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RPG公會】瑟璃‧安【角色】

作者:blackdreames│2013-07-09 02:38:17│贊助:53│人氣:428


姓名:瑟璃‧安
種族:人類
性別:女
外表年齡:15~40(依角度而定,瑟璃表示這很重要)
實際年齡:28
身高/體重:155cm / 60kg
興趣:閱讀
喜愛:書
討厭:刀劍
主職業:書籍採購員
副職業:美食家

外表:
當你遇見瑟璃時,你會不太能夠猜測眼前這位女孩的年紀究竟有多大。她生得很嬌小、微胖,常穿著過大的衣物與扛著巨大背包,走起路來一蹦一跳的更顯得俏皮年幼(單純是因為褲管太長)。

一頭如焰般燃燒紅髮是她的註冊商標,不過一般而言都被她歪七扭八的紮成兩串麻花辮,硬挺挺的甩在腦後。

而她的面孔則讓人難忘。她有張微噘的嘴,豐厚的唇顯得粉嫩紅潤;有個不太挺的圓鼻子,鼻子上掛著副度數極深的圓眼鏡,鏡片厚且充滿刮痕,讓她清亮的雙眼蒙著層灰,雜亂的粗眉毛時常糾結,讓煩惱掛在眉間,就像個少婦那般充滿人生中的煩惱。

如果你有毅力望穿鏡片看見後頭那雙眼,你可能會被她老邁神情激起好奇心,也可能會對這個全身充滿不協調感的女孩產生興趣。


個性:
平時因為嫌麻煩所以大而化之、不拘小節,總希望事情可以靠口舌搞定不用動手解決,也因此養成她好辯論的個性,如果可以她很希望一直待在家裡不用出門,只是往往天不從人願。

只有遇到喜歡的書籍、想知道的故事、熱愛的食物與非睡不可的覺時會顯得非常固執與積極(最近積極減肥中,但效果有限),另外對於某些事很有堅持(像是自己的身高、年齡、體重還有名字),不過大多停留在逞口舌之快的程度上。

懶得像頭豬,固執得像頭牛是很多同事給她的評語,當然瑟璃本人完全無法接受,她認為自己就是想過豬的日子,牛甚麼的簡直恐怖。

能力向性:
力量1%
敏捷15%
體質40%
智力5%
精神39%

相關能力:
瑟璃只是一個很平凡且沒甚麼上進心的書籍採購員。她有點力氣,但打架不得要領;她博覽群書,但書到用時用得不得要領其實讀也沒啥用。格鬥技方面瑟璃完全沒有經驗,勉強說得上的只有逃跑的時機抓得不錯而已。

唯一會的技能只有紙魔術─
能消耗手上的紙,讓紙與魔力共鳴並短暫將書頁上的內容顯現的『幻術』。也許某些紙魔術的高手可能將幻術具現化為『喚術』,但無疑的是慵懶的瑟璃是做不來這種事的,因此瑟璃的紙魔術不具殺傷力。

另,由於書頁上文字的理解會造成顯現幻術的落差,因此如何巧妙的曲解文章內容以達到自己想要的結果是非常重要的手法;而正確的理解或曲解文字並將之顯現需要強大的集中力與精神力才能施放,作為魔法,需要高度集中但又沒有殺傷力是一件非常糟糕的事,唯一的好處大概就只有魔力消耗非常低,幾乎不會造成負擔這個優點而已。

對於瑟璃來說,這可能是唯一適合(消耗低=不容易累)自己的魔法與技能了。

Story:

※童年囈語※
那個少女看似平靜地躺在硬梆梆的床上,然而仔細看你會發現,她小小的手掌捏緊單薄的被褥,混身發抖,不單純因為身上過小的舊衣與這床破窗簾布般的棉被無法抵擋風寒,還因為她幼小的心靈幾乎無法與夢靨抗衡。

夢裡是數年前的少女,還是個女孩的少女。

她穿著華服,精美的蕾絲繞著她的纖嫩細頸,排排的扣子繞了衣服一圈,三個女僕會繞著她扣上所有扣子、紮好所有緞帶,將她的如火焰般的紅髮梳得蓬鬆閃亮。

今天那個人要來,那個文質彬彬的青年紳士,總在這個時候到家裡來陪伴她。母親早逝,父親長期在外工作,只有這個遠房親戚會來照顧她。少女總是為了這件事感到興奮不以,整個星期的無聊與學習,就是為了這天。

