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空想戰記-蒼穹行者1~3

作者:鯊魚小鋪│2013-07-05 01:11:52│巴幣:0│人氣:93
1
    第一個傳來耳邊的,是種惱人的蟲鳴,應該是蟬或蟋蟀之類的吧!老實說我其實完全不會分辨,接著,草和著泥土的味道開始刺激我的鼻腔,雖然有些人稱這為「清香」,但我覺得它十分噁心,胃開始翻攪,知覺、記憶漸漸找回。
    對了,重生前我在森林裡砍柴,手邊還有把柴斧。

    陽光穿過枝葉,將樹影印在我身上。

    啊!樹影!現在已經下午了,森林到了晚上並不安全,雖然幾隻怪物還應付得來,但為了多帶些木柴,我身上沒有太多藥品,筋骨也還不太靈光。

    「管他的,先走出森林再說!」

    出了森林,是一小片荒蕪的空地,遠遠地矗立一扇通往異界的傳送門,這扇門位在一條連往城鎮的一條小徑的盡頭,不知道為什麼,幾乎沒有人在使用,至少印象中沒看過有人出入,所以非常破舊。

    從森林回家的路上,這是必經之地,但今天門的前面好像多了些什麼。

    一小堆白色跟藍色的物體。

    本來偶爾就會有奇怪的東西被傳送出來,多半是些不明的垃圾。我有些疲憊,明天再來研究那是什麼也不遲。

    正當這麼想時,我瞥到了一樣吸引我注意的東西,比起造型奇特的金屬製品或是沒見過的生物殘骸,這東西再熟悉不過了。

    「是......是頭......人的頭骨......。」

    兩個對稱的深邃黑孔直望向這裡,彷彿要把人拉進去一般,血的鐵鏽味、兵器擦撞的聲響、怒吼、哀號、雨、淚,在腦中瀰漫,二十多年了,陳放武器的倉庫都裹上了厚灰,對屍骨的記憶,也早已塵封。

    屍骨什麼的其實沒有多嚇人,至少我是看多了,比較令人在意的是這個倒在門前的傢伙已經只剩白骨,我能想到的原因大概就是門年久失修,加上傳送時運氣不好,導致遇上了時空亂流......之類的,總而言之死得很慘但很乾淨,還看得出是個人,衣物也算完整,他的手底......壓著些什麼。

    喔,是一封信,信跟封蠟都很華麗,充滿異國風,我抽出一把小刀輕輕劃開,信紙的香氣立刻撲鼻而來,還真是講究。

    這是一封由亞德拉的首領向領主安提拉發出的求援信,他們受到了敵對部族的突擊,死傷慘重,雖然首都仍安然無恙,但如果對方一口氣發動總攻擊,恐怕凶多吉少,希望能派遣最精銳的「青葉軍」前往支援。

    「安提拉......跟青葉軍嗎......。」

    那是一個世紀前的名詞了,這片土地本來是隸屬於亞斯雅王國的星族領地,安提拉是星族自治領的某一代領主,青葉軍是由亞斯雅王國的中南部各族的精銳所編成的軍隊,這些部族大多居住在低度開發的自然環境,尤其擅長森林戰。王國北部的黑森林是一道天然屏障,加上青葉軍的善戰,更成為守護王國的堅壁。

    但迫於內憂外患的交織,亞斯雅王國早在上上次大陸戰爭後就滅亡了,援軍什麼的自然是要不到,加上這個使者碰上了時空亂流,門的另一端所在的時間點究竟是否已經亡國了也無從得知,不過我比較關心的是,這封信的故鄉–亞德拉。

    空島–亞德拉,曾經出現在書中的一個地名,被描述成如神話故事般的仙境。那裡的人們有著一雙造物者所賦予的健足,輕輕一蹤便能飛越一條河,住在雲與太陽出生的邊境,在遙遠的古代曾與星星的民族訂下了盟約,一同擊敗了黑夜的軍勢,找回了陽光照耀的白天。

