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進擊的巨人 同人》艾倫X三笠,與妳、與我

作者:風橋夜│2013-07-04 08:51:47│巴幣:8│人氣:5595
(1)
  「媽媽,妳看。」
  稚氣未脫的少年手上提著一束撐不上美麗的花,儘管是從路邊撿來的花兒自此時卻還是遵照了他的生命力,持續綻放著那美麗的模樣。
  「唉呀,艾倫這些花從哪裡來的呀?真是漂亮。」站在農園中央工作的女人聽見了少年的呼喚便停下手邊的工作望向少年,露出了慈祥的神情,眼神很是溫柔。
  「從那邊的花園撿來的,喜歡嗎?」
  「嗯。艾倫,不過呀──」女人微微蹲下身子看著少年道:「這些花兒也是有生命的,不可以這麼輕易奪走他們的生命,以後不要再亂撿了,這些媽媽會種在家裡所以可以答應媽媽嗎?」
  「嗯。」
  於太陽下,少年露出了如燦爛向日葵般地笑容。
  「我知道了。」
  此時,在少年眼前的風景瞬息萬變,如同走馬燈一般一切迅速改變,天空不再是晴朗的藍空、略帶煙硝以及血味的沉灰天色令人無法感到愉悅,即將西下的夕陽彷彿露出了慘澹的色彩將不幸的訊息帶給了這名少年的眼中。
  少年徬徨地走在街市上,據說巨人打破城牆闖進來了、據說他們距離某個村落最為接近,少年的大腦頓時醒悟立即衝向在這座城市中他唯一的歸宿。
  「艾倫。」身旁的少女便趕緊加快腳步追上心慌不已的少年。
  要是在不跑的話、要是在不快點的話……媽媽就會──
  他心中明白的很,他清楚地感受到了巨人的威脅,正因為如此他才有必要救出撫育自己成長的母親,儘管自己只是十二歲的孩子、儘管自己什麼也都做不到,但唯有拋下自己的親人不管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離他的家只差幾步之遙,只要再過一個彎口便能看見一如過往的木屋──
  然而,
  少年停下的腳步。
  房屋坍方了,沉重的木頭壓垮了他的母親纖瘦的身子。頃刻間,他的腳步便以最快的速度衝上前,憤怒以及絕望充斥在他的身上,他恨不得能輕鬆地將被壓垮的母親一把拉出來,不過事與願違,他的無力完全展現於此時。
  他只是個少年,只是一個什麼也都做不到的十二歲少年。
  就算再怎麼拉扯、再怎麼搬開東西,他也無法把整座房子的東西將母親身上一一卸下,絕望頓時充斥在他的內心,深知自己無法挽救母親的他便死也要和母親死在同一個地方。
  「拜託了,漢尼斯先生把艾倫和三笠帶走吧,不要在管我了。」乞求著眼前的軍人,他的母親淚流滿面。
  於是少年便被硬生生的拉走,無論他再怎麼敲打這名軍人就是不將他放開讓他重回母親的身旁,在離去前他的腦中一片空白,如同失心瘋一般不斷攻擊這名軍人的背部,但軍人卻不為所動一心抓緊少年將他帶走。
  「不要離開我呀───!!!」
  那是他母親生前的作後一句話,如果能的話他也不想離開母親。
  下一秒鐘,血液四濺,少年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母親被巨人生吞活剝,憤怒以及無力感早已超出了一名純真少年所能承載的程度了,他的腦中只停留在空白的畫面中──
  艾倫‧葉卡赫然驚醒,當他發現時他的身上流滿了冷汗。
  「哈哈…哈、哈哈哈。」停滯的空氣無法讓他從中得到一絲紓解,他大力的喘著氣,即便這裡的天氣早已稱不上是炎熱,但他的全身卻有一股難以釋懷的熱氣纏繞著。
  他絕對不會忘記,巨人帶給他的絕望。
  只是,為什麼偏偏在今天做這個夢?為什麼又會讓他想起那件事?