青年紳士會帶她出遊,遠離書本與家教,遠離大宅與僕役,她們會駕著馬車在河岸遊歷野餐,偶爾也會到鎮上打轉。青年紳士非常關心女孩,總是會將女孩一個星期的功課與行程好好問過一遍並考試,他會說這是為了主人(女孩的父親)辦事,但女孩知道青年紳士是關心自己。

女孩有時會不經意的說自己嚮往自由。想像青年紳士那樣在各地遊歷,想親眼親身看見更多的事物,想真的踩踏泥路、嬉戲河湖;青年紳士總是寵溺的摸著她的頭,告訴她等她長大甚麼事都可以做到。

「當然!只要......只要你願意陪著我,我甚麼地方都可以到得了,一定是這樣的。」女孩雙眼閃著童稚的夢想,這麼對著青年紳士說著。

青年紳士總是笑,溫柔的笑著。

有時少女會協助父親工作。父親管理的商會有太多貨物往來,忙得分身乏術,因此有時少女會接受青年紳士的請求,幫父親簽署文件。

是的,一開始不過是這樣而已。

替父親決定答應某個分會購買新的車輪、貨架,也許是因為有趣,所以少女的父親也就發了張許可證給少女,就當作少女成為商人前的實習證。

漸漸的,她幫父親把貨物從東賣到西、低價囤積某些物資並在高價時賣出、允許某些分會開拓新的貿易路線,每當青年紳士很開心的把財務報表攤開給她看,告訴她她幫了父親多大的忙時,她總是非常開心。

也許......真的只是也許,也許就算有少年紳士的陪伴,女孩還是希望父親能多回家看看自己。

但當女孩允許地方商會增資,當她允許地方商會擁有更多自治權力時,父親卻發怒了。長達半年沒回家的父親,撞開大門,撕毀所有女孩正在簽署的文件,吼了許她聽不懂的話。

女孩委屈地哭了起來,青年紳士在一旁不停替少女求情,父親的怒火沒有平息,他禁止青年紳士再到大宅來。

大宅被徹底孤立了。就像一座巨大且美麗的牢籠,女孩漸漸成少女,她再也不曾見過青年紳士,不曾再踏出大宅的門,也越來越少見到父親。

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父親不再回家了。

少女不明白自己做錯甚麼。她只感覺到自己滿腔的憤怒,她拒絕學習,成天慵懶的發呆,望著窗嘆氣。

直到有天......那輛孰悉的馬車越過大門而來,少女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青年紳士神色匆忙的下車,卻被僕役攔住,他們一陣拉扯,遠遠地,少女聽見青年紳士叫喚她的名字。

遠遠的呼喚著,牽引著她的靈魂。

她飛奔出去,甩開所有僕役,隨手抓了把餐刀以死相逼,連鞋都沒穿、如願的踩了滿腳泥濘,她來到青年紳士身旁,上了車,車在飛奔,少女的心隨之跳得飛快。

青年紳士帶她到她從未去過的城市,他告訴少女,她的父親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危機,當年少女允許擁有更多增資與提高自治權力的分會一直在蟬食她父親的事業,那個曾經壯大的商社如今四分五裂,而她的父親也因操勞過度臥病在床,如今,只有少女可以拯救這一切。

她毫不猶豫的簽名,不停的簽名。就像當年那樣,她想起自己與青年紳士多麼合作無間,她相信自己與青年紳士將拯救商會,而她也會拯救自己,將自己從讓父親失望的泥沼中拯救出來。

