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十三

作者:香菇子│2013-07-03 20:55:12│贊助:4│人氣:200
2006年舊文
------

十三
 
  漆黑寧靜的夜,伴著月光殘影的長廊上,女孩獨自走著,草叢間隱約傳來些聲音,起初不理會,繼續向前,但聲音越來越明顯,她漸漸的停下腳步,往一旁的庭院望去,凝視許久,最後決定前去瞧瞧。
  「是誰?是誰在那裡?」她悄悄的問,但沒得到任何回應,女孩緩緩的接近草叢堆,嚥了一口,鼓起勇氣一探究竟……
  「啊……」她嚇的無法開口,恐懼頓時湧上心頭,毛骨悚然的氣息將她包圍住,她被逼到一牆角,已經走投無路了。
  「不……不要……」出現眼前的是個南瓜人,那被針線縫合過且撕裂的嘴,漸漸張開,不時流出墨綠色的液體,最後冒出一顆上頭長滿如珍珠般大小眼珠的人頭,她全身被腐臭的液體侵占,鮮血般紅嫩的荊棘刺入她體內,這晚……沒人曉得女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 ※
 
  艷陽曬滿整座金黃沙漠,他行走在熾熱的沙暴中,穩穩的緩緩前進,絲毫不受影響。那黃塵沙暴漸漸散去,眼前的視線逐漸清晰,他從厚重的背包拿出一瓶綠色的錐形瓶,往不遠處投擲,「碰」的一聲,且冒出灰白濃煙,逐漸散去後出現的是一株高達10公尺的巨大植物。
  「麻煩你了!」他對著植物上頭的方面喊去,接著他被一條樹蔓拉到上頭,之後從口袋拿出一支破舊的望遠鏡,查看四周。
  「找到了!西北方向有城鎮,應該就是那裡了。」
  『真的嗎?』聲音從厚重的風衣裡傳來的,一隻灰藍色類似鷹的鳥獸探頭而出。
  「是啊!你醒了?狄。」
  『嗯。已經找到了嗎?提斯。』
  「嗯嗯,狄,要麻煩你了」語畢。狄爬出風衣,雙腳緊抓在提斯的右肩上,漸漸散發出微光,身體逐漸產生變化,一瞬間牠變的比原先還要巨大,並展開傲人的雙翅在空中盤旋,提斯就乘坐在狄的身上,往西北方面前進。
  