  「艾倫,你還好嗎?」剛踏進房間的少女略帶擔憂的神色問道。
  她與少年早已相識已久,艾倫將她視為重要的親人以及必須要超越的敵人,事實上,就連『那件事』少女也都是當事人。
  「米卡莎?妳怎麼在這?」
  「幫你送飯過來,怕你肚子餓。」
  艾倫定睛一看,才發現了少女手中的麵包及水。
  「謝了。」
  「嗯。」
  米卡莎將食物裝在托盤中擱置桌上,便開口道:「艾倫,作惡夢嗎?」
  「才、才沒有。」
  望著艾倫急忙否認的神情,米卡莎似乎已經明瞭他剛剛一臉不適的原因,但她並沒有對艾倫的話有任何否應,僅僅微微地點頭、不再追究。
  「趕、趕快走啦!我會自己吃。」
  她不多言,便利落地轉身離開了空虛的房間,空曠的屋子又只剩下艾倫於令人窒息的空氣。
  我又這樣老是搞砸,艾倫一邊心想著一邊責罵著自己。
  他沉重地離開床,走向少女為他帶來的食物並且大口咬下多年以來都難以下嚥的麵包,並看向少女剛剛離開的木門。
  "我只是想說:『謝謝妳』"……
(2)
  身材緊緻的少女步行於街市上,自從某名少年的身分被全國公布之後,他的立場便顯得相當的危急,為了短暫保住他的人身安全,自判定他的處分後少年便被暫時安置在坐落於訓練兵宿舍最深處的屋子裡。
  在這段時間,少女多了一份與少年見面的機會,但卻少了一份能隨時見到少年的權利,雖說剛剛的確成功已送食物為由見到了少年,但卻撞見他一臉不安的神情,儘管他口裡說沒事但少女清楚的很,那只不過是少年為了逞強而說的話。
  她能知道,建立於兩人長久以來的交情。
  她微微抬起來,颯爽的涼風拂向少女,撩起少女依照少年的話而剪短的頭髮,說起來,從以前到現在對少女而言少年的哪一句話她沒聽進去過呢?
  無論是與他的初次見面、還是少年對巨人憤怒的誓言,她至今為止從來不曾將少年的話忘記過,如果可以她希望少年的身影能夠看到她死前的最後一刻都仍能充滿活力的生存。
  有些古老的城市充斥著人群,為了逃避巨人陰影而努力製造和平假象的人們說來倒也可悲,他們無法保護自己、更別說能保護別人了。
  苟活的人們以及奉獻生命的軍人,即便在解釋多加了多麼華麗的辭藻卻也逃脫不了同一種現實──敗於巨人,並且慘死。
  儘管如此,少女深知某名少年就算知道自己的生命也會因為如此荒謬的理由而葬送,他也能毫不猶豫地投入沙場上,在現實中這名少年可謂最愚昧的人類也說不定。
  「艾爾敏。」米卡莎撞見了同為自己自小便認識的友人。
  「米卡莎,總算找到妳了。」身材略為嬌小,擁有一頭金色短髮的怯懦少年小跑步地穿過人群跑到米卡莎的面前。
  「怎麼了,有什麼事這麼急?」
  「妳見到了嗎?見到艾倫了嗎?」
  「嗯。」米卡莎略略點頭
  「那他…還好嗎?」金髮少年有些擔憂地開口問道。
  「應該吧。」
  米卡莎並沒有正面的回復少年的問題,而是較迂迴的回覆,她不希望愛爾敏因為她自己所說的臆測而感到著急。
  此時,不遠處的鐘聲緩緩響起,艾爾敏望向鐘聲的來源處。
  「十四班的集合時間到了,說起來米卡莎妳是二十班對吧,那我先走了。」艾爾敏呢喃著,便跑離了原地。
  大約半個鐘頭便換二十班的要集合了,因此就算現在走去集合地也不過分,反正早到總比遲到來得好多了,米卡莎心想著便覺得還是直接前往目的地,在人群中緩緩踏出了步伐。
  然而,沒有幾步少女的動作便遏止了。
  她的眼神落在某家店面的櫥窗,並且緩緩開口:「話說,就快到了呢……『那個日子』。」少女的話並沒有被任何人聽見,便悄悄地飄入了天空。
  不久,少女的身影也無聲無息沒入的人群裡。
