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RPG公會】終界使者 種族【書籍】

作者:阿林│2013-07-02 14:37:19│贊助:6│人氣:762




「那種恐懼,直刺心靈。」
     迪里克.米立








【前言】

  首先我要說明的是,我曾見過這種生物,或許跟本不該稱為是生物的存在,但那就像是黑夜一般自然的存在著。

  在相關文獻資料中,稱呼這種族為【終界使者】,也有人稱為【終界人】【末影人】【夜行者】,我們在這裡就通稱「終界使者」,他們是個特別的存在,很少人見過他,但我會說很少人見過「終界使者」而存活下來,而我就是存活下來的那少數人後代之一。

  接下來是我從各個古代文獻所找出來的相關資料,這種東西是真的存在的,即使你不相信,最好也了解一下,如果有人因此保住了一條小命,我想我也是做了件功德。

迪里克.米立-




壹、【外觀與行為】

  「終界使者」擁有修長的四肢以及纖細的身體。它們擁有看起來很像毛皮的黑色皮膚(雖然很難看出來),會發光的紫色眼睛,可以發出淡淡光亮紫色粒子漂浮在身旁。

  當具有攻擊性時他們會呲牙裂嘴,並且像要向你衝過來一樣猛烈地晃動身體。終界使者」的末影人衝向你的時候會發出一陣聲音,刻劃在你的心靈,讓你感受到恐懼。而他們會使用空間移轉能力,下一秒,他就會出現在你的身後。

  「終界使者」是自然生物,除非被激怒,否則他們不會主動攻擊。不同的是它們被激怒的方式。除了受到攻擊之外,如果你正接正視他的眼,或者被他發現你在注視他時,「終界使者」將會著手於攻擊。這種「注視」的挑釁意外地可以在很遠的距離內發生,不過,如果是盲眼人或是透過玻璃,鏡子反射之類的方式注視,在文獻上指出並不會激怒「終界使者」。

  從沒有人在白天的時後見過「終界使者」,通常是在地底深處,又或是在極度漆黑的環境中碰巧遇見的,或許這就是「終界使者」的習性之一。

  關於「終界使者」的年齡判斷,有人說可以依照外觀來判斷,但實際上是非常難去觀察出來的,因為他們外觀之間的差異性並不大,所以很難依照外關來判別個體差異,但有人曾提出可以從行為模式來觀察,例如他們之間的互動,但由於很難一次觀察到複數「終界使者」,所以相關的觀察紀錄很難拿來探討行為上個體年齡的差異。






貳、【能力】

  關於「終界使者」的能力,最初文獻所呈現出來的資料,說明「終界使者」能夠使用瞬間移動的能力。

  但是當我更深入的去查明古代文獻時發現,「終界使者」的能力不只限於瞬間移動的能力,亦或是說,這樣子的能力只是附屬,他們的能力更明確的來說是「空間轉移」能力,這樣子的概念雖然並不能夠被證實,但卻能夠假設,並且合理化「終界使者」的能力。

  「空間轉移」的這項能,也包括了移轉目標物,移轉自身,在古代文獻中可以確定的是,不只是轉移物體,有些「奇蹟」的發生也與「終界使者」有所關聯,例如在文獻所提到,有對考古研究夫妻交換了性別,也有提到有人在礦場中發生爆炸後,被困在洞中兩天兩夜,最後獲救時,發現自己多出了一些不屬於自已的記憶。

  近百年來的文獻資料上,就再也沒有見過「終界使者」的人了,但仍然有故事或是神話有提到類似的存在,近數十年來有人推論,「終界使者」或許在外觀上判斷不出來是否具有個體上的差異,但可以假設他們的各體差異是在於能力上。