    我以為這完全只是個古人解釋自然現象的神話故事,因為傳送門上本來應該刻寫目的地的部分已經模糊掉了,所以根本沒想到這個傳說中的仙境就在這扇經過無數次的門的另一端。

    傳說之地,竟如此靠近身邊,這種奇妙的感受恐怕找不到方式形容。

    心裡,很久沒有這樣悸動了,冒險的熱血,催促我的腳步,興奮地衝回家裡,翻出被鎮壓在歲月裡的各種裝備,昔日的光輝,還映在一把把的刀與劍上。

    「走吧!作為星之民族的後裔,戰士,夏克.薩梅羅,應約,前往參戰!」

2
    「......。」

    一股腦的熱血忽然被潑了一桶冷水澆醒,眼前的景象實在只能用滿目瘡痍來形容,感覺像是一座遺落幾百年的廢墟,我突然驚覺自己想都不想就衝進門裡是多麼愚蠢的事,那個使者,沒弄好的話說不定就會變成那副德性了,死在時空夾縫的亞空間裡是無法重生的。

    反正好好的沒死,我仔細觀察了一下四周,全是邏輯無法理解的東西,看來是超越我所生存的時代的高科技吧!

    在一片巨大的黑色玻璃前有張椅子,我注意到椅子底部有個抽屜,拉開來,有本汙損嚴重的老舊書本,封面是用皮革包裹再用皮繩縫起來的,拿靠近點的瞬間便能聞到老器物的味道。

    「航行日記」

    翻開第一頁,上面寫的是我懂的語言。原來這是一艘船,在未來的時空航向亞德拉的船。

    航行日記應該會記載很多重要的資訊,我索性坐下來慢慢研究這本書,書上所使用的文字,雖然筆劃跟語法有點不一樣,但大致上能確定這是未來的亞斯雅語。除了文字差異,許多地方還有看起來像是血跡的污漬,讀起來實在是充滿障礙。

    「十月二十一日,艦隊在距離空柱約十浬的沿岸遭到大量的安德入侵,發生衝突,原因不明,大量人員傷亡,緊急突圍後,支援亞德拉的艦隊已只剩這艘潛艇能運作。觀察人員在受到攻擊後察覺到有使用過『界級魔法』的痕跡,並發現天空呈現異常的顏色,是時空魔法......」

    這本日記到這裡以後沒有文字,只有斑斑血跡,船長的結局可想而知。

    「時空魔法......。」

    魔法並不是我的專長,但我知道時空魔法是禁忌,隨便使用都會造成巨大的影響,而這種魔法也並非一般的魔法師有能力操作。

    使者的死亡並非偶然,有個未知的陰謀正在進行著,而且從對方擁有能操作時空魔法的人來看,想解決這件事非常困難。是什麼樣的人在計畫這些事?究竟為了什麼做這一切?為何對方有能力殲滅一整個亞斯雅艦隊?心中的疑惑不斷冒出。

    啪沙!

    被突如其來的聲響嚇到,我反射性地拔出長劍轉向聲音的來源。

    是人?

    有個人從傳送門跌了出來,臉上充滿驚恐與不解,看來是在不知道的情況下進了門裡,慢著,要不是從背後被推一把,怎麼會從門......用近乎飛起來的方式「跌」進來?

    我沒有放下戒心,手中的劍指著那人的方向,緩緩靠近。

    我這才注意到是個女的。

    看到了我,她的表情顯得更驚訝了。

    「你......你是誰?我還活著?怎麼會......。」

    奇怪的女人,在她發現自己還活著的瞬間好像落寞了些,她該不會是要自殺吧?

   奇妙的是,她的表情在下一秒又瞬間收回,把所有的情緒都拉回心底般,擺出了張冷冷的臉。

    「請問你,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你又是什麼人?」

    「有你這樣帶著殺氣問別人話的啊......我叫夏克.薩梅羅,我也才剛到這裡。」

    那女人好像意識到自己的情緒還留在語氣裡,顯得有些不好意思,並換上帶著善意的表情與平緩的語氣。

    「你好,我是米卡莎.阿克曼,請多指教。」

3
    周遭的空氣開始稠稠的、膩膩的,像是把人浸在蜜糖罐一般,這種不適感我很熟悉,是高密度的魔力,強大,又帶著惡意......。

    「嗯?怎麼了嗎?」

    這並非來自米卡莎.阿克曼,而是在遠遠的某處,有個什麼人在盯著這裡,眼前的女子沒有「元」,無法產生魔力,她是來自沒有魔法這個邏輯的世界,但究竟是什麼人,我才剛到沒多久就被注意到了,他一直在觀察門嗎?那個人就是襲擊艦隊的主謀嗎?他有能力為何不動手殺掉我?