青年紳士走了,信誓旦旦的拿著一疊文件,說他絕對會拯救商會、拯救她的父親。

但少女等了又等,青年紳士不曾回來過。

她到街頭尋找,回旅館後卻發現所有東西都被打包扔了出來,因為租期已到,而少女身上沒有錢。

她不敢離開,深怕青年紳士回旅館時會找不到自己。

她被混混們騷擾,奪走所有能被奪走的事物,差點連生命都失去。

她被驅趕,甚至被警察逮到扔進孤兒院裡,因為她長得太過嬌小,就算已經是個少女,也仍被認為只是個女孩。

就算如此,她仍然認為青年紳士會回來。是的,就算她聽說父親死亡的消息,聽說青年紳士與地方分會一口氣併吞整個商會的消息,她仍然相信青年紳士會回來。

直到有天,她看見一輛華美的馬車經過孤兒院前。那是輛她看過、期待過太多次的馬車。她拋開手上難以扭動的衣物飛奔到孤兒院的柵欄前,對著馬車大喊青年紳士的名字。

他在車內,透著窗望向少女。

他輕笑,不是溫柔的笑,而是嘲諷的、彷彿看見臭蟲跳蚤,狠狠將他們捏死之後露出的冷笑。

少女跌坐在地上,心冷冷的。比監管生往自己潑來的水還要冰、比四周同伴毫無憐憫的眼神還要冷、比當天被罰不準吃飯還要苦痛。

當她學會憤怒與仇恨,當她興起復仇的慾望,已經是不知道多久以後的事了。

然而悔恨、憤怒、絕望,讓她多少次在深夜裡醒來,她咬得小小的唇發紫,淚滑過乾瘦無光的雙頰。氣自己再度輸給夢中的往事,氣自己在無止盡的簽名中驚醒。

她會狠狠閉上眼,逼自己入睡,並且發誓絕不要再次輸給噩夢,輸給那個日復一日在暗夜降臨的噩夢。

「知識就是力量,無知的人注定絕望。」少女瑟璃總是這麼說著。



※年失落

手杖輕巧的轉了圈,墊高的長鞋踢躂作響。她拉拉酒紅色圓禮帽,甩平剪裁俐落的黯色毛氈大衣,象徵商會的銀質階級徽章閃著低調微光,炫耀著絕對的權力。
 
少女立於大廳,一身中性裝扮。剪去自小留到大的長髮,任其隨著曾擁有的天真一起消逝在時光裡。她舉手投足充滿自信與優雅,像頭美麗的獵豹,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大廳裡的僕役走了上來,伸出戴著白手套的手,但少女並沒有將大衣或帽子交給他,只是給他一個禮貌性的微笑。
 
她是來完成談判的。動用手上所有的籌碼,給予對方致命一擊的談判。
 
終於走到這一刻了嗎?少女邊想著,邊掏出懷錶瞧了瞧,約定的時間未到,她盯錶面映出的倒影,端詳自己的模樣。
 
像個鬼魅、幽靈似的。她搖頭,收起錶從菸盒裡取了根細長的銀白色涼菸,隨著花火一瞬,輕煙燃起,她感受著微涼的氣息與淺淺的麻痺,深吸一口氣,回到過往。
 
離開孤兒院是一段漫長的經過。無數的犧牲、背叛,出賣所有能出賣的東西,她從一個資淺的院童,慢慢成為監管生、晉升樓掌、級管,最後成為少數得到院長信任的院生,擔任院長的秘書團一員,負責所有糾舉與控管院生的活動。
 
孤兒院裡的蓋世太保頭子,孤兒們眼裡的叛徒、天生的娼妓、一條由院長飼養的下賤母狗……任何難聽的形容詞放在她身上似乎都不顯得過分,每個新進的院生都會被警告不要接近少女、更不可以相信少女。
 
對少女而言,這些評價似乎不痛不癢。她想要獲取知識、掠奪力量,為此,她必須永無止盡的往上攀爬,縱使知曉自己總有一天會摔得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當少女如狼似虎的將孤兒院裡的藏書讀完後,她仍深感不足,孤兒院裡的邪惡爪牙擁有的權力不夠,無法直達天聽、撼動城市,能獲取的知識量也相當有限,孤兒院並不是慈善事業,而是一處兒童集中營。
 
她渴望更多更多的力量,漸漸的,她感到自己離開孤兒院的時刻到了。
 
她相中了一位孤兒院的熟客,認為他可能是自己離開孤兒院的門票。
 
老紳士常在黃昏時到來,在院內若無其事地閒晃,偶爾會有這種慈善家來訪、捐捐款,拍幾張樂善好施的照片一類的,但老紳士來除了在院內漫步外,從未有其餘舉動,他的穿著打扮很樸實,看上不並不像是個有錢有權的人,因此少女並未將他放在心上。
 
