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愛你一萬年】番外:沉默中滅亡

作者:Tsu Li Gue│2013-07-12 05:58:30│贊助:12│人氣:196
  他有翻閱古籍的習慣,史料的確定性總讓他感到無比的安全,因為任何此時此刻都會化成過往,接著靠數量稀少的『幾人』,將這些紀錄下來。可能是整本書冊那麼多、也可能只是一言以蔽之,更遠古的時空可能只是火柴人的圖像,不管怎樣,這些史料,就算是稗官野史也就只有這『幾人』「可能」或「真的」知道真相。也就是說沒有人會指責它們瞎搞那些過去,即使於那之後的未來爭論永不停歇,但真相必定會得到當事人等的庇護─緘默、安寧的滅亡。

  他用三兩指舉起那杯低溫烘培的Arabica慢慢地喝,翻閱古籍的同時推了推鼻梁滑落的眼鏡,那反光與晨曦令他睫毛灑上金砂的亮點,而對面那位一直注視著他的女孩驚訝:他曾這麼耀眼過嗎?
  在對方尚未察覺時她回過神隨口繼續方才的話題。
「你...為什麼會想去那些地方呢?即使穿越過去也無法見證甚麼吧?是見證酷刑、歧視、意識形態,還是見證一夫多妻的人生以及烽火連天的不安定?」沒有層次的紅髮幾乎快短到她的耳下三公分處,她與之相符的次文化黑服裝扮,以及近乎埃及時尚的眼妝,種種讓她說的話更加沒有說服力,不認識她的人甚至會覺得很失禮數。

  對面的人停下手邊的動作抬頭看了一眼,視線竟一時間讓女孩有些招架不住、那是從瞳孔深處向外散發的睿智,她懷疑是自己今天也學他點了杯Arabica的關係、咖啡因讓她的左腦開始紊亂... …
「妳不懂。就像見證西施多美、潘安多帥一樣,可以同時理解當朝真正的審美觀。畢竟,現今所有人都知道他們畫的人像有多偏頗,絲毫沒有比兩河流域發展出來的還要進步。再者──」他停頓了下接著說。
「當時的風土民情難道還不夠美嗎?
「恩子,妳就不覺得我們居住的這片土地、星球已經被汙染到生物不再適合生存了?」
「所以你是為了逃離現世和想了解『真相』才想穿越的?」恩子終於受不了抓起公用的小巧湯匙朝黑咖啡落下兩大匙糖,而他厭惡的盯著恩子的動作,那神情就像看見現行犯犯案一樣猙獰。
「嗯。」以他們熟識的程度他早已料到恩子會問甚麼,但即使知道他也不會解釋更多,因為他懂那將淪為意識形態的辯論,最後必定讓雙方鬧得不愉快、不會產生任何『有意義』的結果。
  在理性上來說,他很喜歡與恩子聊天或討論簡單的思想議題,因為恩子是個收放自如的人,論幼稚絕對可以腦洞到世界毀滅,論成熟又能與自己交換最近思考的事物或道破思想議題的瑕疵,於這些並行的是─不強硬灌輸意識形態予人的,對他人的尊重。

