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神知][動畫版小說化] 花音篇 -下-

作者:CLOW.READ│只有神知道的世界│2013-07-04 00:36:40│巴幣:2│人氣:657
第三集,後篇
這篇比較難抓準筆觸…海涵海涵


# # # # # # # # # #

那是兩年前的故事。

「快來嘛快來嘛!」一名檸黃雙卷髮的少女急忙過了馬路,向後面兩名同伴招手催促。

一名黑短髮及粉紅長髮的眼鏡少女快步跟上。

正值平安夜,到處都張燈結綵、大廈外牆掛滿了應節燈飾。天空也應景地落下了晶瑩白晰的雪花。

三名站在星光路途上的少女,難掩興奮之色,直奔向她們的目的地——

平安夜鐘聲響起。

三名少女站在空無一人的鳴澤臨海會堂南門前,仰望著這座讓一眾歌手無不魂牽夢瑩的雄偉建築——

「好大——!到底能讓多少人進場呢?」粉紅長髮的眼鏡少女——花音興奮地道。

「據說是一萬人哦!」中間的檸黃卷髮少女答道。

「好厲害呢——」左端的黑髮少女感嘆著,「我們若有一天能在這裡演唱就好了——」

花音立刻低頭表示:「但是,一萬人不是那麼簡單就能——」

 我還是沒那麼樂觀……

「妳這說甚麼話啊,中花音!」檸髮少女轉頭道。

「小萊姆……」

「這種事,正式出道之後很快就會來了!妳啊,還有百合,」萊姆自信十足地向花音說道,先後看了看兩位隊員,擺出隊長堂堂的架式轉身,「就儘管安心跟著我來吧!!」

「嗯!」花音笑了,安心了些。
「是啦是啦!」百合也覺得有點好笑。

接著,萊姆轉身,作狀拿起麥克風,

「1,2,3,4!」

開始唱道:
はじめまして、どうぞヨロシク
(幸會你,敬請指教)

花音與百合先後加入清唱,
恋、お願いします!
(戀情 就拜託你了!)

並各自站到平常演出的位置:
きゅんと急展開 Boy meets girl
(心頭一緊的急速發展 Boy meets girl

萊姆是中間:
色づきながら
(色彩繽紛的)

花音站左邊:
ひらく花びら
(飛舞著的花瓣雨)

百合在右邊:
いつか 君に見せたい
(希望有一天能讓你看見)

最後合唱:
一緒にトキメキ 咲かせてください☆
(與我一起綻放這心跳之花)

 ……

 不錯……

 我曾經以為,這日子會持續下去……

 我們三人一起分擔的美好日子……

 然而……



《只有神知道的世界》
第三章 中川花音篇
-下-
Shining Star
(原:Single Star


鳴澤臨海會堂外播放著花音的唱片。門外開始出現人潮和等待進場的歌迷隊列,精品攤人山人海,甚至有親衛隊進行應援態勢練習。

所有人的焦點,都投向於一小時後登上巨大舞台的花音身上。

遠處的報時鐘聲在四點正響起。

萬眾期待的時刻,尚餘一小時。


=折返=

時間上溯一小時。
三點正。

花音在跟桂馬分別後回到化妝室,除下外套,身穿藍色露肩緊身衣、黃短裙的舞台服裝。

她若有所思,沉默不語。

旁邊在收拾化妝箱的男化妝師——卻操著女腔——微笑說:
「小花音,聽說妳的演唱會門票瞬間售罄哦?不愧是妳啊。」

「其實我並沒……都是多虧各位工作人員的努力啦。」

「妳又來謙虛啦。」化妝師愉快地回應,「收到那麼多花,而且最近小花音妳也顯得更加可愛了嘛!難不成是有了喜歡的人?」

「咦!?」
花音臉蛋忽然一紅,想起的只有那個少年。
「沒沒那種事……!」
她羞怯地低頭,眼光游移。

這時,化妝師接到電話,邊應答應走出房外,來電的問題似乎讓他很不耐煩。

房中只餘花音一人坐在大化妝鏡前,

對著鏡中的自己。

「終於來了……!」

化妝室走廊外,沿牆排滿了許多致賀花籃。

各方的工作人員絡繹不絕、盡心盡力,忙碌不已。

空白的走道牆上,貼滿了這次演唱會的宣傳海報。

正門外的觀眾群、支持者、後防團等,萬分期待地排隊等候進場。

所有的熱情氣氛都以花音為中心逐漸聚集起來。

閉著眼、抬著頭感受著這氛圍,

花音再度看著桌上的宣傳單張。

兩年前起就在心中秘密地期待著、夢想著的那一天,終於來到了。

「我……很努力了。」

彷要說給自己聽。

「很努力了……嗯。」

“確實呢!”
一把聲音在心中響起。

「!!」

“確實沒錯呢!”