  也有人說,能力的強弱,可以代表「終界使者」的年齡大小。

  關於能力,文獻上曾提到「他帶走了我的記憶,並且給了不屬於我的記憶。」「我發現我的手消失了,奇怪的是,我竟然還有感覺,我正抓起一把沙…」「小木偶在一夜之後,突然動了起來,跟我哭著說要找媽媽」,這些相關資料或許都被稱為故事、寓言或神話,直到我發現了一份有趣的文獻資料「漆黑之中,我與瑪雅受困於深谷,突然,我好像看見一樣漆黑的身影,然後一震巨響與震動,救援隊抵達,當我們高興的哭泣相擁後,我發現我竟然抱著一個男人,而那個男人就是我自己…而我…竟然是瑪雅…」,在這資料中,有研究學者更進一步的推論這就是「終界使者」的能力所造成的現像,至於目的為何?仍然是個迷。






參、【觀察紀錄】

  上述有提到,只要注視「終界使者」就會激怒到他,而只要透過鏡子、玻璃等不同的媒介來注視,就不會使其激怒。

  這樣的說法必需修正,在近代的文獻中,有三名研究員與兩位領路人到達了礦山峽谷的深處,為了尋找「終界使者」而不斷的往地底探索,同時他們也帶著面罩與護目鏡保護自已,就在地底深處時,發現了「終界使者」並且也開始了研究,「我們先在遠方觀察吧」。

  一名領路人投射照明彈,三名研究員取出了望遠鏡觀察「他一動也不動的,好像在…沉思?」一段時間過去了,三名研究員決定接近觀察,兩名領路人帶領接進到數十公尺處,「嗯…雖然說是不動,但仔細觀察還是可以注意到他的手是以疾快的速度,在觸摸著前方黑色岩石…」。

  突然,終界使者轉過身盯著三名研究原的方向看著,所有人都被嚇到了,但仍不敢輕舉妄動,五分鐘過去了…「終界使者」緩緩的轉過身去面對原先所面對的那面漆黑牆面,「沒有攻擊?」「或許文獻說的對,通過媒介注視他,除非攻擊,就不會激怒到他」「嗯…這樣就說的通了,或許我們可以更接近的觀察」。

  兩名領路人在原地待命,三名研究員則近身靠近「終界使者」做研究,「原來仔細一看,身體上是有類似毛皮的皮膚」「在他周圍如文獻說的有淡淡的紫色光芒,只是很微弱」一名研員做著筆記「或許光芒的多寡與亮度,正代表著他們能力的強弱」。

  一名研究員突然伸出了手觸摸了「終界使者」,「觸感很像是沒有毛的一般皮膚,比較緊實,有點彈性」兩名研究員驚訝的張大嘴「你瘋了!你這樣做會害死我們!」一名研究員壓力音量說著,另一名研究回過神來繼續紀錄,「嗯…你看,他並沒有什麼反應,或許他知道我們並沒有打算傷害他」。

  沉默了一段時間,三名研究員不斷的觀察著,也試著想從其身上取得一些樣本,「好好奇哦,好想知道哦,到底他是什麼?到底他想做什麼?」「不知道他是由什麼物質構成?一樣是生物細胞組織嗎?還是有核心在驅動他?」「如果我們能夠解開他身上能力的密祕,那對人類文明的發展會有飛躍性的進步」。

  三名研究員不斷的討論並且觀察著,好奇心與那份求知的渴望,壓過了理智,「我想?我們可以和他試著溝通?」「或許把他帶到上面去研究吧?」「怎麼帶?」「當然是在這裡把他解決…」話還沒說完,瞬間這名研究員被約五十立方公分的正方體黑色岩石擊中頭部,衝擊力道足以瞬間死亡,而這名研究員被擊飛數十尺,墜落深不見底的峽谷裂縫。

  就在「終界使者」攻擊的同一時刻,「終界使者」發出了漆厲的恐怖叫聲,直接刺入心靈深處,在不遠處等待著研究員的兩名領路人,震驚的回頭察看發生了什麼事,發現「終界使者」開始攻擊研究員,頓時嚇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敢在遠處躲著。