(3)
  又做夢了。
  艾倫心想著,不同於上次,這次的夢境不在是令人熟悉的回憶,而是他站在樹林中,眼前衝來的是一隻體型纖細的女型巨人,毫無遲疑地衝向艾倫,任何阻擋她前進的人都遭到她殘暴的虐殺。
  換言之,沒有人可以阻止她。
  「艾倫,相信我們。」身旁一名似乎認識艾倫的金髮少女以近似祈求的口氣道。「拜託了……」
  儘管艾倫深知這只不過一場夢境,但無力感又再度充斥在他的心中,無論是五年前還是此時艾倫都無法將現況逆轉,他打從心裡的責備自己。
  「就只能什麼事情都做不到嗎?!」
  如果沒有任何動作,無論是這裡的人們還是自己都急將成為這動作敏捷的女巨人的口糧,這種想法在每個人心中都逐漸萌發,然而在這裡的每個人擁有的一切技藝並不是普通的人類能夠比擬的。
  這裡,全部都是在巨人底下存活下來的『勝者』,也會是總有一天成為巨人口糧的『敗者』。
  馬聲啼鳴,在草地上掀起微微的灰煙,地面伴隨著馬的腳步顯得相當不平靜,動作迅速的女巨人腳步將這股不平靜推上的高潮,不是死、就是活。
  緊接著,艾倫的視線微微的往後一瞥。
  「……!」
  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他不可能會忘記這個身影是誰,烏黑的短髮、俐落的身手、高挑的身材以及那在也熟悉不過的紅色圍巾。
  又要再一次了。
  少女一躍而上,已足以將女巨人眨殺的氣勢往下奔馳。
  然而,事與願違,在艾倫眼中這幅景象僅存的只剩下大量飛濺的血液,他明白的很,少女不可能如此輕鬆便被解決,但這幅景象卻又和五年前如此相像,真實的令人全身顫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夢裡,艾倫僅存的記憶是他自己震撼大地的怒吼。
(4)
  「妳來了呀。」艾倫蜷縮在床上,背對著進入自己房間的少女。
  「嗯。」
  少女略帶冷漠的口氣艾倫早就已經習慣了,只是他永遠想不透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少女從不將自己的想法訴諸,她的表情鮮少產生變化,自從那次相遇之後他便從未見過少女哭泣的表情,艾倫知道少女並不是倔強,而是在巨人的統治之下過多的情感只會礙事而已。
  艾倫深知巨人的恐怖、少女也不例外。
  艾倫翻過身從床上一躍而下,走向從小便相識到大的家人米卡莎‧阿卡曼,朝向她瞥了一眼,隨後道:「為什麼老是穿軍服呢?」
  「?」
  米卡莎不解地歪歪頭。
  「老是穿這種醜斃的衣服,不要總是穿著軍服在我眼前晃。」
  「咦!?」
  「而且妳頭髮也長長了,妳覺得這樣很好看嗎?」
  面對著艾倫的批評,米卡莎的雙眼微微睜大,她從來沒有露出這樣的表情過,自從那次相遇後,艾倫能記的很清楚第一次遇見的時候,米卡莎那纖細的身影及瑟瑟發抖的怯懦眼神有多麼適合作為一個被害人。
  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就沒見過米卡莎此時的神情。
  那是交雜著驚訝及絕望的神情,儘管米卡莎身處於巨人之中也從未露出如此動搖的表情,那麼此時她又是為何而動搖?艾倫無從得知,他只是用從以前到現在態度在對少女說話,壓根兒沒想過少女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多餘的情感。
  在巨人的恐懼之下,她的動搖足以被批評為多餘的情感。
  她到底在害怕什麼?