  遠遠的從城鎮的方面傳來陣陣砲聲,似乎是在辦慶典,沒多久的時間他們抵達這熟悉的地方「利利亞鎮」。
  「已經好久沒回來了,城鎮改變不少,不知道大夥們還在嗎?」這裡是提斯離開家鄉最初居住的城鎮,他的從商之路也是從這裡開始的。
  「歡迎歡迎,歡迎來到利利亞鎮,我是這裡的鎮長索爾,鎮上正在舉行豐收慶,從今天開始到十六號,總共三天的活動,祝你玩的愉快。」親切熱情的鎮長特地在入口處迎接每個從外地來的旅行者,為了增加遊客數,慶典的佈置十分隆重,到處都看的到豐收而擺設的南瓜和一些農作物,且鎮裡的每個人都很熱情的參與。
  「來,這個是慶典送的南瓜帽,祝你玩的愉快。」一旁還有小女孩幫忙發送用鎮上特產南瓜做的帽子。
  「謝謝喔。」提斯開心的收下帽子,還馬上試戴:「狄,好不好看?」
  『……』狄一副冷冷的眼神回應提斯。
  「都不說,那換你帶。」提斯擅自把帽子帶到狄的頭上。
  「很好看耶!超可愛。」一副逗趣的口語對狄說。
  『……你在鬧啊!你在鬧啊!』狄把帽子甩掉,用尖利的鳥嘴不停的啄著提斯的身體,兩人就這樣嬉鬧到酒館。
  『叮噔──叮噔──』酒館門上掛著會發出特殊聲響的鈴鐺。
  「歡迎啊!小弟,要不要來杯特製的南瓜酒,這可是豐收慶才有賣的。」熱情的酒館大叔強力推薦最新的熱門產品。
  「那給我一杯好了,還要一盤豆子。」語畢。右後方那桌圍一群人,不時傳來陣陣吆喝聲,提斯也跟著去湊熱鬧。
  「啊──輸了。」坐在左方的壯碩男子將桌上好幾疊金幣推給右方的赤髮男子。
  「嘿嘿!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赤髮男子開心數著桌上的錢幣,一旁圍觀的群眾接著散去,提斯仔細看看赤髮男子,覺得眼熟,過了一會才想起。
  「啊!你不是肯嗎?」指著他並大聲喝說。
  「嗯?誰叫我。」肯數的認真,發現有人叫他才緩緩抬起頭。
  「提斯?這不是提斯嗎?我的好兄弟怎麼突然回來了。」見到多年不見的好友,肯興奮的跳起,並開心的搭著他的肩。
  「好久不見了,你又比腕力贏錢了喔?」
  「對啊!每次遇到我大家都覺得無趣,因為沒什麼人能贏我,哈哈哈。」不知不覺得自豪起來。
  「來來來,要吃什麼喝什麼我請,難得相聚,好好的聊聊吧!」多年不見的兩人,自然有許多話題可聊,就這樣過了好長的一段時間。
  「對了,今年怎麼會舉辦豐收慶呢?」
  「自從換新鎮長後,為了提升城鎮知名度和觀光事業,才以特產的農作物作為宣傳,舉辦此慶典,不過……」肯猶豫住,凝視著手中的酒,看著氣泡一點一點的消逝。
  「怎麼了?」
  「不,沒什麼。」他還是決定不說。
  『叮噔──叮噔──』一名褐髮女子迅速接過吧台上的酒,快步的朝肯的方向走來。
  「肯,你在這喔!我……」當女子要開口時,肯切在前頭對提斯說:「提斯我還有事情,改天聊吧……小心一點……」肯悄悄的在提斯耳邊說,之後便快不離去。
  「真討厭,怎麼這樣。」對肯的行為表示不滿,女子氣呼呼的對自己猛灌酒。
  『她是誰?』
  「不知道,肯的朋友吧。」語畢。女子喝著喝著,瞄提斯一眼,之後擺個臭臉對著他。
  「不要說你忘了我喔!提斯」女子直呼提斯的大名,讓他略為驚訝。
  「啊!我們認識嗎?」仔細看著眼前的女子,似乎有帶點若有似無的熟悉感。
  「……我是菈米雅啊!氣死我了,肯看到我就跑,現在連你也不記得我了。」說完後又氣呼呼的大口大口的灌酒。
  「菈米雅?妳也變太多了吧!我真的認不出來,妳整個就是脫胎換骨了。」
菈米雅是提斯跟肯的好朋友,當初菈米雅一個人孤拎拎的流浪時,是肯收留她,之後三人變成為好朋友。
  「不過話說回來,你這次怎麼會回來呢?一去就是五、六年,以為你不要我們了。」說著說著,她凝視著杯口許久,眼神轉變成些許無奈,可惜提斯他卻沒注意到。
