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デート・ア・ライブ 凜祢ユートピア 琴里線心得

作者:尽きぬ水瓶│2013-07-12 22:02:23│巴幣:130│人氣:2068
 
上一篇的十香篇人氣似乎遠遠不及狂三篇?
 
果然版上都是狂三控嗎...(有狂三有GP?)
 
玩笑話到這裡...這次要說的琴里線
 
 
 
 
在上一篇中、士道被十香的靈力震昏後連續三日發高燒
 
在清醒並明白十香與四糸乃的狀況後轉而擔心琴里時順便問令音琴里現在的好感度是多少
 
令音回答琴里的好感度一直處於最高值、但馬上被琴里打回票
 
還祭出高級甜點收買令音
而且十個不夠、還增加到十五個
 
最後士道確認琴里也平安無事後還是有些不放心
 
對此、琴理大聲叫著自已明白了,必要的時候會好好依賴士道
 
不過後來又補上一句要士道以十香與四糸乃優先
 
 
之後當令音提到士道該擦身體時轉頭對琴里說著
 
並提到這三天都是琴里幫他擦身體.....
 
琴里立刻故技重施用另一種高級甜點收買令音讓她改口
 
 


 
 
最後、琴里要士道別再一個人胡來,這次的事件就交給拉塔托斯克(Ratatosk)來處理
 
並小聲說著"因為現在的士道無法仰賴自已的治癒能力..."
 
 
 
 
深夜、折紙闖空門探病被琴里逮個正著
 
雖然士道拼死的幫折紙說話、但琴里依然毒舌的形容折紙是泥棒貓(偷腥的貓)
 
之後折紙在士道的援護下平安離開?
 
之後琴里開始對士道說明天宮市的狀況、推測這可能跟精靈們的靈力逆流有關
 
並說明目前無法跟本部連絡、所以只能依靠佛拉克西納斯(FRAXINUS)單獨進行調查任務
 
 
 
6/26
 
 
 
今早的琴里以妹妹模式現身在餐桌
 
就在邊吃早飯邊聊天聊到士道的腦袋瓜程度時
 
琴里說的一句話令士道感覺最近即使是妹妹模式,
說出來的話也隱藏著S的感覺...
 
 
 
出門時、琴里再次提醒士道目前精靈們的狀態相當不穩定
 
要士道好好執行自已的任務────與精靈們約會
 
同時也提醒士道現在的他並非不死身,要他好好小心自已的言行舉止
 
聽完這些、士道也對琴里說要她不要太勉強
琴里則回答"你以為你在跟誰說話啊,我跟笨兄長不同、很清楚自已的極限在哪"
 
士道聽了也只能汗顏的應個聲當作回答
 
 
 
放學後
 
 
由於被十香跟折紙灌食、在從保健室醒來回教室後
 
琴里打手機過來聯絡,第一句話就質問著士道為何一直沒接電話
 
不知道該怎麼說明剛剛那種情況的士道只好對琴里說發生很多事所以沒辦法聯絡
 
琴里立刻猜出是惹十香不高興、士道回駁這件事說來話長
 
琴里依舊繼續毒舌的說著士道真的很會找藉口、若舉行世界盃的話應該能得到優勝吧
 
之後又說士道如果是真正的小白臉的話、封印要成功也沒那麼困難了
 
就在琴里將S屬性充份發揮之後、總算將話題給轉回約會上面
提醒士道快去找約會對象
 
 
就在士道出教室正在想要找誰約會時、想到琴里明明也是精靈卻沒把自已列入約會對象中
 
為了確認琴里是否真的沒問題、士道拿起手機確認琴里的行蹤卻接不上
 
為了知道琴里的行蹤、士道來到了物理準備室沒想到卻巧遇到琴里
 
談過話後得知原來琴里將手機遺忘在家裡、之後在琴里的質問下
 
士道雖然剛開始有些想以繞圈子的方式邀請
但最後還是決定直球進攻的方式問琴里要不要去約會
 
琴里雖然呆了一下、但立刻回應士道說要他去跟其他精靈約會
 
士道這次以增進兄妹感情的方式進攻、但依然被琴里強硬回絕
 
說自已必須跟令音商討如何處理現狀、根本沒有時間跟士道約會
 
結局士道就那樣被趕出物理準備室、但士道依然很在意琴里的現狀...
 