  而這裡他不願說更多的理由或許多了一個,那關乎於她最近終於釣到的活跳跳鮮美大肥魚─陸威宇。恩子今天跟自己的邀約有八成一定是來「炫閃」的。

「真是服了你... ...啊!難怪你玩網遊都挑寫實風格或劇情超長的!原來阿... ...我怎麼沒想到。」對面的女孩又回到腦洞模式,這讓他鬆了口氣,要知道裝文青的矜持也是很累的,尤其三指舉咖啡杯更是讓他擔驚受怕。
「對啦!都給你說就好啦!快說吧,妳今天找我是來炫閃的吧?」他隨興、一手支著腮幫子,有些意興闌珊。
「哈啊?炫閃?那甚麼神奇的詞彙?」恩子強裝驚喜,她並不希望他那明顯對話題失去興趣的不耐刺傷她自己。因為看見他這樣的神情,突如其來的感受到了悲傷和難過... ...那是她幾乎不曾有過的情感。這讓她想起當初認識他那銷魂的場景:新生入學的報到隊伍裡身高略高的男孩站在她前面。她看見男孩那對先天就快成為八字的眉緊糾起來,一臉衰樣讓恩子有些不忍,她看了看那不知發生甚麼事的眉頭,又仔細觀察了他整個人最後終於開口問到──
「你也是美術班的新生?」
「對阿,男生出乎意料的少呢。」
「大概這間學校沒在招收時平衡一下男女比吧... ...對了,柳橙汁不會很容易壞嗎?」恩子指了指他垂下的手握住的那瓶柳橙汁,他不以為然的看了那瓶。
「反正很快就喝完了吧。」搖搖瓶身示意裡面所剩不多。而就在這時,恩子終於受不了了!把心一橫,套用魯迅同志的那句「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要嘛滅亡,要嘛就沉默!不管了!Just do it!
「那個我可以說一件事嗎?雖然可能有些失禮... ...」
「ok阿,我人很nice的。」他說完並不知恩子在心裡吐槽「還有人自己說自己人很好的喔」附帶白眼。不過對於剛認識的人她並不那麼敢將這些有梗的吐槽說出口,她有點怕他人不同自己幽默能大度接受這些。不過眼前的男孩都說自己和善,就算說了不開心也不能責怪甚麼吧?賭賭看好了!
「你不要再皺眉了啦!看起來好衰唷。」恩子說完就看見他緩慢嘗試放鬆的眉頭,有點想笑又不敢笑。
「诶?真的嗎?看起來很衰?」男孩還是會不自覺的糾起它們,看不下去的恩子大膽的舉起手撫上男孩的眉心,略為施力的壓按,隨後他們鬧成一團好不快樂。

  他們就像失散多年的孿生兄妹,不在一方低落的情況下總喜歡聊些低俗的問候語,但那些不乾淨的問候對彼此都只是友愛的證明。三年相處過後,她更了解到這位男孩原來挺多愁善感的,不過這並不構成交流的阻礙甚至恩子是期待他那些奇奇怪怪的思想議題。一直到他們畢業後考上不同學校,聯絡都沒間斷過。
  大學,他們因人生目標不同選擇不同學校就讀。但上大學後他們有更多時間可以約出來深度對談。而最近恩子發現,他因為考上歷史系導致他那敏感的精神變得更潔癖,甚至開始喜歡裝老學究或假文青,這讓她覺得──再這樣下去會很想放生他。
  不行!
  一定要做點什麼救他於水火!
「到底啥是炫閃啦?Wake up!」恩子兩手搭上他的肩猛搖,他不著痕跡的打掉女孩的手,挑眉看她。
「不是嗎?『炫耀閃光』... ...哈阿,想睡了。」嘴裡吐出一串含糊不清的話,她對此翻了白眼。
「你有臉說想睡?
「你敢說我都不敢聽!馬的!你睡覺時我都在熬作業!」這話立刻戳到她的痛處,他聽了兩手一攤表示歉意,雖然看得出來一點誠意都沒有。
「好好,快炫閃吧,妳來我家的最終目的不就是為了講這個?」他解決了咖啡,甚至為了表現出誠意放下手邊不斷翻閱的古籍。接著,他兩隻手的手指們有意識的交叉握緊,與此同時將下巴托在自己的手背上且手肘撐於桌面。他視線銳利的盯著她,恩子從他的眼中接收到他想表達的誠意也認真的開啟炫閃模式──
「我說──媽的,他敢再播一次孤單北半球我就讓他沒有北半球!」恩子真心討厭這首歌,那首歌開頭讓人聯想到遊樂園的聲音,她並不喜歡,或許她幼年時期會喜歡音樂盒內,金屬滾輪上的突起撞擊鐵片發出的清脆、略為黏膩的聲響,但還是要看曲子決定喜愛度,她不再是個小女孩,那些對現在的她來說太過夢幻。
  她不理解她那口子為何會喜歡這樣不切實際、浮誇的音樂。

