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2 GP

[達人專欄] 蛇毒小伊 <END>

作者:海犬│2013-07-02 22:42:42│贊助:583│人氣:1666


  我回過神來睜開眼瞼,眼前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除了自己的身體以外。

  我,已經死了嗎?

  這裡就是死後的世界嗎?

  不管是天空、四周還是腳下的地面,全都是無盡的黑暗。

  簡直和閉上眼睛沒有什麼差別。

  彷彿自己的身體,就是這個世界的一切,在這裡就只有我這個存在而已。

  我舉起雙手,看著自己的膚色,這是唯一的色彩。

  然而,那個色彩漸漸模糊,我將臉埋進雙手裡哭泣,才發現自己根本感受不到任何溫度與淚水的溼度。

  身體沒有重力,就算知道現在正站著,雙腳也感受不到重量。

  我果然死了。

  除了死後的世界以外,我想不出第二個對這裡的稱呼了。

  但這也代表,小弘應該已經將自己的毒素,全部抵銷光了吧。

  他把我打昏之後,替自己輸血了。

  這樣就好了,小弘能過著平凡人的生活了,再也不用因為身體的劇毒,而每天過得提心吊膽。

  可是,為什麼眼淚停不下來?

  我明明一點都不覺得可惜,雖然小弘的手法確實殘酷了點,但我至少不必煩惱,該做什麼抉擇而痛苦了。

  可是,為什麼眼淚就是停不下來?

  我好難過,感覺每啜一次泣,胸口就被割了一刀似的痛。

  我還以為死後,就不會有悲傷了,沒想到還是這麼痛苦……我好像有點後悔死掉了。

  如果還會痛、還會寂寞,那麼待在這種什麼都沒有的黑暗世界,根本不算解脫啊。

  「誰能……陪陪我?」

  明明知道這是不可能的願望,但我還是對著無盡黑暗的彼端說出祈求。

  沙啞且哽咽的聲音在這裡迴盪,回音就像被黑暗給漸漸吞噬般,一次比一次更加微弱。

  在我的聲音消失之後,某個方位傳來硬物的敲擊聲。

  那個聲音一次比一次更大,正確來說是越來越接近我這裡。

  這時我才發現,那是高跟鞋踏地的聲音。

  我緩緩放下雙手,抬頭看向那聲音傳來的地方,有個白色影子在那裡擺盪。

  可能是我剛才掩著眼睛太久的關係,所以造成了短暫視力不晰。

  我擦乾殘留在眼睛上的淚水,想試試能不能看清楚一點。

  那影子漸漸成像,是一名穿著白色研究袍的女性。

  她那長度及腰的長髮綁成馬尾,瀏海則剪得很平整,就和日本娃娃一樣。

  當下我還以為是自己的分身呢,到後來才發現,那個人是——

  「媽媽……」

  媽媽沒有表情地朝我這裡走來。

  這個景像我小時候常常看見,我總是低著頭什麼話也不說。

  因為媽媽也不曾和我說過話,就像陌生人一樣。

  擦肩而過時,她也看都不看我一眼,從我旁邊離開。

  不知道為什麼,小時候看見媽媽經過我身邊時,心跳總是會變得很快。

  我不知道那個感覺是什麼,說害怕也不是、說緊張也不是。

  總是不明白,自己為何會有那樣的反應。

  到現在也是,媽媽越接近我,我的心跳就開始加快,連直視著她的臉也辦不到。

  只能低著頭,等待媽媽和我擦肩而過。

  這裡果然是死後的世界,因為能看得見已經死去的人,代表我已經死了這個事實,是再千真萬確不過了。

  好久沒看見媽媽了,我剛才偷偷瞥了一眼媽媽的模樣,那已經幾乎快從記憶裡消失的臉龐,才又聚焦起來。

  ……難怪小弘會誤認成我是媽媽,因為現在的我,真的和媽媽長得好像好像,我大概是繼承到她的外貌了吧。

  我在媽媽眼中,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存在呢?

