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腳色小傳-大姊

作者:勞友│2013-07-04 15:40:01│巴幣:6│人氣:290
大姊出生於嘉義邊陲的小農村,一個以耕稻維生的大家庭裡,祖孫三代同堂共有 十二戶人口,因為家裡產不出男子又連續摃龜的關係,光是她底下就有五個妹妹,其父也因此被村人笑稱為龜哥,當然她父母並沒有因此而不愛她們,反倒是乾脆就 索性把把大姊當作男孩扶養。身為農家長女,又在一個傳統客家家庭,還被當作男孩扶養,自幼起,她心裡就充滿了矛盾和長輩無意之間施加的壓力,幸好在童年 時,她遇到了一生的摯友,也是村裡最愛調皮搗蛋的猴死囝仔-李志偉。     在村裡的小孩中,志偉最勇敢也最可靠,她們因 為意氣相投很快就成了形影不離的知己,她們的童年一起用鞭炮炸牛糞,一起說黃色笑話,志偉就像她哥哥一樣照顧著她,而她男性化的作風也讓志偉弄不清楚,她 跟他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與其說是情梅竹馬,不如說反而更像是義氣相挺的兄弟。
    升上國中,她們還是一樣沒有分開,感情還比以前更加熱絡,也更精力充沛,她們替遭受欺誨的同儕出頭,不時跟他人產生磨擦鬥毆,兩人都成了師長眼中的問題學生,跟學校裡的風雲人物,但她們對這些毫不在乎,因為她們只要有彼此在身邊就滿足了。畢業之後,她們兩人的家庭都沒有經濟能力供她們繼續升學,於是她們開始過著每天辛勤耕田的生活,她並沒有對這樣一成不變的生活感到厭倦,無怨無悔的耕耘祖傳的土地,直到有天,志偉在黃昏時把她找了出來,神情堅定的說。
   「我不想待在這耕田一輩子,我要去城市裡出人頭地。」
    她看著志偉什麼都沒說,只是扶著被風吹散的頭髮。
    「我今晚會在村外等妳...」
    她就這樣跟著志偉走了,原因只是很單純的不想跟志偉分開。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孩,傻呼呼的往背包裡塞幾件換洗衣服,頭也不回的就踏上持續至今的漫長流浪。

    在剛到城市第一年,兩人共住在一間三坪大的小房間裡,她們相互支持、努力,但最後還是淪落到連明天有沒有得吃都不知道的困境。她們兩個心裡都想過要回家, 但都說不出口,只是相信著只要兩個人在一起,一定可以度過這個難關,可是這只是感情上的,她已經餓到一點辦法都想不出來。
    志偉苦思了好一陣子,突然站起身,什麼都沒說的默默走出門,過了兩個小時,他就帶了一袋熱騰騰的鹽酥雞回來。
    「來,趁熱吃吧。」志偉把鹽酥雞擺到桌上,顯得相當疲累。
    「你哪來的錢買這些東西?」她很自然的產生疑問。
    「妳不要問啦,先吃了再說。」
    「妳不說,我就不吃。」
    「...我剛剛搶了路人皮包。」
    「...你知道這會被抓嗎?」
    「那要不然還能怎樣!餓死在這裡唷!」
    「我怎麼能讓一個人去做那麼危險的事!」
    「那要不然你是要一起唷,我怎麼可能讓你去!」
    「我們不是兄弟嗎?」
    「這種骯髒事,妳不用做,我一個人就可以了,不需要弄髒妳的手。」
    煞那間,鼓譟的氣息被寂靜淹沒,只有兩人的眼神在半空中交會。
    「…難道你想把我當作女人來照顧嗎?」
    志偉把頭別過沉默不語,她則氣忡忡的奪門而出,留下志偉孤拎拎的一個人癱坐在床上,他止不住的懊悔,到底是為了什麼才離開家鄉來到城市,為什麼連她也被自 己牽扯了進來。她自己的夢想打從來到城市後就已經開始龜裂,城市裡的種種欺騙像是夢饜般折磨著她們,他又累又難過,但他至少還有人陪,可是現在卻拖累他到 這地步,他愧疚而且衷心希望她能原諒自己,但志偉心底其實是覺得她離開了也沒關係,只要幸福快樂就好了,就算身邊沒有她也行。
    說到底了,兄弟有天也是要分道揚鑣的,更何況她是個女人,遲早也要嫁人的。
    志偉才胡思亂想了一個時辰,大姊就回來了,她也帶了一袋香噴噴的鹽酥雞,刻意擺在志偉面前,把志偉那包已經冷掉的鹽酥雞推開。
    「你吃你的,我吃我的。」大姊開了一罐啤酒,自己一個人大快朵頤了起來。
    「妳怎麼那麼任性呀。」
    「我有買啤酒唷,要不要喝?」她又開了罐啤酒擺在志偉面前,把手中的酒高高舉起。
    「敬兄弟?」
     志偉靦腆的微笑,拿起啤酒繞過她的手臂勾在一起。
     「敬兄弟,乾。」