「哈──阿?所以妳就因為這樣不讓他摸北半球...哎呀!一時口誤!不准過來!Don’t touch me! Fuck!」等到他安全的退到恩子的勢力範圍外,兩人早已氣喘吁吁。
  他們相隔兩尺的視線突然於空中交會,隨後彼此愣住、狂笑不止。
「哈!認真講!
「我猜妳是因為他不聽heavy metal所以想跟他分?」將非常懶散的骨頭們擺正,這令原本就比恩子高的他顯得更加高大。兩手交叉環抱於胸前的他挑釁的用下巴朝她揚了揚,恩子看了差點沒笑到胃抽筋。
  她也是這時才意識到當年精神纖細敏感的男孩如今已經能展現這種小狗邀功的低姿態,這真是太讓人欣慰了!她揮去眼角的淚強忍笑意表示贊同。
「對啦!馬的,我剛剛是要講──
「『他敢再播一次孤單北半球我就讓他嚐嚐heavy metal!』吼!該怎麼說,有時候覺得我們喜好與精神層面有著極大的落差耶。落差大到我有些想放生他。」恩子慢慢走回他的沙發前,把茶几上沒喝完的咖啡拿進廚房。他看著纖瘦的女孩走進廚房,一邊認定她正在做的事是倒掉那杯早已冷掉、難喝的咖啡,另一方面則是思考她的力氣從哪來... ...剛剛她痛揍的那幾下真是痛到他想叫救護車浪費一下醫療資源。
「怎樣的差異?」他端著食物的殘骸與她側過身,開始洗刷那些餐具。瞥過恩子的側臉,他陷入某種思維。沉默的接過她遞來的咖啡杯,恩子樂得開心,轉個身坐上廚房的平台跟他隨意的聊。
「就他有時候中二的讓我想一拳揍下去,他向我說了很多理想抱負卻只在說的階段,還有總問我什麼東西是什麼卻不肯利用網路資源去查,那些明明是網路就能獲取的資訊。另外某些科目成績不好也不找人教,自幹的下場就是當掉找我該該。我他媽是奶媽啊?雖然稱他屁孩但我未曾當他真是屁孩啊!可惡!」他看著女孩苦著的臉突然知道自己剛剛陷入的是怎樣的迷惘。他腦內盡是戀人關係的不安定感,即使恩子和小屁孩未來有天真能步入禮堂他也依然覺得,他篤定自己直到那時對於這種事件的想法都不會改變。「只要戀人雙方沒有把彼此替對方掙扎、求全的部分說開,終有那麼一天會在沉默中滅亡。」他是如此相信的,於是他回到──
「其實我有件事一直沒告訴妳。」他決定不回她這些會挑起意識形態的戰爭內容,雖然他認為就算他們真的進行了深度對談也不會因此陷入意識形態的迴圈,相反的,如果跟她討論起她那口子的事絕對會進入閃光隧道,光想就覺得惡寒。
  而此時此刻他又突然想起自己多年前就想對恩子說的話,眼前卻不是爆發的絕佳時機。為此他感到比過往的憂鬱都還要來得沉重的難過。
「什麼?你交閃光了?還是別的?」想聽八卦的恩子雙眼閃耀著光芒,水靈的大眼非常迷人,這讓他呼吸略為停滯,也讓他想起自己的名字,又同時在心裡否定了那個名字。
「不是,我只是想告訴妳,其實陸威宇是我表弟。」他露出燦爛的笑。
「你說什麼?」她瞪大了眼不敢置信。
「雖然我跟我表弟不同姓氏但妳可以問他。」他微笑擦乾手,轉身走回客廳、舒服的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
「天阿!他說的那個古板的親戚是你阿!」說完恩子也倒向他的沙發。
「想笑就笑吧。」他推了推眼鏡。
「噗!哈!我真的不是故意笑你的... ...」真的忍不住哈!
  損友笑得這麼開心卻讓他迷失了自己,他清楚知道不是友人的笑多吸引人,而是... …
「怎麼了?你不會這麼開不起玩笑吧?之後你有的是時間可以揍陸威宇。」她拍拍摯友的肩,他這次出乎意料的沒有拍開她的手。
「徐恩,麻煩妳先回去,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徐恩也不好說什麼,這是她不知道第幾次看見他呈現這個狀態,只要他是這副模樣,就絕對不會叫自己恩子。
  她私自稱他這狀態為「解離」,以她稍微對這種病症的了解,他之所以還有對「我」這個詞的認知,大概是慣性使用吧。他八成已經失去了自我的認知,可能連操作自己的身體都感到陌生... …
「好。」徐恩不打算說出「你」,她怕他的症狀會更嚴重。
  就在她關上大門後,鬆了口氣。接著陷入自我嫌惡的迴圈。他思考著不為人知的『那個自己』。起身找筆以及以前使用的印有紅色直線的冊子。只見那本正躺在床頭櫃上,他快速翻看過去『自己』斷斷續續寫下的字句。『沒有印象,這篇也...可惡!』憤怒丟開那本後蹲了下來。
「古籍!對了!」他奔回客廳抓起那本書,第二百六十一頁... …
----------------------------
「對不起」這是我最後的語言。
...」他只是沉默,我連猜想都覺多餘,他應該也如此才是。
「對不起。」這次我決定結束交流,因為我們正交融的體溫,與糾纏不清的體液。
----------------------------
「不對,這不可能!」思緒錯亂的他看著手上的書,這本書到剛剛顯示的內容都是春秋時期,究竟發生了甚麼事?
[咕咕咕!咕咕咕!]就在這時桌邊的手機響了,他想也沒想順手抓起按下。
「別在人很忙時打來!」吼完卻聽見,另端傳來一個陌生女性指責的聲音。
「什麼啊!哪有這樣對朋友的!我好心跟你說... ...」他突然驚覺自己聽不完整對方的聲音。
「妳是誰?為什麼會有這支電話的號碼?」他接著聽見對面有人搶過電話,一個陌生的男音焦急的對他吼──
「喂?你又發病了嗎?喂!回答我!嘖!徐恩我們快去他家不然就... ...」還沒聽完他便直接暈厥過去... ...