  她看見我時,會有什麼樣的心情?

  討厭嗎?

  就像害蟲一樣難以入眼嗎?

  還是就只是個實驗體罷了,毫無感覺呢?

  好想問她,至少讓我明白這個疑問。

  不管是討厭也好,一點感覺都沒有也沒關係。

  我只是想知道,我的存在在她眼裡,到底是什麼模樣。

  但我就是說不出口。

  從小到大,我一直都沒有勇氣,和媽媽說任何一句話。

  所以到現在,我仍然低著頭沉默不語。

  媽媽離我不到三步的距離,現在覺得,小時候那就像巨人一樣高的媽媽,變得矮了許多。

  也因為這樣,我把頭垂得更低了。

  媽媽又接近了一步,高跟鞋的聲音,就像在耳邊響起的鐘聲一樣清晰。

  這時,我才終於明白,小時候那一直不理解的感情是什麼。

  在媽媽靠近我時,心跳之所以會加快,那是因為我在期待……

  每當媽媽經過我身邊時,我總是在期待她會開口和我說話、總是期待她會對我問暖、總是期待她能停下來,多看我幾眼或是摸摸我的頭。

  沒錯,一直以來,我都在期待媽媽能做出那樣的事。

  就算從小都沒和她說過話,但是這個世界上,有哪個孩子不喜歡自己的父母呢?

  我很喜歡媽媽,期待她會來愛我,就像爸爸一樣照顧我,但是我卻不敢正視那樣的期望。

  因為我只是……

  我抬起頭來,看見眼前的白袍已經近在咫尺。

  為了實驗而被生出來的孩子罷了……

  一陣微小柔軟的衝擊撞上我的身體,我下意識地往後傾斜,卻被一雙手給支住了。

  當下我還來不及反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從短暫的呆滯回過神來時,我才發現原來是媽媽她……

  抱住了我。

  媽媽的下巴靠著我的肩膀,原本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的溫度與觸感,此刻我竟然感受到了。

  媽媽頭髮的香味,還有媽媽頭髮柔軟的觸感,我全都感受到了。

  為了確認這一切都是真的,我伸手觸摸了媽媽的頭髮,絲滑的觸感撫上了指尖。

  好舒服,原來在媽媽懷裡的感覺,是這麼的幸福。

  就算只是幻想的也好,如果只是死後在這個世界中,產生的幻影也好,至少能感受到媽媽的體溫。

  我也回抱了媽媽,將她那和我差不多身形的身體緊貼自己。

  在她懷裡大哭,應該沒有關係吧?

  我將臉埋進了媽媽的肩窩,接著彷彿將囤積在心裡的所有悲傷,全都發洩出來似的,我的哭聲響徹了這個黑暗空間。

  這時,我感受到媽媽一隻手撫著我的後腦,將我的臉更加埋進肩窩。

  這種放心的感覺,真的一生中從來都沒有過。

  「小伊對不起……妳一定過得很痛苦吧?」

  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見媽媽的聲音喚著我的名字。

  「現在抱著你的我真的很自私,但要是現在不這麼做的話,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我不知道媽媽說這句話的意思是什麼,為什麼抱著我很自私?

  我的存在,根本沒有資格,讓媽媽這樣對我。

  我只是個為了爸爸的研究,而讓她承受了懷孕十個月的痛苦根源。

  所以抱著媽媽的我,才是自私的人。

  「為了教授的研究,而將妳給生下來,並承受研究的痛苦,這樣的我根本沒有資格愛妳……」

  我倒抽了一口氣,雙手掄起媽媽背後長袍的一隅。

  「想裝作不愛妳的樣子,真的很痛苦……因為有哪個父母,會不喜歡自己的孩子呢?每次經過妳身邊的時候,我都好想抱住妳,然後告訴妳我愛妳。但是一直以來,我都做不到……因為我想,小伊一定很恨我吧。」