  「抱歉,我會改的……」
  她此時多麼像小學生遭到老師嚴厲指責的神情,略微怯懦的避開艾倫的眼神,並微微地低下頭。
  「嗯。」艾倫低語答道。
  隨後米卡莎將食物遞給艾倫後,便匆匆離開了屋子。
  艾倫望著緩緩關閉的木門,便將麵包擱在桌上,從木櫃裡拉出一條大小適中的披風,輕巧地穿上後便小心翼翼地離開屋子。
  要是被發現肯定會引起恐慌吧,搞不好會被捉去解剖。他心想著,雖說自己的生命安全的確得到了政府的認可,而免於死刑,但是人們對於一個隨時都會爆炸的未知彈艾倫‧耶格爾仍然感到相當恐懼,艾倫也因此成了全國家喻戶曉的人物,幾乎沒有人不知道他的面貌。
  他順利的避開了守衛人的目光,由於艾倫現在幾乎等同於一等犯人一般的存在,因此是由憲兵團親自守衛,儘管這些傢伙對艾倫可謂恨之入骨,但上方的命令仍然要遵守才勉強答應這門差事。
  也因此,艾倫的生命也得到了保障。
  不過多久,他順利地出了軍營,街市的蓬勃景象對於剛從生死關頭活下來的艾倫而言就好像是假的一樣,軍士們在牆外拼死拼活就是為了要讓國家能夠一直保持著這等平靜,但艾倫認為此時的人們只不過是鬆懈了警戒,只要一個不注意,那些傢伙又會來了。
  他低聲抱怨著人們不想面臨的現實,一邊徘徊於街市上。
  他並不是想要呼吸外頭的新鮮空氣,而是有另一個目的,但無倫是前者還是後者,一旦他的身影被發現都會一律處斬。
  這種冒著生命危險的事情,對於艾倫來說已經是家常便飯,但每次卻都幸運似地存活下來,與其說事艾倫命大倒不如說是因為他身後有一群願意替他做事的朋友們。
  「嗯?」
  此時,少年佇足在一家店家前。
(5)
  笠日。
  少女並沒有如同往常為自己送飯過來,艾倫瞧著窗戶的外頭,艷陽高照的現在似乎已經進到了正中午,事實上才在剛剛就已經有人為他將飯菜送進來……當然,還是那一如往常的難吃麵包。
  唯一改變的是,送飯的並非是少女。
  「什麼嘛……只不過說了幾句而已,今天就不來了。」艾倫嘟噥著只有小學生才會說的招牌台詞,一邊將視線投到顯得相當破爛的木桌,但他並不是在看那早已看慣的麵包和水,而是桌子另一邊的某樣物品。
  要溜出去嗎?可是昨天都已經冒大險了……今天會和昨天一樣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的回到這裡嗎?
  未來是不可知的,所以人們才會對未來充滿期待及恐懼,正因為如此活在巨人恐懼之下的人們不知不覺下便想否定未來這二字,他們幾乎不敢想像在未來的日子中他們能夠存活到何時。
  即便是艾倫,他也無法想像他還能夠活多久。
  「在賭一次吧,管他是會被帶去解剖、還是被送到外牆給巨人吃。」
  語畢,少年再度起身,將桌上的某樣物品一把拉走,便披上披風離開了木屋。
  情況和昨天幾乎沒變,憲兵團的人散漫的表情一眼便能看出。
  順利避開守衛人的目光,又如同昨天一般輕鬆愜意地到達了街市上,事實上艾倫的潛伏能力並不高,但是卻還是能逃出那些人的守衛之下,由此可見憲兵團究竟是活在多麼優渥的安全生活中。
  一想到這裡,艾倫就覺得噁心的想吐。
  出了布滿薄弱眼線的訓練場後,艾倫順利地來到了市集,熱鬧的景象和昨日相差不大,暖陽依舊照得令人心曠神怡,為人群的潮流注入了一股溫暖之情,這種舒適的感覺的確令人能夠從此耽溺於其中,而永生不復返。
  已經不知道有多久了,自五年前城牆被攻破後、自幾個月前城牆再度被攻破時,艾倫究竟已有了幾年的時間沒有踏上如此充滿人類氣息的地方,姑且不論昨天如同逃犯一般的心態,今天的他心情尚且算是不錯。
  與此同時,
  「你們這群傢伙別給我待在這裡擋路,快滾開。」
  身材矮胖的男子坐在似乎是以高級木材所製成的馬車上咆嘯著,周遭的人群似乎都被現在的不安氣氛所感染,以略帶緊張的眼神望著男子以及他身邊的傭兵。
  「在搞什麼鬼?」艾倫低語著,不自覺的壓低了帽T。
  矮胖的男子不滿地揮手要傭兵們將附近包圍的士兵趕走,然而士兵們儘管不願意離開原地,但仍然露出一臉忐忑的神情。