  「就想說順道回來看看你們,畢竟這是個另我懷念的地方呀。」
  「是喔……好,就為你回來乾一杯。」菈米雅爽快的乾了一杯,她接著說:「我剛經過外頭廣場旁的豪宅,圍了一群人,不知道在看什麼,滿熱鬧的,你要不要去看看呢?」
  「外頭?那裡發生什麼事情嗎?」
  「不知道……」說完後菈米雅忍受不住酒精的催化變醉倒在提斯面前。
  「喂,喂……不會醉倒了吧?」儘管怎麼叫菈米雅都沒有任何反應,他很想去外頭看一下熱鬧,又不能放菈米雅一個人在這,接著他只好拜託吧台大叔:「大叔,麻煩你幫我照顧一下那個女孩好嗎?我先離開一下,等等就回來。」
  「沒問題,還好客人不多了,你要快點回來,因為我快打烊了。」熱情的大叔一口答應提斯的請求,於是他帶著狄前去菈米雅所說的豪宅。
  遠遠的就看到一群人和一些士兵,人們吱吱喳喳的討論著,提斯擠到最前面瞧瞧,不時傳來令人作噁的臭味。
  「啊……」眼前的景象讓他很震驚也傻了眼,一株如植物般模樣的『東西』,一張狀似小女孩的臉孔活生生浮現著,那是帶著充滿恐懼的神情,且從上到下都長滿毛茸茸會蠕動的觸鬚,和一顆顆珍珠般大小的眼珠不停打轉著,士兵們想用長槍將它推開,但卻會不停流出綠色腐臭的液體。
  「嗚……嘔……」提斯感到頻頻作噁,他忍不住逃離現場,說也奇怪,這些人們怎麼一直觀看著呢?難道不覺得噁心嗎?他不想那麼多,就往酒館的方向回去,突然一絲褐髮掠過眼前,漸漸的隱沒暗巷中。
  「菈米雅?」他憑著直覺反應追在後頭:「喂,菈米雅。」他不停的呼喊她的名字,可惜都沒回應,一直往前去。提斯不肯放棄,加快腳步緊追在後,他順勢抓住她的手:「菈米雅,怎麼了,怎麼都不回應?」
  一陣怪風吹浮起撩長褐髮,顯露出真正模樣,玉紅的唇輕輕道:「你……是誰?」
  「啊……抱歉,我認錯人了。」雖然長個很像,但並非是菈米雅本人,女子戴起黑袍上的連帽隱沒在另一片黑暗中。
  「怎麼會長的那麼像呢?」回去的路上提斯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真不舒服。』狄突然冒出這句。
  「怎了?什麼真不舒服。」
  『這裡的感覺。』語畢,牠又窩進背包中休息。
  『叮噔──叮噔──』打開門,裡頭空蕩蕩,只見吧台上留一盞燈和紙條。「你朋友剛被送回去了,我先走了。」只留下這短短幾句,究竟會是回送菈米雅回去呢?夜深了,於是提斯就投宿在附近的旅館。
  翌日,一早外頭街上非常熱鬧,街上的叫賣聲貫穿大街小巷,商人們趕緊趁著慶典時期多賺些收入,對提斯來說,這次純粹只是回來玩的,並沒有打算跟著做生意,原本打算去酒館吃早餐,可惜今天沒開,只好到附近的小食館,恰好在這遇到肯。
  「早呀!你也來這吃早餐啊?」提斯主動向肯打招呼,便坐在一旁一起享用早餐。
  「嗯,難得酒館沒開,昨天還玩的愉快吧?」
  「還好啦!不過發生些事情,昨天豪宅那裡出現了一株類似植物東西,且上頭還有女孩的面孔,整個都很噁心。」說著說著,肯停下動作,默默的說:「已經是第四個了。」
  「什麼?第四個,到底怎麼回事?」
  「自從慶典開始前幾天,就傳出有人不知道被什麼咬到後,身上會出現許多傷口,然後長出一堆眼珠,隔天就變成植物怪物,動也不動,搬也搬不走。特別是晚上,都是晚上被咬到,隔天早上就變成這樣,但有些很快就離奇的消失,也不知道受害者是否更多了……」聽完肯說完怪事發生的經過,提斯開始擔心菈米雅起來。
  「……菈米雅,昨天菈米雅喝醉了,我想說去看看一下就回來,回來的時候酒館已經關了,只留紙條說拉米雅被送回去,但是這麼晚會是誰送她走的呢?她應該不會出什麼事吧……」語畢。肯的表情變的嚴肅,二話不說的拉著提斯去找菈米雅,兩人拼的命似乎衝去她的住處。