  原來我跟媽媽,不只有外表很像啊……

  「每次……每次媽媽經過我身邊的時候,我都會期待妳和我說話、期待妳對我說關心的話、期待妳能看看我或摸摸我的頭!」

  我潰堤地大喊:

  「不管被生下來的理由是什麼,我還是喜歡媽媽,因為有哪個孩子,會討厭自己的父母呢……媽媽妳這個,笨蛋……」

  「其實那天……」

  媽媽的聲音也嗚咽了起來:

  「那天是打算去告訴妳真相的,我想把妳帶離教授的研究,然後要妳跟我和我真正的愛人一起生活……我和他生下來的孩子小弘,被教授的研究治好後,我就決定了,要將妳這個姊姊帶去和他一起相處,可是……」

  媽媽沒有說下去。

  但是她不用說,我也知道可是什麼——

  爸爸把蛇放出來這件事,媽媽並不知情。

  我搖了搖頭。她大概以為我在爸爸身邊,過得很痛苦吧?

  「我想,要是那天知道了媽媽說的話,我大概會高興得不得了吧,但是我應該不會離開爸爸的身邊,因為我也非常喜歡爸爸。」

  「……是嗎,小伊是這麼覺得的嗎?那麼小伊要好好跟爸爸相處喔,雖然這些話遲說了好幾年,但至少還有機會可以告訴妳,這樣我就滿足了。」

  媽媽緩緩放開了我的身體,看她的樣子似乎是打算離開。

  我不要媽媽走掉——

  「媽媽,別走!在這裡,我只見到媽媽而已了,但我想只要在附近找找看,應該就能找到爸爸了吧?我不要只和你們其中一個人在一起,反正我們都死掉了,應該可以在這裡見面吧?」

  我抓著媽媽的白袍不放。

  媽媽露出憐憫的表情,摸了摸我的臉頰。

  「妳在說什麼傻話,我要去的地方,小伊不可以跟過來喔。」

  「為什麼……」

  我說到一半就住了嘴,因為我明白了。

  我和爸爸,都曾經害死了那麼多生命。

  所以媽媽要去的地方是天堂,然而我和爸爸大概是要下地獄吧。

  我的手鬆開了媽媽的長袍,垂下頭失望地說:

  「到最後,還是不能跟爸爸媽媽一起生活嗎……」

  好不容易知道了媽媽真正的感覺,到頭來卻什麼也無法回報她,我真是個不孝的孩子。

  「不過媽媽應該可以和真正的愛人一起到天堂去的,對不對?」

  我抬頭起來看,卻發現眼前什麼也沒有。

  媽媽不見了,原本應該有著白色長袍的前方,只剩下無止盡的黑暗。

  我掩著嘴啜泣。

  難道只能下地獄的我,就連知道媽媽那個答案的權利也沒有嗎?

  「小伊?」

  我怔了一下,後方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猛然轉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爸爸……法奇……」

  爸爸那溫柔的臉龐出現在我眼前,他和媽媽一樣穿著白色的長袍,只不過脖子上纏繞著也過世的法奇。

  「爸爸是來接我的嗎?」

  雖然無法和媽媽一起,但至少能跟爸爸走,而且還有法奇在,就算要去的地方是地獄也沒關係了。

  爸爸露出光看就覺得好安心的微笑,對著我說:

  「小伊長大了呢,變成和媽媽一樣的大美女了。」

  「……我會和爸爸一起下地獄,對不對?」

  爸爸臉上的笑容霎時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疑惑的神色。

  「為什麼小伊要這麼說?」

  「因為我跟爸爸一樣,害死了好多生命……不過沒關係的,就算是地獄,只要爸爸陪著我,小伊也不會害怕!」

  爸爸露出哀傷的神色,難道是不捨讓我和他一起到地獄去嗎?