才剛露出的微笑,立刻消失。

「…………」

花音怯怯地抬頭。

反映鏡中的是——兩年前的自己。

長髮、戴著大圓眼鏡的自己。

那是她不願面對的——

“妳真的很努力呢!”

她笑道。花音鬆了口氣,

“恭喜妳哦!大家都在注視妳!”

鏡前燈開始不安地閃動。

“但也因此,只要今天一失敗,就會結束了。”

閃動的燈光下,這張出現陰影的笑容觸動了花音心中最大的刺。

「!!!」

“在這麼大的會場裡、面對那麼多人,妳能夠一個人唱下去嗎?”

如影隨形,

「我、我能!!我能啊!!」花音動搖地轉頭向那『自己』喊道。

無所不在,

“真的嗎?”

無時無刻,
一旦失敗,所有人都會離妳而去哦。”

詛咒著她。

“經理人,工作人員,粉絲們……所有人都會失望並離棄妳。”

現實如此殘酷,

Citron』已經不在了。”

 萊姆……百合……

“妳只剩自己一個了。”

 不……我還……

“妳不得不獨自活下去。”

 我……!!

花音想起了,

當只剩下自己留在藝能公司的某一天,她只能眼睜睜看著那張自己和同伴合影的大海報,被面無表情的職員整張拆下捲起、棄掉。

牆上只餘空白,以及海報四端的遺骸。

她甚麼都做不到。

與那時一樣的無力感迅速淹沒了自己。

 對啊……

——高漲的前置氣氛、信心,

 本來就不可能這麼順利……

——一切都似虛像般,逐漸崩潰……

 到了這次,我便一定會……

——花音的身影,再度『消失』……

時間為三點十分。

化妝師談完電話再度走進來,

「咦……那孩子,跑到哪裡去了……?」

化妝間卻空無一人。

原本花音坐的椅前的那燈,仍在不安地閃動。

海報上寫著的是:四點開放入場,五點開演。



這次『折返(Dal Segno』,將直接通往『曲終』(Fine)——



此事一出,讓後台登時陷入混亂。

已經四點了,還是沒人找得到她。

「小花音到底去哪兒了……!?」
「喂,找到沒啊!?」

「觀眾已經開始進場了耶!!」
「別那麼大聲,會被採訪的人發現的啊!!」

「把精品攤的工作人員也調過來吧!」岡田在西門的後台入口緊急宣布,「總之一定要找到她!快點!!」
「「是的!!」」
說畢,眾人便各自散開去找人。

艾露希和桂馬偷偷看著這一切發展。

「小花音竟然失蹤……!!」艾露希已經六神無主、大為慌亂,「明明多得了神大人讓她變得那麼精神了,為甚麼啊——!!怎麼辦!!怎麼辦!!……」

「……冷靜點,破爛惡魔。」桂馬鎮定地思考著,「我的攻略沒有逆流,而是有好好讓事情向正面發展。」

這一切都如他所料。

「咦?」

「這場就是最終事件了!是最重要的時點!」桂馬昂然宣告,「一定要搶先找出花音。這事件我不會讓給任何人!」鏡片凜然一亮,「賭上美少女遊戲玩家的名號!!」

「哈啊……」艾露希有點無力,「但是,小花音能隱藏氣息的吧?」

「!!」

「在這麼大的會場裡要怎樣找出一個透明人啊?」
現在的花音,就像某機動隊的某位能隱形的素X少校般……

「唔唔……」一陣苦思,桂馬只好亮出最後手段:「首先,來次選項總檢吧!」

「那即是甚麼方法啊……?」

「哪裡有機會就找哪裡!!」說完桂馬就跑走了。

「真是的,請說得普通一點啊——!!」



四點二十七分。

又過了半小時。

精品攤依然擁擠,親衛隊仍在練習。

表面的和平,掩蓋了此刻幕後的混亂。

桂馬在會場南門的街道奔波,

觀眾開始魚貫進入觀眾席,

艾露希則在高空搜索。