  「那是……」提斯不自覺的注意起旁邊巷口一名鬼鬼祟祟的中年男子,肯一心只擔心菈米雅安危,沒注意到提斯的反應,提斯也沒想那麼多,還是乖乖的跟著肯去找菈米雅。
  「菈米雅!菈米雅!」兩人猛敲著門,奮力叫著菈米雅的名字,可惜沒有任何回應。
  「可惡!到底去哪了……」惱羞成怒的肯氣憤的重槌大門。
  「肯……不要這樣,菈米雅不會有事的。」提斯現在只能默默的安慰肯,今天肯的反應跟昨天根本是天壤之別。
  「怎麼了,你們怎麼都在我家?」突然出現的是菈米雅,她看著兩人的神情覺得很奇怪,皺著眉頭看著他們。
  「嗯……昨天妳喝醉了,然後我回來找不到妳,所以有點擔心就跑來了。」
  「喔,昨天我朋友送我回家的……」她停頓住,用一副無奈的神情看著肯,接著問提斯:「肯……他很擔心我嗎?」
  「當然啊!不然他……」肯突然打斷提斯的話:「沒事了,我先走了。」帶點悽涼的語氣,肯立即低著頭轉身離去。
  「喂,肯──」儘管提斯怎樣喊肯,他始終不回頭,對於肯反反覆覆的舉動讓提斯感到百般不解,他默默的看著肯那悽涼的背景漸漸從視線消失,接著溢入眼簾的是菈米雅百般無奈且哀傷的眼神。
  「呃……呃……對了!妳手上那瓶是什麼啊?」氣氛有些沉重,提斯趕緊開個話題打破尷尬的場面。
  「喔,那是紅莓汁,要吃早餐的時候沒了,我就出去買了些。」
  「喔,不過顏色好鮮豔耶。」
  「對啊!豐收慶的關係,現在的紅梅都特別新鮮跟紅潤,這可是早上剛擠成果汁的。」這時的菈米雅才露出一點笑容。
  「呃……我先進去了,你自己小心點吧!」菈米雅進屋後,提斯也打算離開,也覺得肯跟菈米雅可能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經過剛才的巷口,地上有個金色耀眼的光閃爍著,他彎下腰要撿拾,是枚金幣,正準備仔細觀看時,被剛剛那名中年男子撞到。
  「喂!很痛耶。」提斯被撲倒在地,中年男子準備逃離時被一旁斷掉的鐵條刺傷左小腿,但他也不顧傷痛,頭也不回的急忙逃離,提斯也沒看清楚對方的長相,只能摸摸鼻子自認倒楣。
  「奇怪,幹麻那麼慌張呢?」接著傳來陣陣的腐臭味,他凝視巷內的方面,但著惶惶不安的說:「該不會……」他嚥下一口,緩緩的深入巷內,眼前出現一名帶著熟悉褐髮的黑衣女子。
  「菈……」當他要開口時,女子突然離奇的消失蹤影,此時出現的是那個植物怪物,這次是活生生的呈現出男子驚恐帶著痛苦的神情,與昨天不同的是有類似手的部分,一直緩緩的伸向提斯的方面,嘴巴的部分似乎想傳達什麼訊息。他嚇到腿軟,一心只想找個地方躲起來,不管用什麼方式都要逃離現場,也不顧那麼多了,就隨便先找一個店家避一避。
  碰的一聲,驚嚇到屋主,他慌張的隨意打點一下就到門口一探究竟,只見男子依靠著大門,不停的喘息著,且帶著一副驚嚇過度的神情。
  「呃……對不起,我突然跑進來嚇到你了。」此時氣喘如牛的提斯才回過神來。
  「呃……」他沒有多做任何回應,只是一直偽偽縮縮的看著提斯。
  「你……你要買什麼快買吧,我還有事情要忙。」
  「喔……」提斯看看四周的貨架,都擺滿各式各樣的瓶瓶罐罐,接著問:「你是鍊金術士嗎?」
  「呃……是啊。」不知道為什麼他顯得有些慌張。提斯經過一張桌前,無意間發現押在書本下的配方。
  「毒薔薇藤、腐爛蜥蜴的體液、寄生樹脂、眼……」正當他要念下去時,那名鍊金術士從提斯手中搶過配方,並凶狠很的瞪大著雙眼警告提斯,原本想繼續追問下去,也只好乖乖打消念頭。接下來男子慌張更加明顯,不停來回走動,更謹慎注意四周的狀況,也一直迴避與提斯四眼焦目的任何可能。
  「好了好了,我很忙,走走走…下次再來。」他的舉動相當刻意,一直急忙的趕走提斯,最後提斯還是被趕出去。關上門,他用左手按住左小腿的傷,一跛一拐的往地下室走去……
 