  「那個地方,最後還是被小伊給發現了啊?這也代表,小伊並沒有答應我的話,把自己的事情公開出來?」

  我沉著臉點了點頭。

  「為什麼?」

  「因為爸爸騙了我,那時你打入的根本不是什麼混合蛇毒,而是我的血啊!為什麼要那樣,做出和自殺一樣的行為呢?而且,還是用我的血……這樣等於是我把爸爸給殺死的啊!」

  爸爸聽到我的吶喊後,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朝我走過來,並將一隻手放在我的頭頂上。

  以前爸爸摸著我頭的手,總是向下的。

  如今我的身高,已經快和爸爸一樣了,所以他必須舉起手才能摸我的頭。

  「我確實害死了很多人,抓了很多活人做實驗。但到了最後,我打算贖罪,所以才想結束掉自己的生命。我是覺得,如果死在最喜歡的女兒毒下,應該就不會害怕了。」

  我抓著爸爸摸著我頭的手臂,嗚咽地說:

  「爸爸又為什麼,還要我把自己的事情公開出來?這樣的話,豈不是等於要把我交給其他人嗎?」

  「我會要妳公開自己的事,是打算把研究、包括那個地下室,全都交給我的優秀學生處理。其實我的目的,是不想讓小伊發現那個地下室,因為那裡實在是……對不起,我實在太害怕小伊會討厭我了。」

  爸爸也沉下了臉,他看來非常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不管爸爸做了怎樣的事,我都不會討厭爸爸的,因為我最喜歡爸爸了啊!我也害死了很多生命;想奪走爸爸一切的楊小姐,還有我最好的朋友小春,以及麥芽們……我和爸爸一樣罪不可赦,所以是不是可以跟爸爸,一起到地獄去呢?」

  爸爸將放在我頭上的手收了回去,我則努力抓著他的袖子。

  我有種預感,爸爸會再次離開我的預感!

  「對不起,小伊,妳不能跟爸爸一起來。」

  這時,爸爸的袖子彷彿變成了空氣,讓我想抓也抓不住!

  爸爸收回自己的手後,轉身打算離開,我趕緊追了上去。

  「為什麼不能,為什麼!我不能跟媽媽一起去天堂,又不能跟爸爸一起下地獄,那麼我到底該到哪裡去呢——!」

  我伸出手想抓住爸爸,但爸爸脖子上的法奇,突然朝我咬了過來。

  我被牠嚇著而跌坐在地上。

  方才法奇朝我咬來時發出的嘶吼,彷彿是在說「不可以跟來」的樣子。

  當我睜開因反射動作而閉上的眼睛時,爸爸的身影就消失不見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丟下我一個人?我到底該去哪裡才好……難道是因為我害死了最信任我的朋友小春,所以罪孽重到連地獄都不肯收留我了嗎?必須待在天堂和地獄之間的黑暗中,承受永遠的孤單嗎?這樣的話,實在是,太殘忍了……」

  我縮起身子,雙手環住小腿,努力閉上眼睛想逃離周圍的黑暗。

  但那些黑暗,就跟閉上眼睛的黑暗沒有差別,所以我再怎麼努力也逃不了的。

  「不是那樣的唷,小伊。」

  一股溫暖的物體,從後方包住了我的身體。

  這聲音好耳熟,但是卻想不起來是誰的聲音。

  「小伊才沒有害死我呢,應該都怪我自己的任性。」

  我難以置信地抬起頭來,那雙環著我身體的纖細胳臂,大小完全沒有長大,就和記憶中的一樣……

  當我回過頭時,看見一張令我開心到哭出來的臉。

  對方就和國中時一樣,一點都沒變。

  「小春!」

  「對不起,那時候逼著妳替我吸出蛇毒,讓妳產生了是妳害死我的這種想法。我一直以來,都沒有恨小伊唷,因為我答應過小伊了,妳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反抱住小春那對現在的我來說,稍微嬌小的身體。

  要不是我的毒素,不然小春就可以像我一樣長大了……

  我像個比小春還要小的孩子似的,將臉埋在她懷裡哭泣。

  對方也像個大人似的,摸了摸我的頭。

  「小伊這些日子,一定過得很痛苦吧?對不起,要是早點能和妳說就好了,都怪我不聽小伊的話,應該先叫老師過來的。」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才對!都怪我,沒有把自己的事情告訴小春,才會變成這樣的!」