後台走廊,幾名高級負責統籌人員在跟岡田密議中。

「還找不著嗎?」岡田凝重地問。

「找不到。到處都不見她……!」

「慎重起見我也找過隔鄰的電車站了……」

岡田焦急地看著手錶:「她到底在幹甚麼……真是的……!!」

「那個……」一名女職員惶恐提問,「該不會是被捲進甚麼事件當中了……」

岡田身後的花音海報,其中一角不安地脫落、飄動。

「還是報警比較好嗎……?」女職員續道。

岡田陷入沉思。

 不行……

「然後演唱會就會中止……是吧。」戴眼鏡的男職員總結道。

 絕不可以……

 她果然還在介意……

似乎明白了甚麼事的岡田,堅強地表示:
「再多找一會……找到最後一分鐘吧!」

「是的!」眾職員應道。

 花音……我相信妳……

 妳能克服的……

 所以快回來吧……!



艾露希搜到正門上空,發現排著隊的親衛隊成員中,有那位老紳士的身影——

「那人不就是……」

她決定降落。

「您好啊!」

項上圍了印有Citron字樣和徽號的圍巾的老紳士,見了來人便微笑道:「喔,是小艾露!妳今天也是來看演唱會的嗎?」

「啊,不,我正在找小花音——」

這一句話立刻引來眾親衛隊的疑惑視線。

「!!」

「小花音的話她不是已經在會場裡了嗎?也不用找吧?」老紳士奇道。

艾露希這才發現失言了。
『啊啊!對呀!要是事情張揚了會引起大騷動的!』

「也對呢~~」她心虛地回頭笑應:「那我先失陪了——」

「啊啊,妳等等。」老紳士說著掏出了一台小型筆記本,上面在播放『Citron三人在舞台演唱的影片,介紹道:「我們正在看『Citron的DVD,妳要不要來一起看呢?這首是她們的出道曲《恋、ヨロシクお願いします!(戀情、拜託您了!)》,很罕有哦!」

「真的可以嗎!?」艾露希表情登時一亮,卻猛然想起現在是辦正事途中,一旦答應那桂馬定會怒罵『妳這破爛惡魔到現在都做了些甚麼啦!?』,於是不情願地打消了念頭:
「很抱歉,麻煩留待下次再讓我一起看吧!」

說完艾露希就跑走了。然而她繞到南門與西門間的轉角飛起時,並沒聽到那細微的腳步聲——

全身透明如玻璃的花音無力地緩步走向南門,喃喃自語。

「一定不可能做到的……跟萊姆和百合一起時也沒能做的到……」

 那場一起演出的演唱會,人們看的也不是我……

「我這種人,要讓那麼多的人全部快樂起來,絕對不可能……」

 明明當偶像了,班上卻仍沒人在意我……

花音痛苦地抱頭跪倒,心靈創痛極為難耐,

「……我會消失……!!」

 不要啊……!!

「我又會消失了……!!」

這時候,她想起那唯一一個能證實自己存在的人——

「對了……桂馬君……要去見桂馬君……」

 去找他……

「要多見見……桂馬君……」

 他會明白的……

——如是決定下,花音走過轉角,再度隱形如空氣……



天已入黑,離五點僅餘少許時間了。

桂馬仍在南門對面的高架行人道搜尋,依然一無所獲,疲累盡顯。

「神大人~~」艾露希失望的聲音傳來。

「怎麼樣了?」雖然也曉得答案了。

「沒找到……」

桂馬嘆了口氣,與艾露希坐到一張長椅上喘氣休息。

「得在開演前找到花音……否則一旦演唱會宣布中止就全出局了……!」

「是的……!」

絕境之下,桂馬全速思考。

「一個看不見的人,要怎樣才能找出來啊……?」

這時艾露希才靈光一閃:
「有了!神大人!還有遊魂探測器!!即使是透明也能夠識認出位置!!」
她隨即開始撥弄頭上的骷髏頭機械,
「小花音的遊魂我有記錄過,用再搜索功能吧!!」