  兩名研究員回過神來,立馬轉頭就跑,一轉身,就發現「終界使者」早就在身後等著他了,正方體黑色岩石由上而下壓爆了頭部,「終界使者」在舉起岩石時,黑色岩石似乎不受重力一樣的被舉起並砸下,然後舉起黑色岩石朝最後一名研究者直直丟過去,研究者飛躍想躲過這一擊,但左小腿仍然被擊中造成粉碎性骨折。

  就在此刻,研究員的前方牆上突然發出一道強光,原來是躲在不遠處的領路人發射了照明彈,由於過於接近,造成了瞬間的強光,而當時「終界使者」早已瞬間移動到研究員的後方,準備給予致命一擊,也因為在研究員的後方,強光直接照射「終界使者」。

  在被那強光照射到的一瞬間,「終界使者」消失不見了。

  最後,兩名領路人替研究員做緊急的治療,研究員還不忘將剛剛所發生的一切紀錄起來,三人一路回到了地面。

  這兩名領路人,終身都不願再參與這項研究,就連進入地洞山谷都不肯,而研究員只說了一句「那種恐懼…直刺心靈…」將這份紀錄完成後,就不願再接觸「終界使者」相關的研究了。

  至今沒有人能證實這份紀錄的真實性,也有人懷疑是否造假,但一名研究員斷了腿,兩名研究員的死是事實,但那又如何?世人相信眼見為憑,這又是誰能改變的事實?不管你相不相信這份紀錄,我是相信了。

  因為那名研究者,就是我的曾祖父。






肆、【如何自保】

  從上述的文獻資料與相關紀錄,我們可以知道只要不要正眼注視「終界使者」就不會使其激怒,更近一步的文獻資料可以證實,通過媒介來觀察是可以避免激怒「終界使者」,但在紀錄的後半段又為何被攻擊?

  以我的推論,是「終界使者」感受到了侵略性,我大膽的假設「終界使者」能使用空間移轉能力,感受到對方的心靈狀態,這不算是心靈感應,而是將對方的心靈狀態傳送置自身,也能感受到心靈上的恐懼、興奮、悲傷或者是慾望。

  最後紀錄上又提到,強光逼退了「終界使者」,或許我使用逼退是比較不適當的用詞,但從整個事件來看,第一位被殺的研究員是有侵略心理的,所以「終界使者」感受到這份威脅而被激怒,連帶的第二名觸摸「終界使者」並散發強烈好奇心的研究員被攻擊,而在一旁紀錄的第三名研究員卻在被擊傷後僥倖活了下來。

  為什麼在強光散去後,第三名研究員沒有被追殺?或許是「終界使者」真的被逼退了,也或許是「終界使者」的怒氣被平息了下來,無論如何,這一些都還是迷。

  以上述論點,就以下自保方式條列:

  一、不要直視「終界使者」。
  二、可以通過媒介直視「終界使者」。
  三、強光可以減低「終界使者」的怒氣。
  四、不要產生對「終界使者」的侵略心態。
  五、不論是有意無意,小心不要傷害到「終界使者」。





【結論】

  不論「終界使者」是什麼樣的存在,可以確定的是「終界使者」是真實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他不是一般的幻想,也不只是存在於故事、神話或是歌謠中。

  關於我曾祖父所說的那句話,一直在我心中繚繞不已,或許那份恐懼不是因為體驗過那樣的悲慘事件而產生,而是被植入的,像刀一樣深深的刺進心靈。

  在近百年來沒有人再見過「終界使者」,又或許不是沒有見過,而是見過的人對於這類型未知的生物早已不感興趣,而當做是眼花了一般忘記了。

  或許在「終界使者」的生態中,他們遇上了變故或是難題?我只是猜測,至於真相就不得而知了。







「因為活著,所以恐懼。」
     迪里克.米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0678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蒼い月 ( 蒼月琉華 )
有萌版嘛w?

07-03 01:02

微楓
這是安德ㄅXDDDD寫得很好~~讚

10-08 14:12

阿林
謝謝~^^10-09 01: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p030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王室食材貿... 後一篇:【林貝的深夜食堂】林貝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yc763929???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