除了白天的訪客外,尚有許多男男女女們往往深夜才乘著名貴馬車進入孤兒院,他們大多戴著掩人耳目用的面具、斗篷或大衣;他們會聚集在一個位於孤兒院正下方的巨大廳堂幹些神秘的勾當,直到天亮才醉得東倒西歪離去,少女從來不企圖去理解他們在做些甚麼。
 
她陪著院長去過一次,並未真正進入過那個廳堂。她告訴自己也告訴院長,那超過她的權限,她無權進入。
 
院長只是對她咧嘴笑了笑,擺擺手,隨她去。
 
而就在那時,她才注意到那名老紳士。
 
老紳士不知何時換了身上好西裝,頂著高禮帽,亮白的鬍子刷得微翹,豪不掩飾地在群魔亂舞的男女之間,氣定神閒的閒聊談笑,彷彿是妖魔鬼怪裡唯一的人類。
 
少女被那詭譎的氣氛吸引住雙眼,不禁對老紳士留了心。
 
她發現老紳士走在孤兒院裡並非無所是事的打發時間。老紳士在兒童樓層停留特別久,一雙眼總是若有似無的在孩童身上游移。
 
少女望穿了那雙眼,望見如狼似虎的慾望,彷彿要將每個孩童拆吃入腹。
 
少女很快明白了是怎麼回事。她無暇顧及自己的幻滅,也沒有慰留自己心裏曾升起的一絲期待,她知道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她是個天生嬌小的少女,擁有稚嫩的臉龐。
 
她有讓老紳士無法也不願抗拒的本錢,這件事必須一次就成功,她學著老紳士那樣凝視著男童女童,揣摩他們天真無邪的舉止,甚至連思想都投入,她努力把自己一分為二,一個女孩,一個少女。
 
那夜,她準備萬全,隨時可以露出最純真無瑕的模樣,出現在老紳士面前,除此之外,她也帶上當年隨她離家的餐刀,她將它打磨得更加尖銳,要刺穿一個老人的體膚完全沒有問題。
 
當大鐘敲了三響,她認準老紳士的車,趁車伕打盹之際溜了上去。瑟縮在車門旁,不發出一丁點聲響,讓自己與陰影融為一體。
 
不知過了多久,她聽見車伕被喚醒的聲音,連聲音都帶了濃濃的酒氣,老紳士醉得連上車都快有問題,整個跌進車裡。
 
馬車動了,搖搖晃晃,如少女所期離開了孤兒院,煤氣燈在外頭燃著鵝黃光芒,少女悄悄望著窗外,突如其來的自由空氣使淚水在她眼角打轉,但她強迫自己收起眼淚。
 
還有事得做,要在老紳士發現自己的瞬間,展現出最吸引人的一面。
 
但似乎是被外面的氣氛弄得方寸大亂,少女忽然覺得自己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她或蹲或跪,鼓起腮幫子或是嘟起嘴,怎麼樣都覺得會失敗,馬車搖晃著,少女的心也懸在那兒。
 
就在少女換了第十八種姿勢時,倒在馬車中央的老紳士突然開口問:「所以……妳到底要幹甚麼?」
 
空氣彷彿凝結了般。
 
老紳士銳利的眼神不像個醉漢,雖然仍攤在地上,但卻給少女一種全身都上了彈簧、蓄勢待發的感覺。
 
失敗了。少女心中的警鈴大作,她毫不猶豫的抽出餐刀,往前刺出。
 
就在這個瞬間,馬車消失了。少女隨著慣性在地上打滾,石板路在她額上敲出一道口子,鮮血染了半張臉,原先就特地穿著能輕易鬆開的衣服以誘惑老紳士,這陣翻滾讓她以半裸之姿站起。
 
就算如此少女仍未鬆開手中的刀,她脫去天真無邪的外殼,化身為殘虐的豹。
 
老紳士則俐落地打了個滾,用完全不符合他身材的矯健身手彈起身子,手上不知從哪裡摸出一本小書。
 
無風的夜裡,書頁在他手中異樣的舞動,明明只是個拿著書的發福老者,卻讓少女覺得正面對難攻不落的堡壘。
 
她知道可以轉身逃跑。但同時也感覺到在逃走的瞬間,老紳士就能逮到自己,到時可能被狠狠玩弄一番然後扔回孤兒院,真正生不如死;而就算僥倖逃走,少女也只會落得成為大城市裡另一個無依無靠的流浪少女。
 