 …………
「給我早點發現啊,妳這破爛惡魔……」
 那剛剛的兩小時不就浪費時間白費力了。

啟動再檢測功能,機械立刻響號,
「啊,很近!!」艾露希立刻站起來找,「遊魂……在哪裡呢……」

路燈在一聲金屬聲響下全數亮起,
敏銳的桂馬一瞬間感到一種微弱的存在感,銳利地望向左方、對面的長椅列。

其中一張長椅上,幽幽地隱約浮現出一個頭綁大蝴蝶結的身影……

「在了……!!」

桂馬緩緩橫過橋面,走向半透明的花音。

她本人完全沒發現。

桂馬輕聲喚道:
「花音。」

聽到這一喚,花音慢慢回神抬頭,見到了她現在最想找到的人:
「……桂馬君……」

語帶淚腔。

* * * * * * * * * *


* * * * * * * * * *

現在身處鬧市,兩人之間卻只有沉默。

「妳怎麼了?」
桂馬率先開口,柔聲問道:
「妳今天不是要辦很盛大的演唱會的嗎?」

「是、沒錯……」
花音一開口,漸漸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話語,
「儘管是那樣,」
「儘管是那樣……」
「儘管是那樣……!!」

 我還是……!!

「害怕……又會再變成透明?」桂馬輕輕接過。

 ……!

「成為了偶像,擺脫了過去不起眼的自己,」

 不錯……

「歌曲紅了,支持者也變多了,」

 不錯……

「但是,卻總會很不安——」

桂馬凝視著眼前的女孩,道破核心:

「一旦不被注目了、不再被稱讚了,便會覺得又會變得透明了……」

 對……!

「對……!對啊……!」花音益發感覺到這名少年的可靠,激動起來,「果然桂馬君是瞭解我所有事的!!」

 無比的安心感,

「桂馬君……!!」
面對這名少年,花音的表情頓時充滿了依賴。

「也沒啥了不起的,只是碰巧見過類似的事情而已……」桂馬遮羞地別開臉說,他不習慣面對這號表情,「在遊戲裡……——!?」

冷不防地,花音以空前的氣勢衝向桂馬並緊抱他不放,把頭埋在他的肩下。太直接的零距接觸、少女曼妙的身軀與氣息,都讓桂馬感到很不自在,臉紅了半邊。

「桂馬君……!請你一直跟我在一起……!給我勇氣……!注視著我……!」

花音一個勁地盡吐心底話,竭力留住眼前的人,

「我只剩下桂馬你了……!!」

 我所有的不安也只能跟你說了……!

「要我讓那麼多人感受快樂,已經不可能了……!」

 因為我連一個人的注意都不能留住……!

「我今次一定會……失敗……!」

花音抬頭、直接近距離與桂馬面對面,臉上的心靈飢渴顯露無遺——

「但是……若有桂馬君在我身邊支持我的話……」

 我……

「我就……我就……!」

 若以成為戀人、初吻作代價……我也不介意……!

 求求你,不要離開我……!

花音主動趨向桂馬的唇瓣——

四公分……

三公分……

兩公分……

連彼此氣息都感覺得到、快要四唇相接的瞬間——

桂馬才輕退一下,輕聲說:
「不要。」

花音立刻定住、退開。

 ……咦?

 ……桂、馬君……?

「浪費時間。」

虛假的蜜戀氣氛瞬即消失無蹤。

「浪費……時間……?」
花音空洞地重覆。

「……你只能夠用別人的說話才能夠證明自己的存在嗎?」桂馬露出嚴肅的眼神,「那樣的話,你總有一天還是會變透明啊!」

 畢竟不可能有人能得到全世界每一個人的注視。

「因為……因為……」明知如此,花音仍試圖辯解,卻組織不出句子。

忽地,桂馬用力地抓著她的雙肩並拉開距離,大聲道:
「別再假手於人了!!你的……」

桂馬有點害臊,不直視她,改用較親近的字眼,

「妳的歌,我覺得不錯……!」

「歌……?」她喃喃覆述。

 我的歌根本沒人會聽啊……!