  「真莫名其妙,不過剛剛的配方……」提斯遲疑了,他把植物怪物與那神秘配方聯想在一起,有許多地方都吻合,難道有人偷偷進行人體合成嗎?整個都太荒謬了。
  經過河畔邊,遇到是剛剛離去的肯,他心情不好的拿著碎石子往河裡丟,提斯前去關心一下狀況。
  「你還好吧?」
  「嗯,沒事的。」也許是怕提斯擔心,他露出了招牌的笑容。原本想追問下去的提斯也打消念頭,改問鎮上的事情。
  「對了,我覺得鎮上變好多,是不是有發生什麼?」
  肯起身,並叼支煙開始細說著:「之前選鎮長的時候,現任鎮長跟鍊金術士亞伯在競選,什麼花招都玩的出來,最後亞伯落選,他懷疑是鎮長動手腳,可是沒有證據,也沒辦法翻身,他們吵的很激烈,亞伯最後還放話說『在你上任後,我會讓鎮上的人知道,你不會帶來和平,反而會變的更加混亂』。之後就舉變豐收慶,怪事也接二連三的發生……」
  「我……我剛剛遇到一個中年的鍊金術士,戴眼鏡,然後他的店開在酒館附近……他是亞伯嗎?」提斯的語氣明顯感覺的出有些微的顫抖。
  「嗯,是他沒錯。」
  「我離開菈米雅那後,經過酒館旁的巷子,被中年男子撞到,然後巷內又遇到長的很像菈米雅的女子,她離奇消失後接著出現的是植物怪物,我慌張的逃跑,於是誤闖亞伯的店……我發現有張配方,上面的材料跟植物怪物幾乎吻合,難道是他在偷偷進行人體合成,編織成怪事,再故意嫁禍給鎮長?」那驚恐的神情又再次浮現出來,也許這幾天遭受到的衝擊太大了。
  肯聽完後緊抓著提斯的雙肩,激動氣憤的說:「真的嗎?你說的都是真的嗎?」
  「嗯……嗯。」他被肯的舉動給嚇到,沒想到肯的反應如此激烈。
  「我妹妹……我妹妹也是變成植物怪物……一定是亞伯!幹麻傷害無辜的人啊──」肯忍受不住那激動的情緒開始歇斯底里的吼叫,頓時淚珠是一顆比一顆還要大的掉落著。
  「肯……」提斯想安慰肯,但卻不知道從何下手。突然前方傳來響亮的爆破聲,接著冒起一團白煙,開始傳來陣陣哀嚎聲。
  「肯,教堂那邊好像發生事情了,我們快過去幫忙。」提斯和肯趕緊跑到現場,濃濃白煙彌漫著,不少人們受到波及,在這混亂的場景,提斯注意到熟悉的身影。
  「肯,你看!那不是亞伯嗎?他似乎還帶著誰。」拉拉肯的衣袖,往教堂方向指去。
  「菈米雅……他要帶她去哪?」接著兩人共識到菈米雅可能會遭到亞伯的毒手,趕緊追上去。追進教堂中,沒看到人影,於是兩人決定分頭尋找。
  「跑到哪裡去了……」提斯迅速的觀看四周,想趕快找出亞伯他們,他發現有不少褐髮掉落在一旁順著通往地下的樓梯,於是悄悄打開那扇破舊的門,前往地下尋找……
 