 
 
同日
 
 
 
黃昏時刻、琴里依然沒有從物理準備室出來,無可奈何為下士道只好先回家準備晚餐
 
就在大家為了因應等會兒的天狗牛奠祭而比常更早吃完晚飯後,琴里也回到家中
 
眼見餐桌上只剩士道一個人上前質問著、士道在說明完狀況後被琴里罵了幾句
 
但士道回駁說自已真的很在意琴里、沒辦法放心跟其他人約會
 
琴里聽聞後只給了士道"無藥可救的妹控"這個評價(不過琴里似乎有點開心?)
 
結局與士道兩人共享了一頓久違的兄妹兩人晚餐時間
 

 
 
在談論完結界的事後、琴里問起為何今天其他人都早早回房間了
 
就在問完的下一秒、琴里突然想到這會不會是士道刻意為了跟自已兩人獨處的安排時
 
士道對琴里提起等會兒有試擔大會、問琴里要不要一同前往
 
心中被潑了冷水的琴里立刻大聲回絕
 
就在士道以琴里從以前就很怕幽靈類的東西來作為琴里拒絕的理由時
 
琴里卻說自已只是不相信那些而已
 
雖然琴里一副不怕的樣子、但士道乃一眼就看出她在逞強
 
話雖如此、士道仍邀琴里一同前往,並說跟琴里一起的話一定能更開心
 
 
最後琴里在半推半就之下只好答應跟去
 
但條件是要士道當好護花使者,要是自已有個萬一得保護好自已
 
 
(不管是黑琴里還是白琴里、會怕可怕事物的就是好琴里~)
 
 
 
 
就在一行人來到湖邊後、妹妹模式的琴里光是感受到周邊的氣氛就已經嚇的快哭出來
 
平常老是受司令官模式虐待(?)的士道忍不住調侃了琴里幾句、隨後被凜彌阻止
 
 
之後、由於殿町一直沒出現,士道忍不住離開眾人前去搜尋
 
走了一段路後突然聽見有個熟悉的聲音叫住了他
 
一看才發現是琴里、而且不知何時已經換上黑緞帶
 
 
司令官模式的琴里一見到士道就質問著為何丟下自已一人跑去找殿町
 
士道回應"比起只有兩個人、跟大家一起不是更不容易害怕嗎?"
 
但琴里卻斷斷續續的回答著"士、士道不在的話...就不行啊..."
 
"是...這樣的嗎?"
 
"不、不是約定好了嗎? 給我好好負起責任、別擅自離開啊!"
 
 
士道看了看這樣的琴里、心想若讓她累積壓力值也不好,於是決定帶著她一起找殿町
 
但就在士道再次踏出腳步時
 
卻發現琴里正拉著自已的衣袖而要她別一直拉著、要不然衣服會被拉大
 
然而琴里卻堅稱自已沒有拉衣袖、士道只能放棄的繼續向前走著
 
 
突然一陣聲響傳來、琴里也跟著大叫並且靠到士道身上
 
 

 
由於過度恐懼、要求士道暫時就這樣別動
 
兩人暫時沉默了一會兒後,士道伸出手摸了摸琴里的頭並說不用勉強也可以
 
 

 
"妳從小時候就一直很怕可怕的東西..."
 
"那時候、只要像這樣摸著妳的頭,妳很快就冷靜下來了"
 
"......."
 
"雖然身為拉塔斯托克的司令而讓妳感到自已的責任重大"
 
"但妳依然是我重要的妹妹這點是沒有改變的"
 
"...士、士道"
 
"不要緊、我就在這裡喔"
 
 
就在氣氛良好之際
 
剛才發出聲響的主人現身了、原來是十香與四糸乃也來找士道跟琴里
 
琴里在被發現之前趕緊推開士道、之後似乎有些失落的看著士道...
 
 
 
在那之後、琴里又換回了妹妹模式的白緞帶
 
 
 
 
 
不知該說幸還是不幸、就在天狗牛(鱷魚)出現後
 
妹妹模式的琴里就那樣直接昏了過去...
 


 
 
 
事後、在佛拉克西納斯艦橋上,令音對士道發出警語說著
 
若琴里當時沒有讓自已昏倒的話、那一帶很有可能會就此化為火海
 
 
士道聽聞才發覺自已真是幹了件不該做的事...
竟然讓精靈們處於神經緊崩的狀態...差點就出事
 
 
不久、琴里也來到艦橋,一來就痛斥士道讓精靈們處於緊崩狀態、是不是不想活了?
 