桂馬再度正視她,
「你能夠……用自己的力量發光!!」

花音嗚咽一下,
「不行的啊,我哪有甚麼力量……!」
淚水再度盈眶,
「我一個人……做不到啊……!!」
說出心中實感。

「現在已經……做到了!!」桂馬卻強而有力地表示。

花音不知如何回應之際,後方卻漸漸傳來益發響亮的呼喚聲——

「かーのーん……

かーのーん……!

「かーのーん……

她緩緩轉身,望向十字路對面的臨海會堂——

會堂的活動天花忽然徐徐打開一翼,場內沸騰的呼喚聲與射燈逐漸透出外面。

かーのーん……!

場內座無虛席,

かーのーん……!

盡是期待花音的呼聲。

かーのーん……!

岡田經理人抱著一絲希望,
 花音,這些聲音妳都聽得見嗎?

かーのーん……!

應援隊長的年輕人——

かーのーん……!

親衛隊會長的老紳士——

かーのーん……!

一萬餘人上下一致,呼喚著期待已久的演出者——


かーのーん……!

激光燈不時交錯,微微照亮了會堂亭頂的星星——
星會自己發亮,同時亦會被照亮……

かーのーん……!

花音的歌撼動了人心,造就了這些歡呼聲;
這些歡呼聲,亦支撐了表演者的心,成為繼續放光的原動力——

かーのーん……!

這些聲音對花音而言,有如磁鐵般吸引著她。
自己的存在,是如此強烈地被證明了。

かーのーん……!

這些呼喚聲音,就是花音的力量的最佳證據。

かーのーん……!

不知不覺間,花音心中的恐懼感已隨這呼喚聲而逐漸退去、消失……

「因為被你的光牽引住了,大家才來到這裡。」

桂馬這時輕聲地說出最後一句:

「我不能……獨佔妳啊。」

宣示關係的終結。

 妳不必再……依賴我了。

 所以……結束吧。

 回到妳應處的地方……

似是鼓勵般,雪花徐徐地開始飄落。

最後,花音低頭苦笑了一下——

 我被甩了呢……

 人家還是偶像的說……

轉身走向她應當前去登上的舞台——

 雖然曾經把你當成宣洩口了,

 但是……這份心意,卻並不是虛假的……

 所以……

「……桂馬君。」

花音停步,柔聲道:

「我……就算是只為了一個人而唱歌,也很樂意的……」

「…………」
 這是……

花音回首一笑,走到訝異的桂馬跟前,仰望他——

「……再見囉。」

 同時,也謝謝你——

 我所愛的白馬王子殿下——

輕輕一聲,花音踮高腳尖,吻住反應不及的桂馬。

眼角泛淚的這一吻,包含了謝意、依戀與不捨——

粉紅色的遊魂就此被驅出花音體外。艾露希打開拘禁瓶,直接成功把它吸進瓶裡:
「拘禁遊魂!!」

* * *

花音以前所未有的存在感,走在後台的通道上。

「是小花音……!」「她在了她在了……!」

「……妳跑到哪裡去了!?」岡田急忙來問。

「……對不起!」花音只是低頭道歉。

岡田也並未追問,簡短地交待:「馬上要開演了。去準備吧!」

「拜託了!」

「通知工作人員!花音要上場了!!」岡田下達指令。
「是!!」

花音正要打開化妝間的門,卻發現門左側有兩個剛才沒看到的花籃。上面分別寫著:

祝 中川花音
 萊姆 贈

祝 中川花音
 百合 贈

看到這兩張牌,花音終於露出安慰的笑……

 萊姆……!百合……!

 謝謝妳們……!

最後的鎖鏈,解開了。



黑暗的會場中,仍然迴響著那陣洪亮的呼喚聲:
かーのーん……!

かーのーん……!

かーのーん……!