殺了他。
 
只能殺了他。
 
少女飛奔了起來,紅髮在夜間揚起,彷彿她全身的戾氣都隨著長髮燃燒。
 
老者手中的書消失了一頁,憑空消失,在夜色裡這並不明顯,但少女感覺到那種微妙的不協調,有某種事物正憑空擠進這個世界裡。
 
「巍峨尖石,吾之故里,如巨龍血盆巨口,若大地崩裂的遺景……」老紳士低沉的念著,像是念聖詩般唱誦著意義不明的句子。
 
無數尖石突破石板路朝少女刺去,少女翻了數圈,尖石群卻不斷擴大、緊追不捨。
 
是魔法?少女在心中知道不妙,也氣自己粗心大意。馬車消失的瞬間就開想到這個可能性,但她太慌亂,腦袋中只剩扭成一坨的泥巴。
 
如今仍只能孤注一擲,她踩穩步伐,算準尖石間距,縱身一躍──半裸少女在夜空中劃出弧線,尖石刺穿他的體膚,而她同時用力擲出餐刀。
 
「喔…娜塔莎,我思念你美麗的容顏,婀娜的娜塔莎、溫婉的娜塔莎,為何我仍為妳哭泣?」老紳士轉換了語調,像是遇見某件愉快的事,書頁消失,而一名妙齡少女則出現在老紳士眼前,她原本正挑逗的眨眼,卻隨即被餐刀刺穿胸口。
 
少女看呆了。
 
老紳士不慌不忙的推開憑空出現、正瞪大眼不敢置信看著餐刀的妙齡少女,一邊快步走向少女,嘴裡不停念念有詞。
 
「風!颶風!它在艙外嘶吼!它讓浪翻騰,它使我們顫抖,它綑綁我們,它支配我們……甚至壓碎我們。」老紳士哀戚的大叫著,彷彿真的在狂風大作的海洋裡。
 
起風了,如牆般的強大風壓轟地一聲襲向少女,她單薄的身子與街上的各種物品都在空中飛舞。她伸手胡亂抓,卻仍無法找到施力點,被狠狠甩在牆上。
 
她已經聽不見老者念些甚麼了,不但因為風聲太響,還因為全身無比疼痛,風簡直像要把她壓碎一般。
 
結束了嗎?甚麼都做不到,只能在這裡無力地死去嗎?不……我不想要這樣,我想知道更多,我想掌握更多…至少…再讓我多讀幾個字也好,我想要變得更…更強大!
 
少女哭著想,淚水橫著飛散。
 
一紙宣傳單飛向少女。
 
她本能地讀著上頭的字眼。
 
『熱火燒烤。』
 
瞬間,沖天的火柱噴了出來,那張某家餐館的宣傳單則消失得無影無蹤。
 
風停了。老紳士不敢置信地望著少女。
 
少女仍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只是惡狠狠地瞪著老紳士。
 
那一夜,少女真正遇見老紳士。
 
她成為老紳士的學徒,不管是紙魔術,還是書籍的生意,少女都照單全收。
 
而如今……
 
時間到了。少女熄掉涼菸,向前走去。是時候解決這一切了。
 
她盡量不透漏任何情緒的推開那扇門,滿心喜悅的踏進室內,這漫長的旅程終於要結束了,等到了結青年紳士的生意與性命,等到他失去所有後,我就可以回家了……
 
少女邊想邊甜甜地笑著,然而,坐在裏頭準備與他談判的卻不是青年紳士。
 
少女有些愣住。
 
答應談判時,少女指定要與商會總負責人交涉。那麼眼前的人究竟是誰?這個完全陌生的山羊鬍中年人士……難道……
 
「是青年紳士嗎?」她試探性的問。
 
「青年紳士?他死啦。」眼前的山羊鬍中年商人一臉疑惑,而少女則墮入無止盡的黑暗之中。
 
對少女而言,那是場無味的談判。她仍然遵循著專業,近其所能地掠奪資源,基本上,敵對商會至少損失了一半的利益才讓自己落得一個一息尚存的地步。
 
但少女並不感到有趣或是興奮。
 
反倒是山羊鬍中年商人像是很有興致般,談判結束後仍滔滔不絕的說著:「我們前會長啊……他的確是個有才幹的人啦,不過生活太糜爛了,自從他成為會長後商會的確蒸蒸日上,但他的生活態度讓人不敢苟同就是了,該怎麼說呢?東方有句話叫酒池肉林嗎?」
 