但隨後又反省自已也跟著去了、所以其實也沒什麼資格說士道
 
之後在作出要士道以讓精靈們安定為第一優先考量行動的結論後、兄妹倆便回家了
 
 
 
 
6/27
 
 
這天、士道因為換衣時被凜彌撞個正著而遭非議時
 
妹妹模式的琴里因為的士道一句話而將百科全書丟向士道
(幸好她的功力不及某紫髮的雙胞胎姊姊)
 
 
 
放學後、士道再次來到物理準備室想看看琴里是不是在那裡
 
但裡頭卻連令音都不在、士道於是拿起手機打給琴里
 
但電話那頭傳來的卻是妹妹模式的琴里聲音
 
 
士道邀琴里一同去買東西、琴里一口便答應並約在廣場見面
 
 
到達廣場後的士道卻發現琴里不僅是緞帶、連制服都換成私服
 
就在兩人決定目的地後、士道的手機卻在這時響起
 
原來是令音打琴里的手機時卻發現她關機才轉而打士道的手機
 
 
之後令音說神無月有要事找琴里、希望士道能幫忙通知
 
並說了對於防礙兩人約會有些過意不去
 
 
在士道告知琴里剛才的通知後、琴里似乎失望的說"即然這樣、就只能中止約會了"
 
之後便離去
 
 
 
同日、在高臺眺望著天宮士全景的士道嘆氣的說著
 
"雖然想約誰來高臺約會、但結局還是因為太過在意琴里而沒邀任何人"
 
 
逗留一陣子後,便決定買完東西再回家
 
 
不知到了晚上幾點、琴里終於回到家中
 
士道對琴里問著是否要繼續白天的約會
 
琴里對此起先只是看了看時鐘問士道知不知道現在幾點了
 
但在士道說出擔心琴里也可能靈力暴走的話後,琴里只好點頭答應
 
 
 

 
深夜走在路上的約會、士道一邊談論著過去的事一邊感嘆著時間的流逝
 
約會的最後、士道覺得最近的琴里實在有些勉強過頭了,要琴里好好保重
並說若自已有什麼可以幫忙的要琴里儘管說,只要是為了琴里、什麼都會去做
 
但卻被琴里抓語病抽出"什麼都"這部份來調侃士道,對此、士道也只能苦笑帶過
 
 
 
就在兩人回來後、暫時回到房間的士道打算去洗澡時卻在浴室看見了...
 
 

"士...道?"
 
 

"你這笨蛋哥哥呆呆的站在那裡看什麼啊!?"
 
 
 
在士道在被踢出去後、琴里又換了件衣服出來對士道說教
 
 
同時提到了目前只知道整個天宮室被靈力所包覆而已
 
除此之外就沒有其它事件發生了
 
 
可以確定的目前天宮室正處於某種巨大現象的渦輪之中
 
 
結局、士道能做的還是只有約會好讓精靈的心情能安定下來
 
 
 
 
6/28
 
 
 
這天、士道在放學後便想找琴里出來約會
 
正想打電話約琴里時,電話卻早一步先響了起來
 
來電的正是琴里
 
 
在電話中士道搶先琴里一步的說出想約琴里去約會
 
之後電話那一頭短暫的沉默後,琴里只是要士道到公園會合後便打算掛電話
 
士道連忙追問琴里找自已是否有其它事
 
但琴里卻說已經沒事了,士道聽的有些不明就理
 
琴里繼續補充說著".....就是說我在跟士道想著同樣的事啦!"
 
 
士道一聽才明白原來琴里也想去約會
 
 
在公園會合後,琴里先是抱怨了慢吞吞趕來的士道
 
今後要士道跟自已一樣坐在公園長椅上
 
似乎是顧慮到士道的財務狀況而採取的措施
 
 
 
就在士道就定位後,琴里開口問著士道昨晚約會所說的事是不是真的
 
士道給予明確的答覆,但琴里卻似乎還有所顧慮的說著
 
"拜託那種事...可能會讓士道覺得我很奇怪..."
 
士道見狀便推了一把、希望琴里能好好的說出自已的要求
 
 
就在琴里又重覆問了兩次是否真的做什麼都可以後
 
士道不自覺得為琴里那認真的眼神感到有些不對勁
 
心中想著到底是什麼事需要這麼慎重...
 