忽然,舞台上巨大的星形霓虹燈亮起,並奏起了柔和的音樂——

身穿粉紅色螺旋長裙的花音站在星形燈的中央站臺上,緩緩降下舞台,引爆了場內的歡呼。

落到舞台上段,花音開始唱道:

なにも 見えない 暗闇の中で(在一無所見的 黑暗中)
 
見つけたんだ 小さな光を(我找到了 那小小的光明)

 我曾經置身於絕望的黑暗深淵…… 

 你成為了我的曙光……

私は歩いてく もう迷わない(我將前行 不再迷惘)

まっすぐに 届け(直接地 告知你)

 因此,我會邁步前進——
 ——走向你。

——桂馬兩人坐在前席,靜靜地聽著。

——花音緩緩走下階梯:

なにも 聞えない 喧騒の中で(在無法聽清的 喧鬧裡)
見つけたんだ 小さな声を(我找到了 那小小的聲音)

 在一片雜亂的喧囂裡、陷入煩惱的死胡同時,
 我聽到了你叫我的聲音……

花音到達低段舞台,繼續前進——

私は歌う メロディーが(我將歌唱 把這旋律)

 因此,我要將這歌……

空へ一杯に 広がれ——(無限傳揚於 這天際——)

 唱出去……傳到你能聽到的地方……

——她到達台前邊緣,那巨大的星形燈架似乎更有力彰顯她的存在——

此刻她的神色、聲音構成異樣的風采,讓台下的觀眾、甚至岡田經理人無一不面露訝異之色——

 花音她……

 變了……

心はあなたに 続いてる(我此心 永向著你)
花音伸出了手——

 謝謝你,拯救了我,

今すぐ 会いたい(現在立刻 就想見你)
感じたい 温もりを(想要感受 你的溫暖)
——充滿了少女的依戀之色——

 我多想再見你一次……
 慶幸能夠被你了解、拯救……

世界が満たされる 光で(世界將被光輝照遍)
——緩緩地揮開臂膀——

 從而讓我的世界重獲光明……

どこにいても 感じるよ 声を(不論身處何方 都能感覺到 那聲音)
——再把手收進心間,

 所以,這首歌的名字——

私の(我的)

 是我對你的心意證明——

らぶこーる(愛的呼喚)

——花音輕張眼,望著台下某一處,
…あなたに(只獻給你)
——輕聲讀出這句最後的歌詞。

台下的桂馬,彷彿聽不見周遭觀眾(包括艾露希)的感動歡呼,只是定睛望著台上的花音。

她此刻散發出的光輝,本質已經不同了——

耀眼得難以看清——

接受歡呼之後,花音猛然抓著螺旋裙的帶子一抽,把粉紅長裙變成一串帶子丟開,露出原本藍衣黃裙的裝束,笑著大聲向全場宣告:

鎮壓鳴臨!!——開場囉!!

歡呼聲轟然爆開,《ハッピークレセント(HappyCrescent》的音樂隨之奏起。台上的燈光快速閃動,花音快步跑回舞台中央,開始領導觀眾打拍子。

台上的紙碎砲引爆,花音開始演唱:

黒板 そちのけて チラリ 見つめる先は
(視線從黑板上移開 瞄一下 所看到的是)
甘い横顔 ファンタジー
(甜蜜側臉 多迷人

突然 校舎の裏 相談 恋愛モード
(突然的 在校舍後方 商量後 那戀愛模式)
やっぱわたしにじゃない
(果然不是對我的吧)

台下應時呼喊:「小花音——!!」

だけどあなたの 為めに頑張る
(但是我會為了你而努力)
いつの日にか 振り 向かせてみせるわ
(總有一天 會讓你為我而回首)

花音面向觀眾,五彩的射燈輪番照射,
鈍感すぎな ロミオさん
(太遲鈍的 羅密歐啊)
向台下『射擊』。響炮再次爆破、撒出紙碎雨。

ハッピーハッピーハッピークレセント
Happy Happy Happy Crescent
あなたにハッピープレゼント
(送給你 Happy Present
わかって欲しいの この気持ち あなただけよ 永遠ロマンス
(想要你瞭解 這一份心意 只屬於你一人 這份永恆浪漫)

此刻的花音,已經擺脫一切的枷鎖——
ハッピーハッピーハッピークレセント
Happy Happy Happy Crescent
あなたに全部捧げる I Love You
我會把所有都獻給你 我愛著你)
いつか終わるの? ねぇ 抱きしめて欲しい 片思い
(到底何時能終結? 哪 想你抱緊我 這份單思)