  「切。」艾倫嘖聲道。
  儘管擁有了對付巨人的技藝,士兵們最後還是得臣服於牆內權威人士的手下,人類的敵人不應該是人類。
  他思索著,決定要賭上性命出來說話。
  然而,
  「你們在幹嘛?」
  簡短、毫不拖泥帶水。
  「阿克曼訓練兵,趕快離開,這裡不是你能管的。」明顯身為前輩的士兵一臉慌張的企圖趕走這名能力超乎正常人類的少女。
  「在、幹、什、麼、?」
  將前輩的話完全拋諸於腦後,加重自己說話的語氣,儼然不將眼前的高官放在眼裡。
  「在搞甚麼呀?三笠那傢伙?」艾倫低語著,不安的視線落在紅色圍巾少女的背影。
  「你想造反嗎?女人,我可是這裡的大地主,你一旦惹上我的話你們就想待在這個地方了。」臥在轎上的男子散發出冷冽的眼神盯著眼下的人們。
  良久,少女動了薄唇。
  「一個禮拜前。」微微頓了下,說:「特羅斯洛區我曾為了保護多數民眾逃離而企圖親手殺了一名金主,可惜的是那名商人似乎既膽小又懦弱,我也沒能為這世界剷除垃圾了。」
  語畢,少女從腰際抽了兩片雖薄卻足以致命的武器。語調依然不變,如同在詢問對方『早餐要加蛋還是起司?』這種無關緊要的口氣一般,再度開口:「我的特長是……把肉削下來,相信殺人這件事對我而言並不難。」
  少女冷漠地望著伴隨著陽光而折射出懾人光芒的刀片,隨後微微瞥了眼男人,不出所料,男人似乎終於意識到自己眼前的對象並不是能以言語交談的對象,若是在此處與這名士兵打起來也不見得能處於優勢。
  最重要的是──
  旁人的視線、民眾的輿論。
  儘管如此,男人身邊的守衛頓時一鼓作氣地衝向少女,作為此地的地主若是僅僅為了害怕女人而退縮那麼也太抹黑自己的名譽了吧,男人如此心想,鐵了心要大開殺戒。
  三笠望著向她衝來的男人們,心裡略略吃驚了一番,雖說她早已設想好會有這種發展,只是也沒想到這群人會如此無謀,再怎麼說沒有接受過任何訓練的人類就算人數多來十個人也沒用。
  不管怎麼說,顧全這群人的生命也是必要的。
  三笠心想著,上身微微往前俯。接著雙腳一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敲暈了最前方的兩名男子,緊接著往下一蹲迅速轉身,掀起沙塵波瀾,刀身平順地往上一舉直擊迎面而來男人的下巴處,儘管是用刀背攻擊不過過於猛烈的力道似乎讓刀身微微陷入男人的肉裡,因為當刀抽出時有血液飛濺嘛。
  「難道……三笠被上方授權了?」待在人群後方的艾倫思緒飛快轉動,似乎為三笠做這種不合她舉動的事情做了思考。
  「咦─────!!!」轎子上的男人總算不再有以往的自大了,露出狼狽的神情,但僅僅一秒男人的神色再度轉變。
  只因為──
  「三笠,小心後面!!」
  某名男子早已在少女後頭潛伏已久,伺機而行,就在剛剛、就在三笠擊倒其他人意氣風發的瞬間,被他抓住把柄,男人從人群中竄出高舉著沉重的木棒,自上而下的揮落,見狀,艾倫無法自制忘情地大吼,絲毫不顧自己的身分不該出現在此地。
  「艾倫?」
  少女注意的卻只有那熟悉的聲音,猛力轉頭驚見突襲的男子,儘管受到再多反射訓練、儘管能打倒再多巨人,也無法知悉人世間的黑暗面,就像此刻一樣。
  已經來不及了,這樣下去,三笠會受傷的。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倫衝出人群,披風牢固地抓住他的身子,彷彿是無言地為艾倫打氣,不使他暴露真身。
  不管自己早已累透的身子,艾倫撲向男子將之猛力撞倒。
  「唔………」男人發出低鳴,被莫名其妙衝出的小鬼撞倒雖然不是第一次,但這次也未免太誇張了吧,這小鬼是想讓我沒飯吃嗎?男人不想地心想著,無奈當他回過神時,腦袋早已碰地一瞬間意識全被拉走。
  「艾……」三笠不用想也知道這人是誰,然而在開口前她便止住了嘴,沒錯,要是在這裏說出他的名子,艾倫偷跑的事情肯定就會曝光,到時候也難逃一死了,既然現在艾倫已經被調查兵團保護,那麼更該免於他又再度受到波折,只是───
  只是,為什麼艾倫會出現在這裡?