但即然已經說出口、就不能反悔,不管琴里要自已做什麼都只能硬上了
 
 
結局,琴里只是單純的躺在士道的大腿上,換言之────就是想讓士道當自已的膝枕
 
 

 
躺著躺著,琴里先是啍起了歌來、接著就那樣睡著了
 
士道看著這樣的琴里,不禁想著看來是最近發生的事讓琴里太過操勞
 
原本正打算就那樣讓琴里好休息時
竟然發現琴里的裙子已經掀起到足以看見那神祕的三角地帶
 
在心中想著是否要叫醒琴里與否的士道
 
 

 
不管選哪個,到最後的結果都是士道遭到痛罵
 
 
 
同日
 
 
士道買完東西打算回家時,神無月突然來電要士道幫忙一件事
 
說是自已開發的約會AI完成了,想讓士道去找琴里試試
 
雖然士道起初因為跟神無月有關而不太願意、但最後聽到有琴里的允許後還是點頭答應了
 
 
士道回家後看見琴里在客廳,立刻上前搭話、同時神無月也用新AI計算出選項
 
1.這份情熱已經無法阻止了,立刻抱住琴里
2.讓琴里看見全部的自已、開始脫下衣服
 
 
這邊也是不管選哪個、士道都免不了挨拳頭
 
不過選2的話似乎會因為顧及到琴里的面子而讓好感度微微提升
 
 
事後在士道的詢問下、才明白這新AI根本是神無月基於個人抖M性癖胡搞出來的東西
 
 
 
 
晚餐時
 
 
士道提到了膝枕的事,問琴里要不要趁晚餐前再躺一會兒
 
但琴里卻拒絕了,理由是必須分辨公私時間、所以在約會以外的時間不能太過放鬆自已
 
但相對的,要士道在下次跟自已的約會中作好覺悟
 
 
 
 
深夜
 
 
士道在準備期末考時,一直心神不寧而去了趟廁所
 
打開門卻看見......
 
 


 
隨即被賞了一拳,之後正坐在客廳內聽著妹妹的毒舌諷刺
 
 
就在琴里罵的差不多之後,士道戰戰競競的問著琴里要不要緊
 
琴里起先不明白士道的意思,直到士道說出琴里剛剛在廁所時表情一副很疲倦的樣子
 
 
琴里聽到說並不是自已的身體有問題、而是別的地方出問題
 
 
之後提到今天試著用佛拉克西納斯(FRAXINUS)突破結界
 
想皆此與本部取得連絡,但卻沒有用、明明都用上基礎顯現裝置跟制御顯現裝置兩大武器了...
 
 
最大出力的收束魔力砲也是毫無用處、真的是力與技都用盡了
 
 
士道聽過後也只能稍微安慰琴里,就在琴里覺得好過點後
突然想到結界是否有所謂的設置點,只要能破壞那樣的東西應該就能突破結界了
 
但這終究只是假設、找不到那樣的東西的話就只是桌上的空談罷了
 
 
最後、琴里還是希望士道以確保精靈的安定為優先
 
並小聲對士道說了句晚安後就各自回房間
 
 
 
 
6/29
 
 
 
今早是由黑緞帶的琴里叫士道起床,由於士道的賴床習性
 
令琴里費了一番功夫才叫醒士道,就在琴里順便說上幾句毒舌諷刺士道時
 
突然驚覺到早上的占卜節目快要開始而緊緊忙忙的跑下樓
 
此舉令士道覺得不管是黑白琴里,這種地方還是一樣呢...
 
 
 
在士道下樓後,占卜節目也差不多結束了、之後電視映照到天宮塔
 
士道不禁覺得新天宮塔落成後,天宮塔大概也得走入歷史了
 
但又想起天宮塔原本似乎也沒那麼主張觀光用途,於是向琴里問了問
 
 
琴里回答幾年前天宮塔附近的一個美術品相當有名
說是只要情侶去那邊交換約定的話就能永遠在一起之類的...
 
士道聽了卻有種說不出的違和感,在心中暗自決定去看看
 
 
 
出門前
 
 
琴里發現士道制服上的領口歪了而上前幫士道弄整齊
 
而士道卻因為琴里臉靠得太近而意識到琴里的女人味
 
當然立刻被琴里看穿自已在想些有的沒的
以為琴里會一如往常的對自已毒舌一番、但這次卻意外的有些嬌羞的感覺...
 