——讓這首愉快的單思歌曲迸發出前所未有的力量。



第二段歌詞開始時,桂馬與艾露希已經把場館拋在背後,踏上歸途。

「神大人,小花音她好厲害呢。」艾露希用羽衣變出雨傘擋雪,感嘆著。

「是啊。」

「您有對現實偶像改觀了嗎?」艾露希故意問道。

「哼……」桂馬也不會輕易就把話收回去,「還差得遠吧……」

但是,他還是承認花音的改變。因此回望會場,糾正艾露希的說法:
「再說,她也不再是『偶像』了。」

「咦?」

「花音她……已經成為了一顆自身會發光的——『明星』了。」
這句話,為他攻略花音的故事,打上了休止符。



……元気出してよ わたしがいるよ
(打起精神吧 還有我在啊)
告白だよ? でも 気付いてない顔
(這是告白喔? 可是 一副沒發現的臉)
鈍感すぎよ ロミオさん
(太遲鈍了 羅密歐)

這刻的花音,已經能把歌詞的意境唱得淋漓盡致——

ドキメキハッピークレセント
(心跳不止的 Happy Crescent
ドキドキもっとプレゼント
(更為心跳的 更多的Present
気付いて欲しいの 胸の鼓動
(想要你發現 這心中的鼓動)
奏でてるよ 恋のメロディー
(正歡快奏響著 戀愛的旋律)
ドキメキハッピークレセント
(心跳不止的 Happy Crescent
あなたに全部捧げる I want You
我會把所有都獻給你 我只要你)
いつになるだろ ねぇ終わらせたいよ 片思い
(到底到何時才可以? 、好想讓你結束它啊 這份單思)

花音一眨眼,接著隨間奏的節拍揮動手臂,觀眾群以一致而洪亮的呼聲和應。

十來次呼應後,花音轉身背向歡呼聲,跑上往上段舞台的階梯,

在和聲歌詞之前到達階頂,並俐落地轉身——

(ロミオさん)
(〔羅密歐啊〕)

星形燈架中央的大光燈亮起,

ハッピーハッピーハッピークレセント
Happy Happy Happy Crescent
あなたにハッピープレゼント
(送給你 Happy Present
わかって欲しいの この気持ち あなただけよ 永遠ロマンス
(想要你瞭解 這一份心意 只屬於你一人 這份永恆浪漫)

標示著花音已然登上新一個階段——

ハッピーハッピーハッピークレセント
Happy Happy Happy Crescent
あなたに全部捧げる I Love You
(把所有都獻給你 我愛著你)
いつか終わるの? ねぇ抱きしめて欲しい
(到底何時能終結? 吶-想你抱緊我)

花音把麥克風指向觀眾群,立刻回以洪亮的一聲:
片思い(這份單思)!!

最後的旋律,花音繼續在階梯頂端舞動。隨著音樂在最後的高漲點結束,擺出了最後的姿勢,贏得如雷的歡呼喝采。

揮別了陰影的她,變得如太陽般光輝耀目。

一曲雖終,演唱會卻還只是剛剛開始——

* * *

演唱會結束,會場回歸平靜。

花音一人獨自站在舞台上,射燈照射著她。

笑容已不再帶有陰影,豁然面對著觀眾席。

 今後就是只有我的舞台了。

 所以,萊姆、百合,從現在起——

「……はじめまして どうぞヨロシク
 恋 お願いします!
 きゅうんと 急展開 Boy meets Girl…

 就讓我承繼妳們兩人的努力,奮鬥下去吧……

獨自清唱後,她深深鞠躬,對所有的人——

「各位……」

 經理人、工作人員、觀眾與支持者、

 萊姆、百合……

 還有那個已經不記得的他……

說出最真切的一句:

「謝謝你們……!!」



如是地,中川花音的生命中那名為《過去》、《偶像》的卡農曲,以最後一段小插曲《戀》迎來了『曲終』(Fine)。

現在的她已站上新階段、新路途的起點上,並將肩負起新的使命,繼續引領、照亮萬千支持者……

一支名為《明星》的新卡農曲(傳說)自此開始。




《只有神知道的世界》
第三章 中川花音篇
~終~



樂譜符號梗感覺還是有點生硬…OTZ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699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只有神知道的世界|小說|原作|中川かのん|若木民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arksilver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神知][動畫版小說化]... 後一篇:[神知][轉譯文字化]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