  思緒正亂,身穿斗篷的少年拉了拉套帽,迅速走向三笠一把拉起她的手,於耳邊低語:「快走,再不走我就會被抓回去了。」
  「嗯……」    
  她只能這樣回答了。
  於是,在人群中被稱做英雄的兩人便莫名其妙地牽手出場,就連矮胖的男子也是一臉"發生什麼事"的表情望著那兩人,當然,不久後男子便被拉下轎子遭受人們狠狠地揍一頓。
  握著艾倫有些發燙的手心,三笠沒來由地感到安心而微笑。
  "真的……很溫暖,就和那時一樣。"
(6)
  艾倫的腳步從來沒停過,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如此,即便三笠在實力上從來不需要追趕艾倫,相反地還是艾倫不斷追趕三笠,但只要三笠越強艾倫與她的距離便會愈加遙遠,不是艾倫放棄追求、而是三笠向前的速度太快了。
  但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三笠要追在艾倫身後?只要想保護的心情愈加強烈,艾倫就會拒她於千里之外,就好像……他的人生劇本裡三笠連配角都當不了,最多也是反派。
  這讓三笠很受傷──也罷,就算被艾倫討厭也罷,只要他活著就行了。三笠勉勵著自己,強壓住自己的不滿及悲傷。
  就連逃跑的時候,艾倫到現在還是沒停下腳步。
  「艾倫……你要去哪裡?」三笠覺得有些好笑,明明這趟渾水就是自己搞出來的,為何艾倫現在演得比自己還慌張?
  「離越遠越好,總之再待在剛剛那個城市肯定會被攔住。」只能看見斗篷晃動的聲音道。
  不遠處,鐘聲又再度響起,算算這是二十班的集合鐘聲──算了,就翹了吧,艾倫想去哪就去哪,自己也不想從艾倫身邊離開,集合什麼的……很重要嗎?
  三笠明顯搞錯了何謂重要的前後順序,不過對她而言或許其他事情與艾倫相比真的如同塵埃一般無所謂吧。
  不久,兩人來到了山丘上,陌生的山丘、熟悉的兩人,他們無言地一同望著即將沒入夜晚的天空,澄黃的天色映著雲彩、光線柔和地撒在眼前的城鎮裡,從這裡能夠眺望到這座城鎮,沒來由的震撼感闖入了三笠的內心,沒有累贅的裝飾可眼前的景色卻如此耀眼,雖然感動,但三笠卻無法流淚。
  大概是那時就把淚都流乾了吧。
  「妳在想什麼?剛剛那個時候。」他在內心躊躇了許久,總算把疑問問出口。「依妳的個性沒可能管這種事情的吧?是上層要妳做的?」
  「不是。」三笠簡短地回應。「上層沒可能就訓練兵管秩序的吧。只是我自願做得而已。」
  「誰相信?快告訴我理由啦。」
  望著艾倫有些賭氣的表情,三笠頓時以為兩人已經回到幼時那什麼都還沒失去、什麼都還沒改變的時候,她的嘴角微拉起漂亮的弧度,道:
  「因為艾倫。」
  「咦?」口中的主角愣了下,說:「干我何事?」
  「因為艾倫絕對無法坐視不管,但因為你不在所以我要幫你──就這麼簡單。」
  艾倫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但看來並非如此,他望著三笠澄澈卻毫無起伏的雙眸,微微嘆了口氣。
  「妳傻了嗎?這種事情就算是我也無能為力好不好……雖然我大概也會出手……但肯定不會隨隨便便槓上地主。」
  「是嘛?」
  看著艾倫堅定的雙眼,三笠也只得妥協了,或許真的是自己管太多了也說不定,她搔搔臉頰覺得自己有些糗。
  「算了,再怪下去我還怕妳哭出來。」艾倫開了玩笑,露出笑容,未落的夕陽將光線灑在他立體的五官上,甚是好看。
  「不會的,如果是艾倫的話……」
  「妳說什麼?」聽不清楚三笠刻意壓低的話語,艾倫反射性地詢問。
  「沒有。」
  於是,話題又成了一片空白。
  夕陽結束了他的工作完全沒入了山後,黑夜靜悄悄地來臨,伴隨著一天的變化,城鎮上的燈光陸續點起,另外一種和平又再度撲面上來,對於人們這種安寧,艾倫即便心有不滿,但仍然耽溺於此時的平靜。
  他只是也想偶爾放鬆心情,休息一會兒罷了。
  即便艾倫很享受此時的寧靜,但他仍然無法維持不說話太久,他本來就不是沉默的孩子,安靜這詞也不是用來形容他的。他握緊手中的紙袋、微微晃動了下,下定決心道:
  「三笠。」他糾結地開口,心中被緊張佔滿了。
  「嗯?」
  「那個,前幾天罵妳的事……我很抱歉。」話語斷斷續續,彷彿下一刻就會完全被打散。「妳不要太介意,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只是想說,妳其實要穿其他更適合妳的氣質的衣服,不該是一成不變的軍服。
  「我知道,我也不在意。」
  意料之內的答案,艾倫早就知道無論自己做多少壞事,三笠肯定會原諒他,所以他前一陣子才會對她惡言相向,只是……想貪圖她唯一的溫柔。
  但也因為這樣,東西才會送不出去呀!!