  我不斷重複著「對不起」這三個字,想將這些年累積下來,對小春的一切自責,全數吐露殆盡。

  「每個人都有自己不願意說出來的話,都有想要保留的事情,所以小伊根本沒有錯呀。其實知道小伊的身體有毒之後,我才發現,小伊原來是個非常溫柔的人呢,因為妳總是刻意避開和人接觸,大概是因為怕毒傷害到他人吧?所以小伊,是個非常會替別人著想的人呢。」

  聽到小春的這些話後,我緊緊抓住她的雙臂。

  「那麼,我可以和小春一起去天堂嗎?我不要待在這裡……小春不會丟下我一個人的,對不對?」

  我抬頭盯著小春的臉看,對方則露出非常難為的表情。

  「……對不起,小伊不能跟我走。」

  「為什麼……為什麼大家都要這麼說,那我到底該去哪裡才好呢!如果小春真的要走,那麼至少告訴我,我到底該去哪裡?」

  小春舉起了右手,伸出食指指向我後方。

  我緩緩朝她指的方向看過去,站在那裡的人令我非常難以置信……

  「……小……弘?」

  我站起身子,往小弘那裡走近一步。

  但他在看見我之後,露出非常想逃跑的樣子,也往後退了一步,這讓我停下了腳步。

  為什麼小弘會出現在這裡?

  這裡不是死後的世界嗎?

  我想問小春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在我回頭時,小春已經不在那裡了。

  連小春都這樣……

  我將視線轉回小弘身上,他還是一臉很害怕,想逃走的模樣。

  他大概覺得,我是想過去罵他吧。

  因為他打昏了我,並獨佔一個人可以活下去的結果。

  但我並不是想去罵他,我只是……只是想告訴他,姊姊我並沒有生氣,要他好好活下去的。

  「小弘……」

  我朝他走近一步,但小弘這時又往後退了一步。

  「小弘,不要走,姊姊想跟你說些話!」

  我又向前了一步,小弘卻一個轉身跑走,再也沒有回頭了。

  看著小弘離開的背影,我終於放棄並癱坐了下來。

  看著漆黑一片的地板,淚水滴落至上面,散成小光點後就消失了。

  每個人都離開我了,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果然我還是得承受永遠的孤獨。

  我不要這樣,這樣真的好可怕……

  我抱著自己的雙肩,已經止不住身體的顫抖了……

  不知道盯著漆黑的地面多久,我聽見怯怯的步伐聲接近這裡,可是我已經不想抬頭看是誰了。

  因為是誰都沒差別,反正到最後都會離開我。

  一雙熟悉的藍色球鞋,停在我視線前端。

  那雙球鞋是……有次我帶小弘去鞋館,他選的那雙最便宜的球鞋。

  我緩緩將視線往上看,小弘怯怯地看著我。

  沒想到他還肯回來,這給了我不少安慰。

  「小弘……你拿光了姊姊的血沒有關係,姊姊不會生氣的。不過小弘可不可以答應我,幫我照顧那些小伊蛇好不好?小伊蛇不用每天餵食沒關係的,牠們一個月只需要吃一隻老鼠就夠了,所以不麻煩的。」

  「姊姊……對不起,我不能……」

  「為什麼不能,你把姊姊的血給抽光了不是嗎?那麼只是幫忙照顧牠們而已,應該不過分才對啊!」

  我站起身子抓住小弘的雙肩,他則將臉撇向一邊,不敢看著我。

  「為什麼小弘要這樣對我呢?你不是說過,你最喜歡我了嗎?難道都是在說謊嗎!」

  小弘怔了一下身體,接著表情糾結了起來,最後他好像做出了什麼決定似的,雙手抵住我的腹部。

  「對不起——!」

  接著,小弘使力推了我一把。

  我往後退了一步,這時我發現,後面踩不到地面!