 
他邊說邊搔搔頭,似乎覺得和一位妙齡少女談論這些不太好,但他卻非常想講講前會長的八卦。
「一大早就大開宴會一直到另一個早晨才會罷休,老是躺在女人堆裡做商會決策,但因為他的決策大多非常正確我們倒也沒甚麼好說,只是啊他後來有個怪僻………其實告訴你也無所謂啦,反正這次談判結束,我也要和商會拆夥,回到鄉下老家過小農的日子悠閒渡日了。」
 
山羊鬍中年商人煞有其事的左看右瞧後,接著說:「我們會長啊……後來就變得特別喜歡些黃毛丫頭,尤其那些十二、三歲的少女常常被他叫進房去,甚至聽說他在街上看對了眼就會直接叫人擄回家呢…...雖然說在上流社會這類事可能見怪不怪了,不過啊……」
 
「是…..嗎?」少女淡淡地說著。
 
「妳…認識他?」像是聽出少女聲音中的情緒,山羊鬍中年商人如此問道。
 
「不,不熟。」少女甚至沒發覺自己咬著牙,「僅有數面之緣。」
 
「聽說他死時水煙、美酒與女體仍在他身旁,豐宴環繞,糜糜之音不絕於耳,而他臉上掛著滿足的笑容死去,對某些人來說,這種死法沒有甚麼遺憾。你也不用為他難過啦…雖然他是很年輕沒錯。」
 
沒有遺憾地死去?少女混身發燙,彷彿挨了狠狠一巴掌。
 
一切都結束了。
 
知識不重要了。
 
權力與力量也都不重要了。
 
依山羊鬍中年商人所說,在她成為學徒的那一年,青年紳士就死於荒淫無度的生活。
 
無論她怎麼努力,青年紳士都在快樂的享受完人生後,於無比盡興中死去。
 
還有比這更荒唐的事嗎?她在心裡這麼問,理所當然無人回應。
 
她不記得自己怎麼回到師傅家裡,她只知道自己甚麼事也不想做。
 
她甚至沒向老紳士辭行便離去,一如她來時隻身前來,離去時她同樣甚麼也沒帶走,
只帶了那把被她視為護身符的餐刀。
 
默默地,失魂落魄的少女隱沒在人群裡。
 
她將會前往一個城市,一個無人知曉她、她亦不認識任何人的地方。
 
「來這裡重新開始?哦不,不是的……是等待結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765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6 篇留言

這是不明狀聲詞
快去發角色文吧!!!
設定的很精細!!而且好有蒸氣龐克的感覺
是很有特色的角色 OWO

07-10 17:07

blackdreames
謝謝~我想瑟璃一定也很開心吧。

我想要把她參與這個世界前的故事寫完,童年時的故事與設定裡的個性不相同,這樣有點奇怪XD
07-10 21:11
吳叔
很有故事性的角色(?)。

07-12 09:07

blackdreames
謝謝嘍(掩面)。
07-12 18:41
白河
難得遇到同樣喜歡書的腳色,我家的孩子也是喜歡書和閱讀,希望有機會可以交流認識。

07-12 09:59

blackdreames
是那個有瀏海的美少女咩!是我的菜...(不要亂鬧XD...)07-12 18:42
自毀裝置
紙娃娃配的狠有韻味 歡迎加入!

07-12 10:59

blackdreames
QQ...謝謝嘍,不枉費我弄紙娃娃弄到三點...(遠目)07-12 18:43
蘇雪
可惜自家角色是冷兵器攜帶人物可能合不來,不然是很有意思的設定呢(艸)

07-12 15:44

blackdreames
啊哈哈哈~可以試試看呀,只是我還沒玩過跟人家互動...Orz...有點擔心呢。07-12 18:43
暗影狂狼-沃斯特
角色設定好有故事性,哪像我才短短幾行而以~看來還要多練習呢。

07-12 22:53

blackdreames
你把故事都放在互動裡說不定反而比較好呢...(笑)回頭來看我好像寫了太多無關緊要的東西...Orz
07-13 18: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blackdreame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初次電繪... 後一篇:【RPG公會】向自家角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ray0522小說
最弱之人成為最強殺手-39 卡塔莉娜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