 
 
中午
 
 
琴里突然打電話來問士道是否有帶體育服過去
 
在士道回答有之後琴里似乎就打算掛電話,士道連忙問著琴里是否還有其他要事
 
而琴里卻回答
 
"要是讓你全裸降臨操場的話,十香的精神值肯定會直接降到負數以下"
 
士道連忙回擊說就算真的忘記帶也不會有這種事發生的
 
 
之後士道依舊向擔心自已的琴里道謝
 
在琴里掛斷電話後,士道在心中想著為何琴里要突然打電話來確認自已有沒有帶體操服過來
 
難道只是單純的想聽我的聲音,但隨即搖搖頭認為這不可能
 
 
 
 
放學後
 
 
 
士道再次打電話給琴里邀約
 
在琴里的堅持下,今天的約會在自家進行
 
 
就在士道回家後就看見琴里已經在客廳等自已了
 
而其他人似乎都還沒回來的樣子
 
 
琴里說要去泡茶、士道也想去幫忙,但琴里卻堅持要自已來
 
結果不習慣泡茶的琴里不小心讓茶壺裡的冷水散了自已一身
 
 
士道要琴里去洗個澡再換件衣服,自已則留在這裡收拾乾淨
 
但琴里卻顯得相當不願意,說著難得的約會、不想為這種事浪費時間
 
 
在士道聽來、這就好像是為了有多一點時間跟自已在一起連澡都不想洗的發言
 
 
結局士道在錯亂之下竟說出了
 
"不、不然我也一起進去吧?"
 
"咦?"
 
 
 
.........
 
 
 
 
"為何會變成這樣呢...?"
 
 
在除了自已之外就沒有別人的浴室裡,士道正浸在浴缸裡回想著剛才的事
 
普通的話琴里在自已說出那種話後的瞬間應該會大叫
 
"你這個變態哥哥在說什麼啊!?"  在給自已一發上勾拳之後怒氣沖沖的走向浴室才對
 
 
然而...現在的琴里就在外頭的更衣所,正準備要進來
 
怎麼想都覺得不正常
 
 

 

就在琴里進到浴缸後過了一會兒、士道感嘆的說以前也常常像這樣一起洗澡
 
琴里對此與予反駁,說自已不記得了
 
但士道卻還是記得相當清楚,並說琴里從那時開始身體幾乎沒什麼成長
 
聽聞這句話的琴里當然是立刻給士道一記???
同時對著喊痛的士道說是他先說失禮的事自已才這麼做的
 
接著士道改口問"那換成『曾幾何時已經成長到這種地步了』是否會比較好?"
 
琴里說那種說法實在很噁心,並要士道閉嘴就好
 
 
這時鈴聲響起(應該是耳麥),是令音打來通知說十香跟四糸乃再過幾分鐘就要回來了
 
 
之後在一陣騷亂中,倆兄妹各自出了浴缸
 
並裝成沒發生過任何事的樣子迎接十香與四糸乃及令音的歸來
 
 
 
 
同日
 
 
在商店街買完東西的士道正準備回家時
 
卻在路上看見嘆息的琴里,似乎有些精神不濟
 
接著就收到令音的聯絡說琴里的精神狀態不太好
要士道給琴里一些鼓勵,士道想了想、決定用激將法
 
說像現在這樣苦悶的琴里一點都不適合她
 
如果是普通的琴里就算是虛張聲勢也會大聲說出「這根本不算什麼!」
 
之後鼓勵琴里已經跨過那麼多難關、這次一定也沒問題的
 
 
在接受士道的鼓勵之後、琴里的心情似乎好上許多
之後便回去佛拉克西納斯(FRAXINUS)了
 
 
 
夜晚
 
 
士道想調查看看琴里白天所說美術品
 
於是便找了琴里一同前往、與其它路線相同遇上了守護者
 
琴里化身為炎魔擊退守護者
 
 
之後在確認結界據點的存在後、琴里立刻聯絡佛拉克西納斯展開調查
 
 
 
 
6/30
 
 
 
早上
 
 
士道一早就被琴里叫起說明昨天的調查結果
 
就結論來說、該美術品確實是結界支點之一
 
而守護者則是以靈力生成的存在、是與精靈相似又不同的存在
 
目前調查在還不明朗的狀況下、士道只能想辦法繼續維持精靈們的心情
 
 
 
中午
 
 
士道想到下午是令音的物理課而想幫忙下一堂課要準備的東西
 
在來到物理準備室後卻發現琴里也在那裡
 
見琴里一副疲倦的模樣,士道忍不住關心著
 
這似乎讓琴里稍稍回復精神
 
就在令音準備完畢後、琴里也隨之回到中學去
 
 
 