    「......夏克先生?」

    「咦?啊......抱歉,我只是......一直覺得有什麼在這附近,從暗處投來不善的目光。」

    「......我知道,但這裡除了我們沒有別人了,不過還是別待久,先想辦法離開吧,不然什麼事也不能做。」

    米卡莎又切換成冷面撲克臉,她並不會魔法,卻能察覺出異狀,從她的眼神中,我能讀到的,只有深深的漆黑,那是,在人生中遇到了什麼,而使靈魂的某一塊角落崩壞的色澤。我懂,這種人我看過很多次,每天照鏡子時,反射回來的,就是這種顏色,她跟我是同一種人......殺人兇手。

    出口的路是往上的,被青苔與爬藤植物佔據的階梯已嚴重毀損,有些地方甚至得手腳並用才爬得上去,米卡莎雖然穿著長裙,卻完全跟得上我的速度,還有辦法臉不紅氣不喘地一邊和我聊些彼此的故事,出口前的最後一個崩落的高台居然還是她拉我一把才上去的。

    「雖然想歸咎自己身上帶了很多武器,但還是完全......甘拜下風啊......。」

    米卡莎貌似聽到了我的碎碎念,嘴較微微揚了一下,也沒說什麼,逕自走出這艘船。

    走出去了才發現到原來這是一艘飄在海中的船,只露出一點點頂面,我的家鄉並沒有這種技術,不過既然是亞斯雅的文明產物,或許我還有機會活到那時候吧!米卡莎似乎也沒看過這種東西,好奇地端詳這艘船的表情跟她之前的撲克臉完全不同,還有些可愛。

    船頂的不遠處有個無法忽視的建築,以我的理解範圍來說,真的只能用誇張來形容了。一根巨大的玻璃柱矗立在海上,直直竄上天空,穿進雲裡。

    船頂放了一塊塊木板接到玻璃柱的底部,應該是以前來過的人鋪的吧!我們順著路從底部的入口走進去,門口立著一塊牌子,想必這就是玻璃柱的名字吧!

    「歡迎光臨『空柱』,亞德拉的盟友,星之子民!」

    這上面寫的文字是星族文,還是跟現代星族文頗有差異的古文。

    我並不訝異看到自己熟悉的文字,但從旁邊一塊應該是紀念碑文的敘述中讀出,眼前的建物是星族帶來的技術,作為與亞德拉訂約,在好幾百年前一同興建的。

    「真是不可思議,居然幾百年前就有建造這種建物的技術嗎?那為什麼現代人蓋的房子還無法蓋到空柱的一半高呢?」

    「我想......有時候,事情不是光能用技術來解釋的,即使超出理解,也只能相信眼前的東西確實存在。不過看來......這座『塔』並不是普通的難爬啊,你還行嗎?」

     「少......少囉嗦!前面的路標上寫著有休息站,所以沒問題啦!」

    雖說有休息站,但往上一看,在視線能看得最遠的地方還是看不出有像是能休息的地方。

    對外族人能否適應空島環境給予首要條件—體能的考驗。路標上第二行的字是這麼寫的。

    不過......這種一不小心沒有注意步伐就會從高處摔個稀爛的塔是怎麼一回事?這已經超出「考驗」的範圍了吧!雖然萌生了想回去的念頭,但看著仍然神色自若的爬著塔的米卡莎,身為男人的可笑自尊又繼續把我往前推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713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yyy2yyy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空想戰記-蒼穹行者4~7... 後一篇:【RPG公會】新角色創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99116199大家
▲小屋繪圖▼更新【魔法智 戰敗的魔法少女♥】(≡0ω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