  「………」
  沉默彷彿在嘲笑艾倫的猶豫一般,排盪於四周。
  「「我說……」」
  最尷尬的狀況果然登場了,艾倫在心中咆嘯著。但儘管如此,他也只好勉強地開口道:「妳先說吧。」
  「艾倫先說吧。」
  別把話題丟回來給我呀!!我超緊張好嗎?
  「嗚……」望著少女不容分說的雙眼,艾倫再度嘆了口氣:「今天,是我們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天……第八年,對吧。」
  「咦?」
  妳很驚訝嘛?妳會感到開心嗎?我還記得,我不會忘記的,和妳的相遇、和妳的相處。
  「嗯……」
  「所以說,前幾天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希望妳能......別把自己弄得那麼累,穿得漂亮些、笑容再多一些,也不要只為了我做事。」
  「艾倫……?」
  望著對方突如其來的關心,三笠心中起了不小的波瀾,她著實地感到訝異。艾倫忘記相遇的那天是意料中的事,只是沒想到他不僅記得,還說了這些……如此令人想哭的話。
  她哭不出來了,因為那年、那天的悲劇,又是為什麼此時的自己卻如此想落淚,明明自己心中沒有悲傷、也無法悲傷,但是充滿喜悅的自己卻如此想哭?
  「這個……」艾倫戰戰兢兢地遞出手中的紙袋。「是我想送給妳的……好怪、總總總之,能收下嗎?」
  對方笨拙的動作又再度讓三笠驅逐了心中的悲傷,她輕輕將紙袋拿走,並打開──
  「──!!」
  幾天前,自己在那櫥窗所見的白色洋裝,此時卻出現於自己眼前。
  她從來不把自己的願望輕易告訴別人,即便對方是艾倫她也不會把私自的慾望告訴他,正因為如此,為甚麼艾倫會買這件自己喜愛的洋裝?
  ──他能知道,出自於兩人長久以來的交情。
  謝謝。
  「妳、妳怎麼哭了?不喜歡嗎......我還以為妳會喜歡。我果然又搞砸了。」
  「不是那樣的。」沒來由地,淚水不斷湧出。
  謝謝。
  「所以是怎麼樣呀......別不回答嘛,我也是很緊張的。」
  「艾倫......」
  謝謝。
  「嗯?怎麼了,快點告訴我妳發生什麼事。」
  少女微微抬起頭,伴隨不斷流下的淚水,她露出了笑容。沒有燈光打照,沒有炫麗的舞台、沒有華麗的衣裳,此時的少女卻擁有抵過千萬虛假而不實美麗的笑容,艾倫怔了怔還無法反應過來。
  「謝謝。」
  這條路還很遠,無論是剷除巨人也好、無論是你也好,我們離目標太遠了,正因為如此才會因為小小的成就而滿意,人類一直以來都是如此知足而懦弱的,三笠也不例外。
  
  所以,就讓我能永遠待在你身邊吧。艾倫。
-Fin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701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雨宮優彌

06-24 20: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lice0027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進擊的巨人 同人》阿尼... 後一篇:《進擊的巨人 同人》艾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阿彌陀佛
南無不動佛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