  滴滴滴,清楚的聽見水滴聲,樓梯有點滑,提斯小心翼翼的向前邁進,裡頭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他拿起掛在牆上得油燈,並點燃方便照明,這裡陰暗且潮濕,他把油燈抬高,緩緩的抬頭看,是一具具倒吊的植物怪物,他們的鮮血順著流至地下中心的水池中,仔細看看有位褐髮女子躺在鮮紅的水池中,一個不小心他踩滑了,油燈從樓梯上掉下來,鏗鏗作響,不幸引起女子的注意,突然感覺一群東西迅速的朝提斯的方向過來,提斯趕緊逃跑,並把樓梯那的門用木栓卡住,碰碰碰,裡頭的東西似乎想衝撞出來。提斯驚慌失措的跑到教堂外,只見他摸過牆壁的雙手沾滿鮮血,就連腳底也是,他有些擔心肯的安危,於是就在附近找著肯。
 
  一直找到晚上,肯完全消失蹤影,菈米雅也是,怪事接二連三的發生,但在慶典的襯托下,卻感覺沒什麼事情發生,提斯落寞的走在街上,最後到一家小食館休息。
 
 ※ ※
 
  披著夜色的高塔頂端,那一絲褐髮飄逸著,她俯瞰著這美麗的城鎮,並對著月圓笑著說:「晚安。」接著手中那袋袋子撒出無數個帶著金光閃爍的金幣,金幣響亮的鏗鏗作響,一枚枚金幣變成一隻隻醜陋的南瓜怪獸,它們的任務是毀滅。
原本寧靜的深夜,轉變成悲慘哀嚎的奏鳴曲,城鎮陷入火海之中,它們不停的殺辱,啃食著……
 
  提斯拿出白天撿到的硬幣,上頭有南瓜的圖案,應該又是為了豐收慶而製造出的吧!外頭有些吵雜,提斯正打算開門時,背後突然出現一隻南瓜怪獸,狠狠的咬他一口。
  「啊──」疼痛不已,突然覺得無力倒在地上,只見意識逐漸模糊……
 
 ※ ※
 
  滴滴滴,清楚的聽見水滴聲,鮮紅滿溢整間屋子,他醒了,但視線還是有些模糊,他只感覺十分疼痛,想動卻動不了。
  「我……還活著嗎?」突然視線逐漸清晰,前方有面破碎的鏡子,照映出他現在的模樣……
  「不……不要……」他自己也變成植物怪獸,就算想歇斯底里的吼叫,那被封住的嘴也變的沒用,接著他的身體不知名的產生排斥,鮮紅的液體如水般,滿溢四濺……
  「我會……你……的……」聲音微弱的傳遞到他耳中,還沒聽清楚就失去意識了。
 
 ※ ※
 
  「……這裡是?」他睜開雙眼,是那熟悉的環境,從床上坐起,看看四周環境,看看自己的身體有無變化。
  「是旅館,我沒事?那昨天……是夢嗎?不對,感覺很真實。」對於昨天發生得事情如夢境般,但眼前的確是旅館,自身也很完好,他打開窗,看看外頭的情況,一如往常,正在舉辦豐收慶相當熱鬧,他更換衣物趕緊下樓,遇見菈米雅。
  「菈米雅!你去哪了?我昨天都找不到你,肯呢?你有看到他嗎?」
  「提斯你是撞昏頭了嗎?昨天你倒在我家門口,我跟肯送你回來旅館,你都忘記了啊?」菈米雅正經八百的跟提斯說,但提斯卻覺得很莫名其妙,之前所發生的事情難道都只是作夢?但那也太真實了。
  「不……怎麼會這樣呢?」提斯他越想越想不透。他還是決定去找肯,正當他出旅館的門,被眼前的景象給震驚住……
 
  外頭有如廢城一樣,破爛不堪,跟剛剛從窗外看的不一樣,街上隨便都見得到植物怪物的蹤影,他回頭看看菈米雅正想詢問她時,後方出現那名褐髮女子,她拿著長弓往菈米雅的方面瞄去。
  「去死吧!」發出一到紅光,不偏不倚的射了出去……
 
