?假如想玩你自己去玩不就好了嗎?反正就算我出去也......」

「吵死了!反正跟修女一起出去玩就對了!」

說道最後修女就把海斗的書搶過來放回書櫃並且一把拉起海斗的手把他帶出了房間外。

大約過了三十分鐘後......------

「海斗~這裡有賣冰淇淋耶~你要不要吃?」

此時海斗和修女正在公園裡一起散步,雖說是一起但更應該說只是修女一直不停的拉著海抖的手走罷了。

「修女,我不用吃沒關係,妳自己吃吧。」

海斗邊把自己有些歪掉的眼鏡調整回來邊說道。

「來~海斗,這是修女幫你買的~因為你沒說要哪個口味所以修女就幫你選了,不介意吧?」

「我不是說不用了嗎?算了......既然都買了要退錢也沒辦法,什麼口味我是不介意......」

當海斗接下修女遞過來的冰淇淋甜筒後就突然停止了自己說道一半的話,因為他似乎聞到了番茄醬的味道......

「先不論修女特殊的味覺,為甚麼會有賣番茄醬口味冰淇淋的店啊?!」

「是嗎?我已經是拿了最平常的口味給你了,你看,修女的口味是魚卵芥末喔!」

「......」

感覺好像已經放棄吐槽的海斗就這麼盯著在手中的冰淇淋......

(因該勉強能吃吧......?)

又大約過了十分鐘後......------

「海斗,你在看什麼啊?」

原本一直被修女拉著的海斗突然停下來後修女就回頭問道。當修女也朝著海斗看的地方望去的時候看到的是正在對戰先導者的兩個小孩。

「你很少會對書以外的東西起興趣耶,海斗,你也想玩那個嗎?」

「也稱不上是想,但的確是頗有興趣的,不知道為甚麼覺得還蠻有趣的。」

「你知道那是什麼嗎?」

「不知道。」

「那好!」

當修女說完後就放開了海斗的手並且朝著那兩位小孩的方向跑去。

「兩位小弟弟~請問一下你們在玩什麼啊?」

「婀......先導者......」

突然被一位修女問著問題的兩位小孩似乎有些害羞的說著,畢竟能在公園裡遇上修女也算稀奇。

「是喔?那什麼是先導者啊?」

「婀......」

而被修女問到這個問題後那兩位小孩就有些說不出話來了,畢竟要以一句話來說明也是頗難的。

「卡片遊戲......?」

「哈哈!果然小孩子就是單純呢,那姊姊問你們喔,那邊的小弟弟可不可以跟......」

當修女說到一半時她的肩膀突然被抓住並且後面發出了非常可怕的寒氣......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兩位了。」

此時位於修女後方的海斗淡淡的說完後就留下傻眼的兩個小朋友拉著修女的手走了。

「等等,海斗,你不是說過了對那個有興趣嗎?為什麼不......」

「修女,我並不喜歡和人相處這點妳應該是最清楚吧?」

而被海斗這麼拉著的修女就制止了嘴巴也不便再多說了。

「海斗......」

當修女有些傷心的說出了海斗的名子後突然看到了位於他們旁邊的卡片店。

「等等,海斗,你要不要進去看看呢?」

「我說過了我......」

「吵死了!反正跟修女過來就對了!」

就這麼不知不覺突然又變成是修女拉著海斗了。

「老闆~不好意思,請問這裡有賣先導者的卡片嗎?」

當海斗進去店裡後看到的是只有幾位少數在玩卡片的人以及衛生環境不是甚好的櫃檯。

「這位客人不好意思,假如是先導者那就只剩下這包卡包囉。」

站在櫃台的人是一位有著啤酒肚且帶著眼鏡的中年男人。

「那好,我買了~」

「等等,修女,把錢浪費在這種東西上好嗎?而且卡包算是一種類似樂透的東西,若是沒抽到很好的東西那豈不就是浪費了嗎?」

「沒關係啦~而且你不是還沒玩嗎?那麼不管抽到什麼東西都算很有紀念價值的啊。」

修女邊說邊把手中的一百日元交給櫃檯。

「來,海斗,你抽抽看吧~」

修女邊說邊把手中的卡包交給了海斗。

「真是的,以後別再花這種閒錢了好嗎?」

海斗一手接下了卡包後就閉起右眼的向修女說道。

「別再說那些了啦,既然都已經買了就用好心情去接待它吧,快抽啦~修女也很想知道海斗會抽出什麼東西。」

「唉......最後那句話才是修女你的真心話吧。我看看......極限突破......」

海斗邊看著卡包的封面邊小心翼翼的把上面的缺口慢慢撕開並拿出了裡面的卡片。

「裡面的卡是......」

屬於認真型的海斗把前四張的卡片都看了三分鐘,而修女到後面則有些無聊的看著海斗。

「最後一張是......」

當海斗把第四張卡片拿起來後就驚訝得睜大眼睛看著手中的卡。

『致命探索者 塔納托斯』

「喔,小弟弟,運氣不錯嘛,抽一包就抽到了SP卡。」

「哇!海斗!好厲害好厲害!我就說嘛!平常信奉上帝一定會有好事發生的!」

看到了閃閃發亮的卡後修女就開心的跳起來說道。

「『致命探索者 塔納托斯』......先生......」

有些看呆了的海斗向著櫃台的中年大叔問道。

「請問這張卡能賣多少錢?」

「哇哇!」

聽到了海斗的問題後的修女就馬上大叫並且把海斗拉出了店外。

「海斗你到底在做什麼啊?!」

「我看這張卡似乎價值不斐啊。」

「你真的很會降低樂趣耶,海斗,一般來說你應該是要說:好,以後你就是我的夥伴了。之類的話吧?」

「我覺得是修女妳看太多漫畫了。」

「但......但不是也有句諺語叫相逢自使有緣嗎?對吧?對吧?那麼海斗你就應該把他當作你重要的朋友才對啊。」

「是相逢自是有緣,算了,只不過我也沒打算玩這個遊戲,留著它也沒用,還倒不如賣掉當作買書錢,而且把卡片當朋友也太可悲了吧?!」

「為為......為什麼不打算玩?你不是對這個遊戲有興趣嗎?」

「不能因為有興趣就隨便亂花錢,這樣子本來就沒有多少零用錢的我或修女肯定會破產,賣掉這張卡對我們來說的益處實在是太多了,再說,為甚麼修女你就這麼想要我玩先導者呢?」