  我摔下看不見的山谷,小弘就這樣快速地遠離我。

  我想伸出手抓住他,但小弘的身體,早已遠得足以用手包住的大小。

  我就這樣,墜入不知道底部是什麼的黑暗深淵中……

  2

  我猛然睜開眼睛,就像從夢裡驚醒似的,感覺得到心跳重重敲打胸膛的感覺。

  映入眼簾的,是爸爸研究室的落地窗。

  窗外一片橘紅,看樣子應該已經傍晚了吧。

  我睡了多久,為什麼會睡在地上呢……

  對了,一定又是研究太久累壞了。

  我緩緩坐起身體,關節處不斷傳來嘎嘎的聲響,而且覺得後頸好痛,好像腫起來了。

  本來打算伸手撫摸後頸,但這時發現,手腕上插著一支連接針頭的導管,導管裡充滿著紅色的血液。

  我朝導管連接的地方看去,那裡放著一袋裝滿血液的血袋,容量非常龐大,要是人失了那麼多血早就死亡了。

  我舉起手腕仔細看,那是抽血用的針頭,代表那些血袋裡裝滿的,全都是我的血液。

  可是為什麼,我還活得了呢?

  這時我發現,另一隻手的手腕上也插著導管。

  我隨著導管連接的地方看去……

  小弘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他的臉色早已白得不像活人了。

  我掩住嘴巴。

  早上發生的一切,以及剛才所作的夢,我全都想起來了。

  我朝小弘伸出顫抖的手,指背撫上他的臉頰。

  此時傳入我皮膚裡的溫度,是冰冷的……

  小弘他……

  他打昏我,並不是為了想自己活下去。

  而是因為……想讓我活下去!

  我拔掉手上的針頭,雙手抱起小弘的身體,他的關節早已變得僵硬了……

  「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活下來?小弘,你明明還有更多未來,為什麼這麼傻!」

  我用臉頰貼著小弘的臉頰,想將溫度傳給他,但是這麼做也只是徒勞無功。

  就算把體溫全都轉讓給他,小弘也不會活過來的。

  此刻,我看見一本攤開來的書擺在地上。

  那書攤開來的頁面底下,有一半留白。

  而在那留白的地方上,被鉛筆寫上了幾行字。

  那字的字體小巧且公正,是小弘的字跡……

  我將小弘的身體輕輕地擺回地上,接著把那本書拿到面前看——

  『對不起,姊姊,請妳原諒我的粗暴。

  我怕姊姊會覺得,已經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失去,所以打算犧牲自己替我解毒,但我不希望姊姊死掉。