放學後
 
 
士道再次來到物理準備室,見到琴里又在這裡調查結界的事
 
上前問著今天是否也沒有空閒時間去約會
 
起先琴里因為忙錄的關係而拒絕了士道的邀約
 
但就在士道說出今天要找其他人去約會後、琴里突然改口說決定要去
 
 
就這樣、兩兄妹來到了商店街
 
正當士道買完兩人份的食物回到琴里的所在時
卻發現琴里正一臉痛苦的表情
 
士道當下就決定要將琴里帶回家好好休息
 
決定不顧四周的眼光,強硬的將琴里背著走回家
 

 
之後在回家的路上、兩兄妹一邊談論著過去的種種一邊慢慢的走著
 
 
途中、士道說一直以來在不同的意義上,琴里也變得更可愛了
 
聽到這句話的琴里要求士道再重述一遍、但士道立刻臉紅的回絕
 
之後琴里說覺得自已並沒有什麼改變,畢竟從以前開始自已就對士道.....
 


 
在那之後、兩人就這麼沉默不語的走到了家門口
 
琴里在要求士道放下自已後,對士道說著自已認為士道變了許多
以前從沒想到士道的背會變得這麼寬敞
 
而士道卻只是回答要是跟小時候比較起來完全沒長大的話就糟了
 
但這句話似乎讓琴里有些介意
 
 
 
夜晚
 
 
士道在出門散步時於公園巧遇琴里
 
看見琴里這幾天為了結界的事而忙的不可開交
 
士道上前說著
 
 
1.有沒有我能幫忙的事情呢?
2.雖然好像很糟糕、但還是要加油喔
3.好像很忙的樣子呢
 
 
選3的場合,應該算是遊戲內前三名的修羅場END了
 
 
主要原因在於士道在說出選項3之後又說了句不該說的話
 
竟然在精神緊崩的琴里面前說出明天要找誰去約會
想當然這句話代表了士道所謂的約會對象裡頭不包含琴里自已
 
就在士道說出自已不過是照著琴里的話去做之後
 
 
琴里以崩潰的聲音說著
 
"這樣啊、說得也是呢....哈哈.....哈哈哈....."
 
"原來只有我嗎、只有我一個人這麼想而已嗎?"
 
"以為自已跟士道是心意相同的..."
 
"原來只是弄錯了而已嗎? 士道一直以來的溫柔、只是為了讓我心情好而已?"
 
"這種事、這種結局...未免太殘酷了......"
 
 
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的琴里、靈力開始暴走
 
士道雖想解釋、但對於靈力已經開始暴走的琴里說什麼都已經太遲了
 
結局、整個天宮市因為琴里的靈力暴走而燃起大火
 
最後甚至引發了A級空間震消滅了整座天宮市...(無慘)
 
 
 
 
選1與2的不同、就只有琴里言行上的差別了
 
選2的話只會讓琴里對士道的感覺有些小失望
 
 
 
深夜
 
 
凜彌來到士道的房間裡
 
要求士道與自已約定好要珍惜琴里
 
士道在與凜彌立下口頭約定後,眼前的景色突然一變
 
凜彌也跟著消失無蹤了
 
但士道卻不以引為意的上床睡了
 
 
 
 
7/1
 
 
 
這天一早琴里就來叫士道起床
 
但士道卻說出了定番台詞"再讓我睡五分鐘..."
 
琴里先是吐糟士道的這句話、之後士道猛然清醒過來
 
因為感覺不到琴里的氣息,以為她要施展踢擊叫自已起床的時候卻發現...
 
"不起來的話、我也要跟你一起睡"
 
語畢便塞進士道的綿被裡,還叫士道睡過去一點
 
驚見眼前異常景象的士道立刻被嚇醒
 
但琴里卻說再睡一會兒也不要緊的
 
但士道卻連忙對琴里報告說自已完全清醒了
 
見士道的模樣,琴里似乎有些失落的說了聲"是嗎..."便離開士道的房間
 
 
等到士道下樓後,發現十香跟四糸乃都不在、似乎是出門了
 
所以目前只剩士道跟琴里倆兄妹在家
 
 
士道先是關心琴里的身體狀況後,琴里回應還是有些不適
但隨即回答只是有點累了而已,要士道別擔心、同時又接著說
 
"若士道能分給我一些元氣的話、應該立刻就能回復了"
 
"哈哈、妳在說什麼啊?"
 
"我是說真的喔"
 
"咦、琴里?"
 
"........吶、士道,能拜託你一件事嗎"
 
"什、什麼事?"
 