「因為......」

當修女說到這裡時突然把頭低了下來。

「我是第一次看到海斗對讀書以外的事有興趣,覺得一定要把握這個事物才行。」

當修女再度抬頭時發出了非常燦爛的笑容,跟剛才慌張失措的樣子完全不一樣。

「婀......好吧,我就留下它吧。」

海斗邊害羞的低著頭邊說道。

「那修女......我們......回家吧......」

「嗯!」

此時修女牽起了海斗的小手,而這也讓原本就有些臉紅的海斗的臉變得更加通紅。

(其實我還知道喔)

(當海斗看著先導者的眼神,可是我從來都沒有見過、好像終於對世界抱有期望的眼神!)

「海斗。」

「嗯?」

「今天晚上修女來幫你做晚飯吧!」

「婀......我想還是買便當就好了。」

「什麼嘛!」

在寬廣的人行道上兩個人正說著似笑非笑的玩笑話,對他們來說,這似乎是最快樂的時光之一......

............------

「可惡,又想起了那些事!」

此時海斗正用左手扶著自己的頭並且小聲的說道。

(看來羽猿會長......似乎真的還是憎恨著先導者呢......)

泉正有些擔心的看著海斗並如此想著。

「換我的回合了,Draw。」

「羽猿會長,雖然你以前似乎發生了甚麼事,但是我......我希望羽猿會長現在能快樂的對戰先導者!」

泉此時的表情似乎是從開學到現在第一次都不曾有過的堅定,而海斗則是有些疲累的瞪著他。

「你說甚麼......?快樂的對戰先導者?別笑死我了!!!」

而海斗也是感覺已經不顧面子了把所有的力氣都花在這個吼聲上。

「那個會長......以前有這麼激動過嘛......?」

司岳半瞇著眼睛如此說道。

(至少......我要盡我的全力讓這個戰鬥更加精彩,而且巳川他也相信我會贏。)

  「Ride!」

 
                                                     一不小心似乎打了太多了(燦笑
                                           但也無仿啦,對敝人來說比起量多也別量少
                                       只不過本來是打算讓這一章幾乎全部都是戰鬥畫面
                                                    修女那部分也只要幾句就夠了
                                                  但沒想到越打越停不下來啊!!!
          這大概是敝人目前打過第二快樂的一個部分了(第一是楔子
 只不過這並不代表其他的部分就打得不高興喔~畢竟要是不高興敝人也就不會發這篇文了
                                只不過海斗的部分敝人寫到後面感覺個性好像變了......
    順便說明一樣主角們現在的時代大概是蒼蘭艦隊(但不一定和動畫中愛知的時代相同
  原本也很擔心到底要不要給海斗使用碧海藍天(畢竟真的太久沒更新所以實力自然也......
但看到十三彈後敝人就能放心的給他寫下去了!(等等,你剛剛才說現在只到第八彈就直接跳到十三彈?!
                總之大概就是這樣啦~
             這次的後記份量似乎也很多呢~(燦笑
                順便補上新的好歌↓↓↓

        其實這首也不能算真的新歌啦,因為這是敝人剛入V坑所認識的其中一首歌
            但有絕大部分也就是這首歌才讓敝人入坑的
            在敝人的心目中他還是有著不滅的第一地位
                    不管就節奏性還是PV來說都算是一流
                           But......為何這首歌的人氣卻這麼少呢?這使敝人非常不解......
    反正,至少現在因該也有多幾個人認識這首歌了,這樣敝人就很開心了~
                 各位下次再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822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第三書語
[e34]就麻煩你多跟VG板其他有寫作的人多交流了
我的立場似乎不太適合跟他們說得太多
(之前一度被人認為在說教XD,自以為很厲害)
而且我GP感覺被視為理所當然的XD

不過我希望他們都能繼續寫作下去的動力~
如果你有朋友能幫的話請他們有看小說的話順便給他們鼓勵~

07-18 18:56

UBL@泉
好的,既然同為寫手多多交流當然對大家都有好處啊~[e35]
只不過對敝人自己來說越被說教反而越會成為變成好作品的動力呢~
雖然敝人有時有點內向所以偶爾也不會留言啦......(苦笑07-18 19:22
第三書語
[e34]講真今天連說教都懶得說 GP都懶得GP的時候
也是代表一個讀者放棄一本書的時候了

07-18 19:31

UBL@泉
有的時候當作品有名時就會有些作者的心情也變得自大呢......
敝人是覺得識當的說教可以助長作品的成長
畢竟每個人的審美觀都不同會說的評論也可以越了解自己作品的好壞[e35]07-18 20:00
UBL@泉
啊,發現錯字[e8],最後的那行是(越多的評語)07-18 20: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vu06cj86cj4f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開箱】メカクシティレコ... 後一篇:被點到的問卷題目!...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arry0823繪圖的愛好者們
巴哈新手一枚,目前的作品並不多╰( ・ ᗜ ・ )➝歡迎來我的小屋逛逛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