  看見姊姊離開,我一定會很難過,所以才會這麼決定的。

  我希望姊姊,能擁有美好的未來,彌補過去失去的東西。

  姊姊,我不會再給妳添麻煩了,謝謝妳這些日子以來的照顧。』

  這本書從我手上滑落,淚水也跟著從臉頰上滑落下來。

  我從櫃子裡,拿出了一支全新的針筒。

  接著從自己的靜脈裡,抽出大約三十毫升的血液,並加入一些抗凝血劑後,抓出一隻沒有抗體、用來餵食小伊蛇用的小白鼠。

  我將血液注入小白鼠的體內。

  一般來說,我的血只需要幾滴就能毒死老鼠了。

  但是在注入之後好久好久,我手中的小白鼠還是充滿活力。

  我雙手捧著這隻小白鼠,癱坐了下來。

  我將牠貼在臉頰上,感受柔軟的毛髮。

  小白鼠身體不斷活動著,牠的毛髮不斷搔著我的皮膚。

  ……我的血,已經……不再有毒了。

  2

  我從大學畢業有一段時間了。

  我呢,現在從事的工作,跟蛇完全扯不上關係。

  大學時期的教授和同學都說,我來做這種事,太浪費自己對蛇類領域的才華了。

  但我才不管那些呢。

  我再也不要回想那些研究了,我不想再和毒扯上關係了。

  杜老爺上周,才剛過完十七歲生日呢。

  小伊蛇們現在,都還陪在我身邊唷。

  對了,上個月,奶油和雪糕生下了一窩蛋。

  雖然最後,只有兩條蛇寶寶成功孵化出來,但兩隻都很健康呢。

  奶油和雪糕的寶寶,和牠們一樣也都白白亮亮的呢,所以我取名叫做香草冰和棉花糖。

  我還多養了一隻寵物,牠還滿搞笑的。

  雖然和小伊蛇生活在一起很久了,但是似乎還是非常害怕,小伊蛇們會吃掉牠呢。

  牠的名字叫做泡芙,是一隻小白鼠。

  就是那天打入我的血液,並一直活到現在的那隻老鼠。

  小伊蛇們似乎了解我對泡芙的疼愛,所以並沒有傷害牠。

  可是每當小伊蛇,用吻部碰觸泡芙時,後者都會發起抖來,不管看幾次都覺得很有趣呢。

  我還瞭解了,當動物遇到瀕死的危機時,會做什麼事呢。

  有一次,我拿著一條切成小塊的胡蘿蔔給泡芙。

  泡芙似乎還不餓,所以抱著胡蘿蔔塊抖著鬍鬚發呆。

  結果,布丁正好經過泡芙身邊,舌頭不小心碰到了泡芙,泡芙就嚇得趕緊把手上的胡蘿蔔給吞掉,那個畫面讓我捧腹大笑。

  ——當動物遇到瀕死的危機時,首先會做的事,就是先把手邊的食物給吃光光,是泡芙告訴了我這件事。

  現在,我再也沒穿過研究用的白色長袍了。

  因為我是流浪狗收容所的訓練員,能整天和狗狗們玩在一起,真的是非常棒的工作呢!

  我在小弘爸爸墳墓旁邊,蓋了一座小弘的墳墓。

  這樣的話,小弘應該能和他爸爸一起上天堂吧?

  他們,一定能在天堂找到媽媽的,我這麼相信著。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685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海犬

留言共 16 篇留言

圈圈熊 ♥
已感動。

07-02 22:52


結局好感人!!太好了呢QUQ

07-02 22:53

しょうえん* 兔
很棒...我都流眼淚了QQ

07-02 22:58

德魯
好感動的結局阿QAQ,一直追小伊果然沒錯[e36]

07-02 23:19

3下
我在想 她的血沒有毒之後 被小伊蛇咬會發生什麼事@@

07-02 23:24

不要走,智多星
我就知道 弟弟會把自己的血給姐姐[e36]

07-02 23:56

kevin9852012
[e3]

07-03 06:40

色之羊予沁
這篇真的好感人QQ
還好有默默的追完了XD

07-03 12:14

DeadShadow
這篇終於溫馨了啊啊~
是說,泡芙小白鼠好可愛啊www

07-03 12:25

提踢
[e36]

07-03 21:21

Graves
我也在想身體沒有毒之後會不會被小伊蛇咬到...

07-04 07:34

不倒翁土龍山賊勝新
超好看的[e3]

07-05 19:40

爪孟爪
感人

07-22 19:29

火騎
老實說小伊和小伊蛇之後究竟怎麼樣了我很好奇,希望大大還可以再出!
真是太感動啦[e3]

08-05 17:36

戩祭
诶诶 我第一次知道蛇毒是海犬寫的OAO
之前看過有人盜文,後來就沒繼續追下去
原來我認是作者嗎####

11-18 01:25

海犬
小伊一直都是我的女兒,我也一直都是小伊的作者[e24]11-18 13:02
戩祭
覺得超厲害的阿!!!所以知道自己認識作者感到驚訝WWW

11-23 10:48

海犬
[e2]11-23 12: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2喜歡★JAY093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蛇毒小伊 ... 後一篇:[達人專欄] 相同的溫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ggggg87878場外人士
看到主管早上穿的藍黑色新鞋.不經意的說出"早安.星爆"......要少看場外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