xxx.

  遠遠有個聲音這樣說著──
「難道你不知道這樣不道德嗎?居然為了回收那本書把那本情色書籍丟在桌上。」成熟的女聲透出明顯的不滿。
「不然能怎樣?他回來太快了,而且我也沒想到變異體會跑進春秋時期阿。」一個略為稚嫩的男聲隨意回到。
「就算變異體更動了歷史,也不能這樣搞吧?照程序該把他們都洗腦一下,然後施點法把部分內容更動,看起來像稗官野史就行,喂,下次再這樣我會殺了你。」那語氣就像說了便會做到,其實她說的也沒有錯,在底下世界不按規矩來的都只有死罪一條路。
「是──聽到了,我們可以回夢主義了嗎?好想睡... ...」男聲還沒說完就消失不見了。
「嘖。」女聲也跟著消失。



【End.】







xxx.

後記:

此篇的格式是按出書形式打的,這陣子翻了很多本,對話間幾乎很少按Enter。
如果擁擠真的別該我。
為了自費出書也有點... ...總算把這篇打完了。

還欠兩篇夢後續。

這篇開頭是很久以前就打的,感覺還是要這種味道比較好阿。

另外最近發生頗多事,
不能指責誰什麼,只是對於狀況感到不開心。
沒有人有義務幫誰的忙。

另外是我發現我習慣性接收他人爛攤子,根本是被母親大人練出來的。
母親大人最喜歡做的事就是搞一堆事然後叫家人幫忙處理。
不幫忙會被她轟炸... ...
唉,先這樣,
久違的以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804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悲傷|短篇|番外

留言共 7 篇留言

抖抖魚 |౪◟◕‵)
我看到我人很NICE的這句話,感覺阿癸好像在偷罵我[e13]
_(:з」∠)__(:з」∠)__(:з」∠)__(:з」∠)_

07-12 07:59

Tsu Li Gue
為啥要罵你?(翻
07-12 08:46
抖抖魚 |౪◟◕‵)
因為我常常說 我人很NICE的,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X
是說我也覺得發生好多事,可是我一件事情都不知道_(:з」∠)_

07-12 08:59

Tsu Li Gue
有時候不知道比較幸福...我只是不滿挖牆角那件事07-12 09:06
抖抖魚 |౪◟◕‵)
那我還是不要知道好了...我怎麼這輩子都處於這種狀態,是我不關心別人還是我太孤僻了
_(:з」∠)_

07-12 09:29

Tsu Li Gue
還好吧?每個人都有各自感興趣的話題... ...07-12 10:21
✿゛教主✮
哈哈!!
他有時中二真想一拳下去!!
這句真好笑

07-12 10:42

Tsu Li Gue
我已經覺得這篇沒那麼好笑了耶,難道我這輩子都脫離不了搞笑藝人的身分嗎?(哀傷[e28])07-12 11:07
✿゛教主✮
那……
恩……
嘿嘿……!!
(暗示你的搞笑天份

07-12 12:44

Tsu Li Gue
你!很好!期待我把你寫進小說裡吧[e25]07-12 13:23
✿゛教主✮
我應該是搞笑藝人出生!!
(诶 這應該跟作者有關(誤

07-12 13:42

Tsu Li Gue
只好記好你的設定之後怒寫一波啦(嚼07-12 13:56
哩哩呱哩
聽恩子抱怨好痛快啊....(躺)
然後後面是怎麼回事!!!!?????XDDDDDDD

07-12 14:01

Tsu Li Gue
最後嗎?影大大和門音在碎碎念w 而恩子的朋友解離症病發...07-12 14: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兩夜】第一夜:徬徨... 後一篇:BirdWorld...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imopo55687所有人
轉生到可以使用放置攻略的異世界 142回 更新歡迎巴友光臨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397983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