     於是她們做起了搶劫的勾當,昧著良心維持著自己的生計,但同時卻也享受著這種自由的快感,她們還偷了機車加入當地飆車族的行列,成了飆仔。她們跟隨車隊一 路叫囂,鬧翻了每個夜晚,城市的風既快又沒有方向,那不同於家鄉的風,她們都愛上了這樣無拘無束的風,當初來到城市的目的已經完全被她們拋到腦後,她們在 乎的只有眼前的快樂,
     那天跟車隊散會後,她們仍意猶未盡,於是兩人相約騎車去山上繼續飆,她們在漆黑的山路間互不相讓,高速的掠過每個彎道,突然她聽到後頭一聲巨響,結果回頭看見志偉倒在破碎的機車跟血泊中扭動著。
     「志偉!」山谷中迴盪著焦急的呼喊,可是志偉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我馬上帶你到醫院。」大姊吃力的扛起高大的志偉。
     「咿!」她咬緊牙根,幾乎是拼盡了全力,才把志偉扛上機車。
     「抱緊我,別摔下來了,聽到沒有。」
     志偉用他僅存的一點點意識抱住她的腰,便倒在背上,流出的鮮血染紅了她的肩膀。她催起油門,一路向山下駛去,耳邊的暴風狂嘯,拍打山林間的樹葉,像是一陣陣嘲笑,這時她才覺悟,也許她們都應該留在村裡,別去追逐什麼出人頭地的可笑夢想,也不該迷上現在已經失序的自由,她此時的心情還是跟那時一樣。

     她不想跟志偉分開,她想跟他永遠在一起。


     到了醫院門口,志偉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有雙手還緊緊抱住她不放,當她想拉開那雙手時,發現到那手已經被風吹得沒有了溫度,可是鮮血還在她背上炙熱的流動著,墜落到地面上,與透明的淚水匯流成一條小河。
     她握緊志偉的手嚎啕大哭,心也白了,就跟那晚缺了角的月亮一樣。
     隔天她就帶著志偉的遺體回到了故鄉,家鄉的一切都變了,任何人任何事都已容不下她,把遺體還給志偉的家人時,她還被志偉的父母趕了出來。
     她從來不曾那麼孤單過,幸好原來的老家接納了她,雖然在踏進家門時被母親甩了耳光,但她們還是重修舊好一家團圓。回到老家後,她只是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停數著身上留下的傷口,每道傷口都像是一齣故事歷歷在目,但最深的還是她心裡那道,那傷口像是一條氾濫的河流從提防中湧出,淹沒她的思緒,只能任由那條河流從眼眶中溢出。
     直到志偉頭七那天,時至蟬鳴的盛夏,在浩瀚無邊的藍天之下,她一個人走出了村外,向城市走去...
    不久後,她在城市裡找到建築工人這個工作,拜她曾經有過搶路人皮包維生的生活,她做事俐落也能臨機應變,因為她明白有些事情一但遲疑,一切都會化為虛有,這個特質讓她年紀輕輕就成了工頭,她為此感到驕傲,但同時巨大的工程進度壓力也隨之而來,這難以宣洩的壓力使她養成了性濫交的毛病,她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愛情,或著該說她不願意知道,尤其是在那天之後。
     她還重拾了學業,進入高職夜校就讀,但她累了一天回到家後,總是關在房間裡一個人喝著酒,看著對面的空酒杯若有所思,直到認識了麗珠跟阿芬,才又綻開笑容,回想起喝酒的樂趣。她想哭就大聲哭,想笑就大聲笑,她莽撞、心直口快,也瀟灑大方,因為她不想再後悔,就算是背負著生命的沉重,一個人也要抬頭挺胸繼續生存下去。
     更何況她現在也不是一個人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70539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勞工少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Buildero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大姊&麗珠... 後一篇:挑戰最難看的漫畫-[阿發...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ocomint喜歡故事的你
原創角色日文短篇小說「百鬼夜行の始まり」公開中(●ˇ∀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8: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