  「笨蛋,她才是菈米雅,你分不清楚嗎?」這一瞬間,女子的身體被巨石刺穿,是亞伯的鍊金術。女子逐漸乾化掉,變成一株枯木。
  「亞伯,這一切都是你做的好事是吧!」提斯指責著對面的亞伯,並把菈米雅拉在懷裡,突然菈米雅擲出一枚硬幣,馬上變成南瓜怪獸,並開始攻擊亞伯。
  「啊──嘔……」南瓜怪獸凶狠狠咬著亞伯的身體,紅潤的毒藤一直刺入他體內,接著亞伯的身體快速產生變化,那腐臭的味道再次出現。提斯赫然發現情況不對,將菈米雅推開,且跟她保持安全距離。
  「亞伯,為什麼老是要壞我的好事,我的計畫差點成功了,那晚的騷動竟然沒讓你斃命,還讓你救了他,不過讓我親手了結也好。」菈米雅似乎變了個人,也許這才是她的真面目。
  「為什麼……菈米雅!!妳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了復仇。誰叫你丟下我跟肯,誰叫肯背叛了我,讓我受盡那些侮辱……我去學了些巫術,因為我必須用鮮血來保持現在的模樣……哈哈哈……哈哈哈」
她那瘋狂的笑聲令人感得毛骨悚然,提斯緩緩的退後,他想趁機逃跑。
  「想跑?我不會讓你走的,你知道太多事情了,我要連你也趕盡殺絕。」菈米雅很快的注意到提斯的舉動,從口袋掏出更多硬幣投擲出,一堆南瓜怪獸也追在後頭,提斯奮力的逃跑,距離門口只差一點了,再努力點就逃出城鎮了。碰碰碰,突然接二連三的巨大砲響把城鎮炸的面目全非。
  「什麼?啊──」巨大的風力把菈米雅等人轟向城鎮外的方面,此時城鎮周圍閃一道藍光,結界張開並隔絕住城鎮與外的世界,砲聲再度響起,城鎮內如爆破般的受到毀滅,幸好提斯跑的快趕緊逃離至結界外,菈米雅等人則被困在結界內,慘遭破壞殆盡。
  
  提斯默默的離去,他只想趕快逃離這裡,一切發生的都太恐怖了。他經過一個巨大的城市,現在身無分文的他想去銀行領些東西。
  「提斯先生……這是……你所要領的東西。」銀行小姐不知道為什麼顯的有些害怕,她將東西拿給提斯。
  「對了……提斯先生,今天……今天十三號有人寄給你的東西。」銀行小姐拿出一個木盒給提斯,她也克制住自己的害怕。
  「等等,妳說今天十三號?」提斯覺得小姐說的日期有點不對。
  「是啊!今天……今天是十三號沒錯。」
  「怎麼可能,今天十六號吧!我十三號在利利亞鎮耶。它剛才就毀滅了……」說到一半,他注意到一旁公佈欄上面的一則號外單。
  『十三號清晨,利利亞鎮突然離奇發生爆炸,無任何生還者,死者名單如下……肯。拉斯……菈米雅……洛邦。提斯……』連同提斯的名字也被寫在裡面,而且銀行小姐很確定今天是十三號,這張號外單也是十三號的,而且人手一張,提斯有點失魂的遊走在街上,經過一條巷子時,他決定把那個木盒打開。
  「啊……」他嚇到,手中的木盒掉落在地,裡頭的十三枚硬幣鏗鏗作響,接著聽到的是提斯的慘叫聲……那被針線縫合過且撕裂的嘴,漸漸張開,不時流出墨綠色的液體,最後冒出一顆上頭長滿如珍珠般大小眼珠的人頭,她全身被腐臭的液體侵占,鮮血般紅嫩的荊棘刺入她體內,沒人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
  「祝你十三號快樂……」悽涼口吻飄蕩過這整個城鎮的每個角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696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2269735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DSB】生了兩個新兒子... 後一篇:【CWT35】【JOJO...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oala20714喜歡歌曲的你
歡迎來聽邱可的演唱會呦(ノ*>∀<)ノhttps://youtu.be/LeP3IhfaYsE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