".....我、會加油的,為了士道你"
 
"所以...為了能讓我繼續努力下去,能分給我一點元氣嗎?"
 
士道聽了問元氣這種東西能分出去嗎
 
琴里聽了只是回答說之前士道明明說過願意為自已做任事
 
士道點點頭想起自已確實說過,就在士道以為琴里想要膝枕或是其它的時候
 
琴里卻說今天想要的是比以往更加不同的行為
 
語畢、琴里將窗簾通通拉上,然後回到士道面前說
 
 
 
 
"若是能感覺到士道的話、應該就能覺得安心而有精神了"
 
"所以...士道.....更加的、接近我吧"
 
"不、不好吧..."
 
"為什麼呢.....? 不可以嗎......?"
 
"並、並不是這樣的...."
 


 
"...士道? 拜託妳了、一下子就好、分給我一些元氣吧..."
 
"那樣的話、我一定...一定就能更加努力的..."
 
"不、不行!!"
 
 
在士道語氣強硬的拒絕後,琴里問著昨天的士道不是還很溫柔的嗎
 
士道回答若只是摸頭或是膝枕之類的話無所謂,但今天的琴里想做的卻是....
 
琴里繼續問著"無論如何、都不行嗎?"
 
士道給予肯定的回答
 
琴里再次問"...因為是兄妹的關係嗎?"
 
對琴里的解釋,士道似乎是一半贊同、一半否認
 
在琴里說出我明白之後,突然臉色一轉然後問士道那是什麼臉
說自已不過是稍微戲弄一下士道罷了
 
士道聽見後有些茫然在反問琴里原來只是在戲弄自已而已嗎
 
 
之後、琴里說自已還很疲倦,要回房間去繼續睡一覺,要士道吃飯時再叫她、然後離去
 
 
 
等到了晚餐時間
 
 
再次出現在士道眼前的琴里不知為何卻是妹妹模式的白琴里
 
對於士道問起白天的事情時,說自已完全沒有記憶
彷彿白天的事都是夢一般
 
之後白琴里在吃完晚飯後又繼續跑去睡回籠覺
使得士道無法再對琴里提問
 
 
 
 
7/2
 
 
 
這天也是由琴里叫士道起床、但琴里不知為何依然維持在妹妹模式
 
還用萬年飛踢叫醒士道,就在士道又想問昨天的事情時
 
白琴里卻一溜煙的逃跑了
 
 
到了客廳、不知為何白琴里卻穿著軍服(雖然外衣還一樣披在身上)
 
士道上前問白琴里不去佛拉克西納斯沒問題嗎
 
白琴里只是回答沒問題沒問題,並要士道快點準備早餐
 
 
之後士道問起關於天宮市的異變調查進度如何時
 
白琴里也說自已不知道、還說這種事交給大人們去做就行了
 
 
結局、白琴里今天一整天都是這個樣子,士道認為這樣下去不行
於是在晚餐後對白琴里提出約會的邀請
 
不知為何,白琴里在聽到士道的邀約後嚇了一跳
之後便顧左右言他的說自已有其它事
 
但還是被士道看破那件事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
並問"跟哥哥約會比較起來、讓遊戲角色升級比較重要嗎?"
 
之後,雖然成功的讓白琴里跟士道一起出門
 
但白琴里的心情卻非常差、不管士道想做什麼都會唱反調
 
在兄妹倆來到高臺之後,
由於白琴里不想跟士道說話的關係,士道只好一個人自言自語的說著
 
 
"我對琴里來說,到底是怎麼樣的存在呢"
 
"很囉嗦? 無能的人? 還是說...是稍微靠得住的傢伙呢?"
 
"如果是後者的話,我應該會很高興吧,不過、應該不是這樣的吧,哈哈..."
 
"對我來說,琴里是個很厲害的人"
 
"當然也是我可愛的妹妹...但並非只有這樣"
 
"是個值得託付又值得信賴的人"
 
"不過、因為這樣而過度依賴是不行的"
 
"我總是將許多的事交給了妳"
 
"不過,今後我想要能夠更加的支持妳"
 
"遇到辛苦的事就一起努力、遇到快樂的事就一起歡笑"
 
"想哭的時候就一起哭泣、該逃走的時候也要一起逃"
 
"哥...哥..."
 
"所以說...琴里,不要從我的面前消失了喔"
 
"現在的妳雖然是身為妹妹的琴里、另一個妳也是一樣的"
 
"對我來說、都是一樣重要的存在"
 
".........士...道"
 
"我們身為兄妹的事實是這一生都改變不了的"
 
"不過...正因為這樣、我們才能覺得彼此是特別的存在不是嗎?"
 
"...!?"
 
"對琴里來說、有能替代我的人存在嗎?"
 
"那種人....怎麼可能會有呢...."
 
"這樣啊...我也一樣...能代替琴里的人是絕對不存在的"
 
"明明不該這樣才對的...都是士道的錯..."
 
語畢、白琴里將緞帶換成黑色,成為司令官模式
 
士道見狀感嘆的說"...終於能聽妳的真心話了嗎?"
 
"...都是士道的錯..."
 
"我...有些期待著,自已的立場能夠改變士道對自已的想法"
 
"就算依然是兄妹.....應該也有什麼特別的關係存在著...那樣"
 
"不過...士道並不是這麼想的對吧? 即然這樣...我只好一直當妹妹了不是嗎?"
 
"士道並不想改變現在的關係不是嗎? 不過、如果是妹妹的話就能一直跟士道在一起了"
 
"這樣啊...所以才一直維持在妹妹的狀態"
 
"嗯...雖有也有這層關係,但其實是因為.....我自已也不太明白了...,堅強的我到底是什麼"
 
聽到這、士道明白了,一直以來都在壓抑著自已感情的琴里由於這次的事件
再加上自已對她的關心,無意間讓心力交萃的她終於潰堤,最後變成那樣
 
士道對琴里說著
 
琴里是自已可愛的妹妹、是很重要的存在
 
就是不是妹妹、不是精靈,自已都不會離開或是拒絕琴里
 
 
但這句話立刻被琴里打回馬槍、畢竟士道昨天才拒絕了自已
 
士道連忙回應說那是因為琴里實在變得太多,一時回應不過來
 
 
最後士道對琴里說著
 
"雖然不明白今後的我們能不能變成妳所追求的關係"
 
"但我會一直在妳身邊,至少這點是可以確定、不管我們變成什麼樣的關係"
 
"周圍怎麼樣也無所謂,我們自已的關係、能決定的也只有我們而已"
 
"所以說、琴里...跟我一直活下去吧,不管是怎麼樣的關係,就從現在開始決定"
 
"可是...士道覺得這樣可以嗎? 要是士道因為我們的關係改變而受苦的話,那我..."
 
"沒事...似乎不能這麼說呢,不過、為了琴里,我有戰爭的覺悟"
 
"我也一樣...不會讓士道一個人獨自面對的"
 
 

 
"士道...!"
 
"琴里...!"
 
 
 
 
 
 
 
.......................
 
 
 
 
 
 
 
從那時候起,我們的關係就改變了
 
並不是很劇烈的變化,不管再怎麼接近
 
果然身為兄妹的我們是不會有任何改變的
 
 
只不過,彼此無法明確的說出口的那份感情
 
一直在心中不停的改變著,只要我們彼此在身邊
 
總有一天...一定.....
 
 
 

 
"吶、士道覺得幸福嗎?"
 
"嗯、當然幸福囉"
 
"這樣啊.....既然這樣,要一直在一起喔~"
 
 
 
 
END
 
 

 
 
不知道該不該說是妹有情、郎無意
 
琴里線後半段的部份有種這樣的感覺
 
對士道而言,琴里始終還是妹妹的成份居多
(要不然琴里的父母也不會這麼放心去出差)
 
 
但還真沒想到琴里會有那樣大膽的舉動
 
雖然士道依然堅守本份、但這對琴里來說無疑的是澆了一盆冷水
 
使得琴里之後只能以妹妹模式來逃避士道、逃避自已
 
 
 
最終、兩兄妹的關係依然維持在奇妙的平衡點上
 
看來今後琴里依然得多加努力才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8148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約會大作戰 DATE A LIVE|琴里|精靈|五河琴里|凜祢ユートピア|妹妹|兄控

留言共 2 篇留言

Nav獵
紫頭髮姊姊,ㄏㄏ

07-14 20:17

亞洲舞王要不先學走路
我來補血

07-28 22: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pkgi4478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デート・ア・ライブ 凜祢... 後一篇:デート・ア・ライブ 凜祢...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4516菸頭要熄滅好再丟棄
骯,覺得以前自己欠缺實力?這是自己進步的證明,會討厭以前的自己嗎?不會,沒有他的堅持不會有現在的自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